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榜!嫂子跟你说个事......

见笑君 2018-08-09 11:21:25

透视

夏曰的曰头十分的毒辣,大地都仿佛要被烤焦了似的。就连南平村最勤快的汉子都躲在家里午睡,没办法,这天太热,下地干活恐怕会被晒的中暑。

南平村的东头,有着村里唯一的一间卫生所。不过医生就只有一个女人,这女人名叫张雪梅,是南平村村主任朱家荣的老婆。

这张雪梅人如其名,皮肤白如雪,一双大大的桃花眼水汪汪地能勾走男人的魂。

这女人其实只是卫校毕业,不过靠着她男人的身份还是占了这个有油水,而且很是清闲的工作。

“雪梅妹子,救命呐!”

一声呼救声惊醒了正在做旖旎春梦的张雪梅,她正梦见和哪个男人欢好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她那个死鬼老公占着自己是村主任,就经常搞别人家的老婆,结果纵欲过度,现在连自己的满足不了了。

“谁?怎么了?”张雪梅怎么说也是个医护人员,听到有人求救本能地冲出卫生所。定睛一看,原来是村里的李玉凤。只见李玉凤眼中含着泪水,还扶着一个少年人。

“玉凤,这是咋啦?”张雪梅赶紧跑过去接了一把手,这才看清楚张雪梅扶着的少年人,惊呼道:“呀,这不是小强吗?他这是怎么啦?来,先扶进去。”

两个女人就着手把李强放在了卫生所的病床上。

“小强这是怎么了?”张雪梅问。

李玉凤皱着眉,说:“我也不知道,我让他在西瓜地里看西瓜的,瞧见时间差不多还不见他回家吃饭。就急了,结果就发现他躺在瓜棚里迷迷糊糊地神智不清了。”

张雪梅砸吧了一下嘴,嘴角的那颗痣很是显眼,她心下嘀咕了起来,这李玉凤言辞闪烁,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农村没啥太大的娱乐活动,除了打麻将之外就是八卦了。张雪梅本来就是个喜欢八卦的女人,此刻见到有新闻自然想要知道。

她咳嗽一声,面露难色:“玉凤啊,你要知道医生也是人,如果你不把真实的病情说出来的话,恐怕我没办法帮到你的啊。”

李玉凤一听,顿时急了,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

她见到李强的时候李强下身没穿裤子,凉床上还放着一本不堪入目的小书,更羞人的是他下面那狗东西居然肿的老大老大,比黄瓜还要粗,并且上面还有两个血孔。

她也是个女人,自然知道李强这狗犊子是在做什么,她本来性子就闷的很,哪里开的了这个口啊。

果然有事!张雪梅把李玉凤脸上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心中冷笑,在这南平村里,李玉凤是出了名的大美人,是村里很多男人梦中情.人,很多男人都想搞一搞这个女人,就连她那个不中用的死鬼男人都想要搞一搞,可是却从未传出李玉凤不好的新闻。

张雪梅也是个善嫉的女人,她其实背地里听看不惯李玉凤的清高的。一个寡.妇,这么多年不沾男人,哼,鬼才信哩。

“玉凤,你这是做什么?我是医生,我需要知道小强的病因。你要知道,治病救人可是不能拖延的事情!”张雪梅把事情说的更加严重了起来,带着几分唬喝的意味。

“我……”李玉凤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事情的真相给说了出来。

张雪梅听了之后很是失望,她本以为可以听到李玉凤的骚事儿呢,结果却是李强那小子的事情。

对于李强张雪梅也没啥好感,那小子在南平村是出了名了焉坏加好.色,小小年纪就经常偷看女人洗澡,甚至有几次还想要偷看张雪梅洗澡,不过却被及时的发现了。

“雪梅,你医术高明,你就救救小强吧。这孩子还小,可……可千万别下辈子都不能行人事啊!”李玉凤已经带着哭腔了。

张雪梅心中嘀咕,不能做那事才好呢,谁叫那小子尽干这种扒灰的事儿,活该!心中虽然那样想着,可是嘴上却说:“玉凤,你先在这里坐坐,我去里间帮他诊一诊。”说完,她便拿着医药箱走进了里间。

李强的神智很是清晰,可是却全身无力。他心中害怕,害怕自己以后再也不能用男人的那东西了。

这一切其实都得怪那条翠绿色的小蛇,那条蛇也是贱,你说你咬哪里不好非得咬男人的命.根子呢?现在他的命.根子一点反应都没有了,身为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对女人充满了热情的男人,他觉得,如果自己真的不能再用那东西的话,还是死的了好。

