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仁 唐海川 | 幽灵(科幻小说)

承德文学 2018-04-07 11:31:07

      幽灵(科幻小说)

 

   唐海川

 

01

人造明星


      春末夏初,北方小城平定市绿树掩映,鸟鸣悦耳,花香迷人,绕城流淌的天水河清彻透明,微风湿润而馨香,生态天然的宜居氛围一目了然。

      “圆月明星文艺晚会”如期在平定市的天意广场举行,消夏纳凉的群众挤满了能容纳三五千人的大广场。主持人是平定市电视台最叫响的男女主持人大鸟和小草。

      晚会开始了。大鸟一脸笑意,高声说道:“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我们文化底蕴深厚的平定市,今儿晚上的圆月文艺晩会将要产生空前震撼人心的魅力。请大家拭目以待。”

      小草婷婷玉立,凸凹有致的身材分外性感。她用一双水凌凌的眼睛扫视了全场两遍,余味深长地说:“今儿晚上的演出,我们要搞一个‘猜明星’活动,大家如果见到您认得的当代明星,请您即时写下他的姓名,写上您的姓名和联系电话,然后交给我们主持人,说对了的,将有奖励;而说错了的呢,将在后天周日的时候集中在一起,参加一次自愿者的义务劳动。大家同意吗?”

      “同意!”全场观众回答异口同声。

      “好!”大鸟一脸严肃,“有人说,缘分是本书,翻错了页码往往会失之交臂;细读了有关章节就会感慨万千。今儿晚上就是一次智能的考验!”

      演出首先登场的是位女歌唱家,她独唱的是家喻户晓的《苍天的故事》。她的嗓音甜脆馨柔,歌声入人肺腑;她的表情、手势乃至脚步的细微挪动,都让大家认定她就是吕丽依。随后便有一张张答案纸条递给主持人。

      第二个登场的是位男高音歌唱家,他演唱的是走红全国多年的《月亮啊月亮》。他上台一张嘴,场下便认出了他是军旅歌唱家,随后就是欢声雷动,不少观众便找主持人递答案纸条。

      中间,主持人小草上台说:“我收到了这样一个纸条,念给大家听听。请主持人奉吿我们尊敬的市长大人,今儿晩的文艺晩会,邀请了这么多明星大腕,他们的出场费糟蹋了我们纳税人多少钱?财政负担得起吗?敬请市长大人及时告知全市人民群众!” 小草念到此,笑了笑说,“这个问题吗,有请主持人大鸟上台回答。”

      大鸟风度翩翩地走上来,大声说道:“这个问题,咱们市长早就有话。市长说了,能让飞船上天的不如在屏幕上聊天的,能让高铁通向世界的不如在舞台上拿酸摆怪的,这种现象是一种扭曲的价值观,我们必须从根本上加以改变!至于财政化了纳税人多少钱,在今儿晚上演出结束之后当有正确答案。请耐心等待!”

      笫三个上场的又是位高音歌唱家,大家一见,这不是天下有名的郭丽君吗?

      她那靓丽的倩影,迷人的身段,一露面便引起一阵欢呼,有的观众高声地呼喊着她的姓名:“郭丽君,欢迎您!”

      可不知为什么,被观众称作郭丽君的歌唱家,上台尚未开口,便一个趔趄跪在了那里。台下一时一片惊呼。可这位歌唱家并没有自己及时站起来,而是从后台上来一个人,在她身后做了一番调理,她才站了起来,并且什么话也没说,就直接演唱起了《四季歌》。

      随后登台的是舞蹈演员、小品演员,个顶个都像大家认识的明星,而且大家都能给这些人对上号,引起了全场一阵阵叫好,一阵阵欢呼,认明星的答案纸条便如雪片般飞来。

      演出结束时,观众呼喊着要兑现自己的奖品。主持人笑呵呵地说道:“解铃还需系铃人。下面,就请今天晚会的策划人、智能专家张飞序上场解答!”

