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猎人-奇幻小说

娱乐影音基地 2019-08-01 06:58:42

再不点蓝字关注,机会就要飞走了哦

       都市猎人

作者——都市猎人

内容简介:

1

你以为猎人,只是深山中以狩猎为生的山民,或者是城市里为了追寻刺激的白领么?

2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你不知道的生物。同样,也有一些你不知道的猎人。

3

当现代科技无法对付那些神奇生物之时,这些猎人就出现了。

4

他们是你不知道的猎人,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他们也‘猎’人。

第一章 你不知道的猎人


“呦——”
  
      一只肥滚滚,浑身漆黑的八哥鸣叫着,飞回了大兴安岭,扑腾着翅膀落在一个山村之中。
  
      这时,一个穿着解放鞋,搭配灰扑扑西装的青年走了过来。
  
      将八哥放在肩上,青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低声道:“回去了再说。”
  
      那八哥竟仿佛听懂了这青年的话,点了点头,便站在他的肩膀上啄弄他那乱糟糟的头发。
  
      这青年的装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山村里的干部。
  
      他叫李寻,今年约莫二十来岁,没人知道他的来历,村民都只晓得他是八年前突然进入这张家村定居下来的。从没人见过他干农活,也没人见到他出去挣钱,但他的生活来源却一直都很稳定。这成了张家村的一个谜。
  
      回到自己的土屋,李寻盘着一条腿坐在炕上,点燃一支香烟递给八哥,笑眯眯的道:“不急,慢慢说。”
  
      让人大跌眼界的是,这只八哥竟然一条腿站立着,用另一只爪子接过香烟,非常熟练的喂进那黄色的喙嘴之中,吧嗒吧嗒抽了一口,像是一个老烟枪,又像是一个老流氓一样大咧咧的道:
  
      “寻哥,你恐怕清闲不得咯。”八哥砸吧着香烟,在一团烟雾之中老气横秋的道。
  
      在外人面前,这只八哥只是一只鸟,会说人话,但是却只会说“你好,你好。”
  
      可真实的它却通人性,听得懂人话,和人几乎没啥区别。
  
      它叫小宝,是陪伴了李寻十九年的伙伴,也是兄弟。
  
      李寻点了点头,眯着眼道:“谁来找我了?”
  
      “八辆车,打头的是挂WJ牌照的越野,后边儿七辆是民用车牌。打头的那车里坐着谁我看不见,但我在树杈上瞅了他们一会儿,第五辆车窗户开了,有个戴贝雷帽的家伙用黑豹劲弩瞄我。用劲弩的不多,戴贝雷帽的也少见,我估摸着八成是特种兵。”
  
      一只鸟在这边说边进行猜测分析,这简直已经可以用成精了来形容。
  
      李寻沉默了一会儿,点头说知道了。弹了弹小宝的脑袋瓜儿,笑道:“你下次飞高点,否则哪天真让人打下来了。”
  
      小宝将烟头吐掉,拍着翅膀冷笑:“那我倒要看看哪个有这么大的胆子,不,说错了,我倒要看看哪个有这么大的本事。”
  
      李寻也没再说什么,指了指厨房:“给你留了饭,去吃吧。”
  
      “噗噗噗”
  
      八哥也没再说什么,挥着翅膀去吃中午饭了。
  
      看着正午的窗外,李寻面色有些阴沉不定。躲了八年清净,八年没人找得到我,现在找到了,我终究还是金盆洗不了手么?
  
      李寻永远无法忘记八年前的最后一桩买卖,经历了惨绝人寰,看见了什么叫做人间地狱,也经历了情感上撕裂般的痛。
  
      八年前他决定退出,不再插手世间一切奇诡之事,带着小宝隐姓埋名,从南到北,辗转反侧,磨灭一切的行径痕迹,进入了大兴安岭,隐居在了这张家村之中。愿世人再也无法找到自己。
  
      可是八年后,却再次被人找到。
  
      “这是天意么?”
  
      李寻看着窗外明亮的阳光,喃喃自语。不知不觉间,竟然一行清泪挂在了脸上。这就是因果吧?
  