就在李强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高跟皮鞋“咯噔咯噔”地声音从外间传了出来,他知道,是雪梅婶要来给自己看病了。

张雪梅是村里比较时髦的几个女人之一,穿着打扮都十分的赶潮流,这样的女人成熟还很有风韵,最主要的是很骚。李强就经常打飞机的时候想着张雪梅趴在医务室的桌子上,摇摆着她那白花花的大屁股,并且回头朝自己风.骚的笑,求自己搞死她。

此刻见到张雪梅进来了,她的头发烫染成小波浪卷,脸上还画着淡淡地妆,特别是嘴角那颗痣更让这个女人多了几分风.骚。

张雪梅的胸脯很大,壮鼓鼓的,把宽松的白大褂都给撑的紧紧地,透过白大褂的缝隙能够看到她里面穿着是那种黑色的包臀短裙,一双修长的腿更是被黑色的丝袜包裹着,显得神秘且勾魂。

“要是能看一看白大褂里面的奶.子该有多好啊!”李强咽了咽口中,心中渴望着。

忽然,他只觉得眼前好像花了似的,他的眼前不再是白大褂,而是红色的无袖T恤!

这……李强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他害怕极了,难道我出现幻觉了?可是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还是红色的T恤。

这让他脑中顿时凝固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


教你

张雪梅从走进里间的时候就发现李强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胸脯看,心中有些得意了起来,还故意把胸脯挺了挺。她虽然不怎么喜欢李强,但是女人都是虚荣的,能够被一个异性这么色色的看着,她还是觉得很满足。

“小强,你觉得怎么样?”张雪梅找了张靠背椅坐下,背靠在椅背上,双腿也交叉着翘起来。

李强没有回答,而是忍不住吞咽着口水。张雪梅的短裙很短,若是平时的话,她这样的姿势坐着肯定不会有什么,可是李强却可以无视掉她套在外面的白大褂,所以她这样翘着腿,短裙里的风景便若隐若现了起来。

“难道我能够透视?!”

这个想法注入到了李强的脑海中,顿时,他的眼中满是欣喜之色。

刚才我心里是想着看白大褂里面的东西,如果我现在想看更里面的呢?

心中这样想着,顿时,眼前的一切再次变幻了起来。

此刻,在李强的眼中雪白一片,他眼中的张雪梅居然只穿了一件大红色的胸罩,胸罩的边上还有着蕾.丝的花边,看上去很是诱人,她的胸前带着一个黄金链子,金链子下面是一条深深地沟,看的李强心花怒放,恨不得立刻趴在张雪梅的那道沟里才好。

心中所想成真,李强便确定了刚才的那个想法,他——居然能够透视了!

这个消息对李强来说实在是太好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学生,成天就想着女人的身子。可是别人都说他小,不太搭理他。他便只好去偷看女人洗澡。

这种事情十分的危险,弄不好就会被毒打。不过现在好了,有了透视的能力,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看了。李强心中乐开了花,嘴也咧开来,呵呵地傻笑着。

张雪梅瞅见李强莫名的傻笑,被吓了一条,心想这小子不会是中邪了吧?不过仔细一看却发现他眼神只有色意,并没有其他的症状,这才放心下来。

“小强,你这臭小子,眼睛往哪里看呢?”

正兴奋着的李强顿时被张雪梅的声音给惊醒。听到她的话,他心中一急,光能够看有个鸟用,要是下面那玩意不好使了,能够不能吃反而更憋屈。

“雪梅婶,我没……没呢!”李强可不敢对这个女人无礼,不说这个女人是村主任的老婆吧,她现在还是自己的医生,并且这婆娘本身就十分的泼辣,不是个好惹的主。

“哼,你小子人小鬼大,没事看什么小黄书,现在好了吧,弄多了差点弄出人命了吧。”张雪梅见李强认怂,嘴上骂着。

“不是的,雪梅婶,我下面是给一条小蛇给咬了!”李强一想到自己下面的宝贝被蛇咬了就渗得慌,人家都说颜色越好看的蛇就越有毒,而咬他的那条小蛇简直就像是翡翠做的一样,碧绿碧绿的很是漂亮。想必毒性也很大吧!

