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能欺负另一个女人到什么地步

小猫阅读 2018-02-10 21:19:41

【一】


光从远处的山坳间升起,不一会儿便把光亮送给了被黑暗笼罩着的大地,天亮了起来,而柳家村一天的劳作在一个妇人的叫骂声中拉开了帷幕!  


“你这个死丫头,天都亮了那么久也也不起来做饭收拾屋子,是想饿死我们吗?”杨氏那叫一个气啊,平时哪天不是这死丫头早早的起床把东西都收拾好,做好早饭,把鸡和猪都喂了?


可是自从听了那个消息,这三天来都不对劲,今天居然这么晚了还敢在屋里睡着,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了啊?


于是杨氏继续用力的拍打着那摇摇欲坠的门,仿佛一个用力便可以把门给推开一样!


柳絮睁开眼睛,复而又认命的闭上眼,回不去了,永远都回不去了吧,若说这所谓的穿越是被人整蛊的,那脑子里多出来的这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却又该作何解释?


从三天前第一次睁开眼便知道回不去了的,只不过心里一直不肯承认这个事实罢了,虽然自己从小也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但是手也没有粗糙到那种地步,而且还缩小了!


今天,她终于认命而不再肖想了,可是,这穿越了好歹也给她个原因吧,她既没有遇到天灾人祸,没有被车撞,没有被掉落的花盆砸到,没有洗澡时摔倒,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睡她的大觉,这穿越大神究竟是怎么选中她的?难道就因为她们的名字一样吗?


“死丫头,还不开门,还等着老娘来伺候你是不是?”门外的人还不曾离去,死命的拍打着,大有一种你不开门就不罢休的意味!


柳絮无奈的起身把衣服穿上后把门给打开,解救了那摇摇欲坠的房门,她绝对相信,若是这房门真的被推倒了,倒霉的也绝对会是她,眼前的这个女人,记忆里可不是什么善茬啊!


“二婶有事吗?”柳絮把门打开,但是用身体堵着门,不让那妇人进屋,只不过这动作却是惹火了那妇人,把一早上憋的气全都发了出来!


“你个死丫头,你还有理了是吧,你吃我的住我的,还要老娘来伺候你,告诉你,门都没有!”就柳絮那小身板儿,哪抵得过那妇人的大力气,再加上这几天一直不肯接受这穿越了的事实,也没有好好的吃过东西,这不,有心无力啊,只让那妇人一挤一推便往后倒在地上!


“啊……”柳絮痛呼一声,别说,真的挺痛的!


“我告诉你,老刘家的婚事已经订了蓉儿了,你若是敢整什么幺蛾子,就别怪老娘把你赶出去,让你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那妇人看都不看倒在地上的柳絮,只自顾的说着自己的话,语气里不乏威胁之意!


不过她确实有这个资本,毕竟柳絮现不过一孤身女子,若是真被赶了出去,怕真没什么活路!


柳絮想的很明白,这并不是当代的法制社会,在古代,女子的地位低的不行,她若孤身一人,若是被卖到大户人家去当丫头,那算是最好的结局,可就怕被卖到那些下三滥的地方去,那可一辈子都毁了,还不如一刀抹了脖子的好!


对于那些穿越小说里的女主,独身一人,离家出走,闯荡江湖,进军营,摇身一变成为大将军什么的,她可是想都不敢想,她自认为是没那个本事的,安安分分的当她的小老百姓那是最好的!


只是,她也不能一直任由着杨氏她们的欺辱,得想个办法,既能摆脱她们的欺辱,又能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的,否则真是一切都白搭!


“听到了没有?还不快出来煮饭,你要饿死我们还是怎么的?”看着柳絮默不作声的在那儿不知道想着什么,杨氏伸手掐了柳絮胳膊一把!


“啊……,我知道了,马上就来!”柳絮一声痛呼,赶紧回过神来把自己的手从杨氏的手中解救出来,一边应着杨氏的话,一边用手揉着被杨氏掐过的手臂,柳絮暗想,肯定都自己青紫起来了!


“哼!”杨氏冷哼一声,再怎么奇怪不愿意接受不还是得听她的话?于是转身出了柳絮的屋门!


“娘,怎么还没做好早饭啊,我都饿了!”柳絮站在屋里听到外头院子里的对话,一个年轻的女声响起,柳絮知道是谁,刚刚杨氏嘴里的蓉儿,也就是杨氏的亲生闺女,她的堂妹,柳蓉,不过十三岁,所以声音听起来还是很稚嫩!


