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我的美女总裁老婆(第0201-0204章)

YU美人驿站 2018-08-03 11:34:29

第201章 【演技】

    屋子里黯淡的黄晕灯火照射到大门口的时候,已经苍白无力,只隐约把门口走进来的人影轮廓给照射出来。

    叶子将门打开后,面色平静,目光清冷地站到了门庭院角落,不声不响,仿佛换过一个灵魂,整个人的气质彻底变了样。

    一个一个,穿着各种黑色紧身装束的身影,从不算大的门框里走了进来。

    草黑色的厚重皮质军靴,是这群人唯一统一的装束。

    出现在杨辰面前的,是七个男人,神色各异,好奇、兴奋、玩味,不一而定,但有一点却很明显,他们绝对都不是省油的灯。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肤色白净,身材匀称的男子,鹰钩鼻是他最显著的特征,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他的眼神让杨辰不怎么喜欢,那是一种“一切掌握”,自信到让人无可奈何的眼神。

    鹰钩鼻男走上前,朝杨辰伸出手,“初次见面,我叫断刃,炎黄铁旅,龙组一组组长。”

    杨辰伸手跟他简单握了握,“杨辰,玉蕾国际男公关。”

    “为什么不说出自己真实的身份?”断刃邪异地笑着问。

    “什么身份?”

    “zero的重新缔造者,冥王哈迪斯指环的传承者。”断刃极为顺口地说道:“不谈别的身份,这两个身份,阁下应该不会否认吧。”

    杨辰摸摸头,“干一行,爱一行,现在是男公关,那都是陈年往事了,提它做什么。”

    “要提,不提,我们的对话进行不下去。”

    “这个……能不进行吗?”杨辰笑呵呵地问。

    “不行”,断刃一口回绝。

    杨辰无奈,“那你说吧,我听。”

    断刃得意地一笑,“第一次见面,身为组长,我为阁下引荐一下我的组员……”

    此刻雨水依然从空中飘零落下,但一群人却并没任何躲雨的想法,站在黑夜雨水之中,看着杨辰坐在位置上喝酒吃菜。

    断刃一名一名,介绍着他的队员。

    海啸,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给人上班族模样的中年男子,是副组长,主要负责科技后勤工作。

    火炮,张满络腮胡的汉子,战略突击手,擅长军火武器和大型机械*作。

    大脚,一名国字脸约莫三十岁的男子,擅长近身格斗与断后、支援工作。

    狂风,一名竖着头发的年轻男子,模样俊俏,因为轻功了得,擅长追踪与格斗。

    夜狼,面色阴沉,皮肤黝黑的高大男子,战略狙击手,能隐匿无踪,进行致命绝杀。

    当介绍到站在门口的叶子的时候,断刃停了一下,有意识地说道:“叶子,你自己跟尊敬的冥王阁下说一下吧。”

    叶子望向杨辰,脸色微微不自然,但还是冷声说道:“代号,叶子,擅长间谍与联络统筹工作。”

    杨辰饱含深意地笑了笑,“演技确实出色,直到你们出现在门外,我才发现了情况的不对,真是完美的布置,完美的演技。尤其叶子之前说的那些故事,我到现在都觉得不像是假的,或许这才叫表演的最高境界吧,明知道是假的,却觉得她是真的……”

    叶子听着杨辰的话,咬着薄唇,默然不语。

    “谢谢夸奖,不过肯定还有冥王阁下没想到的”,断刃嘴角微扬,望向一边的夜狼。

    夜狼一点头,发出他的嗓音说道:“还记得这个声音么?”

    杨辰一愣,夜狼的声音,竟然是来时候列车上那个叫“黑泥鳅”的大汉的声音!

    这一发现让杨辰真的有些惊叹,此刻的夜狼只要简单一看,就知道是一名精通搏击技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但当时看见的黑泥鳅,完全就是一个老农民,粗犷山里汉子!

    杨辰由衷地鼓了鼓掌,“据我所知,炎黄铁旅分‘龙组’与‘八部众’两方,龙组虽然人数过百,但因为单人作战力的不足,上百人才各个人都是世界顶尖特工的八部众平起平坐。不过如今看来,八部众还是有不如龙组的许多地方啊。起码八部众里的那几个人,再怎么装,估计也没办法装到让我看不出他们是特工的地步,你们却可以做到。”

    “能够瞒过冥王的眼睛,断刃我感觉也很意外,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我们龙一小组,有着最精锐的配备”。

    断刃刚说完,剩下一名没被介绍的男子冷哼了一声。

    那名男子头发有些长,拖到了脖子以下,面如刀削,身材魁梧壮硕,左眼下方有个十字刀疤。

    “得意就得意,装什么装,我老龙最看不起你这种小人!”

    断刃狠狠瞪了那男子一眼,“天龙!别忘了这次的任务我才是总指挥!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你当我喜欢来受你这草包的窝囊气!老龙我是想跟这个姓杨的打架,前阵子灰衣说他比我老龙强,老龙我就是不服!要不是为了那,你们龙组的任务,我们八部众才不稀罕来掺乎!”

