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明星音乐家【穿越小说】

末班车小说 2018-10-21 11:41:24

音乐教师带着记忆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秦放歌身上,这里没有贝多芬,没有四大天王。有着巨大音乐知识宝库的他,会在这个世界创造怎样的奇迹?流行天王?歌唱家?钢琴家?作曲家?民乐家?不,他的目标是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家,没有之一!下面是小说试读章节,快来看看吧!

第5章 钢琴伴奏

秦放歌闭目养神的时候,肖雨然还不时伸手过来摸他额头感觉他的温度。他自恃人高马大皮厚肉燥血管粗壮调快输液的节奏,没发生什么不适状况,两个半小时就输完液,然后和两姑娘一起打的回住所。

    当然,他也没忘记感谢两位美女,陈瑜珊让他好好睡一觉还去帮他打了开水,要他多喝点水感冒好得。

    肖雨然则约他起床后一起去琴房,她每天都要练几个小时的钢琴,秦放歌也不例外,除了特殊情况外,基本每天都要练琴的,何况,他今天的任务很重,还要把钢琴伴奏做出来。

    毕竟是不同的环境,虽然好久没睡觉了,可这一觉,秦放歌睡得并不安心,还做了个关于小女儿的梦,梦里她撒娇叫爸爸还要听他弹琴唱歌,醒来后还犹自觉得黯然神伤,可惜那样的时光已经回不去了。

    起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快十二点。

    陈瑜珊白天没事,打算全程陪同不说,细心的她还提前出去买了空白的五线谱回来,不过还是让他带上笔记本电脑,说是在电脑上打谱方便快捷,也便于修改。

    秦放歌说回头给她钱,却被她一阵怒目相向,惹得肖雨然在旁边偷笑不已。

    出门前肖雨然还要他测量下体温还有吃药,好在烧已经退了下来,看他精神状态也还不错,两姑娘也放心不少。

    感冒了要吃得清淡点,就去附近常去的川菜馆点炒菜吃,可秦放歌这吃货即使生病依旧不改本色,把两姑娘吃不了的菜全部消灭干净不说,还吃了三大碗白米饭。

    他们租的地下室就在华夏音乐学院对面,要去的琴房也就在附近,可以说是专门为外地考生而准备的。生意相当不错,要不是他们这几个月都预定了的话,现在铁定没位置。

    肖雨然预定的是下午时间,一点到六点,五个小时,每小时十块钱,每天从不间断。秦放歌自己练琴的时候要短些,三个小时,一点到四点,毕竟声乐才是他主修的,但每天丝毫不比她轻松。两人都是十几年如一日这样过来的,吃得差一点,住得差一点即便是地下室他们都不在乎,但练琴却是必须要保证的。

    路上接到秦放歌母亲宁秀佩打来的电话,说他的临时身份证已经办理妥当,要他不要担心安心准备考试,她傍晚就飞过来,大概十点左右能到。

    陈瑜珊则在旁敲边鼓,问她要呆几天,她好帮忙订房间,正好她下午没事。

    宁秀佩说跟学校请假不能太久,最多三天,陈瑜珊就打算按这个标准订,得到秦放歌母子的一致感谢。

    然后陈瑜珊就去帮忙订房间,肖雨然和秦放歌则赶往琴房。

    肖雨然希望早点听到他做出来的伴奏,可到了琴房后,秦放歌却毫不客气地把她赶走,让她自己去练习明天考试的曲目,还说等下要去她那检查。

    肖雨然睁大眼睛瞪他,被秦放歌无视,反抗不了****的她只能乖乖去练琴,好在两人租的琴房就在隔壁。

    租琴房照旧是肖雨然掏的钱,这小姑娘帮他付钱还很开心的样子。

    他没管琴房老板那暧昧的笑容,直接拿了钥匙进去,琴房很小,是国产的钢琴。他关了门,感觉隔音效果倒还不错,听不见别的琴房练琴的声音。

    放好电脑和空白的五线谱,秦放歌就在钢琴前坐下来。

    伸手轻抚上琴键,听钢琴发出清澈的声音,他试了下,感觉这品质还不错,调音倒是比较准的,音色的话他就不做太高要求,当练习琴足够用了。以前他在江城大学音乐学院的时候,琴房里大都也是国产钢琴,便宜实惠。