      一位身着休闲装的中年男子登上舞台。他瞪起一双深遂明亮的大眼睛扫视了全场一周,笑呵呵地说道:“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大家好!看今儿晩上的文化娱乐氛围,说明活动是成功的。但是大家想得奖的答案,却没有一个是答对的。”

      “为什么?这几个明星都是熟面孔,我们绝对认不错!” 有个小伙子站在舞台前沿下,抬头高喊着提出了抗议。

      “大家别急。请允许我以事实说话好不好?”张飞序笑着一挥手,“ 工作人员请注意,请你们将刚才登台表演的演员们请上场来!

随之,那几位刚才演出的男女“明星”走上台来。几位一样面带微笑,异口同声地说:“大家好,我们都像明星,但我们不是明星。我们都是智能机器人!“

      惊奇、疑惑、赞叹等各种议论在观众中传漫。张飞序笑着说:“这就是智能时代,人能做到的,机器人就能替代,而且我们会让机器人和人一模一样。但这其中也有区别,刚才大家认为是女歌唱家郭丽君的那个机器人,倒在舞台上却不能自己站起来。当工程师做了修复让她站起来之后,她连句客气话都没说。为什么?这是我们在设计中故意留给大家的猜想和悬念。今天晩会的目的,就是给大家一个友好的提醒,与时俱进,时不我待。我们面对机器人这个智能时代的幽灵,不知他会走到什么程度,他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喜怒哀乐。希望给大家一个启迪。”

      文艺晚会结束之后,张飞序和妻子柳丝丝、儿子张思远乘坐无人驾驶的汽车回到家。柳丝丝感慨地说:“今儿晚上的活动有轰动效应啊。你们造的机器人到了造谁像谁的程度,观众都把那些登台表演的机器人认做明星了!”

      张飞序笑着回道:“像明星,不是明星。我们并没有误导观众。主持人报幕时,只说下面请听男歌唱家还是女歌唱家演唱,一次都没说演员叫什么名字啊。”

      “你们高就高在这里。” 柳丝丝点头说道,“以假乱真是智能的最高境界了吧?”

      “不。”张飞序摇了摇头,叹道,“很难说啊。智能的幽灵万万不可轻视呀,怕就怕智能机器人也许会取代人哪!”

      “不可能,不可能!” 张思远叫道,“老爸呀,机器人都是人造的,到什么时候,人都要比机器人高明啊。”

      “观念不错,但现实不是这样。”张飞序说,“时下,不光有些官二代、富二代丧失了理想信念,目中无人又不学无术,自以为就是天下老大;而有些碌碌无为的人,认为理发、卖菜、开出租车、搞家政,只要认受累就可以生存。殊不知,这些人很快就要成为机器人的奴隶。思远哬,昨天下午给你们讲物理课的老师就是机器人,你知道吗?“

      “是吗?“张思远很是吃惊,” 我昨天听物理课笔记做得很全,那个机器人和我们物理老师在外表和嗓音上一模一样啊。全班同学谁也没看出来给我们讲课的是个机器人呀!

      “小子,这你就笨了。张飞序盯着张思远说, “机器人造得再逼真,也只能是形似而不是神似。

      “我想起来了。“张思远回道,“我们物理老师在发现学生回答问题错了之后,常常有一个无声的叹息,但机器人没有;我们物理老师的眼神儿灵动莫测,但机器人没有。”

      “好儿子。”张飞序长叹一声,“机器人的智能是人给他的,按理说这个幽灵应该归人左右。但对那些无能者来说,他们就可能不如这幽灵了。”

      “老爸,请您放心,我一定要驾驭这幽灵!”张思远信誓旦旦。

02

福兮祸


      周六,平定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秀丽登门拜访张飞序,和他探讨医院引进智能机器人的相关事宜。

      王秀丽和张飞序两人坐在木制沙发上。柳丝丝笑容满面地沏好两杯茶端了上来。

      王秀丽端杯品味一口,笑道:“好茶。”又品了一口,扬起白净的笑脸望着柳丝丝说,“香气清雅,沁人肺腑啊。我这是第一次饮这样的风韵佳茗呢。”

      柳丝丝微笑着回道:“是我表哥在乡下大山里自己采制的北方保健茶。喜欢,走时送您一盒。”

      正说着,有人敲门。张飞序拉开门,一位面容有些憔悴的少妇领着一个女孩儿走了进来。 

      “春英。”柳丝丝叫着迎上前去。

      “舅妈!”女孩儿扑向了柳丝丝。

       春英说道:王院长也在这儿呢。好啊,两位专家快给看看吧,娜娜才5岁呀,怎么就来了大姨妈了呢,乳房也大得不对头呀!