    说着,天龙冲杨辰咧嘴一笑,“姓杨的,等这次出完任务,必须跟老龙我打一场,灰衣那老头子硬说你比我厉害,我不打过可不信!”

    “到时候再说吧”,杨辰心里暗笑,原来这个声如炸雷的家伙,就是八部众之一的天龙,按照记忆里的资料,这人从小是少林的俗家弟子,修习一身佛门内功,又是少林正统龙爪手的修炼者,在招式上,可以说完美无瑕,除非本身实力高出他一倍以上,不然绝对是破不了他的佛门龙爪手。也是八部众之中,被誉为武力第一人。

    只是没想到,那名跟在林志国,也就是林若溪爷爷身边的老人,灰衣,真的是八部众里的哪一位,那么林志国到底是谁?林若溪是他的孙女,这又会是什么样的概念?

    另一头,断刃似乎也拿天龙没什么好法子,只得先不管他,转过身对杨辰邪邪一笑,“冥王阁下,为了能够跟您做一笔交易,我们设了一个局,希望不要见怪。”

    杨辰指了指已经在桌子上躺下的马桂芳与莫倩妮,“你们有事就说,何必让我的女人和丈母娘都嗑药呢?”

    “这也是为了保险起见,我不喜欢空口白话,总得有些倚仗再谈判比较好……放心,那是一种最新研制的麻醉药物,能让使用者的大脑在一定时间内进入昏迷状态,并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断刃慢条斯理的解释道:“当然了,如果在一定时间过后,得不到解药,那么,使用者很可能会成为植物病人。”

    杨辰眼神瞬间冷了下来,望向一旁闷不吭声的叶子,“叶儿,他说的是真的?”

    叶子身体一震,避开杨辰的眼神,说道:“断刃组长说的是真话。”

    “毒是你下在汤里的吧。”

    “没错,我事先有吃解药,虽然我们知道,这种药物对你是没任何威胁的,但她们不一样,她们需要解药。”叶子如实说道。

    因为当初八部众之一的花雨见识过杨辰的百毒不侵,所以杨辰身体不惧怕毒素的资料,炎黄铁旅已经知晓。

    听叶子说完,杨辰差不多也就明白了事情的发生经过。

    这一切,应该是自己撞枪口了,正巧自己与莫倩妮打算回到这里,那时候起,就已经被龙组这群人给算计了。

    在列车上,通过夜狼易容假扮的黑泥鳅,搭配叶子表演的“莫须有的叶子”,让叶子获取了杨辰与莫倩妮的信任。

    而刚好下雨的天气,让叶子根本不需要找什么借口,就可以留宿在莫倩妮家,使得她的演技更加圆满。

    毕竟是龙组的成员,不是普通特工的级别,杨辰再好的眼力,也没分辨出表演得丝丝入扣的叶子,是一个间谍。

    刚才的碗蘑菇汤,直接让她在不被杨辰怀疑的情况中,轻松下了药。

    如若不然,凭杨辰这么多年,几乎本能的观察力,寻常特工哪能走到这一步,就算能迷倒马桂芳,也迷不倒一直在杨辰身边的莫倩妮。

    虽然不知道龙组真正的计划是什么,但此刻自己在乎的女人和丈母娘都已经被放倒,解药又得通过他们获取,自己总得乖乖配合他们一下。

    当然了,这一切都应该是龙组的设想,杨辰也没打算强行去破坏这个局面,虽然两个女人中毒,对于杨辰来说不是难事,但杨辰并不想与炎黄铁旅的人闹僵,这个情况看来,他们会这么费尽心思地想法子套住自己,肯定是想获得某些帮助,杨辰打算听听再说。

    见到杨辰不说话,默默沉思,断刃只当杨辰是束手无策,脸上越发自得,毕竟计策是他出的。

    不管是冥王也好,zero的背后头目也好,回到华夏国内,是龙是虫,不都还要乖乖窝着!?

    断刃心里一阵冷笑,脸上倒很平淡,说道:“我想冥王阁下已经差不多了解目前情况了,那么,就由我来简单说一说,这次希望冥王阁下能够出面,帮我们一起完成的任务吧。”

    杨辰慢吞吞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米酒,叹了一口气,“说吧。”

第202章 【大日如来法身】

  水雾苍茫,山色如墨。

    半小时后,临近午夜时分,一架通体银黑色的武装直升机无声地从一处山林中垂直起飞,几公里外才是那已经离开的昆山寨村落,直升机一个旋转,随后朝着西南方向的深邃黑暗飞行,只是一晃眼便肉眼再难分辨。

