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神器:书荒就看过来!你是我的刻骨铭心,作者:白茶清欢,(都市)

追书帮 2018-08-19 14:34:41


关注“零点追书”微信公众号,免费小说海量看

《你是我的刻骨铭心》,作者:白茶清欢,(都市)


故事梗概:

五年前,我因为一张五十万的支票,毅然离开他。五年后,在医院的走廊上,我因为丈夫拒绝给钱救治孩子而将自己卖给他,他冷笑着反问,“三十万?苏岚,你觉得你身上哪个地方值这个价?”后来,真相浮出水面,是谁模糊了谁的眼?


001:怎么,你又缺钱了?

我和陆臻再一次重逢是在医院。

当时他衣着光鲜地被保镖簇拥着,架势大得像是即将要去走红毯的明星,而我,正为了孩子的医药费,在电话里跟老公大吵特吵,歇斯底里地像是一个泼妇。

他出现得太过猝不及防,就在我和老公吵架时烦躁地一个转头间,我甚至喷了几粒唾沫星子在他脸上。

然后,当我看到他那张熟悉的脸时,我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了。

我没想到时隔五年以后,我还会再一次见到他,还是以这么狼狈的姿态。

老公的骂声还在通过手机听筒传出来,愣了两秒之后,我匆匆转身,整个人像是踩在泥沼里一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开了。

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们望着彼此对视了两秒,连招呼也没有打一个。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我,亦或是怎么在心里想我的,我没工夫去在意,儿子的医药费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身上,我没有精力去想太多。

“苏岚我告诉你,钱我一分都没有,你要医治你儿子那是你自己的事,别想从我这再拿到一分钱去给那个拖油瓶!”

走到僻静处我重新拿起手机,老公杨凯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紧接着,他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已经结束的通话页面,崩溃得甚至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我怨恨杨凯的狠心,但我却没有立场指责他什么,因为他说得没错,我的儿子不是他的种,这个孩子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拖油瓶。

五年前我和陆臻分手后我才发现自己怀孕,我是个孤儿,舍不得这个孩子,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有个亲人有个牵绊,于是我固执而任性地留下了他。

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杨凯,他在一家大型游戏公司做程序员,收入不错,人看上去也比较老实忠厚,他说他不介意我怀着别人的孩子,他说他愿意娶我,我以为我嫁给他是准没错的,却没想到一步错,步步错。

刚结婚那一年他对我还是挺不错的,我想吃城西的鸭脖,他二话不说也不顾是半夜两三点,穿好衣服就跑出去给我买,对儿子也是视如己出,对外都说儿子是他亲生的。

可是好景不长,儿子的五官一天天长开,和他是一点都不像,他的朋友们开始拿儿子和他开一些隔壁老王的玩笑,至此,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臭,说话也一天比一天冲。

我知道男人都爱面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玩笑,我尽量的去谅解他,容忍他,换来的却是更多的冷嘲热讽。

我提过离婚的,他不愿意,我们的关系就这样一直僵持着,直到这次儿子生病。

白血病,一听就很可怕的三个字,需要巨额的治疗费,还不一定能治好,杨凯不愿意掏这个钱,我怪不了他,我提出算是我找他借的,他还是拒绝,于是我一着急就和他吵了起来,然后,我就以最狼狈的姿态重逢了我年少时那个梦。

陆臻。

他还是和当年一样帅气,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反而打磨得他更加的从容冷硬,天资非凡。

而我早已经嫁做人妇,熬成了黄脸婆。

“乐乐妈。”身后传来护士的声音,“您和乐乐爸商量好了吗,医药费什么时候能交,你已经欠了医院两万块医药费了,再不交费就只能让乐乐出院了。”

我无力地转过头去,僵硬的扯着唇角赔笑,“不好意思,我会尽快凑齐医药费的,乐乐的治疗不能停,拜托了。”

护士一脸为难的表情,“乐乐妈,我知道你们当爸妈的不容易,可是谁活着容易啊?就乐乐欠的这两万医疗费,还是我们科室的同事们见乐乐可怜,每人凑了点给他垫付上的,不然早几天就该让他出院了,真不能再拖了,要是你实在拿不出钱,干脆把他接回去得了。”

护士的态度很好,但说出的话却句句扎我的心。我知道医生护士们都已经尽力帮我了,大家都是拿工资的,谁也不宽裕,他们算是很有良心的了。

可是我能怎么办?

