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科幻文学是国家兴衰的晴雨表

作家榜 2018-10-14 14:30:43

慈欣:我认同一种观点,科幻文学是一个国家社会状况很敏感的指针,科幻的兴衰可能是国家的整体状况(包括经济状况、政治状况)的晴雨表。


美国的科幻现在处于一种衰落的、停滞不前的状况,是不是和美国社会已经达到顶峰阶段相适应?所以,中国科幻的快速发展可能与我们社会的整体发展有着很深刻的联系。



作者: 张东亚 来源:《中国企业家》


科幻文学是国家发展的敏感指针

我曾经去西昌近距离地看了嫦娥3号的发射,之前从来没有走到离科幻和星空这么近的地方。发射结束后,我挤在返回的人群中,对航天的事想了许多。




一直感觉,国内媒体对航天事业所具有的意义在报道和评论上是有偏差的,只是强调具体的现实用途,比如增强国力和促进经济发展。具体一点,能够更准确地预报天气,能有自己的全球定位系统,能有更多的通讯带宽等等。


在媒体的意识里,航天探索的真正图景并没有建立起来。这样的宣传在已经开始的深空探测上无法自圆其说。月球探测还好,月亮上有核聚变所需的氦3,小行星带有矿藏,而对行星,特别是外围行星的探测很难在可见的未来有具体的经济前景,更不用说对太阳系外广漠的星际空间的探测了。现在看来,如果把经济前景,也就是俗话说的“有什么用”作为航天事业的主要依据,那大规模的太空探索永远也无法实现。




我国的科幻读者主要是年轻的群体,包括在校学生,他们对科幻的热情每年都在增长,这也和我们国家的现代化进程有关系。


我同意一位科幻评论家的说法,他认为,科幻文学是一个国家社会状况很敏感的指针,科幻的兴衰可能是国家的整体状况(包括经济状况、政治状况)的晴雨表。美国科幻的黄金时代是在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之间,当时的美国和我们现在很相似,都处在快速的现代化、工业化进程之中。这种进程中充满了机遇,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也充满了危机和挑战。当然也有不一样的地方,美国的科幻黄金时代处于一个世界局势十分动荡的阶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和冷战的开端,而中国目前处于一个和平发展的阶段。美国的科幻现在处于一种衰落的、停滞不前的状况,是不是和美国社会已经达到顶峰阶段相适应?所以中国科幻的快速发展可能与我们社会的整体发展有着很深刻的联系。



美国科幻黄金时代四大才子

目前国内的科幻文学圈中,获得新人奖的长篇作品还是值得一谈,它们很好地反映了当下的现实和近未来的发展图景。比如陈楸帆的《荒潮》,我认为是国内科幻作品的突破。他描写的是不太遥远的近未来,中国南方的一个社会场景,资本入侵、环境污染,以及信息技术的向前推进,发展到人机融合,就是人和机器在生理上融为一体。机器可能和人的神经直接相连,也可能植入人的身体内部。就像谷歌眼镜、智能手表,虽然不是生理的直接连接,但已经有这方面的影子了。这样发展下去,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电子器件变成人的一部分。《荒潮》描述了这个进程,它把这个进程和中国近未来很广阔的社会场景联系在一起,写得很好。



我也一直在关注美国最新的科幻小说,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刘宇昆的作品。刘宇昆是华裔美国科幻作家,在美国主流科幻圈很受重视,连续两届获得世界最高的科幻奖项星云奖和雨果奖。他的作品和美国其他科幻作品不一样,文化上给人一种很新的感觉。它兼具西方的科学色彩和浓郁的东方色彩,而且结合得天衣无缝。




IT互联网技术一枝独秀

作为一个写科幻的人,我相当多的时间都在关注世界最前沿的科技,但主要不是互联网方面,而是物理学、宇宙学、天文学方面,因为这些方面的成果才是人类科技发展的最前沿。互联网只是一门应用科学。但是不可否认,互联网对世界的改变是最深刻、最广泛的。去年一年,这一进程也在加速,互联网越来越多地渗透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去年我出去旅游两次,发现手机已经成为人的一个器官了,就是说任何时候人都黏在手机上,手机成了人和世界接触的一个重要的平台和媒介,这一点确实是很有科幻小说的色彩,和许多科幻小说中预测到的未来都很相似。




