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我与空姐的那些事35-39章(免费)

猛男诞生记 2018-11-07 15:34:49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精彩小说任你选



“我晚上生日,想要邀请你……”程艺涵看着楚云浩微微一笑。

虽然程艺涵表面上看起来似乎落落大方的,可是她的心头却有些紧张。目光甚至有些不敢看着楚云浩。

“邀请我?”楚云浩微微有些一愕。

看着楚云浩那有些诧异的目光,程艺涵似乎为了掩饰什么,连忙对楚云浩说道:“上次我说要请你吃饭……你还没有答应我……”

楚云浩皱了皱眉头,没有马上说话。

程艺涵看着楚云浩没有答应,心里一沉,看着他问道:“怎么了?你不想来么?”

楚云浩摇了摇头,对着程艺涵说道:“不是,只是我晚上可能没有时间……”

程艺涵听的有些失望,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请楚云浩来。只是心头希望他能来。就是这种感觉,迫使程艺涵放下架子亲自上门来请楚云浩。

“你是可能,也不是一定没有时间……我只是希望你有空的时候,尽量能来……”程艺涵说着,便将自己晚上过生日的地方告诉了楚云浩。

说着,程艺涵不待楚云浩说话,转身而去。

楚云浩看着程艺涵离去的身影,有些无奈。只是楚云浩刚才所说的倒不是推脱之词。他晚上还真的有事情。

他在松本身上顺手得到的那份文件,是一个烫手山芋。他知道,这东西如果留在自己身上一天,自己就多一天的危险。毕竟这涉及到的是国家机密。楚云浩还没狂妄到认为自己可以和国家机器对抗。所以,这东西,楚云浩决定,还是物归原主的好。

南闽国家安全部

国安部南闽分局的局长王连生的神色有些严肃。在他的面前站立着一名中年男子和一个年轻的女孩。

“宁雪,黑鲨醒来没有?”王连生看着那女孩问道。

宁雪点了点头,道:“头,黑鲨已醒来了!现在情况还不错……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王连生的眉头一松,点了点头道:“嗯,这就好……”

说着,王连生对着宁雪问道:“他有没有说出救他的人长什么样?”

宁雪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黑鲨说了,那人戴着骷髅面具……根本看不清样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人听声音很年轻,应该不到三十岁!”

王连生的眉头一凝,有些诧异的道:“不到三十岁?”

“嗯……我想黑鲨的判断应该是有根据的!”宁雪微微颌首。

边上的另外一名中年男子,凝着眉头说道:“救黑鲨的人和杀了松本的人是一个人,这毋庸置疑了,而我们的文件也有可能在他的手上!”

王连生的神色有些严肃,点了点头说道:“好在这人应该是华夏人,如果文件落在了岛国人的手上,那我们就是罪人了!”

那名中年男子微微颌首着说道:“我们无论如何也必须将这人找出来……这文件涉及到国家机密,万一泄露出去,后果非同小可……”

“嗯……无论用什么办法,也必须将这人找出来,哪怕是挖地三尺……”王连生一拍桌子。

王连生现在是别无他法。丢了这份国安部特工的档案,如果泄露出去。那对华夏在亚洲情报网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如果他无法在三天之内,将东西找回来。他不但是要引咎辞职。估计还得面临牢狱之灾。所以,他现在身上的压力非常大。所以,哪怕是大海捞针,他也必须去做。

“局长,我们知道了……”宁雪点了点头。

王连生叹了口气,仿佛在一夜间苍老了许多。显然最近的压力已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宁雪看着王连生这般,也有些的难受。道:“局长,我们一定会将档案找回来的!”

王连生看着宁雪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相信你……那人能击败杀本十三郎,实力绝对在你们之上……如果你真的找到他,也不要和他起冲突。”

宁雪闻言,却是有些不服气,哼了一声说道:“我才不怕他呢!”

王连生看着宁雪这般,知道她的脾气又犯了,有些无奈的说道:“宁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一次,为了大局,你绝对不能意气用事!”

宁雪看着王连生那语重心长的样子。低着头说道:“宁雪知道该怎么做了!”

此时,边上的那名中年男子笑道:“这人能击败松本,实力不弱,如果能吸收他为国家效力,那将为我们国安组增添力量……”

王连生苦笑着说道:“算了,先搞定档案的事情吧!现在武界的高手众多,但是愿意为国家效力的太少了!否则我们国安部的人才不会如此的凋零,甚至连岛国杂碎都欺负到我们的头上来了。就是因为我们华夏的人太不团结了!”

那中年男子闻言,为之默然。王连生的话也是实情。国安部的高手,也就那么几个,分摊到整个华夏这么大的国土,就太单薄了。外部势力,随便派出几个高手来华夏,都能让华夏的人疲于奔命。这也是现在国安部所面临的窘境。

“你们下去准备准备吧!争取早日将文件找回来!”王连生正色的说道。

“是……”宁雪和那中年男子闻言,退了下去。

虽然现在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可是宁雪仍然没有下班。现在国安部内,上下的压力都很大。虽然压力最大的是国安部南闽分局的局长王连生。但宁雪身上担子也不轻。要从国安部这海量的情报中,找到有用的信息。这工作量无疑是非常巨大的。

悠然,最新的一份文档出现在了宁雪的手中。这份文件档案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很普通。是一个人物的情报。

