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婚小说】我的新郎是阎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精品必看小说 2018-08-09 12:34:49
第1章 诡事
  “鬼神出世,天降红雨,召唤天女……”苍老沙哑,没有半点起伏的声音突兀地在夜空中响起,我蓦地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就想要扯过被子盖在身上,可我却发现,我身上的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不见了!   一只冰凉的大手,从我的脚踝,一寸一寸滑到了我的大腿。   我想大喊救命,但我才刚刚张开嘴,两片冰凉的唇就紧紧地贴到了我的唇上。   活人的身体,绝对不可能这么冷!   我觉得我应该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我吓得背脊僵硬,我想要将那东西推开,但我现在根本动都动不了。   他的气息,比他的身体还要凉,当那冰冷的气息将我的整个身体紧紧包裹,我再无招架之力。   我只能任由摆布。   一夜沉沦。   我一直希望,这只是我的一场清梦,可是早晨醒来后,丝质睡衣上的斑斑血迹,还有我身上遍布的青青紫紫的痕迹,都在不停地提醒着我,昨天晚上,我经历了一场怎样激烈的场面。   全身上下很疼,但更疼的,是我的心。   昨天晚上,是我和我最爱的男人叶琛的新婚之夜,我想要把我干干净净的身子交给他,可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叫贝诗诗,今年22岁,刚刚大学毕业。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幸运的,毕业典礼当天,暗恋多年的男神叶琛当众向我表白,没多久就向我求婚。直到跟着他回老家拜堂成亲,我还觉得跟做梦似的。   那天晚饭之后,我就先回到了我和叶琛的新房。马上就要和男神洞房花烛了,我既紧张又激动,尤其是想到叶琛那紧致有型的身材,我更是一阵荡漾。   我以为,那一晚,叶琛会以最大的热情将我点燃,让我和他融为一体,谁知,他竟然要让我和六个壮汉同房!   这么荒唐的事情,我当然不愿意同意。但是叶琛说,这是他们村子里的习俗,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也没跟我讲清楚,只是说,若是我不按照习俗做,他就会死。他不怕死,可是,他不想死,因为,他还想要跟我白头偕老。   我不相信会有人因为所谓的习俗无缘无故死去,可是我太爱叶琛了,爱得都有点脑残了,我不敢拿他的命去赌,再加上叶琛说他会守在外面,那六个壮汉不会把我怎么样,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妥协。   依照习俗,我换上了一件透明的丝质睡衣,那件睡衣比不穿好不到哪里去,甚至,这似露非露的,还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蛊惑。幸好,床上有一床被子,我可以用被子遮盖下自己的身体。   那六个壮汉一进门就跪在了我床前,不知道是因为那晚太冷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们的身体,一直在发抖,就连嘴唇都一个劲儿地打颤。   他们的脸色,看上去真挺难看的,都有些灰白了,眸中,也是不加掩饰的惊恐,我觉得他们真挺搞笑的,我一个女人和他们六个血气方刚、如狼似虎的男人同处一室,我都没害怕,他们怕个什么劲啊,难不成他们害怕我会兽性大发,把他们给强了啊!   跪下之后,他们就开始不停地对着我默念着什么,他们的声音,真难听啊,颤抖得跟被车轮碾过似的,我以为,被这魔音折磨,注定会是个不眠夜,没想到很快我竟然沉沉地睡了过去。   那一夜,不堪回首。   我以为,昨晚的一切,就已经足够悲催,万万没想到,这一切,才刚刚是我噩梦的开始。   早晨醒来后见那六个壮汉还在我的房间里面跪着,我顾不上去理会丝质睡衣上的血渍,慌忙找了件衣服套在身上。稍微冷静了一下之后,看着那如同石化一般地跪在我床前的六个男人,我不禁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   昨天晚上他们一直守在我的房间里面,要是我被恶鬼给强了,他们怎么可能会没有丝毫的反应?!   难不成,那所谓的恶鬼,是他们假扮的?!   也不对啊,活人就算是再会伪装,也伪装不出来那样冰冷的温度啊!   脑海中刚刚闪过这种想法,最靠近我的那个男人就猛然栽倒在了我的脚下,我被这情况吓了一大跳,还没好好缓和一下呢,剩下的那几个男人也接连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鲜红的血液,顺着他们的眼睛里面快速渗出,很快,就将我面前的地板染成了血红一片。   “啊!!!死人了!!!”看到这一幕,我止不住地尖叫出声,我顾不上换衣服,就推开门疯狂地冲了出去。   叶琛告诉我,他会一直在门口守着,可是,我并没有在门口看到他,不仅如此,我几乎已经把这座宅子给翻遍了,都没有看到一个活人。   叶琛,还有我的父母亲人,该不会和那六个壮汉一样,都不明不白地死在某个见不得光的鬼地方了吧?   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一定要找到他们!   这么想着,我转身就向大门冲去。刚跑了没几步,我忽然听到一旁的一间上了锁的小木屋里面有女人暧昧的声音。   好不容易听到一个活人的声音,我激动地就向那小木屋门口冲去,我刚想拍门,问究竟是谁在里面,我竟然又听到了叶琛的声音。   “宝贝,你真美!”叶琛这话刚刚说完,小木屋中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喘息声,我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小木屋中正上演着怎样激烈的画面。

 