“哎哟,蓉儿饿了?还不是那死丫头,蓉儿先忍忍,娘这就给你做吃的去!”只听杨氏的声音响起,完全不同于和柳絮说话时的语气。


这一下杨氏也不等着让柳絮来做早饭伺候她们了,直接自己上手做着,可不能让她女儿饿着了!


柳絮苦笑一声,既是为人父母的,又何必有此云泥之别呢?不过好在柳絮也不是她的女儿,否则只怕更是想不通了吧!


“姐姐这是还在怪妹妹吗?妹妹也不清楚为什么刘家会舍弃了姐姐而定下妹妹呢!”久不见柳絮从屋里头出来,柳蓉忍不住了自己走了过来,看到柳絮正站在门口处一动不动的,于是便出言解释着!


只是这解释却是不怎么中听,怎么的都有种洋洋得意的炫耀在里头,再加上她那副故作可惜的模样,把她那好好的一副面容硬是给丑化了不少,柳絮百无聊赖中还这般自娱自乐的想着!


“姐姐怎么不说话?也是,发生了这种事姐姐还有什么脸面说话,若是这退亲的事发生在蓉儿身上,只怕蓉儿早就抹了脖子了,哪像姐姐能这般厚脸皮的活着!”柳蓉一脸可惜的说着。


柳絮还是一言不发,然后看着柳蓉就像跳梁小丑一样的不停的说叨着,在把所有的事情理清楚之前,她并不打算有任何的异常举动,免得引人怀疑!


“柳絮,你怎么还有脸活到这世上,你怎么不去死啊!”看着柳絮就像没事人一样的看着她,柳蓉忍不住大声吼起来,她不明白,为什么之前因为被退婚还哭的要死要活,肝肠寸断了的柳絮现在能这般无动于衷,但是恰恰是这番无动于衷,更是让她气愤之至!


【二】


絮闻言低下头,虽然她拥有了这个‘柳絮’的记忆,但是并没有好好清理过,所以也只有个大概的印象。


她知道她这个堂妹从小就不喜欢她,喜欢和她作对,但是没想到能恨她到这个地步,轻易就能开口说出让她去死的这种话,看来,她得找个时间把所有的事,所有的记忆理顺才行。


既然她已经认命,那她就有责任把‘柳絮’和她自己的这一辈子过的好好的,人生在世不容易,她从来都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


“妹妹不是饿了吗?还是少说些话,省点力气的好!”柳絮轻飘飘的留下这么一句,然后绕过柳蓉出了房门,也不必关门,毕竟里头那是一丁半点儿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你,你给我站住!”柳蓉追到院子里一把拉住柳絮的手,气急败坏的喊道!


“一大清早的,都吵什么吵?还不都闭嘴!”突然一道男声响起,柳蓉吓了一跳,柳絮赶紧把自己的手撤回来然后看着那男人!


“哥,你到底是不是我哥,胳膊肘总拐向外人!”柳絮还在脑子里翻看着‘柳絮’的记忆,想查看此人是谁,没想到柳蓉倒是给她解了疑惑!


来人正是柳蓉的亲哥哥,也是原身‘柳絮’的堂哥柳勇。


“什么叫胳膊肘往外拐?我是你哥,也是她哥!”柳勇一吼,果然大嗓门都是会传染的,杨氏的那大嗓门真是一点儿也不留有余地的传给了她的儿子,柳絮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吓了一跳,不过他话里的意思却是让柳絮生出一股暖意来!


“哎哟,都别说了,收拾收拾可以吃早饭了!”杨氏在厨房里也听到了外头的动静,赶紧出来劝道,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她这儿子还是挺维护柳絮那死丫头的,虽然她很疼女儿,但是和儿子对上,那还是儿子更重要一些,“蓉儿,去叫你爹,可以吃早饭了!”于是赶紧把柳蓉支开!


柳蓉不情愿的嘟嘟嘴,可是她还真的有些怕自己的哥哥,于是狠狠的瞪了柳絮一眼顾自的走向堂屋去了!


“谢谢堂哥!”柳絮面无表情的看着柳蓉走人,对她瞪的那一眼没多大反应,不痛不痒,被瞪一下又不会掉几斤肉,于是等柳蓉走了之后才小声的开口给柳勇道谢!