      “嗡——”
  
      一阵狂暴的发动机轰鸣声传来,外边响起了嘈杂声。
  
      “寻哥,城里来人找你耶。”
  
      “寻哥哥,好多车噢。都是有钱人。”
  
      “你快出来吧李寻,好多人来找你了。”
  
      “……”
  
      不一会儿,村民们在门外开始吆喝了起来,那模样兴奋的好像是来找他们的一样。
  
      这张家村挺穷的,留在村里的只有老人和小孩儿,很多都一辈子没进过城。这应该是他们大多数人,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车,而且是这么多的豪车。
  
      打头的那辆,也就是小宝说的挂WJ牌照的越野,是一辆路虎揽胜,后边七辆清一色的都是JEEP大切诺基。
  
      这一个个方头方脑的钢铁怪物,出现在这大兴安岭的穷乡僻壤,带来的视觉震撼力不是一般的强大。
  
      整个张家村的人都出来了,站的远远的看着那八辆车,不敢过去,也舍不得走。
  
      打头的那辆揽胜打开车门,从中走出两个人来。一个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是女人。
  
      一位漂亮女人。
  
      这个女人穿一身黑色运动服,带了个黑光眼镜,模样秀丽。张家村的村民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就觉得眼睛珠子都挪不动了。
  
      中年男人满脸的不耐烦,说:“干嘛绕这么大一圈儿,跑到这里来找人?到底找谁你们也不给个准信,名字一说,我派几个民警过来把他传唤过去不就行了吗。还非要大费周折,让我们亲自跑一趟。”
  
      那女人笑着开口:“刘局长,其实你可以不用来的。”
  
      刘局长干笑一声:“我也就是抱怨抱怨。”
  
      女人没有理会他了,转头对那七辆大切诺基打了个手势说:“都在车里等吧。”
  
      言罢,刚要打开的车门,又关合上了。
  
      走到村民跟前,笑颜如花,摸了摸一个孩子的脑袋,那女人问道:“姐姐问你个人,有个叫李寻的住哪儿啊?”
  
      那孩子擦了把掉在嘴边的鼻涕,憨憨的用手指着村子角落的一座土房。
  
      女人说了声谢,径直向土房走去,眼神之中有一丝好奇,也有一些紧张。她得到上级的命令之后,从曾经接触过那个男人的同事口里得知了他的事迹,又多方打听过那个男人,想要了解更多关于他的信息。
  
      可是越了解,越让人心惊胆寒。没见过真人之前,她不知道那是真的还是假的。
  
      “咚咚咚”。
  
      终于,女人走到了土房前,轻轻扣响了腐朽的木门。
  
      没有动静。
  
      “咚咚咚”。
  
      女人平静的继续敲门。
  
      仍然没有反应。
  
      这时,那刘局长彻底生气了,大骂一声:“让老子吃闭门羹?”说着,抬起脚就要踹门了。
  
      女人面色狂变,根本来不及说什么,只是快速的提起右腿,脚尖成勾,后发先至以极快的速度点在了刘局长的膝弯之中。
  
      “啊!”
  
      刘局长只觉得整条腿都麻了,痛的他泪水都喷涌而出,往后一个跟头,抱着腿不住的吸冷气,看向女人的目光没有愤怒,只有惊讶。惊讶的是这个看上去柔弱漂亮的女人,竟然会功夫,而且功夫还不低,那一脚,踹的竟然是他的穴位。
  
      他不敢愤怒,因为这个女人的来头让人胆寒,刘局长只知道,这是省厅的厅长亲自护送到他身边的人。
  
      “吱——”
  
      这时,腐朽的木门打开了,从阴暗中出现一个头发乱糟糟,戴着眼镜儿的一张白净的脸。
  
      正是李寻。
  
      女人的呼吸猛然滞住了,这一瞬间,她就确定了那些传说都是真的,也确定了,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因为这一瞬间,这个男人眼里无形的杀气让人从骨子里发寒,是一种真正的从血海里游出来的人。
  
      “你好。李寻。”女人语气有些颤抖,但是却大大方方的打招呼。
  
      李寻瞥了眼刘局长,平静的道:“进来说吧。”
  
      言罢,转身进屋了。
  
      女人连忙跟着走了进去,看也不看刘局长一眼。
  
      村民们张大嘴巴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这个八年前住进张家村的李寻,越来越神秘了。
  
      刘局长咬咬牙,站起来指着那些村民道:“公安局办事,都走开,别在这里看,小心抓你们。”
  
      村民们一听是公安局,民怕官的思想让他们无比的好奇心瞬间消散,逃也似的跑了。
  
      在山民面前抖了抖威风,刘局长这才咬着牙,用一条腿跳着进了屋,顺手将门关上了。
  
      李寻回到炕上,指了指对面两张凳子:“坐。”
  
