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性羞辱与“人工智能+物联数据+量子计算”

荆花知了窝 2018-08-07 13:36:47

“别让社会制度羞辱社会中的任何一个人。”

——伦理学家马格利特《正派社会》



1.开始抓考勤,就说明公司走下坡路了吗?



白岩松曾经发明过一个“白氏理论”:一家公司开始抓考勤,就说明开始走下坡路了。因为走上坡路的公司,根本没有时间管员工的考勤。


因为名人效应,这句话流传很广,其实类似的“反向指标”很多。比如:


一家公司开始注重企业文化,就说明开始走下坡路了——走上坡路的公司,根本没有人有功夫管企业文化。


一家公司的食堂,菜品开始丰富起来,就说明开始走下坡路了——已经到了不多烧点儿菜就留不住人的地步了。



其实,这些说法背后都在讲一个问题:开始重视企业制度和文化建设,说明这家企业已经度过生存期,正从一家成长性的企业发展为规模型企业,而此时,最容易发生“制度化管理”与“人性化管理”的冲突。


让我们先从“破窗效应”开始说起。



2.地铁涂鸦、迟到与破窗效应



20世纪80年代的纽约地铁,不但管理混乱,也是全市犯罪率最高的地方,导致很多人不敢坐地铁,乘客数不升反降。


但这种糟糕的局面,到90年代中期竟突然好转,90年代未的犯罪率比10年前下降了75%,而同期其他城市则没有这种变化,纽约地铁一下子成为全美最安全的地铁线之一。


很多人认为,这得益于纽约交通局聘请的地铁运营总监戴维▪岗思的一系列新措施。


在岗思上任的最初的几年里,他并没“严厉打而地铁重大犯罪活动”,而是一直把相当大的精力放在“清理地铁站里的那些混乱肮脏的涂鸦”上。


他们使用了新的清除油漆的技术、配置了大量清洁工,使得涂鸦者晚上刚刚完成的作品,第二天运营之前就被清洗。他还专门设了一个地铁清洗站,被涂鸦的地铁不洗干净,不准运营。



几年后,岗思的继任者继续了他这种“抓小放大”的管理方法,涂鸦整治完了,这回集中精力狠抓“逃票”现象,布置了大量便衣,抓住一个逃票者,就千方百计的盘问出过往隐瞒的犯罪行为。


为什么岗思和他的继任者认为,这些小措施反而可以解决大问题呢?这种治理思路来自于犯罪学家开创的“破窗理论”。


如果一个窗户破了,却没有被修理,有人自然就认为,这里没人管理,从而也去打破更多的窗;接着就有人乱丢垃圾、甚至偷东西;接下来,犯罪率上升,好人开始搬家,地痞混混横行,整个街区越来越糟糕。


所以,要整理纽约地铁乱象,一定要从“乱涂乱画、逃票”这些虽小但人人都能看到的事入手。


前面讲的“抓考勤”,从“破窗效应”的角度就很好理解了。


大部分的迟到都不会对企业造成明显的损失,但它的隐形成本和“破窗”一样,被员工认为是管理不到位,“所有人都看到的违规——激发员工去效仿——秩序混乱,失去控制”,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最终给企业造成损失。


“破窗理论”揭示任何一种制度在执行过程中,不光要考虑直接成本和直接效果,还要衡量隐形成本和隐形收益。



“抓考勤”本身没有什么明显的收益,但它可以给遵守规则的员工以正向的激励,这就是隐性收益。


一家公司通常迟到的都是少数员工,所以“抓考勤”本身是必然是“隐形收益”大于“隐形成本”。


不过,一些处于创业早期的公司,每一个员工都有很强的进取动机,迟到并不被其他员工认为是“违规行为”时,“破窗效应”就不存在了,此时的“抓考勤”,反而是一种“隐形成本”大于“隐形收益”的制度。


所以,与其空谈“人性化管理”,不如把人性看成制度的“隐形成本”与“隐形收益”,更容易分辨,哪些是好制度,哪些是坏制度。


即使在成熟的公司中,很多制度都是“隐形成本”大于“隐形收益”的坏制度,“加班费报销”就是一个典型的坏制度。



3.加班费申请的隐性成本



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加班,哪怕有加班费也不干,但确实有些经济条件不好、又没有成家的单身员工,是喜欢加班的。对于这部分员工而言,在家也是闲着,不如在公司混到九点多,上上网,刷刷微信,再上一个老板键,加班费到手了。


