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卧牛真人:好作品能打动全世界年轻人

国际出版周刊 2019-01-10 09:35:28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

 国际出版周刊
看接地气、国际范的出版资讯 


卧牛真人


本名孙俊杰。曾用“张大牛”作为网名发表作品。在短暂退出网络文学全职创作后,他以“卧牛真人”的笔名重新开始创作,其新作《修真四万年》以新颖的设定、奇幻的想象,吸引了很多读者。



本期专题“中国网络文学——正在发生的奇迹”,国际君邀请了这位知名的网络作家,分享他对网络文学的真实看法。



您怎么看待网络文学市场规模日益扩大,但质疑声音始终存在的问题?


卧牛真人:对网络文学的争议,当然一方面,因为任何新鲜事物都可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所有流行文化都是从争议中茁壮成长的。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过去十几年的野蛮发展,包括行业准入门槛极低导致的泥沙俱下,也的确为网络文学的反对者提供了相当充足的“炮弹”,这一点和曾经的游戏产业是一样的。


但我更相信,这个已经发展了十几年的行业,渐渐梳理出了自己的规则,正在朝着良性循环的方向发展,并在潜移默化之间影响着诸多娱乐行业和精神领域。




很多人认为“全职创作”具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您在创作之外遇到过哪些困难,这些困难对于网络文学作家是否有普遍性?


卧牛真人:“全职创作” 的确具有极大的不稳定性和极高的风险性。以我个人为例,从2003年开始创作,到现在十余年间,创作了上千万字,但其中至少一半时还是感受到极大的生活压力,甚至连续几年收入不足千元———这显然不足以成为一份全职的工作。


也正因为如此,我曾经一度放弃过全职创作,之后又辗转回到这个圈子,但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所以,我个人并不推荐任何毫无经验的新手贸然加入“全职创作”的行列,这是一个赢家通吃的金字塔形行业,获得成功的难度堪比体育界。人人都会写字,正如人人都会跑步,但依靠写字来“吃饭”的难度,和成为顶尖体育运动员类似,倘若只看到金字塔尖上的光辉,却忽视这份“职业”的辛苦和寂寞,以及99%的失败概率,那只会白白耗费自己最宝贵的青春。


从这个意义上讲,单纯考虑投入和回报,全职创作甚至不成为一份职业,或者说,是世界上最糟糕的职业。

但如果不考虑金钱、荣誉等等因素,仅仅从“热爱”的角度来看,如果真的极其热爱创作,有无数话想要倾诉、无数世界想要搭建的话,那这又是世界上最好的职业,值得投入一辈子去拼搏到底。




您认为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在

“走出去” 方面具有哪些优势? 又面临哪些挑战?


卧牛真人: 网络文学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从中国走出去的“活生生的文化产品”,它讲述的就是中国年轻人的精神,中国年轻人的追求, 中国年轻人面对世界的彷徨、困惑和雄心壮志。


正是中国年轻人在蒸蒸日上的年代,激起战天斗地、改造世界的精神,才塑造出今天中国网络文学独一无二的面貌。而又是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广泛受到教育的新一代、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高度普及……诸多因素共同塑造出中国网络文学这样一个竞争极其残酷,因而平均水平极高的文化产品。毫不夸张地说,这个文化产品是领先国外同类型产品至少一个世代的,全世界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但中国网络文学真正要“走出去”,最大的挑战就是翻译,作为动辄三五百万字的网络文学,全文翻译无疑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只要这个问题能得到妥善解决,文化差异等等细枝末节,我倒从不担心。


我相信全世界的年轻人都是共通的,所爱,所恨,所欲,所求,都拥有强烈的共鸣,能打动和激励中国年轻人的作品,也一定能打动全世界各地的年轻人。




您最近在创作的作品是什么,它属于什么类型? 请与读者分享。


卧牛真人:目前我正在创作《修真四万年》。这是一部科幻类型或者说“太空歌剧”类型的作品,专注于在遥远的未来,浩瀚星空之下,人类文明的进化和发展。




文章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记者:雷宇洁    编辑:许惟一





点击橙色关键词看更多有料新闻



Bloomsbury China | 企鹅兰登书屋 爱上有声书  德国图书业 北美出版市场 | 欧洲出版市场 世界儿童文学经典 印度尼西亚出版业 | 越南出版业 | 美国书展 新加坡出版业 | 阿布扎比书展 | 米歇尔 · 科曼 | 约旦文化局局长专访 | 中国出版与IPA | 沙迦书展 | 数字图书馆 | 邬书林 | 李学谦 | 漫威 | 普利策 | 侦探小说 | 博洛尼亚童书展 | 悬疑推理小说 | 人民的名义 | 美国有声书市场 | 贝塔斯曼 | 刘九如 百年巴诺 |  玛利亚•耶稣•基尔 | 贝塔斯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