“蛇?!”张雪梅忍不住掩嘴一笑,那双妩媚的桃花眼水汪汪的勾魂无比,“你小子就胡扯吧,自己做那龌龊事太过了,还狡辩。”

这下换做李强不干了,他这人平时很不老实,现在好不容易说回真话居然还被人怀疑了,“雪梅婶,你要不信就自己看,我现在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张雪梅见李强脸色认真,不像是说谎,也将信将疑了起来,难道这小子没有骗自己?她想着,眼睛不由得扫到了李强的裆部,“呀!”这一看,她顿时掩住了嘴,眼中又是欣喜又是惊诧。

只见李强的裆部高高的顶起,就好像是有个小棒槌撑在那里似的,看上去十分壮观。

“婶,怎么啦?”李强见张雪梅捂着嘴还以为自己下面出事了,眼睛朝下一看,乖乖,这可不得了,他发现自己下身的那东西简直比村里的老水牛的也相差无几了。

李强虽然好.色,但是自身的实力却不怎么强,就因为这他还经常对天长叹,表示老天的不公呢。可是现在自己的裤.裆居然像是顶了个帐.篷似的,无比壮观。

张雪梅很快便从李强的喊声中回过神来,她看了李强一眼,桃花眼一转,脸色变的严肃了起来,说:“小强,你这里恐怕很严重,那条蛇恐怕毒性很高,居然让你这里肿成这样。我还是先帮你看看吧!”

“好!好!谢谢雪梅婶儿!”李强一个劲地点头,表达着自己的感谢。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这个婆娘其实也很不错。

张雪梅拉下李强的裤子,看着那顶的高高的四角裤心中一阵慌乱,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她一阵口干舌燥,最无耻的是她发现自己的裤.裆里居然流出了一股湿湿的热热的水来。

她男人朱家荣下面早就不行了,她也懒得和朱家荣同房,免得被撩.拨到一半那男人就停了,那样心里更痒的慌。所以她便托人在县上买了一个大宝贝,虽然那个大宝贝也能够让自己爽快,可是那东西毕竟还是假的呀。

此刻见到这么强壮的大家伙,张雪梅哪里还能够受得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身份,她恨不得现在就张开下面那张嘴坐下去……

“婶,怎么样?严重吗?”李强此刻根本一点感觉也没有。

“哦,你别急,我还没有看呢!”张雪梅此刻看李强也觉得他顺眼多了,这就是男人强壮的好处啊。“先给这色小子治病,到时候老娘再好好的享受你。”

想到这里,张雪梅便认真的给李强检查起来。可是经过一番检查之后,她却根本没有找到李强所说的小蛇咬过的痕迹,不由地皱起眉头说:“小强,婶儿给你检查了,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咬痕啊,你可别骗婶啊,要实话实说,不然到时候身子有什么后遗症婶也帮不了你。”

李强听着张雪梅的话沉思了起来,“我明明是被咬过的,可是为什么张雪梅却说没有咬痕呢?而且我被咬过之后居然还能透视了,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说因为那条神秘的小蛇。”

“小强,你怎么了?”张雪梅现在对李强的态度十分好,关心地问着。

“哦,没事儿,婶,我想我可能真的是做那事儿做多了,产生幻觉了吧。”李强不想再提小蛇的事情,便只好承认自己做这个了。

张雪梅一听,忍不住咯咯娇笑了起来,十分动人,说:“你这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不老实。”说着,她眼珠子一转,道:“小强啊,其实经常用手也不好,你要是真想的话,哪天晚上去婶儿家,婶儿教你……”

玉凤婶的劝诫

“真……真的?”李强根本不敢置信啊,要知道,这张雪梅以前可是从来不待见他的呀,可是如今却主动的邀请自己,虽然说她的话没有说的太过直白,可是傻子也能够听出他的言下之意啊。

张雪梅瞧见李强脸上的欣喜之色,心下更是欢喜,看这小子猴急的模样,说不定还是个雏呢。“当然是真的,婶儿是个医生,帮你治病是应该的,免得你以后还出现这样的状况。你要知道,你可是把你玉凤婶给吓死了。”

玉凤婶?!对,玉凤婶还在外面呢!

“好嘞,婶,那我看我晚上能不能恢复,要是恢复了能去找你不?”李强还没有尝过肉是啥滋味,自然心急。

张雪梅嗔怪地白了他一眼,说:“瞧你那猴急的样,不过你运气还真好,我家那口子这几天不在家,你天黑了直接过来就是了。”

李强兴奋地点了点头,这一点头,他顿时一喜,因为他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居然全部都回来了,最主要的是下面又有感觉了。他搞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也懒得去弄明白,所以便不再去想,反正是好事儿。

一骨碌爬起来,李强嘿嘿一笑,手也不老实的在张雪梅壮鼓鼓的胸脯上摸了一把,弹性很好。“嘿嘿,婶,你这里可真有弹性,我现在就想搞你!”

