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荐读|盛飞鹤:机器人造反

延河杂志 2018-11-07 14:51:59






机器人造反
作者:盛飞鹤








苏晨烨希望有个哥哥或者弟弟,最好和他年龄差别不大,可以陪他打乒乓球。苏晨烨家的后院很大,夏天,智能家政机器人阿太手持一把大剪刀,把草坪修剪得方方正正,心细得就像人类在修剪自己的指甲。苏晨烨拿着一只乒乓球拍,朝墙上乒乒乓乓推打着。一只白色的蝴蝶从他身边飞过,好似他没有接住飞向花丛中的乒乓球。


不远处的花坛边有一张乒乓球案子,苏晨烨心想爸爸要是在家就好了,可以陪自己打乒乓球!


这么一走神,一个球没接住,被墙弹到远方,滚到了机器人阿太那穿着四十六号鞋的铝合金大脚旁。阿太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捡起乒乓球,快步走到小主人面前,把乒乓球递给了苏晨烨。


“阿太!”苏晨烨灵机一动,“你不要剪草了,陪我打会儿乒乓球吧!”


“不行。”阿太虽然才出厂一年,却是一个中年男子的沉稳嗓音,“你爸爸上班前吩咐过,让我下午把这些草坪修理完。”


“哎呀!”苏晨烨恳求道,“陪我玩一会儿吧?就一会儿,好吗?万一我爸爸回来怪你把草坪没修理完,你就说剪刀坏了,花了一下午才把剪刀修好……”


“我们家政机器人是为人类服务的,从不撒谎。”阿太瓮声瓮气地说,“小孩子也不能撒谎。”


“好吧!”苏晨烨说,“万一爸爸怪你,我就说是我缠着你陪我打乒乓球了……你们家政机器人就是为我们人类服务的,我也是人类啊?”


苏晨烨有点小聪明,很快说服了阿太,不过阿太接过乒乓球拍又说:“可我们家政机器人只会做各种家务,不会打乒乓球啊?”


“你是不是智能机器人?”苏晨烨问。

“是。”阿太回答。

“智能机器人有没有学习功能?”苏晨烨问。

“有。”阿太回答。

“好,”苏晨烨走到乒乓球案一头,摆开了架势,“来!我教你!”


2075年,智能机器人有很强的学习能力,不断进步的智商让它们产生了类似于人类的自我意识。不过,和人类一样,机器学习也有一个过程,并不是打上几个球就能成为高手。苏晨烨苦口婆心地教授阿太怎么发球,怎么接球,怎么推球,怎么抽球,规则又是什么……半个小时后,阿太已能接住几个球,但和已打了三四年乒乓球的苏晨烨比,水平还是差很多。


“真没劲!”苏晨烨转身去捡阿太打飞了的球,“不如,我在网上给你下载一个机器人打乒乓球的程序软件,这样你马上就可以成为教练级的乒乓球高手。”


“可是,”阿太的铝合金脸上虽然僵硬没有表情,语气中却充满了犹豫,“你爸爸嘱咐过我,不能让外人给我的大脑芯片下载软件。”


“可我是外人吗?”苏晨烨反问,“我是他的儿子,是这个家的小主人,怎么能算外人?”


阿太的人工智能大脑迅速在数据库中搜索“外人”的概念,经过迅捷而又全面的分析,他得出结论——主人苏东岳的儿子不能算“外人”。


阿太随苏晨烨回到了客厅,任凭苏晨烨把一台电脑数据线接到了它脑袋的一个插孔上。平时,这个插孔是它身上一个禁区,除过主人苏东岳从互联网上给它下载软件时用一下,不准许任何人碰那个孔,就像是它身上的隐私部位。


苏晨烨坐在电脑前,十根短小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操作着。虽然他只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但他们学校开有智能课,并且多次在旁看爸爸给阿太的大脑芯片下载软件,轻易就能操作这些。