      女人摘下黑光眼镜,有些拘谨的坐了下来,连忙开口自我介绍:“我叫许倩云,是国安部第十八局的办公室秘书,上边说您已经退了,可这一次事发突然,还得请您出手。”
  
      李寻点点头,没说话,没表态,甚至没问什么事。
  
      而刘局长却听得面色狂变,惊骇无比的看着许倩云,觉得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他只知道这个女人来头大,却没想到来头竟然这么大。她竟然是国家安全部的人。
  
      还有一点,也让刘局长心惊胆战。他所知道的国安部,里边只有第一局到第十七局。分别负责国内、国外针对间谍、破坏分子的侦破工作。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个第十八局,要不是厅长陪着她来,刘局长甚至要怀疑许倩云是骗子了。
  
      但她是真的,不是骗子,这问题就大了去了。说明竟然有一个神秘的,隐藏起来的组织不为人知。这个发现,让刘局长觉得走这么多山路,也值了。
  
      李寻不说话,许倩云也不敢继续说话了。只是一双美眸,好奇而又紧张的打量着他。
  
      刘局长不耐烦了,但是不敢表现出来。在他心里觉得,眼前这小子一身土里土气的打扮,显然就是山里的土包子嘛。他知道什么是国安部么?这国安部也是,找人专门在山里来找。
  
      这时,小宝从厨房里飞了过来,站在李寻肩膀上好奇的打量着许倩云两人。张嘴清亮的说:“你好。”
  
      刘局长眉头一挑,笑道:“这鸟不错。”
  
      “你好。”
  
      刘局长哈哈大笑,也说了句:“你好。唉嗨,这鸟还挺有意思的。你好,你好,还会说别的么?”
  
      “你好。”
  
      小宝重复的说。
  
      许倩云没有上去逗弄八哥,只是连忙站了起来,从包里掏出一包还未拆包的软中华,抽出一根递了上去,紧张的道:
  
      “宝爷抽烟。闻听您平生只好烟酒,烟只抽软中华,酒只喝飞天茅台,我来的匆匆,买不到正宗的飞天茅台,还请见谅。”
  
      李寻愣了愣,奇异的看向许倩云。
  
      八哥也愣住了,转过头用黑漆漆的眼珠子瞅着许倩云,不看那只香烟,只是看着双手保持递烟动作的她。
  
      刘局长也惊呆了,心道许倩云是不是疯了?进山之前她下车买烟,自己还以为她会抽烟呢,没想到竟然是专门买烟给这只鸟抽?搞没搞错,这只是一只鸟啊。
  
      然而,让刘局长更惊悚的还在后边。
  
      沉默压抑的气氛中,却见这只只会说你好的八哥忽然开口,语气有些沙哑,有些阴沉:
  
      “你,调查过我?”
  
      刘局长两眼珠子瞪得溜圆,像是见了鬼一样盯着这只八哥,我的个妈呀,这是鸟么?这完全是个人啊。
  
      许倩云连忙说:“不敢不敢,只是八年前宝爷给我的同事们留下了太多印象,留下了太多的传说和英雄故事。我想不知道都难,时至八年后的如今,茶余饭后还总是听见同事们拿宝爷的事情吹嘘。得知我要来找李先生还有您,都特意嘱咐我一定要伺候好宝爷。”
  
      李寻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轻声道:“人家给你发烟呢,不接多没礼貌。”
  
      小宝的声音又恢复了那清亮,嘴巴叼过来香烟,说:“你很会说话。”
  
      许倩云连忙用打火机帮小宝把烟点燃,心中松了一口气,同事给她说过,只要搞定了这只鸟,就差不多搞定了李寻。
  
      刘局长看着熟练的抽烟、弹烟灰的八哥,觉得世界观瞬间崩毁了,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这真的是鸟么?”
  
      没人理他,但刘局长却收起了那轻视的表情,他知道,也许自己将要见到的事儿,会彻底颠覆自己的认知。
  
      之前,他只知道,要来这里找一个猎人。
  
      可是却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他所知道的那种猎人。

第二章 价格和老规矩


李寻将小宝取下来扔在炕上,坐直了身子:“说事儿吧。”
  
      许倩云不敢卖关子,连忙道:“事情是这样的,就在这大兴安岭深山中,还有一个村庄,叫沟渠村,离这里差不多有八百多公里的距离。前段时间有一队驴友偶然到访沟渠村,发现这深山里的村子一个人影都没有,有些屋子里的灶台上还摆着晚饭,但是全村所有人都好像是突然失踪了一样。”
  
      李寻听得一愣,也在大兴安岭?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事儿倒是奇了,全村人瞬间蒸发?
  
