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好看的穿越小说:至尊杀手妃,凤破九霄

穿越架空小说帮 2018-02-21 21:02:47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夜,南太平洋某公海海域


    浩瀚的海面上,“该隐伯爵号”巨型油轮漂浮其中,夜空下俯瞰,如镶嵌在太平洋的一颗明珠,璀璨夺目。


    这艘邮轮上云集了世界上顶尖的杀手,佣兵,掮客,毒枭,军火商……


    只要你有钱,可以从这里拍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但是前提是,你在拍到东西之后,必须有足够能力活着登陆。


    船上的人云集甲板上狂欢。


    有人在赌命,有人在拍卖美艳的亚裔萝莉少女。


    空气中到处充斥着欲望,杀戮,血腥……


    一艘快艇在夜幕的掩盖下飞速驶向油轮,驾驶员是一名少女,黑暗的夜色中他一袭黑色衣,几乎完全溶于夜色。


    很快贴近船尾,发射出一道如流星般的东西,只听见快叮的一声细微的轻响,细如鱼线细丝的缠绕住栏杆。


    娇小的身影紧贴着船身,躲过雷达的扫描,快速攀上巨大的邮轮。


    脚刚落地,一名扛着机枪的佣兵恰好走来。


    少女樱唇张开飞快吐出一片薄如蝉翼的刀片,闪电般划过佣兵的脖子。


    他甚至来不及看清杀自己的人是谁便轰然倒下。


    欧洲人高大壮硕的身体少说也有一百公斤,她居然一脚就将人踹下踹头砰地一声掉进海里。


    尸体刚落入还海水之中,就被尾随船后的鲨鱼一口吞下。


    望着黑漆漆的海面,沧澜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强者才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杀这等废物都是浪费她的时间。


    沧澜纵身腾空翻转,如鬼魅一般跃入黑夜中,转瞬消失。


    她的目标是今天的今天“该隐伯爵号”上最厉害的人。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所有人提起他都只有两个字——教皇,甚至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他是黑暗世界的传说,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而近日,她要做的就是——弑神!


    今天的这次任务本不用她亲自出手,可是,她这次是来还债的。


    十年前刚踏入杀手这一行,欠下的一个人情。


    那时候的她,还不是令整个杀手界闻风丧胆的女皇沧澜。


    想起那个人,沧澜冷若冰霜的脸上终于有一抹暖意。


    那样的一个人,当真能温暖这世上最坚硬的心。


    一路上轻松的解决了七八个菜鸟,沧澜顺利来到整个油轮最□□的机密舱。


    虽然心里疑惑这任务顺利的太过诡异,可是已经到地方,没有多想的时间。


    耳朵贴着门,里面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三秒钟的时间打开房门,灵敏地跳越过纵横交错的红外线。


    沧澜无声落地,感觉到屋子内另一个人气息。

沧澜无声落地,感觉到屋子内另一个人气息。


    黑夜中如她在陌生的环境里如履平地,顺利躲过所有障碍物,手里的消音手枪,上膛,瞄准了黑色帘幕。


    她保证这一枪下去,那人必死无疑,因为她杀人凭的目标呼出的气息而不是眼睛。


    “不看一下长相确认一下吗?我的女皇阁下。”


    清朗的声音突然想起,黑暗的房间骤然亮如白昼。


    黑色的帷幕慢慢上升,坐在后面的人暴露在沧澜的视线里。


    沧澜惊骇地后退一步:“是你?”


    此刻,她明白了,雇她杀人的人,和她要杀的人,竟让你是同一个人?


    她沧澜在一路上,居然像个傻瓜一样被人个耍的彻彻底底。


    坐在轮椅上的俊美男子,有着一张如大海般澄澈碧蓝的眼睛。


    笑起来比海风更暖人心,干净的如天使一般,可这样的一个人竟是处心积虑要杀她。


    他比那些满身血腥的人更可怕,可是……她沧澜是那么容易被杀的吗?


    “风隐,为什么?”


    沧澜握紧手中的枪,目光冷厉如彻骨寒风。


    她这辈子最无法容忍的两件事背叛,欺骗,这个男人触了她所有逆鳞。


    所有触及她底线的人,下场只有一个——死!


    风隐温柔轻笑。


    “不这样,怎么能杀了你?国王和女皇不能并存,你死后,我就可以完全接管你的杀手集团,到时候我便是整个黑暗世界的帝王。”


    他笑的那么温柔,似乎再说恋人道:不这样,怎么能娶到你!


    沧澜傲然抬起骄傲的头颅,绝美的脸上冷如寒霜,轻蔑道:“哼,你以为就凭你可以杀了我。”


    这世上能没有人可以杀死女皇,就连她自己都不能。


    “没有十全的把握,我怎么会贸然出手。”


    沧澜忽然感觉到四肢百骸一阵阵锥心地疼痛,好像骨头在寸寸碎裂一般。


    风隐笑地如同孩子一般,天真地问:“那杯送行酒好喝吗?”


