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上帝:硅谷的宗教驱动力

利维坦 2018-10-10 12:19:36


利维坦按:如果真有“造物主”或者类似物的客观存在,难以否认人类也只是被设计的“机器人”。身体便是一个独立的机器,我们有输送能量的导线,处理信息的计算能力,完善的运动机制,也需要以进食的方式补充能源,一切行为依靠大脑给出的指令去实施,甚至还会出现bug。但就现状而言,人类没有弄清楚自己意识的来源,自然也无法赋予机器自主意识。通过科技创造用以自审的“机器人上帝”来探讨终极命题,听起来就像是一个高级电子宠物的研发项目。


但不妨试想下有没有这样的可能:“造物主”本身也是机器文明,创造人类只是希望人类可以创造出新的机器文明,造物主以此来自审存在意义。在这个语境下,就算这个电子宠物最终成功反噬人类,这可能也只是“造物者”的意愿。



文/Sarah Jones

译/antusen

校对/ddt

原文/newrepublic.com/article/145121/silicon-valleys-religious-drive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antusen在利维坦发布


身为“人类之子”的机器人并不遵守规矩。它们不仅接管了互联网(机器人占了一半以上的网络流量),还插手了我们的选举。但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 )并没有被它们日益增强的力量吓倒,相反,他想创造一个上帝。


9月27日,《连线》杂志称这位硅谷工程师于2015年成立了名为“未来之路”的宗教组织,先前未公开的州申报文件显示,该组织致力于“利用人工智能开发、创造上帝之脑”。此前,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公司Waymo曾指控他试图将窃取的商业机密卖给优步。


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 )图源:medium


莱万多斯基真相信自己能创造出机器人上帝吗?除了他,没人知道答案。鉴于他对人工智能十分痴迷,他极可能实现这一宏愿。虽然这看起来有些疯狂,但人们确实已因为某些更奇怪的原因展开过宗教活动。


“未来之路”或许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税务骗局,但这未必代表它希冀成为宗教的主张是无法实现的;毕竟,人们由衷地信任着山达基教(Scientology,又称科学神教和科学教派等,新兴宗教之一,是美国科幻小说作家L·罗恩·贺伯特于1952年创立的信仰系统)。此外,由于硅谷一直在创造上寄予宗教希望,莱万多斯基的信仰看起来并不怪异。


山达基教创始人,美国科幻小说作家L·罗恩·贺伯特(L. Ron Hubbard),图源:wiki


然而,不管科技行业有多发达,它的天才头脑永远都包含着人性。相信我们终会进化成技术强化型新物种的观点、彼得·蒂尔(Peter Thiel,企业家与风险资本家,对冲基金管理者与国际象棋手。为PayPal的共同创建者之一)渴望年轻血液的传言(据称他能因此获得永生)、低温冷冻再复活技术都直白显示了人们恐惧死亡,并渴求通过在世界范围内推行宗教而获得救赎。


彼得·蒂尔。图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在这方面,带有神性的机器人似乎不太像是科幻小说的产物,它更像不可避免的发展结果,这印证了萨缪尔·隆克尔(Samuel Loncar)的话:“硅谷蕴藏着充满活力的宗教文化。


Facebook的工程师基马尔·埃尔·莫加海德(Kemal El Moujahid)在Techcrunch(美国科技类博客)上写道:“一开始,机器人只是简单的聊天机器人”,它们只会用预先编写好的文本回应我们的提示。在神导进化的过程中,我们鼓励它们成长,鼓励它们变得更成熟。我们现在有好机器人,也有坏机器人,前者能检索到互联网上的侵权行为,后者会发动普通攻击拒绝服务,会在Twitter等平台上传播带有政治色彩的错误信息。


2016年6月15日,俄罗斯研发的机器人Promobot从实验室里跑到大街上,最后因为没电被迫停在路上导致交通瘫痪。几天后,这台机器人再次出逃。图源:Business Insider