其实现在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很多技术都出现了新的萌芽。美国科幻小说家威廉·吉布森说过,“未来早已到来,只是还未普及”。未来的因素早就在我们身边潜伏,比如谷歌推出谷歌眼镜、谷歌地图、谷歌街景,不像现在的技术,具有强烈的未来色彩。




但是很遗憾的一点是,具有未来色彩的技术绝大部分都集中在IT领域。正如有人所说,目前我们很可能处在一种技术进步的假象中,IT技术的飞速发展掩盖了其他领域技术进步的缓慢。举个例子,航天技术进步十分缓慢,处于60年代的水平。对我们生活极其重要的材料技术和能源技术,都没有突破性的进展。我现在工作的发电厂的火力发电技术和IT技术相比进展缓慢,没有突破。发电系统早就在设想一种新的发电机,叫等离子发电,它的发电效率很高,上世纪60年代提出的,一直研制到现在,没有任何突破。其他的能源技术,比如核聚变,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研究了,到现在投入了巨大的人力、资金,但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据说最长的核聚变持续了几十秒,投入的能量比产出的能量还多。唯独IT行业技术的发展,提前跨入了未来。未来很难预测,因为有的领域进步飞快,比如IT领域,而有些领域停滞不前。如果非要预测,只能把不同的未来排列出来。



未来的城市会走向虚拟,这是需要很多技术支撑的,比如互联网技术和3D打印技术。还有一种萌芽技术,比如去年我看到北京一家快递公司,用小直升飞机送快递。直升飞机很小、很轻,一个人就可以操作,最终会用GPS导航送到每个人的家里。这一技术在之前的科幻小说中多次出现过,所以说“未来早已到来”。这种技术如果推广了以后,城市的聚集就没有必要了,城市会越来越分散,在虚拟空间的聚集程度会越来越高。


3D打印的影响也很大,它让物流在虚拟网络直接运行,意义非凡。这一技术也将极大地改变城市的形态和人类未来的分布形态。它会让你的位置变得不重要了,你可以通过虚拟网络运送实体物品。当然,3D打印目前还处在很初级的阶段,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还很多。




人类缺失探索进取的共同理想

在我看来,中国作家缺的是想象力和更广的知识。限制作家想象力的原因是很复杂的。我们的文学是根深蒂固的现实主义传统,我们的文学理念也是基于现实主义的,认为文学就是反映现实,反映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在这种理念之下,作家把描写的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现实层面。当然现在情况有所改观,科幻小说也得到了主流文学界的重视和注意。《三体》最近在《当代》杂志的“五年五佳作品奖”中获得了最佳长篇小说大奖,这是主流文学的一个奖项。2013年,《三体》还获得了中国作协颁发的优秀儿童文学奖。作协有五个主要的奖项,但还没有科幻的类别,就放在儿童文学下面。不管怎么说,这说明主流文学开始重视科幻作品的想象力,整个文学都需要这种想象力。



理想中的未来,我想肯定是每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价值,整个社会有一种很稳定的、富足的物质生活。理想的未来还在于,整个社会处于不断进取之中,不断向外开拓自己的生存空间,不断地对宇宙、太空,对地球之外的世界抱有探索的欲望。虽然开拓生存空间的速度可能很慢,因为技术很难,但是不断这么去做,就成为政治生活、经济生活、精神生活的一部分。从这一点上来说,现在真的是很不理想,现在我们对外部空间的探索,从冷战结束以后基本就停滞了。


所以,人类应该有个共同理想,我们的社会最欠缺的就是这一点,这也是这几年表现出来的很明显的一点。


我们最缺的正是对宇宙的一种诗意的感觉,当普通人在现实中纠结的时候,科幻作品可以把人从现实中带出来,让人感受现实之外更广阔的世界,这就是科幻最伟大的使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