小说推荐《婚牵梦绕》 全文免费阅读(txt全集)完结版

念书屋免费小说 2019-01-13 21:25:13

精彩热书《婚牵梦绕》已上线完结

作者:桃之夭夭

主角: 颜月溪/陆铭川

请欣赏小编挑选的精彩章节…….





第一百零七章 价钱



颜月溪只希望孩子能坚强一点,哪怕是她死后,她希望那些人可以仁慈一点,能把自己的尸体带到有人的地方,能有人发现自己的孩子,能救出他……

至少让孩子可以见一下外面碧蓝的天空,只要他能活着,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

这一刻,颜月溪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只有这个孩子,这个跟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她多想能亲眼看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会长得像纪廷吗?多么可笑,他只可能会长得像陆銘川。她多想能陪着孩子长大,能听他喊自己一声“妈妈……”

想叫他一声:“宝宝……”

……

就在颜月溪有些认命的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颜月溪惊讶地睁开眼睛,那两个帮费拿着刀子,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两个窈窕的身影。

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带着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她们一起走了进来,两个绑匪搓着手笑了起来。

“白小姐!”刀疤脸把刀别在腰间,哈着腰迎上去,一双眼把白雨柔的关键部位看了一遍,一边说:“您还亲自来验验货,吩咐一声我们立马就做掉她,保证不留痕迹,还需要劳您大驾?”

颜月溪听到那一身白小姐,就觉出来人是白雨柔了,心里真的一丝希冀都没有了。

另一个歹徒却没有刀疤脸那样阿谀奉承,他冷冷拿出手机:“白小姐,人我们已经抓来了,你自己看着处置,不过说好的钱你什么时候……”

“钱……”白雨柔拨开挡在前面一副子流哈喇子淫荡表情的刀疤脸,侧身看着另一个歹徒,“晨哥吩咐的事,你们也能狮子大开口。”

“哈,哈……原来白小姐是想仗着晨哥的面子赖账吗?”

刀疤脸一听也不满意了,一脚踹在地上,指着颜月溪,对白雨柔吼起来:“早就谈好的价钱,你想赖账不成,白小姐,你是公众人物,就不怕我们把这事捅出去。”

“哈,你们可别忘了,你们可是逃犯,要不是晨哥照应着,你们早被警察抓去了。”刀疤脸指着白雨柔,半天才挤出一句:“他娘的被个娘们耍了。”

“白小姐,我们是受过晨哥的照应,但是抓这个女人我们也是费了力气的,你可不能这样翻脸不认人额。你痛快点我们就把这个女人交给你处置,你要是不遵守诺言我们也不会手软,这个女人不是没有别人可以交赎金的,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你也别怪我咯。”

白雨柔脸上一下子没了血色,赶紧放低姿态:“好了,跟你们开个玩笑,那点小钱我白雨柔还是不放下眼里的,真是没见过世面,你把她给我弄死,尸体处理干净。”

颜月溪扑通一声就跪到了地上,“不要,不要这样……白雨柔你怎么狠心。”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为什么,白雨柔,为什么这样,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这样?”

“她还怀着孩子,这样弄死是不是残忍了一点,她已经痛了很久了,好像是快要生了,要不要等她生了孩子再动手呢?”另一个歹徒说。

“孩子……”那个穿黑衣服的女人很久没说话,沉思着低语。

“对额,还有那个孽种呢,竟然就要生了,果真猜的没错……”

白雨柔走到颜月溪面前狠狠踹了她的肚子一脚,咬牙切齿说:“颜月溪,你以为你瞒的很好嘛,你以为我会查不出来那是陆铭川的孩子?”

