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Z,我来了》,小说快完成.附上一段.

关于爱 2018-01-18 12:50:53





我的小说《我是Z,我来了》。已经断断续续快要完成。最近几天写了比较多。这个题目也是最近更改的。

 

这部小说,更多的不是情节。而是内心的独白以及细腻的描绘。

 

是人在感情里的成长之路,是肉体和精神跨越几十年的主人公的生命形态和内心世界的改变。是人最基本的所向和所求。是俗世里的苦痛和温暖。是生命起伏的路途。是一种无所谓结果的结果。是一种对美好幻觉的趋向和解说。也是对生命的敬畏,以及珍惜。

 

今天放上这几天写的一个片段。





 

 清晨起来的时候,我看到镜子中,一些白发,在这个世上已经活了52年了。洗手的时候触摸到有褶皱的皮肤,清淡而寡欢的眼神,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留下了热泪。

 

孩子已经长大。长成了他自己曾经描绘的样子。他做到了。

 

夏天早上清凉的风吹过耳边,孤独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在他真正强大之时,告诉他,妈妈想独自生活的事了。拜托他照顾他的父亲。

 

也许他是知道的。我的孤独。我需要感情和生命来填充生活,而他的父亲习惯用工作填充自我。最后无论我们花了多大的力气去理解对方,还是渐行渐远。相敬如宾并不是婚姻的全部。

 

在我45岁以后,我们只是以朋友和亲人的身份在生活。我们不再是爱人。而我在自己的事业里逃避了自己本来具有的生命形态。我丰富却并不幸福。我渴望爱情,却从不去寻找,我知道那些都是虚幻的,是起伏的。但是我依然害怕我会无法抵制。

 

我们注定奔向各自的生活。他的一生全用来献给自我的成长和工作。没有念头多看身边的人一眼。人与人之间的联结不是他制造存在感的方式,而不停地探知学习工作才是他安全和存在的方式。

 

人真的到老也无法改变,即使自知。但这并没有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我们都是不同的人。只是在这份不同中我们再也找不到年轻时的相同之处了。我们长成特别独立的两个个体,彼此不需要依赖。

 

生活杂事,或者身体不好之时,我们只要用钱可以解决。精神上的问题,我们都能独自消化。一切事情在彼此的大脑里都有强烈的清醒以及自我处理的能力。

 

我感觉他如此陌生。就好像只是认识了2年。可是他已经接近老年了。一个依然有年轻时活力的老人。

 

我用了二十年去完整自己。却在一瞬间不相信他说的。一年又一年,几年又几年对我说的同一句话。他说,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问题,你的童年所缺,最终都要你自己去填补。是的,他无能为力。在这条路上,我已经填补太久,我已经满了,从内到外都满了。


我都52了。我安静的像颗树。我在花园种了蔷薇。在阳光下,躺椅上,阅读,喝水,果汁。

 

我想要一个陪伴。一个一起种菜,种花,一起看日出,看夕阳的陪伴。这一刻如此渴望。

 

我想要在厨房一起做个汤,在楼下跳支舞,我弹琴,他唱歌,我只是想要找个伴,一起做事,一起出游。我的内心仿佛又回到少女。回到最本身的肆意。大概我看到了时间的尽头,看到了死亡。我想,我真的想如此奢侈的生活在最后的日子。

 

即使他知道,也无能为力。他并不是这种特质的男人。我们彼此界定了对方的属性,基于修养,深刻理解,所以过了那么多年。但是我们之间早已没有深刻的联结。但是有很多的尊重。

 

这些年我逐渐用理性谋杀了我的生命对爱情的热诚和感性。我的人生好像没有回声。那么寂静地做了很多事。关于自己的,关于物质的,关于公益的。

 

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皱纹很少,看起来还有干净的眼神。

我戴上了项链。放在柜子里珍藏了几十年的项链。上面刻着Z的字母。我想要找寻他,以及我心中的梦。

 

你曾经说,我是Z,我回来了,你在等我吗。这次换成,我是K,我回来了,你在等我吗。

 

我只是来告别。告诉你我要去往很远的地方,开始一个人生活了。我想告诉你照顾好自己。想把我存款的一部分给你。想你晚年健康,如愿。也许钱在关键时刻能帮助到很多。

 