    “你下毒……”


    “那我就更不用对你留情了。”


    沧澜身上散发出刻骨的寒意,她抹去唇角溢出的鲜血,幽暗清冷地眸子里慢慢弥漫上滔天杀气。


    电光火石间,枪口瞄准风隐的眉心,砰地一声,子弹离膛。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风隐竟然徒手抓住子弹,“没用的,你枪里的子弹,全都是空包弹,沧澜,今日就是你死期。”


    沧澜周围瞬间多出十个人,这些人她很熟悉,有一半的人是她的属下。


    风隐俊美的脸上笑意盎然,杀手界排名前十的金牌杀手全都在此。


    就算她是杀神沧澜,一敌十,也难逃一死,更何况她已经中了毒。


    背叛沧澜的属下道:“老大,抱歉,原谅我不能甘心一辈子屈居一个女人之下。”


    他脸上没有心虚,只有带着一丝恐惧的兴奋。


    他们面前的可是统治整个黑暗世界的女皇,杀手榜第一女神,掌握了整个亚太地区的军火贸易,谁杀了她就可以取代她的位置。

他们面前的可是统治整个黑暗世界的女皇,杀手榜第一女神,掌握了整个亚太地区的军火贸易,谁杀了她就可以取代她的位置。


    沧澜红唇勾起,“既然如此,那就废话少说……”


    话音未落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阵疾风刮过,随后……脖子上一条微不可见的红线慢慢渗出血来。


    砰砰砰几声,如多米诺骨牌般挨个倒下。


    近身格斗谁能出其右,几乎在眨眼的时间那些所谓已经被斩杀五六。


    练得是杀人的招数,一击必中,一招毙命,让对方再无还手之力。


    沧澜手中握着一把沾血的匕首,猩红的血液一滴滴落在地板上,发出嗒嗒的轻声。


    风隐的手骤然紧握,他还是小看了沧澜的实力。


    早该想到的,以瘦弱之躯,凭一己之力,傲世整个北美佣兵界,垄断亚太军火走私市场,让所有杀手闻风丧胆的女皇,力量还是何等变态。


    她是沧澜,是佣兵界的天,是杀手世界的死神,她就是一把剑,如鱼肠一般的绝杀之剑。


    沧澜目光清冽,直视风隐,冷漠如看路人。


    “我不杀你,十年前我欠你一条命,今天算我还你,风隐从今往后,你我各不相欠,再见我必不会手下留情。”


    沧澜身体快支撑不下去了,体内的毒开始发作,她必须尽快找到解药。


    就在她欲准备转身的一瞬间,胸口传来剧痛,有东西钻进她的血肉里。


    “我还有一个秘密是你不知道的,我的腿…………从来都不瘸……”


    从轮椅上站起来的风隐,修长如钢琴师的手指把玩着把一小小的弓弩。


    沧澜望着左边胸口慢慢流出的的血,嫣然一笑:“是吗,我也有一个秘密是你不知道的……”


    她的心脏是长在右边,而不是左边。


    这一箭……


    暂时还要不了她的命。


    下一秒沧澜一跃而起,手里的匕首寒光乍现,直刺风隐的喉管。


    锋利的刀刃割破喉咙的一瞬间,风隐忽然笑了。


    就像他们十年前初见那日,笑如春风,阳光灿烂,连空气都飘着花香。


    他呢喃:“如果……我们都是普通人该多好……”


    沧澜身体一颤,可匕首却坚定的划过他的脖子。


    风隐倒下,沧澜终于忍不住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原本应该殷红的血,此刻呈紫黑色。


    没有那一箭她也活不了,体内的已经毒发作了……


    没有解药,她必死无疑。


    不过她的尸体决不能落到那些杂碎手里,沧澜决然按下轮椅上一个按钮。


    轰隆一声巨响,响彻天地,霎时间巨大的油轮中间生生断开。


    爆炸产生的火光直冲云霄,甲板上狂欢的人如蚂蚁一般纷纷落入水中。


    女皇的陨落,总要有人来陪葬。

星罗大陆,千泽国


    空象城北的琅嬛福地,登仙台上,城中第一家族诸葛家正在做一场空前浩大的法事。


    一块晶莹剔透的白玉石床镶嵌在地面,于地面齐平,这似乎是祭台。


    祭台上躺着一名瘦弱的女孩儿,不过十一二岁,模样十分骇人。


    左半边脸色惨白如雪,右半边脸黑如墨碳,从眉心鼻梁人中下巴齐齐分隔开,罕见的阴阳脸。


    两只纤细的手腕上被利器分别割开一道极深的伤口,血液从手腕汩汩流出。


    随着血越流越慢,女孩的生命也跟着逐渐变的微弱。


    血液将女孩儿身下白玉石床染红,随着大祭司念完咒语,血液慢慢汇聚成一个五芒星图腾。


    诸葛家第十九代族长诸葛正匍匐在地,扬声道:


    “诸神在天,吾诸葛家特此献上纯洁童女之身为祭,望神明垂怜,解我诸葛家百年封咒……”


    跪在他身后的诸葛家人群齐声高呼:“望神明垂怜,解我诸葛家百年封咒……”