“不必!”柳勇摆手,只是觉得这个堂妹有些不一样了,以前哪次被柳蓉挤兑欺负不是哭红了眼,这次不仅没哭,还给他道谢了!


不过一个男人家家的哪会那么心细,于是也没在意,走到厨房挑起水桶出了院门朝河边走去!


“死丫头,还站在那儿做什么?还不快叫你大嫂出来用早饭了,你大嫂现在可是双身子,饿着有你好看的!”杨氏看着柳絮没动作,气不打一处来的吩咐着,一点儿眼力劲都没有!


“好,我马上去叫大嫂!”柳絮闻言赶紧出声应着,就怕杨氏突然一个上手又来掐她一把,那可真冤枉了!


“嫂子,你起了没?二婶叫吃饭了!”柳絮走到刚刚柳勇出来的屋子前敲了敲门。


“起了,你自己先过去了便是!”不见人来开门,不过倒是回应了一声!


柳絮隐约记得,柳勇的媳妇也就是她的堂嫂田氏是下溪村的人,长相平平,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成的婚,成亲前一次面也没有见过,成婚有大半年了,一个月前刚好被查出怀了身子!


“我等着嫂子,嫂子慢些来,不急!”柳絮闻言开口道,她是宁愿站在这屋外等着也不愿意去面对杨氏,谁知道杨氏又会不会有什么借题发挥的机会!


一家人吃过早饭后,该干活的就干活,该下地的就下地去,刚开春,光秃秃了一季的山地都嫩绿了起来,正是打猪草的好时候!


柳絮的二叔一家在柳家村的生活水平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养了两头大肥猪,年前时刚杀过一头过了个丰盛的年,这不,还有一头正‘嗷嗷待哺’的在猪圈里叫唤!


自从柳絮来了这个家里,有什么脏活累活儿杨氏就不曾让柳蓉上过手,所以,这打猪草的事自然也是落在了柳絮头上!


把大家用过的碗洗干净后,柳絮背上背篓出了门,这也正好给她个机会可以不用被任何人打扰,能好好的把所有的事宜理清楚!


看着柳絮背上背篓出门,柳蓉得意的一笑,秀才的女儿又怎么样?从小受宠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这副德行?于是拿起小绣框在院里坐下绣起针线来!


柳絮并不知道该去那座山上打猪草,其实田间都有不少嫩草,但是,路上不少村人来来往往的,实在不是一个好的能让她思考的地方!


于是便沿着屋后的那条小路朝最近的一座小山上走去,说是山也有些夸大其词了,不过就是个小山丘。


对于做农活,柳絮并不算陌生,可以说的上算是得心应手了,毕竟,从小就生长在农村!


父母都不是什么有文化的人,所以,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她是家里的老二,她们家里一共四姐弟,老大老三都是女儿,就老四,那可是心心念念盼出来的唯一的儿子,地位可不是能相提并论!


之前说她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可是大姐和三妹又何尝不是呢?从小,无论什么活计,老四都不必动手,全有她们三姐妹搞定!


大姐读完初中便没有再继续读下去,而是被父母给定了婆家早早的嫁人了,她可不愿意被这么摆布,拼了命的念书,因为成绩好,再加上每个学期学校都会奖励一点儿钱,再加上老师上门劝说,她才能勉强读完初中!


她要读高中的事在家里又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父女是希望她同大姐一样定个人家嫁了,她自然是不同意,于是父亲撂下狠话,想读高中?可以,但是别想他们出一分钱!


柳絮自己咬咬牙也同意了,向初中三年一直照顾自己的班主任借了钱,把第一个学期的学费交了,之后的学费都是用国家和学校发的贫困生补助和助学金奖学金省吃俭用省下来的,因为高中是在小县城里,所以每个周末还会去打点临时工挣点儿外快,于是高中三年就这么过去!


【三】


在自己也争气,考上了好大学,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爸妈也觉得面子有光,于是便开始多多少少补点儿钱让她把大学读完,不过,现在说这么多,一切都白搭了!


找了个没人的地儿,柳絮先是警惕的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影后才把背篓放下,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把‘柳絮’的记忆从自己的脑海中找出来,于是,像是看了一场电影一般,一幕幕的从脑海中不断闪现,最终定格在‘柳絮’闭上眼的那一幕!


看过这场精妙绝伦的‘电影’后,柳絮叹了口气,若说她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那么,这个‘柳絮’可比她这个小可怜还要可怜。


而这个世界的‘柳絮’为什么会死,会让她钻了空子,也不得不说起柳蓉说过的那件退亲的事!


