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凡1-3

青客生态 2018-12-01 14:03:17

(一)小凡


六月十二号,阴


    走累了坐在河边的椅子上,看看河对面的岸上形形色色的人们,有的在跟小贩讨价还价,有的走进了小店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满意的出来,还有的成双成对从小旅馆走进走出。


    “爸爸,你在看什么呢?”说话的是我的儿子,叫小凡,今年四岁。

    “你觉得爸爸在看什么呢?考考你的眼力。”我摸摸他的头,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儿子陪着我出来散步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觉得你肯定是在看那边书摊上的阿姨,怎么样,我说对了吧。”

    “人小鬼大,你怎么知道我看的就是对面书摊上的阿姨,而不是旁边做饭的阿姨或者那个钓鱼的大叔呢?”

    “因为上一次她不在的时候你没有看对面啊,而且我觉得她一定也在看爸爸呢。”


    我摸摸他的头把他的小手握在手里,嘴上没有说话,但是眼睛确实看着对面书摊上的女孩儿。


    “爸爸爸爸,你还没说我有没有猜对呢,不许耍赖皮。”

    “你当然猜错啦,爸爸看的是那个书摊的老板,喏,就是那个摇着扇子的爷爷,看到了吗?”

    “切~爸爸你骗人,今天晚上一定尿床。”


    我被这机灵的孩子看穿,不由得觉得他更可爱了一分,把他抱起来顶了顶他的脑袋,他也习惯性的在我刚挂了胡须的下巴上蹭个不停。


    “晚上想吃什么好吃的?爸爸带你去。”

    “我想吃麦当劳,大桶的那种。”看到他天真无邪又充满期待的眼神,我不由得捏捏他脸蛋,放下他后拉着他的小手向街角的麦当劳走去。


    他一会儿撒开我的手欢快的跑到我前面去,一会儿又跑回来拉我的手,嘴里一直催促着我快点快点,再不快点就没有位子了。


    “妈妈!是妈妈!”一不留神他撒开我,往一个女人身边跑去,我赶紧去追他,比起怕他走丢,更怕的是他会认错人,给人家带来尴尬。


    “小朋友,你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么可爱,可是阿姨不是你妈妈哦,是不是走丢了啊?你家在哪儿呢?阿姨送你回去好吗?”那个女人蹲在地上拉着小凡的双手,无比温柔,眼神里透露着亲切和喜爱,让我原本紧绷的心瞬间放松了好多。


    “我没有走丢,你就是我妈妈。妈妈,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啊,小凡快想死你了。”说着他哭了出来,也许是我平时对他说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一个四岁的小孩竟然只流泪而没有哭出声响。我赶忙过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他爸爸,真是不好意思麻烦到你了。”同时我蹲下来,抱住小凡:“小凡,不哭了好吗?爸爸在呢,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妈妈就快回来了,咱们先去吃饭,吃完饭爸爸陪你玩儿游戏好吗?”


    说着,我拉着他准备继续走,可是我看到了他看那个女人的眼神,那种坚定的眼神在表达一个很强烈的信号“她是我的妈妈”。同时我也看到了那个女人,也许是出于母性的本能,走了过来拉起小凡另一只手,然后给了我一个善意的笑容。


    麦当劳的店里,小凡吃得很开心,不时的给那个女人递一只鸡翅要么一个蛋挞,而在外人看来这是在正常不过的懂事儿子和自己温柔的妈妈,还有一个一脸幸福的爸爸,和谐的三口之家。


    我的心里一阵的不是滋味,我丢了小凡一直以来所需要的母爱,并且在很长时间里没有做到补偿他的事情。眼前的甜蜜景象在我看来却是另一种苦涩,因为我知道她不可能是小凡的母亲,而我也不可能让她变成我的妻子。


    晚饭过后,我拉着小凡往家走,另一边小凡看起来很害怕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妈妈”再次离开,一直拉着她不肯松手。女人冲着我晃晃手机,示意我打开微信加她好友,我也顺着她的意思打开了微信。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帮你把他送回家吧。”

    “真是不好意思,这样太麻烦你了,还是一会儿我带他走就好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现在从他身边离开对他伤害会有多大吗?他还这么小,经不起。”

    “那真是太麻烦你了,是我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现在还要牵扯到你,抱歉了。”

    “这孩子机灵可爱,我很喜欢,你不用这样自责了。”


    我没有再多说什么,一直走到了离这里不远,跟身边古城景色完全不同的现代居民楼里,家门口我再次表明感谢,并说:“谢谢你送他回来,真的很感谢,改天我做东请你吃饭吧。”


    她却没有什么回应,只是示意我开门。原来她是真的想把小凡送到家里。

    已经是晚上九点钟,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着烟,小凡的卧室里,那个女人跟他在有说有笑的聊着天,不一会儿她出来了。


    “他睡着了,时间不早了,我走啦,有缘再见。”说完拿上自己的包准备开门走,而我才反应过来,明明这是我家,我却没有尽到地主之谊的招待这个陌生的门客。


    “等等,再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心里记得你的好,我想知道你的名字可以吗?”


