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竖琴计划》第一章(2)

全面揭露团队 2018-12-06 17:17:19


点击上面“全面揭露”一起参与地球扬升

《竖琴计划》

作者:杰里·E.史密斯

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


阴谋


HAARP的名字和位置可能是关于这个项目我们唯一确定的东西了。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en Poe)的经典小说《失窃的信》(The Purloined Letter)讲述了通过把某物放在显眼的地方来隐藏某物的故事。HAARP似乎就是这样一个被曝光出来的例子。这个科学项目位于阿拉斯加丛林深处,几乎没怎么隐藏。这个地方及其许多文件资料都向公众开放,至少有时会向公众开放。HAARP甚至还有自己的主页(http://w3.nrl.navy.mil/project/haarp)


HAARP很可能正如其拥护者所宣称的那样,是另外一种高技术科学工具,用来揭开宇宙之谜——在这种情况下解开高层大气之谜。然而,调查HAARP的研究人员已经找到了数百条线索,证明其存在着某种幕后动机,某个神秘的、潜伏在学术外观背后秘而不宣的目的。本书是对这一技术可能存在的秘密及此工具对这一阴谋的用途的检验。



很难想象一个由空军、海军共同操作的项目是如何成为民用项目的,尤其是它还包含了一种惊人的潜在武器系统。但是在HAARP中,当地和联邦参与者每次都努力把这一项目粉饰成平民科学。


作为一个民用项目,他们邀请公众来评论和检验。在达成最后的共识之前,HAARP完成了民众介入和环境影响研究的过程。《最终环境影响研究》(Final Environmental Impact Study,FEIS)直接展示了无耻的谎言和惊人的愚蠢。


环境影响研究断言:这个项目对地球环境不会有影响,因为HAARP传送的所有能量将会远离地球直接进入大气中。他们小心地回避着事实真相,即使他们自己的文件里都已谈到关于这些能量将被折射回地球的内容。他们也宣称,影响天空的一部分区域并不会对任何其它地区造成影响。这显然是不正确的。


他们随意地忽视健康会受到地面上逐渐增加的电磁和射频辐射威胁的医疗和科学证据,因为(上述说法)“未被大部分研究组织广泛接受”。在1991年空军刚开始这项研究的时候,那些资料可能还没有被普遍接受,而在那以后事情改变了很多。


事实上,关于这一点美国政府甚至都没法欺骗自己。美国商务部(the U.S.Department of Commerce)、国家电子信息管理部(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and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和跨部会无线电咨询委员会(Interdepartment Radio Advisory Committee)得出结论:HAARP确实对无线电通信造成了威胁。这些威胁可能对阿拉斯加农村的居民有着深刻影响,在那里是否拥有可靠的无线电通信有时事关生死。


人们在调查HAARP的时候,发现会遇到剥洋葱一样的情形,或者就像打开一个俄罗斯套娃,立即会发现大的里面还有一个更小的。确实存在着一层又一层的目的和欺骗;幕后动机一个接一个。HAARP的目的可能包含很多,却极少是资料中讲的那样,也并非如发起人介绍所说的那样。


一份名为《HAARP项目的用途和目标》(Purpose and Objectives of the HAARP Program)的情况说明书张贴在了HAARP主页上:


HAARP是一项旨在研究电离层属性和表现方式的科学事业,专注于通过了解并使用这一工程来加强用于民用和国防的通信和监督系统。HAARP项目致力于发展一个世界级的电离层研究设施,它包含:电离层研究仪器(IRI)是一台在高频频率范围内运转的高功率发射机设备。IRI将被用来临时刺激一个有限范围内的电离层区的科学研究。诊断工具,将会被用来观察发生在这个刺激区域的物理过程。观察在一种可控的方式下使用IRI的过程,会让科学家更好地了解不断发生的在太阳自然刺激下的过程。此外,安装在HAARP设施上的诊断系统将对于许多其它研究,如全球变暖和臭氧损耗的研究有所帮助。


