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写出了中国第一部完整科幻小说丨徐念慈

民国故纸堆 2018-12-05 11:38:43

初本以算术著,继乃以教育著,近更于小说界,崭然露头角,盖棺戢雄志,吾为中国哭斯人。这是著名小说家曾朴悼念徐念慈时写下的话。

 

徐念慈是晚清著名翻译家、教育家和出版家,此外他还是一位小说家,虽在文坛上只驰骋了三四年,却留下中国历史上第一篇完整的科幻小说《新法螺先生谭》。



徐念慈(1875—1908)


 一般认为,梁启超发表于1902年的《新中国未来记》是中国最早的科幻小说,但该书未完成,仅有5回,前4回为演说体,第5回则灵感枯竭……放弃了原先的演说格式,开始用叙述手法(夏志清语),李敖则认为第5回是他人代笔,总之,该书很难算成科幻小说,梁启超自己也称其为政治小说。

 

1904年在《绣像小说》杂志上,连载了《月球殖民地小说》,叶永烈先生认为这是中国最早的科幻小说,作者署名为荒江钓叟(真名待考),此书写了13万字,也未完成。

 

1.3万字的《新法螺先生谭》则是一篇完整的科幻小说。

未出国却学会两门外语

徐念慈1875年生于江苏昭文县赵市(今属常熟市),本名丞乂(音同义),字念慈,别号觉我,亦署东海觉我,有一弟徐粹庵、一妹徐韵芬,父徐金篆,邑诸生(即为县里的秀才)。

 

徐念慈生而颖悟,读书不求甚解,论事富判断力,人称他少小挺英姿,天赋自瑰异。他对科举所需的帖括之学不甚上心,勤习算术与外文,弱冠精通英、日文字,擅数学,能文章,以时誉鸣乡里

 

21岁时,徐念慈考中秀才。

 

据《常熟地方小典故》称,该县清末留学日本习文理法政的有殷潜溪、徐念慈等,殷、徐相交甚深,殷投水自杀后,徐念慈曾撰文哀悼,可从徐念慈年谱看,他从未踏出国门。

 

1898年,新学潮流,输入内地24岁的徐念慈与丁祖荫(清末民初著名学者)、张鸿在常熟开办蒙养学堂,日夕与侪辈讨论学术,靡间寒暑,徐在此当了6年半老师。1899年,该学堂扩为中西学堂。

 

1902年,蔡元培、蒋维乔、黄宗仰等在上海商办中国教育会,以教育掩护革命,徐念慈亦参与其中。1903年,徐念慈加入兴中会,同年翻译了英国马斯他孟立特的冒险小说《海外天》,并写作白话小说《情天债》(未完成),开始走上文坛。

 

1904年,30岁的徐念慈创办竞化女学,在开学歌中他写道:辛峰兮郁葱,文明秀气钟。我辈姊姊妹妹,入学勤课功,愿及时发愤将普通科学攻。男女原平等,自由之神铸像铜。组织新社会,女权恢复是英雄。改革旧社会,解脱奴隶有几重。


包天笑让徐念慈开了眼界

1904年秋,徐念慈与曾朴、丁祖荫在上海创办小说林社。



《小说林》封面

 

此社缘起是曾朴在上海经营丝业失败,亏累甚巨,只好转做书店,以发行小说为主业。该社登记负责人为孟芝熙,孟是曾孟朴(曾朴字孟朴),芝是丁芝孙(丁祖荫字芝孙),熙是朱积熙(徐念慈的化名)。

 

小说林社发行的第一本小说是《福尔摩斯再生案》,经营了一年之后,果然提高了社会上欣赏小说的兴趣,于是重新集股,扩大组织

 

广罗人才,作大量小说的生产,徐念慈找到刚到上海的包天笑。徐与包本有旧谊,包天笑在青州府中学校执教时,省政府下令中学必须设体操课,包跑到上海请朋友帮忙,徐念慈便推荐自己的弟弟徐粹庵去任体操课教师。



包天笑(1876—1973)

 

此时包天笑已在《时报》上班,徐念慈和他约定,只用上午9点至12点来小说林社坐班,月工资40元,包在报馆本有80元月薪,额外多了一笔收入,当然高兴。

 

包天笑也写小说,小说林社愿以千字2元收购,是当时上海标准价,并非人人都能拿到,如平江不肖生(向恺然)的《留东外史》被书商所欺,千字仅拿到5角钱。包天笑将自己翻译自日语的《法螺先生》和《续法螺先生》给徐念慈看。

 

这两篇小说出自德国的《敏豪生奇遇记》(即《吹牛大王历险记》),由日本大江小波(岩谷小波)将其译成日文,徐念慈读之,惊其诡异津津不倦,很快便仿写成《新法螺先生谭》。

“新法螺”里的科学

1905年,小说林社将《法螺先生》、《续法螺先生》和《新法螺先生谭》三篇小说合成一集《新法螺》出版,徐念慈给自己的小说署为昭文东海觉我戏撰,并自谦道:乃为东施效颦,博梓里一粲,不揣简陋,附诸篇末,文雅君子,尚其谅诸。

 

《法螺先生》、《续法螺先生》属民间故事,以荒诞、搞笑为主旨,并无科幻成分,而《新法螺先生谭》却是不折不扣的科幻小说,它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主人公新法螺先生对现代科技不满,一日他遇宇宙强,灵魂与肉体被分开,他先后到了月球、水星和金星,又回到地球,感到地球腐朽透顶,开始研究脑电,并设立学校传授脑电术,认为这可以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结果脑电推广后,人们不再需要现代科技,致工人纷纷失业,反对的人要杀死他,新法螺先生只好逃离上海。