    直升机驾驶者是龙一小组的副组长,海啸,在副驾驶座上的则是统筹联络员,也是一组仅有的女性叶子。

    此时的叶子已经换下了那身山野农妇穿着的红色大衣,穿着件黑色夜行服,恢复了平日的妆容,从一个清纯模样的山里女孩,变成了五官俏美,神情严肃的龙组特工。

    在后面的座位舱里,杨辰靠在一张椅子上,身边是从上直升机开始,就滔滔不绝讲述这次任务的断刃。

    而他们的身后,龙组的其他人员都闭目养神,只有八部众天龙打着呼噜,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天王老子也别打扰他睡眠的样子。

    听完断刃的一系列解说,虽然很繁琐,这家伙还时不时穿插一点人文知识,故意让杨辰感觉他很有文化,但杨辰还是大概了解了此次龙组煞费苦心请自己入瓮的目的。

    这次的任务,主要是拦截一伙,意图将藏传佛教密宗,大日如来法身偷渡出华夏国境的家伙。

    按照藏传佛教密宗的教义,大日如来法身拥有着教义信仰的重要地位,只有大日如来的金刚顶传承下来的佛法,才被肯定为正统。如果没了那具据说灌注了自古以来无数活佛法力的法身金像,那么藏区的教徒就无法肯定藏区统治者的正统地位。

    在这种宗教狂热的地区,缺少了信仰的根本,那无异于让整个地区陷入分崩离析的危险境地。

    领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过这次的情况极为特殊,意图盗走如来法身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一任负责供奉法身的佛门密宗长老,丹鄫上人!

    丹鄫上人并非普通宣扬佛法,参禅礼佛的普通藏区活佛,他继承了藏传密宗的许多诡异武学和法门,本身就是个修为高深的佛门武僧。

    如果仅仅是丹鄫上人,也就算了,大不了派龙组进行围剿拦截,总能战胜他夺回法身。

    可是,这次叛变,还有一直与丹鄫上人关系极好的密宗四*王,大宝、大乘、大智、大慈,四*王,各个都精通密宗佛法,修为精深,不逊于丹鄫上人。

    这样的五名密宗高僧,有计划地想偷法身出境,如果不是龙组一直都有监控,发现了蛛丝马迹,还真是会来不及阻止!

    虽然说,那五人再强大,也抵挡不了强大的现代化武器,重型军火,但他们近身携带着的大日如来金身,却是容不得半点闪失!更何况,一旦大张旗鼓出动军队,那就可能成为公之于众的国际事件。

    所以,除了小部队的突击作战,夺回金身以外,别无他法。

    杨辰听完断刃的话后,疑惑地问道:“这些个秃驴,整天吃饱了没事干,怎么还想着搜刮文物出国呢?”

    断刃哼声道:“藏区一直都是华夏一大心病,这些离经叛道,不守规矩的邪教活佛,也不是一天两天才出现的。他们无非是想让藏区脱离,好独掌大权。所以做出这等行径,也没什么好稀奇。”

    “那现在他们在哪?”

    “已经被我们的军队包围在丹江地带,暂时住在一小型佛门古刹内,我们之前有过交手,勉强把他们打退,所以他们一时半会不会擅自离开。可那些边防部队毕竟不是顶尖特种部队,由云淼师太和她的弟子代为看守,算是一场虚张声势的空城计,但因为地势险要,他们没有运输设备,暂时不会有问题,但绝对拖不了多久。”断刃道。

    听到“云淼师太”的名字,杨辰觉得有些耳熟,想了想,问道:“是八部众里资格最老的云淼师太?”

    “没错,看来冥王阁下对炎黄铁旅的情况还是很了解”,断刃几分得意地笑道。

    杨辰皱了皱眉头,“算上云淼师太,你们这里总共有了九人,难道还会怕了那五个秃驴?”

    “敌人不止五个。”在旁边闭目的大脚突然插了一句。

    断刃接口道:“冥王阁下,你知道他们这次意图把法身运到何处么?”

    “哪里?”

    “美国。”

    杨辰恍然,有些头疼地抓了抓头发,“你不会是要告诉我,bluestorm的人也会来吧。”

    “根据我从总部获取的可靠消息,美国蓝色风暴已经派遣了超过三名的特工前来接应,目前还没有他们突破我们封锁线的讯息,但如果他们真的到来,或许我们根本无法及时发现。冥王阁下应该很清楚,论科技实力,蓝色风暴是世界上毫无争议的第一。到时候,依照蓝色风暴特工的实力,我们虽然是有九人的核心队伍,但叶子、海啸属于非战斗类人员,我们的胜算其实微乎其微。”断刃口吻难得沉重了起来。

    “你们龙组不是有过百人的编制么?干嘛不多叫些人来?”杨辰笑着问。

    “你懂什么!”大胡子的火炮粗声喊道:“我们龙组才百多个人,要顾及全国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安全,还不算派遣在国外的,哪能一下子抽调这么多人手!?”