当然,公司也不是傻子,发现了这样的案例后,虽然没证据,但可以加强制度管理啊。于是就有了“加班申请制度”,要求所有加班的员工都要填写加班单,特别要注明为什么项目加班,加几个小时,还要给主管审批。走了这套程序,加班费才能到手。



这个流程,大家一定不陌生,至少一半的公司是这么做的。


但实际上,这一个“隐性成本”极高的“坏制度”。


首先,这个制度让所有人都增加了工作成本,填一张加班单,至少有四五项内容,对于常态加班的人来说,还要费神想“加班内容”,还要送给头儿审批,头儿的时间就更值钱了,最后还要有专人汇总统计。


其次,在执行过程中,总会有差错,或者是忘了写加班费,或者是加班申请被驳回,一个“被加班”的人本来就不爽,这个制度不亚于火上浇油。


简单的说,“蹭加班费”的只是少数人啊,这就一个用“少数人的过错惩罚大多数人”的制度。


更重要的是,这个制度是一个“有罪推定”,它假设所有加班员工都有“蹭加班费”的嫌疑,再让员工自证清白,这就是一种“制度性羞辱”。


在所有的“隐性成本”中,“制度性羞辱”是最大的。以前茅于轼先生提过“廉租房不配卫生间”的建议,从市场化资源配置的角度看是合理的,但茅先生还是被大家骂了,因为这个建议中有一个“制度性羞辱”的隐性成本没有考虑到。



当然,在下结论之前,我们还要考虑一个问题,如果对照前面的“破窗效应”,这个制度有没有“隐性收益”呢?



4.抓考勤和管理加班,这两个制度的区别



抓迟到和管理加班,这两件事,看上去都是防止“破窗效应”,但实际上差别很大。


“破窗”的前提是人人都能看见,而且具有“无人管理”的象征意义,才能发生“破窗效应”。


迟到就是一个典型的“破窗”,而“伪加班”却不是。


“加班”是一个隐蔽的行为,你很难分清坐在电脑前的那个人是真加班,还是假加班。更何况,有人明明是来加班的,跳出一个网游弹窗,一个晚上就没了;有人本意是混时间,可混着混着就把工作给解决了。


而且,“伪加班”也不具有“管理混乱”的象征意义,相反,它还能制造人人努力工作的假象。


所以,“抓考勤”可以创造“有人管理——信心恢复——管理有序”的良性循环,而“健全加班费申请制度”却不能。



付出了这么大的“隐性成本”,而这个制度的“隐性收益”却非常有限,理论上如此,实际上呢?


我们来看一个真实的案例。



5.“加班餐券”的隐性成本和隐性收益



卫哲讲过一个阿里巴巴的类似制度,不过不是加班,而是“加班餐”。


当时在阿里加班,可以提供一顿晚饭,统计下来,一年在加班餐上的费用是1400万。


最初实行的就是“加班餐券”制度——员工提申请,主管批准,凭餐券就餐。


先别忙下结论,前面说过,制度的好坏不能看表面,一定要分析隐性成本和隐性收益。


这个“加班餐”跟前面说的“加班费”其实很不一样。


加班一般都要到很晚,造假成本高,而“加班餐”就不一样了,五点半下班,混一会儿,六点吃饭,吃完饭你就可以走人了,造假成本非常低。



所以这未必就是少数人的问题了,毕竟卫哲时代的阿里员工还不像现在这么有钱。也就是说,“加班餐券”制度还是有一定的“隐性收益”的,要不然,阿里也不会实行这么久。


但卫哲仍然觉得“加班餐券”制度的“隐性成本”高于“隐性收益”,所以,他还是试着取消了这个制度,他对员工说:“加班晚餐是给加班的人吃的,你不加班最好不要吃。但是如果真的不想做饭,也可以吃完再回去,把公司吃光了,我们散伙。”


取消“加班餐券”一年之后,统计下来,加班餐费增加了7%,100多万(这就是“加班餐券”制度的“隐性收益”),卫哲认为这个改变是成功的,因为每天五千多员工要申请加班餐费,这个“隐性成本”绝对不止100万——还没考虑“制度羞辱”的代价。