 

小说涉及了大量技术名词,如诸星球所出之各吸力离心力卫星洗脑循环系统动物磁气学,此外徐念慈还知道坠物渐加速之公例

 

许多技术内容与情节关系不大,被硬性加入其中,有卖弄之嫌,这是因为当时作者普遍认为科幻小说是为科普服务的,介绍新知越多,小说价值就越高。鲁迅先生就曾说:导中国人群以进行,必自科学小说始。


但令人惊讶的是,《新法螺先生谭》的内核却是反科学的。

 

在小说中,新法螺先生乃将灵魂之身炼成一种不可思议之发光原动力,光力达太阳的一万万倍、月亮的两百万万倍,这种超级精神武器究为何方神圣?

 

徐念慈写道:余思自电气学发明后,若电信,若德律风,既为社会所欢迎,旋又有所谓无线电者。余谓此尚是机械的,而非自然的也。自然力之利用,莫若就人人所具之脑藏,而改良之,而推广之。人与人之间,使自然有感应力。

 

这并非徐念慈独家发明,谭嗣同在《仁学》中就明确地说:脑即电也。”“电气即脑。”“脑为有形质之电,是电必为无形质之脑。人知脑气筋通五官百骸为一身,则当知电气通天地万物人我为一身也。

 

康有为也认为,世界的本源就是电气

 

那一代学者多无实验能力,只能从哲学上去理解现代科技,他们惊喜地发现西方只讲物质科技,误以为中国抓好精神科技就能后来居上,便硬性将物理概念移植为哲学概念,加上谭嗣同等人受西方催眠术误导,以为那就是精神科技的曙光,结果落入片面强调精神力量的误区。

 

自康有为之后,许多思想者都认为改变当时中国积弱积贫的局面,只能靠改造精神。

 

在《新法螺先生谭》中,主人公来到水星,将一老翁脑汁取出换新,其立刻变成雄壮少年,这显然是以老翁比喻清王朝。

文人经商难成功

19072月,小说林社正式推出《小说林》月刊(实际为不定期出版),该刊是晚清四大小说杂志之一(其他三刊为《新小说》、《绣像小说》、《月月小说》),徐念慈任总编。

 

《小说林》最突出处,在于作者们对小说有较高的理论认识。徐念慈指出:小说者,文学中之以娱乐的,促社会之发展,深性情之刺戟者也。”“小说固不足生社会,而惟有社会始成小说者也。

 

然而,徐念慈在经营上缺乏见识,他看商务印书馆以教科书为中心,便起竞争之心,提议编辑部增出参考书,总经理曾朴认为太冒险,但股东都赞成徐。

 

在徐的力推下,小说林社出版了《植物学》、《矿物学》等6种参考书,在编达18种,此外还要出帝国最新十大词典,其中每种词典均贵至2元以上,普通人根本买不起。

 

曾朴不善理财,他晚上写《孽海花》,白天睡觉,下午三四点才起,起来后必先抽鸦片。包天笑说:文人办点商业的事,终究是失败的多数。

 

小说林社的书销路不差,但放出的账收不回来,管理亦不得法,比如自己有印刷所,可倒闭时搜出半房间的铅字,都是拆了版不归原位,随便扔在那里,后来只好当做废铅卖掉。曾朴母亲知道儿子缺乏经营能力,怕他把家产耗光,因此也不肯给他大批的钱

夙愿未成空遗恨

由于书店发不出工资,徐念慈只好四处兼职,致其胃病加重,1908613日,旧疾发作,误服猛剂,吐泻不止3天后竟驾鹤西去,时年仅34岁。

 

徐念慈究竟误服的是什么猛剂已无从查考,孟森在挽联中说瀛洲不死药,巫医毕竟误先生,看来产自日本。

 

徐念慈去世3个月后,《小说林》杂志出了纪念徐的终刊号,同年,小说林社以3000元盘给有正书局。

 

小说林社时间不长,却出版了120多种小说,在小说界革命中起到重要作用。

 

徐念慈因先后翻译《黑行星》、《新舞台》等小说,被认为是开拓翻译新途径的前锋,与林纾不同,徐多用白话翻译,忠于原文,对于后来翻译界的影响至大,实非林译小说可企及

 

翻译之外,徐念慈曾计划以日俄战争为背景写作长篇小说《辽天一劫记》,他说:余尝选历史事实,拟著一军事小说,远者为美国独立记,近者为日俄战记,而以日俄之战尤有裨益。一、战具精;二、战法备,且易调查;三、两强相犄扼,非有程度之悬绝;四、我政府处于中立之地位,而人民实受切肤之祸。从此编辑,必有裨益于社会。但心有余而才不足,又无余晷以限之,奈何?

 

《辽天一劫记》的广告都已打出,可惜这部徐念慈眼中的痛史,竟经营数年,赍志而殁,未著一字,实在遗憾。



· END ·

布客君坚持原创,如果你喜欢,就????一下呗~





坚持原创,给你看
我们就有什么
书里有什么
这是一个好玩的地方
嗨,你好
布客帮
伸手指长按图中二维码,关注我们~
微信号:Thebookbang
来自北京晚报书乡周刊的布客君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