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说丨穿越2020年,同业人都混成这样子了!

同业张三 2018-02-11 12:31:24
最近一直有读者在后台问我同业会怎样?
现在是要加入还是离开这样的问题。
说实话,除了回复 “呵呵呵”或者“么么哒”以外,
我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毕竟这种严肃的问题
并不适合这样随意地从三哥口中说出。
我们还是老样子,唠唠嗑,文字之中见真章
写这篇“同业科幻小说”,
希望能帮你找到一点点方向



7:00
同业专用智能闹钟响起,是张三供职的银行——水电煤银行的行歌
自从三年前银行牌照放开后,国资民资巨头纷纷成立自己的银行,水电煤银行由国电集团和各地的自来水公司、燃气公司合资成立,所有水电煤用户自动转为该银行客户。在预存1万元水电煤费享受9折优惠,预存5万元享受8折优惠的激励措施下,该银行一跃成为仅次于五大行和邮储的第六大银行。
 
张三是一年前从某股份制总行金融市场部跳槽到水电煤银行的。

7:05
水电煤行歌在“永远奔腾、永远跳跃、永远燃烧”的男高音中结束了
张三象征性地张了张嘴啊了一下——这个行里发的智能闹钟会记录是否有跟唱,作为考核指标之一。然后张三翻了个身又迷迷糊糊睡去。

智能闹钟里传出悦耳的女声:“今天是2020年6月30日,上半年的最后一天。昨晚,海外主要市场的表现如下……”伴着张三的鼾声,女声用了10分钟将国内外的隔夜要闻都播报了一遍。

7:15
“嘀嘀嘀”智能闹钟尖锐的声音一下子把张三从不知道什么梦里拉回来

原因居然是系统监测到主人即将进入深睡状态,这是不被允许的!“现在起床,可以获得滴滴打车提供的5元拼车抵用券和饿了吗3元的早餐抵用券,是否确认起床?”
 
金钱的奖励还是最有效的刺激措施之一,张三挣扎着起来了。自从这两家公司垄断了出行和外卖之后,对生活的渗透可谓是无孔不入,其实张三也搞不清楚原价是多少,抵扣后的价格划不划得来,但是既然是唯一的选择,能少花点就少花点吧,这几年国家经济一直难见起色,据说要作好疲软一代人的准备。税务局对税收抓得倒是挺紧的,连张三2005年的买的基金去年刚回本,就被征收了资本利得税。

7:30
“咚咚,您的滴滴巴士还有15分钟经过您指定的上下站地点”
“请您安排好时间提前等候,过期不候!”张三的华为Mate 12上发出了提醒,华为的Mate系列已经成为中国金融人士的标配,自从中美在特朗普上台撕毁了所有的贸易协议后,苹果手机和三星手机在国内都成为了禁机,倒是为华为、OPPO、魅族、小米这样的厂商带来了商机,连锤子也活下来了,出了个系列叫红锤,主打老年党员市场,开机画面是党徽,标配手机铃声是《东方红》,卖得很火。
 
滴滴收购了许多在亏损中挣扎的公交公司,统一升级为滴滴巴士,承载起信息化时代公共交通的职责。在特大城市已经没有太多人开车了,不是他们不愿意而是不能——越来越严格的交通法规,使得大部分人全年的分数在一两个月内被扣完。当看到配备先进技术和算法的滴滴巴士能精准预测路线和实现小区门口上下车,并且保证有座位和空调,不少车主们索性放弃自己开车了。

8:15
从滴滴巴士下车,手里还拎着饿了吗在车上配送好的早餐
张三走进水电煤银行的大楼,这是一栋雄伟的三面等边型三角形建筑,楼顶分别闪烁着水、电、煤三个显眼的标识,熟悉的人都叫这个楼为“水行大厦”。其实整个银行的股权结构里,国电的股份最高,但是因为水电煤的顺序大家叫惯了,所以同业人简称这家银行为“水行”,把“水行”里的员工叫做“海绵宝宝”……
 
刷了指纹进了楼,又刷了虹膜进了交易室,张三总算坐下可以慢慢地享受早餐了,永和星巴克的自动咖啡机已经按照预先设置泡好了今天的咖啡,也是中美撕破脸之后,星巴克就被逼撤出中国了,国内门店被永和豆浆全面接盘,所以出现这么一个混搭的牌子。咖啡也不能说不好喝,就是隐隐约约总能闻到一股子豆浆味儿。