    黑脸的夜狼沉声道:“火炮,对冥王阁下放尊重一点。”

    “尊重个屁!还不是被我们一骗就骗到的货色!?真搞不懂组织干嘛要叫这家伙帮忙,还不如叫一队特种兵,起码打几发破甲弹还像个样!”火炮不屑地道。

    “火炮,你才是脑子被炮炸没了吧,人家蓝色风暴是以异能者配合高科技强火力的特工出名,你派特种部队玩军火,还不是给人家送点心?”狂风扬着嘴角说。

    “他们就一群歪门邪道,以为把自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就叫异能者,那都转基因的假冒货,怕他们个鸟,论打枪,我火炮谁都不怕!”

    一群龙组成员谈起孰强孰弱,倒是争论起来,杨辰觉得没什么意思,转头问断刃,“断组长,你想尽办法地把我拉来,就为了让我帮你们对付蓝色风暴的人?”

    断刃谈起计划的事情,又扬起了几分得色,“还请冥王阁下不要太过责怪,我也是没办法的,向组织申请过后,才设计的一系列方案。”

    “等事情完了,会给我解药吧?我女人和丈母娘这么一直在家里的床上躺着,时间久了我怕着凉啊。”杨辰郁郁地说。

    出门前,杨辰把莫倩妮与马桂芳抱上了楼,都塞到被窝里,把房子的门也给全锁了,才跟龙组人出来。

    断刃点头,“那是自然的,等事情一了结,绝对不会给冥王阁下的家人带去麻烦。”

    直升机飞行了超过两个小时后,终于降落到了一片河流边缘的山石峡谷地。

    在这里,已经搭建了四个墨绿色的军帐,十几名全副武装,手持枪械的站岗士兵警戒地张望四面八方。

    杨辰跟着龙组的一行人下了直升机,走进了最大的一个军帐,里面温度稍微暖和了些,临时的白色照明灯将凌晨的黑暗驱散。

    一入营,就见到正对面的地面上,随意摆放着两块蒲团,而蒲团之上,坐着两名身穿素色青袍的道家尼姑打扮女子。

    正面坐着的女尼看上去四十几岁的年龄,眼角微微有鱼尾纹,但依然是风华不减,面容秀美,若远山含黛,唇红面白,气定神闲姿态,充满了东方古典美人的韵味。

    而在她身边,同样双手朝上,素指若兰花的女尼姑,戴着尼姑帽,面若春寒料梢那一朵白雪,又似水韵荷塘的那一朵白莲,清澈若寒潭碧水,宛如是那老尼的年轻翻版。

    年长的女尼此时已经站起身来,掸了掸本就干净的道袍,两道惊鸿似的目光扫过走进来的人,随后直直定格在杨辰脸上,“这位就是冥王?”

    小尼姑也拍拍道袍站起身来,看起来也就二十芳华,还对新鲜的事物比较好奇,见自己师傅如此郑重地问话,也就瞅着杨辰看。

    杨辰暗暗赞叹,这小尼姑老尼姑的出什么家,一个徐娘半老,一个年轻貌美,两女都是眉目如画的,道袍一包裹,更显得身姿婀娜,诱人犯罪啊!

    老尼姑见杨辰只是盯着她们两个女人看,不回话,眼里顿时浮现一层愠怒,“冥王,你在看什么?”

    “啊?”杨辰干笑了两声,“这位就是云淼师太吧,我就看师太和这位小师傅呢。”

    “贫尼和小徒有什么可看?”云淼师太不悦地问道。

    断刃等几名龙组成员都有些紧张,他们知道,云淼师太脾气不怎么好,而天龙则是在旁偷笑。

    杨辰倒没太拘谨,开着玩笑道:“云淼师太保养的真好,平时都用什么化妆品?介绍介绍?或者给个秘方行不?你不知道啊,我现在在时尚产业公司上班,这化妆品也是生产的,就是没好的配方,看云淼师太这模样,想来肯定是保养有方了,不如咱合作合作,推出个产品到时候大家分钱怎么样?”

    杨辰也就随口几句,云淼师太却显然以为杨辰是恶意调戏,猛地从身侧抽出了她的随身佩剑,寒光凛冽,恍若秋水!

    “登徒子!方一见面就如此口无遮拦!看来贫尼今日得先教训教训你,再来谈正事!”

    一声清叱,云淼师太竟是真当挥起柳叶长剑,朝杨辰刺了过来!

第203章 【还会什么】

  “师太息怒!”

    见到云淼师太性子如此火爆,见面就动手,几名龙组成员也都紧张起来。{吞噬 }

    断刃叫了一声,但云淼师太却是压根没听,一道剑光映射着白虹,直刺杨辰咽喉!

    这真是要人命啊!