‘柳絮’的亲爹是一个秀才,在村里也是有名了的,只可惜考了一辈子终究还是在秀才的位置上原地踏步,不再向上一级!


柳絮的亲爹柳河和她二叔柳山,因为从小柳河表现的要好,再加上又能读书,这自然就更能得到柳絮她爷爷奶奶的疼爱,柳河并不是个能干农活的好手,因此,柳老头柳老太太就商量好了,即使是两个儿子都成家了也不能分家,否则柳河一家子不得喝西北风去啊!


怎奈柳山从小遭遇不公平待遇已久,父母的偏心让他怎么的也不愿意养着大哥一家子,可是碍于父母在不分家,养着柳河一家子。


只是等柳老头柳老太太去世后一个月便迅速找了村长公正要求分家!


村长也是了解这件事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即使他是村长也不能多管别人家的家务事啊,再说了,柳河也同意分家,于是在村长的公正下,还算是公平的把这个家给分好了!


柳河知道自己弟弟的心结,他虽是读书人但却并没有多少读书人的迂腐之气,要弟弟养着他们一家子,他自己心里头也过意不去,虽说在农活上他并不是能手,但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干的,而且每逢赶集便会去镇子上给人写书信,也能挣得几个铜板,每年都有不少人上门求写对联,因此,他虽然觉得有些亏欠柳山,但是却也没觉得是柳山养活了他一家!


恰好,父母亲去世后,柳山既然提出了要分家的事,他也就答应了下来,说是他一家子,不过就是他和他闺女柳絮俩人罢了,他就不说了,柳絮一个小女娃又能吃的了多少?


在柳絮看来,柳河的想法其实很正确,一家就他们两口人,能吃了多少去?柳河一个大男人的,虽称不上是种田好手,但也不是把粮食种不活,五谷不分的人,再加上给别人写书信,记账等等,刚分家的那两年他们过的也确实不错!


柳河的媳妇张氏,因着生第二胎的时候难产,一尸两命没了,柳絮当时也不过三岁,柳河不说对张氏有多少感情,但是对柳絮这个闺女却是真真疼爱的,就怕娶了后妻会苦了闺女,于是把柳老太太给介绍的都挡了回去!


怎奈好景不长,柳絮长到九岁时,一场风寒夺走了柳河的性命,临死前柳河就担忧着这个唯一的闺女,于是求到弟弟柳山那儿去,希望他能把闺女柳絮抚养长大,直到她成婚,谢礼自然就是分家时他所得的田地以及这间住的屋子,都给柳山!


至于什么银钱,他也说的很明白了,这场病他吃药早就吃空了,根本没有一丁半点儿,否则也不会把柳絮托付给他!


只不过柳河到底是多了个心眼儿,也不是说不相信柳山的为人,只是弟媳妇杨氏的为人他确实是不敢苟同,所以,剩下不多的几百文钱就给了柳絮,让她收好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拿出来!


最后柳山也应了下来,柳絮不过一个女娃子,也已经九岁了,十三四岁及笄就可以嫁人了,他也不需要养她几年,还可以让她给家里做些杂事,又可以得到房屋跟田地,这怎么算都是件好事。


柳絮抛开这件事,想了想‘柳絮’把钱放到哪里去了?九岁说不上多大的年纪,但也不小了,再说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虽然柳河很是疼爱‘柳絮’,但是因着从小没有娘亲,柳河再怎么疼‘柳絮’也终究还是个大男人,怎么可能细心到种种,所以,九岁的‘柳絮’早已明白很多事理!


柳河去世后,‘柳絮’虽是很难过,但是,父亲希望她能好好活下去,所以,她不会轻生,毕竟柳河从小就教育她,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无论如何都不得拿自己开玩笑。


因此,对于柳河重复交代的银票一事,她自然也是很上心的,所以,趁着杨氏没注意的时候就在床靠墙的边边上挖了个小洞,不大,刚好能把钱袋子放进去,再用床板拦着,若不是她知晓,恐怕也没人会怀疑到那里头有钱的!


柳絮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那几百文钱够做什么用?不过聊胜于无嘛,苍蝇再小那也是肉不是,回去后还得把钱拿出来看看才行!


不过柳絮还是有些不明白,房屋和田地不是更值钱吗?为什么柳河不把那些东西就给‘柳絮’呢?