      柳丝丝拉上小女孩儿,又招呼王秀丽:“王院长,咱到卧室给孩子看看吧。”几位女性向卧室走去。

      张飞序叹道:“又是高科技惹的祸吧!”

         王秀丽、柳丝丝为娜娜检查。

         王秀丽问道:这孩子一两年什么吃的最多?

         春英回道:我们家种了三大棚子草莓,孩子天天吃啊。

         王秀丽叹道:科学家说的对,又是高科技惹的祸。这含有激素的食品孩子不能多吃啊!

      那咋办呢?春英泪眼盈盈。

        王秀丽回道:今儿个我值班,跟我住院去吧。

        柳丝丝着急地说:院长,您坐着,我送我外甥女去吧。

     王秀丽苦笑着说:“我值班,我去吧。孩子的这种病正好是我的课题研究。”转身她又对张飞序说,“张总,就那么定了,我们的机器人你通盘考虑吧。”

     “好的。好的。”张飞序说着,忙起身和妻子送客。

      王秀丽、春英、娜娜走了,夫妻俩进屋刚坐下,儿子张思远回来了。

      张思远笑嘻嘻地说:“爸,爸,我告诉你个机器人的笑话。”

      张飞序正饮着茶,问道:“啥机器人的笑话?”

      张思远眉飞色舞地说道:“我两个同学去饭店吃饭,接待他们的是机器人,服务倍棒。俩同学特高兴,就和机器人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刚回到家,机器人就打电话说落下了东西。我同学回去一看,什么东西呢,自己不稀要的一块破手绢。”

      爷俩正唠得开心,突然有人叫门。柳丝丝听见喊声,一边叫着:“姐,我来啦!”一边去开门。

      进门的是柳丝丝的姐姐柳叶叶,她的家和柳丝丝家住在一个楼层,而且就是近邻。她一进门就冲着张飞序而来,丹凤眼一瞪,气冲冲地说道:“行啊,张专家,你们造的什么破机器人哬,一碰就倒,坐在地上死活不起来。还牛叉什么智能呢,这不是用假冒伪劣产品骗我们的血汗钱吗?”

      张飞序见大姨子如此气势汹汹,而且语言中尽是挖苦之词,亦不由得心中十分不悦,剑眉一扬,回击道:“哟嗬,堂堂的中学大校长,那么有学问,自己被机器人左右了不检讨自家无知,还要无端责怪挖苦在下。这还有天理吗?”

      “哼哼!柳叶叶一点儿面子不给,少废话!还智能专家呢,哼!你上我们家看看,你们的机器人悲惨到了什么程度,你就知道自己是谁了!

      “好吧。”张飞序抻了个懒腰,慢条斯理地站起来,轻轻挥了挥手,说道,“丝丝,走吧,去你大姐家看看,我是不是那个了。你好作个见证啊。”

      “行。”柳丝丝忙去换鞋。

      “思远,你也去见识见识、学习学习。埋怨人的人不一定就对,被埋怨的人不一定就错。”张飞序说着,带领妻儿跟随大姨子进了她家。

      大家走进柳叶叶的客厅,就见一位似花如玉的少女坐在地上,两手紧紧地护在胸前,两眼泪水汪汪。

      张飞序干笑了两声,轻描淡写地问道:“柳校长大姐,请您说一下这机器人坐在地上的经过吧。”

      “哼哼!”柳叶叶横眉立目,“那机器人给我儿子端来一杯水,我儿子接过水来她就坐在了地上。看看,我儿子的水杯不就碎在这地上了吗?”

      张飞序也不搭话,掏出火柴盒大小的高倍摄像监察仪,围绕着机器人转了一圈,把机器人的状态、表情一一作了收录。机器人坐在那里,似乎有了哭声。

      张飞序异常严肃地说:“柳校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家买的这个机器人是家政女仆对吧?”