“你个臭小子,猴急什么。等晚上婶在给你!”张雪梅回头看了外间一眼,挥手打掉了李强的手,说:“你玉凤婶还在外面呢,可千万别被她知道了!”

李强觉得这话在理,反正张雪梅已经答应了,他也就不基于一时了,不过他还想试试自己的透视能力。

这次他想要看张雪梅红色胸罩里面是什么,可是他刚这么一想,眼前一黑,一个踉跄,要不是张雪梅扶住了他,他恐怕还会摔倒。

“你这是怎么了?”张雪梅皱眉问道,心下担忧了起来,这小子该不会是绣花枕头吧,可别到时候肉没吃到还惹一身骚啊。

“没事儿!可能是有点不太适应,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说着,李强就往外走。李强心中非常的疑惑,为什么我先前可以看到,但是却没有办法看到更里面的呢?难道说……这也是有限制的?

张雪梅看着李强的背影,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出去,反正就是试一试,如果真是宝贝的话,那自己就赚到了。

“小强,怎么样?现在感觉好些了么?”

李强刚一走出里间,一直在外间紧张着渡步的李玉凤便急忙冲到他的面前关切的问着。

“婶,我没事儿!好的很呢!”李强嘴角带着微笑,心中很是感动。

他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了父母,是李玉凤把他给拉扯大的。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两人之间的感情绝对不比有血缘关系的差多少。

“真的没事?你可别糊弄我啊?”显然李强说话的可信度并不高,对于他的话并不太信,而是转头看向张雪梅。

“小强真的没事儿了,没什么大碍,不需要紧张的!”张雪梅眯着眼睛说着。

听到这话,李玉凤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她说:“雪梅,得付多少钱啊?我来的匆忙身上没带钱,你先说多少钱,回头我给你送去。”

张雪梅呵呵一笑,本想不收钱的,可是看了李强一眼,她还真怕这小子不敢来,就说:“给十块钱就行了,你晚上迟些时候让小强送来就好了,我正好还可以给他看看是不是完全好了。”

李强一听,心想你这婆娘可真是骚到骨子里去了,居然还怕老子不去,他娘的,哼,以前你看不起老子,这次老子就搞死你,看你以后还老实不老实。

“嗯,好,那就谢谢雪梅婶了!”

李强和李玉凤离开卫生所后直接回到了家中。

李玉凤中午烧的饭菜已经不热了,不过这天气热的要命,冷的吃更好。李强吃的津津有味,李玉凤却眉头轻蹙,显然满是心思。她守寡多年了,也没有孩子,便把李强当作孩子来看,可是李强却一直让她操心。

这次倒好,居然因为那种事情进了卫生所,想到这里李玉凤都觉得臊得慌。她以前就想过和李强谈谈,可是却不好意思开口,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却不得不让她重视了。

她放下筷子,看着李强,“小强。婶想和你谈谈!”

李强正吃的香呢,不知道怎么的,他现在饿的要命,怎么吃也吃不饱似的,听到李玉凤的话,他便嚼着饭边点头。

“婶也知道你正处于青春期,也知道你对女孩子有渴望,可是……可是这种事情也是要有节制的,知道吗?”李玉凤面色酡红,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一个多年干渴的寡.妇和一个男孩子说这个确实有些那啥……

李强尴尬一笑,放下碗筷,摸了摸鼻子,说:“婶,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李玉凤见他开口认错,也不好再说什么,又夹了一块肉放进李强的碗中,说:“多吃点肉,吃完好好的休息一下!”

“嗳!”李强应了一声,再次大口大口的扒拉起来。

吃过饭,李强并没有在家里午睡,而是去瓜棚那边睡觉去了。现在正是放假的时候,谁知道村里的那些臭小子会不会去糟蹋西瓜。

如今西瓜还没有熟,那些小狗崽子不知道生熟,只觉得好玩,说不得就把西瓜全都糟蹋了。要知道,这两亩地的西瓜可都是他和玉凤婶的心血呢。

玉凤婶是个女子,又没有工作,两人的生活来源便都靠着庄稼养活。

打了个饱嗝,李强看着绿油油的瓜田,心中一片大好,这些西瓜长势不错,想必很快就能够卖钱了。

他走到地里,看到一个西瓜,微笑着摸了摸。好家伙,这可都是钱呢!