第2章 木屋
  眼泪,止不住地就从我的眼角滑落了下来,我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我的男人,会和别的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昨天晚上,他还跟我说过,他想要跟我白头偕老。   这,就是他说的白头偕老么?   我知道,看到小木屋中的一切,只会让我更难受,但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我轻轻往前推了一下门,就能够从中间的门缝中清晰地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切。   小木屋中的那一对男女,挥汗如雨,他们如同两条无骨的蛇一般紧紧地交缠在一起,当看清楚那女人的脸,我顿时如遭雷击,脑袋轰隆隆一声炸开。   竟然是我最好的闺蜜乔若馨。   我最爱的男人,和我最好的朋友,他们,一起……背叛了我。   “阿琛……”乔若馨的眸中,氤氲着一层迷蒙的光,显然,她已经彻底沉沦。   “宝贝,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好好享受!”   “阿琛,人家把女人家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对人家负责哦。”乔若馨勾住叶琛的脖子,娇滴滴地说道。   “宝贝,你放心,等爸妈从河边回来,我就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反正贝诗诗那蠢货已经被被我献给河神大人了,你又是这件事的大功臣,爸妈肯定会同意我们的事。”   “阿琛,你说,我们这么对诗诗,会不会有点残忍啊?”乔若馨话虽是这么说,却没有半点儿愧疚的意思,反而还带着说不出的阴毒与幸灾乐祸。   这样的乔若馨让我觉得陌生。   “宝贝,这也怪不得我们,怪就怪贝诗诗那个蠢货是倒霉的纯阳命!用她的命,换咱们全村人的命,抬举她了!”叶琛说着。   咱们全村?纯阳命?   我知道我是纯阳命,小时候奶奶曾经领着我去我们县上最有名的一位阴阳先生那里算过一卦,一看到我,那先生就是大吃一惊,知道我的生辰八字之后,那先生更是震惊得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那先生说,我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纯阳命,若是生在古代,定然是一代女王,成就千秋霸业,但悲催的是我生在了现代,至于有多么悲催,因为那时候我还小,也没有听懂。   纯阳命这事儿我知道,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叶琛和乔若馨竟然是同乡。还有,那所谓的河神大人究竟是个什么鬼?!昨天晚上,把我给那啥了的那只恶鬼,该不会就是那所谓的河神大人吧?   听了叶琛和乔若馨这些话,饶是我再迟钝,我也知道,我是被他俩给算计了。昨天的婚礼,甚至是叶琛对我的好,都是一场阴谋,这个局,早在乔若馨与我相遇的那一刻就已经布下,而我,虽然身在局中,却是一无所知,只能任人摆布。   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自怨自艾,因为很快我就听到乔若馨说了句什么,“也对,我们对诗诗还是挺不错的,她爸妈很快就会下去陪她,一家团聚了。阿琛,你真坏,就知道缠着人家,也不给人家欣赏他爸妈浸猪笼。”   浸猪笼?!   他们设计了我也就算了,凭什么还要让我爸妈浸猪笼?!   我猛地转身,发疯似地就向门外冲去,我一定不能让我爸妈浸了猪笼!   转身的刹那,我清晰地看到乔若馨冲着我抬了抬脸,她的唇角,如同罂粟盛开一般,绽放出了一抹诡异的笑,虽然她一直在笑着,但是她眸中的光却是阴寒到了极致,被她那么一看,我顿时觉得一团寒气冲进了我的胸口。   我现在只想赶快找到我爸妈,没工夫去思考太多,只是加快了速度继续往前跑去。刚刚跑出大门外,我就撞了一个人,抬脸一看,是我的大学同学葛振海。   看到葛振海我不禁一愣,昨天我那边来参加我和叶琛婚礼的人,除了我爸妈,在婚宴结束后不是都一起回去了么,葛振海怎么还在这里?   不过,不管葛振海为什么没回去,我都挺开心的,葛振海是我的好哥们,他和我一块,我心里有底。   “葛振海,你有没有看到我爸妈?我爸妈现在怎么样了?!”我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紧紧地攥住葛振海的胳膊问道。   “鬼神出世,天降红雨,珠胎暗结,召唤天女……” 苍老沙哑,没有半点起伏的声音机械地从葛振海口中发出,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葛振海看上去,和平时很不一样,他双目呆滞,面若死灰,就像是,就像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我心中一咯噔,刚想问葛振海他这是怎么了,他身子一歪,就轰然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葛振海,你怎么了?!”我拍了葛振海的脸,他依旧是一动不动,他的脸真凉啊,就像是,就像是死人一样。我颤抖着伸出手,去探葛振海的鼻息,感受到那沁着寒意的冰冷,我猛一哆嗦,葛振海已经死了!   冰冷的雨点,滴落在我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竟然飘起了雨,我伸出手,擦去脸上的雨滴,发现,这雨滴,竟然是红色的,鲜血一样的红!   “鬼神出世,天降红雨,珠胎暗结,召唤天女……”   这声音,如同魔咒一般在我脑海中回荡,忽然,我感觉到有人在摸我的屁股,一转身,一张血肉模糊的鬼脸就紧紧地贴到了我的脸上。   “啊!!!”我直接被这一幕给吓傻了,反应过来之后,我就想要拍开那张鬼脸,但一股子无形的力道紧紧地箍着我的身体,让我根本就动不了。   “夫人,昨天晚上被人破坏了我们的好事,让你独守空房,你放心,今天,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他躲在我的身后,桀桀笑道。   忽然,我只觉得自己腰上一凉,他的手竟然伸进了我的衣服里面!

 
第3章 棺中鬼事
  我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大声地抗拒着,但是我越是大声死后,那只恶鬼就越兴奋。   感受到那只恶鬼冰凉的大手离我的某个地方越来越近,我顿时陷入了说不出的绝望。   我以为,我又会像是昨晚一样,被这只恶鬼狠狠地占据了身体,谁知,他竟是忽然止不住地尖叫出声。   “啊!!!”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长空,那张血肉模糊的鬼脸,也快速从我眼前消失。想到我不用被那只恶鬼给强了,我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昨晚的一切,是一场最残忍的噩梦,那样的恐惧与疼痛,我再不想经历一次!   我刚想赶快向河边跑去,一股子猛烈的力道就狠狠地冲向了我的身体,我没有防备,登时就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我以为是那只恶鬼又回来了,不禁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出乎意料的是,我并没有看到那只恶鬼。   虽然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东西,但我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就算是我再脑残,我也不会相信,会凭空出现一股子自然风,将我吹倒在了地上。   “谁?!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缓和了一下之后,我才声音颤抖地对着那未知的东西问道。   没有人回应我,周围,似乎一下子就寂静了下来,就连风吹草地的声音,都听不到。   这样的安静,让我心中莫名恐慌,我不想继续躺在地上,我迫切地想要找点什么东西依靠,在我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刹那,我才发现,我现在竟然是躺在了一尊黑乎乎的石棺里面!   刚才,我明明是在叶琛家门口的空地上的,怎么会忽然来到了这么一尊棺材里面呢?!   不,我不想呆在这样的一尊棺材里面,我要赶快出去!我还要救我爸妈,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我不能,将我的一声葬送在这样的一尊棺材里面!   这么想着,我就扶住那棺材的边,拼命向外面爬去,可那东西却没有给我逃离的机会,电光石火之间,天旋地转,一具冰冷的身体就狠狠地压在了我的身上。   “放开我!你快点放开我!”我拼命挣扎,但我根本就不是那东西的对手,他用力压住我的双手双脚,让我根本就动弹不得,我张开嘴,我想要骂他吼他,可我一张嘴的功夫,他就纠缠住了我的唇舌。   我动不了,也骂不出口,我只能咬他!   那么强大的力道,让我让我几乎招架不住。我想逃,可我,无处可逃。   ……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想到昏死前的那一切,我还是止不住地胆颤心惊。我以为,那东西还在这里,没想到,他早就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   而且,我发现,我也已经不在那尊棺材里面了。   身子,散了架一般的疼,因为一直没有吃东西,身体更是使不出半点儿的力气。