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科幻小说《太快的未来-完整版》

立子科技 2018-10-30 08:30:27

太快的未来【完整版】

《芥子说物联》第十九期 作者/芥子

上篇

床头那个老式的闹钟响了,黑壳白面板,正方形,圆角,短胖的指针,很普通,以前酒店床头柜常用的那种。实际上,这正是魏风不知什么时候从酒店不小心带回来的。


闹钟的声音不大,振铃很传统,但很执着地坚持,直到魏风把它关掉为止。


应该是早晨六点了吧,天还没有亮,只能隐约看到房间里的轮廓。这是魏风的公寓,不大,像酒店标准间的格局。床,窗边的桌子,衣柜,都是简单的样式,依稀能看出是很深的颜色。桌子上有笔记本电脑,闪着红色的呼吸灯,很老旧的款式,不过也没有什么新的款式可以替代它了,毕竟人们已经基本用不上这东西了。


魏风其实没有睡着。他在黑铁架子的单人床上一直坐着,从昨晚到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动弹了。闹钟响起的时候,他仿佛受了惊吓,还轻微的哆嗦了一下。


伴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魏风知道自己终究是要做出决定的。他缓缓睁开眼,仿佛要在黑暗中看清过往十年的种种经历,才能积聚起足够的勇气。


魏风是全球最著名的生物信息技术企业——B&I Tech.公司的CTO,也是联合创始人。


B&I Tech.是Biology and Information Tech的缩写,是魏风和同学兼好友来俊在十年前联合创立的。


那时魏风26岁,一年前刚刚拿到生物计算学博士学位,而且凭借卓越的天赋,在人脑量子计算生化反应领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他找到了人脑里量子位(就像传统计算机里的比特)的最佳载体(微管蛋白),发现了常温下保持量子位相干性的方法,从而使量子计算得以在人脑中可控的实现,简单说,他的成果可以把人的大脑变成一个量子计算机。


魏风还记得实验成功的当天,在世界最顶尖的实验室里,作为他搭档的来俊说:“风子,你知道吗,咱们这项发现可以震惊世界,颠覆一切!”来俊是魏风的同学,和他一样的年轻,一样的聪明,一样的意气风发。


“震惊世界是一定的,颠覆一切?太夸张了吧”魏风当然清楚他俩这一成果的价值,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以他这样的智力仍然远远低估了其中的价值!


来俊眼睛里闪耀着近乎狂热的光芒,却没有看向魏风,目光穿过窗户,仿佛看着远处的未来喃喃地说“会的,会的,会颠覆的,什么电脑,什么手机都会毫无意义的......”


想到这里,魏风揉了揉发酸的腰,幽幽的说,“我从来就没明白你想干什么......”说罢,他不由得看着笔记本电脑的红灯继续出神。

成果发布以后,来俊展示出魏风从未了解的能力,以极具说服力的商业计划书拿到一笔投资和魏风创立了B&I Tech.。


来俊当然成为了董事长和CEO,而魏风则充当CTO,继续研发和产品化的工作。


为了把量子计算机放到人脑里,魏风做了三件事。首先是特制的药物和生物靶向技术,把微管蛋白约束在一个固定的大脑区域里,这相当于计算机的硬件。第二件事要复杂很多。因为人脑的思考过程大部分时候是脱离语言的,是靠意识,甚至潜意识完成的,所以,魏风在计算机里部署了一种智能的算法来捕获和解析人脑的意识,这样人脑可以把意识作为量子计算机的输入或者输出,从而加速人脑的思考或者创造的速度和深度。最后,魏风还开发出了脑电波增强技术,从而解决了脑脑通讯的问题,以及对身边硬件控制的问题。


人脑量子计算机(被定名为“未来一号”)一上市,立刻获得自由职业者,设计师,学生,教师的青睐。好处实在太多了,没有理由拒绝。


魏风还记得当时产品发布会的场面,即便没有穿黑色的高领毛衣和牛仔裤,来俊也被当成了第二个Steve Jobs,甚至更有过之。


市场只用了3年时间就完全接受了“未来一号”。基本上所有人都采用了“未来一号”来处理个人事务,短距离的交流和对智能家居,车辆等等的控制。硬件制造产业被彻底颠覆了。手机,电脑,智能穿戴设备企业相继破产,一片狼藉。