    声音未落只听见晴天里,琅嬛福地上空骤然风云突变,原本的万里晴空一下子乌云密布。


    天空传来轰隆几声后,碗口粗的闪电劈下来。


    咔嚓一声巨响,地面被劈出一个一丈深的大坑,焦土将被血被放干的女孩儿尸体完全掩埋住。


    随后乌压压的天空转瞬放晴,众人惊慌失措地看着族长。


    大祭司占卜不出是吉是凶,“这是仙人的懿旨?若是,那献上生祭也是值得了。”


    跪在祖上后的锦衣少女长的异常明艳动人,鄙夷的看一眼被焦土掩埋住的瘦弱少女。


    “哼,区区一个伪灵根的丑八怪,给仙人做祭,是她几辈子修来的荣幸,我们诸葛家没有这样的废物,只盼着仙人莫嫌弃,收回天罚……”


    诸葛正叱责:“住嘴,登仙台上岂容你放肆。”


    “本来就是,她就是个丑八怪是废物,她活着就是侮辱我诸葛家的声名……”


    锦衣少女身边的女孩儿突然尖叫,惊惧地看着前方,手指颤抖地指着:“啊,她……她……”


    被焦土掩埋住的地方,从泥土里伸出一只沾满鲜血焦土的小手。


    在所有经惊恐的目光中慢慢露出一整只胳膊,肩膀,头,上半身,最后整个人从幽黑的焦土中站起来。


    此刻的她更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索命的恶鬼,眼睛射出幽冷寒光,让众人如坠冰窖。


    女孩儿身上的黑色的泥土簌簌落下,一张诡异的阴阳脸上,愈发显得那双眸子阴狠肃杀。


    锦衣少女害怕的连续后退两步,满脸都的惶恐。


    流干了身上的血,明明已经死,怎么可能会醒来。


    “既然三姐说是几辈子修来的荣幸,沧澜不过一卑贱庶女怎么能给仙人做祭品,这般荣幸,只有三姐这般深受父亲宠爱的女儿才能让仙人相信诸葛家的诚心,您说是吗?父亲……”


    女孩儿的声音好听的出齐,也冷的出奇,大晴天里带着透骨的凉意让人不寒而栗。

女孩儿的声音好听的出齐,也冷的出奇,大晴天里带着透骨的凉意让人不寒而栗。


    那瘦弱的身躯,摇摇欲坠,身上的衣服被焦土染黑,头发的土不停往下落,整个人狼狈不堪。


    可饶是这般,她仍给人一种无限高大的错觉。


    似乎她生来便应该被人仰视,被万人朝拜,让人有种想匍匐在她脚边敬若神明。


    没人知道此刻的少女已经不再是懦弱的诸葛家四小~姐。


    方才一道闪电将21世纪来的一缕孤魂,带入这个已经死透的女孩儿体内。


    她就是沧澜,是曾经的杀手女皇,整个黑道闻风丧然的杀神。


    醒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穿越了,如今的她是诸葛家的庶出四小~姐诸葛沧澜。


    身体残留的记忆和她的灵魂,经过短暂的磨合之后融为一体。


    锦衣少女是诸葛沧澜的三姐诸葛柳香,她也是庶女。


    但是因为天生是金水木三属性的真灵根。


    又加上人十分粗聪明,不过十三岁就已经修炼到筑基期,所以在府中极其得宠。


    诸葛柳香尖利扯着嗓子:“诸葛沧澜你居然没死,老天真是不长眼。”


    “爹爹快把她压到祭台上,她是仙人的祭品,她不死,仙人定然会再次降怒给诸葛家的,难道你忘记二哥的死了吗?”


    诸葛正犹豫了,他倒不是因为舍不得诸葛沧澜,而是在想方才的异象。


    沧澜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脆生生道。


    “父亲……难道你不想知道神明托我告诉你们什么?”


    虎毒尚且不食子,诸葛正却亲手将自己女儿当做祭祀的祭品,足可见他有多冷血。


    在他心里没用的女儿根本连牲畜都不如。


    诸葛沧澜是被自己亲生父亲推上祭台的祭品,丢了性命,这才使得沧澜重生在她的身体上。


    诸葛沧澜是五系伪灵根,一张阴阳脸,说她生来就是被神诅咒的人。


    于是更成了整个诸葛家的耻辱。


    从小在所有人鄙视冷漠唾弃的目光中长大,性子懦弱可欺,就算诸葛家最低等的奴婢都能随便轻贱她。


    但是……


    从今天起,从这一刻开始,她沧澜要让诸葛沧澜的人生彻底改变,她就是要逆天改命。


    这世上,没有杀手女皇沧澜,只有诸葛沧澜。


    逆我者,杀!


    辱我者,死!


    诸葛柳香咬牙:“爹爹她定然是胡说,神明怎么会有话告诉她这种丑八怪,定是她故意这么说,不愿做祭品,不想让我们家解除封咒。”


    诸葛柳香的亲哥哥诸葛靖北站出来帮腔道:


    “是啊,父亲,三妹妹说的极是,哪有中途撤下祭品的道理,四妹是您的女儿是诸葛家的人,理应出一份力,如果她的死,可以换来诸葛家日后的崛起,那可是最大的功臣了。”


    这就是诸葛沧澜的亲人,父亲,姐姐,哥哥……


    一个个都想置他于死地;


    不过是因为相貌丑陋,便不得人喜欢;


    不过是因为天生伪灵根,修炼不了高深的道法。

 不过是因为相貌丑陋,便不得人喜欢;


    不过是因为天生伪灵根,修炼不了高深的道法。


    难道就因为这样,她就活该被他们欺辱。


    出力?诸葛家嫡出庶出的儿女那么多,为什么非要逼死她?