    他并没有立刻开始做伴奏,而是先弹起了一首以前弹得最多的曲子,为女儿所做的《卡农变奏曲》,是他改编自最受欢迎的巴赫贝尔版本的卡农。

    他也惊喜地发现,他这副人高马大的身体并不是单纯的饭桶,手指够长,手掌够大,左右手轻松跨八度,跨十一度都绰绰有余。这先天条件可谓是相当优越的,对一些爱炫技的高难度的曲目特别有帮助。他前世苦逼,手不够大灵活也不高,这硬件不达标,像李斯特的《钟》,《鬼火》这样的曲目,根本是想都不敢想,只能羡慕别人的行云流水。要说勉强一点点慢慢弹下来其实也行,但那那不管对自己或者别人的耳朵都是相当残忍的。

    一曲下来,他也渐渐找到了感觉。

    而秦放歌这十多年来的苦练效果也显示出来了,手大但不笨拙,相反手指还异常灵巧。就像小孩子得到渴望已久的新玩具,他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变得活跃起来,有着强烈无比的演奏的**。

    他当下就不知天高地厚地,想要挑战一下高难度。说干就干,他马上演奏起李斯特根据帕格尼尼的小提琴曲《钟》改编的钢琴曲。大家最熟悉的********钢琴家朗朗和李云迪都弹过这首曲子,展示超高演奏技巧,他之前就看过视频,方便做对比。

    他倒是雄心满满,曲谱也都印在脑海里随时可以调用,只是真弹起来的时候,就和刚才的卡农变奏曲有着天壤之别。难度不是一般的高,别的曲目高难度的什么颤音呀,三个八度大跳在这首曲子里都是小儿科。他弹琴的速度是够了,但却被折腾得手忙脚乱,还错了好些音符,演奏出来的效果就不用说了,真正的惨不忍睹。对比人家钢琴大师,非但姿势优美,感情也处理得特好。他现在弹得乱七八糟的,简直是完全不同的两首曲子嘛!

    最后连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是太心急了呀!

    他笑笑后也就放在一边,但心底的高兴却是怎么掩饰不住的,换做过去的他,根本就不敢尝试这样的高难度曲目。那可真是把他练哭了,最后还是弹不下来,所以说,天赋真的很重要。

    通过这次尝试,他也确信,只要通过练习,莫说这首曲子更高难度的,他都完全可以拿下来的。

    眼下嘛!还是把要参加考试的《滚滚长江东逝水》的钢琴伴奏做出来。

    由于他增加了歌曲的长度,原版歌曲又不是用钢琴做伴奏的,给他发挥的余地和空间很大。

    这首歌沧桑大气,有着磅礴雄壮的历史感,钢琴伴奏自然不能做得柔情似水,软绵绵的。

    前奏不能太长,但要有特色能引出主题,还不能喧宾夺主。如果做成歌曲发行的话,就要复杂得多,肯定要加入古琴或者古筝,那样历史韵味会更浓。

    现在只是钢琴伴奏,对原本做过音乐教师,脑海里又有太多参照物的他来说并不难。音乐学院作曲系要学的几大件,和声,复调,曲式,配器以及新近发展起来的电子乐,理论方面的知识,他最清楚不过,眼下不过是要把理论变为实践。

    做好一个早就预想好的前奏后,他一边在钢琴上演奏,嘴上也跟着唱了起来,这对他来说,更有灵感,而且唱歌也是要练习的不是?

    有了主旋律,他的钢琴伴奏做起来也更顺利,先一路弹下去,然后再回头做细节方面的调整。

    他这速度倒是相当快的,半小时不到就将钢琴伴奏定了下来。

    配合着伴奏,他又完整地来了一遍,自我感觉相当良好。

    然后就是录入电脑中,弹钢琴的手指大都相当灵活,他输入的速度相当快,而且基本不需要再做什么调整。

    至于抄写在五线谱上或者直接打印出来这样的事情,他打算回去再做,琴房的时间可不能浪费。

    但眼下,还没到他练琴的时候,这次考试,他需要准备五首歌曲,两首外国歌曲他就不打算原创了,弄出来就真的太妖孽,好在那个钢琴伴奏是现成的,五线谱都做好了的,不需要他太过操心。

