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青年?对不起,我把自己定义为大城市奋斗者 | 咪咕悦读汇

吴晓波频道 2018-11-06 12:15:05


在青年节前一天,淘宝对外发布了《中国空巢青年图鉴》,声称在全网找到了5000万“空巢青年”(指那些独自生活在异地、年龄在20-39岁又恰好单身或者异地恋的年轻人),一时间,这个不算新鲜的词儿又一次在网上火了一把。


“空巢”这个词原本用来形容儿女离家极少归来的老人,如今用在80、90后身上,区别在于前者被动,后者则是主动选择的结果。


他们带着对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的向往、认同一个人自身所获得的事物、以及对独特自我的追求脱离了集体主义,主动选择在城市里独自挣扎并享受着。


所以相比于“空巢青年”这个形容词,小巴更愿意用“大城市奋斗者”来形容这一类人。



孤独感?或许是有的。出门倒个垃圾,发现没带钥匙的自己对着门欲哭无泪;难得自己做个饭,吃掉一半冷藏一半;“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


但承认吧,有时候你是不是挺享受这份孤独感?孤独从来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并不意味着孤立和局外,也不必被钉在“社交耻辱柱”上,更不必为此去努力对抗它,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学会与孤独相处。


今天的咪咕悦读汇,无关鸡汤、没有狗血,和你一起读一读蒋勋先生所作的《孤独六讲》,用哲学思辨为你缓缓道来孤独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孤独六讲》(节选之情欲孤独)

我拥抱着一个挚爱的身体时,我知道,自己是彻底的孤独的,我所有的情欲只是无可奈何的占有。


其实美学的本质或许是──孤独。


我的对话只是自己的独白。


当我们随着新闻媒体喧哗、对事件中的角色指指点点时,我们不是在聆听他人的心事,只是习惯不断地发言。


我想谈的就是这样子的孤独感。因为人们已经没有机会面对自己,只是一再地被刺激,要把心里的话丢出去,却无法和自己对谈。



对许多人而言,第一个恋爱的对象就是自己。在暗恋的过程,开始把自己美好的一面发展出来了。有时候会无缘无故站在绿荫繁花下,呆呆地看着,开始想要知道生命是什么,开始会把衣服穿得更讲究一点,走过暗恋的人面前,希望被注意到。我的意思是说,当你在暗恋一个人时,你的生命正在转换,从中发展出完美的自我。


儒家文化是最不愿意谈孤独的,所谓五伦,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关系,都是在阐述一个生命生下来后,与周边生命的相对关系,我们称之为相对伦理,所以人不能谈孤独感,感到孤独的人,在儒家文化中,表示他是不完整的。如果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和睦,那么在父子、兄弟、夫妻的关系里,都不应该有孤独感。我好像忽然拥有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私密的,我在这里可以触碰到生命的本质,但在父母的世界里,我找不到这些东西。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一方面我们不允许别人孤独,另一方面我们害怕孤独。我们不允许别人孤独,所以要把别人从孤独时刻里拉出来,接受公共的检视;同时我们也害怕孤独,所以不断地被迫去宣示:我不孤独。



鲁迅是一个极度孤独的人,孤独使他一直在逃避群体,所以我们看到他作为一个作家、文学家,最重要的是他要维持他的特立独行、维持他的孤独感,因为他成名了,影响了那么多人。


我们都曾经很喜欢读武侠小说,因为当小说中的人物走向高峰绝顶时,其实就是一种精神上的孤独和荒凉。


如果你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在群体文化中,婚礼丧礼都是表演,与真实的情感无关。


孤独感的探讨一定要回到自身,因为孤独感是一种道德意识,非得以检察自身为起点。群体的道德意识往往会变成对他人的指责,在西方,道德观已经回归到个体的自我检视,对他人的批判不叫道德,对自己行为的反省才是。


当道德变成一种表演,就是作假,就会变成各种形态的演出,就会让最没有道德的人变成最有道德的人,语言和行为开始分离。


生命真的有意义吗?儒家文化一定强调生命是有意义的,但对存在主义而言,存在是一种状态,本质是存在以后慢慢找到的,没有人可以决定你的本质,除了你自己。所以存在主义说“存在先于本质”,必须先意识到存在的孤独感,才能找到生命的本质。



有没有可能生命的意义就是在寻找意义的过程,你以为找到了反而失去意义,当你开始寻找时,那个状态才是意义。


我们也可以自我检视一下,在没有声音的状态下,你可以安静多久?没有电话、传真,没有电视、收音机,没有计算机、没有网络的环境中,你可以怡然自得吗?


孤独和寂寞不一样。寂寞会发慌,孤独则是饱满的。



更多蒋勋作品

点击下图即可阅读

吴晓波频道和咪咕阅读联合推出咪咕吴晓波悦读会

每月可以收听《每天听见吴晓波》和阅读50本电子图书

点击下图▼立即订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