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三体》有感一 —— 黑暗

点亮自我 2018-07-27 12:09:18

以前一直没读«三体»,其实是怀着一种偏见,就是国人很少能写出优秀的科幻作品。我也不知道这种偏见哪里来的。最近看了越来越多的介绍和评价,不禁勾起了好奇心。读了十几页,就不忍放手,于是花了几天时间算是一口气读完了。


先要检讨一下自己的浅薄。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科幻作品,读完了这部小说才意识到,其实自己根本没读过什么科幻小说。寥寥无几的几本大概是儒勒凡尔纳和爱伦坡的作品。我原来所谓喜欢的,其实是科幻电影,准确的说是科幻爆米花电影。无须动脑,只要放松的大嚼导演准备好的奇幻世界就好。即使如星战或者阿凡达之类巨制,也没什么深刻的思考。就像一场绚丽的烟火,看过了就随风而逝。而这部作品,给我的震撼,好从几次有灵魂出窍的感觉。


这种震撼,其实不是来自于大刘的思域之广阔,构想之新奇,脑洞之大开,而是,源于其十足的冷酷。“十足”这个词还不足以形容,作者的冷酷,就像大雪之后无风无月的寒夜——冷到寂静。


怎么形容这种冷酷带给我们的感觉呢?我想象我们祖先原始人的生活:寒夜降临,躲进山洞,点起一小堆篝火,然后挤在一起瑟瑟发抖。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寒冷,还有更多是心里的寒冷——那种对黑暗的恐惧。你永远不知道身边潜伏着什么危险,猛兽,毒虫,或者临近的部落。。。


大刘带给我们的最真切的感觉就是:黑暗。逃入太空的舰长站在驾驶舱里,看着茫茫宇宙,自杀了。扣动扳机之前他说:“黑,真他妈的黑啊!” 这“黑”,不仅仅是无尽的太空,还有人性的黑暗,和宇宙的黑暗森林。


我们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文明开化的生物,有所谓人性,不会残食同类,有爱心。而事实上,只要生存环境稍一改变,人性就如骤风里的残烛,瞬间明灭。这样的历史比比皆是,文革,土改,监狱实验,大饥荒。。。黑暗一直在我们的心里,从未消失过。文明是需要学习的,黑暗不需要。只要生存的空间受到挤压,黑暗就会被挤出来。


而宇宙的黑暗森林,其实一直黑暗如斯。我们的祖先对这种黑暗曾经无比的熟悉,而我们只是忘记了。"生存本来是一种幸运,过去的地球是就是如此,现在这个冷酷的宇宙里到处如此。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类有了一种幻觉,认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 智子说的这段话,听来冷酷,却是事实。黑暗森林法则,是我们祖先曾经最熟悉的生存法则——在阴暗的危机四伏的森林里,当猎人察觉到异常,他是去探查呢,还是放一枪再说?而“猜疑链”,不过是黑暗的 另一种表达方式。宇宙里,不存在信任的任何基础,因为没有机会和意愿去互相了解。


这黑暗的源头极其简单——任何生物都要生存,延续。没有生物的生存是为了死亡,这不符合自然逻辑。然而,宇宙里的资源是有限的。黑暗的真正含义是这样一个冷酷事实:为了自己的生存,去杀戮异己。整个文明史,其实是杀戮的历史。智人迁徙到美洲大陆,超过四分之三的哺乳动物灭亡。欧洲人的美洲地理大发现,造成了八千多万印第安人的死亡。。。。。


黑暗无处不在,只是我们经常忽略了,或者不愿意面对。关于黑暗的真实是——当我们望着篝火的时候,忘了周围的黑暗。而猛抬头,黑暗无边无尽的包围着我们。而大刘,就是提醒我们抬头的那个人。


我们该从黑暗里学到什么?臣服是唯一的选择。臣服的意思是,理解黑暗法则,接受黑暗法则。


这倒不是说,我们要消灭人性,泯灭爱。而是,在寒夜里,照顾好这堆篝火,珍惜这堆火。不过不要被火的假象所迷惑。火随时会熄灭,黑暗终将来临。死亡是永恒的灯塔。


现在,带着篝火的温暖,我也想,会不会有无数个平行的宇宙,让我们可以走出黑暗森林?我发觉,我已经被火的幻象迷惑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