    杨辰心里一阵苦笑,没想到这出家人如此不淡定,但面对气势汹汹的一剑,却也没着急,恰到好处地闪了一步,在所有人都没料想到的情况下,竟是直接闪到了云淼师太身后。

    云淼师太一剑落空,瞬间转身,却见到杨辰正站在她的爱徒,那名面如冷玉的小尼姑身边。

    小尼姑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怯怯的畏惧模样,被杨辰直愣愣地盯着看,姣美的脸蛋上浮现两朵醉人的酡红。

    “施……施主……”小尼姑几分害怕地呢喃了声。

    杨辰大感有趣,这小尼姑的目光如同最纯净无暇的羊脂美玉,浑身上下全是自然通透的气息,若不是常年身处万里大山之中,绝对不会如此超凡。

    “小姑娘,今年几岁?谈恋爱了没?”杨辰忍不住想逗逗这可爱小尼姑。

    “哈?”小尼姑似乎压根没明白杨辰问的什么意思,眨巴了眨巴眼,一脸茫然。

    云淼师太气得脸色通红,“竟还敢明目张胆调戏我弟子,你是当我云淼好欺负么!?”

    说完,云淼师太再度挥出长剑,这一次出手更加迅猛,剑光所指,一股子凌厉的剑气已是先至!

    杨辰不敢多停留,只得又在面积不大的军营里来回闪躲,每一次的躲避,都会有一道剑气随后跟至,空气破裂之声此起彼伏。

    云淼师太的剑招绵绵不绝,苍劲的剑气将军营的帷帐割地到处是破洞!

    其他几人见劝架也难,只得眼睁睁看着杨辰被云淼师太追着打,到处闪躲蹦跳,一时间军营里乱成一团。

    而那小尼姑则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师傅到处追那奇怪的男人,倒有些为那男人担心,自己师傅凶起来可怕着呢!

    “登徒子!你只会逃跑么!?”

    发现连刺了几十剑,却是连杨辰的衣角都没沾上,云淼师太停下剑招,脸色发白地质问。

    杨辰也停下脚步,嘿嘿笑了笑,“不愧是蜀山剑派仅有的几大传人之一,剑术的确高明,我可不敢硬解,还是逃跑比较适合我。”

    “哼,就算你敢,也未必接得住!”云淼师太收起长剑,面露几分得色,“你竟知道贫尼之剑法传自蜀山,倒有几分眼光,暂且不与你计较,等此次大事一了,再与你算账!”

    龙组几人都松了口气,云淼师太虽然是八部众之一,但事实上也是炎黄铁旅中仅有的几大资格最老的前辈,他们可不敢触了她老人家的眉头。

    “多谢师太宽厚了,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断刃面带苦笑着说。

    云淼点了点头,对那一直傻傻站着的小尼姑招招手,“慧琳,过来师傅这边,切莫让那登徒子近身!”

    “原来你叫慧琳?”杨辰凑到慧琳身边笑着问。

    小尼姑慧琳怕怕地看了他一眼,小跑着躲到了云淼身后,乖巧地似一只小猫咪。

    杨辰满脸惋惜,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出家的尼姑,这就是“华夏的修女”啊!修女什么的最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所以他兴趣正浓,虽然是两个道家女尼,不算很纯粹,但长得都这么吸引人,只不过,老的要打自己,小的现在怕自己,这算个什么事?

    “慧琳小师傅是云淼师太的关门弟子,冥王阁下还请不要太冒昧。”断刃劝阻道。

    杨辰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那你们快谈事,天都快亮了,一天亮,那几个秃驴肯定是抓紧时间就要跑。”

    云淼师太皱了皱弯眉,“什么秃驴!?即便丹鄫上人与四密宗法王叛乱,他们也是藏传佛教转世的高僧,岂是你这样只会逃跑,须有其名的登徒子能随口乱叫的!?”

    杨辰讪讪笑了笑,直接闭上嘴,自己有点色的眼光貌似让这老尼姑生气得厉害,还是避风头得好。

    倒是那慧琳小尼姑,偷偷探着头看向杨辰,那对宝石般的眸子里,满是疑惑的样子,似乎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

    断刃见情况稳定下来,也就开始详细解说接下来的突击行动。

    打开一台光谱仪器,一副投影的地图出现在军帐的帷幔上,上面正是此处丹江地界的具体地形。

    断刃指着地图,解释道:“我们目前的位置处于峡谷上方,下去又一个小型冲积平原,那座蟠龙古寺就在这个小平原的南面位置。丹鄫上人等五人意图离开,除非借用直升机,不然必须通过东部的峡谷山口。若是他们通过了那个山口,再往前,几乎不用多少路程,便会出境。到那时,印方军队就会配合他们,我们便无法再多去插手。”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把他们拦在山谷内,并且抢回如来法身。”云淼师太道。

    “正是这样”,断刃点点头,转头问向一直沉默不言的海啸,“蓝色风暴那边有消息了么?”

