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哥小说推荐】你看了这本书后会更书荒!

大书荒三十六计 2018-09-15 16:51:58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公众号



 

书荒了,你还不关注等什么呢!


书懒·随笔


黑金教父

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巴西

九哥野评:


  • 九哥野评:今天给你们介绍一本懵懂的猪的书,说实话,第一次接触他的书是本太监书叫做《彪悍的重生》,当时就被征服了,写的真是太牛了,可以说,九哥我几乎从没见过一本能写实到这种程度,里面的情节完全不是现在很多作者所臆想的那样肤浅,作者对整个日本社会风貌的了解程度,让人忍不住设想作者是不是有过在日本确实深入的接触到一些灰黑色地带,作者所塑造的主角杀戮果断,对敌人残忍,对自己更残忍,视人命为游戏,高智商的犯罪情节烧脑烧到爆,当时九哥就认为这样的小说绝对是知识广博、阅历极深的人才能写的出来。

  • 当然,因为《彪悍的重生》虽然非常好,但限于太监的原因,所以,九哥还要在推荐一本他的《黑金教父》,《彪悍的重生》故事背景发生在日本,而《黑金教父》的背景则是发生在巴西。通常来说,一提到巴西,咱们的第一印象就是桑巴舞和足球,但事实上这个国家的贫富差距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列,穷者越穷,富者越富,所以,从立国到现在为止,这个国家一直乱局丛生,黑色势力与政府沆瀣一气出卖整个国家,到现在也是如此,甚至不加遮掩。

  • 《黑金教父》的主要剧情是前世是四处逃避的高智商罪犯,重生在1990年末的巴西的一个非法移民的中国人身上,因为前身的杀人罪,被关进了巴西监狱,主角重圣后凭借前世的商业股市能力,为监狱内所有的狱警合理避税并推荐购买股票,在所有囚徒的默认下与狱警的支持下,成为三号监狱的老大。之后,借助监狱里的黑帮老大,顺利坑死老大卖人情给其对手,被允许成为黑帮的一员,在之后就是凭借各种高智商的涉及,布局玩死现任老大,接任黑帮老大的位置,开始了黑、官、商勾结的道路。

  • 这本小说无论是情节还是场景描写,或者是布局,人物塑造几乎都是无可挑剔的,高智商的布局情节不会让你感觉有一点虚假的成分,主角狠辣果断,冷酷无情的作风在作者所塑造的处境里,显得是那么合情合理,没有任何漏洞。所塑造的人物都有自己的性格,没有一般作者那种千篇一律的垃圾货色,每个人物都是剧情里应当出现的,没有一个人物你会觉得多余。文笔简洁、利落、干脆,表达叙述清晰,文学水准相当之高。

  • 懵懂的猪这个作者是个大太监,写的书十几本,完本的也就一、两本,马甲呢,换了无数个,但每一次都会被他的读者们抠出来,因为确实笔杆是真的硬,无论是小说里涉及的各方面知识还是文学水准都是一等一的高水平,看完他的书,再看同类的书,你会感觉别的书特别幼稚、剧情逻辑也相当荒诞,所以,书友们,九哥我觉得你们要是不想更加书荒,就先放着,等到实在无聊的要命再看,否则,你今后会书荒的更厉害!

  • 据说啊,小道消息,作者好像是曾经供职于高盛这样的大公司,做的项目都是那种大公司合并重组的项目,所以,很多东西写出来才那么写实。


书名及作者:

《黑金教父》

作者:懵懂的猪

 

简介


李再安莫名其妙的回到90年,重生在偷渡客身上,流落到了乱局丛生的巴西。,"李再安莫名其妙的回到90年,重生在偷渡客身上,流落到了乱局丛生的巴西。精明的头脑、奸猾的性情、残忍的手段再加上重生的利器,让"保罗?安"这个名字在短短几年内传遍拉美。

标签


重生、巴西、黑帮、高智商、冷酷

原文摘录


第一章     囚徒


      深夜的卡兰迪鲁监狱监狱里一片死寂。

  当三名狱警带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进监区的时候,‘裸’着上身的李再安正躺在硬邦邦的毡毯上闭目养神,一对支棱起来的耳朵却倾听着铁栅栏牢‘门’外的每一丝动静。

  李再安的这个牢房里关了三个人,只有他一个人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亚裔,剩下两个都是黑人,一个名叫何塞?巴‘蒙’德,另一个名叫哈维?贝拉斯克斯。两人入狱的原因都是贩毒,何塞获刑16年,哈维获刑20年,相比起来,他们的刑期都比李再安短,李再安入狱的原因是与六宗杀人案有关,因而被圣保罗州法院判处24年监禁,且不得假释。