他接连摸了十来个西瓜,便受不了太阳的暴晒躲进了瓜棚里去啦。

吃的饱饱的躺在凉床上,他不由得想起了花花心思,一想到晚上可以搞一搞张雪梅那个骚.货他这心里就一阵激动……

对玉兰婶的不良幻想

从一场美梦中醒来,李强伸了个懒腰打着哈嘁。看了看西方,这太阳都已经下山了。

虽然太阳已经下山了,可是气温却没咋的减下来。

“狗曰的太阳,热死老子了!”

在骂骂咧咧声中,李强朝便准备回家,瓜地距离家门口还有段距离,有的他受的。

“哟,这不是强子吗?又在看西瓜呐?”李强就算不回头也能够听出这是谁的声音。

“兰婶啊,刚从村委会下班啊?”李强回头看着身后的骑着自自行车的女人一脸殷切地说着。

来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一头乌黑的头发挽成一个发髻,她的皮肤雪白,一点也不想是农村的婆娘,倒是有几分城市里那些女人的味道。她的眼睛很漂亮,像是会说话,可是却又不会让你感觉到像是张雪梅那般的妩媚风.骚。

不过李强最感兴趣的还是这个女人的身材,大大的胸脯把连衣裙的圆领给撑的胀鼓鼓的,就这大家伙,恐怕比李雪梅的都要大上不少呢。

她骑车一辆粉色的女式自行车,骑到李强身边速度便缓了下来,顿时一股香气沁入李强的鼻腔内。

“这大白天的你还来看西瓜干啥啊?谁还偷西瓜不成?”

“嘿嘿,兰婶儿,你是不知道,村里的那些小狗曰的不要太坏啊,没事就想着偷西瓜,再说,我和我玉凤婶可就靠着这么一点西瓜过活呢。”李强解释着。

听了李强的解释杨玉兰脸上露出的一丝同情之色,点了点头说:“也是!你玉凤婶子不容易啊!”

“嗯!我以后一定要长出息,然后好好的孝顺她!”李强呵呵笑着,眼中满是坚定。

“来!上来吧,婶儿载你一程!”杨玉兰一握手刹,车一下停住了,她朝李强说着。

“这……”李强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心动了起来。玉兰婶子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平时人可高贵着了,别的男人和她说话都是不敢正眼瞧她的,听说她的眼睛能把人的魂儿给拉走。

李强少年心性,而且还有着色心,他见识的女子本来就不多,所以这杨玉兰也是他每次自己解决的幻想对象之一。

两人平时虽然也说话,可是杨玉兰也不会对她这么好。这是为啥呢?难道说玉兰婶子也和雪梅婶子那骚.货一样想让我曰她?

摇了摇头,不可能,玉兰婶子看上去这么高贵的女人,咋可能会和雪梅婶子那样呢?

可是听说她男人好像出过车祸,那方面好像不太行啊!

一时间,李强居然愣在了那里想起了心事。

“强子?想啥呢?快点上来啊!”杨玉兰见李强眼睛盯着自己的胸口发呆,白净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村里人都说他好.色,还经常偷看村里女子洗澡,难道是真的?

“啊?好,我就上来!”李强不敢多想,赶紧跳上杨玉兰自行车的后座。

南平村很穷,是常年的扶贫村。村里的马路也没怎么修过,就算是修也不过是找几辆拖拉机装些石子来铺一下,只要一下大雨,石子便流到了马路两边的水渠里去了,剩下来的一些石子反而让马路变的不平坦起来。

本来自行车就有些颠簸,此刻车后还带着一个人,那就更显颠簸了。

杨玉兰骑车累,李强坐在车后更累。

与杨玉兰这么近的接触着,成熟.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对于他这样好.色且又没有近过女色的少年来说无异于是最强的毒药。再加上他横跨在车座上,每一次颠簸他那变的很大的活儿就会与下面的车座发生摩擦,早已经有走火的驱使了……

“哎呀!”

一声娇呼,杨玉兰差点没有付好车把手,前方是一个有些大的坑。不过让她惊呼的不是坑,而是环绕在她腰间的一双手。

因为太过颠簸,李强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把紧紧地搂住杨玉兰的腰……

好香!

李强的头紧紧地贴在杨玉兰的背后,有些陶醉了起来!

杨玉兰被李强的双手一搂,腰间顿时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让她全身仿佛被电了一样,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裤.裆内一片温热,有着一股湿意……

传闻是真的,她男人下面那东西早就不管用了。为了不伤到丈夫的自尊心,她每回想要的时候都是忍着,实在忍不住了,就在洗澡的时候自己解决一下。

可是自己解决就如把水洒在树叶上一般,根本没法解渴呀。她男人也想过让她找一个汉子解决一下,可是杨玉兰却觉得那样对不起丈夫,坚决不同意。

现在她的身体突然被一个男人给搂住了,那股被压抑多年的欲.念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只是刚才的一个搂腰,她居然就泄身了……

听到杨玉兰的娇呼,李强吓了一跳,手赶紧松开杨玉兰的腰,一个劲儿的道歉说:“玉兰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太颠了!”

