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玄幻小说《八字朱砂判》第四回【九河下梢斗水鬼】

蛙点游娱需 2018-01-10 19:48:46

七月酷暑,人们喜欢在海河里游个野泳或是在岸边乘风纳凉。可是今年的七月却没什么人敢下水或者在夜里待在岸边,因为最近经常有人被拖下水,而且是不知去向,年长些的人说是水鬼找替身,而一些年轻的伙伴被拖走的人说是看到了一个五岁孩子大小的妖怪......

这天晚上,一个赶路的壮汉走到了岸边,脱了个精光下水准备洗个澡。正洗在一半就觉得腰眼的位置似乎有水藻之类的在搔自己的痒,一把抓过去,不成想手居然被一对利爪抓了个正着!这双爪子的力道格外大,整个人径直地被托进了河中央......大汉厉声喝道:“不好!”

正在挣扎之际,一道黑影跳入河中,祭起一个黑色瓦罐大声喝道:“好妖魔,看法宝!”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志广和尚。就见和尚纵身一跃落入河中。手掌上擎着一个不起眼的黑色陶罐,不必多问,河里的大汉自然是马海平了。就见马海平顺势从脚踝处抽出一柄金色匕首挣扎出河面换上一口气,顺力道又随着那妖物潜入水中。

但说这妖怪,捡来的两个男子一个头上秃秃,一个浓眉阔口。不由得也心里犯了嘀咕,虽然是个妖物毕竟修炼了多年在塔下镇压着也只是镇而未渡,自然零星尚存,加之附在了李春城孩子的身上自然又多了一份人的灵气。只见这妖怪双腮炸起发出嘶嘶的声音,似是示威又好像发出攻击前的一种警告。

志广和马海平互相对视一番,似乎早有了打算。说到这咱们就得说说二人拿的东西了,马海平拿的金色小匕首,柄长三寸七分,手柄处是一截谁都说不上名字的材料,有人说是虎骨,有人说是人的骨头,还有人说是龙骨......其实马海平也说不上来是什么骨头,总之握住的人会感到身边似乎多了某种力量,手柄上端是鹌鹑蛋大小的一块活玉,活玉顾名思义就是活着的玉,肯定会有很多人不屑,玉嘛,一块石头还分生死?这块活玉可不比一般的玉,一般的玉都是实心的,纯白色或者是碧玉绿色的,而这玉内中有胆,胆中有水,通体是暗红色,胆壁是半透明,里面的水是黑色的,从外表一眼看出去就好似一只兽眼在一翻一翻的看着你。既非俗物就必有个名字,这活玉有个名字叫“渡魂玦”,马海平的师父和马海平说,取这名字因为这玉至今已收了19200余种鬼怪妖狐,根据“天弓”内的一部古籍《白泽图》记载,世上原有鬼怪妖狐19374种,单这一块玉中居然能装下19200余种,那里面的水足比得上那幽冥下界的弱水。

故此玉便有了引渡鬼怪之意,因此得名“渡魂玦”,取渡尽苍生之意。匕首刃部是陨铁捶打的5寸长的单刃刀,上刻四方星宿,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刃背处还有一道错金符咒。这柄匕首也单有它的名字“钟馗笔”,一般稍微了解点玄学的人都知道,钟馗一般用剑,判官用笔,这钟馗笔又是什么讲究呢?

钟馗得道之前是一名举人,因长的丑陋虽然得中状元但不被录用,愤恨碰死在金殿龙柱之上,血溅当场,当时殿试所用之笔掷于地上,钟馗之血溅染在笔端化作了一把匕首,被殿上的站殿将军窦怀贞拾藏了起来,待到安史之乱后这匕首辗转流落到民间,后被“天弓”的人找回并作为“宫内镇殿四宝”非遇大事不得擅动。今天动用,还是一千年来有数的四次之一,之前的三次分别替赵匡胤收了黄河作乱的精怪,一次是替元太祖成吉思汗收了喀纳斯湖边陵墓周围的山妖,第三次是为朱棣度化了被他杀死而化成厉鬼的侄帝朱允炆,当然,这钟馗笔却只能和“渡魂玦”配合使用,若单独用它,最多只能杀妖斩鬼,并不能引渡。毕竟“天弓”出马向来只渡不杀。这次看来这河妖事关重大,大能才允许他们持法器临世。