  原本,这个牢房里是有四个人的,除了现在的三个人之外,还有一个白人。两个月前,李再安将一柄折断的牙刷割断了那个倒霉鬼的颈部动脉,原因是“对方用侮辱‘性’的眼神”看他。结果,那个倒霉鬼因失血过多死亡,李再安被关了一周的黑房,又被这卡兰迪鲁监狱的检控官追加刑期六年。

  走廊里的狱警很快走到李再安这所牢房的外面,拿着橡胶警棍的狱警在李再安面前停住,摇晃着手里警棍朝他笑了笑,跟在后面的两名狱警随即从箱子里‘摸’出来两条香烟,连带一本厚厚的16开本子,一块塞到他怀里。

  李再安把东西接过来,朝拿着警棍的狱警点点头,说道:“四点可以‘弄’好,到时候你来拿,顺便把这两个‘女’人带走。”

  狱警吹了一声口哨,朝身后的两个同事甩甩头。两个狱警很快把箱子放下,打来牢‘门’,将带来的两个‘女’人推进牢房。

  “还有,明早的《圣保罗财经报》别忘了给我送来,上周让你们买进的两支股票这两天变动比较大,我必须盯紧一点。”看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进牢‘门’,李再安朝一边垂涎‘欲’滴的两位牢友打个手势,嘴里默然说道。

  拿着警棍的狱警点点头,手里的警棍又在栅栏上敲了敲,这才若无其事继续朝走廊内侧走去。

  看着走廊里的三个狱警走远,李再安才转过身,悄无声息的走到自己‘床’边。

  等着他在‘床’边坐下,何塞与哈维恍惚一声,一人一个,将各自怀中的‘女’人面朝外按在栅栏上,在‘女’人的尖叫声中饿狼一般的扑上去,走廊里的喧闹声骤然放大,被‘激’素催狂,却只能看而吃不到的囚犯们爆发出一阵接一阵近乎歇斯底里的嘶吼……

  坐在‘床’上的李再安对近在咫尺的喧闹充耳不闻,他就像是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里,身边的任何声音都惊扰不到他。

  狱警送来的两条香烟只有一条是真的,另一条拆开包装,里面有两大包白‘色’的粉末,还有一捆卷起来的锡纸,剩下的就是两捆面值5万的克鲁塞罗雷亚尔纸钞。

  李再安把四捆钞票塞到被褥下面,剩下的那些东西全都隔空扔到对面的‘床’铺上,拆开那条真正的香烟,给自己点上一支,这才不紧不慢的翻开那本硬皮账簿。

  账簿是按州记录的,上面分条记录着卡兰迪鲁监狱内246名狱警的周薪入账记录,李再安要做的,就是每位狱警的周薪分成若干项进账,再将那些需要‘交’纳个人所得税的款项单列出来,做一个投资分配。

  按照圣保罗州的纳税法令,每州收入超过五万克鲁塞罗雷亚尔(相当于50美元)的人就要缴纳一定量的所得税,而卡兰迪鲁监狱的狱警,基本的周薪不算低,平均差不多在20万克鲁塞罗左右。李再安做的工作,就是利用所得税类别差异以及投资基金等手段,替监狱内的200多狱警合理避税。除此之外,他还在这些狱警提供投资咨询,主要是指导他们购买股票。

  作为回报,监狱内的狱警每周会按照他们从股票‘交’易中获得的收益,给李再安提供百分之十的分成,那条假烟里装的四捆钞票就是上一周的分成。从面值上看,两捆钞票大概有六七十万克鲁塞罗雷亚尔,折算下来,上周一周,卡兰迪鲁监狱内的200多名狱警,就依靠从李再安这里得到的建议,赚取了六七千美元的外快。

  卡兰迪鲁监狱号称是全巴西警备最为森严的监狱之一,也是圣保罗州关押重刑犯的主要监狱之一,其地位仅在陶巴特监狱之后。每个月的月初,全国各地获刑10年以上的重刑犯都会被押解到这里,只有那些表现比较好的才有机会离开。