在整个南闽,表现的稍微有些突出的人物,都会在国安部有备案。而这份文件,之所以会引起宁雪的关注,只是因为这份文件上的照片看起来有些特别。说特别,只是因为这档案上人物的照片很年轻,看起来最多不到二十岁。

宁雪的脸颊上泛起了一丝微笑。

“和我一般大……”

只是在看完了这档案上的资料后,宁雪顿时没有了什么兴趣。喃喃的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不知道情报局的人,是不是少见多怪,连这东西都传了过来……”

如果楚云浩看到这档案上的照片,一定会非常错愕的。因为这照片赫然是他的……

宁雪发誓自己一定要把那人找到,只有找到那神秘的骷髅客,才能把国安部丢失的机密文件找到。她之所以这么的着急,是因为宁雪有一个不为人之的秘密。她是王连生收养的女儿。在二十年前,王连山一次无意中,在孤儿院看到了她。一眼就发现宁雪有得天独厚的资质。所以将她收养。并帮助她连续了武界的一个朋友,拜师学艺。在艺成下山后。宁雪因为王连生的关系,加入了国安部,成为了国安部凤组的一员。

找了这么多的资料,宁雪始终没有找到一丝有用的信息。按照黑鲨所说的,那骷髅客的口音像是南闽本地口音。可是宁雪翻了这么多的资料,却找不出一点的蛛丝马迹。这让她的心头有些的郁闷。

“难道这人不是南闽的?”宁雪第一次对黑鲨的话产生了怀疑。

悠然,宁雪听到了一丝的动静。作为凤组的高手,宁雪的反应自然很快。向那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赫然一道黑影从她的窗前一闪而逝。

宁雪看的心头一动,也不及喊人,追了出去。

在宁雪追出去的时候,一道黑影在她前方十米外向前方而去,速度非常的快,一眨眼就到了百米开外。

“好快的速度……”宁雪的心头暗懔。

虽然这般,但对方却激起了宁雪的傲气。将真气运转全身。加快了速度向对方追去。

虽然宁雪加快了速度,但是她很是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还是无法哪怕是和对方拉近一丝距离。这发现让宁雪有些受到打击。

“这人到底是谁?太可恶了……”宁雪感到对方似乎刻意在挑衅自己的一般。

虽然如此,宁雪还是不愿意服输,甚至将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

一道道景物向两人的身后掠去。宁雪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路,但对方还是刻意的和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悠然,前方那黑影定住了身子,停了下来。

宁雪也有些疑惑,也停下了脚步,有些戒备的看着前面那人。

“你是国安局的人?”那人背对着宁雪问。

宁雪听的差点吐血,对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故意引自己出来,到底想干什么。她觉的自己好像是被耍了。

“我是国安局凤组的人,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引我出来?”宁雪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对面前的黑衣人问。

那人闻言,终于转过身。

待宁雪看清眼前这人的时候,脸色一变,有些吃惊的喊道:“是你!”

这人正是宁雪一直想要找的那个骷髅客,也就是我们的主角楚云浩。




在楚云浩和宁雪两人碰在一起的同时。程艺涵的生日派对也即将举行。就宁都酒店内的一个包房内。十几个朋友在为程艺涵庆祝生日。这些都是和她玩的比较投缘的朋友。大都是女生,只有一个两异性朋友。

“艺涵,怎么还不开始?你难道还在等谁吗?”程艺涵的死党叶梓华看着她。

“没有……那我们开始吧!”程艺涵心里叹了口气。

程艺涵自然是在等楚云浩,可是楚云浩到现在连一个消息都没有,难道真的不来了么?

虽然楚云浩说过自己不一定有时间来,但程艺涵在心头还是存下了一丝希望。可是此时楚云浩真的没有来,程艺涵的心头还是有些失落。

……

“是你?骷髅客?”宁雪看着眼前的楚云浩,心头大为的惊喜。

宁雪现在费尽了心思所要找的人就是楚云浩,却不想自己还漫无头绪的时候。楚云浩就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倒是正好。

“什么骷髅客?”楚云浩的心头一愣。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被取了一个骷髅客的名字。这倒是有趣。

宁雪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哼了一声,看着楚云浩说道:“骷髅客,把那文件交出来吧!”

“你说的是这份文件吧?”楚云浩将那份得自松本的档案拿了出来。

“就是这份文件……”说着,宁雪身子一晃,身如鬼魅一般,速度快如电闪。

楚云浩原本就是想将这文件交还给国安部。但是对方这态度让他的心头着实是有些不爽,楚云浩即使是要还给对方。也还是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

看着对方向自己扑来,楚云浩淡淡一笑。脚下一错步,肩头一摆。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宁雪但觉自己眼前一花,已是失去了楚云浩的踪迹。

宁雪看着楚云浩出现在自己的三米开外,那未被面具完全遮掩住的嘴巴,露出淡淡的笑容。

宁雪看着楚云浩的笑容,觉的自己受到了侮辱。脚下一滑,再次向楚云浩的所在扑了过去。人在空中,瞬间对楚云浩轰出了三拳。

三道拳影封锁住了楚云浩所能闪避的所有半径。

“呵呵……”楚云浩淡淡的一笑。

他也想看看,这国家安全局凤组的高手的实力到底如何。这也能稍微衡量一下,这个世界武者的水准。

这一次,楚云浩不再闪避。运转起了火灵功。不闪不避,一拳轰了过去。

“碰!”两股力量,在半空中撞击在了一起。

宁雪整个人被撞的“蹬!”“蹬!”“蹬!”的连续倒退了三步。手麻无比。胸前有些的气闷。

紧接着,楚云浩腾空向她冲来,一腿影迅捷无比的向她扫了过去。

这一腿挟着“呼!”“呼!”的狂风,至少也有三百斤以上的力量。

宁雪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看清楚云浩这一褪的来势。心骇之下,身子向后倒飞出去,想要和楚云浩拉开距离。可是她快,楚云浩的速度却比她更快。楚云浩的脚在地上一蹬。如大鹏展翅的向宁雪追了过去。一掌向她拍了过去。