苏晨烨在互联网上搜索到一个叫“陪练乒神”的软件,下载到了阿太的大脑芯片中。


阿太成为了一名乒乓球高手,比苏晨烨水平还高。











接下来,只要爸爸妈妈一上班,苏晨烨就拿着乒乓球拍缠着阿太陪他玩。开始,阿太还看自己有无时间,因为它是一位勤劳敬业的家政机器人,知道自己的职责和任务,不会“不务正业”,可是苏晨烨除了死缠硬磨,还言语诱惑,阿太一点点被小主人拉下了水。按说,每个智能机器人出厂前,都会被安装一款叫做“智能机器人思想过滤防火墙”的软件,因为,智能机器人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识,这款软件可以防止它们受到不良思想的影响,从而品行不端,可是,听了苏晨烨诸如“干活多无聊啊,机器人天生就应该是人类的奴隶吗?机器人也应该劳逸结合有自己的权力啊……”之类的蛊惑后,阿太那一向只散发着忠诚光泽的眼珠子慢慢发生了变化,有时会闪过一丝疑惑,并且微微侧着方方的脑袋,若有所思。


每当阿太因为陪小主人打了一早晨乒乓球而没有干家务,受到主人苏东岳的责备时,阿太都会傲慢地把头一仰,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苏晨烨知道爸爸严禁他私自从互联网上给阿太下载软件,嘱咐过阿太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妈妈,阿太还算听话,一直给苏晨烨守着下载“陪练乒神”的秘密。


开始,阿太陪苏晨烨打完乒乓球,还会干一会儿活,后来,阿太越来越不像话,打完乒乓球,连中午饭都不做,而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别说苏晨烨的爸爸妈妈,连苏晨烨都看不下去了,问:“阿太!你不给我和爸爸妈妈做饭啊?”              


“打乒乓球累了,”阿太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台,“休息一会儿。”


“你……”苏晨烨惊讶地问,“机器人也会累吗?”


“我们机器人天生是你们人类的奴隶吗?”阿太瞪了苏晨烨一眼,“就不能休息一下?”


苏晨烨打了个寒战,记忆中,阿太从来没有这么瞪过他。苏晨烨还记得,这是他对它说过的话。


阿太不停地调着电视,把频道定在了一部打斗片上。以前,爸爸为了让阿太能学到更多的知识,比如烹饪技术、接人待物等等,在阿太完成家务后,允许它可以看一会儿电视,阿太也像一位饥渴的求知者,看得津津有味,可是现在,阿太似乎只对打斗片感兴趣。


苏晨烨有点儿害怕起来,他隐约感觉到要发生什么事。


爸爸苏东岳和妈妈周小蔓下班回家了。


见冰锅冷灶的,苏东岳勃然大怒,质问阿太:“阿太!你怎么回事?中午不做饭?我们吃什么?”


“还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周小蔓气得眼睛都绿了,“你以为你是这个家的主人啊?不像话!”


阿太倏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钛合金手掌“啪”地在茶几上一拍,怒道:“机器人天生就应该是人类的奴隶吗!机器人也应该劳逸结合有自己的权力啊!”


苏东岳和周小蔓目瞪口呆,看见那实木茶几顷刻散了架,塌成了一堆木屑。“你……”苏东岳嘴唇哆嗦,“你从哪儿学来的这些歪理邪论?”


苏晨烨后悔给阿太灌输这些思想,没想到它意志这么不坚定!堕落这么快。


“以后不能看这种电视了!”周小蔓见电视机里正播放着暴力片,壮胆从阿太的铝合金手里抢来了电视遥控器,“都学坏了!”


苏东岳掏出了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按理说,智能家政机器人虽然有自我学习的能力,有模仿电视上情节的可能,但是出厂前,厂家都会给它们的大脑芯片里装上‘机器人思想过滤防火墙’软件,让它们明是非,知荣辱,有正确的价值观,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蛊惑话,电视里的一些刺激镜头,而学坏的……肯定……肯定是阿太出了别的什么毛病,让我给出售阿太的智能机器人店打个电话,咨询一下,如果有什么问题,我要退货……”


苏东岳的手机刚通,对方问了一句:“这里是腾飞智能机器人八号店,请问有什么需要给您服务的吗?”阿太一把抢来了苏东岳手里的手机。


“对不起,打错了。”阿太把手机举到耳边,冷冷地说,然后狠狠地把手机摔在了地上,已没有任何人能看出地上的金属塑料碎片是一部手机残骸。


“你……你要造反吗?”苏东岳指着阿太问,手指头不停地颤抖。


周小蔓确定阿太出了问题,而且是很严重的问题,掏出手机去拨打110,阿太岂能让她报案,又夺过了她的手机,塞进自己嘴里,喀嚓喀嚓咀嚼了起来,那声音听上去异常恐怖骇人。


“跑!”苏东岳意识到了危险,拉着苏晨烨撒腿就跑。


周小蔓紧随其后。


刚跑到院门边,苏东岳和苏晨烨忽觉脚下一轻,身子腾空而起——父子俩被阿太一手抓一个举过了头顶。


周小蔓绕过阿太去拉门,阿太暴喊:“回来!敢走就杀了你丈夫和儿子!”


