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老二和他的三个女人(好看小说)

袁雪成 2018-06-19 11:09:29

点击蓝字

关注我的公众号

1我认识范老二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那时他还是一个高中学生――是很突出的很显眼的性子很暴的那种――我在他所在的那所学校代课,但没有教他。

 

一晃他大学毕业了,在一家做进出口贸易的公司里担任业务经理,名片上都是这么印的,谁知道是真是假。名片不就是“明骗”嘛。

 

我们多年来还保持着联系。也承蒙他不嫌我酸,不过称呼稍有变化。刚毕业那几年,他还喊我袁老师。后来,慢慢变成了“老袁”。有时,他干脆就叫我的名字。在称谓的变化当中,我感觉到他的地位在逐渐上升。幸好我是一个在这方面很不计较的人,我还没学会让人必须用尊称叫我,人家该怎么叫就怎么叫。

 

我呢,也乐意结交一些三教九流的朋友。倒不是我做教师没有定力,我很有理想的。而是我想,三百六十行中的人,各有学问。这也就是见多识广吧。先贤孔丘不也说过,“三人行,必有吾师也”?何况,三百人、三千人欤?

 

所以,我现在就有故事讲给你听了。

 

以上算是一个序言,把故事的来龙去脉先交待清楚了。


2有一天,他打我电话。

 

“范老二,你好?”来电显示告诉我是他。

“是袁先生吗?你好?你今晚有空吗?”

 

我一听电话里故意装出来的女声,不出声地笑了起来:

“有晚自习的。有事吗?你回来啦?”

 

“嗯――讨厌!今天晚上,我想请你吃饭嘛。你好坏哦。”

我知道范老二想找几个好朋友玩玩了,就答应了他。

 

我请班主任照顾看一下班,给学生布置好作业,就打的来到了约好的云中楼,健康路上的,与新华书店相隔不远。

 

云中楼规模不大,二个层面,外表装潢还算过得去。门口一个艳丽的迎宾小姐躬身向我问好,旗袍下摆一动,雪白的大腿露出半截,令人联想到将要到口的美餐。

 

上得楼来,又是一群小姐,“欢迎光临”之声不绝于耳。其中一个领班模样的还问我:

“先生几位?”

 

“有人约好的。”

 

“好的,请跟我来。”领班领着我穿过大厅,大厅里已有好几桌,热热闹闹地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

 


3那个小姐在一个叫菊花厅的房间前停了下来,轻轻地扣了几下,然后轻轻地把门推开。

 

“唷,老袁来了。来来来来来!”

 

我进去,与范老二握手。

 

“什么时候回来的?”个子不太高,但敦实有力,属于短而粗的品种。平顶,很酷的那种发型。白的保暖衬衫,没系领带。手里夹根烟。房间空调很足,烟味也很浓。我感觉有点呛。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机械厂的耿老板。这位是电工厂的薛老板。这位是……”

 

我自报家门,并一一与他们握手。

 

我把风衣挂起来,把皮包放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

 

菜很快就上来了,我们也就边吃边谈。我不喝酒,他们要了几扎啤酒。

 

4酒足饭饱以后的安排,大家有了分歧。范老二说要去洗澡,而那个薛老板却要打牌。

 

“我不会打牌。你们打。四个人也不好打啊。”我推辞道,这样就可以巧妙地支持一下范老二。

 

这样一来,那个薛老板就没词了,只好同意先去洗澡。

 

四个人正好打一辆的,耿老板的摩托也就算了,等回来的时候再说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到了,到了。噢,是温莎堡休闲中心。

 

进入大厅,很宽敞,很气魄,服务台是模仿大酒店的,后面墙上也有北京、莫斯科、伦敦、东京、纽约等地的时间显示。与大酒店不同的是,到这里,先得把自己的鞋子上交了,换来一双拖鞋和一把钥匙。

 

侍应的伙计一路吆喝着把我们躬送到更衣室,解带宽衣,又送到洗浴处。顷刻,又有人迎上来,开笼头,调水温。细致服务,不必细表。

 

后来的一套,背也擦了,桑拿也蒸了,冲浪也冲了。等全套结束,我们四个人也被冲得四零八落,光着屁股,谁也不知道谁了。

 

我结束,就到休闲大厅来找他们。

 

灯光幽暗,最前面的巨大的投影屏上放着电视节目,细一看是《铁齿铜牙纪晓岚》。走在地毯上,像猫一样,悄无声息。

 

我一路走过去,竟没发现范老二他们,就干脆到前面第二排看一会电视。


5 刚在一张沙发上躺下,就有几个小姐上来。

 

“先生,要修脚吗?”

 

“不要。”

 

“老板,敲个背吧?”