宁雪被楚云浩雷霆万钧的打击之下,顿时有些气闷无比。但也激起了她内心的倔强。

“飞雪掌!”宁雪一掌对着楚云浩的身上拍了过去。雪白的手掌,在空中化出了层层叠叠的掌印。

“哼……”宁雪这一掌虽然将自己的门户封的是严严实实的,不过在楚云浩的面前,却是漏洞百出。

楚云浩的手掌瞬间破开了宁雪的防御,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额……”宁雪闷哼了一声,被震退三步。

不过楚云浩这一招只是虚招,算是手下留情了。

“小姑娘,你的实力不错!但是为人太骄傲了……如果能磨磨性子,你未来的成就将不可限量!”楚云浩站在宁雪的三米开外,看着宁雪淡淡的说道。

宁雪几乎要被楚云浩给气的吐血。从楚云浩的声音她可以听出,楚云浩最多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大,甚至有可能比自己还小。可是现在却这么的老气横秋的,当真是可气。

“你……宁雪技不如人……但你也不要这么侮辱我……好歹我也算是光明磊落的。哪像阁下,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藏头露尾的,岂非可笑?”宁雪看着楚云浩有些不屑的说。

楚云浩淡淡的看着宁雪。他自然知道,宁雪是在激他。不过以楚云浩来说,又如何可能被宁雪所激。

“随你怎么说!”楚云浩淡淡的看着宁雪。

说着,楚云浩将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从内拿出了一个档案。对着眼前的宁雪说道:“这是你们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

说着,楚云浩的手一抖,那份上面写着“机密档案”四个红字的档案,轻飘飘的向着宁雪飞了过去。

宁雪接住了那档案。心里一喜,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发现这确实是国安局被松本所抢的那份文件。

楚云浩看东西已是物归原主了。淡淡的看了宁雪一眼,道:“既然已是物归原主了,那在下告辞!”

“且慢……”宁雪喊住了楚云浩。

楚云浩的脚下一定,背对着宁雪,淡淡的说道:“你还有何事?”

宁雪看着楚云浩,正色的说道:“我看阁下的行为也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而且阁下也救了国安局的黑鲨。我们国安部算是承了阁下的情。”

楚云浩皱了皱眉头,看着宁雪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宁雪看着楚云浩,郑重的说道:“你也知道,国家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尤其是我们国安部?你的能力,将更有发挥的地方!我郑重的代替国安局,邀请你加入我们!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民族奉献你的力量吧!”

“哦……”楚云浩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宁雪。

宁雪看着楚云浩转过身来?大为欣喜,暗道:看来对方被自己打动了。

“那我有什么好处?”楚云浩看着宁雪,目光中,有些戏谑。

“额……”宁雪原本还以为对方是被自己抑扬顿挫的话所感染,没想到一开口就是为加入国安局有什么好处。宁雪的心头有着深深的挫败感。

“加入国安有很好的福利的,比如五险一金……”宁雪说到后面自己都觉的有些脸红,一个实力如此的武者,会看上那五险一金,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年薪一亿吗?”楚云浩看着宁雪。

“年薪一亿?”宁雪顿时气炸了,就是南闽整个国安部的所有人加起来,一年估计也没有一亿的工资。就是加上经费也没有。他一个人就想年薪一亿?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没有……”宁雪深深的吸了口气,回答道。

“有无数的修炼功法让我修炼吗?”楚云浩又看着宁雪,淡淡的问。

“没有……”宁雪有些无语。现在武者的修炼功法都是敝帚自珍。岂肯让他人染指。这家伙还当是大白菜,让你挑呢!

“那你们还想让我加入?”楚云浩有些不客气的冷笑一声。转身而去。

看着楚云浩离去的身影,宁雪气的跺了跺脚。今晚,宁雪受到了自幼以来,最狠的打击。在这骷髅客的面前,她有了深深的挫败感。虽然不至于留下什么阴影。但是郁闷几天是绝对的。

“这骷髅客,到底是什么人?大奸大恶的人?这应该不至于,否则对方也不会救了黑鲨,然后还亲自的将丢失的机密文件送回来!”宁雪摇了摇头。

“有正义感的人?”随即宁雪又否定了这个。如果真的是有正义感的人,他就应该加入国安局。岂不知,现在国安局最需要的就是骷髅客这类高手。但骷髅客显然是很欠缺这方面的觉悟。

不论骷髅客是什么样的人,宁雪在内心对他有了一定的兴趣。

楚云浩现在在回去的路上。正当他想要回去,悠然,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程艺涵的生日派对结束了。

“艺涵,我们一起回去吧!”程艺涵的死党叶梓华看着她似乎有什么心事的一般,对着她问。

“不了,梓华你先回去吧!我有点累,休息下就回去!”程艺涵对着叶梓华笑着说。

“哦……”叶梓华看着似乎有心事的程艺涵,虽然还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办法。

“那你回去后,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叶梓华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对程艺涵说。

程艺涵看着叶梓华微微一笑着说道:“知道了!”