HAARP的核心是IRI,将会成为有史以来建造的最大高频无线电发射机。它被设计成能够将几千兆瓦的广播功率整合成一束拥有难以想象的力量的激光。这一切通过调整排列在一个平面的短波偶极子天线的顺序来完成。


HAARP与世界上其它十几个电离层加热器一个最大的区别是:HAARP是一个相控阵(phased-array)。这些发射机/天线场的定向或并列式发射正是把HAARP与其同类型的工程区别开来的重要因素。如果使用超地平线雷达(这正是HAARP最初所设定的),这也会使其变得“不合法”。


相控阵雷达是一种非常先进的雷达,能够同时跟踪数以百计的目标。美国和苏联都曾开发过相控阵雷达以便于搜集来自敌方的核袭击的证据。然而,相控阵雷达受到1972年反弹道导弹条约(Anti-Ballistic Missile,ABM)的约束,条约规定只能在一个国家领土的外围部署这样的雷达,而且必须对外,所以他们唯一的功能就只能是警告敌人的攻击。在这种情形下,相控阵雷达不能被用作防御体系的一部分来识别并击落攻击性导弹。


被废弃的“反向散射”项目遵守着反弹道导弹条约的规定,唯一的问题是,这不管用。如果HAARP被用作一个雷达系统,它会违反反弹道导弹条约,因为其光束控制能力会使其被用作防守。早前的关于HAARP的出版物谈到了它的这个用途,奇怪的是,近期的更多的材料在这一点上却保持沉默。


一个武器系统的发展期有三个主要阶段。第一个阶段有双重任务:一是进行最基础的自然科学研究,它能增加人们对自然规律的了解;二是想出一个好点子,一个试图把自然科学应用于军事需要的“切合目前情况的”想法。


探索期的第二个阶段是“概念验证”。科学家要么在大学的劳动合同或由军事和国防承包商提供的补助金下工作,要么在军队或承包商自己的实验室里开发硬件来测试这个“切合目前情况的”想法。这一阶段的目的在于证明这个想法有朝一日能够转化成军队会用到的东西。在这个阶段,实验设备很少会像一个真实的武器。



直到第三个阶段即最后的阶段,也就是雏形阶段,这个想法才作为一个实际工作模式而成形。在展示了这个雏形之后,支持者为了竭力获得大量所需的资金来构建并使用这个新的武器系统,通常会将这一项目从实验室转移到政治舞台。


国防部迫使我们相信,HAARP只是阶段一,是纯科学的项目。而许多HAARP的批评者认为,HAARP实际上是阶段二:“概念验证”,是一个武器系统的实物模型。因为电离层研究仪器的天线场被设计成为递增式的建造,如果这个“概念验证”阶段成功了的话,这些人相信,HAARP根本就是要成为一种通用的武器——现在,或更多的是将来。


一些人坚信,存在着一个宏伟的阴谋,一批难以置信的强人想要统治这个世界。我们大部分人把这类人视作是偏执的疯子。但是,不可否认的是,100年间的一场运动已经在世界顶级的知识分子、实业家和“地球村村民”(global villagers)之间展开,他们想通过创造一个单一的世界政府(world government)来结束战争,并解决社会问题(比如人口过剩、贸易失衡和环境退化)。这个全球主义者运动是少数邪恶者的一个“阴谋”,还是许多好心人的广泛的“共识”,实际上已经不重要了。正如我们即将看到的,HAARP表明,促进他们的计划,价值将无可估量。


散布于一战之后的“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这一想法,只不过是这项运动的具体化。如今的联合国(UN)就是基于国际联盟这个概念建立起来的。最初,建立联合国是为了结束战争——通过结束国家存在的方式。其逻辑在于:如果没有了国家,那么就不会有国家间的战争。这一点在联合国的《世界宪法》(World Constitution)中被清晰地得以声明:“国家的时代必须终止。各国政府已经决定让他们各自的独立的主权国家成立一个政府,而他们必须向这一政府交出武器。”