      “怎么啦?”柳叶叶回道,“家政女仆就可以不好好服务了?”

      “不!”张飞序瞪了柳叶叶一眼,“家政服务是有界限的,她只做属于自己担当的家政的活儿,绝不提供额外的服务。我们制造的智能人也有人格,也看重尊严。我告诉你,经过我认真检察,你儿子对机器人动手动脚,这胸部、臀部都有人的指纹,这脸上有人的吻痕。这些都应当是你儿子留下的,为了给他面子,我就不多说了。机器人受到欺侮,是她坐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原因。”

      柳叶叶一时目瞪口呆。

      张飞序叹道:“校长大姐,在下劝您两句,遇事不要急于怪罪、指责,来一个换位思考可能更有风度。”

      柳丝丝柳眉一纵:“行了专家,姐都不说了你还作什么演讲啊!”

张飞序瞅了一眼张思远:“儿子,这也是我叫你上你大姨家来的原因。年青人要学会自尊自重,不许有邪门歪道。过些天,咱们家也要买机器人处理家政,希望你不要犯你表哥的低级错误。”

      张思远叹了口气说:“请爸爸放心,我绝不会给你们抹黑!”

      张飞序摇了摇手中的监察仪说:“阿兰,起来吧!”

机器人点了点头,泪水涟涟地站了起来。柳叶叶、柳丝丝、张思远见没有      任何人修理她、搀扶她,她就能站立起来,都有点儿吃惊。真是怪了,这个幽灵就这么听张飞序摆布,难道他有什么魔法不成?众人由不得瞪大了惊奇的眼睛盯向了张飞序。

      张飞序感觉出了气氛异样,由不得叹出一口长气,说道:“阿兰,至今还有人不依照道义办事,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但是请放心,往后会好的,只要你认真地照规矩办事,就会平平安安!”

      “谢谢。”机器人阿兰点头回道,“请放心,我会的。”

      “柳大姐。”张飞序语气有所缓和,“告诉你儿子,如果需要,我们还有情侣型的智能人,会像妻子一样伺候男人,但价钱要贵一些。要买的话可以找你妹妹丝丝。

      柳叶叶愣了愣,没有表态。

      张飞序轻松地笑了笑说:“丝丝、儿子,任务完成了。咱们回家。”

      张思远说道:“大姨,我们回家了。”

      “再见。”柳叶叶和张思远挥了挥手。

 03智慧何在

        智慧何在

      

      智能机器人就这样在平定市火了起来。

      那天吃过晩饭,张飞序一家三口坐在一起聊天。

      柳丝丝笑容满面地说道:“飞序,你们的智能机器人什么时候能进我们医院啊?”

      张思远接话道:“老爸,咱们家得快点儿引进个机器人了!”

      张飞序笑着说:“儿子,你也要机器人,你妈他们医院也要机器人,我给谁呀!”

      张思远笑眯眯地回道:“一个是你妇人,一个是你儿子,都给啊!”

      张飞序笑道:“我儿子聪明,都给。你妈妈他们呢,是公家掏钱,我儿子呢,是老爸掏钱。不管谁掏钱,但我要有言在先:人必须有长进,始终能驾驭机器人,千万别让机器人驾驭了你!”

      柳丝丝毫无表情。张思远认真地说:“老爸,你还不相信我吗?”

      张飞序笑道:“我怕你犯你表哥那样的错误。”

      张思远笑道:“我表哥?他的错误也太低级了,简直就是没文化。嗨,知子莫如父啊。您这么一位大科学家心里怎么没底了呢?”

      “那就这么定了?”张飞序征求意见,但没人表态。

      张飞序咳嗽了一声:“柳丝丝柳主任,我可要提醒你:那机器人是幽灵,在他替你效劳你轻松的时候,千万别忘了自己的义务和责任!”

      “呵呵!”柳丝丝面无表情地回道,“张飞序,我告诉你,你是教授级我也是教授级。还用你谆谆告诫、教导吗?”