    海啸摇头,“目前接收的线报,并没有任何蓝色风暴突破我们国境的消息,不过不排除他们运用了高科技手段躲避了雷达的侦测。”

    “我们的雷达技术想要侦测到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故意要暴露行踪”,叶子说道。

    “哼,侦测个鸟,他们来了正好,我老龙早手痒了”,天龙不屑地道。

    没人理会天龙这愣头青,断刃继续说道:“不论他们是否到达,如果要进入蟠龙古寺,必须通过山谷口或者用直升机进入,所以我们只要做好防御工作,不要给他们打个措手不及便可以。”

    众人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路线很固定,那就容易对付。

    杨辰站在最外围,听着他们开会,举手问道:“那个断组长啊,你确定蓝色风暴只来三个?”

    “我从总部接到的消息是三人。”断刃直白地说道。

    “你确定他们的人还没到下面喇嘛廟里?”杨辰又问。

    断刃皱了皱眉,“冥王阁下,不要怀疑我的情报准确性,我是直接与总部进行通话,获取的确切信息。目前为止,我们封锁了谷口和这片地区的上空,就算一只鸟雀飞进山谷,我们也会事先知道!”

    “喂,小子,你不懂就别乱问,我们还要谈作战部署呢”,火炮不悦地说道。

    杨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再多问,只是眼里多了几分疑云。

    接下来的计划安排很是迅速,火炮作为战略突击手,自然负责带领小队士兵进行正面突袭,而擅于格斗的天龙、狂风、大脚,都从旁辅助,天龙的实力绝对超过任何一名喇嘛,狂风与大脚也能进行牵制,而有夜狼作为战略狙击手,直接在峡谷上方,可以起到压迫作用,如果有好的机会,也能够瞬间解决一名敌人。

    云淼师太,以及叶子、海啸两名统筹人员,负责山谷口的封锁,断刃则进行全局的指挥。

    最后轮到杨辰的时候,断刃直接说道:“蓝色风暴的人员若是如期到达,要支援丹鄫上人一行,那就要靠冥王阁下的牵制了。毕竟与国外几大隐蔽组织的交火,我想冥王阁下作为zero的缔造者,应该最是有经验。”

    意思,竟是蓝色风暴的人,全由杨辰负责。

    “他这种只会逃跑的懦夫,我看断刃你是请错人了”,云淼师太不屑地哂笑道。

    “嘿嘿,不过逃得挺快”,天龙挑衅地看了杨辰一眼,“等事完了也跟我打一盘,你要逃也没事,我老龙轻功也不错。”

    杨辰苦着脸,眉头紧锁,“就不能换个职位?其实我打枪也还行,不如让我跟夜狼换换,我去趴着狙击。”

    “不换,我是最好的战略狙击手”,夜狼面无表情地直接回绝。

    某些领域的成功者,往往是对自己的行业有着强烈,甚至于偏执狂的自信。

    “能者多劳,还是请冥王费心了”,断刃胜券在握一般,下了结论。

    因为距离天亮还有一会儿,几人开始准备作战也急,各种武器与设备都需要调整检查,一下子都分散开来,各做各的事情。

    杨辰一个人坐在大帐篷里,一直瞅着云淼师太背后,乖乖坐着打坐的慧琳小尼姑看,在这个乏味的地方,也就这个小尼姑让他觉得有点鲜活的意思。

    慧琳却是被看得脸蛋儿时不时红一阵,渐渐明白干嘛师傅要拿剑砍这“坏人”了。

    这时候,拿着杯热水走进军帐的叶子看到这一幕,嘴角微微笑了笑,犹豫了下,将热水杯递到杨辰面前,“冥王阁下,喝点水吧。”

    “啊,谢谢”,杨辰很自然地接过,刚要喝,咧嘴问道:“这水里没毒吧?”

    叶子愣了愣,嘟嘴说道:“放心吧,没有毒的,再说有毒对您也没用不是么?”

    “嘿,这毒啊,就跟蔬菜上的农药一样,平常人吃那蔬菜没事,我呢,吃了放毒的没事,可不管怎么样,吃了有农药的蔬菜,对身体总不好,还是少吃点为好”,杨辰说完,喝了口热开水。

    叶子咬了咬下唇,“您心里肯定很讨厌我吧,我之前其实也想拒绝,毕竟伤害平民不是我们的作风,可断刃组长的计划很周详,我如果不配合,就太对不起其他组员了。”

    “我倒没讨厌你,只是不怎么喜欢断刃,他说话太烦了”,杨辰撇撇嘴道。

    叶子抿嘴笑了笑,“组长刚上任,总有些地方怕出错,多说话是正常的,冥王阁下您休息吧,我出去工作了。”

    不等叶子出军帐,杨辰说道:“你还是叫我杨大哥吧,我其实真不习惯听你叫‘阁下’。”

    叶子脚步顿了顿,眼里流露几分惊喜,回头冲杨辰鞠了一躬,“嗯,杨大哥。”

    看着叶子开心地跑出军帐,杨辰心里也舒服了些,其实叶子内心的痛苦,他也能看出来,小姑娘才这么年轻,做这种下毒骗人的事情,哪怕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顶尖特工,也不是轻松能做出来的。

