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2049》国内上映在即,关于赛博朋克你了解多少?

传媒十 2018-02-28 11:39:34

“待人如待鼠,所有对鼠的措施都可以同等地施加给人。闭上眼拒绝思考并不能使这个惨不忍睹的画面消失。这就是赛博朋克。”

小编有话说


10 月 6 日,《银翼杀手 2049》 (Blade Runner 2049)在北美上映,并定档10月27日以2D、3D、IMAX 3D等形式在国内上映。电影在烂番茄上的新鲜度曾高达 90%,目前仍然有 88%,IMDb 评分 8.6 分。



本片是1982年的经典科幻片《银翼杀手》(Blade Runner)的续集,而《银翼杀手》则被视为赛博朋克(cyberpunk)电影的开山之作。


时隔35年,《银翼杀手2049》再度讲述反乌托邦的故事。在全球公映前,官方还发布了三部短片,以衔接两部作品之间的世界。那么,在观影前,你足够了解赛博朋克吗?


网络、人工智能,这就是赛博朋克吗?

1984年,一部注定会永载史册的科幻小说《神经漫游者》横空出世,并在出版后一举获得科幻界的三大奖项:雨果奖(Hugo Award)、星云奖(Nebula Award)与菲利普·狄克奖(Philip K. Dick Award)。这一纪录至今无人能破。


《神经漫游者》的作者威廉·吉普森幻想了一个电脑之后的信息世界。主角凯斯是个网络独行侠,受雇于跨国公司,在网络空间执行风险极大的任务。在小说中,进入这个创造出来的网络空间无需任何搭载工具,只要在人物的大脑神经中插入插座连接电极,网络世界就会和脑海融合。



虽然威廉·吉普森不是“赛博朋克”一词的提出者(1980年美国作家Bruce Bethke在作品中率先使用了赛博朋克一词),但《神经漫游者》仍被誉为“赛博朋克圣经”。这得从赛博朋克的含义说起。


赛博朋克cyberpunk是cybernetics与punk的结合词,cyber源自希腊语单词Kubernetes,意思是舵手,代表与网络或电脑相关的事物,即采用电子或计算机进行的控制。而punk指的就是一种对主流文化的反叛,反文化、不合群、无政府主义。


美国科幻小说作品兴盛的20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被称作科幻小说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的背景是二战后美国科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因此整体风格充满了技术乐观主义。但到了冷战后期,受欧洲文化内省化和悲观主义的影响,美国科幻作品题材多以反乌托邦为主,表现了怀疑主题的哲学迷思。


而《神经漫游者》则是这一类型的集大成者,对赛博朋克风格下了一个经典定义:高科技,低生活(High Tech, low life)。一边是令人咋舌的高科技发展:仿生人、神经网络、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一边是糟糕的现实世界:破旧的旅馆、拥挤的人群、连绵阴雨、霓虹闪烁,主人公往往忍受着孤独与痛苦,以一种硬汉风格在世间游走。


赛博朋克的世界,人类生活在每个细节都受计算机网络控制的黑暗地带。庞大的跨国公司取代政府成为权力的中心。被孤立的局外人针对极权主义体系的战斗是常见的主题。作家试图通过他们的作品,警示人类社会依照如今的趋势将来可能的样子。美国著名科幻小说作家布鲁斯·斯特林曾总结赛博朋克的特质:待人如待鼠,所有对鼠的措施都可以同等地施加给人。闭上眼拒绝思考并不能使这个惨不忍睹的画面消失。这就是赛博朋克。


之后,赛博朋克也衍生出相关的电影、音乐、时尚。而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电影。


赛博朋克之魂:什么是人?

在科技大爆发的七八十年代,赛博朋克从文学领域转向了电影。“如何定义人类”成为这一类型电影的主题,而《银翼杀手》则是最早也是最著名的一部。之后,诞生了《黑客帝国》(The Matrix)、《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等大量优秀的赛博朋克电影。



《黑客帝国》里,人们生活在一个由人工智能计算控制的世界,为了抵抗这种“矩阵”的束缚,尼奥、墨菲斯和崔妮蒂走上抗争的征途。《攻壳机动队》中,犯罪的手段从身体暴力发展成脑部入侵。网络黑客可以通过入侵大脑,完成对他人的人格消灭。《撕裂的末日》里的未来社会,因经历核战争而人心惶惶,政府用极权的方式统治国家,每个人被注射一种可以麻痹情感的药物,变得行尸走肉一般。《千钧一发》中,一切视基因而定,基因优良的人可以从事高端职业,有基因缺陷的人不但被禁止从事宇航员等上等工作,甚至连健康生活都没有保障。《我,机器人》里控制所有机器人的中央控制系统,完全没有打破“机器人三大定律”,反倒是为了保护人类,不让倒行逆施的人类自我伤害而打算接管人类社会的控制权。但人类又何尝能接受这种“好心”呢?



