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行记:一路向北

三联生活周刊 2018-10-16 10:03:39

这张图片要把手机横过来看才完美 ↓

每年的9月中旬到来年的4月初,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摄影爱好者和天文爱好者都会来到特罗姆瑟“追逐” 极光


我们在最容易看到极光的季节来到挪威,五天,四个城市,一路向北,追逐极光。挪威的精彩,何止极光。
这里只提供了五天四地的路线和基本看点,更多精彩的旅行故事,请关注833期新刊(封面是邓丽君的那期)。


挪威路线:一路向北

第一站
奥斯陆

有人说,奥斯陆是挪威唯一称得上城市的城市。挪威全国500多万人口中,奥斯陆就占据了其中十分之一。即便如此,奥斯陆仍然属于小巧玲珑型的城市。从机场到市区,有两种快轨可以选择,一种普通车单程售价90克朗(1克朗约合0.76元人民币),另一种快车单程票售价180克朗,可是,两者的速度相差多少呢,只有10分钟而已。因为,即便慢车,从机场到市区也只需要40分钟。

奥斯陆以“世界滑雪之都”而闻名。在城市北部山脚下,有著名的霍门考伦跳台滑雪场,是1994年冬奥会的主会场。这个形似女人高跟鞋的地标建筑,高达132米,我们到达的时候正赶上漫天飞雪,弧形顶端隐藏在厚厚的云层中若隐若现。100年前,刚刚获得独立的挪威近代国王倡导了这项运动,从最初20多米的距离,到现在的纪录是超过了140米。


奥斯陆街边露天咖啡馆

在奥斯陆,如果你只有时间去两个地方,我的建议是维格朗雕塑公园和康提基号博物馆(Kon-Tiki)。雕塑家古斯塔夫·维格朗(Vigelang)与画家蒙克是挪威近代艺术的两位瑰宝级人物。从1906年开始,维格朗开始用青铜、花岗岩和铁来塑造不同的人物形象,其主题只有一个——人与生命轮回。前后花费了30多年时间,他完成了192座裸体雕塑,塑造了650多个人物形象,用以表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恩爱的夫妻,有嬉戏打闹的恋人,有愤怒的父子,有温情的母女。其中最有名的一个雕刻人物是“愤怒的小男孩”,每一座雕刻背后都是一个故事,那个“愤怒的小男孩”看到自己的父母在前面自顾亲热不理他,就气得大哭起来。


康提基号博物馆内

康提基号博物馆是我认识挪威的另一扇门。去参观这个不起眼的博物馆之前,建议你最好先找出那部同名电影Kon-Tiki(《孤筏重洋》)看一看。在片中,挪威人类学家海尔达尔总是腼腆地笑,更让人对其英勇的壮举肃然起敬。为了证实太平洋中部波利尼西亚群岛的原住民有可能来自遥远的南美洲,他竟然完全按照1500年前的古老造船技术,做了一艘木筏,完成了一次跨越8000公里的航行。探险的意义,海尔达尔在片中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如果你觉得有可能,好了,那就去亲自证明它。”

如果你对艺术感兴趣,还可以去蒙克博物馆欣赏一下那幅著名的《呐喊》,它的著名,某种程度上是得益于它两次失而复得的传奇经历。当然,最后提醒一句,奥斯陆可是世界上消费最高的城市之一,这里的汉堡包,基本没有低于80克朗的。

第二站
博德

我们在博德停留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基本属于蜻蜓点水。没有时间去参观“冷战博物馆”不要紧,但一定要去Saltstraumen看海里的大漩涡。


游客在博德Saltstraumen乘坐快艇观看海里的大漩涡

这个名为Saltstraumen的小镇在博德的郊区,一座峡湾的入口之处,岸边礁石的平坦处建有一所酒店。如果没有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大漩涡是何模样,但当我看到碧蓝色的海水里一串串回旋的水涡缓缓向前流动时,还是被这神奇一幕震撼了一下。大漩涡在科幻小说里经常出现,但不知那些作者有没有来亲眼看过。毫不夸张地说,它们就像一个个螺旋状的超能量,在峡湾里快速移动。冬季的下午16点钟,是漩涡最大的时候,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又去看,发现海水的流向反过来了。这就是挪威的峡湾,据说是因为海的深度急剧变化,水面被抬升所致,但直到离开,我也没搞明白漩涡的原理。


