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不择手段的前进,极端情况下,我会选择吃人丨毒药头条

毒药 2018-06-19 13:08:31




“今天除了郎平,另一个中国女人也被世界关注。”8月21日,郝景芳凭《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这也是第二个中国科幻作家获此殊荣。正在上海书展举行专场活动的刘慈欣现场获知消息,当即由衷地表示祝贺,并希望以此为契机吸引更多人参与到科幻文学创造中来。在他看来,雨果奖比诺贝尔奖有价值多了。




作为首位获得雨果奖的中国人、亚洲人甚至“非英语母语作家”,刘慈欣当然也被众多媒体包围。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在严酷的环境中,刘慈欣选择艰难前进,并为中国科幻赢得了尊严。在他的雨果奖作品《三体》里面,有一句话,让人印象极其深刻:前进,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他甚至极其真实地回答,如果极端情况下,他甚至会选择吃人——当然是在科幻世界中。


基于《三体》及其相关科幻影视,上海书展期间,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接受了毒药君采访。他感叹地说:科幻IP太少、科幻编剧太少、具有“科幻情怀”的其他各类创作人才缺乏,这才是中国拍不出好的科幻片的主要原因。


刘慈欣还说:没有制片人和资方知道观众爱看什么。预测什么的在电影和小说领域从来没准确过。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更多可能性展现给观众和读者,让他们来选择,而不是搞预测。





无边无际的想象,需要寻找一个出口




刘慈欣对宇宙空间最初的想象,我们可以在《三体》英文版后记中记录的一段童年记忆里找到:


童年时代的一个夜晚清晰地蚀刻在我的记忆中:那时我正站在一个池塘边上。这个池塘位于中国河南省罗山县的一个小村庄,我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那里。身边还有好多人,有大人,也有小孩。我们一起注视着清澈的夜空。在那里,一颗小小的星星缓缓地划过黑色苍穹。


这是中国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日期是1970年4月25日,那时我7岁。


自那之后,我意识到自己有一种特殊才能:那些远超人类感知界限的大小和存在(不管是宏观的还是微观的),对其他人来说仅仅是抽象的数字,我却可以在脑海中建立起具体形象。我能够触碰它们,感受它们,就像其他人可以触碰、感受树木和岩石一样。


宇宙150亿光年的半径以及比夸克都要小很多数量级的“弦”,这些概念当今大多数人都麻木无感觉。但光年和纳米的概念却依然能在我心中催生出生动、壮观的图景,让我唤起一种妙不可言的、宗教般的敬畏和震惊。大多数人并未经历过这种感觉,相比他们,我不知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种感觉首先让我变成了科幻小说爱好者,然后是科幻小说作者。


当时中国并没有科幻文学,甚至没有科学幻想这个概念。直到刘慈欣上小学四五年级时,才第一次阅读科幻小说——凡尔纳的《地心游记》,而彼时尚年幼的他还以为小说里写的都是真实的事件,直到父亲告诉他,这是一本科幻小说。



也正是阅读这些科幻小说作品,给了他最初的想象和创作的启蒙。升至初中,刘慈欣已经成为他口中常说的“中国第一代科幻迷”,无边的想象需要寻找一个出口。1979年,16岁的刘慈欣第一次尝试写作。





拥有精神世界,到哪儿也不觉得闭塞




然而,这个爱好在当时并没有得到延续。


1989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山西阳泉娘子关发电厂的刘慈欣,成为了一名计算机程序员。同事们在下班后常常聚在一起打牌、打麻将,有一次他甚至输掉了800块钱,这笔钱在当时是他整整一个月的工资。


于是,他决定再次执笔,创作科幻小说——因为那起码是不赔钱的一种爱好。


在大学期间研究过广义相对论和量子物理学的他,将严谨的方程式与丰富的想象力结合,创作了一系列科幻作品。



谈及在娘子关发电厂的生活,刘慈欣认为那里的生活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般闭塞。而且,每个人都有两个世界,一个是现实的工作世界,一个是自己的精神世界。如果拥有自己的精神世界,到哪儿也不会觉得闭塞。


在一边从事本职工作,一边在业余时间写作的时候,单位的同事几乎毫不知情。直到2001年作品获奖,同事还对他说起有一个科幻作家也叫作刘慈欣。


在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写作是否是一种孤独时,刘慈欣表示,对于作者来说,孤独是一种幸运,如果太过于被关注,反而会变得糟糕。