只是再怎么想不明白也没办法了,柳河恐怕都早已是一堆白骨了,多想无益!


而至于之前说的婚事,也是导致‘柳絮’没了,让她占了便宜的由头,柳絮也是真真的叹为惊止了,究竟是该感叹古人的思想愚昧还是为‘柳絮’而感到不值呢?


因为柳河是个秀才的原因,若是再往上爬爬,中了举人的话,那可是前途无量啊,而当时柳河确实是意气风发啊,于是便有不少人把主意打到了‘柳絮’的身上!


刘进,也就是‘柳絮’的未婚夫的公爹,因着有一次赶集途中救了不小心摔进河里去的柳河,柳河为了报答救命之恩,说着说着不知就怎么说道这上头去了!


于是便把‘柳絮’和刘进家的二小子定了娃娃亲,而当时的‘柳絮’不过才两岁多一点,张氏也还在世,而娃娃亲的对象也不过是个五岁的男娃娃!


【四】


着‘柳絮’那并不过多的记忆,柳絮总结出‘柳絮’的未来婆婆,也就是刘进的媳妇温氏并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若不是那时候柳河和张氏都还健在,柳河又有秀才的名声在身,她怎么着也不会同意这门娃娃亲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如今柳絮早已变成了孤女,这个‘儿媳’虽然好拿捏,但是没有一点儿娘家的帮衬,娶回家也不过是个麻烦,因此,温氏早就想摆脱掉这门娃娃亲!


只是前两年,柳河刚去世不久,这门娃娃亲又是他们老刘家上赶着巴结来的,若是那时候提起退亲,那他们家还不得被别人一人一口唾沫液给淹死了,以后谁还敢把闺女嫁到他们家来?


所以,等柳絮守完了三年孝期,温氏又不由的庆幸,还好柳絮年纪不大,还未及笄,总有办法解决这件亲事。


果不其然,这不,柳絮的二婶杨氏就找上了她,二人一合计便达成了共识,虽说温氏并不一定会按照杨氏的主意进行下去,但是,只要能把这件亲事给搅和的成不了就行了!


于是,在‘柳絮’及笄的那天,杨氏装模作样的提起她的这门亲事,然后说道,‘柳絮啊,别说二婶不疼你,可是你怎么偏偏这么不争气呢?你说说你爹娘给你留下了多好的亲事?偏你自己不争气,八字够硬,不仅克死了你娘和你那未见面的弟弟,连你爹都不能幸免,刘家到底是忠厚人家,敢娶你,怎奈刚给你对了八字,刘家二小子就病了,你说说,你这不是害人嘛?’杨氏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早已经是呆愣着的‘柳絮’,满意的点头。


这八字的事谁都说不准,但是却是谁都相信的事,谁家娶媳妇嫁女儿不算算八字的?这八字不合是上天注定没缘份,怪谁咯?


不说杨氏打着的歪主意,就连‘柳絮’自身都愣了,从小没有娘亲的疼爱,‘柳絮’从小就很懂事,心思也很细腻,依着柳絮来看,原身就是那种闷油瓶子的性子,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会开解。


两年前不知从几时起便有流言蜚语传起,说什么她命硬,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这样的人娶回家去可不就是祸害?


当时听说后‘柳絮’虽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心里却是在意的,她从小就知道她有那么一门娃娃亲,刘家二小子她也见过两面,还是柳河在世的时候,在柳山家的种种她觉得只是一时的,忍受过后,就同柳河说的一样,等她及笄嫁人后就好了,刘家都是厚道人家!


所以她也是一直打着这个信念才撑下来的,可是现在又听到这么个消息,仿佛这几年来支撑着自己的支架轰然坍塌了,仿佛找不到支点来撑死她的生活!


‘柳絮’就如同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杨氏一张一合的嘴,她知道杨氏说了很多很多,但是她的耳里却听不进一句话,她愣愣的想着,难道那些流言都是真的吗?她真的是天煞孤星吗?否则爹娘及未出世的弟弟离她而去,否则怎么刚对了八字的刘家二小子就病了?


可是,她还是有一丝丝的期盼,说她心狠也好,说她自私也罢,她还是希望刘家不要退了她这门亲事,否则她以后可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后刘家来人了,而来人正是温氏,对着‘柳絮’先是一番的抱歉可惜,然后又说,这娃娃亲是从小定的,也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觉得她们刘家不~厚道,思来想去觉得,这亲事不能断,不过是换个人罢了,柳蓉可不就是个合适的人选?


