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科幻小说|硝烟港 (序言)

盛夏 2018-08-23 13:56:57

——《硝烟港》——

小说关键词:核泄漏  基因实验  社会退化  乌托邦主义


前情提要:

2044年,曾经的超级城市s城,发生重大核泄漏事故。核泄漏所在地硝烟港周边被封锁。岛内幸存的数十名精英科学家因受到辐射污染,身体产生变异现象,被秘密隔绝在此地,为了生存,他们在港区想尽一切办法,一次因饥饿引起的残杀事件,让他们惨痛。因而进行了一项生物基因实验,该实验成功令动植物组织受激素倍数增生,以满足食物供应。这里成为一个脱离社会的乌托邦。五十年后,最早的一批科学家大多已经自然死亡,部分人选择在禁地继续终老。但他们的后代呼吁得到自由。

2094年,三名科学家的后代走出禁地,希望向政府请愿,却惊讶地发现,这个城市因国家经济衰退和侵略,已经退化到半农业时代,陷入极度饥荒。政府解除硝烟港禁令的条件,恰好是希望这些科学家解决城市面临的饥饿危机。为了解决燃眉之急,激素农作物被带入s城,供百姓食用。却因副作用频频发生,引发了一场原住民与s市政府之间的流血战争。


主要人物:

卫扬:男,科学家卫晓东的儿子,在受到辐射的奶牛体内培植的试管婴儿。

潘琛:女,科学家潘尚和女科学家方蕾的后代。

何来:男,从核爆炸中牺牲的科学家何来为身上提取基因培育的克隆人。

硝烟港

围/杀/文/明

楔子:隔水之城

成群的黑脚信天翁掠过海面,这是一个气压偏低的下午。而我,只身一人在海天一色的沙滩上走着。整个世界灰蒙蒙,像是等待一场大雨的冲刷。我曾看见过一次降雨。


那是十四岁的时候,我和潘琛,何来在一起,在某个不想归家的周末,进行了一次秘密的三人行,我们花了整整十八个小时,直到双脚都已经被磨破,才到达硝烟港边缘,在那里,我们透过生锈的铁丝网看到了人生第一场大雨。


事实上,那个降雨的地方,在我们被阻隔的透明玻璃罩之外,我们看见一片片灰黑色的雨云往那个地方聚拢,天空中有若隐若现的闪电,它们像从脸上划过,随时能击中我们,但没有,我们听不到任何雷声。


远处,那个被雨水冲刷的地方,也许有碧绿的草地,树木的尘埃被冲走,会散发出某种清新的味道,它们会因为天气变化,发生改变,那里的一切,从新生,生长到腐朽,从死亡之中再次孕育生机。


不像硝烟港,自我们出生以来,这里四周只有不变的翠绿和看似一直在蓬勃生长的人造植物,它们令环境优美,但它们无法带来四季的交替。乳白色的人工照明灯高高悬挂在硝烟港上空,光线充足,但真正的太阳照不进来,我们活在一个巨型的玻璃罩里。


几个小时之前,我和我的父亲在海边见了最后一面。他像往常一样,背着手,慢慢地踱着步子,但是穿着他最为喜爱的白色衬衫和帅气的驼色立领风衣,他宛如刚从老电影里走出来,浑身充满戏剧般的魅力,让我恍然失神。海浪拍打堤坝的声音刺痛着我的耳膜,我几乎听不清他的话。


“放心去吧,卫扬……去找回我们曾经失去的东西。”父亲的声音夹杂着海风。


他的手上有一本相册和一张地图。这应该是玻璃罩外的城市地图,相册是我从小最爱翻的那本,它告诉我那个近在咫尺的地方,是一个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城市,里面有父亲年轻时候的许多照片。其中一张,是站在帝王大厦上的留影,那是s城的地标,所有的繁华,都凝聚在此。

我们并肩坐在堤坝上,我随意地翻阅了一下这本熟悉地相册,我发现里面少了几张,可能是我看过的那个目光清澈,表情中透露着天真憨厚的年轻女子的相片,她也许是父亲曾经的恋人,也许是他的一个失散的家人。父亲没有向我提起过。

此刻他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海平面,布满皱纹的脸颊已经长出花白的胡子。眼睛依然明亮有神,我忽然忘记他已经是一个七十六岁的老人。而我,站在他面前的我,却只有二十六岁。


五十年前,他和我一样年纪之时,被困此地。我是他的后代,一个试管婴儿。我的诞生,是在他四十九岁那年才做出的一个决定。十个月后,他的五十岁生日当天,我自孕育器中诞生,那是很温暖的人工胚胎环境,我来到世界的时候并不感到任何一丝冰冷。现在我知道我即将成为父亲在那个被隔离的世界生活过的唯一见证人。


“父亲,我走之后,你怎么生活呢。”


“卫扬,我会留在这里。地图交给你,这相册会陪伴我。”


我将地图接过来,轻轻握了一下他的掌心。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站起来,“时间不早了。你该和他们集合了。”


他的目光,在通往码头的方向上,我也看见我最好的朋友正在那里等待。灰色的天幕下,他熨烫得笔直的白衬衫,像纸片一样没有一丝褶皱,他一动不动,脸色十分苍白,我忽然意识到这次会面的严肃气氛。


“父亲,你在想什么?”