在叶梓华离去后,程艺涵坐在沙发上,有些的落寞。不知道为什么,楚云浩没有来,她总觉的似乎少了些什么。

“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他了?”程艺涵这念头一起,连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程艺涵连忙的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只是因为对他因为受到自己牵连而受到伤害才感到歉疚的,绝对不是喜欢他!”程艺涵自我安慰。

只是此时程艺涵还不想离开,似乎他的内心还存在着某种的期待。

“他终究还是不来了吗?”程艺涵的心头有些落寞。

就在程艺涵想要离开的时候,她的手机悠然响了起来。她的心头一喜,条件反射的拿起了手机一看。




这个电话确实是楚云浩打的。在回去的时候,楚云浩忽然想到了程艺涵的邀约。原本他是不想去的。可是鬼使神差之下,楚云浩想到了程艺涵那期盼的眼神。心头一软,还是决定去了。

“你还在么?”此时已是十点多了。楚云浩觉得在这个时候,程艺涵应该回去了吧!

程艺涵强忍着心头的喜悦。

“我还在……”程艺涵这三个字,咬的很重。

“你在那个房间,我上来找你吧!”楚云浩犹豫了一下说道。

“好……不然我下去吧!你在什么地方?”程艺涵想了想说。

“我就在楼下!”楚云浩淡淡的说道。

在挂了电话后,程艺涵的心情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其实就连程艺涵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接到楚云浩的电话后,表现的如此不能淡定。她还记得不久以前,楚云浩是自己绝对不能待见的那种人。可是现在,楚云浩身上的变化似乎非常大。就好像变成了两个人一般。似乎楚云浩的身上有种特殊的气质,在吸引着她。她也不知道自己心头的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觉的,看到楚云浩的时候,就觉的心里很舒服。

在到了楼下后,程艺涵看着楚云浩。虽然表情还是那么的冷淡。但她还是发现,楚云浩看着自己的眼神和以往有些不一样。目光有些的柔和。

“这么晚?”程艺涵发现自己的心头竟然有一丝的小紧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憋出了这三个字。

楚云浩微微颌首,道:“嗯,有些事情,耽误了!”

“那我们走走吧!”楚云浩看着程艺涵微微的一笑。

“嗯……没关系……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两人相对无语。默默的沿着街道走着。城市的街道上,在这个时候,夜生活,才刚刚的开始。柔和的月光投影,拉长了两人的影子。

走在楚云浩身后的程艺涵不时的踩着楚云浩的影子,似乎在借此,发泄自己楚云浩对自己冷漠的怨气。

楚云浩自然知道程艺涵对自己的小动作,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在意。

就在程艺涵和楚云浩在街上逛的时候,与此同时。在南闽神威武馆内

神威武馆的馆主雷破天是整个南闽都非常有名的武者。

一手大力金刚爪折服了五湖四海的高手,成就了他现在赫赫的威名。而他最为得意的弟子林天奇是最有可能传承他大力金刚爪绝学的人选。原本雷破天在一个月后,也就是在林天奇升学考后,就正式的将林天奇收为自己的关门弟子,传授其大力金刚爪绝艺。可就在这个时候,传出林天奇被伤及住院的消息。这让雷破天的脸面也有些难看。大名鼎鼎的神威武馆的馆主最得意的弟子竟然被人击败住院。自己如果不找回场子,确实有损他的威名。

在神威武馆内,雷破天面前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他就是林天奇的父亲,林成武。作为林天奇的父亲,他自然不可能坐视着自己的儿子受人欺负。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雷破天出面,可以师出有名,别人也说不了什么嫌话。

“雷师傅,你倒是说句话!”林成武有些没有耐心了。

他都在雷破天面前耗了一个晚上了,可是雷破天始终闭着眼睛,似乎完全将他当成空气了,这让林成武无比的郁闷。

“只要雷师傅为我儿子报仇,我可以向武馆捐助五百万……”雷破天一咬牙,献出了自己的底牌。

雷破天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林成武说道:“你觉得我出面合适吗?”

林成武闻言一喜,连忙说道:“雷师傅,天奇是您的徒儿,您出面,完全师出有名……如果您真的不闻不问,这才有损您的威名!”

“你帮我去约那人吧!我也想见见他……”雷破天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厉色。

林成武心头大喜,慢不迭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这就去办……”

在林成武离去后,雷破天又重新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楚云浩和程艺涵两人默默的在街上逛着,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江滨公园旁的一处小池塘的石亭内。这个时候,亭子内已没有人了。

楚云浩和程艺涵都坐在亭子内,看着水潭中,那碧波荡漾。让人的心境渐渐的平和了下来。

“来的急,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个是我送你的……”楚云浩拿出了自己做的那个护身符。

看着楚云浩手中的那块类似于玉佩的护身符,在月光下,散发出了璀璨的光华。程艺涵的心头无比的惊喜。

“这是送我的么?”程艺涵接过了楚云浩送给她的那块护身符,很是喜悦的说。

“嗯……你喜欢么?”楚云浩看着程艺涵笑着问。

程艺涵看着手里的玉佩,晶莹剔透,尤其是在月光之下,散发出璀璨的光泽,很是漂亮。她拿在手里把玩着,有些爱不释手的。

“嗯,我喜欢……”程艺涵拼命的点了点头。

楚云浩看着程艺涵微微的一笑着说道:“呵呵,喜欢就好……”