‘柳絮’一听,当场受不了的便晕死过去,被人退亲就已经够羞辱难堪的了,居然还被堂妹把婚事夺了过去,‘柳絮’怎么也接受不了,于是便被柳絮趁虚而入了!


柳絮叹了口气,说什么趁虚而入啊,天知道她到底为什么会重生?她好好的休息睡觉,一觉醒来就这样了,她招谁惹谁了?


不过想到记忆里温氏她们所说的八字,柳絮嗤笑一声,婚前是要合八字,可是,定娃娃亲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合过八字吗?既然那时候都没事,现在又拿八字的来说事,可不是牛头不对马嘴的?


也是‘柳絮’太过悲伤所以没有注意,否则总有反驳的话才是!


不过杨氏打着的主意也确实是好,刘家在下溪村可算得上是一户好人家了,虽说不上富裕到哪里去的话,但是却也是不愁吃穿的,比柳家好了可不止一点点儿,杨氏若不把主意打到这儿来,柳絮才奇了怪了!


把所有都回忆了一遍,柳絮对柳家的人也大概的有了了解,柳山这个人,能踏下心来做事,但是心眼却不大,倒不是说他记恨柳老头柳老太太偏心这件事,而是所有的事都爱斤斤计较!


杨氏,听说在家当姑娘的时候就是个厉害的角色,嘴有些碎,爱四处说些别人的闲话,又爱贪小便宜,在柳家村看着人缘不错,其实有很多人都不喜欢她!


柳勇倒是个能让柳絮看上眼的人,脾气比较冲,但是人比较正直,看不惯那些欺凌霸小的事,也是柳家唯一没有欺负过‘柳絮’的人,柳絮很是怀疑,这柳勇绝对是被抱错了吧,否则这可就真能算得上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大白莲一朵了啊!


柳勇的媳妇田氏,因为嫁过来没多久,所以‘柳絮’留下的记忆也并不多,不过按着柳絮看来,田氏应该还算可以,毕竟能在杨氏和柳蓉那么挤兑欺负讨厌她的情况下,没有为了讨好她们一同欺负‘柳絮’,这就已经很不错了!


至于柳蓉,柳絮当真就是很无语了,那完全是把柳山的小心眼完完全全的继承了下来,甚至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节奏!


就因为她们同是女孩,柳老头老太太对‘柳絮’更好一些,柳絮能得到她爹柳河教授知识,只需学习四书五经和刺绣不用做那些家务便由此恨上了,可是她怎么不想想,她有娘亲的疼爱而柳絮没有呢?


而且在柳絮看来,就算是这样,有些怨恨也是应该的,只是恨到让她去死,这是否太心狠了?


【五】


有的事情都有了结论,柳絮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摆脱柳家了,而且是要在能自保的前提下,否则出了狼窝又进虎窝,那还不如不挪窝算了! 


“柳絮,我不知道你还在不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醒来就在这里,但是,我想说,我和你不一样,我学不会逆来顺受,如果你不在了,以后这个世间就只有一个柳絮,那就是我,我要的生活我会自己去过,但是若是你还在,就早点把身体夺回去,我也不必多做什么打算,否则等到以后你若是再想把身体要回去,那就没有可能了……”柳絮一个人断断续续的喃喃自语道,显得有些神神叨叨的,若是有人看到此情此景,再听到柳絮口里的话,那非得吓傻了不可!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柳絮站起身来从背篓里拿出一把镰刀,她是来打猪草的,若是没有猪草,回去肯定又得挨骂,不,还可能挨打!


双溪村里……


“唐荆,你又准备进山去?”杨鹤看到从自家门口经过的唐荆赶紧喊住,然后有些皱眉的看着唐荆的一身着装,很明显是准备进山去的!


“杨哥,趁着天气好,又是初春,进山里去看看!”唐荆停下脚步点头面无表情的解释了一下!


“可是这刚开春,山里危险着,你又何必呢?”杨鹤一把把人拉住,这刚开春,冻了一冬的动物野兽可都‘活’回来了,山里可危险着。


“没事,我不往深山去!”唐荆知道杨鹤是真关心自己于是再次开口说明,只要不进深山去,他在这些山里那都是游刃有余的!


“你是不是因为你后娘给你介绍的亲事不满啊?”杨鹤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只不过问出来就后悔了,这只要是正常人,谁能满意?