软件企业则迎来了另一波发展的浪潮,毕竟过去所有在PC上运行的软件都需要有新的版本去适应“未来一号”。


B&I Tech.随之跃升为全球最大的企业,魏风和来俊在30岁之前就成了全球最富有的两个人,一时风头无两。成为首富的魏风和来俊被人们并称为“未来”。但是他们俩并没有为自己安装“未来一号”,用评论家的话说,“他俩的头脑天生就是最强的计算机”。魏风仍然用笔记本电脑工作。


然而,当企业,组织要开展协同的时候,仅仅靠脑电波近距离通讯就不能实现了。来俊很清楚,企业市场比个人市场大很多,他决定借助传统的IT云技术来帮助B&I Tech. 攻克企业市场。


他们收购了当时最富盛名的“立子云”物联网平台,用这个平台来把所有的“未来一号”连接起来,为企业用户实现了远程协作的各种应用场景,包括ERP,SCM,MES,甚至跨企业的应用都轻松实现。之所以用“立子云”,是因为他们知道全球海量大脑的连接是普通平台不能承受的。更何况,“未来一号”产生的海量实时数据必须依靠“立子云”强大的实时数据引擎才可以处理。未来一号加上立子云平台构成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功能最强,直入人心的网络,被坊间称为“天网”。

这在当年的IT业界被传为佳话,因为IoT平台变成了IoP平台。当时有一家媒体这样评论,“人类发明用来连接物体的平台最终却拴住了自己”,然而这样暗含预言性质的话语终究被庆祝技术成功的狂欢所淹没。


即便很成功,数据连接的浪涌还是逼得B&I Tech.低价收购大量被人们废弃的传统计算机去云端充当服务器集群。


魏风曾经抱怨说,“投这么多钱去做收购,划算吗?咱们不做企业市场回报率还更高呢!?”


来俊拍着魏风的后背,满含深意的笑着,“放心吧,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一定让你赚回来的”然而,魏风心里却出现了莫名的深深的忧虑。


两年后,B&I Tech.在企业市场也实现垄断之后,来俊预期的回报就找上门来了。


几个国家政府,包括美国,开始请B&I Tech.为他们的竞选做统计,预测和宣传的工作。也有一些国家,请B&I Tech.协助为他们的宏观经济制定策略,甚至为具体产业制定发展计划。


这些官员在享受洞悉人心,改变人们想法的好处同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当然也不是没有舆论反对,但是那些反对声浪太过微弱,就像几年前人们对AI的反对一样,那么苍白无力。


魏风当时就想,如果不是“未来一号”的出现打断了AI的产业化道路,也许现在AI也会如火如荼的成为社会利益分配,阶层变革的利器吧。


又过了三年,来俊已经成为多数国家政府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他越来越多地指导政府们做出改变,从开始的建议,发展到后来的命令。没有办法不服从,毕竟大家都有求于他。从这时起,魏风发现已经很难和来俊对话了,见面机会固然少了,即使见面也总不投机。


再花了两年的时间,一个整合大多数国家的超级联邦政府出现了。这个政府是前所未有的,它也拥有空前的能力。它可以准确把握消费需求,有效组织经济生产,可以实现高速创新,可以有效调度交通,可以满足几乎每一位公民的需要,无论精神还是肉体。


魏风面对人类社会空前的繁荣,感到越来越强烈的不安,愤怒,恐惧。有几次他委婉的向来俊表达自己的担忧,来俊总是深深的看他一眼,淡淡地说,“你想多了,一切都很好啊”。


来俊顺理成章成地为了超级联邦政府的领袖后,也越来越少来到B&I Tech.。


可就在前天,来俊回来了。


他径直走到魏风的办公室,告诉魏风。“风子,后天有条法令要颁布,所有成年人必须全部安装“未来二号”,“未来二号”需要实现更加完善的监控功能。咱俩也要装上哦。另外公司需要开始建设克隆大脑组成的服务器集群,给这些克隆大脑装上Master版本的量子计算机,要不,‘未来二号’上线以后,现在的云端处理能力是不够的。不过,这第二件事需要保密。”


说完,站在魏风面前略停了停,似乎决定等魏风开口,可就在魏风将说未说之际,来俊终于挥挥手,转身走了。


没有时间再回忆了,是回到现实,做出决定的时候了。魏风又看向了闪着红灯的笔记本电脑。


魏风把这台电脑叫做“解放”。电脑里有两年前他开始编写的一段病毒程序,也叫“解放”。这段程序可以在大脑量子计算机内部产生足以破坏量子相干性的高热量,从而完全毁掉所有型号的“未来”量子计算机。高热量会对大脑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后果会怎样,魏风也很难评估。


这一整晚的犹豫不决,原因也就在于此。魏风不知道用损伤大脑的方式去毁掉“未来”号,是不是符合伦理的,是不是正确的?