悠然,程艺涵摇了摇头,对着楚云浩释然的说道:“不……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楚云浩看着程艺涵微微的一笑着说道:“呵呵……这其实也就是普通的玉佩而已……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

程艺涵看着楚云浩说的云淡风轻的样子。也有些的放心了。楚云浩看的出,程艺涵还是很喜欢这块玉佩的。

其实楚云浩虽然说的很轻松,但是这玉佩的价值在识货人的眼中,简直是不可估量。毕竟它有五次的救命机会。相当于给程艺涵多了五条命。这如果是在行家的眼中,绝对是千金不换的。

程艺涵放心的将玉佩收入了自己的包包中。对着楚云浩甜甜的一笑,说道:“谢谢,我很喜欢……”

程艺涵的眼神让楚云浩的心头一震,这个眼神他也在一个师妹的眼中看过。当时那师妹也曾对自己表达爱慕之意,只是当时楚云浩为了修炼,早已没有心思去考虑其他的事情。所以,那个师妹的好意,楚云浩只能是心领了。

“呀……”悠然,程艺涵惊呼了一声。

楚云浩连忙关切的对着程艺涵问道:“你怎么了?”

程艺涵用纤纤的玉指掂着自己的脸颊,有些郁闷的说道:“好像脸上长了一个痘痘了……”

“哦,也许是上火了没什么!”楚云浩闻言,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脸上长痘,很丑的!”程艺涵还是有些的郁闷。

楚云浩闻言,看着程艺涵那洁白细腻的脸颊上的那块痘痘,其实并不显眼。如果不仔细去看的话,一般人是绝对看不出来的。只是女孩,尤其是漂亮的女孩涉及到脸颊上的这块痘,任何的女人都不会淡定的。

“我有办法……”楚云浩看着程艺涵这般,对她微微一笑。

“你有办法?”程艺涵闻言,有些惊奇的看着楚云浩。

“嗯……我可以让你脸颊上的痘痘马上消除!而且一点痕迹都没有……”楚云浩看着程艺涵,很是自信的说。

“什么?”程艺涵闻言,有些难以置信。

“我不信……你吹牛……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程艺涵虽然很信任楚云浩,但这么离奇的事情,程艺涵自然是坚决不信。

楚云浩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看着程艺涵道:“如果你不信,我们可以打赌!”

程艺涵也被楚云浩那充满着自信的笑容引起了好奇心。不过打死她,也不敢相信什么办法可以马上将自己脸颊上的痘痘消除。就是世界上最为神奇的神药估计都做不到。

程艺涵也被楚云浩给引起了好胜心,问道:“怎么打赌?”

楚云浩看着程艺涵,微微一笑道:“如果我能马上将你脸颊上的痘痘去除,就是我赢,反之就是我输!”

程艺涵自然不会相信,对着楚云浩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们赌什么?”

“嗯,你说吧!”楚云浩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条件。

程艺涵歪起了小脑袋,对着楚云浩认真的说道:“我们输的人,为赢得人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行……”楚云浩淡淡一笑,答应了。

“那我们开始吧!我倒要看看,云浩同学,你是如何消除我脸上的痘痘!”程艺涵看着楚云浩得意的笑着。

楚云浩看着程艺涵看着自己的目光,洒然而笑的道:“嗯,不过你要闭上眼睛……”

程艺涵虽然不知道楚云浩要干嘛,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

在程艺涵闭上眼睛后,楚云浩淡淡的一笑,伸出手,轻轻的点在程艺涵脸上的那颗痘痘上,同时运转起了身上的真元。

对于修真者来说,要去除一颗痘痘简直不在话下。痘痘只是身体内毒素爆发出来的一种体现。只要将毒素逼出,真元完全可以修复其他的伤口。当初楚云浩脸上的痘痘更是坑坑洼洼的,还不是一夕就消除了。更何况程艺涵只是这么小小的一颗痘痘。在打赌一开始,楚云浩就已是胜券在握了。




楚云浩的手轻轻的点在程艺涵额头上的那个痘痘之上。让程艺涵觉的点凉凉的感觉,很是舒服。但因为楚云浩前面有说了。是以,程艺涵也不好睁开眼睛。

“好了……”楚云浩的声音淡淡的说。

程艺涵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楚云浩,神色有些的迷惑。

楚云浩看着程艺涵淡淡的笑着说道:“你自己看看吧!”

程艺涵看着楚云浩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连忙的从自己的包包内,拿出了一块镜子。

“呀……这……这怎么可能?”程艺涵用纤细的小手,在自己长痘痘的那个地方摸来摸去,可始终没有摸到那颗痘痘。

“真的没了?”程艺涵惊讶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程艺涵不死心的又在自己的脸颊上找了一遍。可是她的额头上光滑如玉。又哪里有什么痘痘了。

“现在相信了吧?”楚云浩对程艺涵眨了眨眼睛。

“嗯……”程艺涵点了点头。

程艺涵此时看着楚云浩简直就犹如看了鬼的一般,即使是当今最厉害的神医,也不可能做到一眨眼就将一颗痘痘给消除的地步吧!那简直是神乎其技了!