我真想,就躺在绵软的草丛中,一睡不醒,可是我知道,我不能。   我爸妈生死未卜,我被算计得不明不白,我不能,就这样算了!   卯足全身的力气,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就向河边的方向跑去。   乔若馨说,村子里的人,要把我爸妈浸猪笼,但愿,这一切,都还来得及阻止!   我所在的地方,离叶琛村子里唯一的那条河并不远,很快,我就赶到了河边。   河边,挤满了人,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聚集在了河边。远远的,我就看到了我爸妈,我爸妈一身的伤痕,显然,他们经受了不少的折磨。   想到那些村民用不入流的手段残忍地折磨我爸妈,我就恨得牙痒痒的,他们算计我也就算了,我认栽,可是,他们不能伤害我的父母!   叶琛的父亲,就站在我爸妈的前面,他的唇角,勾着一抹残忍的笑,忽然,他手一扬,好几个壮汉,就把我爸妈扔到了猪笼里面。   “你们快点放了嫣儿!”我爸见我妈也被扔进了猪笼,又是焦急又是愤怒地对着叶琛的父亲大声吼道,“我这条命是你们给的,要杀要剐随你们便,但是嫣儿是无辜的,你们不能这么对她!”   “他爸,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要死,我们就一起死,你要是死了,我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听了我爸的话,我妈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爸,我们说过的,不管是生是死,永不分离!”

 
第4章 他来了
  “嫣儿,你……”   “贝志安,不要怪我心狠,这,就是你的命!”叶琛的父亲冷冷地对着我爸爸说道,微微顿了下,他接着说道,“贝志安,其实,我们对你还算是挺不错的,最起码,我给了你们一个一家团聚的机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诗诗,诗诗已经……”听了叶琛父亲这话,我妈顿时红了眼,“你们凭什么伤害我的诗诗?!你们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畜生!你们这群畜生!”   “把他们给我扔到河里!”我妈的话,彻底激怒了叶琛的父亲,他眼神一凛,就对着旁边的几个壮汉吩咐道。   “畜生,你们这群畜生!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我妈歇斯底里地尖叫着,“你们把诗诗还给我!你们把诗诗还给我!”   那几个壮汉得了叶琛父亲的指示,二话不说,就把我爸妈抬了起来,显然,他们是想要把我爸妈扔进河里!   “住手!”见状,我连忙对着那些村民大声吼道,“你们快点放开我爸妈!”   “诗诗?”我妈看到我还没死,眸中瞬间盛满了说不出的欣喜与激动,就连她那张惨淡的布满伤痕的脸,看上去都有些闪闪发光。   但是我妈还没开心几秒钟,就意识到了些什么,她几乎是扯着嗓子对着我大声喊道,“诗诗,你快走!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这辈子,都不要再回来了!”   “诗诗,快走,快走!听爸爸妈妈的话,快走!”我爸也是眸中含泪,双唇颤抖着对我喊道。   我拼命摇头,我爸妈生死一线,我最亲的人正经受着非人的折磨,我怎么能离开这里!   见我还活着,那些村民不禁大吃一惊,尤其是叶琛父亲的那张老脸,更是难看到了极点,他邪恶地眯起眼镜,冷冷地盯着我,“贝诗诗,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不过,你早晚是河神大人的人,现在你过来了,你们一家三口刚好可以一起去服侍河神大人!”   “诗诗,听妈妈的话,离开这里,快点离开这里!”我妈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大声吼道,“诗诗,你若是还当我是你妈妈,你就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对我说完这话,我妈又转过脸对着叶琛父亲叫道,“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诅咒你,我诅咒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把他们扔进河里!”叶琛的父亲见那几个大汉还抬着我爸妈,不禁有些没好气地吼道。   他的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残忍与阴毒,仿佛,被装在猪笼里面的,不是两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两只可以随意踩死的蝼蚁。   叶琛父亲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亲切而又良善的,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阴险毒辣的一面。   确切的说,所有的仁慈和蔼都是假,心狠手辣才是真!   得了叶琛父亲的吩咐,那几个大汉手上用力,就狠狠地将我爸妈扔进了河中。