可如果不这么做,他又不能眼睁睁看着来俊继续他的独夫统治,以后可能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机会?是的,也许这是唯一的机会了。而且他已经为这机会准备两年了。利用来俊启用克隆大脑的云服务器,魏风能够把“解放”植入到任何一个服务器中,用分发的方式迅速扩散到每一个大脑中。整个系统都是他设计的,所以只有他能够毁掉它。


魏风知道,只需要几分钟,“解放”就能够解放每一颗大脑,每一个灵魂。至于损伤,或许是解放人类,解放自己的必要代价吧。


天终于亮了,光线从窗外照在房间远端的门上,生成清晰的光路,仿佛为魏风指出了方向。


魏风坚决的下地,带上“解放”,走出门去,他想,自己开始的事情还得自己亲手解决,不用纠结了,或许世界一直就是他和来俊的实验室......


下篇

一个月后,就在克隆大脑集群并网前三天,魏风开着那辆一直没有改装的传祺GS8出门了。现在的新车都采用了能与未来一号通讯的设备,旧车也基本上做了改装,所以在驾驶时可以娱乐,购物或者处理工作。


当然魏风并没有改装他的GS8,他用不上。他尽可能平稳的驾驶着,因为任何超乎寻常的驾驶行为都会在几秒钟内引起交管中心的注意,他当然不想引起任何注意。而且为了不引起注意,他今天戴了一顶压得很低的灰色鸭舌帽,把棕褐色,半旧皮夹克的领子立起来,毕竟这个世界上不认识他的人实在是不多。


他把车开到了离公司总部很远的一个街区,停在一家星巴克的门口。魏风将在这里会见立子云的CEO肖力,收购前后肖力的职位倒是没有变化。他们不能在日常起居地点见面,那里都是严格监控区域。而且,魏风一直怀疑来俊有一套自己并不了解的独立监控系统。


魏风下车,站在车旁,装作随意的左右观察,随即看到了肖力的那辆GS8。他心里不由得感慨,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从选车的品味,拒绝安装未来一号,再到对来俊的看法,两人观点一致,现在连行动都一致!


星巴克外面是传统的商业区,以前很热闹。现在已经非常萧条。由于有了“天网”,人们的所有需求都已经被有效的安排,并被纳入社会生产系统,有计划的交付了。因此大家已经越来越少来到实体店铺购物,吃饭,或者喝咖啡了。偶尔有些怀旧的人们希望重温一下当年的生活方式,这样的自由来俊倒还是理解的。


都市的市容回归了自然,树木再也不用迁就人们的广告需要,长得繁茂蔽日。除了店铺招牌,以前随处可见的广告牌,霓虹灯,招贴画都看不见了。这也是魏风的“成就”,一念及此,魏风就后悔不已。


未来一号真正创造了人类的第六感。过往人类交流主要通过听觉和视觉。听觉是一维的,也就是说人类处理声音信号是按照时间顺序处理的,因此人无法同时听两个人说话。而视觉是二维的,所以人可以同时关注视野里的多个目标,虽然有侧重。然而未来一号的脑电波交流则是在多个频率上同时发生的,所以人与人的交流是三维甚至多维的,沟通效率的提升匪夷所思。这种能力被魏风称为“超感”,俗称第六感。


基于超感的出现,整个广告业,媒体业已经不是无纸化那么简单了。所有的平面媒体,包括网页都不复存在了。MCS(多维度沟通系统)诞生了,并且成为新型广告业的基础。城市中随处分布着MCS的终端,向经过的市民进行多维度的广播,或者是广告,或者是音乐,又或者是市政公告。