    功臣?说的冠冕堂皇,你们一个个怎么不去做功臣?


    这样的家人,她真恨不得将他们灭族。


    诸葛沧澜心里升起一股又一股巨大的恨意,柔弱的身躯因为愤怒微微颤抖。


    手腕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但失血过多造成她头晕目眩。


    如果硬碰硬,她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诸葛正冷漠地扫过脏兮兮的诸葛沧澜,如同再看一个没用的垃圾。


    “来人,打扫干净祭台,将四小~姐压上去……”


    两个诸葛家的家仆走来,伸手欲抓诸葛沧澜。


    只见她身影一晃,双手手指弯曲成鹰爪,精准迅猛的捏住两个家仆的手腕,指尖用力捏下。


    咔嚓两声,骨头断裂的声音让在场的人听得头皮发紧。


    两个家仆疼的抱着断掉的手腕哀嚎。


    诸葛沧澜的身体虽然羸弱,但是她的灵魂是不可战胜的杀神。


    纵使换了一具身体,她也不允许被自己死在卑微的蝼蚁手中。


    她最擅长近身格斗,懂得利用身体弱势的情况下挑战比她能力强的人。


    方才那两下用是巧劲儿,准确度,和无数场打斗总结出来的经验。


    没有人敢相信这一幕,诸葛家最没用的四小~姐,十二岁连凝气都会,竟然会有这么厉害的身手?


    转瞬间连她的动作都不曾看清,两个家仆的手腕骨就被生生捏碎了。


    最重要的是她手腕被割了深刻见骨的伤口,又失了那么多血,身体应该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快乐她还能做到这般地步,


    天呐,这该是多变态的能力。


    “贱人,你好大的胆子,忤逆爹爹的命令,还出手伤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诸葛柳香摇手祭出自己的玄冰剑,叫嚣着提剑朝诸葛沧澜的正心窝刺去。


    这一剑异常凌厉毒辣,狠了心要置诸葛沧澜于死地。


    若是诸葛沧澜还是以前那个废柴,根本躲不过去。


    诸葛沧澜樱唇勾起:“好啊,我也想见识一下三小~姐的厉害。”


    这是你自己撞上门的,是死是伤可别怪我。


    诸葛沧澜侧身躲过诸葛柳香致命一剑,却被她的剑气削掉一缕黑发。


    诸葛柳香捏诀使出最简单的水系法术“凝水成冰”。


    她现在的年纪,能使出这一招已经算是不简单了,


    原本要制止的诸葛正,看见这一幕竟满意的摸着胡子,任凭自己的三女儿杀另外一个女儿。


    诸葛柳香能力不足,只能凝结冰块,不能凝成冰剑。


    冰块一个个只有鸽子蛋一样大小,但是这样已经足够对付诸葛沧澜了。


    随着她一声娇叱“破”,冰块如雨点纷纷砸像诸葛沧澜。


    诸葛沧澜快速蹲下,团身在地上滚了两圈,离开攻击范围。

随着她一声娇叱“破”,冰块如雨点纷纷砸像诸葛沧澜。


    诸葛沧澜快速蹲下,团身在地上滚了两圈,离开攻击范围。


    猫腰身形鬼魅一般躲到诸葛柳香身后,手中还扯着她的腰带,“三姐,我可不客气了。”


    “贱人,你要做什么?”诸葛沧澜使出“凝水成冰”后,灵气消耗的厉害,再也没能力使出第二波攻击。


    诸葛沧澜冷笑,干什么当然是好事。


    她右手使巧劲一扯腰带,粉绿色的丝绸衣带立刻从诸葛柳香身上离开。


    没了腰带,诸葛柳香的衣襟立刻散开,漏出白色薄纱里衣,贴身的红肚兜看的清清楚楚。


    诸葛柳香恼羞成怒,一首捂着胸口,一首挥剑朝诸葛沧澜毫无章法的砍过去。


    “诸葛沧澜,我杀了你!”


    诸葛沧澜挥舞起手中腰带,一端如蛇一般长了眼睛,迅速缠住诸葛柳香的脖子,诸葛沧澜收紧用力一扯。


    脑海中闪过过往诸葛柳香欺辱打骂她的画面,诸葛沧澜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


    耳边不停重复着三个字: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诸葛柳香的剑掉在地上,双手捂着脖子,脸色涨红。


    忽然嘶拉一声锦带从中断裂,诸葛沧澜被诸葛靖北一掌打的后退好几步。


    诸葛靖北是风火双系真灵根,修为诸葛柳香高出不知多少倍。


    “我竟不知,四妹有如此好的伸手,不如,大哥陪你过几招。”


    诸葛柳香捂着被勒的青紫的脖子,“大哥,杀了她……杀了这个贱种。”


    诸葛靖北拍拍她的肩膀:“大哥,会帮你出气的。”