    一直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的云淼师太此时突然睁开眼,冷笑了声,“你除了会勾搭小姑娘,还会什么?”显然她认为杨辰是想钓叶子上钩了。

    杨辰不明白这尼姑老跟自己做对干啥,当即翻了翻白眼,“还会勾搭老姑娘,比如师太你啊。”

第204章 【突击】

  杨辰的话好比是火星坠入了火油,直接把云淼师太那还没完全平息的火气又点燃了起来!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云淼师太咬牙切齿,再度起身抽出了长剑,作势又要扑向杨辰。bxzw

    可不等云淼师太扑上去,一直在她身后的慧琳扯了扯云淼师太的道袍下摆,弱弱说道:“师傅,快别这样了,我们不要理他,还是先做完任务再说吧。”

    云淼师太的一团火气,仿佛瞬间湮灭了,放松下来,将剑收回,淡笑着摸了摸慧琳光洁的脸蛋,“好,听你的,我们出去别的营帐,不跟臭男人在一起。”

    “嗯”,慧琳乖巧地起身,挽着云淼师太的臂弯,与她一同朝外走去。

    快出军帐的时候,慧琳回过头,偷偷冲杨辰吐了吐粉嫩小舌,做了个娇俏的鬼脸。

    杨辰还打算再度“亡命逃窜”,没想到小道姑的一句话比十万吨寒冰都管用,直接浇灭那老道姑的火气,不由苦笑连连。

    等一对道姑出了军帐,刚出去没多久的叶子又走了回来,看到杨辰的一脸郁闷表情,笑着说道:“杨大哥,别小看了慧琳小师傅,她可是云淼师太最看重的关门弟子,年纪轻轻的已经继承了师太七八成的剑法,可算是我们炎黄铁旅未来的栋梁之材,就算是天龙大哥,也不敢小瞧了慧琳师傅呢。”

    “怪不得这么宠爱,这种时候还带着”,杨辰了然地点了点头,原本还怀疑这个小道姑会不会成拖油瓶,这才知道,人家武力值还挺高。

    叶子笑嘻嘻地道:“慧琳小师傅是云淼师太从小就收入门下的,从来没离开过云淼师太身边,常年在蜀山之中修行,这两年才开始入世修行,所以师太怕她被人欺负,看得可紧了,杨大哥你要是真动了心思,那可得先过师太那关。”

    杨辰听了,几分苦恼,这老道姑可不是好相与的,但一想不对,自己什么时候说要泡小道姑了!?

    “那啥,叶子,你不学好,你杨大哥我哪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萝卜?我就看人家小姑娘嫩得跟白豆腐一样,又这么单纯可爱,想多关怀一下她,没那么多龌龊心思。”杨辰正义凛然地道。

    “真的?”叶子一脸不信任。

    杨辰大怒,这还有假!?咱到现在为止"qing ren"加起来还没到十个呢!

    “啪!”

    杨辰一只大手拍打在叶子那挺翘小臀上,那手感很紧致。

    “呀!”叶子大羞地闪躲到一边,“杨大哥你干嘛打我!?”

    “谁叫你这么不乖?先是骗我,现在还怀疑我伟大的纯洁人格!?”杨辰把喝完了水的空杯子塞回给叶子,然后大步走出了军帐。

    叶子怔怔站在那儿,良久,脸上浮现一丝欢欣的笑意,杨辰打了她,反而让她真正松了口气,知道杨辰是告诉她,的确没对她心存芥蒂。

    当远方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峡谷中终于迎来了最为重要的时刻。

    作为这次目标所在地的蟠龙古寺,依然没半点动静,丹鄫上人等五人,似乎根本没离开的打算。

    凌晨部署的作战计划,却不容任何拖延,所有人准备完毕,将军帐迁到了峡谷口,仪器也一并搬运。

    在断刃的指挥下,火炮带领着几名从边防军选出来的军人,带足了弹药,开始朝着山谷下方的蟠龙古刹进发。

    夜狼已经待命,匍匐于山谷上的悬崖口,那里能够准确地俯瞰整一个蟠龙寺院的周边地区,确认没异常情况。

    而在峡谷口,其他边防军已经组成了一道封锁线,云淼师太领着慧琳小道姑,以及具体统筹联络工作的海啸与叶子,也都在谷口新搭建的军帐内,进行各种仪器的监控。

    由于地势的原因,陆地的装甲车辆无法及时到达,只有一架直升机可以使用,但直升机在这样的战局中,其实并无太大功用,毕竟保护措施相对很薄弱,所以单兵作战,在这种情况下变得格外重要。

    杨辰在军帐内,看着显示器上的监控画面,火炮与一小队士兵已经冲到了蟠龙寺的外围。

    几枚烟雾弹从火炮手中投掷而出,各色的气体瞬间弥漫了整个画面。

    激烈的枪响声响彻了山谷,手持重型机枪,背着一大包弹药的火炮,已经熟练无比地开始试探性的扫荡,防止前方有丹鄫上人等埋伏。

    “本部,外围安全,完毕!”