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NWO)不过是为了推进创造一个真正的世界政府而取的一个名称。许多新世界秩序的支持者信奉一种由专家、科学家或技术人员来控制的叫做技术统治论(technocracy)的哲学。在美国人的观念里,这在任何意义上都是不民主的。一个非常有名的新世界秩序支持者叫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全面揭露注:肉体已经在2017.5.26死亡,灵魂已经去银河中央太阳分解)。他是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和其他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他把他所谓的技术统治论称为“电子通讯技术化”。在他的书《两个时代之间》(Between two Ages)中,布热津斯基写道:“这个电子通讯技术化的时代涵盖了一个逐渐出现的更受约束的社会面貌,这种社会将由一个不受传统价值观约束的精英来支配。”


布热津斯基


这个“电子通讯技术化”会让联合国要求所有现存的国家去主权化。这一新命令会迫使美利坚合众国成为一个地方政府——可能称为“北美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North)”。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普遍被视作新世界秩序的一块跳板


1993年的《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援引了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话:“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代表我们向一个新世界秩序迈出了最具创造力的一步。”欧洲共同市场(Common Market in Europe)和欧盟(European Union,EU)同样被视为最终的欧洲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Europe)的桥梁,反过来正好是联合国全球性国家的另一个地区(某些诽谤者称之为“全球殖民地”)


新世界秩序的阴谋/共识,有可能只是一个幕后大师在拨弄HAARP之弦,也可能包括军事-工业-科学复合体上层的战略防御计划(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的支持者和情报机构的叛变派系。不得不如此猜测,是因为只有几个正确答案和接近无限多的错误答案。 HAARP的官方材料很明显是自相矛盾的,它试图就这项工程的真实目的误导和迷惑公众,而实际上是在迫使别人不断推测它到底是怎么回事。显而易见,有一些事情我们并不知情。HAARP几乎可以肯定是某个阴谋的一部分。此时此刻,我们无法知道那个阴谋是否像低端的故事情节那样微不足道,确实只是军事-工业-科学产业的少数人向美国勒索一些钱去建造一个大而无用的科学项目吗?或者走向另一个极端:HAARP真的是摧毁美国并统治世界这个阴谋的一部分?再或者,它是否是另外一些难以想象、却完全无关大雅的事情?


谁?


国防部声称对HAARP的所在地拥有所有权。马萨诸塞州的空军菲利普斯实验室和华盛顿特区的海军研究办公室共同负责技术的监督,以及所谓民用项目的管理、执行和评估。上述三点并没有关于HAARP不好的地方,它只不过是另外一种(需要耗巨资的)大科学,一切都光明正大地开放。他们煞费苦心地指出HAARP的资料并非保密的,所有调查者都可以使用,甚至能够从网上下载。来自该国和别国的一些大学、私人研究机构和企业也参与了该项目。他们包括:阿拉斯加大学(University of Alaska)、马萨诸塞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Los Angeles,UCLA)、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MIT)、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克莱门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塔尔萨大学(University of Tulsa)、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斯坦福研究院(SRI International)和地球空间有限公司(Geospace,Inc)



这当然会使HAARP看起来与武器发展的绝密世界无关。然而,一份国防部的关键文件声明:


该计划的核心是发展一种独一无二的电离层供暖能力,出于国防目的,进行必需的开拓性实验,并充分评估电离层增强技术的潜力。


国防部何时会有非军事目的呢?


另外一个显示HAARP可能不是一项平民活动的线索,在建造HAARP主合同的当前持有者、世界最大的国防承包商之一的雷神公司(Raytheon)的电子系统上被发现。


在HAARP的传说中,一个关键人物是参议员泰德•史蒂文斯(Ted Stevens)。无论是在华盛顿,还是在他老家阿拉斯加,他一直是该项目的坚定支持者。对于他的选民来说,他似乎把这个项目视作是另外一份可观的政治拨款。他努力把这个项目作为一个能够给该地区带来工作和收入,并给阿拉斯加大学带来国际学术声望的项目来推销。实际上,它没带来什么工作机会,花在这个项目上的5800多万美元迄今为止都没有到达阿拉斯加。这是为讨好或报答支持者的政治拨款吗(一些人会找出足够多的理由来反对这个项目)?或者说这笔款项只是一个掩饰?