“我觉得保留硝烟港的独立,也许会好一些。”


这个问题,在前几天的讨论会上也有激烈的辩论。这里自二零四零年开始被政府封闭,在我之前的一些年轻人也提出过要求和外界对话。但是最后都因为集体表决的结果不了了之。特别是老人们,更乐意生活在这个域外之地,这里有足够他们安享晚年的一切,物资和半个世纪的回忆。

“可是,这个地方迟早会消失的。人工照明和玻璃罩。它们有自己的寿命。”


“是啊,万物都应该适应生长。一个时代总会有终结的一天。”他的声音被海风吹散到很远的天际。


“你这一代人,有权利目睹这一天的来临。”


他向我挥挥手,自顾自地往硝烟港深处走去,那些巍峨的钢架构的建筑在灰色的光线之中闪闪发亮。


“父亲,我们将在明天凌晨出发,往十二点钟方向开。”


“方向是正确的,注意海水流速。”狂风之中,他没有回头,但我看到他雪白的衬衫隐约地被吹动了一下。等到他的身影终于消失,我的心也沉入了一片暮色之中,提早陷入了这漫长的旅途带来的忐忑中。


“你看上去有些失落。”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是潘琛正沿着码头那端,走向我,她身穿一件机车风格的黑色皮衣,里面白色短背心下,露出小巧的肚脐和漂亮的马甲线。


潘琛把一根黑色的箱子提起来,另一只手单撑我们面前的一圈铁围栏,灵巧地翻过来。她刚满二十岁,身高一米七零,体重约九十来斤。潘琛是硝烟港为数不多的自然人,所谓自然人,就是父母正常结合出生的胎儿。她的父亲潘尚是人类基因研究专家,母亲方蕾,是提出烟港建造方案的最早一批设计师。


潘琛出生的经历也颇为曲折,在她前面还有一个十三岁就夭折的姐姐潘蕊,为了潘琛的顺利出生,她的胚胎形成后冷冻培育了十多年。等她出生时,父母已经离开了人世。


“距离出发还有两个小时,你来得及和你的梦中情人道别。”潘琛说话时眼睛总是弯弯的,嘴角嚼着笑。


“你带了行李吗?”我没有接她的玩笑话。


“是我们要用到的请愿文件,和必要的防身武器。”她打开箱子,我看到里面有几件衣服,一份文件,还有两支激光手枪,四瓶气体麻醉剂。


“这支给我。”我拿起其中一支手枪,把它别在腰间。


“何来呢?”她合上箱子问道。


“我在这里。”一个身影不声不响地伫立在我们面前,是我们共同的好友何来。何来小我一岁,有一张清秀的娃娃脸,佩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眼睛十分清亮,配着略宽的额头,不经意透露出某种睿智的气质。


和我们不一样,他是克隆人,基因取自为硝烟港做出过巨大贡献的科学家何来——一位已经为我们硝烟港继续存在而牺牲的伟大科技先驱。


何来的特殊身份,让他在硝烟港中享有极高的地位,早在少年时期,我们还被迫在课堂学习各种基本理论的时候,他已经可以初入硝烟港的科技研究所,和那些德高望重的科学家探讨硝烟港的项目建设。


我们年龄相仿,从小一起长大,彼此并没有因身份差异而感觉到不自在。在三个人当中,我年龄最大,何来常对我以“老大”相称。 在谋篇布局方面,他比我和潘琛都老成多了。


“拿着。”何来蹲下来,打开他的行李箱,里面有丰富的各式便携武器和资料。他分配给我们的是两张身份证和两本户籍本。


“从今天开始,我们的新身份是s城郊区某自然村的居民。想一想怎样进入市政府,完成我们的任务。我建议,先在s城生活一段时间,而后寻找机会……”


我们的潜艇在暗夜里航行。在硝烟港海岸线水底的八百三十米处,是透明玻璃罩无法封锁的深度,这是五十年前s城的科技水平,而我们的父辈,在极其有限的条件下,花了五十年来突破这道防线。


通过海路,我们这几个偷渡者,就这样带着手中的全新身份证明。航行了两百海里之后,那座城市的轮廓渐渐可见,我下意识回头看,硝烟港,已经在海平线对面的灰色浓雾中隐藏了起来。

(待续)

DATE

2017.1.24

青春有时

唯愿心志不渝

 

钟洁霞

作者介绍:钟洁霞,著有《死生契阔,与子成悦:历代才子爱情往事》(清华大学出版社,ISBN:9787302367239),从事写作、编辑、新闻写作、摄影、编剧及广告策划工作。现居深圳宝安区。

联系方式:QQ:279996309。

欢迎您关注本公众号:shengxiawenxue

这篇科幻小说章节大纲均已在十一月份写好,先前为了参加比赛而写作。现在仅为了构建自己的一个“乌托邦”,也可能是一个“反乌托邦”,我们处于一个摩登的现代社会。日新月异的科技可能发展到登峰极致,也可能到某一个阶段自我倒退。本故事探讨的就是在遭遇社会大衰退之后,为了粮食与生存所做的努力或者挣扎,而人民生死时刻,自私的政府公权思想却依然在作怪。

ps:此刻正在外地过春节,开着热点发送了这篇文章。各位读者如有兴趣请关注本号进行阅读,我将根据大家反响不定时推送新的章节。合作联系:微信279996309. 

盛夏一個美好的文学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