    “这个给你,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给我,上面没有任何公司的名字,也没有任何关于工作方面的信息,只有一个让我觉得很文艺的名字“杨晓麟”和手机号码以及个人E-mail。


    “等等,我送你。”在我看名片的时候她已经打开门准备出去,不过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关门,微笑着给我摇头。


    坐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平静,我不知道她和小凡之间聊了什么,会不会对这个孩子的生活造成影响。我很担心明天小凡问起的是时候我应该怎么回答,更担心小凡会不会一会儿突然醒过来要妈妈。整夜,我无法入睡。


    可能是吸了太多的烟,精神亢奋的同时伴随着剧烈的眩晕,不知不觉眼前的场景变模糊。我又看到了那片熟悉的沙滩,又回到了那个让我醉生梦死的时间节点。一切都是那么历历在目。


    向薇,和杨晓麟长相身材十分相像的女人,五年前的这个时候,她只身一人开着我留下的那辆很老的切诺基找到了我。去掉了自己一身的倔强与幼稚,成为陪伴我度过那段快乐时光的人。


    我问她,你现在跟我在一起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她说,有一种私奔的快感。


    ……


    “爸爸,爸爸,你不要死,爸爸!”迷茫中我听到小凡急切又悲痛的叫声,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眼前一片白,再努力看清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打着吊针躺在病床上。


    转过头看到小凡眼中带着泪水使劲抓着我的胳膊,他的身高刚刚够得到病床,我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告诉他我没事。很快小凡就停止了哭泣,很开心的抱着旁边一个人的腿大声喊:“太好了,爸爸没死,爸爸没死!”。这时候我才看清,他抱着的那个人正是杨晓麟。


    我想说什么,可喉咙的干痒反倒让我剧烈的咳嗽。杨晓麟赶忙过来拍拍我的后背让我气顺些。跟她一起的还有我的好兄弟周斌,我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先带走小凡,兄弟之间总能瞬间理解对方的意思。


    “小凡,走叔叔带你去买好吃的,顺便咱们给你老爸也买点好吗?”


    “好。”小凡答应的很爽快,看到我没事之后也很开心的跟着周斌出了病房。


    留下我和杨晓麟两个人,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谢谢你…”,“你现在…”我们两个人的话撞到了一起,不过却都理解了对方的意思的笑了。


    “我能问问,为什么你会晕倒吗?”

    “我应该回答你能问不能问呢,还是应该回答你我晕倒的原因呢?”

    “两个都要回答,我现在有时间听你说。”

    “你知道为什么小凡那么认准你是她妈妈吗?”

    “知道。”她回答得很干脆。

    “知道?”我很惊讶,因为我从没有跟她说起过这里面的原因。


    接着她从我钱包里抽出来一张照片,“我也很好奇,这上面看着像我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还有我是不是应该叫你‘陈域’。”


    我只好干笑,笑自己竟然唐突到连名字都没有跟她提起过。接着我开始解释照片上的女人。“她叫向薇,是小凡的妈妈。”


    “这个我猜到了,可是她人呢?”


    “已经去世好久了。”说完这句话,我竟发现我自己情绪上没有什么波动,在以前想到她的时候我总会悲伤,而今天好像这些都释怀了,因为我知道,我应该向前看,为了小凡,我也必须向前看,追求更好的生活。


    “对不起,问到了你的伤心事。”

    “没关系,现在我已经释怀了,人总会生老病死,躲不过的。”


    她开始沉默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几分钟有个电话打进来,她匆匆说了两声,随即跟我说公司有点事情,先走了。


    在病房门口我听到她说:“小凡,好好照顾爸爸哦。”随即周斌和小凡一起进来了,小凡脸上依然挂着愉悦的笑容,手里拿着已经洗好的苹果递给我。刚刚我还在担心他会不会因为杨晓麟离开而失落,现在看来这样的担心没有什么必要。因为毕竟他们相见也就很短的时间,而小凡对自己妈妈的印象也仅仅是照片上的印象而已,实际的感情没有多么深。


    “哟,魂儿都丢了嘿,哥们儿,我说你也单了好久了,差不多就收了吧。”周斌回来之后第一时间打趣我,脸上坏坏的笑容一看也知道没有什么好屁。


    “别扯了,这哪儿跟哪儿啊。”

