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自然》杂志为何要登科幻小说

环球 2018-09-13 14:14:27



 本文最初发表于 2016年8月24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7期




国际著名科技期刊、英国《自然》杂志在中国人看来特别神气。我看央视《新闻联播》,介绍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其中提到她的一项成就,就是论文在《自然》上发表了。


英国《自然》杂志创刊于1869年,其办刊宗旨是“将科学发现的重要结果介绍给公众,让公众尽早知道全世界自然知识的每一分支中取得的所有进展”。它是一份极其严肃的、高大上的“世界顶级科学杂志”。许多,或者说大部分震惊世界的科学发现,首次面世都是以研究成果的形式发表在《自然》上面的,比如DNA双螺旋结构、激光原理、中子发现——但它为什么要刊登科幻小说呢?


科学是实验性的,反映真实世界的,而小说是虚构的、想像的,可以不直接关系实际,更何况还是科幻小说,描写的是并不存在的未来。在中国,我听说不少科学家反对科幻小说。而且长久以来,科幻小说在中国人心目中地位很低,被视为儿童读物。因此很难想像,《自然》杂志会和科幻牵扯在一起,但事实偏偏就是这样。




《〈自然〉杂志科幻小说选集》中译本,收录了2007年之前发表在《自然》上的66篇科幻小说。事实上,英文原版是100篇,但译者江晓原和穆蕴秋没能拿到其余34篇的版权。


《〈自然〉杂志科幻小说选集》是由《自然》杂志的工作人员亨利·吉编辑出版的。


虽然科幻进入中国100多年了,中国现在每年出版100多种科幻书籍,但这部书在我看来,的确是独一无二的。它简直就是一部奇书。


在导读中,我看到了《自然》收纳科幻小说的两个理由:


一是与英国科幻大师、有“科幻界莎士比亚”之称的赫·吉·威尔斯有关。威尔斯与《自然》有很深的个人渊源,是杂志的长约作者,该杂志发表了总共66篇与威尔斯相关的文章,有26篇是威尔斯本人署名发表的,涉及生理学、心理学、人类学、通灵术等。另外,《自然》还发表了许多文章对威尔斯的包括科幻小说在内的著作进行评论。因此,发表科幻小说,可视为向这位大师致敬。有意思的是,威尔斯常常对科学作出批判。


二是出于一种看起来很简单、很不可思议的原因。在亨利·吉以科幻方式写的前言《怀念未来》中,介绍了《自然》的历史。原来,它是由一个名叫麦克米伦的家族赞助的。《自然》的成功,与它从成立之初便一直保持着宽松愉快的氛围有关。吉说:“这种氛围鼓励进行新的尝试:纯粹为了好玩。”


因此,在1999年11月4日——杂志130岁生日之际,开设了“未来”专栏,专门发表“好玩”的短篇科幻小说。开篇之作是英国科幻大师阿瑟·克拉克的作品。读者的热烈反响让编辑始料不及。许多人成了专栏的铁杆粉丝。有一些作品被收入年度最佳科幻作品集。科幻作家、科学家都为之写稿,它还发表过一个11岁小女孩的作品,其父是一位科学家。


亨利·吉在这篇前言中,多次提到“好玩”、“有趣”、“充满乐趣”、“超脱的娱乐精神”等词语。他还提到了另一点,就是领导的支持。他向《自然》杂志主编菲利普·坎贝尔致谢,称“他允许我开设并主持‘未来’专栏的胆识着实令人敬佩。”他特别说,“关于这一点,我想也应该归结于《自然》的精神:勇敢探索前人未至的领域。”


从《自然》对科幻作品主题和内容的选择看,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的幽默,有的严肃,有的荒诞,有的神奇。脑洞大开,根本没有什么禁忌和拘束。


我想,会不会,这正是科学发现的真正动力呢?归根到底是一种好奇心。《自然》杂志从一个侧面,大概回答了钱学森提出的那个难题——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自然》的包容和开放也很让人感慨。在科幻电影《地心引力》上映时,这个杂志居然还发表影评。中国也有一本《自然杂志》,是国家核心期刊,但我没有听说上面刊登科幻小说的。





监制 | 刘洪,责任编辑 | 明昊实习编辑 | 薛钰涵、高照,文 | 韩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