难道把儿子接回家去等死吗?

我急得没有办法,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刚刚见到的陆臻。

三十万的医药费,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巨款,但是对他来说却是连根汗毛都算不上。

或许我可以找他借……

这个想法一旦在脑子里闪过,就开始疯狂的滋长,一遍又一遍疯狂的蛊惑着我,怂恿着我,侵蚀着我的理智。

我疯了一般往刚刚遇到陆臻的那条走廊上跑过去,万幸的是,他还没有离开,正坐在长椅上像是在等着谁,身边两个保镖如同哼哈二将一般的守在他旁边。

我刚一扑过去,就立即被保镖给控制住了。

“你是做什么的?离这里远一点!”

我一边挣扎,一边不管不顾地叫道:“陆臻,陆臻,我是苏岚,我有话跟你说!”

陆臻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那一眼不带任何的感情,冷冽得像是寒冬里的风。

然后,他淡漠地开口,甚至带着恶劣的语气:“苏岚?哦,原来是老熟人,你不说名字,我还真是一点都没认出你,怎么,你又钱不够用了?”

我被他一鲠,想到五年前的一些事情,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其实是一个脸皮很薄的人,换做其他时候,我可能已经羞愧得落荒而逃了,但是一想到儿子的医药费,我还是厚着脸皮点了头:“没错,我又缺钱了。”

“苏岚,你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陆臻的面上闪过一丝恼怒,但又很快隐去,“可是你缺钱关我什么事呢?”

我急急地看着他,无视掉他眼里的鄙夷和嘲讽,“给我三十万,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

“三十万?”他冷哼一声,“苏岚,你觉得你身上哪个地方能值这三十万?”

我不值,我知道。

可是我不能放过这唯一能拿到钱的机会。

我面子里子全不要了,奋力的挣脱开左右两个保镖的束缚,不管不顾地扑过去就亲了他一口,“三十万,我保证你会物超所值,你也不想我把当年咱俩之间那些破事抖落出去吧?”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突然亲过去,被我亲了个结实,整个人都失神一般的愣了一下,随即嫌弃似的撇开脸,眼底是狂风暴雨般的神色。

“苏小姐这是打算卖身?你觉得你这肮脏的身体能值三十万?”

我听着他嘲讽的话语,心如刀割,只剩下本能还在对他说:“只要你能借我这三十万,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好,那就跪下来,求我。”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中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柔情。

我绝望地与他对视着,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很多的想法。

我很想逃,逃得远远的,远到这辈子再也不要看到他。

可理智却告诉我,不能逃,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儿子,不过是下跪而已,我可以做到的。

我麻木地弯下膝盖,扑通就要跪下来,却在即将跪下的时候,被他给推到了一边。

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支票簿,刷刷写了几笔,然后像扔垃圾一样扔到地上。

“三十万我可以给你,反正我给夜总会小姐的小费也不只这些,但是,苏岚,你给我听好了,你在我眼里连坐台的小姐都不如,懂么?”

我心如刀绞,却不得不放下所有的自尊和人格,弯下腰去捡那张支票。

会诊室的房门在这时候打开,一个打扮精致的美貌女人走了出来,她对着陆臻甜甜一笑,声音温婉好听。

“阿臻,我检查完了。”

随后小鸟依人般的投入陆臻的怀抱。

陆臻娴熟地搂过她的腰,语气温柔,“那我们走吧。”

他们没有看我一眼,好像我根本就是一团空气,就那么相携着带着保镖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我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这里是妇产科。

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陆臻来陪着看妇产科呢?

女朋友?还是妻子?

她叫他“阿臻”,这是曾经属于我的专属称呼,他看着她的眼神、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温柔,那也是曾经专属于我的……

已经五年过去了啊。

我捏着支票,僵硬地站在原地,觉得自己就他妈是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滚滚而下。





  • 由于微信字数受限

    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