    “不过说实话,她和那个谁真的很像,连我都差点以为…”他没有说下去,我想他接下来的话应该是“向薇复活了”这类的话。


    终于,在下午,医生过来叮嘱我以后不可以抽烟那么多,尽量戒掉。很带威慑力的告诉我尼古丁中毒是可以致死的。我郑重的点头,说我谨记教诲,然后顺利的出院了。


    回到家中我左思右想,最近这段时间可能让小凡一直呆在我身边不太合适。晚上的时候我直接给我称呼为“嫂子”的周斌媳妇儿打电话,问她愿不愿意带小凡一段时间,恰好小凡和她的女儿也在同一所幼儿园上学,很多时候都是她帮忙接送两个孩子,小凡对他一家的环境也很喜欢。没有费什么劲,倩倩告诉我明天就接他过来。


    随后我又给周斌打电话过去,告诉他这个喜讯。没想到他非要作为交换来我这边住几天,我在电话里就听到了倩倩不满的声音,“陈域是不是又在跟你策划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告诉你啊,别以为跑远了老娘就管不了你了。”


    ……


    第二天周斌一家人齐整整的来到我家,气势汹汹,两个孩子几乎把家翻了个底朝天,可我并不介意这样,反而觉得这是一种享受,因为至少这个时候小凡是真的快乐。过不久,倩倩带着两个孩子走了,剩下了我和周斌两个“孤独”的男人。


    我拿来两瓶啤酒放桌上,周斌摇摇头到冰箱里把剩下的六瓶全都拿了出来,在第一时间把所有的瓶盖启开。


    “靠,你今天是要害死我啊,喝这么多。”

    “嘿,怂啦?”

    “你才怂。”


    说完两个人正式杠上了,连着干了两瓶,再接着都葛优躺一样的倒在沙发上。倒不是因为酒有多醉人,只是喝的有点撑。


    “我说,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该放下的也都放下了,差不多得了呗,弄得自己多么守身如玉似得,给谁看啊。”四年以来,我从来没有找过其他的女人,也基本上就是呆在家里写东西,有事的时候出去看看没事的时候也都是找朋友聊聊天喝喝酒,日子过得很平凡,也相当无趣。


    “来我这里白吃白喝,还来挖苦我,好意思吗你。”

    “哥们儿在家里抽不得烟,喝不得酒,还不能来你这儿放松一下了?”

    “呦,妻管严啊,看这样子是刚出狱,在牢里的改造还不够彻底啊。”

    “老子乐在其中,你管得着吗。”周斌婚后的幸福生活我是看在眼里,当时他们两个人经历了三年的爱情拉扯,也终于修成正果。说实话,我很羡慕。


    不知不觉间,桌上的酒已经喝完了。我是自由职业者,平时生活的很懒散,这样无所事事已经习惯了,还给这种生活起了一个很文雅的名字叫“享受生命的折腾”。相比之下,周斌没有这么轻松,他开着青年旅舍,平时很多事情都要亲自打理,而我也只是在他青年旅舍里投了25%的股,却从来没有做过一件除了分红之外的事情。


    “还没问你呢,那本小说写的怎么样了?”

    “完稿了,等着付钱呢。”


    “那这下你的心事应该了了吧。”他所说的心事,是因为我那本小说的原型正是我和向薇的生活往事。被他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那本小说的完稿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解脱后的我也有理由去看看我们两个人合资开的那间叫做“迎风蔷薇”的旅馆了。


    “走吧,今天没事,去旅馆看看。”

    “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去过几次,今天还主动要求去,受什么刺激了。”

    “我还没有权利看看我投资的旅社发展的怎么样吗?”

    “走走走,早等着这一天了。”


    上一次去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前了,而上上次去就是它开业的时候。


(二)迎风蔷薇


六月十五日,晴


    走进这条平时总会避开的小巷,在丁字路口的那边就是那家“迎风蔷薇”青年旅舍。我没有想到,短短两年时间他已经发展的很大了,完全算得上是这条街的标志型建筑。看到这里,我没有后悔当年倾尽所有和周斌买下这块地方。就目前的地价来看,它的价值已经翻了五倍,当年投资的三十多万现在也变成了一百多万。


    这几年旅游业的兴起让我赚到了一套房,过上了安定的生活,如果仅靠我自己写书或者是做别的事情,完全没有办法支撑我正常的生活。我不禁拍拍周斌的肩膀让他感到我真的很感激他给我带来的一切。


    他完全领会了我的意思,“也没必要对我这么大的感谢啦,当时如果不是你看中了这里,下定决心要做这个旅馆,咱们也不可能有今天的辉煌,要感谢也得我感谢你看东西的眼光啊。”


    “这些都过去了,别的不扯了,进去看看吧。”


    说着,我往旅店里面走去,因为好久没有来过,前台的小姑娘认不出我来以为我是游客,先是问我有没有预约,再接着介绍了一下这里的特色。我对她说不如带着我走走,让我看看这里的环境。