“呜……”颜月溪说着什么,泪水混着血水沾满脸,还有头发混合着泥土纠缠着粘在颜月溪的脸上,颜月溪不管,只是用力的用舌头试图顶出口里的脏东西,她想哪怕给白雨柔下跪求饶,只要她能放过自己和孩子。

“白雨柔,不管以前我们有什么恩怨,我都错了。”颜月溪在心里说着。

白雨柔才不管颜月溪吵吵嚷嚷,滚来滚去,满脸血泪,她根本没心思看她悲惨的样子。

“吵死了,先让她闭上嘴。”

那个刀疤脸一拳打在颜月溪的头上,颜月溪接着便晕了过去。

“孩子竟然是陆铭川的,那纪廷……”黑衣女子缓缓走了进来,看着已经晕倒在地上的颜月溪,“明明是陆铭川的,你为什么要欺骗纪廷,颜月溪,你怎么可以这样……”

颜月溪慢慢动起来,虽然动作很轻微,但是却慢慢不动声色的撑着地面缓缓做起来,她曲着腿靠着身后冷冰冰的铁箱子,努力的呼吸了几口,喉咙好痛,就连呼吸也变得如此艰难了。

所有的人已经走了,颜月溪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去做什么了?

过了不久,颜月溪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一声接着一声,是两个女人的声音,颜月溪听得出一个是白雨柔,另一个也很很熟,颜月溪努力抬头望外瞧去。

没过久,吵闹结束了,颜月溪不知道他们在吵些什么,却知道肯定跟自己有关系。她现在只能等待着别人对自己处置,却什么也做不了。

陆铭川呢,他又在做什么,有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不见了呢?

外边还是漆黑一片,但是已经透着微亮的蓝色光芒,透过横七竖八的钉在窗户上的木板子的缝隙,陆铭川看到屋外已经有些放亮了。

他歪头去看颜月溪的床板,空的,她起了吗?

陆铭川谩骂地阖上眼睛:“颜月溪,月溪……”

过了很久,不知道等了多久,陆铭川都没有听到颜月溪的回应,他终于一个起身做了起来,门破了,风刮的门吱嘎作响,屋内的蜡烛已经早就燃尽了。

床头上是颜月溪放在水盆里的那只小龙虾,张牙舞爪的伸着它的钳子,不停的试图爬出来,却一次次徒劳的掉下去。

陆铭川看着床头上蜡烛留下的泪炬,短暂的沉思后,他渐渐觉得不对劲起来。远处传来涛声,是大海呼啸的声音。

为什么这么安静,这个点老板和老板娘不是应该早就起来赶海了吗,应该能听到他们唱歌赶海的声音才对,难道老板也跟自己一样醉酒睡过了。


第一百零八章 黑老大



陆铭川起身去寻找,却没有发现老板一家的身影,最后在屋后面的茅房里看到了已经浑身被刺的鲜血淋淋的老板夫妇,却已经没有了气息。

陆铭川害怕起来,呼喊起来,只能听见他自己的声音徘徊在天地里,视线里,他的视线里没有了颜月溪。

陆铭川摸索自己的手机,也没有了,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铭川疯狂的在海上跑着,喊着,寻找着,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海岛上像是只有他一个人。

陆铭川就站在岸上,看着远处空空的海平面,什么都没有,他该怎么办呢?

终于远处隐约是一个小黑点,陆铭川揉了揉眼睛,一动不动的张望着,期盼着……

颜月溪看着外面走进来两个满头鹤发的老妇人,接着那两个歹徒就跟着端了几盘热水喝白布剪刀进来,放好东西,那两个歹徒就又退了出去。

颜月溪努力睁开眼睛,看着两个老妇人把自己抬到了铺好的地毯上,然后用力分开她的双腿就让她用力……

颜月溪想过无数次自己生这个孩子时候的情形,却没想到会是这样,她真的没力气了,那两个妇人中的一个伸进手去试图把孩子拉出来,却还是摇摇头,对颜月溪说“你再不用力,你跟孩子都会没命的了。”

颜月溪咬紧牙试图最后一次用力,尖叫着喊着抬起身子和双腿,“对,就是这样,再用力一次,快了……”

……

颜月溪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一次次拼着最后一次的力气去挣扎,去努力,她一边喘着气,一边跟自己说不能放弃,她好累……

可是她真的好累额……

听到一声婴孩的叫声,颜月溪终于舒了一口气,她想睁开眼睛去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却不受使唤的闭上了眼睛。

只在弥留之际听说:“是个男孩,对……”

好想睡觉额,颜月溪睡了过去……

等颜月溪醒来的时候,眼前站了一个男人,个子高高的,一米五左右,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勾勒出他修长的身形,全身都是冷酷和危险的气息。

颜月溪觉得他很面熟,却想不起来。

那个男人走到她的身边,解开颜月溪绑在手上的绳子,拿出她嘴里的东西,然后脱下他的黑色皮衣盖在她的身上。

“你还活着?”