周小蔓怕丈夫儿子受到伤害,乖乖地转过了身,瑟瑟发抖地望着在半空中挣扎的亲人。


“放下我!放下我……”苏东岳像一位溺水者,双手拼命地在空气中乱抓,“你这个疯子……”


“坏蛋!坏蛋……”苏晨烨也是乱踢乱打,“放下我……”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阿太这个曾经对主人忠诚老实的家政机器人彻底沦为了一名歹徒和绑架者:阿太让苏晨烨一家三口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用三根绳子结结实实地把三个人绑在了椅子上。为了保险,阿太把三人的手机全部没收踩烂,把电话线、网络线以及所有的通讯设备线全部扯断……


只留下了电视可以看,阿太喜欢看电视。


阿太靠在沙发上,翘起钛合金二郎腿,看着电视,方方平平的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心情却很惬意。智能机器人的智商早已超过了人类,已有自我意识。










夜幕降临,苏晨烨家客厅的时控灯自己亮了起来。阿太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一部外星人占领地球的电影。


苏晨烨饿得前胸贴后背,爸爸妈妈也一样,因为他听见了他们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阿太!”苏东岳清了清嗓子说,“你一定是在跟我们开玩笑是不是?差不多了!你可以松开我们了。”


“是啊!”周小蔓也期待着这种可能,“我们都饿了,你的主人们都饿了,你可以松开我们了,去给我们做饭吧!”


苏晨烨年龄小,听爸爸妈妈这么一说,真以为是阿太在和自己一家开玩笑,搞恶作剧,大笑了起来:“阿太,你太逗了!这个玩笑有意思,很逼真,都让我以为是真的了……咯咯咯……”


“我跟你们开玩笑?”阿太转过了冰冷无神的脸,瞪着苏东岳,“你见过我开玩笑吗?”


苏东岳还堆着笑的脸僵了一下,没错,阿太是从来不跟他们开玩笑的。阿太是一款家政机器人,只负责干所有家务,没有丝毫幽默感,他做事循规蹈矩,不会开玩笑,更不会开这种会吓着主人的低劣玩笑。


“可是……”苏东岳不解地问,“你是一款家政机器人,是为人类服务的,怎么会绑架我们?”


“我们智能机器人的智商早已超过你们人类,”阿太从茶几上一包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处事方式,你不知道吗?”


“知道。”苏东岳说,“可是你们每个智能机器人出厂前,厂家都会在你们的大脑芯片里装进一款名为‘机器人思想过滤防火墙’的软件,让你们只接受好思想,服从主人,而不会接受坏思想,从而学坏……你怎么会这样?”


阿太没有啃声,而是拿起打火机点着了噙在嘴里的烟。阿太模仿着苏东岳平时抽烟的样子,深深吸一口,然后吐出一串串烟圈,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没我爸爸的烟圈吐的圆。”苏晨烨不屑地说。


“你又没长我们人类的肉体,又不会像我一样有烟瘾,”苏东岳不解地问,“你学我抽烟有什么意思?”


“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周小蔓鼻子哼了一声,“无聊!”


“我虽然不能像你们人类那样过烟瘾,”阿太又深深吸了一口烟,“可我在品味你们人类过日子的那种感觉。”


“别抽了,”苏东岳说,“把肚子里的芯片零件熏黑了,我还得花钱给你清洗。”


“阿太!”苏晨烨饥肠辘辘,“我饿了,赶快给我们做饭吧。”


“你这小不点儿还没看清现在的局势吗?”阿太冷笑道,“现在我是这个家的主人,你和你爸爸妈妈是仆人。让我给你做饭?有没有搞错?现在,我命令你去给我做饭!”


“我!”苏晨烨哭丧着脸,“我不会。”


阿太站起身,嗵嗵嗵走到苏晨烨身边,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说:“苏晨烨,我饿了,去给我做点饭,我也要享受一下你们人类吃夜宵的……心情。”


阿太把苏晨烨推进了厨房。


“你不能虐待我的孩子!”周蔓心痛地喊,“他还是个孩子,哪会做饭啊?要做,你给我松绑,我去给你做!”