“我输了!”程艺涵此时是输的心服口服的。

“呵呵,那你可欠我一件事情了!”楚云浩看着程艺涵戏谑着说。

“好吧!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程艺涵有些不甘心的看着楚云浩。

楚云浩微微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楚云浩这一句简直气的程艺涵,要吐血了。

“好……愿赌服输,你要我做什么事情?”说着,程艺涵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楚云浩强调着说道:“不过,我可是有言在先的哦!别提太过分的要求!”

楚云浩有些郁闷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暗忖道:难道我长的像是什么坏人么?会提什么太过分的要求!

楚云浩略微思忖了一番,对着程艺涵淡淡笑着说道:“呵呵,我暂时还没有想到什么,以后想到再说吧!”

“不行……你必须现在说……否则让我想到我欠你一件事情,人家可会睡不着的!”程艺涵看着楚云浩,头摇的如拨浪鼓的一般。

“那就作罢吧!我实在想不起能要你做什么……”楚云浩看了程艺涵一眼,摇了摇头。

程艺涵有些郁闷,怎么听起来,自己好像是一个很没有用的人。连帮人家做一件事情的能力都没有。或者,可以让自己请他吃一顿饭。可这家伙,好像一点都没有这个打算。要知道,在学院当中,想和自己一起吃饭的男生,都可以饶整个学院两圈有余了。

“好吧……你以后想到了再告诉我吧!”程艺涵有些垂头丧气的了。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楚云浩看着程艺涵笑着说。

“嗯……”程艺涵微微的点头。

在楚云浩将程艺涵送到屋外的时候。程艺涵转过身,对着他嫣然一笑道:“你送我的礼物我很喜欢!”说着,程艺涵转身而去。

楚云浩看着程艺涵离去的身影。心头也有些茫然。

“为什么我觉的自己的性格好像改变了许多……难道是受了前身的影响吗?自己以前是绝对不会有兴趣来找程艺涵过生日……更不会和她打赌……”想到这,楚云浩摇了摇头笑道:“不过这感觉似乎也挺不错的!”

楚云浩洒然一笑后,转身而去。

第二天,楚云浩刚刚走进学院,因为升学考的原因。学校看起来学习氛围很重。毕竟升学考,剩下不到十天了。这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有人敢有丝毫的懈怠,就连四大公子此时都收敛了不少。没有再生波澜。

“云浩,你好牛逼啊!整个学院都在传你和程艺涵的事情……你们现在如何了……有没有最新的进展?”林智龙看着楚云浩眨了眨眼睛。

尤其是在那“最新进展”几个字,咬的很重。在想什么了。

“你的脑袋都装着什么啊?”楚云浩看着林智龙那猥琐的笑容,就知道这家伙又在YY了。

“呵呵,现在这世道,你不上,别人就会上了……所以,我奉劝云浩你,你可要抢先一步哦!”林智龙对着楚云浩嘿嘿的干笑着说。

楚云浩无语。

第一节下课,几个身材高大的男生,从教室的外面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四大公子之一的陆泽波。

整个教室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视在陆泽波的身上。旋即低下头,不敢再看,显然在怕会惹祸上身。不少人转目看着楚云浩的方向。显然都知道,这应该是冲着楚云浩来的。

“他们来做什么?”林智龙的眉头一皱。

只有楚云浩面不改色的,仿佛这些人不是冲着他来的一般。

陆泽波带着人走到了楚云浩的面前。也不说话,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楚云浩,你倒是怡然自得啊!”陆泽波看着楚云浩,似笑非笑的。

楚云浩看着陆泽波,冷笑一声道:“那你以为我还得如何?在你的坟前天天烧香吗?”

“哈哈……”楚云浩这话很绝,边上听道的几个同学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准笑……”陆泽波向着那发笑的同学,狠狠的一瞪眼睛。

那些被陆泽波凶狠的目光所瞪的同学,连忙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陆泽波。

陆泽波没想到楚云浩竟然敢反唇相讥。脸色一变,就待发作,犹地,想起楚云浩击败林天奇的那一幕,林天奇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陆泽波强自忍住心头的怒火,对着楚云浩说道:“哼,你不要得意……神威武馆的雷馆主希望在七天之内在神威武馆看到你……否则……”

“否则如何?”楚云浩眉头一皱。

陆泽波哼了一声,目光死死的凝视在楚云浩的脸颊上。得意的说道:“否则,后果自负!”

说着,陆泽波放声大笑,带着人离开。

在那陆泽波离开后,整个教室都炸开锅了。

神威武馆,在南闽武术界,那可是一等一的。在武学有些没落的今天。神威武馆就是整个南闽武术界的一面旗帜。而神威武馆的馆主雷破天,更是威名赫赫。不知道有多少的权贵家族,想要将自己的子弟交到雷破天的名下。可是神威武馆每年也就只收十名的弟子。所以,想要进入神威武馆的权贵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所以说,雷破天的字号在南闽可以说非常的响亮。甚至常常是官家的座上宾。

“不是吧!雷破天要出面了?我看这一次,楚云浩是在劫难逃了!”一名男生说道。

“哎,打了小的,老的出面……这也是天经地义的……现在这个年头,不是拼爹,就得拼师傅!”另外一个男生也跟着说道。

周围都议论纷纷的,只有楚云浩的脸上,似乎还显得很是淡定的一般。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云浩……你千万不能去啊!雷破天也很是护短的……你打伤了林天奇……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林智龙有些为楚云浩担心。

“呵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他还能吃了我?”楚云浩显得满不在乎的。

神威武馆邀请楚云浩的消息,如一阵风般的传遍了整个校园。谁都知道,神威武馆这是在为雷破天出头。林天奇作为雷破天最为得意的弟子,甚至还有可能成为雷破天的关门弟子,这一次自然是在为林天奇出面。虽然雷破天不大可能亲自出手,但是楚云浩上门,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大多数的人都是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等着看好戏。

楚云浩的妹妹第一时间找上了他。

“哥,你千万别去……雷破天很厉害的!”陈瑶希无比担心的看着楚云浩。

楚云浩看着陈瑶希那担忧的目光,微微的一笑着说道:“呵呵,很厉害,那是有多厉害?”