但《银翼杀手》仍被称为“最伟大的赛博朋克电影”。因为它算是第一个对于“如何定义人类”这个哲学母题进行深刻展示的电影。同时,它也是最早最全面将赛博朋克风格具象化的电影。


《银翼杀手》背景设定在2019年的洛杉矶,此时人类的科技飞速发展,基因技术更是突飞猛进。随着人造人技术的成熟,这种聪明、强壮且廉价的劳动力已经替代真实人类,成为许多产业中的主力劳力。尤其在外太空的探索与开拓中,人造人更是避免真人伤亡的必备“工具”。然而,由于过度压榨人造人,使得一大批在外太空探索的人造人爆发了暴动,其中有六人秘密潜回了地球。男主角作为专司清理的“银翼杀手”,奉命开始对这些人造人展开追杀。



与一般商业片不同的是,《银翼杀手》并没有将反派人造人简单的脸谱化,反而花费大量的篇幅用于刻画其“人性”的一面,使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不自觉的对人造人产生同情。尤其是最后一幕,人造人头领罗伊面对杀死他好友与爱人的主角,选择拯救后者并在雨中吟诵出那段经典台词的一刻,无数观众的情感已经倒向了人造人。



如何判断人与非人?电影里那些冷酷无情的人类与情感丰富、关心他人的人造人相比,谁更像人?谁更配为人?正因为《银翼杀手》将人性置于这种极端环境下的拷问是如此发人深省,才铸就了它一代经典的地位。


香港:赛博朋克世界的圣地

在一系列赛博朋克电影中,未来的世界总是这样:城市高楼林立,布满霓虹灯和LED广告牌;天气阴雨连绵,似乎永远没有白天……


这些意象从《银翼杀手》开始,一直沿用至今,基本上已经形成赛博朋克的固有美学。但是有趣的是,影片中的城市景观多以香港作为模板。比如《银翼杀手》街头的汉字涂鸦,向哈里森·福特卖面条的人讲一口粤语。



《攻壳机动队》中,所谓的城市“新港”其实就是香港的化名。导演押井守试图为这座未来的计算机化城市寻找模板时,从香港的城市景观中获得了最初的灵感。借助美工之手,香港的实景变成了影片《攻壳机动队》里的场景。



而《黑客帝国》中的城市景观也同样和香港有着高度的相似性。


香港的城市景观有何种特质,可以为赛博朋克的世界提供灵感呢?


一方面,从城市景观方面而言,赛博朋克设定的未来都市建筑风格混杂,上层窗明几净,下层拥挤脏乱。香港的事实便是如此:上层是摩天大楼和维多利亚港,玻璃大厦,灯火辉煌;下层则是九龙城寨和油麻地,阴暗潮湿,混乱不堪。至于琳琅满目的广告牌,在香港这片寸土寸金的地方,目力可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被广告信息占领:有钱的大公司挂出巨幅的海报和LED屏,没钱的小商店则打上霓虹灯闪烁的小招牌,更底层的灰色交易则像牛皮藓一样贴满街道。



另一方面,香港作为殖民地的历史背景,造就了其多文化繁荣共存的局面。文化上的多样性造成了不同人群生活方式的不同,催生了更加复杂的城市景观。比如多种语言的使用:粤语、英语、普通话,还有日语、韩语、闽南语。与此同时,香港特殊的地理位置更是让它一度成为全球商业交流最重要的城市之一。经济高度发达所带来的结果则是,整座城市处于高速发展阶段,非常具有未来性,可以获得科技发展的一切必要资源和可能性。


当然,现在的北京也很契合赛博朋克的设定。之前获得雨果奖的科幻小说《北京折叠》,已经有太多赛博朋克小说的影子。“凛冬将至”,灰蒙蒙的天空下,霓虹灯在远处闪烁, 熙熙攘攘的车流中,说不定就有开往世界末日的那一辆。


作者:Ilaria
编辑:墨闻


【版权声明】传媒+版权文章,如需转载联系后台,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及原文链接,内容合作请添加微信号1352185916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