所以,在作品风靡之后,刘慈欣仍然坚持希望大众多关心他的作品,而不是他的个人生活。





我知道自己是谁,不会被赞誉冲昏头脑




刘慈欣埋头笔耕,创作了包括7部长篇小说、16篇中篇小说、18篇短篇小说等在内的约400万字作品。


其中,《三体》三部曲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不仅备受读者与媒体的赞誉,国内销量超过100万册;而且夺得“星云奖”和“雨果奖”两项国际科幻大奖,“将中国科幻文学提升至世界级水平”。



但是,因为作品中充满着冷酷的“黑暗森林法则”、悲观的结局等元素,刘慈欣也被大众和媒体解读为一个具有“冷漠道德观”的人。


对此,他解释说,这是人们的一种误解,作者与他的作品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在作品黑暗和冷酷的设定中,他的个人经历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部分是来自于自己阅读的经历,来自于对知识的了解。


而因《三体》之后迟迟未出新作,也被很多人质疑“被赞誉冲昏了头脑”。


刘慈欣笑着肯定地说:“我知道自己是谁,我不会被赞誉冲昏头脑,这是我少有的对自己有信心的一件事。”


他也不无担忧地表示,科学比幻想跑得快,可能会导致科幻文学停滞不前:“科学催生了科幻,最终科学可能也会把科幻埋葬掉。”但是目前阶段,留给科幻作家努力的空间还很大。





中国科幻IP,目前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曾经无人关注《三体》的影视开发价值,但在它夺得多项国际国内大奖后,很快成为一个“超级IP”。电影版权在2010年卖给游族影业。万千粉丝和科幻迷对《三体》电影充满期待。


2015年4月,游族影业宣称《三体》电影已经开机,并将会在2016年暑期档上映。而到今年6月,网传《三体》电影制作团队已解散,影片将无限期延期。一时间,各种关于“跳票”的猜测不绝于耳。虽然制作团队发布官方信息辟谣,但社会对《三体》电影的信任度和期待感大幅度降低。



就在此际,刘慈欣亲自担任监制的《三体》舞台剧推出,又激起“大刘”粉丝们的热议。有人认为舞台剧达到了他们的期望,在视觉感官表现上出极大的震撼力,很好地表达了原著中那种宏大的宇宙观;有人却认为舞台剧改编《三体》原著内容过多,特别在人物设置上的大幅改动,令人极度失望……


近日,企鹅影业又向毒药君透露:《三体》网剧版本正在筹备中,已确定导演和制片人,但剧组其他成员尚未确定。大刘表示,自己或将在《三体》网剧中担任剧本策划、概念设计总监等职务。


因为前有影版“跳票”,网友似乎对网剧不抱太大期望。对此,大刘表示:“《三体》网剧开拍还需要一定时间。我认为在作品没有完成之前,种种猜疑没有意义。作品是好是坏,有待作品呈现在观众面前后,再做评价。”


而刘慈欣的另一部作品《流浪地球》也已被中影集团立项。



论及“科幻IP”这个概念,大刘表示,“科幻IP”目前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同时他也指出,“科幻编剧”极度缺乏,是科幻影视行业的最大问题,希望有更多具有“科幻情怀”和专业能力的编剧能够加入进来。

 




没有科幻情怀,就拍不出好的科幻片





毒药君在与大刘的精彩对话还涉及与科幻小说和影视有关的诸多方面,粘贴如下与大家共享。


关于交互游戏与科幻影视


01. 毒药君:交互式游戏如今很火,如《无人深空》,在游戏中,玩家将扮演一名身处宇宙的边缘的宇航员,自由探索这个陌生而有吸引力的宇宙,以回归这个宇宙的中心为主要任务。作为腾讯移动游戏想象力架构师,您觉得这类游戏对科幻小说创作有启发吗?


刘慈欣:其实小说和游戏作为两个不同的讲故事手段,已经有许多交集。比如《光晕》在推出游戏后,随后便有了根据游戏改编的小说,小说三部曲是埃里克·尼伦德;《Parasite Eve》游戏版本就是根据已有的小说改编的,原作是由日本著名药物学家和小说家濑名秀明在1995年撰写的恐怖小说。




02. 毒药君:像《银翼杀手》这样的科幻电影,也曾被改编成游戏。而您在《三体》中也对游戏进行过大篇幅的描写。现如今随着VR等新技术的诞生,您认为如果当虚拟现实像小说中所描述的那样,在人的生活中占据大部分时间,乃至使人产生第二现实的时候,人是否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像您所说的登上沙滩的鱼便不再是鱼,而成为非人的人?