 

“不敲。”

 

有一个在沙发的扶手上坐了下来,顺势捏弄我的大腿。我借着投影银幕上的反光,瞥了她一眼:瓜子脸,披肩发,深红颜色的肚兜样的衣服片片,皮裙。

 

我刚要开口问她府上贵处之类的问题,就听到范老二那底气很足的男中音:

 

“老袁――你在哪里?”

 

“老二――我在这里!”

 

6 范老二把睡衣的带子松着,敞着怀,把那皮裙小姐搂了搂,吻了吻,算是打个招呼。在我旁边躺下后,顺便就捞起那小姐的手,很亲热地问她:

 

“小雨在吗?”

 

“哪个小雨啊?”

 

“四川的小雨啊,还有几个小雨?”

 

“噢,要不要我喊她来啊?”

 

“请她过来,就说小范来了。”等她一离开,范老二就掉头向我说,“你做个脚底按摩吧,很舒服的。”

 

我正推辞,一个小姐闻声,把小板凳一放,一屁股坐下来,一把抄起我的脚,就涂起油来。范老二躺着,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

 

“最喜欢的?钱?”

 

“女人。各种各样的女人。”


7 我笑了笑,光线比较暗,他也没看出我在笑,也许我是想做一个像笑的样子。

 

“女人嘛,你喜欢但不能把她们全娶回家啊。”

 

“干嘛要娶回家?家里有一个你还嫌不够烦啊?”

 

“哎,对啊。你回家了没有?你怎么不先回家看看?”

 

“回家?一到家里就没有那么自由了!”他很舒服地侧了一个身,我眼睛的余光看到他的小肚子像条冬瓜一样堆在床上。

 

“那你这次生意做得怎样?成功了吗?”

 

“没有。我先去看看养殖场上的货。这一趟收获多多啊。”

 

“怎么啦?货很好?”

 

“很好,很好,简直是太好了。我告诉你……”


8他动了下身子,凑近我,耳语:

 

“还有那个场长的老婆,货太好了。哈哈哈哈哈!”

 

最后几个哈哈因为离我耳朵太近,把我震得耳朵里嗡嗡直响。

 

“呵呵,你本事真大。”

 

“哪里,哪里。都说那海边的女人裤带松,实际上啊,压根儿就没有裤带。哈哈哈。”

 

范老二又掩饰不住地得意地笑起来,就听到一个声音接下来:

 

“说谁呢?谁这么贱呢,裤头都没有?”是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

 

“唷,美女来了!”范老二要坐起来,顺手一拉那女子的手,就把那女的拉到自己怀里。

 

“美女?霉女,发霉的女人吧?你也是的,好长时间也不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早忘了呢,还想我呢?走走走,给我买苹果吃去。”女子把范老二拉起来,范老二站稳了,笑着对我说:

 

“看看电视,等我一下,啊?”

 

就和女子很亲昵地搂着走远了。

 


9 过了一会儿,那个小姐的足底按摩结束,过来看了看我的钥匙号,就走了。我把毛巾毯铺开,把整个身子盖在里面。又用另一条毛巾毯放在头后面当枕头,很舒服地专心地看起纪晓岚来。

 

纪晓岚是张国立演的,张国立的戏路很宽,演谁像谁,但我觉得,他演乾隆演得最好,他很有帝王相的。王刚演的和珅,简直绝了。我怀疑生活中的王刚也许很难改变这种点头哈腰的样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是放到第二集快结束的时候了,范老二才姗姗而来,很疲倦的样子。

 

“什么时候走?”

 

“等一会,我打打他们的电话。”他躺下来,把手机贴在耳朵上听。

 

“是薛老板吗?现在在哪里?肚子饿了吗?到三楼吃夜宵。OK!OK!马上去啊!”

 

他把电话合上,仰着头不看电视,闭着眼睛在休息。片刻过后,他突然像被马蜂蛰了一下似的,弹了起来。

 

“走,老袁,吃夜宵去。吃了夜宵,打牌。”


10 我跟着坐起来,随着他来到了三楼。

 

三楼布置得像个自助餐厅,靠吧台的那个位置,里面有几个服装统一的服务员,一长溜的摊板上,各种各样的糕点和各种各样的小菜,令人眼花缭乱。还有牛奶、豆奶、咖啡、果汁等许多饮料。

 

我们四个人选了自己喜欢的,围在一桌上慢慢享用。

 

突然,范老二的手机猛地响起来。

 

“喂?”他刚来得及发出那个声音,脸色就大变,并示意我们噤声。

 

“是老婆啊,我还在海边呢。什么时候回来?明天晚上吧。几点钟?这个哪说得准啊。好好好,12点钟以前,我一定到家。OK!OK!拜拜,拜拜!”


没了,这个故事讲完了。还要听啊?明天吧,哥有点困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