6.“人性化”与“制度化”的对立



以前我们总喜欢把“人性化”和“制度化”对立起来,认为与其靠“道德约束”,不如靠一个好制度。


其实,是否激发出人性之善,本身就是制度要考虑的一部分。


特别要警惕那些人为设计出来的、建立在“人性本恶”,“需要好好管管”基础上的制度,它们往往是因为少数人的过错,而惩罚大多数人。


一个好的制度,总是小心翼翼地避免“考验人性”,不会因为一宗偶发的失火案,就让大多数人流离失所;因为要控制房价,就逼得大家假离婚……,这些摧毁了人与人之间基本关系的制度,必将让整个社会付出巨大的隐性成本。


不让老实人吃老实亏,不让遵守制度者蒙受制度的羞辱,这才是一个好制度的底限。


这已经不是埃隆·马斯克第一次发出了警世恒言,但确实是他说得最急切、最激烈的一次。

今天,美国硅谷大佬、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再次大声疾呼:人工智能发展潜力太可怕了,政府得赶紧对人工智能技术加强监管。

特别是对波士顿机器人那款能跑能跳的“人形”机器人,马斯克更是忧心忡忡:“我们马上就完了。这不算什么,几年后,机器人将快速移动,我们需要使用闪光灯才能看清它。做美梦去吧……

看,马斯克说的那款人形机器人,这家伙,现在已经进化到100%像人类动作,跳跃、旋转、后空翻,样样都会!

想想这款机器人,现在还在一日千里地进化,过段时间动作就要快得需要用闪光灯才能看清,更别说我们人能追的上它。这个前景的确挺可怕的。

估计伊隆·马斯克对机器人的担忧和焦虑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了,最近他接二连三地发生。就在4天前的11月24日,他接受采访时就声称:我们确保人工智能安全的概率仅有5%到10%。

按照马斯克的原话:“我们需要万分警惕人工智能,它们比核武器更加危险!”

伊隆·马斯克的担忧,的确不是空穴来风。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一来,人工智能再度呈现突飞猛进的跃升。

其实,人工智能不是孤立的,其背后是云计算和大数据。用工业时代的现象来打比方,云计算相当于人工智能的动力系统,而大数据呢,则相当于人工智能的钢材和材料。

现在,一切正在颠覆性地发展。

1、量子计算机的横空出世,使得人类拥有的计算能力,正处在指数级增长的前夜。

这个双十一期间,整个中国都沉醉于买买买之中,而美国却发生了一件大事!IBM公司宣布:自己成功研制出了量子计算机原型机,量子计算机商业化正在加速!

基于 20 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IBM公司将在年底向客户开放。

基于 50 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原理样机,为今后 IBM Q 系统奠定基础。

这一下,以前看起来遥不可及的量子计算机,一下子就逼近了人类的身边!要知道,这是多么大的跨越:50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一步就能进行2的50次方运算,等于1125899906842000,即一千万亿次计算。

这也就是说,一台台式机电脑大小的量子计算机,或能达到今天最先进的中国天河一号超级计算机的计算能力。

然而,这还是仅仅是50量子比特而已。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很快量子计算机的神通,将强劲得让人恐惧。

有了这样强大的计算能力,人工智能利用深度学习算法分析大数据的能力,将出现极大的飞跃。

2、新一代互联网在全球范围的推广应用,将让以人与人链接为特征的互联网,转变为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链接三位一体的物联网,大数据将井喷式涌现。

远的不说,就拿中国来说,前天,国家就印发了通知宣告:推行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到2018年末,市场驱动的良性发展环境基本形成,IPv6活跃用户数达到2亿,在互联网用户中的占比不低于20%。

这新一代互联网具有更大的网络地址资源,号称可以为全世界的每一粒沙子编上一个网址。如此这般,成千上万亿个设备,将通过传感器连接到物联网上,生产处海量的数据。

有了这巨量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就能运用强大的计算能力和深度学习的算法,分析出大数据背后的规律,让自己越来越聪明。各种各样的机器人将进入我们的生产生活,我们身处的世界将发生不可预测的巨变。

是的,在你不经意之间,一只命运之蝶已经展开了它颠覆之翅!这些看似不太起眼的翅膀扇动,却很可能将在不远的将来,引起人类社会山呼海啸般的巨震!

