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连载 【科幻小说】反击在星海——为了共同生存,我们选择和平(一)

中国航空报 2018-02-11 17:54:40
编者按
 
我们这个星球从来没有真正太平过。但如果站在地球文明之外,从星海乃至整个宇宙的范围来看,地球文明内部的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实在是低级之至。当来自其他文明的强悍实力威胁到地球文明的存续,地球人除了选择和平与联合,别无他法。这篇科幻小说从宇宙宏观角度重新审视星海文明之间的利益纠葛,辅以科学观和技术论,展开空灵的想象,为我们描述了一场星海之间的生存权利之战。看完本文,战争与和平将被赋予新的哲学内涵。本文在《航空知识》上首发,中航工业微信和《中国航空报》已转载,现与网友分享。


人类尽了很大努力探索未知,500多年前我们发现了美洲,100多年前我们到达地球两极,47年前我们又踏上了月球,现在又盘算登上火星。但人类目力所及,仍只是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说是沧海一粟都有过誉之嫌。



战争,一场地球人类文明记载中史无前例的战争已经爆发。当然地球人类对此仍然一无所知,眼下地球人自己有一大堆麻烦事要解决,经济衰退、环境污染、种族宗教之间冲突贫乏,由此引发的恐怖袭击蔓延全球,局部战争此起彼伏……


上个世纪,地球人类刚刚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战争使地球生灵涂炭。2015年,地球人类正以不同的形式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他们渴望永久的和平。但是,由于叙利亚战争引发的难民问题,让经济困难的欧洲雪上加霜,苦不堪言,战争的影响没有边界。

是的,战争从来就没有边界,一个星球里(比如地球),多个国家之间爆发的战争,是世界大战;在一个星河系里(我们地球所处的星河系称为银河系),不同星球之间爆发战争,是星际大战;在一个单元区里,不同的星河系之间爆发战争,是星河大战;美国好莱坞大片描述了各类星际战争,甚至还有星河大战,但这还不是战争的最终边界。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美国天文学家爱德温·哈勃发现了宇宙“红移”现象,也就是说哈勃发现了宇宙天体在膨胀之中。实际上,哈勃发现的膨胀天体并非整个宇宙,它只是我们所处的第一单元区。宇宙每发生一次大爆炸,就诞生出一个新的单元区,每个单元区由许多的星河系所组成,可以说它是一个“星海”。地球所处的第一单元区,是宇宙中一个相对年轻的星海,在单元区与单元区之间爆发战争,就是星海大战。不过单元区之间一般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交往也很少。所以第一单元区与其它单元区之间发生军事战争,至少在可追溯的1 000多亿年中没有发生过。所以,星海大战是人类迄今为止所能知道的终极战争。

而已经爆发的战争,正是一场终极战争!



地球人类之间爆发战争,起因很多,归根到底无非是利益。人类生命能够得以自然生存,涉及到了两个最根本的自然要素:空气和水。在地球上,拥有空气几乎不受制于人,但水资源就不一样了。地球人类因为争夺或控制水资源而引发冲突的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总被战争阴霾笼罩着的地区。比如西亚、中东等地区便是如此。这些地区因为争夺或控制水资源而发生战争或威胁发动战争几乎从未停止过。如果地球人类的技术,有一天发展到一个国家可以控制另一个国家的空气,那么战争的危险就会大幅增加。幸亏在地球上,这样的技术并没有出现。


人类要正常生存和进化,还有一种自然要素极为重要,但迄今为止,地球人类并不了解这一要素的存在。就这一点而言,地球人类始终生活在懵懵懂懂之中。眼下,地球人类还不知道,人类的生存和进化,除了需要水、空气之外,还需要自然信息(信息光色),人类如果吸收不了来自信息态空间的信息光色,就会停止进化,这种情况一旦出现,对类似于地球人类这样的低进化态人类,其危害就尤为明显。


地球人类在享受无线互联网技术所带来的愉快生活时,其实也面临着一个新的威胁,因为大量发射电磁波,会对地球四周的空间带来污染。这种污染的影响作用,主要是干扰了来自宇宙信息态空间的信息光色,从而使人类的进化受到干扰。