“哥,我知道你不屑一顾!可是我曾经看到过雷破天的视频,他一爪可以将石头抓穿,这如果抓在人的身上……”陈瑶希看着楚云浩很是担忧。

一抓抓破石头?楚云浩的脸色渐渐的严肃了起来。如果真如陈瑶希所说的。这雷破天实力至少也有武者三重天。自己如果真的对上他,还真的是需要小心一些。

“哥……你有在听我说么?瑶希真的不希望你出事!”陈瑶希看着楚云浩说道。

“对,云浩,你千万不能去啊!雷破天现在越来越厉害了,而且很护短,如果你惹了他,他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一道声音从边上传来。

程艺涵走到了楚云浩的面前,一脸肃穆的看着和他。

楚云浩看着程艺涵淡淡的一笑道:“你也是来劝我的?”

程艺涵微微的点了点头道:“云浩,我知道你也很厉害,可是姜还是老的辣。也许再过几年,你就完全能超过他了……何不忍让一下!”

楚云浩冷然一笑,看着程艺涵问道:“如何忍让,让我去和林天奇磕头认错么?”



程艺涵和陈瑶希两人看着楚云浩的神色,也有些担心。知道这人很是固执,认定了的事情,别人是很难改变的。

“浩天……”

程艺涵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楚云浩挥手阻止了。

“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悠然,楚云浩看着程艺涵脖子上戴着的链坠。微微一笑,对着程艺涵说道:“你把我送你的玉佩挂在身上了?”

程艺涵看着楚云浩微微一笑着说道:“嗯,我发现玉佩挂在身上,很舒服呢!”

“是啊……瑶希也这么觉的!”

说着,陈瑶希将楚云浩送予他的玉佩拿在手上,对着楚云浩说道:“哥,瑶希发现自从瑶希挂上你给的玉佩,晚上特别好睡的呢!”

“嗯……”楚云浩看着程艺涵和陈瑶希两人,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挂在身上就不要摘下来……对你们有好处的!”

“知道了哥哥……”陈瑶希伸出手,抱着楚云浩的手,甜甜一笑。

楚云浩挣了挣,皱了皱眉头道:“你这样,成何体统!”

陈瑶希却是不以为意的道:“哥,瑶希喜欢抱着哥哥的手嘛,瑶希觉的这样很有安全感!”

程艺涵看着矮了楚云浩半个头的陈瑶希站着他的身边,有些小鸟依人的。不知道为什么,觉的有些的羡慕。对着楚云浩和陈瑶希微微的笑着说道:“呵呵,你们兄妹的感情真好……”

陈瑶希盈盈一笑,对着程艺涵很是高兴的道:“嗯,从小我就和哥哥的敢情很好!”

“嗯,那我先回去了……我们明天见!”程艺涵深深的看了楚云浩一眼,转身而去。

看着程艺涵离去的身影,陈瑶希对着身边的楚云浩若有所思的说道:“哥,瑶希觉的程姐姐似乎很喜欢你呢!”

楚云浩给了陈瑶希一个响头,笑骂道:“你小小年纪,就是什么喜欢啊!爱的……还是好好读书吧!以后考个好学校!”

陈瑶希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对着楚云浩有些不满的说道:“哥,你再这么敲下去,我的脑袋会变笨的!”

“那你就要乖,哥就不敲你了!”楚云浩对着陈瑶希宠溺的说。

楚云浩的手臂被陈瑶希抱在怀里,确实还是有些的不习惯。因为北女生把手抱在自己的怀里,不时的还会碰到两团饱满之处。如果是自己的女朋友还好,可陈瑶希毕竟是自己的妹妹。虽然不是亲妹妹。但楚云浩的心头还是觉的怪怪的。不过陈瑶希抱的紧紧的,楚云浩不好挣脱。

看着陈瑶希喜滋滋的抱着自己。楚云浩有些无奈。只是觉的陈瑶希的那里似乎花蕾初绽,楚云浩不时的触碰到陈瑶希那敏感的地方,心头也有些异样的感觉。只是陈瑶希这个当事人,似乎没有任何的察觉。

楚云浩强自的将自己的思绪放到了神威武馆的雷破天身上。对于雷破天,楚云浩在自己的前身的记忆中,也有一些印象。这人是南闽一个很有影响力的武术高手。实力估计也有武者三重天,或者武者四重天的样子。自己如果不靠飞针的话,想要取胜估计不容易。可是飞针是自己一个杀手锏,在这种场合下,似乎不适合动用,楚云浩觉的有些纠结。

“哥,你在想什么?”看着楚云浩似乎有些走神的样子,陈瑶希嘟起了小嘴,有些不满了。

“呵呵,没有什么……哥在想事情……”楚云浩摸了摸陈瑶希的小脑袋。

虽然被楚云浩这么摸着自己的脑袋,陈瑶希觉的有些怪怪的,可是她还是觉的有些的享受。

悠然,楚云浩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哥哥?”陈瑶希看着楚云浩,发现他的眼睛,在凝视一个地方。