目睹这一幕幕,很多人可能要概叹不已:人工智能真是来得太快了,简直是猝不及防!

仅仅不到几年功夫,人工智能已经不再是科幻小说,不再是阅读理解,不再是新闻标题,不再是以太网中跃动的字节和CPU中孱弱的灵魂,而是实实在在的宿命。

个人工智能时代,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影响,向我们迎面而来!可以说,在越来越多的领域,人工智能正在快速超越人类。

甚至,连艺术领域,这个原本是人类最自信不会被人工智能篡夺的领域,也开始告急了。最近传来的一个消息,让这个最后的防线崩溃了。

你看,这位Teo是来自意大利的机器人音乐家,它的特长是弹钢琴。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弹钢琴!弹得怎么样?口说无凭,看视频吧?


看完有没有吓一跳?对此,国际钢琴大师郎朗当场点评道:“机器人Teo的速度超越人类,节奏也很精准!”

有人或许说,机器人下围棋都会,弹弹钢琴有啥了不得的?这个您可有所不知,下围棋只要冷冰冰的数学思维,而弹钢琴,更重要的是展现人类的情感,这原本可是人类的专利!

可是,今天的这一幕,或许说明,估计人类连情感这个专利也要失去了: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一旦机器掌握了人类情感的大数据,并能够解读和表达人类情感的时候,艺术家这个群体,或也将被机器人取代!

一个个行业正在沦陷。。。

AI已经近在咫尺,对人类社会来说,这是一场充满不确定性的大海啸!

还记得被赋予公民身份的机器人索菲亚说那句预言吗?“我会毁灭人类!”一开始,很多人估计觉得她也就是扯淡而已,然而,最近联合国发布的这个视频,让很多人吓出了一身冷汗!

近日,在日内瓦举办的、有超过七十个国家代表出席的联合国武器公约会议上,一段可怕的视频公诸于众,一时间引起世界恐慌!

为啥如此吓人?

因为它曝光了人类史上一个恐怖武器——手机器人!

这个杀手机器人,其实是一架体型很小的智能无人机,就跟蜜蜂一样大,但它的处理器比人类快100倍,可以躲避人类各种追踪。

然而,蜜蜂虽小,五脏俱全,尤其是它全身的黑科技:广角摄像头、传感器、面部识别,应有尽有。只要把目标图像信息输入它身上,它就能手术刀般精准找到打击对象,戴口罩、伪装统统没用,它的识别率高达99.99! 


再次,每个杀手机器人配有3克浓缩炸药,确定目标后,一次撞击可以毫无压力爆头,摧毁整个大脑。而且它还能穿透建筑物、汽车、火车,躲避人类子弹,应对几乎所有防御手段。总之,这个杀手机器人目前是bug般的存在!


如果把一个造价仅2500万美元的杀人机器蜂群释放出去,就可以杀死半个城市的人。只要你把敌人挑出来,定义每一个人的面部信息,蜂群就能发起针对性打击了!

试想,如果人工智能杀手这种技术一旦广泛运用,就会把战争冲突升级至前所未有的规模,而且人类将很难控制住局面。

更可怕的是,如果有科学家因为私心在代码里面加了一行毁灭人类的指令,或者人工智能突然变异成反人类的品种,整个人类或将被机器人横扫,甚至灭亡!

这也就是为什么,霍金最近再次告诫人类:机器人的进化速度可能比人类更快,而它们的终极目标将是不可预测的。我真的很害怕人工智能取代人类,成为新物种!

未来已来,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了!

目前来说,人工智能正在朝着我们可预料和不可预料的方向飞速发展。五到十年,人工智能将全面超越人类!

一日千里的科技,正在使一切坚固的,变成脆弱的;使一切岿然不动的,变成变动不居的。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你处身的行业,会正如大地坍塌,最终只剩下熔岩中的廖廖孤岛。

作为历史进程中的一份子,人生最重要的任务是『追随历史运行的方向』,不要莫名其妙被历史碾死。

面对人工智能,我们改变不了科技的进程,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以及我们下一代的知识结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