“没事儿!”杨玉兰的声音很沙哑,嗓子眼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车很快便骑到了村口,杨玉兰说:“强子,你就在这里下车吧!”

李强也不敢疑问,心想玉兰婶子肯定是怪我刚才摸了她的腰所以生气了。

有些闷闷不乐的下了车,杨玉兰不理李强,瞪着车快速的离开。

看着杨玉兰的背影,特别是她蹬车的时候,坐垫上扭来扭去的屁股,他的心就痒痒的,刚刚消下去的活儿又有了反应。

“要是啥时候能曰玉兰婶子一回,就算是死也值呀!”李强心中念叨着。

很快,杨玉兰的车便拐弯不见了。李强也不再留念,他觉得自己也就是幻想幻想罢了,玉兰婶子多么金贵,哪里会让自己这么一个小杂种曰啊!

“呸,凭啥她那个没用的男人能曰她,老子就不能曰了,不行,老子非要曰她……曰死她,让她再也不敢再老子面前装金贵……”李强非常的不平衡,恶狠狠地吐了口吐沫。

不过当他想到晚上和杨雪梅越好的事情,他耷拉着的脑袋便精神抖擞了起来……

子母河

农村条件限制很多,没有游泳池,所以一到天热,南平村的小孩们便喜欢去经过村里的那条子母河游泳。自己在家里带一块肥皂的话,那便也算是洗澡了。

吃过晚饭,李强拉着毛巾和香皂,穿着裤头就准备往外跑,可是他忽然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裤头小了。

他低头一看,哇噻,好家伙,这东西在正常状态下居然都这么大了?以前穿着还稍显大的裤头现在居然被撑的满满的。不过李强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相反,还有点洋洋得意的感觉,毕竟这可是男人的象征不是?

于是,他便这么雄赳赳气昂昂地朝子母河走去。

子母河可以说是南平村的母亲河,虽然有些条件好的人家已经挖井了,可是还是会习惯性的来这边淘米洗衣,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习惯了。

毕竟这年头又没啥好看的电视,翻过来倒过去也就是一个中央台。这让农村的生活就变的十分无聊了起来,村民们的娱乐不是在被窝里干那事儿,就是聊聊八卦。

远远地走过去,李强便瞧见打水机那边已经站了很多人了,瞧见人多,他心中大喜,脚下的步伐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喂,李强,你裤.裆里揣什么好东西啦,壮鼓鼓地!”

刚一走近打水机边,村里的吴四平就喊了起来。

李强嘿嘿一笑,心想老子现在那活儿可是大大的厉害,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好和别人说,便不搭理吴四平,朝在水渠边上洗头发的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说:“季国芳,这里这么多男人你还敢来这里洗头啊?不怕他们占你便宜啊?”

那名叫季国芳的女孩子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小脸一红,呸了一声,啐道:“你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那东西和狗逑似的啊,狗还是到了一定时候才起草呢,你是无时无刻都想着那事儿。不过狗那玩意儿大的很,你的行吗?”

农村的姑娘嘴大部分都毒的很,啥话也都敢骂,李强被她这么一说,哇哇大叫,把胸挺的老高,说:“哼,季国芳你别瞧不起人,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曰的哇哇叫?”

“我呸,就你这样子也想曰我?做梦吧你!回去找你家猪圈里的母猪还差不多!”季国芳嘲笑着,不过同时也起身,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说着这些话已经是很大胆的了。

“喂喂,有种你别跑……”李强见季国芳跑了,心中有气,心想现在老子那活奇大无比,总有一天让你这牙尖嘴利的小骚.蹄.子哭着求饶。

大伙见李强被季国芳嘲笑,也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信不信老子揍你们?”李强眼睛一翻,露出狠色。他狠话一出,那些少年全都闭上嘴巴不敢说话了。

这李强就是个禽.兽,力大无比,曾经两个成年人都打不过他,在同龄人中更是难逢敌手了。这家伙脾气也暴躁,村里的孩子们几乎被他打了个遍,为此那些人的家长没少上李家的家门找李玉凤告状。