说完了马海平的法器,再说说志广手中的黑色陶罐,这陶罐看似十分普通,却也是四门法器之一——“收妖缶”。古代的缶一般都硕大无比,能盛一人,古时候吕后、武则天残害后妃做成人彘便是用的大缶,而志广的这个小缶,最大的特点便是无底,却装物不漏,通体黝黑,经数代人传承已经体外包了一层厚厚的皮壳,就好像是瓷器一般。

二人祭起收妖缶,紧握钟馗笔只奔河妖而来,马海平嗑破舌尖,啄一口鲜血喷将出来,瞬间在二人面前化出一朵血雾,志广念动真言:“大道无极,万法归一;以血引渡,妖孽尽除!收!!”

就在黑缶的口处直喷一道金光,穿过血雾直奔河妖而来,那河妖来不及躲闪被血光打了个正着,挣脱不开却也不能拉动他分毫。

这才叫:

九河下梢斗河妖,

天弓弟子妙法高。

引血为渡河中物,

不想魔道一丈高。

搅动海河起重浪,

败入弱水逆流漂。

从此镇魂数十载,

终如贼手惹祸涛。

眼看这河妖欲挣脱逃走,这缶显然已不能尽收该妖。马海平狠下一条心,纵身跃起穿过血雾直刺河妖眉心。河妖甩出一掌叼住他的腕子,一反手连人带刀落入河中。马海平心说不好,欲潜水拿刀。不想此时突然从他落水的地方哗啦一下子窜起来一股巨浪,把个马海平连人带刀甩到岸上。等他看清楚原委,不曾想水中起的一股子浪花上站着一个少年童子,头挽日月双抓髻身穿绛红袄,脚蹬八宝云字履,却浑身上下滴水不沾。双手叉腰说道:“好大胆的妖精,档案搅扰你家小爷爷睡觉!”

来者是谁?书中暗表:这正是海河治下的一条卫河小龙王——敖炎。从字面来看啊,这小孩子还是个大辈,就见他手中没有任何一件兵器,却敢跟这河妖对仗。那河妖似乎并不怕他,嘴巴不动却说了话:“敖炎,你不就是一条小河的的泥鳅吗?别管我的事,信不信我灭了他们两个就把你的水府拆了?!”

不说这话还则罢了,说完这话,气的敖炎是牙关紧咬咯咯作响,顺手一带,把钟馗笔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信不信小爷爷用它给你开了膛?”

“有种就试试,500年前你不也就是个败军之将才被贬到这里的吗?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河妖说完话,没等他最后一个字落地,就见敖炎拿出一枚铜钱,猛地朝柄端的渡魂玦砸去。此时志广已经真气耗尽,伏在岸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马海平眼看渡魂玦要毁一个别字还没出口,就看那活玉的胆壁嘎拉拉全部碎掉,里面的黑水就好像放开了闸的洪水,咕噜噜奔腾而出!这河妖忙叫不好,正欲转身离去,那还来得及啊。

瞬间似天河下泄,洪水吞噬一般把个河妖裹进了黑水之中,敖炎一个收!这水好像是活的一般,竟打着旋的流回到了玉中。瞬间雨过天晴风平浪静,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敖炎把二人用水浪送上岸,不等二人开口径自说道:“小神拜见二位!我本是21龙脉中最小一条,因当年贪玩险些坏了刘先生修建八臂哪吒城,故被责罚打落在这河中思过。今天为收河妖打破渡魂玦,恐此种妖魔不时将重回凡间,现唯有一策!”

说着,解开衣扣,露出前胸,不曾想胸前经显露着血肉模糊的一团皮肉,里面跳着一颗鲜红的心,心口正当中独有一枚紫色的龙鳞。

志广已猜到八成,“莫不是要用龙鳞补玉?”

不等二人说不可,这小敖炎已将龙鳞扯下附在了破碎之处,说来也奇,这活玉竟然完好如初,在看着敖炎,扑通一声倒落尘埃。

马海平赶紧上前扶起敖炎,敖炎气息微弱说道:“小神只求将我魂魄引入这钟馗笔,待来日机缘际会我便可二次转生!”