    在小姑娘的带领下,我把旅馆整个转了一圈,大概了解了这里新装修后增加的一些东西,在后边小院里面还发现了晚上依然在营业的露天咖啡馆。精致的藤椅,配套的桌子还有防雨防晒用的遮阳伞,小咖啡店是爱尔兰装饰的风格,在这个炎热的夏天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却实实在在的吸引了一些旅客在这里喝酒聊天。整个旅馆都没有禁烟的规定,所以这里倒是有不少人在抽烟,不过对于喜欢旅行的性情中人来说,抽烟喝酒聊天打屁仿佛是再爽不过的事情。


    回到前台之后,周斌在小姑娘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小姑娘随即给了我一个抱歉的笑容。我也很谅解她,毕竟是我这个二当家没有尽到一个当家的义务在先,该抱歉的应该是我才对。周斌向我走过来,带着我去了后边靠着河岸的小院。


    他跟我说前段时间跟当地的旅游局打通了关系,现在眼前这条小河里面有他自己的游船可供这边住宿的旅客自由使用。这无疑增加了旅店的一个卖点,也让整个旅店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而这边的咖啡店则是由他一手策划添加的,以前这里的小院子只是用来堆放一些杂物,现在合理利用起来之后变得好看了很多。河岸边的霓虹灯把这个小院照成了一个谈天说地的最佳场所,对于情侣来说再合适不过。


    “看到对面那个二层小楼了吗?”

    “嗯,看到了,有什么特别的吗?”

    “我考察过了,对面那家原本是个餐厅,但是因为这边后起的餐厅做的很特色,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现在那边的生意已经做不下去了,我打算时机合适的时候就把对面收下来。”

    “这么长时间这里都是由你悉心照料的,我一直都没能帮上什么忙,说起来真的是很惭愧。这次收那家餐厅我能帮到什么的你随时跟我说。”

    “其实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跟对面的老板也谈过两次了。他们是自己的房子,这家餐厅开了已经有二十年了,虽然现在很多游客不怎么买账了,但是确实有一部分的忠实食客很喜欢这家餐厅。”

    “我看得出来你是真的考察过一番了,你的计划呢?”

    “我计划下一次找老板谈的时候就提收购的事情,难点就是怕老板舍不得那块地方,谁在一个地方一直做一件事二十年都是会有感情的,就像你当时在拉萨那间旅馆一样,心里总会有那么一块地方属于他。”


    周斌说完把眼光再一次的转向对岸的那个餐厅,而我的思绪随着他最后一段话已经飘到了很久以前我在拉萨的时候。那时候“夏天”这个旅馆正是我开始奋斗的地方,在那里经历了我很多的人情变故,后来走的时候,有些人还有联系,而有的人却已经烟消云散了,我很想回去再看看那家旅馆现在是什么样子,可我还是没有那个勇气回去。


    我走到小院的藤椅前坐下,耳边传来一个女生沙哑而磁性嗓音,在哼唱着


《立秋》的曲调

    ……

    你说花

    开了又谢像一扇窗

    你说窗

    开了又关像爱的摸样

    ……


    简单的一首歌,我听的很入神,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魔力让我对这个声音很着迷。再向窗内看去,旅馆的大厅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摆上了一个小型的舞台,舞台上面一个小型的乐队正在演奏这首歌。


    我才想起来,这是我给的建议。两年前周斌说想加一些比较吸引人的元素之后才想起来在拉萨的时候去过的Foryou里面主要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当时的驻场乐队。看着窗内很多的年轻人搬来凳子边喝酒边聊天边听音乐,我知道我的这个想法在这里得到了很大的成功。


    “斌子,等下一次去找对面的餐厅老板谈事的时候叫上我,或许我能帮上些什么忙。”

    “不用你说我也会去叫你的,我知道你鬼点子多,很大程度上这家旅馆能发展的这么好是依靠你的点子,这个忙,你不帮都不行。”

    “好,那就说好了,到时候叫我。我先回去了,你今晚上去我那,还是在这里呆着?”

    “行,你先回去吧,我再看看,我又不是没你家钥匙想去的时候随时都能去。”


    告别了周斌之后,我在路上给倩倩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小凡在她家的情况。她对我说除了跟她说一些关于“妈妈回来了”之类的话之外没有别的跟平时有什么两样。我也就放心了很多,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应该抽出时间来找到杨晓麟对她当面道谢。


    离家越来越近,离“迎风蔷薇”也越来越远,虽然现在我想我是释怀了,可是还是会有离那个地方越远就越轻松的感觉,因为它和“夏天”太像了,像的让我不由得会回想起那些有向薇的时光。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随手摸了一下竟然发现在床头柜上面还有一包没有抽完的烟,也顾不上医生所说的最好不要抽烟种种的问题了。点上之后仿佛轻松了一些,不过还是没有一点想睡觉的意思。