    另外两首中文歌曲,他都打算用原创的。声乐歌剧专业的考试不允许唱流行歌曲,那就来点主旋律的艺术歌曲。

    他选定的另外两首歌曲都很经典,为进入华夏音乐学院,他可下足了本钱。

    一首是《我爱你,中国》,还有一首是《我的祖国》。

    《我爱你,中国》这首歌以廖昌永老师为榜样就行,考试的时候经常有学生唱,钢琴伴奏非常成熟,他也不想费精神做什么修改,直接扒谱就行。

    他配合着钢琴伴奏,来了一遍。以他现在的钢琴演奏水平,弹这样的钢琴伴奏只是小菜一碟,只是嗓子还没完全好,不敢太过放肆飙音。

    《我的祖国》这首歌,他需要做的工作就要多得多了。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一首适合考试时候选择的曲目,但出于对这首歌的喜爱,加上他还有更深一层的考虑,他还是计划在复试的时候演唱这首歌曲。

    这首经典的歌曲,是电影《上甘岭》的插曲,由乔羽作词,刘炽作曲,原唱郭兰英,电影插曲的版本,是他最为熟悉和喜爱的版本。朗朗也曾在美国白宫的时候演奏过这首歌曲的钢琴版,还引发过一阵不小的风波。

    他打算沿用原版,这首歌小学音乐课的时候,老师就教他们唱过,整首歌旋律优美动人,歌词亲切生动,是他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歌曲一开始是合唱,“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现在这部分得由他自己来唱,他准备升调来唱,钢琴伴奏在这部分的任务比较重,要做更多的和声,尽情渲染出大合唱的磅礴气势来,并提升到和歌声一样的高度,钢琴和声乐两者属于并驾齐驱的地位。

    然后才是独唱前面部分歌词,这里的钢琴伴奏就是真的伴奏,属于背景主要起烘托作用,真正唱主角的是主旋律的歌声。

    三段式的独唱合唱,他都打算按这样的形式继续下去,这时候,他也不用担心歌曲的长度问题,整首歌将近六分钟,算相当长的歌曲了。但和初试不同,进入复试之后,歌曲长度已经无关紧要,他只希望能把最完整地歌曲展示给这个世界,顺便给华夏音乐学院的教授们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尽管有很多钢琴版本珠玉在前,朗朗的钢琴独奏版他也完全可以扒谱下来,但和他现在的要求还是有些出入的。所以,他还是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来做伴奏,为的是表现出更多他想要的感情和思想来。

    这下花费的时间就多了些,但还难不住他,尽管修改的次数稍微多了些。

    他把这首伴奏完工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他就叫她们进来,不用想也知道会是谁。

第6章 惊讶

不出所料,肖雨然和陈瑜珊一起进来。

    “刚才在外面听你弹了会,感觉旋律很优美,是什么曲子呀
重生明星音乐家!”推门进来,肖雨然就迫不及待地问他。

    秦放歌笑,“你偷听呀!”

    “什么嘛!”肖雨然眼珠溜溜地转,“难道你又在创作新歌?”

    “随便弹的。”他不否认也不承认,还问她,“你怎么不继续练琴,跑来做什么?”

    肖雨然大眼睛瞪他,“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这是关心你,来看看你新歌的钢琴伴奏做得怎么样了。没问题吧!”

    秦放歌打了个响指,嘿嘿笑,“我是谁啊,当然搞定了!”

    “给我看看,我帮你伴奏,你唱一遍吧!”肖雨然很开心的样子,没去理会他的得瑟样,“刚练了两个半小时,也累了,正好放松一下。”

    “在电脑里,还没来得及誊写到纸上。”秦放歌主动把位置让了出来,肖雨然也不客气,过去专心看他翻好的谱。这么快背谱也不现实,但照着五线谱弹的话,对她来说根本不成问题。

    秦放歌就没去管她,转而对陈瑜珊说,“这两天真是麻烦陈姐了!”

    陈瑜珊笑,“没有的事,宾馆定好了,就是附近的友爱宾馆,到时候直接过去报名字就行。晚上我就不过去了,还得去酒吧工作,不能陪阿姨真是不好意思了!”