带着自豪而愧疚的心情,魏风走进了星巴克。


店里人不多,彼此分得很开。虽然光线昏暗,魏风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肖力。他正坐在东侧落地窗和墙壁形成的角落,背对着光线,面朝整个大厅,仿佛一只警惕的寄居蟹。魏风知道肖力已经帮他点好了榛果拿铁,这是他俩这两年形成的默契。


因为MCS已经普遍用在所有零售业的销售环节,买咖啡的过程大部分情况是通过MCS,而订单确认是靠双方眼神对视五秒来完成的。所以,魏风不适合在这种场景下去点单,他没法使用MCS系统,必然会引起店员的诧异。相比而言,肖力的身份没有那么公众化,更加安全。


魏风以尽量不引人注意的步态快速来到肖力身边。肖力正面和侧面各有一个座位,魏风坐在他的侧面,这样既可以拥余光观察到大厅的动静,也可以留意室外的情况。


没有寒暄,魏风急切地问,“准备好了吗?”


肖力点点头,没有说话,左手伸出在魏风的右前臂上用力捏了捏。


肖力比魏风大将近十岁,见过更多的风浪,他看出了魏风高智商下掩盖的不安。


这两年,魏风和肖力一直暗中联系社会中少数还没有安装未来一号的人。除了赤贫阶级外,这些人大多是不同行业的精英分子,有独立判断,经济殷实,和政府有不错的关系,可以以各种合理的理由不安装未来一号。


这些人都是反对来俊的中坚力量。经过两年的发展,这种反抗已经从发发牢骚发展为有组织,有计划的抵抗。但是监控太严厉,太彻底,所以真正实质性的反抗动作只能发生在魏风实施“解放”之后。


不过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就绪了。精英们已经做好在各行各业重建组织,秩序和活力的准备,就等待“天网”的崩溃了。


肖力低声说,“我已经把参加并网割接过程的5个人全部换成我们自己人了”。顿了顿,他又说到,“5号中午12点开始在克隆大脑网络里调试,到凌晨零点正式并网,‘解放’将伴随未来二号的升级程序下发,只要在零点10分前不被打扰,就成功了,最迟零点25分,所有的未来一号将全部自毁。”


魏风略显激动,颤声说,“好,我中午前赶到”。按照来俊的安排,这次克隆大脑并网是由魏风亲自主持的,所以他必须到场。


匆匆喝完咖啡,两人前后脚离开了星巴克,都没有察觉到停车场角落投射来的阴冷目光。


来俊的心情很不好,因为在他的版图里总有那么一些不确定的因素,这些不确定性正是来自于以老同学,创业伙伴魏风为代表的那一拨人,那些始终不愿意使用未来一号的家伙。


由于未来一号的普及,加上来俊偷偷在MCS里安装的“窃听”程序,基本上来俊可以知道任意一个人的思想。然而这种无所不能在魏风们的身上碰了壁,因为他们压根没有装未来一号,这让来俊感觉到非常的别扭。


虽然来俊并不确切知道这些家伙之间有没有来往,但他还是敏锐觉察到了其中的隐患。因此,也就在差不多两年前,他授意对魏风,肖力等人进行监视。


他发现,随着并网时间的临近,魏风和肖力等几个主要监控对象彼此之间的来往更加密切了。来俊断定他们一定在密谋着什么!

可到底是什么呢?


来俊毕竟也是聪明绝顶的人。他把魏风的能力,肖力的能力和并网时间综合起来,得出了一个让他自己也悚然动容的结论:魏风会利用并网的时机和立子云的能力做一件不利于天网的事情。


再加上,刚刚了解到肖力对并网人员的调整,这些人全部都没有安装未来一号,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但是来俊知道这个结论离真相已经不远了。


“风子啊,风子”来俊喃喃地说,“你真的要和我对着干吗?难道我没有把风光和权利分享给你吗?这个世上也只有你有资格和我分享这一切啊!你一定要毁掉咱们一同开创的伟业吗?”


