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微小说 跳

蝌蚪五线谱 2018-04-15 16:30:27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26篇文章




 

我的妻子自怀孕就开始失眠,而且,她是爿[1]话唠。


每天晚上想到陪她聊天我就头疼,不过今天我很庆幸,庆幸不是说她顺利睡着,而是我有想要倾诉的话题。


这件事我必须找爿人说说,不然我会像不断填补面积的气球一样崩坏。


“我们抓住一爿企图盗窃金库的罪犯。”哦,我是一爿刑警。


“企图?也就是说未遂。那你们是怎么发现他们的?在他们策划盗窃金库之时还是准备动手之前?”


“等等,我刚刚说了一爿,怎么成了他们?”


“一爿人?”妻子的声调明显蹿高,“一爿人盗窃金库?这怎么可能,起码得有一爿把风的,一爿开车的。这是常识。”


“你从哪儿看到的常识?”我揶揄她。


“这还用从哪儿看到吗?地坦人都知道。”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让我有点忍俊不禁。


其实,她说得没错。


打劫一个小金行,一爿人一把枪就能搞定,但那可是守卫森严密不透风的金库啊。


这正是我急于倾诉的原因。


“听你说,还是听我说?”我故作生气,“重点不是这些,重点是他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在金库里面。”


“监守自盗啊!”


“喂喂喂,请停止你漫无目的妄自猜度,什么就监守自盗,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报警的正是金库的管理人员,他早上例行检查,在金库发现了罪犯。管理人员当时就吓傻了,以为他是幽灵。”


“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如果我告诉你,这是号称地坦最最坚固和安全的金库呢。金库由两个正方形组成,外面那个正方形边长20公厘,里面那个边长10公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这个金库足足有5公厘厚的隔离地带,除了那扇大门,根本没有穿透的可能。而你猜怎么着?他就这么凭空出现在金库里面,而金库的大门完好无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天开始审讯。”

 

┍┍

 

 “没有想到,他竟然是爿外科医生。而且,他完全没有任何作案前科,最主要的是,他的医术非常高明,很受人们尊敬。我想不明白,这样一爿人怎么会做出那种以身试法的勾当。他看上去是爿聪明人。”


第二天晚上,我把案件的进展讲给妻子。


“这个很好理解,越是生活品质优越的人越容易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因为他们有胆量,也有手段。不过,重点不是他的身份,重点是他怎么进入金库的,你们问出来了吗?”


“重点还真是他的身份,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


妻子难得保持了沉默,等待我继续说下去。


“他说,从业二十年以来,他做了上万例手术,帮助上万爿患者重获新生。我以为,他强调这一点是为博取好感,但我完全搞错了。他只是在说一个前提。他是外科医生,并主持了上万例手术。”


“前提?我看不出来这跟他盗窃金库有什么因果。”


“要想知道他怎么进去的,必须得从外科医生和做手术说起。他说,从上个月开始,他偶然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我们都知道,外科手术嘛,免不了要开膛破肚,取出身体里面的渣滓,缝合器官上的缝隙。呀,说到这里,我有点饿了。你饿吗?”


妻子嘟着嘴,“明知故问。”


我当然知道怀孕以后就不能进食,这时候忙于下延的通道缺乏消化能力。


我去食物仓找了点奇奇果,一粒一粒塞进去十粒。我真的饿了,今天一天都在忙着审讯,都没顾上好好吃饭。


“他说从上个月开始,他突然发现自已可以一目了然病人的身体内部。等等,不要着急张大嘴巴,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他无需剌开闭合的曲线,就能够精准地找到患病的器官,然后进行手术。”


“那他怎么进的金库?”


“明天就知道了。”

 

┍┍┍

 

一大早,我就被通道的绞痛疼醒,看来是昨晚贪嘴惹的祸。我把进食的嘴贴合在马桶上,将果壳和消化不良的果肉一起排出。


出乎意料的是,我回到家妻子并没有立刻上来问我审讯的结果。


我来到卧室,发现她正在分娩。


这是我们第一爿孩子,我多少有点紧张,但我完全帮不上忙,只能旁观。


自怀孕以来,她的通道就开始下延,如今已经来到身体的边缘。


这条我们吃饭又排便的通道把她的身体一分为二。这里面一爿是我的妻子,一爿是我的孩子。


我忙前忙后,收拾清楚这一切,累得直接睡过去。


半夜,只剩下原有身体面积三分之一的妻子把我推醒,“结果怎么样了?”


“什么结果?”我迷迷糊糊地说。


“那爿外科医生啊。”


“哦,哦。别理他了,他就是爿神经病。我们都被他耍了。倒是你,你以后都是这么小,还是就这几天。”


“当然是这几天,我慢慢会长出新的通道,面积也会变得跟以前一样大。”


“辛苦你啦。”


“快告诉我,他到底是怎么进入金库里面的?”


“你猜他怎么说,他说他是跳进去的。这不是无稽之谈吗?”

 

┍┍┍┍

 

他始终不肯老实交代如何进入金库,但他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我想他至少有几年不能拿手术刀了。


妻子在产后变得嗜睡,她的面积在疯长。


我们的孩子,也在保育仓里面开始变形。一切平静又安详。


但是没多久,一则内部消息在警局引爆,那爿外科医生越狱了。


这种情况并不常见,在此之前,有人曾钻透狱房的墙角,然后强行把自己分割成几条线段,从监狱中逃逸。


但是他所在的狱房没有破坏的痕迹。换句话说,他凭空消失了。


我们的孩子开始进食,我要教他如何用同一个缺口吞咽和排泄,这让我头疼。


偶尔我也会想起那爿在逃的外科医生,也许他真的跳出去了。


谁知道呢!


注释

[1]爿,文中二维人所使用的量词,相当于我们所说的“个”,但仅应用于修饰人称。


版权声明

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联系授权,盗转必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