关于进化问题,容子博士曾撰文指出,达尔文的进化论是值得商榷的。容子博士是分别获得中国和欧洲两所著名大学的科学和哲学双博士学位的科学家。但他还有一个身份就鲜有人知了,他是一位地球兰星人。


在地球所处的银河系,有四个星球存在着人类,即地球(色星)、同星球(同星)、诺星球(诺星)和兰比斯星球(兰星)。同星的进化水平比地球略高一点,诺星和兰星的进化水平则远远高于同星和地球,它们早已进入共产主义的社会形态。尤其是兰星,它的发达水平在整个第一单元区(地球所处的单元区)都是举足轻重的,也是离地球最近的存在人类的星球,距离地球的直线距离大约为45 000光年。实际上这个星球原本是一颗如太阳般的恒星,当燃烧熄灭后才被兰星人改造成适合人类居住的行星,并进行过变轨处理。由此可见,兰星人科学技术发达的水平是极高的,可以说是地球人望尘莫及的。容子博士正是接受兰星人委托,作为向地球人类传扬先进科学理论的代言人。


容子博士在其传扬的理论中曾指出:人类的进化主要是大脑进化,而并非肢体进化,进化反映的是动物、植物的智慧水平,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进化的水平取决于主系肌朊线粒体(俗称“灵魂”)受自然信息光色影响的程度。比如以人类的遗传为例,当人类遗传至下一代时,并非仅仅是承接了父亲和母亲这两部分基因(信息),实际上还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宇宙空间(外源)自然信息光色(主体信息)所构成的自然态基因(信息)。是父、母和外源三个信息系统才构成了人类的持续不断进化。如果人类基因只能承接父、母遗传下来的信息,那么人类肯定无法持续进化,甚至还可能退化。


容子博士认为:人类遗传基因遗传到下一代的时候,父亲的基因大约占46%~67%,母亲的基因大约占13%~34%。父、母两种基因不可能构成100%的下一代基因,如果以上述的父亲基因最低比例的46%和母亲基因的最高比例34%相组合,或以父亲基因最高比例的67%和母亲最低比例的13%相组合,则分别都是80%,那么剩下的20%就是来自于宇宙空间的自然信息所构成的基因。


容子博士还认为:人类之所以是地球上的最高级的生物,其原因正是在于遗传进化过程中,吸收外部自然信息的能力是最强的。其他生物的遗传基因传至下一代时,其状况和人类相比是有很大差别的。比如对于动物而言,当遗传基因遗传至下一代时,雄性动物的遗传基因大约占11%~18%的比例;而雌性动物的基因大约占80%~87%;其余所占的比例也是来自宇宙空间的自然信息态基因。对于植物而言,当植物体遗传基因遗传至下一代时,其父本和母本的遗传基因各占49%,剩下2%是自然信息态基因。由此容子断定,动物或植物在进化过程中,自然信息态基因所占的比重高低,是确定物种进化水平的重要标准之一。所以当物种及其遗传过程的基本条件确定之后,那么在一定程度上,自然信息态基因占的比重越大,物种的进化程度就越高。


容子博士的观点可谓是石破天惊,彻底颠覆了达尔文的进化论观点。虽然地球科学界至今对此未置可否,但容子对此坚信不疑。他多次呼吁,地球人类要高度警惕电磁波污染对宇宙辐射向地球的自然信息产生屏蔽效应所带来的危害。


地球人类担心过失去干净的水,也担心过失去清洁的空气,但确实从未担心过失去纯正的自然信息。因为无知者无畏。其实如果由宇宙信息态空间进入第一单元区的自然信息全部被屏蔽的话,那就意味着整个单元区所有的生物和植物都停止进化,这对整个单元区将是灭顶之灾。


当然对于像地球这样的低进化星球来说,更是首当其冲。地球新生人类会因此而失去了进化的基础,在这种情况下,进化就会极慢,或者根本不进化,完全停止在原有基因的水平上,当缺乏外来的主体信息(纯的自然信息)的补充,人类基因会慢慢地适应载体信息(不纯或有缺陷的信息),逐渐转化为有缺陷的基因,人类就很容易成为变异的物种。显然,这关系到第一单元区各物种的生死存亡。


战争,正是因为第一单元区自然信息被屏蔽引起的。


(未完待续)


作者:史林

本文原载自《航空知识》2016年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