    诸葛沧澜体内气血翻腾,她捂着差点脱臼的肩膀。


    鄙夷道:“你应该庆幸方才我手里不是一把剑,否则……她焉能活到现在。”


    诸葛靖北将诸葛柳香推倒伸手,右手反转,掌心朝上,很快凝出一个火球。


    狰狞的火球慢慢变大,长到如排球大小才停下来。


    “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就在诸葛靖北准备将“烈焰焚杀”使出之时。


    大祭司看着刚刚占卜出的卦象,突然大声道:“大少爷万万不可,且等一等。”


    他跑到诸葛正身边,“我特地给四小~姐卜了一挂,卦象……”


    后面的话声音小的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


    诸葛正越听面色越差,目光如刀死死钉在诸葛沧澜身上。


    看了几秒钟,扬声道:“今日法事到此结束,沧澜目无尊长,出手伤人,回去后去祠堂面壁思过,。”


    出手伤人?


    面壁思过?


    还真他妈是个公平的家长。


    诸葛沧澜直直迎上诸葛正的眼睛,轻蔑地冷笑。


    如果她有以前那样的灵活强打的身体,现在一定早上去宰了诸葛正。


    但现在她严重失血,随时都可能昏倒,必须马上调养。


    诸葛正,今天我记住了,等我养好身子,定让你诸葛家满门的血来祭我今日之耻。

琅嬛福地是坐山,登仙台建在山顶,原本是提供诸葛家修道渡劫期的族人飞升用的,可是最近几百年唯一的用处就是——祭祀。


    下山时,早就有仆人抬着滑竿供诸葛家几大长老和诸葛正他宠爱的几个儿女乘坐。


    诸葛沧澜本就不受宠,所有人都以为,这一次上来她是注定要死在山上的,自然不会有人给她准备滑竿。


    坐在滑竿上的诸葛柳香鄙薄地俯视诸葛沧澜。


    “丑八怪,你就慢慢走吧,哼……跟你娘一样下贱的贱货。”


    瞄一眼她手腕上可怖的伤口,鼻子冷哼一声,这样都能不死命还真是贱到家了。


    诸葛沧澜现在没工夫理会诸葛柳香的挑衅,她得保存体力下山的路还很长,没有人会带她下去,她只能靠自己。


    诸葛沧澜慢慢走在人群最后,能撑到现在,她全凭着一股钢铁般的毅力。


    两只脚沉的像灌了铅一步都迈不动,失血过多的身体,比在集中营接受体力极限训练时还要辛苦。


    可是——


    她不能倒下,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连着一关都过不去,她还指望拿什么来逆天改命。


    诸葛家的人全部离开后,登仙台上空,一块巨大的云团后隐隐闪着猩红的光,忽然一道清越威严的男声。


    “诸葛家的人,当真是越来越没用,留他们活在世上,委实是糟蹋了。”


    “尊主说的极是,没落到这般田地,竟然还如此嚣张,当真是无知愚蠢到了极点,不过……”


    “不过什么?”


    “您看那个四小~姐是怎么回事?属下在她身上没有感觉到半点灵力,她是个连凝气都没有”


    “方才天降异象,这小女娃说不定就是诸葛家的变数。”


    “您不是说诸葛家亡于十九代,她难道会是变数?”


    一个时辰后诸葛沧澜昏昏沉沉迈着沉重的步子终于走下山。


    一辆坐满下人的破旧马车停在山脚下,还未靠近便听见一仆妇抱怨。


    “真的,走的这么慢,让我们等这么久还真以为自己是诸葛家的小~姐呢,不过是个废物罢了……”


    “快别说了,她……”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她不就是个废物,长成那样居然还有脸活着我要是她早就……啊……”


    仆妇未说完,突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她的粗厚的手掌被一支银钗刺穿定在车辕上,汩汩流出的鲜血将车辕染红一片。


    “再让我听见,我割了你的舌头。”


    诸葛沧澜清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阴鸷地目光扫过几个下人,吓的她们纷纷抱着手瑟瑟发抖。


    仆妇疼的浑身冒冷汗,害怕地求饶:“四,四小~姐饶命,我……奴婢再也不敢了……”