  不过这所监狱实际上与巴西境内所有的监狱一样,都存在严重的警员腐败现象,不管是杀人犯还是****,只要有钱拿来贿赂狱警,就能在这所监狱里过上神仙般的生活。就像李再安,自从一个月前他突然表现出理财的才能,并开始为狱警们合理避税、高效理财之后,他就在这里过上了特殊的生活。每天早餐,他能多得到两个生‘鸡’蛋,午餐和晚餐的时候,他的餐盘里则会加两个苹果、一个橙子,另外还有两罐啤酒。而到了每周的周末,狱警会给他送来两条烟,一条真正的香烟,一条则是***。自从上周开始,狱警们为他提供的优待又多了一条,就是两名配送的**‘女’郎。

  除了这些,李再安享受的特别待遇还有很多,比如说牢房里不用按时熄灯;不用自己洗衣服;不用参加早‘操’;不用服劳役;有属于自己的洗漱时间等等等等,如果不是监狱里囚犯满员的话,他甚至还可以拥有自己的一个单间。总而言之一句话,在这该死的卡兰迪鲁监狱里,李再安就是一个没有自由的“自由人”,他不像是在坐牢,反倒更像是在度假。

  当然,这种特殊化也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他在监狱里的表现总是“不够好”,一个表现不好的重刑犯,自然永远都无法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要给近250名狱警做帐,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最初一段时间,李再安往往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把帐做好,但熟能生巧,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这些狱警的基本情况他差不多都了然于‘胸’了,其中绝大部分的数据都无需改动,比对前一期的照搬过来就可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牢房墙壁上那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通气口外透进晨曦的时候,李再安才扔掉手里的钢笔,坐在‘床’头抻了两下懒筋。

  对面上铺的何塞睡得像一头死猪,呼噜打的震天响,下铺上空着,‘床’垫被褥之类的东西也全都没了,扭头看看,感情哈维觉得他那张‘床’不够宽敞,这会已经搂着一个**‘裸’的‘女’人睡到了地上。离着他睡得地方不远处,胡‘乱’的扔着几张烤过的锡纸,另一个**的‘女’人此刻正盘‘腿’坐在毯子上,用右手小指的指盖挑着一小撮白‘色’粉末往鼻孔里吸。

  这‘女’人应该是纯正拉美裔血统,一身淡棕‘色’的肌肤光滑细腻,‘胸’前的双峰规模不大,但却浑圆‘挺’拔,脸上涂抹的浓妆估计是被汗水浸过了,青紫的痕迹一道一道的。

  李再安也是个很正常的男人,他的‘欲’望甚至比一般男人来的还要强烈,只是对眼前这种‘女’人他不感兴趣,就连碰她们一下的‘欲’望都没有。

  伸‘腿’从‘床’上迈下来,走到牢房角落的水池边洗了一把脸。墙上的镜子里显现出一个华裔男人的身影,标准的国字脸,脸部线条棱如刀刻,黝黑的瞳仁里目光深邃,看似‘波’澜不惊却隐藏着不安分的火焰。赤*‘裸’的上身肩宽‘胸’廓,线条延伸到肋下却又骤然收缩,‘胸’前两块铁饼般的肌‘肉’高高隆起,再衬上小腹处如块垒般的腹肌,能给人一种强烈的力感冲击。若说这幅身体上还有什么缺陷的话,恐怕就得数那道从‘胸’口一直延伸到肚脐处的疤痕了,疤痕呈现一种淡粉‘色’,针线缝合的痕迹令它看起来像是一条颀长的蜈蚣。

  水池边的方便架上搭着两条‘毛’巾,还有一厚叠崭新的白‘色’‘毛’巾摞在角落里,简单的洗漱一番,李再安随手扯过一条崭新的白‘毛’巾擦了擦脸,抖手便将这条仅仅用了一次的‘毛’巾扔进垃圾篓里。再走回到‘床’边的时候,他将账本合起来,放在‘床’头,而后就那么靠在‘床’上闭目养神。


《彪悍的重生》

作者:懵懂的猪

 

简介


无事无非,有的只是欲望与野心。 
  方宏进带着一股强大的怨念转生东京。 
  前世,他渴望一份平静的生活,一个稳定的能够自食其力的工作而不可得,现在,他要让更多的人为自己工作,让他们匍匐在自己身前,舔自己的脚趾头。 
  前世,他害怕得罪每一个人,整日畏首畏尾,却仍旧受尽委屈,现在,他要让每一个人都畏惧自己,为自己一个清冷的眼神而胆战心惊。 
  前世,在郁闷的时候,他恨不得每一个人瞧不起自己的人都去死,现在,他要让每一个人都在郁闷中盼着自己死....... 
  前世,他活得很窝囊,而这辈子,他要有一个彪悍的人生。 