刘慈欣:游戏将会越来越深入人们的生活,只是现在人机接口还没有做得那么完善罢了。未来生活中,很有可能人们的生活、工作都要运用游戏的平台去操作,第二现实将在未来成为可能。对人类情感的影响,现在还说不好,可能会是多个方向的。


有的人说,游戏将会成为第九艺术,其实像模拟人生和大富翁,不都是第二现实的思路么?只不过技术局限,它们只能在二维的屏幕上呈现,还会让玩家意识到自己是在玩游戏。但往后人机接口做得好了,游戏很有可能会使人产生第二现实。


关于哲学、科学与道德观


03. 毒药君:现今许多科幻文艺都在“向内”发展,比如科幻电影《她》、《机械姬》、《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以及《黑客帝国》,包括您提到过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实际都在讨论科技发展后人的异化问题、人与机器之间的关系问题,请问您是否认为描写人与宇宙关系的“硬科幻”比讨论人类情感问题的“软科幻”更值得科幻界关注?


刘慈欣:关注人的异化的文艺作品,与关注宏大叙事的科幻作品,都是科幻文艺中不能缺少的部分。科幻文艺作为文艺的一种分支,缺了哪一块,都会不完整。这些作品和宏大叙事的科幻作品同样重要。



04. 毒药君:弦理论的不可证(有人甚至据此认为不能被证实的就不是科学,而是哲学),以及您在《球状闪电》中也描述过一个情节:只要有观察者存在,闪电便无法准确击中目标,书中人物议论道:“这不是科学,是哲学”。依据以上种种,您认为科学和哲学的界限在哪?目前学界已经有科哲交叉学科了,那么科学和哲学将会进一步融合么?


刘慈欣:首先,我认为弦理论是一种科学,而不是哲学,只是现阶段还没有被证实,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研究。科学是一种闭环结构,需要提出后去验证;而哲学不是闭环结构,只需要提出问题,可能永远无法回答。


哲学随着科学的不断进步,对人类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小,而科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将越来越大。比如,虽然古希腊哲学家德谟克利特在两千年前就提出了“原子论”的概念,对后来人类发现原子有一定的启迪作用,到头来还是科学。我觉得弦理论作为一门科学假设,是一定会被证实的,只是需要时间。


05. 毒药君:有人评论您的作品里有的情节比较骇人听闻——比如《 流浪地球 》第三篇 , 叛军们将最后忠于政府、坚持逃亡的五千人集体冻毙,这时,一个小女孩 , 举起一大块冰用尽全身力气狠命向一个老者砸去 , 她那双眼睛透过面罩射出疯狂的怒火 。这幕骇人场面超出了读者心理底线 , 刘慈欣似乎是沉浸于叙事快感中, 而忽视了人物的内在体验和读者的阅读感受。据此,有人认为您在类似的叙事时透露出对生命的冷漠。您怎么看待?


刘慈欣:我认为批评这一情节表现对生命的冷漠,有些太过牵强。在小说中表现的是一群愤怒的群众表达自己的愤怒,是在当时情境中很可能出现的情节。


这个问题上,并不是人数多了,就掌握了真理。有部分中国人对西方民主制度往往存在很深的误解,以为人多了说了就算。但其实不是的,民主是大让家都能自由表达,而并不是说大多数人说了算,真理常常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06. 毒药君:你在与江晓原教授的对话中,对方提问:“假如人类世界只剩你我她了,我们三个携带着人类文明的一切。而咱俩必须吃了她才能生存下去。你吃吗?”您的回答是为了人类的延续,你会吃。由此引发了网上关于“刘慈欣吃人”的热议。据此,您认为道德是否有时代性和相对论?


刘慈欣:道德是具有时代性,是相对的。比如说唐朝安史之乱时,有个将军把自己的妻子杀了后,煮了给士兵吃。这在现今世界道德观中,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算发生了也是不被允许甚至是犯法的。可是在当时是成为美谈的。再比如,据说在法国发生过一群士兵被困山中岩洞,他们将快要死去的同伙当作食物,活了下来。当他们获救后在法庭上接受审判时,法官表示现行的法律并不能衡量审判他们的行为,因为法律并不是设定在极端环境下会发生的情况的。我认为这名法官做得很对,因为这件事确实不是普通的环境中发生的。