      “在下不敢。”张飞序笑眯眯地回道,“咱们一家人说说心里话不犯说吧?柳丝丝,你们姐俩那么自负,真叫我有点儿手足无措了。可我要告诉你,智能机器人这个幽灵,是你的机遇,也是你的挑战。苦辣酸甜,拭目以待。”

      “呵呵,”张思远笑道,“老爸老妈,儿子我服了,两位到底是高级知识分子,唇枪舌剑也别有一番风味儿,让晚辈大饱耳福呀!”

      “去去去!”柳丝丝不悦,“时间不早了,快洗洗漱潄,睡觉!”

            来点儿民主行吗?张思远叫苦道,机器人的事儿还没定下来呢。

      张飞序回道:你和你妈各写一个材料,对机器人的功能、性别提出要求,我们公司保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送货上门。但你妈那儿得由医院签单呢,先给哪个科室后给哪个科室,那得医院说了算。

       “好好!”张思远叫道,“老爸,那我就代表我老娘感谢您了。”

       “来日方长,”张飞序略思片刻,叹道,“但愿你娘儿俩既要管好自己,又要管好幽灵。我还是那句话:拭目以待!”

            用心做事者是赢家。张飞序的智能公司按照他的设计制作了一款家政机器人,并及时将机器人送到了他家,认真地做了科学安置。

          机器人到家之后,张思远轻松多了,原本该他做的许多事儿,都由叫作阿丽的机器人代替他做了。张思远惬意多了。但他不敢违背父训,始终时时、处处依照说明书的指点、要求和机器人相处。可有一天,他失败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写作业时,有一道题实在答不上了,于是叫道:“阿丽,请帮我行吗!”

        阿丽走上前来,贴近张思远问道:“小主人,帮你什么呢?”

张思远皱着眉头说:“你看看,这道物理题你能做吗?”

        阿丽弯下腰看了看试题,为难地摇了摇头说:“小主人,我不懂。这个忙我帮不了。”

      “笨蛋。废物!”张思远说着一挥手,正打在了阿丽红扑扑的脸颊上,阿丽惊叫一声,坐在了地上。

      “阿丽!”张思远叫了一声。

      “哼哼!”阿丽回道,“张思远,我问你,家政该做的我都会做,我怎么就成了笨蛋、废物了呢?学生该懂的你都不懂,连作业都完不成,你才是笨蛋、废物呢!”说完,坐在地上一直在哭,张思远喊了几次叫她起来她都纹丝不动。

      张思远发现自己要败在机器人手下了,急得鼻子尖上冒出了热汗。焦急中,他想起了爸爸说的“机器人也有尊严”,于是忙蹲下身靠近阿丽说道:“小姐姐,是我不好,说话没有礼貌,伤了你的心了。对不起。原谅我好吗?”

      张思远做梦都没有想到,他这么轻描淡写的一个道歉,竞感动得机器人一言未发就站了起来,而且步履轻盈地回到了自己房间。

    张思远感到非常欣慰,因为他明白了:人和机器人都应该相互尊重、相互沟通、相互宽容。

04

        谁是谁非


      与时俱进嘛,张飞序的团队很快打入了他妻子柳丝丝任妇产科主任的平定市第一人民医院。智能机器人到了医院,就是代替医生们看病治病。

      这些机器人不仅个顶个的年轻漂亮,始终微笑服务,而且医学技能也高得让那些医生们心服口服。

      首先说中医科机器人,对中医理论滚瓜烂熟。他告诉患者“肝肾同源”,因为肝藏血,肾藏精,精血可以互生;肝属木,肾属水,水可以生木;为糖尿病患者诊疗,他告诉患者这种病是常见的内分泌代谢性疾病,中医称之为“消渴病”,因为患者多饮、多食、多尿。同时,在指点患者药疗的同时,还指点食疗。

      那內科机器人呢,对五脏六腑的辩证关系了如指掌,有患者的发问对答如流,什么常见病、多发病、疑难杂症乃至当今世界的尖端诊疗,都能娓娓道来。除了治病,还告诉患者怎样保健、怎样养生、怎样有病早发现早治疗。

      借助智能机器人明显立竿见影的是普外科,而且那机器人做的疝气、阑尾炎切除手术,比医生们做的又快又好。医护人员为此大多袖手旁观就拿到了比自己原来在一线上忙忙碌碌多挣不少的奖金。