另外一个关于HAARP真正目的的奇怪线索是:一个俄罗斯顶尖科学家罗尔德•祖奴若维奇•沙加迪夫(Roald Zinnurovich Sagdeev)曾经是科学委员会成员之一,他致力于研发HAARP项目。这个委员会跟HAARP一样,由空军菲利普斯实验室和海洋研究办公室共同赞助。委员会由马里兰大学东西方空间科学中心(East/West Space Science Cente)所召集,院士沙加迪夫是该中心的主管。


沙加迪夫


沙加迪夫博士担任了15年的苏联空间研究所(Soviet Union’s Space Research Institute, 相当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主管。他在那里领导了许多高端的跨国项目,包括美苏阿波罗联盟号项目(U.S.-U.S.S.R.Apollo-Soyuz),以及探查哈雷彗星(Halley’s Comet)和后来的火卫一(Phobos,一颗火星卫星)的国际任务。后两个项目由超过12个国家共同合作,沙加迪夫院士设计并实施。



在他1973年就职苏联空间研究所之前,他作为等离子体物理学家在核科学领域有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业。同时他曾经是苏联科学院所有院士中的最年轻的科学家之一(美国并没有类似的荣誉)。现在,他是俄罗斯空间科学研究所的名誉理事,在美国马里兰大学担任特聘物理学教授(马里兰大学是参与HAARP项目的大学之一)。他也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的一名外籍成员和苏联解体研究中心(Center for Post-Soviet Studies)的项目经理。


沙加迪夫院士能够很好地证明“一个世界”的阴谋已经深深植根在了祖国俄罗斯和西方世界的土壤中。新世界秩序团体的目标是“汇聚”:把美国和前苏联融合成一个单一的全球共和体。沙加迪夫博士在他整个职业生涯中为此扮演了一个重要的政治角色。在改革的前五年,他在日内瓦、华盛顿和莫斯科峰会充当当时苏联总统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的顾问。


戈尔巴乔夫


顺便说一下,现在“世界公民”戈尔巴乔夫领导的一些组织,比如戈尔巴乔夫基金会(Gorbachev Foundation)和绿十字(Green Cross),它们都位于普雷西迪奥(The Presidio)——加州旧金山一个美军的秘密基地。戈尔巴乔夫目前的主要工作是为新世界秩序的生态法令编写一个合乎伦理规范的纲领。1992年里约热内卢地球峰会后,他接受了这项任务。



1961年,在太平洋海域的詹森岛(Johnston Island)发生的一场备受瞩目的核能测试,它引起了一场夏威夷光电秀,瓦解了美国的所有间谍卫星。这是来自1961年一份美联社的报告。


1995年,沙加迪夫院士同伊夫加利•P.威利科夫(Evgany P.Velikhow)一道作为利奥•西拉德物理学奖(Leo Szilard Award for Physics)的共同获得者得到了公共利益上的表彰:“由于他们是扭转美苏之间核军备竞赛的主要因素。”这个奖每年由美国物理学会颁发,“……为了表彰物理学家在环境、军备控制和科学政策等领域推进物理学的应用的杰出成就”。早在20世纪30年代,利奥•西拉德(1898-1964)就成为了第一个设想制造原子弹的美国物理学家。在他的催促下,爱因斯坦(1879-1955)在1940年给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Roosevelt)写了一封信,提出了制造核武器的计划。这直接导致了制造这颗炸弹的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的出炉。


爱因斯坦(左)利奥•西拉德(右)