    拿起手机打开微信试着给杨晓麟发了一条信息问她什么时候有空我可以请她吃饭。已经是深夜,也没有想过她会回复信息,把手机放在一旁走出来到客厅里打开了投影仪开始放电影碟片不过却没有开音响。不知不觉间,我就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看到了那片沙滩,陪我坐在沙滩旁边的女人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向薇,她温柔的靠在我的肩膀上,海风吹着她的头发有一些散落在我的脸上我也没有去佛,曾经我很享受她的头发飘在我脸上的感觉,仿佛她总是轻柔而温暖的手在轻轻捧着我的脸。


    场景开始变化,我们之间多了一个小凡,而向薇更是多了一份母爱在里面。好景不长,接下来的时间我总是穿梭在一片茂盛的丛林里面,不停的往前走,不停地被树枝划伤,不停的大喊她的名字,可是丝毫没有任何回音。


    突然间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从梦中惊醒。看了看眼前的场景,我依然是在自己家里的沙发上,时间已经是清晨,没有周斌回来的迹象,不过投影仪已经没有在工作,我自己也是出了一身的汗。仔细检查了后发现自己家的电器都已经罢工了,把电闸重新扳回之后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到卧室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才知道昨天晚上我发信息后不久杨晓麟就已经回复我了。


    “那你想怎样请我吃饭呢?”

    我先表达自己的歉意说:“抱歉啊,昨天晚上没有注意到你回复我了。请你吃饭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打算亲自下厨给你做一顿,不知道能不能赏脸。”

    没有多久她就回复过来:“好啊,不过我比较挑食哦,你要对自己厨艺没有什么信心的话我也不介意你在外面的饭店请我。”

    “放心吧,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就后天吧,正好是周末。”

    “好,随时恭候光临。”

    “好,那我也期待了。”


    已经是早上的十点钟,终于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饿了,打开冰箱之后才发现,本来因为塞了很多瓶啤酒的冰箱现在因为啤酒已经喝完了之后变得有些空荡荡。只找到了一罐牛奶和一袋面包,索性就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当早午餐吃了个干净。


    下午接到书商的电话,电话中对方表示希望来跟我面谈一下关于《在夏天的拉萨》这本书的一些事情。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给我牵线搭桥的寅哥是我很久以来一直在写作上的合作伙伴,这一次他又帮了我。这让我有希望看到我的文字除了在网络上流传之外能有实实在在的水墨阴处来的印刷体,同时也是寅哥在我写着本书写的很痛苦的时候一直鼓励我坚持下去。


    趁这个时间,我来到附近的理发店对理发的师傅说给我打造一款看上去很精干的发型,理完之后照照镜子对自己这款看起来清爽了很多的造型很满意,并在店里办了会员卡。临走的时候接待的小妹还预祝我相亲成功。


    我无奈的笑了笑,回家整理了一下行装,开车去了我们约好的茶楼。


    进到包厢之后,我就看到了一脸期待的寅哥,还有一个在大夏天依然西装革履的文化人。他手上拿着打印好的原稿,互相介绍之后我称呼他为宋经理,他称呼我小陈。


    落座之后,寅哥先开始说话。


    “宋经理,我跟你说的没错吧,小陈绝对是那种有才华的年轻人,只可惜近些年被埋没了,也就是您慧眼识英才。”

    “老寅啊,你我多年的朋友了,这些客套话就不用说了,对这个年轻人我也是有自己的看法的。”转而把话头指向我:“小陈,你的这本书我看过了,写得很真实,情感也很细腻,是我一直以来所欣赏的这种文风,你也知道,现在像这样的文风在现代文学的大环境里是很难生存的。放在网络上不够吸引眼球,我是真的不想让你这样的人埋没。”

    “谢谢您的肯定,宋经理,其实当时我决定写这本书的时候也很痛苦,它记载了我很多的过去,也承载了我很久的梦想。”

    “这个我在你的书里看出来了,这样吧,大家都是熟人了,我也就不兜圈子了。你的这本书的版权我想要了,具体的价格可以商议。同时我们还想由你来把它改编成短篇电视剧,当然这些都是建立在我们合作的基础上。”

    “说实话,您今天跟我说的这些,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关于版权和改编电视剧的事情我还想再考虑一下,我对这本书的感情很深了,想给它一个慎重的决定,还希望您能理解。”

    “好,我料到了这点,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等你的回复。”


    宋经理倒是一点也不啰嗦,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推门走出了包间,寅哥也跟着出去送他。而我一个人端起茶杯有点恍惚,恍惚间寅哥已经回来包间坐在了我的对面。


    “小陈,看起来对他不是很满意啊。”

    “寅哥,这话言重了,我没有一点不满意,只是关于版权的问题突如其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想听哥的看法吗?”