8:30
          市场开盘,张三收到了来自司库的指令      

指令是一份自动生成的表单,根据昨日的头寸情况和今日的预约明细,由智能计算中心给出的操作指令。过去在白板上和excel里加加减减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
 
一个月以内头寸出450亿,成本-1.52%,一个月以上头寸出120亿,成本-0.45%。
 
从两年前开始,中国进入了负利率时代,虽然并不能刺激经济起死回生,但好歹日本、欧洲等国家一样都是负的,大家一个水平,竞争起来也公平。

借给人家钱还要倒给利息已经够悲催了,更悲催的是居然也不太借得出去。张三在交易中心的电子平台上挂了几个资金的offer和利率债、NCD的买盘后,拿起本子赶去开晨会了。

8:50
     老总主持的晨会上,带领大家读了一段党章   
这是国有银行的必修课,先之前有几个国外回来的交易员不习惯,老总说你们要当作读圣经一样去读党章,之后纷纷适应了下来。
 
党章读完就是电子评论员的观点投票时间,电子评论员是国家金融信息产业化的一个重点项目,是一个大数据智能系统,收集市场上的所有观点的信息,形成选择题让交易员投票同意还是反对。
 
电子评论员是一个实体机器人,有着福娃一样的外型和眼神,盯着看久了张三会忍不住笑,只好低下头认真看手里的投票器。
 
“……系统经调研认为央行本周内还会下调一次基准利率,同意请按绿键,不同意请按红键”
“……投票结果为,8人同意,5人不同意。”
“……系统经调研认为本次10年国债的发行边际倍数为……”
 
整整30分钟,满屋子的人默默的在机器的指挥下按绿键和红键,张三已经有点记不起来哪天起每个金融机构的晨会突然就变成了这个形式,冷冰冰的机器声音代替了七嘴八舌的讨论。谁,投过什么票,历史记录一清二楚,如果投票和实际结果出入较大,该交易员的考核分就会不及格,往往面临着被调岗劝退的压力。
 
“这么做很有好处”,投票结束后,老总对一个新来的交易员解释道,“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以前每个交易员都喜欢说一大通,过几天又推翻自己完全不负责任,一个晨会有时候两小时也开不完,现在多好,每天半小时,判断得准不准看历史记录。”
 
“老总,我还有一个问题”,新来的交易员有点不依不饶,“机器人收集的信息来自于哪里呢?”
 
老总没回答,甩手走了出去。

10:00
张三已经在位子上呆坐了很久,久到小腿有些麻痹,人感觉有点眩晕
先前电子系统上挂出去的盘有几个已经被自动成交,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再看一眼,如果没有错误的话,就在屏幕上点击“下一步”。
 
自从中心的自动化交易系统升级后,张三的工作便一下子冷清下来,这个系统涵盖了从报价到沟通到成交的所有步骤,再也不需要让分支行营销了,QQ微信也不用打开了,连经纪公司的报价也爱看不看了。
 
甚至不需要知道对面的交易对手是谁,系统解决一切问题。
 
“那万一哪天系统崩溃了,怎么办呢?”刚上系统那阵子张三忍不住问,老总说,小张,你想得很周到啊,这样吧,每个月最后一天的下午,你们切换到手工操作,为小概率事件练练兵。于是张三被任命为应急方案小组常务副组长。
 
每个月有半天,也就是今天下午,能作为交易室的小头目。想到这事,张三有点小激动。因为这意味着他可以,手把手地,教那些青春靓丽的妹子们,怎么“传统地”做业务。

11:00
      看来快到饭点,张三眉头紧皱感觉异常紧张  
“叮叮”,静默了一上午的电话终于响起,张三接起来,是投行部的同事,一笔ABS的放款就在今天,需要金融市场部配合手续和头寸。
 
“下午你们不是切到手动吗,这笔是放在上午还是下午?”
 
张三思量了一下,ABS放款手续有点复杂,万一手工没做完,且又是半年末,岂不是要被骂死。果断上午做掉!
 