“你知道了?”唐荆抬眸看了一眼杨鹤,很少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想做主他的婚事,把她娘家那不知检点的侄女外甥女嫁给他?简直是痴心妄想!


“那啥,听我娘说起过!”他娘说的时候还一脸的可惜,让他去问问唐荆,若是他不满意,她肯定能帮他把这件事给搅和了。


“对了,你到底对你的婚事是怎么想的?说说,让我娘,还有你嫂子都给你寻思寻思,总好过一直让人惦记着要好吧!再说了,你年纪可真不小了,你瞧瞧小团子可都有五岁了!”杨鹤语重心长的说道,都而是三岁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着急呢?媳妇孩子热炕头,这生活多好啊?而他口中小团子正是他的儿子。


“我没什么想法,合眼缘就行!”唐荆也知道杨鹤是真心为他好,所以也没生气,不过要他说喜欢什么样的,他还真没什么想法,这事他从未想过,每天家里过的那么‘热闹’,他可不想再由他来添上一番‘热闹’!


杨鹤横了唐荆一眼,这算是什么答案?这合眼缘的怎么找?你要说个温柔贤淑,懂事能干的那还好找,这合眼缘的上哪找去?


“好了,杨哥我先走了,回来找你喝酒!”唐荆拍了拍杨鹤的肩膀,从小到大他也就这么一个朋友!


“那你去吧,小心点儿!”杨鹤叹气,唐荆的性子他是最了解不过了的,就是倔,做了什么决定那是十匹马都拉不回来的,他再劝也又有多大用!


“嗯!”唐荆点头,然后转头离开杨鹤家门口,杨鹤叹了口气,把刚打好的水提回厨房去!


一天总算是在柳絮小心翼翼下度过了,家里为了省些灯油,早早的便都让回房上床睡了,柳絮也终于松了口气躲回了房间,明天还得继续‘心惊胆战’的度过啊,至于那几百文钱,只能再找个机会看了,这房里黑漆漆的,只靠着微弱的月光从窗户透进来,她还没那个眼力把钱数通了!


躺在床上,柳絮裹紧了身上那层薄薄的被子,虽然已经开春了,但是到了夜里也是真的冷,虽然裹紧了也不见得能暖和到哪里去,但是聊胜于无,只是能暖和一点是一点。


慢慢的柳絮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时却发现来到一团白雾里,什么都看不清,柳絮伸手在眼前滑动,试图把雾气弄散,但是却没有作用,柳絮心里不免有些害怕起来,本来她是不信鬼神的,但是穿越之后,她已经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


就在这时柳絮感觉有人触碰到她的手,冰冰凉的感觉,柳絮‘啊’的一声惊呼出来,迅速回头看着!


“啊……”看到眼前的人,柳絮再次叫出声来,随即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眼前的人只是看着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柳絮大口的喘息着,久久之后,心终于安定下来!


“柳絮……,你是要把身体拿回去了吗?”柳絮深吸一口气说道,是的,她眼前站立着的人正是原身‘柳絮’!


哪知那‘柳絮’只是摇了摇头,“我不会把我的身体要回去,我也要不回去了,她是属于你的了,我很懦弱很无助,所以我选择了逃避,你的那番话我听到了,我知道你不是我,不像我那么没用,这具身体是你的了,这是你的生命,你要怎么过那都由你决定,我只是想来和你说一声,好好的活下去,也连同我的那一份一起!”‘柳絮’很是淡然的说道!


“还有,我要去和爹娘还有弟弟在一起了,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柳絮’想了想,还是决定让柳絮替她做这件事,只有这件事做了她才能安心离去!


“什么事,你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做到!”柳絮有些戒备的说道,承诺什么的最不能轻易许下,若是最后她做不到又该怎么办?而且,若是‘柳絮’拜托的是让她把柳山一家都杀了,难道她也要照做?


“谢谢你,我希望你能拿一身我的衣服把它埋到我爹娘的坟边,这样我才能和他们在一起!”‘柳絮’说道,毕竟她的身体还活的好好的!


“可以!”闻言柳絮点点头,这件事她能做到!


“谢谢,再见了,祝你幸福!”在她答应之后,‘柳絮’的身体慢慢变淡,声音也越来越缥缈,最终消失不见,而此刻,柳絮才真正的醒来,想了想刚刚的梦境和承诺,柳絮揉揉头,说到就得做到,找个时间早点儿把这件事解决了她才能安心!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观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