挪威罗弗敦群岛的捕鱼人

从博德开始,我们就算正式进入了北极圈。在郊区偶尔还能见到几座茅草房,模仿当年萨米人的居住样式,但现在都是游客们拜访的景点了。在一座茅草房里,围着篝火,我第一次吃到了鲸肉,鲜红色,咸咸的。席间有人谈起捕鲸的道德问题,挪威人倒也坦然:“鲸是我们的伙伴,也为我们提供食物。”

第三站
斯沃尔维尔

斯沃尔维尔是罗弗敦群岛上的一座渔港小城。从博德飞往这里,你将会欣赏到世界上最美的景色——大海之上的雪山。在温带地区,雪线一般在4000米以上。但在这里,雪线几乎为零,皑皑的白雪就贴着海平面。碧蓝的大海与银白的雪山相互映照,堪称神奇一景。


渔港小城斯沃尔维尔

斯沃尔维尔是挪威最主要的冬季捕鱼场,这里具有世界最好、最大的鳕鱼场,盛产的黑鳕鱼制成鱼干,不仅成就了当年的维京海盗,还成了现代挪威渔业出口的一张名片。在这里,你可以跟着渔船出海,在北纬68度的北大西洋里乘风破浪。标准的鳕鱼干都是由12公斤重的黑鳕鱼制成,先去头除内脏,再将两条鱼的鱼尾缠在一起,挂在木架子上自然风干。令人称奇的是,虽然冬季算是挪威的雨季,不加任何防腐材料,单纯靠自然的阳光和风,鳕鱼就可以晒成坚如磐石的鱼干。

对挪威人来说,鳕鱼浑身是宝。鱼肉做成主菜,鱼子做成鱼子酱,鱼头可以提炼鱼油,鱼舌和鱼下巴包裹上面粉油炸一下也是一道名菜。不过,挪威人烹饪鳕鱼的方法都极其简单,基本只有白灼或清蒸,这跟挪威人的民族性格很相似,崇尚简单与纯朴,亲近大自然。

第四站
特罗姆瑟

特罗姆瑟是北极圈内最大的城市,也是早年北极探险的时候最后一个综合补给站。我问当地的向导,为什么这个小城会成为人们启程前往北极的汇合点,他说或许是因为这里不太冷。受墨西哥湾温暖洋流的影响,这个城市一年的最低温度也不过零下几摄氏度,的确与我们对北极的想象有些不符。


特罗姆瑟城市鸟瞰图

坐缆车可以到达特罗姆瑟城市边的一座小山山顶俯瞰整个城市,苍茫的雪山环抱之中,小城躺在一个海中小岛上,据说是挪威第五大岛。在山脚下,是有名的北极教堂。说它有名,大概是因为它的造型,白色的倒V字结构,挑战了人们对传统欧式教堂的想象,在一片白色映衬下泛着黄色的光芒,又充满了一层童话色彩。

游客们来到特罗姆瑟,最大的目的一般就是看极光。这里有一个著名的旅游项目叫“追逐极光”,入夜,人们乘坐大巴向着大山深处驶去,随车向导会根据每个小时的天气预报来选择不同的停靠点,以此寻找能够最大概率看到极光的路线。不过,有必要做好心理准备,像照片上那样五彩绚烂的极光,并非肉眼所见,也更不常见。但经历一次“追逐”的过程却总是有趣的,像是跟大自然玩一把捉迷藏。


“北极门户”特罗姆瑟城市夜景

感谢挪威驻广州领事馆及挪威驻华大使馆

⊙ 文章为节选,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三联生活周刊
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
长按二维码 即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