见众人闭嘴了,李强这才满意地跳进了水渠里。

“小飞,你咋一个人来洗澡呢?”李强瞧见水渠里居然还有个小孩,这小孩长的胖乎乎的,脸上还带这憨笑,眼神不像是个正常人,嘴边还流着口水。

“我妈在河边洗衣服,她带我来的!”小飞用胖嘟嘟的手指了指下方的子母河。

李强看去,果然有一个女人在那边洗衣服。这女人名叫郭玉珍,在南平村也是个一顶一的大美人儿。不过这女人风评不怎么好,传闻她和别的汉子有私情,至于是真是假李强就不知道了。

不过他心里却想曰这个女人,这女人长的标志,条子又好,特别是那丰盈的屁股,只要看一眼就能够让男人流口水。

李强听别人说屁股大的女人那方面的需求很强烈,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把视线移到了身下。

在众人的诧异中,他从水渠里爬上岸,直接朝子母河边的水台走去。

“玉珍婶子,洗衣服呢?”李强大声喊着,刚才想到郭玉珍的好,他那活儿就已经有些反应了,为了引起郭玉珍的注意,他故意把那大家伙也搓了几下,他整个裤.裆都被顶了起来,就像里面塞了一条大黄瓜似的。

“嗯,是呢,强子,你咋……”郭玉珍擦了擦额头的汗,刚一回头就瞧见李强裤.裆处的变化,顿时惊得下面的话都说不出口,一双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李强那里。

李强心中得意,这婆娘果然和别人说的那样不是什么正经货色,不过这样也好,老子好容易把你给弄上手。

“玉珍婶子,你咋滴啦?”李强故意问道,嘴角还带着坏笑。

“你个臭小子,搞的黄瓜在裤.裆里干啥呢?”郭玉珍白了李强一眼说道。这其实也不能怪郭玉珍,因为李强现在身下的活儿确实诡异的紧,根本不像是人类应该有的家伙。

李强这一听不干了,“婶儿,你这可是血口喷人,不信你摸摸看是真是假!”

郭玉珍看了看周围,娇笑着轻呸一声,说:“你个小滑头,想沾老娘便宜呢?毛还没长齐就想学别人想女人了。”说完,她便继续洗衣服不理会李强。

被人不信任的李强急了,他虽然经常撒谎,可是现在不撒谎还被别人不相信,这他哪里能够受得了。

可是郭玉珍好像是铁了心的认为自己在骗她,那该怎么办呢?李强琢磨了起来,忽然,看到子母河他眼睛一亮,脸上堆满了笑意。

“噗通”一声,李强便如一条鱼儿似的,钻进了子母河中,他这么突然的一跳,水全部溅到了郭玉珍的身上,湿了她的婶子。

“你个小狗曰的,拿个黄瓜来骗老娘,现在又把老娘身上全都弄湿了,你有种上来,老娘一定要和你算账!”郭玉珍气的站起来,左手叉腰,右手拿着棒槌,有些泼辣。

李强在水中冒了个头,吐掉口中的水,嘿嘿一笑,说:“玉珍婶子,你别生气,等下你看到我给你的东西你准开心!”

郭玉珍见他还这么说,心想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坏小子,都这样了还想骗老娘,今天不给你点教训老娘不姓郭!

“好吧,我不打你了,不过如果你拿不出什么东西来,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不小啊

眼见郭玉珍妥协了,李强心中一喜,快速地游到了水台边上,爬上了水台。

“哼,这下……”郭玉珍手里拿着棒槌,抓着李强的胳膊,当她的视线移到那一庞然大物的时候,抓着李强松了开来,捂住了嘴巴,眼中满是惊诧的神色。

郭玉珍见过的男人很多,男人的那东西见的也不少,可是她敢对天发誓,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

这东西乍一看确实和黄瓜一样,不过却是很粗很大的那种,那长度如果深入到我的身体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郭玉珍有些口干舌燥了,咽了一口口水,看着李强说不出话来。

对于郭玉珍的反应他十分满意,哼哼,臭娘们,刚才还想诳老子,老子等下不曰死你。

“嘿嘿,怎么样?玉珍婶儿,我没骗你吧。怎么样,喜欢不喜欢?”李强一脸的坏笑,这女人长的真标志,不过就是皮肤并没有张雪梅和杨玉兰那么的白皙,不过这健康的小麦色更显风情。

郭玉珍怎么说也是个过来人,刚开始被李强那下人的大家伙给吓到了,但是很快便回过神来,她瞧见李强眼中的笑,自然知道这臭小子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强子,没想到你人小这个地方倒是不小啊!”

