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莲有个农民作家田玉莲 校园小说很好看

五莲教育 2018-04-14 17:51:19


一株紫丁香

天渐渐暖了,明老师的病却愈来愈厉害了!昨天,有电话来,说校长今天要来看望她。她心里清亮:今天就是了却心愿的最佳时机了,如果再不去实现,恐怕就要带着遗憾去见马克思了。她想把最美好的形象呈现给人们,天还不亮堂,就再也躺不住了,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让女儿为她找出那光鲜的衣服,穿戴齐整,在苍白,憔悴的脸上搽了些脂粉,涂了口红,简单地化了一下妆,对着镜子梳拢了一下让粉笔染白了的头发。

校长如期而至,明老师直截了当,说:“我教了一辈子书,最难忘的是那些可亲可敬的孩子和那洁净的三尺讲台。如果有来生,倘若选择职业的话,我还是会选择教师。虽累,但是一种美丽,也是一种享受的过程,真正能体现一种生命价值……”

校长发现,她虽然化过妆的脸,仍然没有一点血色。听着她发自肺腑的话,有些激动,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要让明老师看到自己的泪水,但那眼睛实在是不争气,眼皮毕竟没有能够把泪水包住。他悄悄地装作无意识的背过身去,快速地掏出巾纸,摁在了眼窝上。控制了一下情绪,校长说:“您这市级模范教师,尽管已经退休,仍是我们学校的荣光,楷模,有什么要求,我们会竭尽全力……”他有些哽咽,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您是知道的,我的时日无多……”明老师讲到这里,不停地咳了起来,额上立时淌下了虚汗,身体有些颤。她患的是肺癌,喘气都有些费劲,稳了一下说,“我,我想,再为孩子们讲一堂课……”

至此,一直守在一旁的女儿和校长,才明白了明老师的意图……校长有些为难:“只是担心你的身体,我怕你吃不消,再就是,如果答应你,是否会不近人情?”

见校长有些犹豫,她急了:“我即将寿终正寝了,我想,你是不会让我带着遗憾进棺材的……”

校长拗不过她,也为了不给她留遗憾,盈着晶莹的泪水勉强答应了。

校长和女儿要扶她进教室,可她很倔强,硬是要自己走上讲台,讲完这一课,亦是人生最后一课。教室里一片寂静,她气喘吁吁,借助于墙壁,总算颤颤巍巍地走进了进去。待她端端正正站在教室里的时候,同学们齐刷刷地站立起来:“老师您好!”声音清脆悦耳,明老师立时找到了从前的感觉,身体为之一震,微微地摆摆手:“同学们好!请坐。”在学生们关切的目光下,她微笑着点头示意开始上课。“今天,咱们学习《一株紫丁香》……”其实,教科书她是熟记于心的,即使不用也能把这堂课讲得十分精彩,可还是缓缓地把教科书打开来。同学们紧盯着明老师,哪怕一个手势、一句话,一丁点知识会漏掉,辜负了这堂非同寻常的课。

十分钟过去了,汗水不断地从她的额头渗出,顾不上擦拭,似乎也没有力气去擦拭,她那孱弱几乎失声的嗓子在继续讲着。

老师隔几分钟就要咳嗽。咳嗽时,不得不顺手扶一下桌子和黑板,尽快把呼吸调节好。那伸手的动作,看似不经意却让同学们感到揪心和难受。

二十分钟过去了,她的咳嗽愈发剧烈,好象要把整个肺都要咳出来,气,似乎有些难以喘均匀。女儿悄声劝道:“妈,您休息一下吧?”可她没予以理会。

又过了几分钟,当她的咳嗽不得不中断讲课时,有眼窝浅的女生拉着哭腔劝她休息,还有学生呜咽着说:“老师您要爱惜身体,别再讲了!”

老师还是微笑着摆摆手:“谢谢孩子们!”

坐在后排的校长偷偷抹了把眼泪,红着眼圈站起来径直走上讲台:“明老师,我求你了,还是……要不就休息一会?”

“谢谢!不用!”明老师婉言谢绝。

教室里鸦雀无声,什么都听不到,似乎又什么都听得到。她消瘦的手紧握粉笔,用力在黑板上写着字、词。她平时写得一手流利圆润而又漂亮的字,此刻却写得很慢,手也在微微颤抖。她娓娓讲着课文的段落大意和中心思想,她平时伶牙俐齿,但今天并不是得心应手。接下来,再没有人忍心去打断她讲课的思路和深情,大家含着泪,带着感动和敬佩专注地听讲……明老师讲完这堂课,长长地舒了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像以往那样微笑一下,猛烈的咳嗽又让她喘不过气来。校长和女儿还有学生赶紧扶住她,见她整个人都被汗水湿透了,虚脱的一塌糊涂,软绵绵地,几乎讲台都走不下来了。

感动、敬佩、难过,涌上学生们的心头,就在明老师走下讲台的一霎那,鼓声响了起来。在热烈的掌声中,她深情地回望了一眼讲台,又扫视了一圈学生们,脸上绽放着甜美的笑容,那笑容能照亮整个世界,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教室。

回家之后的当天夜里,明老师就幸福满足安然地走了,就像一片紫丁香的落叶,悄悄地落在了地上……

校长和学生们精心扎制了两个花圈。清明节一早就抬到了墓地,敬献到了明老师的坟上。校长和学生们围在明老师的四周,行了少先队礼,然后,又在明老师的坟墓周围点燃了一圈蜡烛……

校长哽咽着说:“同学们,我们再背诵一遍《一株紫丁香》给明老师听吧,我想,她的灵魂能感受得到的!”