为此,柳丝丝眼红了,她一再催促丈夫说:“张飞序先生,你得赶紧让机器人到我们妇产科啦。”

      张飞序回道:“你们医院知道我是你的丈夫,所以要为妇产科最后定作。”

      “好吧。”柳丝丝只好等待。

      张飞序了解自己的妻子,所以在为柳丝丝设计制造妇产科机器人的时候,他们走访了几家医院,认真听取了业内专家的意见和建议,力图让这款机器人形象逼真、思维灵敏、手法快捷、万无一失。

      机器人在平定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优秀展示,让医院骚动了好多天。其中,有赞赏的,有反对的,也有观察思考的。院长王秀丽为此在《平定医院快报》上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智能替代人,人轻松了,可别痴呆了;智能替代人,人无压力了,可别就此落伍了。机器人不能替代人,机器人就成了玩偶;人不能左右机器人,人就成了木偶。机器人代替了医生,医生原有的全神贯注、一丝不苟的神圣感可能就灰飞烟灭了;工作的享受感、敬业的自豪感可能就烟消云散了。是智能这个幽灵左右人好,还是人左右智能这个幽灵好呢?当机器人把人的工作都替代了,人会不会就成为行尸走肉了呢?我三思而难以定论。请大家深思熟虑,悟彻才能走好啊。”

      柳丝丝未理会院长的初衷,而且理念和想法、做法还和儿子张思远截然不同。

      怎么呢?当智能机器人到了柳丝丝的妇产科之后,她认为这是为她增加了一个可靠的帮手,如释重负,有机器人这个“奴隶”,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开头也确实很是顺利,什么子宫肌瘤切除、剖腹生产,机器人全都做得圆满成功,而且有些她不敢朝理的手术,机器人都能做得天衣无缝。柳丝丝感觉是福从天降,每天上班都是袖手旁观,就能拿到比以前多的工资和奖金,何乐而不为呢?

      万事不可掉以轻心啊。那天,柳丝丝的姐姐柳叶叶病了,经检查需要做大面积子宫肌瘤切除术。

      柳叶叶把柳丝丝叫到无人处,瞪起丹凤眼盯着她问:“妹,你现在也是专家了,你看我的病没大问题吧?”

      柳丝丝很有把握地说:“姐,女人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得子宫肌瘤的多了。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病,你一点儿不用担心。” 

      “明白了。”柳叶叶叹道,“那我的手术就由你主刀。”

柳丝丝微笑着回道:“姐,我也是徒有虚名,手术水平没有机器人有把握,我建议你的手术还是由机器人做吧。我们用机器人做了十几例这样的手术了,无一失误。大家认为,机器人替代人的时代已经来到了。”

      “是吗?”柳叶叶叹了口气,“那就听你的吧。”

      次日,柳丝丝盯着机器人为柳叶叶做手术。那机器人在柳叶叶的子宫里切除了200多个肌瘤,像在海绵状的橡胶里抠除豆粒,而且手法娴熟,一招一式都有条不紊,看得柳丝丝都急出了满头大汗。

      手术完成之后,在推着柳叶叶从手术室到病房的走廊里,柳丝丝含泪叫道:“好姐姐,我的决定没错。机器人给你切除了200多个小肌瘤,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疲惫感。姐,机器人比我强多了。你,解放啦!

      可手术3天头上,柳叶叶突发高烧不退。院长王秀丽查房发现之后,立即安排检查。令人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机器人在术后的皮肉缝合中,把膀胱给缝上了。

      王秀丽有些震怒,感到如此的低级错误发生在自己医院是一种不可饶恕的耻辱。她亲自主刀为柳叶叶做了补救手术,并当即召开事故分析会议。张飞序作为特邀嘉宾到场。

      柳丝丝首先报告手术经过。她百感交集地说:“手术我一直在场,切除那203个肌瘤,我一直胆战心惊地在一旁看着,没发现有任何纰漏。至于缝合时怎么把膀胱给缝上了,这就是机器人设计制造的问题了。

      院长王秀丽严厉地回道:“机器人在医院的身份是高科技设备,而不是医生。机器人可以发挥独到的作用,但它不是取代医生。在依赖中混日子那叫无能,用成功来说话那叫本事。如果要开机器人医院,还要我们有何用?”