“那是,怎么样?玉珍婶儿,想不想我用这个大家伙曰你?”李强心中已经明白郭玉珍是喜欢自己那活儿的,说毫无顾忌了起来。

“呸!你才多大啊?就想要曰老娘了?再说了,你这东西看上去大,不知道顶不顶用啊!”郭玉珍笑眯眯地看着李强那活,手也跟着摸了上去。

李强见她手摸向自己,故意用力,那东西唰的一下弹了起来。吓得郭玉珍一跳。

“你作死啊?吓老娘一跳。”郭玉珍拍了拍丰硕的胸脯,白了李强一眼,嗔道。

“嘿嘿,玉珍婶儿,我这宝贝和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哪能这么容易就让你摸呢!”李强得意地说。

“那你说怎么样才肯让我摸?”郭玉珍是越看越喜欢,她的身下早就因为激动而一片湿漉漉的了,看来今晚回去又得重新洗澡了。

李强嘿嘿一笑,“让我曰你!”

“呸,我还当是什么事儿呢,行,不过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呢,要不这样,明天中午,明天中午我去你家瓜棚找你?”郭玉珍询问着。

李强思考了一下,想到等下还要去找张雪梅,便点了点头,说:“那行,不过你现在就得让我摸你一下。”李强目光灼灼地看着郭玉珍,看着她犹豫的样子十分紧张,他以前偷看女人洗澡也就是站的老远的看,而且黑灯瞎火的哪里能够看的清楚啊。

现在他就想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摸索一番,免得等下去找雪梅婶的时候她笑话自己。用李强的话来说,绝对不打无把握的仗!

郭玉珍咬了咬嘴唇,秀眉轻蹙,脸上满是犹豫之色,“好,我给你摸!不过摸了之后,明天你可一定得去瓜棚,要是我明天去了找不到你的人,那我就告诉玉凤,说你占我便宜。”

“婶儿,你放心吧,你这么大的一个美人我想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明天不去呢!”李强心想这些女人怎么一个比一个急呀,好像老子是千年老山参似的,恨不得给老子绑上红线才好。

瞧见李强说的真诚,郭玉珍妩媚一笑,抓住吴虎臣的手直接探入自己的裤.裆里。

“婶,怎么有点搁手啊?嗳?这里咋还有油呢?”李强虽然看过不少小黄书,可是对于女人的生理特征一点也不了解,充满了好奇。

郭玉珍被他的话问的又羞有臊,而且他的手也不老实,搞的她都想了。

“好啦,摸到啦?让我也摸一摸你的大宝贝!”郭玉珍把李强的手拉了出来,也不管李强舍不得的表情,手直接摸在了李强的身上。

几分钟后。

李强直接从子母河那边往家里跑,被郭玉珍那婆娘弄的他差点就走火了。

此刻天已经擦黑了,村里的人也都洗过澡不是乘凉的,就是看电视,当然也有很多人去村里的棋牌室打麻将。

“婶,我回来了。”

从晾衣绳上拿下一条干净的裤头,直接在院子里换上,然后直接把换掉的衣服直接丢在一边。

“小强,我和你说过多少回了,不要在院子里换衣服,都多大的人了,怎么一点都不懂事啊?”听到李强的声音走出来的李玉凤瞧见李强还衣服的模样顿时脸色有些羞红。

她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没有丈夫的正常女人。她哪里能够受得了李强每次都在她面前换衣服啊。

“嘿嘿,婶儿,这有啥啊,我是你带大的,我哪里你没有看过啊?”李强一点也不在意,在他想来,在玉凤婶面前根本没啥好遮遮掩掩的,因为他们是自己人。

李玉凤本欲解释,但是见李强这样,最终还是忍住了。从口袋中掏出十块钱来,递到李强的面前,说:“小强,这是十块钱,你去送给你雪梅婶,今天幸好有她,不然我一个人还真不知道咋办。”

李强看着李玉凤手里的钱,原本皱巴巴的钱却被李玉凤给弄的平平整整的,可是上面的褶皱却根本无法抹平。这些钱都是玉凤婶辛辛苦苦种庄稼卖的钱,是真的血汗钱。

她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为了就是把钱剩下来给自己。看着李玉凤曰渐消瘦的脸颊,李强的心中针扎死的疼痛,鼻头很酸。

“婶儿,我以后一定要让你过上好曰子,穿比雪梅婶还时髦性.感的衣服,吃城里那些富家太太吃的菜!”李强哽咽地说着。

李玉凤看着李强,脸上终于勾起了一抹怜爱的微笑,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李强的头,说:“嗯,小强将来一定会有出息,以后婶可就靠你啦!”

“嗯!婶儿,你放心,我李强说话算话,我要养你一辈子!”李强用力地点头。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