来俊心里有一道底线,那就是并网成功和所有人安装未来二号,这是真正的Dead Line。


10月5号终于来了,比预想的还要快,无论对于魏风还是来俊来说。


魏风又和肖力见了几次面,把“解放”行动的细节落实到分秒,责任细分到每一个人,还考虑到了人员之间的备份,为确保行动万无一失,还专门在云中心的里里外外加强了安保,当然是以冠冕堂皇的理由。


来俊也不断收到密报,他不仅对所有疑似抵抗组织成员的活动了如指掌,而且也猜出了他们的目的,和随之而来的大致计划。


魏风如约来到立子云的云中心。虽然这样的云中心在全球有很多个,但是这一个却是事实上的中心,不仅因为其规模大,更重要的原因是这里离Bio&Info. Tech的总部近,而且克隆大脑的培养中心也与之毗邻。


云中心建设在一片微微起伏的草地上,占地有2平方公里。主体建筑由白色花岗岩,浅灰色玻璃幕墙和钢结构组成,由边缘向中间层层迭起,形成一座阶梯状的圆台结构,高耸入云。魏风想,或许这就是来俊独夫统治的象征吧,如此的突兀,处处透着末世的气息。


整个天网的控制中心就在圆台的最高处,也是最中心的位置。这是巨大的圆形大厅,从这里可以眺望到整个都市的边缘,也可以看到脚下众多的机器集群和克隆大脑的培养皿,这种怪异的画面,让魏风作呕。


经过一个下午的调试,所有系统都准备好了,时间也已经临近零点了。


魏风和肖力相视点头,肖力举起手准备伴随着下挥的手势说出那句等待很久的指令。


“这样的历史时刻,我可不能错过呢!”


众人的背后传来洪亮的声音,语气里带着轻蔑和戏谑。大家心头都不由得一震,最意想不到,也毫不意外的人来了!


是的,来俊来了,身后跟着扇形散开的士兵,荷枪实弹,枪口都有意无意地对着众人。魏风犹豫着转过身,终于还是挤出一丝笑容,略显尴尬的笑。肖力毕竟处变不惊,伸出双手快步走向来俊,“欢迎来总,欢迎来总,这么重要的时刻确实需要来总来把关啊!”说罢,不经意的看向魏风,示意他赶紧去启动按钮,立刻下发程序。

谁知,来俊并未理会肖力的敷衍,绕开他,快步挡在控制台和魏风之间,似笑非笑的看着魏风,淡淡的说,“风子,别急,我有新的计划。”


魏风一看失去了先机,立时就怔住了。


来俊很满意这样的戏剧性效果,顿了顿说,“这样,咱们先把在场几位都装上未来一号,毕竟法令已经颁布了,咱们不遵守不太好。然后咱们先升级这个屋子里所有人的未来一号。”然后,来俊看看大家瞠目结舌的反应,挥挥手说,“来吧,先给魏总注射靶向药物。”


从士兵后面,闪出几个白大褂,为首的拿着注射器,向魏风围过来。


魏风大惊失色,怔怔地看着越来越近的白衣服,紧张得满头汗水,眼神无助的飘向肖力和其他同伴,他只看见那个针头越来越近,越来越大,耳边飘荡着来俊逐渐模糊的话语,晕了过去......


顷刻间,魏风猛然从趴着的桌面坐直了身体,双眼惊恐的望着前方,半晌才从梦境中回过神来,冷汗还顺着后脖子往下淌。“原来是梦!”魏风松了口气,可是也太真实了吧,连自己的专业也没有错,只不过自己现在刚读完硕士,纠结于读博还是找工作的问题。诡异的是连来俊也出现在了自己的梦里,或许梦里反映了自己对来俊潜意识中的看法?谁知道呢?魏风撇撇嘴,顺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一张原本沾在胳膊上的纸掉在地上,捡起来一看,原来是昨天收到的Offer Letter,竟然,是立子云给的!


Offer Letter写得很职业,公事公办,谢谢了魏风前两次的面试,表示对魏风能力的认可,认为魏风的量子生化专业符合立子云未来的大数据发展规划,所以欢迎他加入,并且邀请他参加当天晚上由CEO主持的客户答谢晚宴。


魏风对立子云印象很好,技术领先,愿景超前,明确而清晰,大概这也是自己会梦到立子云的原因吧。


“嗯?今天晚上?要不去看看?”魏风决定去赴宴,他甚至想,如果立子云的CEO真的叫肖力,那就加入吧,既然梦里都那么投缘......


声明:此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与公司无关。


硬广时间又到啦!


招募通道,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行接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