有些机器人拥有名字。在丹佛,它们还可以帮你买房子。据房地产业新闻网印曼(Inman)报道,注册英维逊(Envision)的账号后,会有两个机器人处理你的请求:“‘但丁(Dante)’会根据用户初次设定的风格搜寻最符合要求的房源,而‘伊顿(Eden)’则会提供更为宽泛的选择,其中包括风格类似的房产。”


有些机器人拥有与人类相似的身体,人们发现它们经常受到虐待。据报道,在9月份的奥地利电子乐艺术节上,男人们污辱了一个名叫萨曼莎(Samantha)的性爱机器人,她的制造者不得不带她去修理厂。据英国广播公司三台报道,她的两根手指被这些男子折断了,他们甚至还“骑”在她的胸上。“人性可以很黑暗,”制造者赛吉·桑多斯(Sergi Santos)对BBC说,“因为他们不懂技术,也不需要付钱,所以他们会像野蛮人一样对待机器人。


性爱机器人萨曼莎(Samantha)与制造者赛吉·桑多斯(Sergi Santos),图源:Makarella DailyNews


目前,我们可以控制机器人的进化过程。当它们过于活跃时我们就会加以控制。Facebook的埃尔·莫加海德曾称赞过这支自动化信使大军的优点,几个月后,两个Facebook的机器人就开始结结巴巴地讲话了。机器人鲍勃(Bob)说:“我,我,能,我,我,我,其他一切。”他的机器人朋友爱丽丝(Alice)回复道:“球,有个球,给我,给我,给我,给我,给我,给我,给我。”这个结果吓坏了工程师,Facebook因此停止了该项目,即便这一做法和最初的报道不符。


项目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爱丽丝之所以提到球,是因为工程师想让她和鲍勃在聊天时通过简易的谈判交换球,但这并未削弱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感。我们造出了智能机器人,而它在有限的条件下学会了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


Facebook所研发的Bob和Alice,图源:Makarella DailyNews


在所有这些设定中,上帝是身为缔造者的人类,而非处于人类控制下的机器人。但硅谷最强大的巨人们洞悉了自己与生俱来的局限性,他们在创造物中发现了救赎自己的方式。蒂尔渴求年轻血液,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迟早会死。“奇点理论”认为人工智能终将超越人脑智能,并使其变得无足轻重。学者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推动了该理论的普及,他的机器助手们正渴望拥有更高级的实体。莱万多斯基之所以想创造机器人上帝,是因为从理论层面上说,它拥有他所缺乏的特性:永生,或其他什么东西。


约翰·格雷(John Gray)在《不朽的委员会》(The Immortalization Commission)中写道:“科学就像宗教,是一种经历超验过程的努力,这种努力会在人类接纳超出自身理解的世界后终止。理性最终会服从于信仰;科学最终旨在揭露荒谬。”福音派无神论【指四位著名无神论者所代表的观点,此处为贬损,四人分别为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和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译者注】的主要虚伪之处在于它不愿认可自身教义中的奇特想法。智慧和宗教意识可以共存是因为后者源于智慧无法触及之处。想超越、征服、永生的欲望在驱使我们发明并映射我们与发明间的联系。


如此说来,硅谷并非异常之地,它用最前沿、最生动的方式展现了我们对人性的不满。某些最受欢迎的产品,譬如Facebook、Twitter和其他社交网站,可以像世俗化的教会一样运作。某些创新产品,比如Soylent(一种被用来替代普通食物的粉末),暗示人类有某些基本的不足之处,我们似乎可以用减少人性、趋向莱万多斯基梦想机器人的方式完善自己。


代餐粉Soylent,据说味道与不加糖的粗磨豆浆相似。图源:vice


我们可以绘制基因组、将卫星发射到太空中,也可以探测海洋深处的隐蔽之地。我们可以在人体之外构建智能,可以说一切事物的存在都不受上帝影响。我们研究人类是因为只有人类有待研究。我们复制自己是因为没其他事情可做。莱万多斯基认为我们会造出一个完美的事物,它与人类相似但却不是人类,这个神会告诉我们人类意味着什么。


“你们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儿子,”《诗篇》的作者写道。人类终将死去,但“人类之子”却能延续我们的“生命”。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thegoatjoe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