“我们进去看看!”楚云浩看着眼前的一个药材铺。

“药材铺?”陈瑶希不知道楚云浩怎么会想来这个地方。但还是点了点头,跟着楚云浩走了进去。

楚云浩现在灵火初步成型,已可以简单的炼制一些普通的丹药。只是现在紧缺的却还是一些可以炼制的药材。所以,每当走到一个药材铺,楚云浩总是会忍不住走进这药材铺中。看看能不能有些惊喜,只是很遗憾的是,楚云浩以往的运气丝毫都用光了,始终没有碰到什么自己需要的药材。这药材铺中,所有的似乎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中药。但每当经过一些药材铺的时候,楚云浩总会忍不住进来看看。

看到两个似乎是学生的年轻人走进店里,那药材铺中的店主连忙笑盈盈的问道:“请问,需要些什么?我们这里的货物很齐全……”

楚云浩点了点头,看着那店主问道:“我能自己看看么?”

“可以……当然可以……”那店主虽然不知道楚云浩是不是真的会做买卖,却还是很大方的答应了楚云浩的要求。

楚云浩,在那药材铺陈放药材的小抽屉拉了拉,看着里面陈放的药材。

只是楚云浩几乎将里面所陈放的药材都打开看了,却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所想要的东西。

陈瑶希在边上默默的看着楚云浩的动作,虽然她不知道楚云浩到底要找什么。

“哎……”楚云浩的脸上有些失望。

这里仍然没有他所想要找的药材,尽管这里的药材看起来似乎的确是很齐全。

正待楚云浩要带着陈瑶希离开的时候,楚云浩忽然停下了脚步。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奇的神色。因为他似乎闻到了一股很是熟悉的味道。

他顺着那熟悉的味道,走入一个房间。

那药材店的店主看着楚云浩进入了后台的房间。连忙喊道:“这里不能进……这里不能随便进去!”

可是楚云浩对着那药材店的店主的话是充耳不闻。依然我行我素。

楚云浩顺着那熟悉的味道来到了一个类似于仓库的地方。那个仓库所在,堆着一小堆的药材。

“冬莲?”楚云浩有些吃惊。

这冬莲成长在一些比较干燥的沼泽当中,即使是在修真界也不算是很常见的药材,对于初级修真者可是很珍贵的。因为它可以炼制聚气散。

聚气散虽然不能增加能量,但是它却能让修炼速度增强三倍,持续时间半个月。这对初级修真者简直是太宝贵了。如果拥有了他,楚云浩完全有信心,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火灵功第一层高阶。甚至到第一层的巅峰都不用太长的时间。

楚云浩蹲下身子,看着地上这有些干巴巴的冬莲。这些冬莲都被晒干了,简直是暴殄天物。让楚云浩看的都有些心疼。这样会将药性蒸发掉百分之八十。

那店主看着楚云浩专心的看着这冬莲。笑着对楚云浩问道:“你想要买么?”

楚云浩站起身,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些冬莲虽然药性被破坏了百分之八十,但勉强可以炼制一颗聚气散。

“这些冬莲是哪里来的?”楚云浩看着那店主问。

那店主愣了一下,对着楚云浩笑着说道:“你说的是花莲吧!这是一个老农拿来卖的,不过这花莲很少,那老农也是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弄一些来!”

“能告诉我那老农的联系方式么?”楚云浩看着那店主问。

那店主对着楚云浩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都是他主动找上店里来的,所以我也从未向他要过联系方式!”

楚云浩闻言,看着那店主的神色,也不像是作伪。心头有些失望。

“这些冬莲我全都要了……你开个价吧!”楚云浩对着那店主说道。

“嗯,八千……”那店主看着楚云浩迟疑了一下。

“没问题,但如果那老农来了,你必须马上联系我!到时候有你的好处!”楚云浩对着那店主说道。

那店主闻言大喜,忙不迭的点了点头。楚云浩如此的爽快,他可是赚了不少。

楚云浩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付了钱。将那些冬莲全部的打包带走了。

而陈瑶希对自己哥哥花了这么多钱,买了这么多没用的药材,还是有些肉痛,很是不满。

对陈瑶希的不解,楚云浩也没有解释的太多,这种东西,也没法解释的太多。自己只要,再找到另外一个药引,青龙根,就能炼出聚灵散。不过在这之前,楚云浩还想先去做一件事情。看着远方的苍穹,楚云浩喃喃的道:“雷破天,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午夜十二天

南闽神威武馆外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这人脸上戴着一副骷髅面具,身上穿着黑色的劲装,在黑暗中,显的有些诡秘。

这人自然不是别人,而是乔装而来的楚云浩。

楚云浩冷冷的哼了一声,进入了神威武馆。

楚云浩刚刚进入神威武馆,一道女声传来。

“谁!”

楚云浩有些意外,自己才刚刚来,就被人发现了。他的面前白影一闪,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女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女孩穿着白色的练功服,留着短发,显得英姿飒爽。只是这女孩此时正有些愤怒的看着他道:“你是何人,竟然敢擅闯神威武馆!”

这女孩正是神威武馆馆主的女儿,雷依梦,神威武馆雷破天以下第一高手。实力还在林天奇之上。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长按下图,识别并关注,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