我说,Z,你是我要到达的彼岸。但终究我们无法到达彼此。

 

所有的幻觉像气泡一样,瞬间破灭,每一次我发现自己都在囚牢里,如此痛苦。最后一次,我发现,我最勇敢,我就认为人生是苦痛的,我麻木的生活了很久很久,甚至不会笑。长久不愿意多说话。你那么沉默,那么残忍,那么折磨我。我的身体和灵魂像是要逐渐烧毁。我害怕面对你。我甚至觉得我大脑里蹦出了恨字。

 

那是我们年轻时,无畏无惧。现在我们苍老了。没有软弱。没有爱恨。只要活着就是值得庆幸的了。

 

我们应该如何称呼对方?你笑着说。

我说,我都52了,叫老年人吧。

你说,不,少女。

我笑,大笑。

 

又是一个13年。我笑起来有鱼尾纹。黑色的大毛衣。灰色的牛仔裤,黑色的高跟鞋。因为常年画画,阅读,弹琴,身上的烟火味越来越少。是一个漂亮的老年初期女人。别人都是这么认定的。

 

我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你熄灭了烟头。我看到你皮肤上一些突起的小颗粒,好像是过敏。你剃了胡须,还是健壮的样子。

 

我们在时间里失踪,杳无音信。

 

我说,你还能记得我们年轻时候的事吗。

你说,记得。

我说,我以为我们的回忆会在时间的流逝里变成空白。

印象最深的是你每次消失后,出现在我身边的那些温柔的笑容。还有你捧着花来看望我。还有我拿了信和糖果去看望脚趾受伤的你。那时候我们才几岁。

 

我喜欢去你家旁边的加油站。每一年都要去几次。将车停在你家路口,在车里,吹风。抽烟。有时候我想你是不是会出来夜跑。看到我。

 

谢谢你让我知道我是谁。我的内心和我所想要的。以及坚持着这份自以为是的美丽幻想。

 

我又一次看到你少年时温暖的笑脸,阳光下风中吹动的头发,看到你的白色衬衫,看到我们在漫无边际的黑夜散步,说笑。看到我某一天牵着你的手,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在快到你家路口时。我看到你看我,我看你。那么静静的看着就好。

 

我们的生命在逐渐衰老,时间在消逝。

我们看见痛苦,生老病死。我们看见平静,油米盐醋。

我们没有整整一周在一起过。

 

我们看见彼此。看见对岁月里过去的爱的深切的感知,一种每个阶段一直会持续的感知。那是我们的梦幻。或者是幻觉。那里很美,以及纯净。或许是一种力量。

 

Z,我来了,来与你告别。我去往西藏,去那独自生活。想在那里写一个关于你和我的故事。可以当成我的遗物。当我化成灰时,这个故事还能经由别人的阅读来感受曾活在这个世上的我们。

 

我们之间恒久不变的是我对过去一切的记录,还有时光里有时候的怀念。其他都变了。

 

我不再有悲喜尘埃。也没有执念,更没有破坏力。我只有生生不息的纪念。

 

生命是一条线性的轨迹。有如飞机划过天空的每一个瞬间。

我早已不求完美。

 

在我面对这一纸病历以及报告结果之时,我知道我不会在这个世界太久了。但是我并无遗憾。

我身体颤抖,眼睛有灼热的泪水。我不愿意身边的人看到我逐渐枯萎的肉身。这一刻,我发现物质对我的意义。物质的充沛让我更有勇气面对这场劫难。我拒绝化疗。

 

我没有机会与你在一起生活一周,成为我的男人。那么日常。看我蓬头垢面,看我剪指甲,看我打哈欠。我看你的肌体散发健康的光泽,看你温厚而柔软的笑容,看你修理家里的电器,看你煮一条红烧鱼。和你一起爬一次山,看一次日出,滑一次雪,钓一次鱼。这些平常的事,也许有很多人愿意陪我做,爱过我的人很多。只是我只想和你一起做。

 

大概这就是爱。


不要用理性去分析。爱更可能只是一种感受。无法与人真正分享和细说。它不是数学,可以清晰的呈现逻辑。

 

我收拾行李箱。心静如水。

 

在我生命的尽头,

我愿意听到你说。

我是Z,我来了。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