    “你说,我听着。”说着给寅哥递上一根烟点上,自己也点上一根烟。

    “从个人情感上,我是不想让你卖掉你手上的版权的,因为我是看你从开始到结束经历了多少痛苦的人,我本身也是做图书的,很了解这里面有多少作者的感情牵绊。我有预感,这本书会是在青少年之间的一本畅销书,如果成真,那这里面的利润有多大我相信你也很清楚。”


    我没有说话,深吸一口烟,缓缓地吐出来想让自己的情绪安定下来。寅哥接着说,


    “另一方面,我又很担心。这是你的第一本书,跟你以往所写的网文不同,总能对你造成不小的影响,如果版权由他们买断的话对你来说是一种保护。”说完,寅哥手里的烟也抽完了把烟蒂熄灭在烟灰缸里面,“小陈,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其实今天我也是带着私心来的,我想出版它,更可靠的出版商我已经联系过了,只是我不可能会做到像宋经理那样给这本书改编成电视剧的程度,因为在一定程度上,能否改编成电视剧还要看它的发行量。”


    “谢谢你,寅哥。你了解我,我这个人一向也不看中那些有的没得,我就把它看做是我们之间哥们儿义气的见证。这本书你来出版吧,我不想卖掉自己的版权。”


    “就等你这句话了,今天哥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千万别,寅哥言重了。再怎么都应该是我敬你,这么长时间都是你在照顾我,我理应有回报。”

    “好,我再多说就显得矫情了,接下来我尽快去各方面联系,具体的合同相信不久后就会拟定,绝对不会亏待老弟你。”


    最终我还是把自己的书要出版的事情交给了我最信任的人,说到底是缺乏安全感。不过好像从失去了向薇之后就一直没有过安全感。再也没有谁能像她一样面对着海风保持微笑,面对人生中的牵绊坚持自我,像迎风的蔷薇一样不低头。


(三)又是一年夏天


六月十七号,晴转阴


    周斌从昨天开始就已经回家住了,顺便我也问了倩倩最近小凡的情况,她跟我说小凡口中提起妈妈的次数少了很多。这让我心里放松了好多,但是另一方面竟然有一种隐约的不舍在里面参杂。


    难道说真的见面两次之后我就会对一个人有不一样的看法吗?我不知道,得不出答案,爱情这个东西在很多年前是去向薇的时候就已经离我远去了,很久都没有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也没有谁能让我有心动的感觉。


    回到家中我在想要不要在请杨晓麟吃饭的时候把他接回来一起,仔细想感觉有点不合适,因为现在对于他一个四岁的小孩子来说忘掉一件事情很快,当然忘记一个人也很快。这样对他来说是件好事。只是我不知道在以后他长大以后问起我关于他妈妈的事情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回答。


    随便收拾收拾家里,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竟然又一次的难以入睡。摸了摸发现自己那半包烟竟然还有四五支在里面,索性在窗户边上开始吸了起来。


    手机突然传来信息过来的声音,打开看了看,是寅哥给我发过来的信息,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他竟然就已经联系好了出版商。我没有什么回复,想了想自己到底应该什么时候再请寅哥吃顿饭,把这件事详细的谈一谈。


    想到了自己的那本小说,所幸来到阳台上面翻开自己打印的纸张翻看了起来。


    “

我拿着自己的行李,听到了身后有女人急切的催促声,那是西饶,她在叫我跟她一起到车上来准备出发。我收拾好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把自己的书店和咖啡馆都已经交给了值得信赖的人看管。


现在看来我应该顺理成章的上路,回去见见自己的爸妈,然后把这门亲事定下来。这件事情已经拖了有两个月,再继续折腾是对西饶的不公平。


没有想过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只想要一份能够延年益寿的爱情,可惜的是这样的爱情好像是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存在过的。这样的爱情只存在于科幻小说里面,这是我对自己一直以来对爱情的向往的评价。


‘夏天’这是拉萨这所旅店的名字,再过不久它就会是我的,我也不用在担心自己居无定所。在哪里过活都是一种活法,哪怕是最不适合人类长时间居住的高原地区。我想要这份看上去还算是完美的爱情。我想要西饶可以跟我一直在一起,一直到我们结婚生子。


再见了‘夏天’,再见了拉萨的冬天。我开车旁边坐着西饶,上路了。我们最终还是想着自己向往的地方去。不会再有什么风吹雨打,也不会再有我在这之前所遇到的种种坎坷。


事与愿违这件事情总是发生在我的身上,可是我没有任何理由回绝这些发生的事情,它们发生的合理,却一点都不美好。


窗外的夜色已经越来越浓重,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在窗台边上坐多久,好像我的思绪还是无法从刚刚读到的这些东西里面释放出来。好像自己现在正在拉萨,还在那个旅程上。越是不想回忆,越是不敢回忆,回忆就来的越汹涌,仿佛自己已经掉进了时间的漩涡当中,久久不能自拔。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钟,已经是崭新的一天,没想到我的崭新一天会从失眠开始。不想让自己这样堕落太久,回到床上强迫自己闭上眼睛,这样做的效果很好,因为就算很难受,也会在一定的时间之内睡去。