      许倩云继续道:“那些驴友报了案,派出所去了,经过严密勘察,在离沟渠村二十里的山沟里,发现了一具腐烂的尸体。那尸体上有胃液,是被吃进肚子里消化过的。不知道为什么,又被吐了出来。”
  
      刘局长呢喃一声:“沟渠村?”
  
      接着惊呼道:“这是我的下辖啊,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呢?有人被吃了?不对啊,如果是派出所发现的,那我咋不知道这件事儿呢?”
  
      许倩云呵呵笑道:“这种事,是我们国安部直接插手的,刘局长知道与不知道都无所谓。你的任务,只是带领我们在你的辖下进行辅助工作。”
  
      刘局长脸一红,呐呐无语,听明白了,人家话里的意思其实就是:你级别不够。
  
      李寻心中有了些思量,开口问道:“被消化过,又吐出来的人?这种吃法,应该是蛇类吧?只有蟒蛇,才会这么直接把食物吞下去,靠胃液消化。”
  
      许倩云连忙点头:“对,李先生,我们在沟渠村的草丛里,还发现了一把土枪。那土枪上有硝的气味,说明这枪丢弃在这里之前放过一枪。不仅如此,我们还在一户人家的房顶上,发现了一根獠牙。獠牙上化验出了硝的成分,所以可以确定,应该是村民用土枪打了那怪物,崩断了它一根牙。”
  
      李寻站了起来,沉声道:“在哪发现的牙?”
  
      “房顶上。”
  
      李寻瞪大了眼睛:“房顶?这么说来,那畜生的脑袋,有房子那么高,才可能把牙掉在房顶上?如果说造成全村失踪的是一条蟒蛇的话,那么这条蟒蛇立起来,岂不是随随便便能把脑袋超过房顶?”
  
      刘局长也惊呆了,呐呐的看着李寻和许倩云,只觉得听的是天方夜谭。这怎么可能呢?一条蟒蛇竟然能造成全村人瞬间失踪,被打断一根牙,不是掉在地上,而是掉在房顶上?
  
      小宝这时也惊讶的飞了起来,落在许倩云的肩膀上,语气竟然有些激动:“姑娘,说话可不能夸大事实哦。那牙带了没,让寻哥看看。”
  
      许倩云连忙点点头,掏出电话拨了出去,片刻后接通,只说了一句话:“李先生要看东西,你拿进来。”
  
      挂断了电话,许倩云说道:“马上送来。”转过头,又看向刘局长:“刘局长,希望你就算喝醉了,也不要把今天听见的当做谈资。”
  
      刘局长连忙点头说不会不会,心中却大呼庆幸,本来这么隐秘的事儿自己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但是许倩云还让自己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组织上记挂着自己呢。
  
      “咚咚咚”。
  
      片刻后,敲门声响起,小宝喊:“进来。”
  
      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迷彩T恤,带贝雷帽的青年走了进来。这青年约莫三十岁出头,脸型刀削斧刻般冷酷无比,他手中提着一个旅行箱。
  
      青年一进门就盯着李寻看,眼中颇有敌意,是一种想要较量较量的敌意。
  
      李寻无视这敌意,扬了扬头:“打开看看。”
  
      青年没有打开,只是自顾说道:“我是东北虎特种大队的队长,我叫林青山。听闻李先生身手高强,是奇人异士,有机会比试比试。”
  
      李寻呵呵一笑,也不以为意,早已习惯了军伍之人那种不服输的性格,只是继续道:“打开吧。”
  
      林青山也不再废话了,将旅行箱放在地上,‘咔’的一声,将其打了开来。
  
      箱子之中,安静的躺着一根惨白的獠牙,獠牙之上挂着血丝,看起来可怖狰狞。
  
      刘局长看了一眼这獠牙,便妈呀怪叫一声,吓得汗毛都立了起来。
  
      李寻也惊异了起来,他从未见过这么长的獠牙。这根獠牙,有一个成年人的胳膊那么长,不是小臂,而是从指尖到肩膀。近乎一米!
  
      什么样的怪物,竟然有近乎一米的獠牙啊?这太让人不可置信了。
  
      小宝跳到箱子里,用黄色的喙在獠牙上啄了啄,看向李寻说:“寻哥,你觉得眼熟么?”
  