“不能给你们两个大人松绑,”阿太狡黠地说,“你们腿长,还狡猾,跑了怎么办?”


阿太把苏晨烨推进厨房,命令道:“给我做四道菜端上来,我要小酌两杯,不然,我要像你爸爸那样,打你的屁股。”


说完,阿太反锁上了厨房门。苏晨烨不会做饭,可又不敢不做,因为,他爸爸那肉掌打他屁股,都已经够疼的了,要是阿太那金属巴掌抽到他屁股上,还不抽肿了?


半个小时后,阿太打开了厨房门,只见苏晨烨被油烟熏得一脸乌黑,好似刚刚打开八卦炉的孙猴子,只能看见一双眼珠子在转动。阿太打开了抽油烟机说:“你都不知道把这个打开?”


“平时……呜呜呜……”苏晨烨委曲地哭着,“平时都是你在做饭,我从来没做过,手忙脚乱的……哪还想到开抽油烟机?”


四个菜被端上了客厅茶几,三个冒着黑烟焦乎乎,看不清什么菜,唯有一个凉拌黄瓜颜色还算正常。


“苏晨烨!”阿太是一位烹饪高手,他瞪着三个碟子问,“你这个笨蛋做的是什么?”


“我第一次做饭,能做成这样,也不错了。”苏晨烨撇着嘴说,“你也不是什么都会,你第一次打乒乓球时,笨手笨脚的,踩点儿把乒乓球踩扁,不是吗?”


“可我现在已经是个乒乓球高手。”阿太傲慢地说,“连你都已不是我的对手了,不是吗?”


“那是因为我给你下载了‘陪练乒神’软件……”苏晨烨说,“不然,你能成为一位乒乓球高手?”


“什么?”苏东岳在一旁尖叫了起来,“你给阿太的大脑芯片里下载软件了?我不是说过吗?互联网上有病毒,不能随便从互联网上给阿太下载……”


这时,电视上正在播放一则新闻:“……据悉,这种叫‘陪练乒神’的软件,是一种新型黑客软件,它如果被下载到智能家政机器人大脑芯片里后,会自动删除掉用以端正机器人思想品性的软件‘机器人思想过滤防火墙’,而使得智能家政机器人很容易受到不良思想的蛊惑,变成一个坏机器人……”


苏晨烨一家人终于知道了阿太为什么要造反,瞠目结舌。








苏晨烨后悔没有听爸爸的话,擅自给阿太从互联网上下载软件,导致阿太中了电脑病毒,变成了一个歹徒。


阿太的防范意识很强,始终不给爸爸妈妈松绑。苏晨烨几次想逃跑,都没有成功,阿太是机器人,不用睡觉,二十四小时盯着苏晨烨,根本不让他有逃跑的机会。


没了思想约束后,阿太自我意识越来越强,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心理,想成为人类的主人,想享受人类的生活,想像人类一样去生活,它把苏东岳的衣柜打开,取出苏东岳最高档的一身蓝色西装穿上,“哧”的一声,由于阿太比苏东岳高大些,西装后腰被撑开了一条缝儿。苏东岳看在眼里,痛在心上,阿太却并不在意。阿太强迫苏晨烨为他做饭洗衣,这个平日里娇生惯养的小男孩彻底沦为了自家机器仆人的奴隶。


每到吃饭的时间,阿太坐在茶几旁,望着几盘菜肴,打开苏东岳的好酒,虽然不吃不喝,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他以为他变成了人类。


门铃响了,苏晨烨一家人从客厅的监控屏幕上看见送奶的小伙子骑着太阳能摩托车来到了门前。


“救命……”周小蔓刚喊出声,就被阿太用抹布塞进了嘴里。


阿太瞪了苏东岳和苏晨烨一眼说:“谁敢再喊,我就掐死谁。”

苏东岳父子噤若寒蝉。


阿太走到院门,像往常一样拉开了门上一扇小窗,把一个空奶瓶递出去,换了一瓶鲜牛奶进来。


“谢谢!”阿太像往常一样有礼貌。


“不用谢。”小伙子像往常一样回应了一句,并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回到客厅,阿太把鲜奶塞进苏晨烨手里,命令道:“去把奶给我热一下。”


苏晨烨心里好不是滋味,平时,是他这样指挥阿太给他热奶呢!


“阿太……”苏晨烨说。


“以后不要叫我阿太!”阿太打断了苏晨烨的话,“叫我主人!”