失眠带来的结过很明显,那就是第二天会让我在十点钟前起不来。看看手机已经是十点半,微信上面也有一条未读消息是杨晓麟发来的。她说,今天中午的时候来我家吃饭,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


我赶忙起床整理了自己一下,照着镜子的时候不禁笑了,看我现在的模样好像就是要去相亲一样。也许我真的是变了,变得不像这几年以来我一直的习惯,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好像什么东西就要回到我身边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到菜市场买了几种菜又带了一条鱼回来,好像自己的家里已经很久没有这些东西了,往回走的时候想起来可能家里的调料也没有了,又在一家小店把所有的调味料买齐。提上这些东西之后终于有底气回复她的信息。


“当然随时可以来,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等你来的时候就可以品尝到大厨级别的美食了。”


她回复的很快,说她就在附近了,过不久就到我家。我快步走回自己家里,检查了一边很久没有用过的厨房,发现很多的厨具都跟我上一次做完饭之后洗好摆放的位置一样。拿出来洗了洗,终于开始做这顿饭了。


锅里炖着汤,手上开始切菜,开始炒的时候门铃响了。可能是很久没有做过饭,也可能是有点突然的紧张,我竟然拿着大勺就去开门了。


“Hi,没看出来你这么认真啊。”她看到我拿着勺子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一时我竟然尴尬到不知道说什么好,听到厨房里传来的声音才赶紧请她进来又跑进厨房继续做自己没有做完的菜。


“需要帮忙吗?”她问我。

“奥,不用了,快炒好了,你就等着吃就好了。”转头想了想,人家提出来要帮忙我一口回绝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对,不过对于她这样看上去挺好强的女人来说,可能会不太好吧,赶紧补上一句,“真的不用帮忙啦,我比较享受一个人做饭的感觉。”


“好吧,那你就好好享受吧,大厨。”

“嗯,你先随便坐,马上就好。”


我端着饭菜出来的时候,一看客厅里面其实并没有人在,走两步发现她站在阳台上。因为家里是落地窗外面阳台也是开放式的,所以为了消遣,我往落地窗里面放了一个矮桌,两边放着垫子,阳台上面则是放着一个小圆桌还有两把椅子。其实平时这两个地方的用处分别是跟小凡玩耍和跟朋友喝酒。


今天的天气刚好不热,可能是昨晚刚刚下过雨,现在阳光没有完全照射下来。索性把饭菜一股脑的全端到了阳台的圆桌上。因为只有两个人,饭菜也是简单的三菜一汤,这张圆桌也刚好放的下。


“看来我今天来对地方了,没想到你还挺有情趣的嘛。”她就站在一旁看我把饭菜端上来,同时笑着跟我说。然后自顾自的走进了房间里,我正不解的时候她拿了一瓶红酒过来,应该是刚刚她来的时候带的。


“你家有酒杯吗?”她冲我晃晃酒瓶,室外的光照和室内形成了反差,她在走出来的那一刻还有晃动酒瓶的样子像极了向薇,一瞬失神过后,我终于反应过来到厨房拿了两支高脚玻璃杯。杯沿上还分别刻着两个字母,“Y W”。


“没想到你做的饭还真的不错,挺合我的胃口的。小凡倒是挺有福气的,有你这么个好爸爸。”


这段话说的我一阵脸红,我从来都没觉得我对小凡足够好,因为我没能给他他应有的母爱,而做饭这个事情更是我很久才会做的一件事情。在她来之前我已经扔掉了很多的外卖的包装盒。


“怎么?我夸错了?”

“呃,算是吧,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个好爸爸。”

“说到这里,小凡呢?怎么没有见他。”

“前两天一直有事情,所以先找朋友带他两天了,以前也总是这样,所以小凡有我这么个爸爸,还真不是他的福气。”

“可是我不这么看,小凡他很爱你这个爸爸。”


我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只好尴尬的举杯,她也举杯跟我对饮,也不知道她是觉得我赞同了她的观点还是她看出了我的尴尬。


“或许你说的对吧,我亏欠这孩子太多了,只能用力去弥补他。”

“好了,饭吃的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这一次我就当一个不地道的客人,不给你收拾了。”


突然的道别让我觉得很尴尬,可是她脸上的微笑又让我甚至连礼节性的挽留一下都做不到。


“对了,这个我可以带走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从包里拿出来一本装订好的A4纸,正是我昨天放在了阳台上的那本“夏天”,上面还很潮湿,看来昨晚确实下了雨。我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回应,这般窘态被她看在眼里,惹得她笑。


“那你不回答,就代表默许咯,从现在开始它是我的,等到什么时候我想还给你的时候再给你。”说完拿上那本书离开了我家,没有说一句再见。


我却还是有点恍惚,自己尘封很久的记忆在这个时候就这样被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系知,我只有点支烟来让自己找回一下刚刚丢了的魂儿。