坚守道德的人,在普通情况下,越多越对社会有利;但是在一些特殊情况发生之时,如果死守道德不放,那就是不利的了。国家政策制定者也应该考虑这些,在普通情况下推行对社会有利的道德观,是有利于社会发展的;但在特殊情况下,国家政策制定者应该考虑到这些情况。如果他们也和普通老百姓想得一样,那就太差劲了。


关于科幻小说与影视改编


07. 毒药君:在《三体》获得雨果奖,获得世界性的认可时,中国观众仍然不能接受科幻影片中拯救世界走出飞船的人长着一张中国人的脸。您曾表示,国力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科幻文学的输出。您认为在科幻电影中,这个问题会在什么时候解决?在电影界热烈讨论“本土化”的今天,您认为的科幻电影本土化指的是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


刘慈欣:我觉得非常奇怪,因为不仅是网友,还有许多业界一线的电影工作者都会问出这个问题。但我觉得这个问题实际是不成立的,为什么呢?因为你都还没有拍出来,怎么知道观众不接受呢?与其为这个问题担心,不如先把作品拍出来,再观察观众能不能接受也不迟,很有可能观众就接受了呢?在作品没有推出的情况下,我觉得这个问题不成立。

我们也有超级英雄,比如孙悟空,比如三国演义里的英雄好汉,他们不也拯救了平民百姓,有的还拯救了国家吗?我们不是也一直接受了吗?


我认为把故事讲好还是最重要的。先把故事做好,再考虑“本土化”会比较好;而不是先考虑“本土化”再考虑故事。先设计一个好的故事,再去将中国元素融入其中,对作品创作会更有利。


不要去预设观众的反应,比如《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从现在眼光来看,角色也不时髦也不帅气,可是这个剧就是火了呀。这说明,我们在没有拍出作品以前,不能去预设观众的接受程度。 



08. 毒药君:有人认为,现在中国拍不出好的科幻片,这是因为咱们不缺创作型人才,却缺乏工业生产能力和产业化结构性安排,您怎么看?


刘慈欣:我认为中国电影并不是缺少技术,也不是缺少资金,而是太缺具有“科幻情怀”的创作人才。有的从业人员只是看到这个题材拍了会火会红,而不是说对这个科幻题材有多喜欢。这样的态度当然是拍不出好的科幻电影的。


国外的卡梅隆为了做电影拍摄前期工作,都潜进了海底万米去体验;库布里克拍《2001太空漫游》,也做了很多很多精心的准备,不惜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和资金去一遍一遍打造布景、道具,甚至一些细节。



我并不是要表达中国的电影从业人员都急功近利,不肯为作品花费心思和精力。我们也有很多关注人性、关注社会的好电影,和许许多多踏踏实实拍电影的好导演。但是因为中国电影一直以来都有一种“现实主义”倾向,而对人类未来、对太空、对宇宙、对科技都没有一种情怀。这才是问题所在,如果没有一种强烈的“科幻情怀”,就拍不出好的科幻片。



致歉声明:由于毒药君笔误,致使8月20日发布的《他创造了中国史上最火漫画IP,微博话题讨论量超“宝宝婚变”3倍》出现"首创条漫"等字样,又将"《漫友》因故停载幕星社漫画七月"误作"《漫友》停刊七月”,给幕斯和幕星社带来不便,也给毒药网友造成误导,特此致歉。

相关采访内容以此App中的表述为准。
http://www.duyao001.com/w/share/560330109337350144/34/667




热  门  文  章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高晓松:去你的“老子贵”,陈凯歌早该没戏拍才对!

 李安杜琪峰等两岸三地影人痛批中国电影30大恶疾 

《余罪》常书欣:小说牛逼,编剧二逼,剧情傻逼

好莱坞编剧教父为中国电影挑出16个致命缺陷

爱奇艺VP张语芯:就爱做大戏,部部是爆款

他是中国第一编剧,也是贵圈第一毒舌


精  彩  回  顾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大鱼海棠》|《魔兽》|《欢乐颂》

CAA | 漫威 超级人渣 宫崎骏 | AV奶奶 | 毛片儿

常书欣 | 方励 | 郑宸 | 罗杰·科曼 | 幕斯

诸葛小花 | 周铁东 | 非行 | 张昭 | 张恩超

甘薇 | 侯鸿亮 | 张语芯 | 白一骢 | 梁振华 | 郑志昊

毒药小视频 | 7月摘评 | 毒药赏色




毒药君微信:duyaosir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毒药App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