颜月溪终于看清了他的脸,笑了,是乔嘉阳。

“你……是来救我的吗?”颜月溪几乎不敢相信,她不敢相信她还能活着出去看见蓝色的天空,她更没想到最后救自己的人会是乔嘉阳。

乔嘉阳身上明明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像是在生气,浑身的肌肉线条都僵住了,可是他看颜月溪的眼神很温暖。

以前每次见乔嘉阳,他总是穿的很招摇,帅气的脸上总是挂着邪魅的笑,身边总是挂着一个浓妆艳抹,妖娆妩媚的女人。

“乔嘉阳?”颜月溪抱着他的加帮,头没骨头一样耷拉着靠在乔嘉阳的胸口,迎上乔嘉阳询问的目光,“我的孩子呢?你能帮我救出来吗?”

白雨柔看着乔嘉阳抱着颜月溪走出来,气的咬牙切齿,却么有办法。

那两个歹徒直接跪到了地上,“阳哥,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你的,我们是听晨哥吩咐才这么做的。”

他们不停的磕头。

“晨……”乔嘉阳蹙着眉扫了一眼地下的两个磕头如捣蒜的人,“人我抱走了,孩子呢?”

“孩子,孩子……”那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看着身后的白雨柔,因为害怕瞳孔急剧的放大,“白小姐,孩子是你抱走的,孩子呢,你快给阳哥还回来啊?”

白雨柔轻咳一声,清清喉咙,“乔嘉阳,我真是小看了你,可是你跟颜月溪又是什么关系呢?”

白雨柔用暧昧不明的眼神看着乔嘉阳和白雨柔。

“奥……”乔嘉阳冲颜月溪笑笑,又看着白雨柔:“你不赶紧想着怎么保命,就不怕我报警……”

他的话威胁的意味十足,听得白雨柔心底也是害怕,低着头半天没敢吭声。

只听见白雨柔急促的说:“你敢吗?你能从晨哥手下救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人,要是报警查出你那些肮脏事情,我们看谁先被抓紧去……”

“你可以试试看。”乔嘉阳冷冷的说。

乔嘉阳搂着颜月溪的肩膀走到车前,然后给颜月溪拿过一套衣服放在颜月溪身边:“你还有力气换衣服吗?”

这个时候颜月溪才明白过来乔嘉阳并不是她想的那样是个只知道风花雪月的纨绔子弟,他居然跟黑帮也牵扯不清,而且好像地位并不低。

乔嘉阳眼里都是杀气,那两个歹徒趴在地上一直都不敢看他,他每说一句话都让他们心底发寒。

“阳老大,你饶了我们吧,是晨哥和白雨柔让我们这么做的。”那两个歹徒趴着爬过来,已经有些口齿不清了:“你就饶过我们这一次吧,我们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什么都不知道额。”

乔嘉阳走过来,俯视着两个歹徒:“你们两个自行了断吧,不然,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的。”

“自行了断……”

刀疤脸连求饶都放弃了,像一滩泥水一样倒在那,眼睛里全是绝望和恐惧。

另一个歹徒也是面如死灰,半天才回过神来“我们好歹也是晨哥的人,你难道不怕晨哥找你……”

显然,他有些底气不足,只是强装唬人。

“晨哥,你们”乔嘉阳冷笑一声,一拳打在那个歹徒的脸上“小五,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还是你以为我会怕你们的那个晨哥?”

乔嘉阳太阳穴的青筋暴起,一拳拳打下去,毫不留情,直到那个叫小五的歹徒没了气息。

“啊……”

刀疤脸早就已经吓傻了,忙说:“我错了,阳哥,我以后跟着你,给你当牛做马,你就饶过我吧,我不想死……”

“晚了。”乔嘉阳顺手指着两个手下“拖下去,处理的干净点。”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念书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