好久没有回过神来,这时候已经听到了楼下跑车特殊的排气声浪,才意识到原来我的书已经真的被带走了。


心空了一样,不过也好,这样的话至少我能暂时的忘记那些疼痛,暂时的让自己逃避一下,有更多的人知道我的往事或许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这个想法明明应该是我开始写书的时候就已经出现的,现在却要通过说服自己来让自己认为被杨晓麟拿走那本书不是一件坏事。


我开始发现自己已经对杨晓麟有了一种暧昧的成分,可能是单身太久了,也可能是很久没有跟异性说过话了,在她面前我竟然会经常丢面子。


时间慢慢的来到了下午四点钟,天气更加阴沉了,果不其然的下起了雨,不过下雨的时候仿佛空气没有那么沉闷了。我想这个时候或许我可以把小凡接回来了,他在周斌家里也算是添加了不少的麻烦给他们。


五点钟拿上雨伞,走路出门,在路上看看过往的行人已经没有很多了除了一些来古城就是为了游玩的游客不愿意浪费自己的门票还在冒着雨拍照。古街转过来之后是一条柏油马路,不过买有马路两边的建筑还是留下了很多的古建风格,这是我经常走的一条街道,这条街跟“迎风蔷薇”相隔两条街,在路对面第三条巷子里进去就是周斌家的房子了。


我很羡慕他能在苏州有自己的一套祖传大宅院,经过整修之后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当作一栋别墅来住了,这个不缺钱的家伙明明在别处买了更舒服的现代化商品房,可是还是一直住在这里,而自己的商品房那边家装家居一应俱全却连租都没有租出去,对我来说这是极大的浪费。


“嫂子,斌哥没在吗?”

“刚刚出去了,没有去你那边吗?”

“没啊,可能是去旅馆了吧。”

“你这孩子啊,真的以后得管管他知道吗,我家周斌没你那么有头脑,有些时候容易钻死胡同,现在指不定在钻什么死胡同呢。”

“我倒是不觉得现在他会钻牛角尖,我昨天晚上也去看了旅馆听了听他的建议和想法,跟我的想法很吻合。”


坐在沙发上,我跟倩倩说了现在我和周斌对旅馆的一些想法和现在正在做的事。最后倩倩就跟我说了一句“别被人拐跑了就行。”表示结束了这个话题。我也是很无奈的摇摇头。


“欸,对了。听说向薇回来了,有这回事吗?我胆小,你别吓我。”倩倩将信将疑的看着我脸上露出了不安的表情。我很理解他现在的一个心理状态,我当时看到杨晓麟的时候也是很惊讶,为什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存在在世界上。


我把当时遇到她的情景跟倩倩说明了一下,她一会儿点点头一会摇摇头,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我很理解他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的反应,如果她亲眼看到的话会更惊讶。


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的拿起了电话,电话里跟周斌说叫他别忘了接孩子回来。结果打完电话的时候门铃就响起来了,开门之后昨天见到的前台小妹就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


“老板在忙旅馆那边的事情所以就托我去接孩子了,老板娘,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啊。”

“谢谢你啦,回去好好休息,工作辛苦了。”

“没关系,应该的。”

前后不超过一分钟,小妹已经走了,接着我接上小凡离开了周斌的家里。

“爸爸,妈妈在家吗?”

“她有事出去忙了,小凡要是想妈妈的话可以打电话给她哦。”

“嗯,她不是我妈妈对吗?爸爸。”


一瞬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好希望她就是向薇,就是小凡的妈妈。可是这个敏感的孩子已经意识到了那个女人并不是自己的妈妈,让我真的觉得这个孩子成长的好快,感情也好细腻,细腻到我没有办法把他当作一个四岁的的孩子看待。


“爸爸,其实小凡早就知道了她不是我妈妈,她跟妈妈长得不一样对吗?”


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接着小凡说道。


“我知道妈妈肯定回不来了,可我想让那个阿姨当我的妈妈,你们会结婚对吗,爸爸。”

“小凡,有很多事情你不会理解,以后爸爸慢慢跟你说,好吗?”


良久,我只能对他做出这样的回答,对自己的儿子只能说这样搪塞的话,顿时感觉自己这个爸爸当得很失败。


一路无话,回到家之后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小凡说已经吃过饭了,就是那个前台小妹带他们吃的,说完自顾自的回自己的房间去玩儿了,从他四岁开始就已经慢慢的开始自己穿衣服脱衣服,自己睡觉了,我为他这么小就懂得独立生活而感到骄傲,骄傲的同时也对他感觉更加愧疚。


这个夏天注定是难熬的,这个夏天也是注定会发生故事的一个夏天,不仅仅有我要出版的书,更有杨晓麟和小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