标签


重生、日本、黑帮、议员、高智商

原文摘录:

第一章     不眠之夜


      六月初的东京正值梅雨,从昨天下午就稀稀拉拉下个不停的小雨,直到现在还盘踞在城市上空栈恋不去。 
    位于JR常磐线南千住站俗称山谷地区的一栋二层木结构老旧房子里,方宏进**着身子,静静的站立在浴室墙壁上悬挂的那一方镜子前面年,眯眼打量着自己不久前刚刚获得的这一具身体。
    大概只有一米六五、六六左右的身材,这个子与方宏进前世一米八的身高差了很多,按老家那边的说法,一个男人长这么高那只能叫“残废”,要找对象都不容易。更加令人感觉郁闷的是,脑袋上的那张脸拼凑的近乎粗制滥造,塌鼻子、小眼睛,一张大嘴偏还生了两片厚厚的嘴唇,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猥琐,两个词……极度猥琐。
    多少体格了,看得出来,这副身体原来的主人很喜欢锻炼,因而身上的肌肉很结实。胸前、小腹两处部位,一块块隆起的肌肉宛如锻造出来的钢板,在古铜色肌肤的衬托下,能够给人造成一种视觉上力感的冲击。
  的,至少跟这幅相貌半点都不贴边。
毕竟是转世重生而来的人,再加上心底里那大的怨念,方宏进对相貌并不在乎,虽然刻下这张脸猥琐到了极致,就差没在额头上加个坏人的标签了,可谁叫他这次转生就没想着做个好人呢,因而这张脸配上他倒也算是贴切。
    这幅身体的前任主人名叫藤川俊树,名字挺“虚伪”。
     东京的人都知道,JR常磐线南千住站左近的这一片地方,旧称山谷地区,是东京有名的贫民区,同时,也是治安状况最差,无业游民聚集的地区。
    藤川自幼在这个地方长大,中学辍学之后,就成了闲散游民中的一员,凭着天性中的一份狠辣以及亡命徒般的做派,很快就被当时盘踞在这里的黑社会组织野口会看重,并被吸纳进了他们愚连队。前几年号称日本第二大帮会组织的住吉会在东京扩张势力,台东区会组在与野口会发生了几次火并之后,双方和谈,最终,野口会被纳入住吉会,双方合为一家,而藤川也自然而然的成了住吉会台东区会组南千住地区的小头目,手底下管着一百几十号人,主要的势力范围就是这个贫穷而骚乱的山谷地区。
    如果放在前世,方宏进是最担心和这么暴力团发生纠葛的,那时候的他是个“文化人”,早稻田大学毕业的硕士生,在日本银行日本桥本店有一份很体面的工作,一度还担任过监察课的课长职务。那时候的他遵纪守法,工作上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玩忽懈怠。回想到前世的种种,对着镜子的方宏进冷然一笑。同样的一个笑容,如果放在他前世那张脸上,最多也就是个无奈中透着几分凄凉的笑,可现在,通过这种猥琐的脸折射出来,却成了一种近乎狰狞的恶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并不是只适合于中国人的。
   为日本银行工作了二十多年,从**年参加工作直到一零年,二十多年如一日,方宏进觉得自己没有功劳至少也有苦劳了,可就因为当时的中日关系恶化,而时任的日本银行总裁白川方明又是个思想上偏右的家伙。于是,他这个兢兢业业了半辈子的老职员,就因为一个莫须有的错误被解聘了,不仅如此,他还将面临着退休金全免的惩罚以及几年的牢狱生活。
    若是不是因为这些,方宏进也不会被逼走上绝路,更不会带着一股子怨念,托生到这幅原本不该属于他的身体里
    老实人从不敢轻易惹事,尤其是像方宏进前世那样的老实人,他就属于那种老实到被人踹三脚都不一定会吭上一声的窝囊废。
    可毕竟兔子急了还能蹬死鹰呢,更何况是一个大活人,而且还是一个心底里充满了怨愤的大活人。
    转生到这个身体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直到现在,方宏进的心里还是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报复。他要报复所有人,每一个前世欺负过他,给过他脸色,让他难看过、尴尬过、直到最后郁郁而终的人……不,这似乎还不够,他要报复这个政府,这个国家,这片岛国上的每一个人。
    冲动是魔鬼,可方宏进现在并不冲动,因为他自己就要做一个魔鬼。
    浴室朝向户外的窗户镶嵌着磨花玻璃,窗外的细雨敲打在窗棂上发出悉悉索索的轻响。
 前世方宏进很喜欢雨天,也喜欢这种雨打窗棂的声音,那就像是情人低语般的清幽,可现在,他只觉得心烦,感觉像是有几只苍蝇在耳边聒噪不停。