“踮起脚尖儿,走进安静的小院,我们把一株紫丁香,栽在老师窗前。老师,老师就让它绿色的枝叶,伸进您的窗口,夜夜和您做伴……” 同学们背得都很认真,口齿很清晰很伶俐,可是,慢慢就逐渐变成一片唏嘘之声……

校长也早已哭成了个泪人儿……



生日礼物

不知是孩子们偷窥了我的身份证呢还是咋的,反正我的生日泄密给了他们。我的生日如约而至。这正是一个万物复苏的日子,湛蓝的晴空犹如遮着块奇大无比的绿缎子,偶尔还有洁白如棉絮般的云从它的上面划过。暖洋洋的春风刮来,令人神清气爽……

早上,总好扎羊角辫系红布条的蓝英英来了,那说话办事总显羞怯的吉月才来了,有一双碧澄澄,也大也美眼睛的肖二妮来了,那个吃啥都长肉的胖墩古翠儿也来了……

他们都带来了礼物。那礼物是我压根就未从想到的——是移植到花盆中的桃树和李树,还有一些含苞待放的花儿……他们的脸儿红彤彤的,如搽了胭脂,也如猴子的屁股儿。他们唧唧喳喳,像群鸟争鸣,充满着活力,那一颦一笑都惹人欢欣。他们盆栽的桃树李树以及花儿都已经泛起了绿意,也已经成活了。看来,这生日礼物大多数是早已经就着手准备好的,也有是刚刚准备好了的,那鲜活的土壤就说明了一切。我晓得,这些礼物,只要我稍加修饰浇灌,就会生出浓浓的绿意,开出一派姹紫嫣红,继而就会绽出芳香四溢的美味,结出累累果实,会甜透我的心暖透我的肺。我爱抚着天真可爱的孩子们,看着他们精心准备的礼物,心被他们的一片真情融化了,人儿像喝了那醇香的美酒,醉意朦胧了……

正当我的心沉醉于孩子们的礼物之时,突然,有一个童声稚气的声音把我拽回到现实中来,我循声望去,见是那讲话办事总显羞怯的古月才。只见他忸忸怩怩犹犹豫豫半天,才红着张大花脸吭哧着趋近我说:“老,老师,我,我没有什么礼物送给您!”

“好孩子,没有礼物送无关紧要,只要你有一颗心就足够了。”我触摸着他那如云霞缠绕着的脸颊。他因为羞怯,轻易是不太讲话的,今天面对我恐怕也是鼓足了勇气才讲出这番话的……

他家的处境我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楚的:母亲去外地打工,无情的车祸把个壮女子送入了天堂;而父亲却患有癫痫病,突然之间就不省人事,周身抽搐,口吐白沫,活儿基本做不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古月才很小就承载了家庭的重担。家庭的不幸,导致了他的自卑、羞怯……此时,古月才又是一阵羞怯,又是一阵酝酿,才鼓足勇气说:“老师,虽然我没有礼物送给您,可同学们都送了,我想了半天,礼物还是要送的……”

送什么呢?我想。我和孩子们都想快一点得到谜底。

“就,就送您一首歌吧!”他说起话来很费劲。

还未待我说话,孩子们就拍着手,欢呼雀跃起来:“噢噢,好,我们都会唱,反应灵敏的孩子们已经挥着手臂打着拍子唱起来了:“祝你生日快乐,祝你……”

孩子们的歌声把古月才的脸又烧成了块大红布,显得手脚无处搁了,很尴尬:“不,不是。”

“不是什么呀?”我和孩子们都犯了迷糊。

“我说,不,不是这首歌!”

哦,那是哪首呢?我们都觉得很奇怪。既然是我过生日,不唱生日歌又能唱什么呢?

他知道我们的期待,就说:“是,是……”他着急,我们也着急,可是他越是着急,就越紧张。

我便鼓励他说:“别着急,慢慢说。”

他吭哧半天,才总算说了出来:“就,就是那首《世上只有妈妈好》……”

他话一出口,立时又得到了孩子们的一片欢呼:“好!”

一听他要唱这首歌,我的心霎时一紧,这孩子,怎么会唱这首歌呢?

他蠕动下嘴巴,费事巴力地扯着我的手说:“老师,我没有妈妈,是不幸的,但我又是幸福的!”

他讲到这里,喜鹊般的孩子们又立时沉寂下来。

我的心也被他的话讲得有几许低沉,对他愈发的可怜同情起来。

他继续着刚才的话:“因为我又有了新妈妈!”

我把他拢在胸前:“祝贺你古月才同学,祝贺你爸又为你找了个新妈!”

孩子们又是一阵欢腾:“呕呕,古月才又有新妈妈喽!”

古月才脸又被激出了一片红晕,连连摆手:“不是的,不是的……”

一听说不是,孩子们顿时安静下来,渴盼着新妈妈是怎么回事。

古月才依在我的怀中,紧紧地抱住我,淌着晶莹的泪水说:“新妈妈,就,就是您……”

我的泪水潸然而下,简直无法控制。旋即又感到很惭愧,我只是平日对他多献出了那么一丁点儿爱心,是取代不了他的母爱的。就在这当儿,只听古月才声音清脆满含深情地喊了一声:妈妈——!泪水模糊的他,双膝跪在了我的面前……

还没待我回过神来,接着又是齐刷刷地一阵叫声:“妈妈……”那是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叫喊。

我的泪水更加汹涌,肆无忌惮如决堤之水。接着,一阵童声稚气的歌声响起:世上只有妈妈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