“你现在在系统里点掉吧,下午我们还有很多笔其他业务要做。”张三夸大了一下下午的工作量,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不到10秒钟,系统上显示这笔ABS的申请单被发过来了,张三在屏幕上点了几个确认键,把流程送到了中台。

11:40
 终于可以吃饭,好像可能会有点有趣的事情发生 
张三在水行大厦顶楼的员工餐厅选了个景色不错的桌子坐下,几秒钟后又一个长得像福娃的机器人吱吱吱地移到他身边,在张三抬起头的一瞬间,福娃机器人脸上的五官突然消失,变成了菜单。虽然已经体验过很多次,但每次这样的切换总让张三的手和心脏本能地一抖。好多日系的恐怖片镜头一下子都涌了上来。
 
菜单不复杂,反正也就是三选一,张三选了一个C套餐。
 
福娃的脸又切了回来,发出成年人假扮稚嫩的声音:“您的选择是C,祝您用餐愉快!”刚刚还是菜单的五官挤出一个眯眼笑,然后吱吱吱地往下一桌移去。
 
“愉快你妹!”张三在背后嘀咕了一句,没想到机器人居然停了下来,身子没转头却180度转过来,“请问还有什么可以帮到您吗?”张三赶紧说没有没有,打发它走了。
 
还好,套餐是由一个带着朴实的笑容的大妈人工端过来的,虽然衣服上油烟味儿有点重,但是张三感觉到舒服多了。以前也尝试过让机器人上菜,但是上得太慢,路上还容易被饿了等不及的人截胡,就放弃了。
 
吃完饭还餐盘的时候,张三看到有个变脸机器人卡顿在一个桌子边上不动了,工程部的一个师傅正给它开腔剖肚维修,一把红的绿的电线都露在外面,看着竟有点想吐。
 
赶紧汇入了人流,匆忙逃走。

12:45
         迟来的午休,然而可能并没有那么美好       

张三已经端坐在一个圆圆的白色球中,这是总行科级以上员工才能享受的冥想休息室。


圆球内放着轻柔的音乐,是《唱支山歌给党听》

冥想了没到1分钟,张三已经睡过去了。
 
15分钟后,白球发出了“滋滋”的声音,从轻微到几不可闻渐渐越来越响,直到张三彻底醒过来。
 
这是规定,在公司的休息室里,不得进入深度睡眠。

13:30
                         手工操作切换开始了                   
虽然每个月都有这么一次,张三依然会紧张。离开系统的那种未知和无力感,是剩下的日子根本不需要承受的。
 
“经纪公司直线接入,完成”
“各分行直线接入,完成”
“各交易员聊天器登录……”
 
“三哥,我的QQ帐号显示长时间未登录已被锁定……”
“三哥,我的帐号显示被盗……”
 
张三一阵头皮发麻,“QQ帐号搞不定的先不搞了,把经纪公司和分行的报价接进来就行了”
 
“三哥三哥,我这里有个经纪报价的格式我看不懂,你来帮我看看?”新来的辣妹求助了,张三心里一阵得意。
 
“……我,我也看不懂……”瞪着屏幕许久后,张三涨红了脸弱弱的说。
 
“那这一笔?……”
 
“不管了,估计是他们搞错了”张三不想给自己找事。明明是一个因为多嘴而摊上的事,何必要把自己死磕到底呢:“让他们通知对手,从中心的电子系统上发给我们。”
 
“这样也算手工作业么?” 新来的妹子扑闪着大眼睛问。
 
“算!”

17:00
         下午的演习结束了,张三在OA里写下:     

2020年月30日13:30——17:00
电子系统手工作业切换实操小结
 
经纪报价                                                       11笔
成交                                                               2笔
分支机构报价                                                3笔
成交                                                               1笔
交易对手直接报价                                        5笔
成交                                                               1笔
异常状况                                                        0笔

交易员在练习中较好地掌握了手工报价作业的要领。
 
总体效果优良。
 
完。


以上就是本期三哥的“同业科幻小说”
小说中有意或者无意提到的所有品牌,
如果2020年你未娶我未嫁,我抱你们大腿,
你们会答应吗?

本小说真的是虚构的,请各位不要对号入座
如有雷同,那一定是本届读者不行



上周推出猜背影大家的评论也是醉醉的
今儿三哥闲着蛋疼画了自画像,

保证提神醒脑,心惊肉跳呵呵呵!




不管你信不信,暂时这个就是我了
嗯,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