1983年3月,为了表彰他们组建苏联科学家反对核威胁和平委员会(Soviet Scientists’Committee for Peace Against the Nuclear Threat),威利科夫和沙加迪夫获得了利奥•西拉德奖。这个委员会发表了一篇以物理学为基础的,关于美国三年后的战略防御计划的评论。在沙加迪夫教授身上,我们看见了HAARP、战略防御计划、等离子物理(HAARP被指控是为研究高层大气的等离子物理的项目)、环境和军备控制之间的一个非常有趣的连接。为了理解HAARP到底是什么,这些主题会反复出现在我们的研究中。


为什么一位前苏联高级官员、科学家、战略防御计划专家会是HAARP诞生的一部分?一些人认为HAARP是即将上线的SDI(战略防御计划)技术。里根总统承诺,会跟苏联分享“星球大战”的技术。一些人认为,他那样说很奇怪,而另外的人则赞许这一表态。苏联确信,战略防御计划会给予美国“先发制人”的能力,因此强烈反对。我们正在开发战略防御计划技术么?我们能够履行里根的承诺吗?沙加迪夫院士出现在该委员会证明了HAARP就是“星球大战”,并且我们正跟俄罗斯人分享这一成果吗?


为什么?


如果你的雷达能看到地平线之上很远的地方,探测到几百甚至数千英里外的敌机和导弹会怎样?一旦你看见了那些来袭的导弹,你就能将大气层的顶端升高吗?这将使“空气”位于它不该存在的地方,从而在空间中产生意外的阻力。这样就很可能使导弹转向或摧毁导弹。那就是一个类似于HAARP装置的原始专利书对这个装置用途的说法。如果你能深入到地下若干英里的地方探测,并发现敌人埋藏的所有秘密会怎样?这正是资助HAARP的美国参议院想做到的事情。



作为操纵高层大气的一部分,如果你能让喷射气流随意转向会怎样?如果只需点击一个按钮你就能创造出局部风暴,使敌军可能的行军之路变成泥泞的沼泽,从而阻止其军队和他们的补给会怎样?国防部自越战后就非常渴望这种技术。在那场战役中,他们试图在敌军主要补给线胡志明小道上进行人工降雨。


越战胡志明小道上的运输队


再野心勃勃一点,如果你能“联系”上洲际风暴,用大风和冰雹毁掉交战国的粮食作物,或者使其淹没在洪水中呢?你能随心所欲地引起饥荒么?这些也是类似HAARP装置原计划的一部分。



如果你能指挥能量光束照射敌军,像三分钟做成一顿饭一样用微波加热他们的大脑,会怎样呢?那难道不是完美的武器么——你的敌人死了,或者精神上受到了极大干扰而无法作战,除此之外便没有其它损失了。他的装备仍然可用,他的城市、他的工业完全不会受到战争的玷污。这一直都是武器设计者几十年来的梦想。这也是开发中子弹(以中子辐射为主要杀伤力的低当量小型氢弹,更正式的名称是强辐射武器)的原因(1962年在美国接受首次测试)。中子弹从一次较小的爆炸中释放出高能量的致命辐射,它对“财产”的损害很小,但对人类的伤害很大。



如果你能发射全息图像,比如他们崇拜的上帝的图片,或者他们最害怕的魔鬼的图片到天空中去,你能控制所有人么?空军是这么想的,因为空军正积极探索着全息投影仪,想把它作为一个武器系统。如果你能直接通过他们的头脑传播语言或思想,你会怎么做呢?你能不去驱使他们不知不觉地执行你的命令,或者用“声音”使他们疯狂么?受雇于俄罗斯克格勃(KGB)的心理学家们,自20世纪30年代起一直从事研究用无线电遥控人类。中情局(CIA)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也有着类似的研究计划。


上述全都是研究人员认为HAARP(或者一个像HAARP那样的装置)所能做的事情,前提是建造得足够大并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一用途上。这些事情听上去是那么疯狂,如同科幻小说一般,而几十年来受人尊敬的科学家们认为完成这些事情只是时间和金钱的问题。那么,HAARP是武器发展的下一个“进化”阶段吗?