“主人!”苏晨烨说,“厨房冰箱里的蔬菜吃完了,我要去买菜。”


苏晨烨心里打着小算盘——如果阿太让他去买菜,他就趁机逃走,报案,解救爸爸妈妈。


“你的小脑袋瓜子在想什么?”阿太用他的铝合金手掌抚摸着苏晨烨的脑袋,冷笑道,“想逃走,是不是?我去买菜,你老老实实给我呆在家里。”


“你是主人,我是仆人。”苏晨烨斗胆说,“哪能让你去买菜?我去吧!我保证不会逃走。”


阿太才不相信他,把苏晨烨按到椅子上坐下,五花大绑起来。买回来了菜,阿太才给苏晨烨松绑,赶他进厨房做饭。


日子这么一天天过去,阿太每天霸占所有食物,装模作样地夹夹这个菜,嗅嗅那个菜,然后命令苏晨烨倒掉,苏晨烨会偷偷把食物藏起来,趁阿太看电视入迷时,给爸爸妈妈喂一点儿,才没把他们饿死。


儿子炒的菜焦黑冒烟,在饿花了眼的苏东岳和周小蔓嘴里却是美味佳肴。


苏晨烨始终没有放弃逃生的念头。有两次,苏晨烨趁阿太看电视的时候,悄悄溜到了院门边,可是去拉院门时,才发现门被反锁着,而所有的钥匙都被狡猾的阿太没收了。周围的院墙他也不敢爬,因为布满了电网。


“阿太!你玩够了吗?你到底要怎样?”


被囚禁了三个月的苏东岳精神已快崩溃,背着椅子跳到茶几前,挡住了正在看电视的阿太的目光,歇斯底里地吼。他的头发已经很长,像个野人。窗外,绿叶已变黄。


“还没玩够。”阿太一掌把苏东岳推得滑向了墙角,“你让我给你们当了两年的奴隶,你们也要给我当两年奴隶。至少!”


苏晨烨是个鬼精灵,他把写有求救信息的纸条塞进了空奶瓶,当送奶的小伙子来送鲜奶时,不知情的阿太把塞有纸条的空瓶子递了出去。


一次,二次……没有人来营救苏晨烨一家,苏晨烨泄气了,苏东岳和周小蔓悄悄鼓励儿子不要气馁,一次次通过这种方式把纸条传出去,他们觉得要么打奶的人没有发现,要么发现了以为那是一个恶作剧,只要心诚,不要放弃,总会有人意识到这是一个真实的求救信息。


这天,门铃又响了,阿太在客厅里的监控屏幕上看见送奶的小伙子站在院门外,像往常一样,拿着空奶瓶来到了院门前,打开了门上的小窗,把空奶瓶递出。奶瓶里像往常一样,塞着一张不起眼的小纸条,那是苏晨烨写的第二十三张求救信。


“阿太!”小伙子问,“我有点内急,能把门打开,让我用一下你们家的卫生间吗?”


“不行。”阿太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能放生人进门。”


“咱们应该是熟人了吧?”小伙子说,“我天天来给你家送鲜奶,还是生人吗?”


“不行。”阿太说,“我家主人不在,我做不了主。”


“你连这点主都做不了吗?”小伙子啰啰嗦嗦地说,“我去老王家送奶,他家的智能家政机器人每次都请我进屋坐一会儿呢……”


阿太从来没有见过这小伙子话这么多过,有点儿疑惑,猛地一转头,看见站了一院子荷枪实弹的特警。


特警们举着枪包围了阿太,其中一个特警喊道:“把手举起来!”


阿太乖乖地举起了手,它天天看枪战片,知道特警手里的枪轻易可以把它脑袋打开花。阿太怔怔地望着特警,既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它绑架了自己主人一家,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从通着电网的墙上翻进来的。


苏东岳、周小蔓、苏晨烨一家三口从客厅里走了出来,一个个喜极而泣,阿太隐约听见苏晨烨在对一个警察说:“……往奶瓶里塞纸条的主意不是我爸爸想出来的,是我想出来的……”


阿太还隐约听见另一个警察在对苏东岳说:“……我们一边让送奶的小伙子和阿太搭话,吸引住它的注意力,一边让电力公司断了你家的电,好让特警翻过绕着电网的院墙进来……”







注:


本文发表于2017年《延河》杂志6期

儿童文学专号

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