      会场片刻鸦雀无声。

      张飞序叹了口气,说道:“手术治病我是外行,但我欣赏王院长说的医生亲自诊疗的全神贯注、一丝不苟的神圣感。人无完人,机器人更不可能完美。医学强调对症下药,我们在机器人使用的说明书中明确告示医生,人有胖瘦,要十分掌握手术的尺度,遇到吃不准的情况,医生必须亲自上阵。今天的问题是,柳叶叶过分苗条,也就是太瘦,按照常规进行皮肉缝合,是把膀胱给缝上了的主因。这个事故也是我们的教训和提醒,今后我们的机器人会为此做得更好。事故造成的损失,我们公司愿与医院共同负责。我这里有个想法,不知对与不对,在这里说给大家供作参考:机器人能为人承担工作和劳动,但机器人承担不了人的使命和责任。为此,我们在机器人的制做上,始终给他设置了仁慈道德的底线。因为设计不当,智能机器人就可能成为人类的公敌啊!”

      会议开得时间不长。散会后,张飞序、柳丝丝拖着沉重的脚步回了家。两口子在客厅的沙发上相对而坐,各想各的心事,脑海里充满了一时无法解脫的大大的问号,以至于长时间相对无语。

      张思远放学回家,发现父母情绪不对,叫了几声父母也没人应答。他灵机一动,笑容可掬地喊道:“阿丽妹妹,你在家吗?”

      机器人阿丽回道:“小主人,我在烧水呢!”

      “好啊,妹妹辛苦了。”张思远说道,“大主人太累了,麻烦你给他俩冲一杯绿茶解解乏好吗?”

      “好的。”阿丽咯咯地笑道,“我这就来啦!”说着,袅袅婷婷地端上茶来,家庭的氛围立时温馨热闹起来。

      平定市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由机器人引发的医疗事故呢,一时成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几家媒体就此展开了一场大讨论,全社会对智能幽灵纷纷发表见解,呈现了一种忧国忧民的浓烈氛围。

      有位记者专门对此写了一篇调查报告,题目叫作《与幽灵共舞》。他在文章中说:“智能时代,到处有机遇和挑战。机遇应该不难捉到,但面对挑战,谁敢说自己胸有成竹呢?亲爱的朋友,你准备好了吗?”

承 | 德 | 文 | 学


                          编| 朱长胜

                  执行主编| 李永君

                  责任编辑| 娟娟  楠楠  波波

 


原创文学净土


 


征稿启事


NOTICE


        承德文学(微信ID:chengdewenxue)是一家“立足承德、面向河北、辐射全国”以展示名家,力推新秀为宗旨的文学艺术平台。稿件要求如下:
一、 稿件体裁
        主要发表小说、散文、诗歌(诗词)、文艺评论、报告文学、纪实通讯、民间故事等作品。要求网络首发。

二、 投稿方式

      投稿前请先添加承德文学主编的个人微信(zcs18231459858),然后再将文字作品(包括配在文章里的照片)、最新版的300以内的作者简介、作者本人照片三张等材料校对准确后统一发至指定投稿邮箱。投稿邮件名称写为:“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另外,为了便于联络,投稿时一定要写清真实姓名、单位、手机号、微信号、qq等基本信息!一周内没有采用。稿件可另投。

三、稿费事宜

本平台作者一周内所得赞赏费的50%即为作者稿费(赞赏费等于或低于20元时不发放稿酬)。剩下的50%作为平台运营经费。
四、评选奖励

每月将对前10名的人气作者集中奖励,并重点推介。

五、通联方式

      投稿邮箱:chengdewenxue@163.com
      办公Q Q:2812863640

      主       编:朱长胜

      主编微信:zcs18231459858
      投稿热线:18231459858

  (注:此征稿启事自2017年7月1日执行)

            

                承德文学编辑部

               2017年7月1日

欢迎关注

承德文学(微信ID:chengdewenxue)



苹果手机打赏扫上方二维码

标注您的名字和作者的名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