谁想染指这一武器呢?谁不想呢!我相信,你能想到许多国家、组织、机构和准独裁者会找出各式各样他们必须拥有这一武器的借口。如果HAARP确实有可能存在,并且也有证据证明这一点,你认为这一武器会留在平民手中多久呢?即使HAARP真是作为一项纯科学事业,也很难想象一旦其威力被证实之后,它还能被平民控制多久。然而,有证据表明,从一开始HAARP就处于某个科学军事阴谋的控制之下。它还进一步表明:它可能确实有阴谋——这个阴谋用纳税人的钱促进了某个未知派系的神秘目标。要发现这些阴谋者是谁,花费的篇幅将会有理解HAARP本身那么多。



支持者指出,该计划并未保密,而其“平民”地位可能是另一种掩饰——打算绕开美国与联合国及前苏联签订的条约。如上所述,HAARP被军方追踪可能是因为违反了反弹道导弹条约。此外,HAARP似乎拥有改变战场或是陆地天气的巨大潜力。美国签署了一份联合国拟定的条约,该条约禁止把环境变异(天气控制)作为一种战争武器。军方在某种程度上被限制参与这类型的研究,但该条约并没有对平民提出要求。


对于外行来说,关于HAARP背后真相的完全理性和负责任的猜测听上去可能很疯狂。我们活在一个将科幻变成现实比未来学家把愿景出版成书还快的时代里。举个例子,对天气的控制似乎是个疯狂的想法,但全世界的科学家已经开发天气改造技术50多年了。大约在同样长的时间里,我们从小村庄基蒂霍克(Kitty Hawk)的莱特兄弟(Wright Brothers 美国的飞机发明家)发展到了月球上的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 首次登月的阿波罗11号宇宙飞船指令长)。如果说资料证明,某些为HAARP设计的实验可能对天气有深刻影响,这完全在人们熟知并认可的科学原理范围内。那么,如果存在着一个攻击性地使用这一技术的阴谋会怎样?在本书中,我会把你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一些最貌似可信的甚至有时候听起来不大可能的关于HAARP及其预期用途的推测中来。


莱特兄弟


尼尔•阿姆斯特朗


猜测HAARP背后的真相的一些人得出了关于谁该对HAARP负责的结论。然而我怀疑,天使、魔鬼或者外星人都有可能涉及,我会同你们分享那些推测,尽管他们正确的可能性很小。


HAARP可能是某个大阴谋的一部分么?在我之前,已有很多作者写了大量篇幅试图回答“是否存在着一些强人想要统治世界的巨大阴谋”这个问题。他们提出了许多阴谋论,一些很有说服力,一些明显是过虑了。那些精通历史、熟悉时事及拥有塑造这些事件力量的人,已经认识到这一可怕事实,即:实际上,一个大而有力的运动,正在创造出一个单一的世界政府。新世界秩序是推动世界霸权的另外一种说法。“霸权”是指一个国家或中央权力凌驾于许多国家之上,就如同几个世纪前的梵蒂冈以及基督时期的罗马帝国那样。支持新世界秩序的“渐进主义者”的目标是使联合国,或者某些其它尚未建立的组织成为新罗马。


对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的渴望,渗透到了所谓的“东部权势集团(Liberal Eastern Establishment)”中,我能从书和杂志上给你们找出上千条引用来支持这种观点。希望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引用应该够了……斯特普·塔尔博特(Strobe Talbott),过去一直是四个总统的副国务卿,他在1992年说道:


斯特普·塔尔博特


在接下来的100年里,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国家地位将被废弃;所有国家都将承认一个单一的全球权威……所有国家基本都是社会性质的体制。在任何时候,无论它们看上去有多不朽甚至是神圣,而事实上,它们都是做作且短暂的。