      李寻皱了皱眉头,眼熟?
  
      走上近前,将那獠牙抓在手里颠了颠,脑海之中猛地闪过一道电光,惊呼一声:“是它!”
  
      它?
  
      许倩云三人都是一愣,它是谁?李寻曾经见过?
  
      林青山正待发问,李寻却又面色恢复如常了,老神在在的往炕上一坐:“开价吧。”
  
      刘局长纳闷无比,开价?开什么价?难道国安部找他帮忙,还要给他钱不成?
  
      许倩云显然是知道规矩的,当即报出一个数字,这个数字让刘局长吓得腿一软,差点跪在了地上。
  
      “李先生,上头给的数字是七百万,活的。必须要活的,这个发现实在是……”许倩云还没有说完,李寻开口打断了:
  
      “不可能。一千五百万,活的。一千万,死的。老规矩,先款后出手。”
  
      “这……”
  
      许倩云为难不已:“我要打电话请示一下。”
  
      “去吧。”
  
      许倩云也没耽误,直接拿着手机,边拨号边走了出去。
  
      这粗暴的讨价还价的方式,不仅让刘局长傻了,也让林青山傻了。
  
      刘局长只知道是来找一个猎人出手,但是打死他也想不到,这个猎人竟然会如此值钱。这是个什么猎人啊,开口价都是千万级别的?
  
      林青山也傻了,他只以为上边派自己来,是找个有点能力的猎人做向导,然后他带兵出手呢。根本就没想到,原来主角不是他,而是眼前这个穿着解放鞋,戴个眼镜像是乡村教师,又像是村干部的青年。
  
      感情说了半天,是自己带兵,辅助这个叫李寻的家伙出手啊。是辅助。
  
      必须是辅助啊,一千万?钱是大风刮来的啊?
  
      就算是电视里演的那恶魔猎人,也值不到这么多钱啊。而且一千万还是死的,活的要一千五百万呢。
  
      他何德何能啊,就看了一眼这獠牙,直接就敢开口要一千多万?这他娘挣钱也太快了吧,这是什么猎人?叫他出手,还倒不如派一架黑鹰直升机呢,一发炮弹才几万块。虽然不保证死活,可却远比他出手要便宜的多吧?
  
      难道说,眼前这个人,出手一次,比派个部队去剿灭还要重要?
  
      不一会儿,许倩云走了进来,说:“领导说了,活的一千四百万,死的九百万。这是底线。你点点头,你瑞士银行的那张卡下一秒就会多出一千四百万。你摇摇头,我们二话不说就走。”
  
      李寻和国安部的合作从来都是这样直接、愉快,没有说是先付定金一说。从来都是全款直接打进去,事后多退少补。
  
      林青山和刘局长彻底惊呆了,两人紧张无比的看着李寻,觉得大气都不敢喘了。本以为李寻是不知好歹,一个深山里的猎人,开口价竟然上千万。不是上千,是上千万啊。
  
      结果没想到,上级领导竟然同意了!同意了!
  
      不知道,这李寻会不会拒绝呢?他们都紧张了起来。
  
      李寻沉默了一会儿,道:“这个价我接受,但是有一个要求。如果是死的,我要它的筋。如果是活的,我要揭它一片鳞。”
  
      许倩云都要哭了,委屈道:“我再请示一下。”
  
      林青山这冷酷的军官要崩溃了,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刘局长都要跪了,眼巴巴的看着李寻,心想着,这到底什么世道啊。这是一个什么猎人啊,挣钱竟然这么麻利,一千多万,在他嘴里就跟一两千块一样。弄得刘局长甚至想当场磕头拜师,也学学做猎人了。
  
      又过了一会儿,许倩云说:“我们领导说,还是你说的那样。活的一千五百万,死的一千万。那蛇的一根筋,一百万是买不到的……”
  
      李寻呵呵一笑,站起身来,道:“成交。”
  
      这就成交了?
  
      林青山张大嘴巴看着李寻,又看看许倩云,觉得这一切简直就跟做梦似的。
  
      刘局长满脸痛苦,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痛苦。就跟那钱,好像是他出的一样。
  
      心中呐喊,谁能告诉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猎人啊。

想要看更多,请搜索《都市猎人》

QQ阅读提供

帮点个赞,攒人品,说不定你就会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嘿嘿,是不是有点小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