说吧气绝身亡!原来这龙与鱼一样,在鳞上有生死线,鱼是从鳃后到尾根的一溜鳞片上有生死线,而龙则是在心口处有9枚龙鳞之上有生死线,九枚龙鳞脱落必死无疑。

马海平念这敖炎舍生封妖之义,便将他的魂魄引入钟馗笔,将渡魂玦和收妖缶一并带回了“天弓”复命,而志广和尚则留在了天津超度敖炎等待机会。前几日收到马海平【现在已经接任天弓大能一职】的来信,顺便把渡魂玦和收妖缶一并带了过来,渡魂玦交给了志广让他相机而行,收妖缶交给了吴光新去另作他用,信中说近几日,在逃的一百多种妖魔鬼怪陆续出现,天弓高层长老很是关注,责命二弟子不日下山收妖救世。然则二徒弟命中有大劫一场,还望法师关照。

志广说完便收了真气,缓睁二目看了看丁凯,此时的丁凯已经又浅了一号颜色,就好似画里的人年深日久调了颜色一般。

“原来法师和我师父都是天弓的老人,那看来我应该称呼您长老!”

“不必这么多礼,你师父吩咐让我帮你兄弟二人渡劫。时方才你所看到的红衣童子,便是那敖炎。几十年来他在钟馗笔中每日听我念经,已将元魂修成了化境。我怕暗中有人对你们不利,才让他引你的魂魄来此。你的肉身现在日本人手中,所以你只能借肉身还阳了!”

志广的言外之意就是这丁凯只能借尸还魂,看来他应该是早有准备!

“一切都听长老的!”

志广引着丁凯来到寺院后边,指了指一座石塔说,你自进去便是!

丁凯不明就里,还不等反应,就被整个吸了进去!

这真是:       恍惚惚魂魄离位,悠荡荡神游九霄。

                      转眼已至三界外,不想一世二为人!

等到丁凯再一睁眼开口便问,我师兄呢?

这一问不要紧,真把自己吓了一跳,定神再去看自己的手脚,怎么居然是个红衣小孩?床边站着老和尚志广和敖炎,那敖炎竟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痴痴的说:“这第一次这样看自己,还挺顺眼啊!”

哎呦!我怎么变成他了呢?丁凯一个骨碌坐起来站到老和尚面前问道“长老,我怎么这样了?”

志广哈哈大笑“因缘际会,天意如此!你别忙,有一件大事需要你去办,你师哥现在被困在日本人设下的五鬼断魂局里,需要你速去营救!丁凯听罢顿时火往上撞,这小日本太可恨了!到底是想干什么呢?蹦下地刚要走,老和尚叫住丁凯扔过来一件东西,丁凯定睛一看,原来是钟馗笔重新安上了渡魂玦,握刀的一刻丁凯就觉得胸前热辣辣的一阵,想必是那龙鳞和肉身呼应的作用。

老和尚再三嘱咐万不得已不可破玉施法!都则只能挖龙心补救了......现在赵平就在南京路上的日本神社受五鬼噬魂之苦,丁凯怎么赶路救人咱先不表。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有过必然有因。

丁凯赵平二人遭劫起因还得说李家大院的李春城,事发那年他才二十来岁,现在已经是将近古稀之年了,但此人仍是贪财好似,坏事做尽。自打溥仪荒地跑到了天津,被幽禁在日租界,他就好像看到了希望,野狗闻到了血腥味一样。一个劲儿的向日租界的皇帝和汉奸们献媚,今天送去好吃好喝,明天送来一些新鲜好玩儿的东西。


这溥仪皇帝虽说是个落魄天子,但也还是吃过见过,懂得事故的。便从自己出逃时从宫里带出来的字画里挑了一副不是很有名的画师所画的“钟馗像”上给了李春城,好在这幅画是南宋的,后来经过几朝的天子赏玩,不说实物价值,单说文化价值就够李春城美上几年的!毕竟只是个土财主,画拿回来就挂在了正堂上。为此,还召集了亲友大办筵宴炫耀皇恩,前来祝贺的亲朋为了一顿饭不吃白不吃,便都来说个吉祥话。

这宴席吃了两天两夜,所来之人不下600。宴席散去,李春城搂着九姨太欣赏着皇帝御赐的这幅古画。

突然!

正堂两边的红高烛竟然红火变成了幽幽的绿火,突突突打出一串火花之后噗的一声全灭了,紧接着借着月色恍眼看去,古画上的钟馗眼珠子秃噜一转!活了!

这才引出来——

灰鼠精大闹李善堂,

假钟馗戏耍“李善人”。

七少爷报恩洒热血,

李小姐投身天弓门!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