正如在本书中我们将看到的那样,HAARP包含了一些技术,其中包括针对秘密人群的辐射微波或超低频率无线电波等秘密技术,它们可能会造成方向障碍、疾病或情绪转变,甚至很可能把指令输入到人们脑中。新世界秩序支持者很渴望利用这些技术来统治这个世界。公开资料显示,在本世纪大部分时间里,美国中情局和俄罗斯克格勃(及它们的前任)都在研究这项技术。这不需要让约翰•柏奇协会(John birch Society,美国一个保守的反共团体,极右组织)受到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惊吓,如果那些希望控制并征服他们同胞的人最终找到了一个工作的模式。


在与HAARP有关的来自极右的传说中,一个奇怪的说法是它与MJ-12由科学家、军事领袖、政府官员组成的秘密组织,是在美国总统杜鲁门在1947年签署的行政命令下组建。的联系。像《看见一匹灰色马》(Behold A Pale Horse,光技术出版社【Light Technology Pub】,1991年)的作者、报纸《真理》(Veritas)的出版商比尔•库珀(Bill Cooper)以及前中情局的顶尖飞行员约翰•李尔(John Lear)那样,有些人在我们中间传播了存在外星人的传说。


约翰•李尔


这些人坚持认为,在1947年发生在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Roswell)附近的一次飞碟坠毁事故之后,政府成立了一个叫做“玛杰卡12(Majic 12)”或“宏伟12(Majestic 12)”——统称MJ-12——的绝密委员会来掩盖这一“真相”。他们说MJ-12最终接管了这个政府(在跟外星人签署条约后)变成了阴谋中的阴谋,深藏不露地进行着新世界秩序的企图。如果这是真的(虽然我表示怀疑),那么就应该存在着许多HAARP技术的应用软件,它们既能用在MJ-12上,也能为它们的外星霸主所用。这些传说中的一些信徒表示:HAARP可能是打算作为一个反对外星人入侵的行星防御系统!

公益投稿邮箱:30576503@qq.com

写作爱好者和志愿翻译进群联系群主

【全面揭露】媒体部诚邀爱心人士加入

【全面揭露】的所有图片都不设置水印

所有文章都可转载,让真相流动起来

 在这个颠倒的世界,真相远超科幻电影...

饥饿、疾病、战乱、恐袭屠杀、民族仇恨、黩武主义、国家纷争……这些只是出于偶然?难道人性就如此丑恶不堪?

病毒疫苗、人体芯片、肉食谎言、化疗黑幕、气候操控、金融骗局、生化武器、转基因毒害、致癌添加剂、封锁自由能源……这些恶行就是为了一个目的:对全人类进行奴化统治。

是谁蒙蔽了我们的双眼,看不清这个乱世背后的真相?

是黑暗势力在背后策划了这一切!它们就是所谓的“世界精英”,控制着全球政治、经济、金融、能源、农业、医疗、教育……它们无处不在,躲藏于公众视野之外(或者说通过被它们控制的主流媒体隐藏自己的身份),它们是共济会高层,光明会、耶稣会会员,它们是操弄世界的“隐形之手”。

这些恶势力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们并非人类,它们是隔离和控制了地球26000年的负面外星人!

值得欢呼的是,无数正义之士正在揭露它们的一切罪恶!黑暗统治如今大势已去,黑暗隔离已经接近尾声,因为“光明势力”的正面外星人正在协助我们解放行星地球!

正面外星人:球形存有联盟、银河联盟、抵抗运动、地底人正努力协助人类清除黑暗!伟大的解放即将到来,“事件”将会发生,可爱的人们,觉醒吧!认清并传递这个真相,全面揭露,助力解放!


冥想公益区 :  Y Y  94963880

 冥想时间: 周一至周六 21:00 

                  周日全球同步24:00

全面揭露QQ群:  580632108


长按扫码


随喜打赏


谢谢鼓励

点击“阅读原文”看《事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