    抹去面前镜子上不知什么时候浮上的一层水雾,方宏进撇撇嘴,可是在镜子的照射下,这个细微的动作却让那张脸看起来更加的惹人生厌。
    尽管不在乎重生后的自己究竟长什么样子,可每每看到这张脸不管做什么样的动作都是那么的猥琐,方宏进的心里还是禁不住一阵儿火气。
    他一扬手,猛的一拳砸在镜面上,攥紧的拳面结结实实的砸在脆弱的玻璃上,只听“咔吧”一声,镜子被砸出一圈圈蛛网般的裂痕,破纹最细密的中心位置,还留下一抹鲜红的血迹。
    方宏进就像是感觉不到痛苦的一尊机械人,他面无表情在池子里洗了洗手,转身进了客厅。
  木制的小楼虽然是有了几十年历史的老,但处在二楼上的这个小客厅倒是收拾的很整洁,几块拼凑起来的榻榻米边上,摆放着一个四角的小方桌,此时,桌上的那台十四寸的电视还开着,上面正在播放着TXN电视台未来四十八小时的台风预警。
    方宏进走到榻榻米上,盘腿坐下,继续看他这一周来有心收集到的那一摞报纸。如今是九零年,日本社会正处在后世被称为“泡沫经济大破灭”的前期,对一般的日本人来说,这时候的报纸看不得,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好消息。可对于方宏进来说,这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从这些报纸上,他不仅能看到那些可以令自己产生变态般快感的新闻,还能找到与自己即将执行的计划息息相关的东西。
    方宏进前世在日本银行工作了二十多年,虽然一直以来的职位都不算很高,但终归也算是中层级的人员,因而对某些过往的秘闻,他也有所了解。
    转世重生之后,他要报复,要走一条罪恶的人生道路,自然不会放弃转生这个优势,有些前世所知的东西,他必须要利用起来。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日本,是个政治丑闻与社会群体恶**件层出不久的地方,比如说:山口组、稻川会以及住吉会这三大黑社会组织在扩张过程中频频爆发的火并、暗杀;赤军余孽对日本政界的渗透以及连番恐怖活动;泡沫经济带来的大萧条以及社会的动荡;奥姆真理教的出现等等等等。
    经济的衰退必然会带来社会的动荡,这是一个人所共知的真理,只不过方宏进要利用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一个涉及到整个日本政界以及金融界的大丑闻。
    这个丑闻在八十年代中期就开始酝酿,直到十多年之后的九八年,才被某些人捅破,从而直接导致整个日本政坛的剧烈动荡,执政党自民党内承袭了福田衣钵的三冢派一夜之间分崩离析。政坛元老、大藏大臣三冢博愧然隐退,大藏省内大批高层官员辞职甚至是自杀,包括作为日本国家银行的日本银行以及大量私营商业银行的总裁被调查。也正是因为这一个大丑闻,随着三冢派的分崩离析,自民党内才出现了以龟井静香、中山太郎为首的“日本再生会”以及以森喜朗、小泉纯一郎为首的“清和学习会”,一批年轻的少壮派政治家开始在日本的政治舞台上翩翩起舞。
    作为一个前世曾经担任过日本银行监察课课长的人,方宏进不敢说对这个大丑闻的全部内幕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但一些层级不高的人所涉及到的内情,他还是了解的很清楚的,毕竟他也曾仔细翻看过丑闻的卷宗。
    现在,方宏进转世重生了,而且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九零年,他觉得,这段前世来看只能算是旧闻的秘辛,肯定能够给自己带来很多东西。
    当然,财富永远都是与风险并存的,更何况他现在要谋求的还不仅仅是财富,其中很可能还会要了一些人的命。
    这个世界很公平,当一个人筹划着要别人命的时候,肯定也就意味着他的命也成了别人谋求的目标,无奈方宏进并不怕死,他怕的是自己的仇恨无法得到完结,对他来说,现在死也许就是一种彻底的完结,可能也是他另外的一个追求目标。
    窗外细雨依旧,阴沉的乌云笼罩着天空,不过这乌云似乎并不仅仅意味着一场台风的即将到来,还预示着一个枭雄的彪悍人生即将开始。

36

老书虫们,快来加入我们吧!

大书荒三十六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