    诸葛沧澜拔出沾血的银钗,踩着仆妇的肩膀坐进马车内。


    狭窄的马车里原本只能做三四个人,如今却生生挤了七个,可是六个宁愿人压人也不愿挨着诸葛沧澜。


    盘腿坐在最里面打坐凝气。


    她试了很多次,发现这具身体真是弱到了极点,最基本的凝气都做不了,怪不得被称为废物。

她试了很多次,发现这具身体真是弱到了极点,最基本的凝气都做不了,怪不得被称为废物。


    凝气不成诸葛沧澜在脑海中整理一下思路。


    星罗大陆是修真者的世界,在这里崇仰力量,灵气强大等级越高的人便越受尊敬。


    她是诸葛家庶出的四小~姐,娘亲是现任诸葛夫人的陪嫁丫鬟,亲爹就是拿她献祭的诸葛正,


    她自出生因为生有一张阴阳脸,便被视为不祥之人。


    又是伪灵根的废物,在尔虞我诈的诸葛家,能活到十二岁已是天大的不易。


    诸葛家本是千泽国的修真世家,曾经盛极一时。


    可是第九代族长因修炼禁术,被降下天罚。


    是以,从那之后诸葛家几百年再无一人修炼到大乘飞天的境界,甚至连修至渡劫期的都少有。


    几百年光阴流逝,如今的诸葛逐年没落到只能偏安一隅,躲在千泽国最偏远的空象城。


    诸葛正最器重的二儿子诸葛靖远,是几百年不遇的天灵根。


    他本以为靠这个儿子可以重振诸葛家威名,没想到却死在了结丹期。


    这让诸葛家再次遭受重创,大祭司献策一个童女用她的血来祭拜仙人,希望能打动上苍。


    挑来选去,谁也不愿自己的女儿做祭品,于是有人想起了阴阳脸的四小~姐。


    这个结果让诸葛家所有人皆大欢喜,既能废物利用,又可以不伤己。


    只是除了一个,诸葛沧澜的亲生母亲柳姨娘。


    柳姨娘是这是世上唯一疼爱诸葛沧澜的人,可惜她不受宠。


    听闻唯一的女儿要被当做祭品后,担心焦虑之下便一病不起,如今还不知死活呢。


    诸葛沧澜眼下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尽办法增加实力。


    在这这个等级森严,壁垒分明,不论男女,不伦老幼,只论实力的世界,她唯一能依靠是只有自己。


    这个地方比她以前的世界还要残酷冷漠。


    在这里弱者天生就要被强者淘汰,伪灵根的女人只能嫁给别人做妾,连正妻都做不了。


    你没有能力,那就只能被人践踏。


    若想在这里生存下去只有拼了命往上爬,踩着别人的尸骨,铸就自己的万里长城,站在比所有人都高的位置,傲世天下,俯瞰苍生……


    诸葛沧澜暗暗发誓。


    即便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我也可以重新建立一个我的王国。


    总有一天,我要让整个天下臣服在我脚下。



    诸葛家的祠堂外面修葺的十分唬人,庄严肃穆,比诸葛正住的屋子看起来还要好。


    里面却异常破败,到处结满了蜘蛛网,充满一股木头腐朽的气息。


    坐在蒲团上,诸葛沧澜已经看见有两只脚掌大的灰毛老鼠从她面前大摇大摆的爬过。


    被关进来之后她就知道,肯定不会有人给她送饭。


    于是便香案上供奉的贡品吃了七七八八,吃了东西后身体慢慢有了一点力气。


    耳朵一动听见有人走近,还夹杂着不忿的咒骂声……

耳朵一动听见有人走近,还夹杂着不忿的咒骂声。


    “呸,不要脸的小贱人,还让姑奶奶给你送饭,作死你,怎么就不死在登仙台上,害的姑奶奶还得继续伺候你……吃吃吃,吃死你……”


    诸葛沧澜一听便知道这是伺候她的丫鬟朱玉。


    她一直不甘愿伺候一个不受宠的主子,害的自己在府中也么办法抬起头。


    是以平常整日骑在诸葛沧澜头上吆五喝六,动辄还又打又骂,在诸葛沧澜面前俨然是个主子。


    诸葛沧澜阴笑,来的正好,今天就先拿你下手。


    朱玉食盒摔在诸葛沧澜面前,“丑八怪,快点吃……”


    诸葛沧澜瞥一眼,从盘子震出来的菜,厌恶的皱眉。


    稀稀拉拉几根发黄的菜叶,像是从馊水中捞出来的,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异味。


    一碗烧焦的米饭,黑乎乎的米粒中还参杂一些不明物。


    这种猪食也是人吃的?


    她这个四小~姐的地位还真是跟牲畜一般待遇了。


    朱玉见诸葛沧澜嫌弃她带来的饭食,撇嘴道:


    “果然是丑人多作怪,自己被罚还要连累我,喂,废物,姑奶奶给你送的饭你还不快吃,小……”


    “啪——”


    响亮的耳光在安静的祠堂里异象响亮。


    朱玉捂着火辣辣的脸,“贱人你居然敢打我。”


    “啪——”


    “啪——”


    又是两巴掌,朱玉都没看清她是怎么出手,两边的脸颊高高肿起。


    “贱人?你不过一个卑贱的奴婢,竟然也敢对本小~姐大呼小叫,今日我就教教你奴婢的规矩。”


    朱玉被诸葛沧澜几个耳光打的朱玉晕头转向。


    她本就是个欺善怕恶的小人,遇见比自己凶恶的就怕了。


    诸葛沧澜身上浓郁的杀气,压地她完全忘记了反抗。


    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气势逼人的小女孩儿,就是平常那个怯懦胆小的四小~姐。


    朱玉捂着高高肿起的脸颊,哆嗦道:“你……你敢打我,我告诉夫人……”


    诸葛沧澜一把揪起朱玉的头发,猛地磕在盛有几根剩菜叶的盘子里,生生将瓷盘给撞成几瓣。


    “告诉夫人?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


    “你……你要做什么?”