    秦放歌忙说,“哪里,陈姐已经帮很大忙了。

    “你这伴奏写得相当不赖嘛!”肖雨然则在仔细看过曲谱后,大声赞道,“要不,我先弹一遍试试看,你随意。”

    秦放歌点头,陈瑜珊也不说话,静下心来,听她演奏。

    肖雨然不愧是敢报考华夏音乐学院钢琴专业的,在钢琴前坐下的时候,感觉整个人浑身上下的气势都变得不一样了。她知道这首歌的风格是沧桑大气的,这钢琴伴奏自然不能用轻松活泼的方式来演奏,沉稳端庄是最合适的。

    而秦放歌在作曲的时候,显然也是考虑到了这点的,用雄浑豪迈的低音比较多,对演奏技巧倒没那么多的讲究,但也不是普通人能够驾驭的。

    尽管钢琴传出来声音雄浑低沉,可她纤巧的十指在琴键上不停飞舞时,却是异常活泼,极富观赏性的。

    秦放歌没说话,也没唱歌,只静静看着如精灵一般,认真弹琴的她,没有平素的风风火火咋咋呼呼,现在的她展示在两人面前的是完全不同的一面,沉静理性,优雅动人。

    一曲终了,肖雨然侧头望来,美目流转,俏然一笑,“这曲子真的不错啊!来,唱一个。我找到感觉了。”

    秦放歌说好,肖雨然这回显得轻松一些,她甚至还有余光去偷瞄一下深情歌唱的他。

    钢琴不愧是乐器之王,加上技术纯熟的肖雨然的钢琴伴奏,秦放歌将这首本就经典的歌曲,演绎得简直无懈可击。尤其是中间他加入那半分钟左右的吟唱,更是将他的音色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相比昨晚的清唱版本,有了伴奏之后,更是如虎添翼。

    陈瑜珊在歌唱方面比肖雨然在行得多,连她都被秦放歌的歌声吸引,原本还想着评介一番,帮他提高之类的,没想到,最后都变成纯粹的欣赏了。一曲结束后,她还沉浸在歌声里不能自拔。

    一时间,陈瑜珊倒是忘记了,这样的歌声,似乎不该出自一个十八岁少年。

    “唱得真好,比昨晚还要好听。”肖雨然倒还好,毕竟她有伴奏的责任在身,不能全身心地欣赏,但这并不就是说她不懂欣赏。

    “谢谢!”秦放歌笑。

    “我说的可是大实话,陈姐,哦……”肖雨然目光转向陈瑜珊。

    良久,陈瑜珊才开口说话,还评价道,“你一定会成为歌唱家的。”

    秦放歌却是笑笑,“歌唱家,也许吧,不过我的目标可不止如此。”

    肖雨然倒不觉得他是年少轻狂,嘿嘿笑,“是啊!你天赋这么好,作曲家,钢琴家都可以去努力。”

    “那我得先跟你学钢琴才行。”秦放歌脸皮厚。

    肖雨然却说,“等我考进华音,可以把你介绍给我的老师邓红梅教授,她钢琴水平真的特高。”

    “一言为定哦!”秦放歌一点不害躁,他是觉得应该找个水平高点的教授再系统学习一下,毕竟过去他的钢琴水平不算高,想要完美演绎出大师们的钢琴曲,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

    肖雨然点头,还点评说,“其实你现在钢琴水平已经很高了,而且你人高手掌大手指长,在钢琴演奏方面相当占优势。我的手就比较小,很多曲目演奏起来好辛苦的,老师也这么说。可惜你只是副修钢琴的,声乐方面花费的时间太多了。”

    “我要努力,你也要加油,别让我追上你了!”秦放歌信心满满的样子。

    肖雨然自信地笑,“想追上我,你还得多练练。”

    “我知道很困难,但我肯定不会放弃的。”他把牛皮倒是吹得很响。

    陈瑜珊看这两家伙相互吹捧也觉得好笑,到底是青春年少的大好年华,激情澎湃得很。

    肖雨然帮他在电脑上把曲子保存关闭,同一文件夹下还有几首曲子,明显是外国的歌曲她就没多看,也知道秦放歌考声乐,中外歌曲都得唱,还得学外文,比如意大利语,想发音纯正也要耗费不少的精力。他能在钢琴方面有这样的成就,已经算是相当了不起的。

    但她也惊讶地发现,其中一首名字叫《我的祖国》的,她以前好像没听说过,看修改时间还是十来分钟前。

    她感觉抓住了秦放歌的小尾巴,不由得侧头给他白眼,手上动作丝毫不停,直接双击将其打开来。

    果然,肖雨然打开来,马上就嚷了出来,“你这家伙真不老实啊,明明又写了新歌,还藏着掖着。刚刚我问你的时候,你还骗我!”