    海啸收到火炮的讯息,向带领着其他几名突击人员的断刃发送讯息,“断刃,外围无埋伏,完毕!”

    “收到”,断刃朝身边的几人眼神示意了下,手一挥,狂风、大脚、天龙同时从古刹后方快速前进。

    他们不似火炮一般穿戴着迷彩服,配备先进的高科技设备,携带重型枪炮,都只穿着贴身的轻便作战服。

    虽然他们不似杨辰那样可以漠视枪林弹雨,但对于顶尖的特工而言,普通的枪支弹药已经丧失了作用,因为子弹发射的过程,就足够他们有时间闪避,小范围的作战,热武器完全没冷兵器显得好用。

    整座蟠龙古寺已经被迷蒙的烟雾包围,火炮指挥着其他几名士兵不断在外围用火力进行封锁与试探。

    当断刃带领着天龙等人到达,火炮让其他士兵退避到蟠龙寺的几尺外,进行监控。

    “他们缩在里面不出来,小心有诈”,火炮说了一句,率先冲进了寺院大门。

    断刃一挥手,四人紧跟其后。

    在峡谷口的军帐内,显示器上已经无法看到寺院内部的情况,叶子摘下耳机,问一旁的海啸,“蓝色风暴的人还是没动静吗?”

    “没有,总部也没任何指示,之前都是断刃组长直接联系,如果有动静,断刃组长应该会事先知道”。

    “难道是觉得过于冒险,蓝色风暴的人不来了?”叶子蹙眉问道。

    海啸也是不得其解,摇头表示不知道。

    杨辰在军帐口,拿着只打火机不断给自己点烟,因为高原的缘故,火苗子总是打不起来,打了好久才算把烟头给点燃了。

    享受地吞云吐雾了一口,杨辰叹息道:“照我看啊,守在这里也没用,我们不如进寺庙里看看,怎么样?”

    “不行,我们在这里才能控制外面整体局势,万一蓝色风暴的人前来,必须挡在外面,不让他们与丹鄫上人他们汇合。”海啸肃容道。

    杨辰嗤笑了声,“是你能控制的么?蓝色风暴要冲进来,不是空投,就是武装直升机,你能拦得住?”

    “拦住他们,是冥王阁下的任务!”海啸固执地说道。

    杨辰掸了掸烟灰,“我的任务?好吧,暂且就这么说。可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么,为什么丹鄫上人偏偏要留在那个蟠龙院里,而不是乘夜里离开呢?”

    “他们是被我们恐吓住了,不敢随意乱动,只能等待救兵”,云淼师太突然出声道。

    “那是你们自己的猜测罢了”,杨辰无奈地笑了笑,“你们不敢动用强火力直接灭掉他们,唯一的原因就是,如来法身比他们的命更重要,容不得半点闪失。他们肯定也知道那点,如果是我的话,都已经距离国境这么近了,还不如强行借助法身的掩护,乘夜突围到境外去。你们就算有能力拦截,也不敢轻易动手,比这样缩在庙里等你们去抓,要有用得多。”

    云淼师太冷哼了声,“胡说八道。他们只要一离开寺庙,狙击手随时都会有机会杀掉他们,并且他们既然联系了蓝色风暴,自然会认为等待蓝色风暴会更安全。”

    “师太啊……”杨辰哭笑不得,“你可能没打过仗,没动过枪,不知道狙击手是怎么干活的。狙击手的瞄准是需要依靠非常多的参数,进行计算的。这里的峡谷从上到下,且不说距离、高度落差,除了要考虑气候、风速、风向、光线等各种瞬间数据以外,还要对方配合,有轨迹可循地移动,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夜狼根本没有带辅佐计算的帮手,单靠他一人,想要打中丹鄫上人那几个修为高深,又早有防备的喇嘛,那不是说打不中,只是成功几率并不高。何况,夜狼还要顾及到不能损伤了如来法身。

    至于等待救兵,那就更说不通了,我没来之前,你们也就只能把他们五人堵在寺庙里面,他们难道不知道你们也可以搬救兵么?等不等蓝色风暴的人,其实结果都是差不多的。”

    一席话说完,云淼师太与海啸、叶子都露出深思之色,这么一想,那五名喇嘛的确是有些奇怪,特别是事到如今,竟然还不见任何动静。

    小道姑慧琳则是在旁好奇地看着众人,似乎不太明白具体怎么回事。

    “冥王阁下的分析,有些道理,但计划已经执行,我们不能随便调整”,海啸皱眉道。

    突然,监控仪器上,画面一阵扭动,直接变成了黑屏!

    众人一惊,叶子立刻伸手在键盘上飞速敲打,但无丝毫起色,脸色沉了下来,说道:“糟糕,是强力的电磁波干扰,我们的通讯设备全部瘫痪了!”


欲知下文,关注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