    诸葛沧澜捏紧她的脸颊,迫使她长大嘴巴,露出鲜红的舌头。


    哼,能让一个人不说话方法,除了死,还有……割了她的舌头。


    随手抓起一瓣盘子碎片,半眯起眼睛,唇角勾起。


    “你可看好了。”


    朱玉因为恐惧瞳孔紧缩,眼睁睁看着诸葛沧澜手起落下,闪电般出手割断她的舌头。


    “吧嗒——”


    一声轻响,被割掉的舌头掉在地上,竟然还在轻轻蠕动。


    猩红的血喷涌而出溅到诸葛沧澜眼睛里,趁的她如死神一般冷酷。


    鲜血从朱玉的嘴巴里流出来,她捂着嘴疼的在地上打滚,发不出一点声音。


    诸葛沧澜慢慢站起来,一脚踩在朱玉头上。


    “你应该感谢我只是割了你的舌头,而不是要了你的命。”

“你应该感谢我只是割了你的舌头,而不是要了你的命。”


    朱玉爬起来跪在她面前不停磕头,她从怀里拿出一本书沾血的双手捧着送到诸葛沧澜面前。


    诸葛沧澜扫一眼,蓝色的封面上写着三个字——凝气诀。


    这是最低级的修先秘籍,基本上人手一本,但是……她却没有。


    这书对她的确是有些用的。


    诸葛沧澜接过书。


    “出去之后,该怎么做你应该清楚的。”


    朱玉不停点头,不管以后要怎么报复,现在必须要从这个疯子面前逃走。


    “走吧……把这里收拾好,记得拿走你的舌头。”


    朱玉离开后,诸葛沧澜立刻在蒲团上打坐,凝神静气。


    按照《凝气决》里写的,探视一遍体内的灵根。


    诸葛沧澜发现自己的五系灵根,竟然凭空多出多出了一条。


    她用意识去触摸那条发光的灵根,刚摸到身体一震,像是触电一般,


    诸葛沧澜猛然意识到这一条很可能是变异的雷灵根。


    想来应该是登仙台上被劈那一下,才进入体内。


    如果按照凝气决来修炼,她的修为一百年也别想有太大的进步,必须另辟蹊径。


    诸葛沧澜想起自己脸上的胎记,所有人都以为她赤霞一样半边脸是胎记。


    只有她一人知道这是封印,一股能力巨大的封印。


    相当于一个巨大的能量源,只是可惜没办法开启,


    诸葛沧澜想出一个办法,用体内现在金木水火土雷六系灵根分别去吸收,


    试过之后,除了雷系灵根可以吸收,其余五系均和封印之力相克。


    既然这样就好办了,用体内突生的变异类灵根一点点将封印之力吸收为己用。


    但在此之前,她要先做一件事。


    现在体内共有六条灵脉,散落在血脉中,像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道路,没有秩序拥挤不堪。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疏通管道,万物相生相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反之亦相生。


    将他们以此绑在一起凝成一股绳,这样才能发挥最大力量。


    经雷属性吸收的道的封印之力,再转移到五灵根中。


    这是一想简单却异常浩大的工程,需要不停重复一个动作。


    但好在诸葛沧澜非常有耐心,体内散乱的另满慢慢被疏离成一股绳,雷灵根吸收的封印之力转移到其余根灵脉纸上。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原本细如鱼线的灵脉慢慢变粗如手指一般。


    诸葛沧澜的身体太过虚弱,一时间不能吸收太多能量。


    不过这对她的已经是质的飞跃,短短几个时辰竟然越过凝气前几层,直达第九层,随时可以进入筑基期。


    筑基是一个门槛,不能随便。


    必须要有筑基丹配合寻找一处凌厉丰沛没人打扰的地方,才能冲击筑基。


    古往今来被卡在这个门口的修真者不计其数。


    可是筑基丹千金难求,只有大的修真门派,或者家族才有专门的炼药师炼制筑基丹,她如今上哪去弄?……

 可是筑基丹千金难求,只有大的修真门派,或者家族才有专门的炼药师炼制筑基丹,她如今上哪去弄?


    发愁间,听见后方七八米的地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诸葛沧澜屈指探出一个五彩光团,飞快弹去。


    黑暗的角落里发出一道类似孩童的痛呼声。


    “吱,好疼,吱吱,别……别杀我……”


    诸葛沧澜走过去,掀开破布,底下藏的竟是一只开了灵巧快要成精的老鼠,额头上一撮红毛异常鲜亮。


    前面两只小爪子抱住头,绿豆大的眼睛滴溜溜地看着诸葛沧澜。


    “求求你别杀我……”


    诸葛沧澜眯起眼睛,快成精的老鼠,有意思。


    “理由?”


    灰鼠爬到她脚边。


    “我……吱吱,我可以帮你打探消息……”


    “嗯?”


    “明天诸葛家的演武场会举行比赛。”


    “什么比赛?”


    “诸葛夫人娘家的人来了空象城,两家族长决定试试小辈的实力,让他们相互切磋,如果谁能赢得最后比赛,就可以获得一枚筑基丹。”


    筑基丹?


    诸葛沧澜动心了,有了筑基丹她可以马上筑基,进入筑基期可比现在的实力高上许多倍。


    但是——


    “你觉得我能赢?”