    听她这一讲,陈瑜珊也连忙凑过去看热闹。

    他懊恼已经来不及,这首歌曲他才刚完成,还没来得及转移。好在《我爱你,中国》这首曲子,他可以直接扒谱,就没在电脑上打谱,要不然惹出来的关注更多。

    他也弱弱地争辩说,“我也没否认呀,而且这些东西,灵感一来,就像浮现在我脑子里,稍微修改就能用。”

    “信你才怪!”肖雨然才不信他的鬼话,连陈瑜珊都跟着摇头。

    “那我说是我这十八年来呕心沥血,一点一点积累,然后在面临绝境的时候迸发出来的成果,你相信吗?”秦放歌笑着问道。

    肖雨然略略犹豫了下,然后点头道,“这还有点靠谱,要不然你就真的太打击我们这种人了。”

    秦放歌无语,说真话都人没信。

    陈瑜珊看这曲谱上面,不仅有钢琴伴奏,还把歌词简谱一起标注在上面的,可她只看第一行就惊呆了,“真是大手笔啊!一来就是大合唱。”

    “真是呀!简直就是准备上春晚的节奏,真是雄心壮志啊!”肖雨然跟着说,语气还有些许疑惑。

    要说秦放歌这年纪吧,比她还小那么一点,要是他创作些流行歌曲无病呻吟讲些情情爱爱倒没什么,或者就像之前的《滚滚长江东逝水》也还勉强可以接受。但弄这大合唱,还是歌颂祖国的主旋律歌曲,感觉总觉得有那么些怪怪的,虽然考试不能唱流行歌曲,只能唱这类歌曲也占相当大的因素。

    秦放歌却没有接话,两姑娘也没太过在意,她们只是宣泄一下自己的感情表达对天才的感怀,然后就把主要精力投入在他新的歌曲上面。

    陈瑜珊更多地关注上面的歌词作曲,还跟着轻声哼唱起来,她可是正儿八经西南音乐学院毕业的,视唱的基本功还是相当扎实的。

    而在歌谱上面,秦放歌标注得也比较仔细,比如前面的主歌部分速度稍慢,优美亲切,后面合唱的副歌部分则速度稍快,宏伟壮丽,此外在一些需要有变化的地方,他都逐一做了标记。

    这样一来,即便是第一次看到这谱子,她也能顺利唱下去。同时她也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所学的通俗唱法,演唱这样的歌曲,风格不对,唱不出那种应有的气势来。虽然她没听过秦放唱,但下意识就感觉到了这个问题。

    肖雨然关注更多的则是钢琴伴奏部分,和先前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的钢琴伴奏相比,这首《我的祖国》钢琴伴奏就要显得复杂一些,应用的作曲知识更多,还有些小难度。当然,对她来说,想要完整地演奏下来,也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但要她作出这样的钢琴曲子来,却是有些强人所难。由此她也认清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秦放歌的理论功底比她强太多,运用也纯熟得多。虽然他的演奏技巧好像暂时还不如她的样子。但就眼下这份成就,就已经超过她了,就算她演奏得再好又能怎样,都是别人的东西,哪有演唱或者演奏自己亲自作的曲子来得荣耀。

    看完之后,长吁短叹感慨一番,肖雨然还问他,“你这脑袋怎么长的?”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写两首歌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秦放歌微微笑,轻描淡写地说。

    当然,他自己内心也很清楚她们的感慨,过去的他想要写歌作曲却没灵感,憋个几年都憋不出来。像这样经典的歌曲,一个人一辈子写出一首来就相当了不起了。只是眼下境况不一,将来他还会“创作”更多歌曲,权当提前演练得了。

    “陈姐你看他,好装……”肖雨然拉同盟,鄙视他这种好像很超然态度。

    陈瑜珊不发表意见,只说,“歌曲很好,有这两首原创歌曲,加上你本身实力就强,进华音问题应该不大。”

    “谢谢陈姐,这正是我想听以及想要实现的。”秦放歌轻笑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