    诸葛沧澜伸出右手,五根细细的手指指端分别悬着不同颜色的光球。


    每一个代表一个属性,五颜六色煞是可爱。


    可小灰鼠知道,那些东西看着可爱,若砸到自己身上会要命的。


    “吱……我……我可以帮你偷来诸葛正的补气丹,有了她你可以增强体魄。”


    补气丹是个好东西,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虚弱的身体,是现下她最急需的。


    “我怎么知道,放了你之后你不会偷跑?”


    灰鼠抬起尖尖的嘴巴,“吱吱,我为什么要偷跑?”


    看着灰鼠纠结的模样,诸葛沧澜熄灭能源球。


    防备久了,差点忘记,禽兽其实比人可信多了,它们灵窍除开不懂得那么多算计。


    “去吧,快去快回。”


    “啊?好的,好的……”


    灰鼠木了一会,立刻爬上窗户跑出去。


    半个时辰后,灰鼠背着一个足有它半个身体大的白玉瓶,吭哧吭哧跑回来。


    “谢谢……”


    灰鼠两只爪子刨地,“那个……以后让我跟着你吧,我可以帮你打探府内所有消息,还有秘密。”


    “为什么?”


    “因为……因为你强大,吱……”


    诸葛沧澜收拾朱玉时,灰鼠从头看到尾,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能力,让它本能的臣服。


    “好!”


    有了补气丹,诸葛沧澜虚弱的身体一下子改变许多。


    再次运气,几个时辰之后,体内排出一层汗液。


    汗液黑漆漆的像是污泥,都是体内排出的杂质毒素。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筑基,但攻击力却异常充沛,真实能力比。


    诸葛沧澜回到她以前住的破屋子清理过身上的污渍,找出一件还算干净的衣衫换上,出发前去演武场。

回到她以前住的破屋子清理过身上的污渍,找出一件还算干净的衣服换上,出发前去演武场。


    今日诸葛家的演武场尤为热闹,两家的人承南北对峙。


    虽明着说是切磋武艺,可谁也不愿输,尤其是诸葛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外来的人打输,那诸葛家的名望会落下更多。


    白家在修仙家族中算不得出类拔萃,但是比起如今是诸葛家却已是好的太多。


    白家晚辈中最出挑的药数诸葛夫人的侄子白子岚。


    他是虎溪山长丰元君坐下亲传弟子,年纪轻轻修为已经突破胎息后期,前途可谓不可限量。


    白子岚一袭白衣,风流倜傥,模样更是十分英俊。


    到诸葛家两三日便已经引的诸葛正一众女儿神魂颠倒。


    两家都是大家族,嫡庶子女加上旁支的晚辈加在一起少说也有二十多人。


    白子岚站在人群中却给人鹤立鸡群的感觉,只是他眉宇间的傲慢之色让人不喜。


    诸葛沧澜到演武场时,已比试过五场,两家互有输赢。


    比试规则是采取淘汰制,赢的人继续下一场,输的人淘汰。


    场上,诸葛家旁出的一个少年正和白家一年轻女子斗的正酣,两人都使出浑身解数。


    诸葛沧澜刚踏入演武场,诸葛柳香便眼尖地看到。


    “丑八怪你怎么来了,还不快滚出去,别脏了演武场的地。”


    诸葛沧澜无视她,径直走进场中。


    一名姿容清丽,秀美无双的少女,柔声笑道:“三妹妹,四妹妹也是诸葛家的人自然能参加这次比试。”


    说话的人是诸葛清薇,年方十七,是诸葛家的嫡长女。


    她正暗中和诸葛柳香较劲,因为她们都喜欢上白子岚,作为情敌但凡诸葛柳香反对的她都要支持。


    她又看了诸葛沧澜一眼,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四妹脸上的胎记似乎浅了一些。


    “大姐,可她是个废物,她只会给我们家丢人。”


    诸葛夫人不悦地道:“柳香不要任性,既然是两家比试,老四自然可以参加。”


    亲生女儿和庶出女儿,她自然帮亲生的。


    诸葛柳香咬牙,狠狠瞪一眼诸葛沧澜。


    白子岚无疑是所有晚辈中修为最高的,就算不比试他也是第一,所以他今日没有上场。


    诸葛沧澜出现时他多看了两眼,早就听闻姑丈家有一阴阳脸的废物,今日得见果然是丑陋不堪。


    只是——


    那女孩儿身上无形之中散发的气势委实让人心惊。


    为此白子岚不免多看了两眼。


    诸葛柳香发现后,严重闪过一抹杀意。


    小贱人,长成那副丑样子还能勾引子岚哥哥。


    既然你非要参加这次比试,那你就别打算活着走出演武场。


    诸葛沧澜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场中的战斗,她在观察别人的出招路数,尤其是诸葛靖北。


    如果她没猜错,他很可能会是最后的赢家。


    果然,最后一场比试落下帷幕,胜者是诸葛靖北。


    就在诸葛正满意的打算夸奖他一番,把筑基丹给他时,他忽然走向诸葛沧澜。。。。。。。。


如果觉得好可以点击右上角分享一下哦!因字数限制发表不了很长的文章,可以点击右上角可以在浏览器中搜索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