他们坠落在河中的刹那,溅起猛烈的水花,眨眼之间,他俩的身体,就被河水吞没。   “不!!!”   我发疯似地向前面冲去,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我想要抓住我爸妈的手,可我趴倒在河边,抓住的,只有湿漉漉的沙子!   “爸!妈!”看着已经恢复波澜不惊的河面,我心痛到了极致,我爸妈都不识水性,他们现在又被锁在了猪笼里面,他们坠入河中,只有死路一条!   叶琛的父亲,还有这些麻木冷漠的村民,他们残忍地杀死了我爸妈!   “你把我爸妈还给我!我要杀了你,给我爸妈报仇!”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就想要跟叶琛的父亲拼个你死我活,可我连他的衣角都还没有碰到,好几个壮汉就狠狠地将我按在了地上。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我红着眼睛对着叶琛父亲吼道。   叶琛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把我的威胁放在眼里,他一步步向我走来,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他半蹲下身子,伸出那只布满皱纹的手,就捏住了我的下巴。   “这张脸,真美啊!”他那略有些粗糙的指肚,一寸寸从我的脸上划过,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条毒蛇,在我脸上爬来爬去,瘆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么美的一张脸,这么完美的一具身体,该有多销魂!贝诗诗,若你不是该死的纯阳命,我一定舍不得把你献给河神大人!我会好好疼你爱你!”叶琛的父亲色眯眯地看着我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我差一点而被恶心得吐了出来,这只老色鬼,这样的话也有脸说出口!虽然村子里的人打算把我献给所谓的河神大人,但我怎么着也是和他儿子拜过堂的,他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下流的话!   见他的手还在我脸上游移,我顿时恶从心生,张开嘴,一口就狠狠地咬在了他的手上。   这一口,我用了十二分的力气,将他的手咬得鲜血淋漓,他止不住地痛呼出声。   “贝诗诗,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咬我!”一巴掌狠狠地甩在我脸上,浓重的血腥气瞬间在我的口中蔓延开来,我不屑地将口中的鲜血尽数唾在了他脸上,气得他直接跳了起来。   “把贝诗诗这个贱人给我扔到河里,敬河神大人!”叶琛的父亲气急败坏地对着按着我的那几个壮汉吩咐道。

 
第5章 我爸妈没有脚!
  那几个壮汉同时用力,就猛地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电光石火之间,我的身体就已经呈抛物线状被他们给扔进了河中。   我是典型的旱鸭子,我知道溺水之后我必死无疑,但是求生的本能,还是让我不停地挣扎,谁知,我的脑袋刚刚才露出水面,叶琛的三叔拿着一把锄头,就狠狠地砸到了我的脑袋上面。   这一锄头,顿时砸得我晕头转向,我不再挣扎,任自己往下坠去。   我以为,我很快就会被河水淹死,但奇怪的是,我都沉入河中很久了,都没有被呛到,甚至,没有任何呼吸困难的感觉。而且,我发现,我竟然还能在河水中自由地摇摆身子。   我这是无师自通变成游泳高手了吗?   这情况,似乎是有点儿诡异,但这一刻,我顾不上去想那么多,我只想赶快找到我爸妈,带他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在河水中游荡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寻到我爸妈的踪迹,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心一点点下沉。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就算是我找到了我爸妈,估计他们也早就已经死透了。   “爸!妈!你们在哪里?!爸,妈,你们不能离开我!”   “爸,妈,我不能失去你们,我不能没有爸爸妈妈啊!”   没有人回应我。   就在我彻底绝望之时,我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我的名字,“诗诗”。   是我妈的声音!   想到我爸妈还活着,我顿时欣喜若狂。我快速转身,果真,我爸妈正笑得一脸慈爱地看着我。   “爸,妈!”我快速向着他们游去,我想要紧紧地拥抱他们,只是,在我快要抱住我妈的那一刻,我忽然发现,我爸妈竟然没有脚!   在岸上的时候,虽然我爸妈一身的伤痕,但是我看得很清楚,他们的身体,是完整的,现在,他们的双脚怎么会不见了了?!   而且,他们断脚的地方,没有流一滴的血,甚至,看不出半点儿的伤痕,对,就连他们身上的伤痕、困着他们的那个猪笼,也看不到了。   难道,我爸妈已经死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他们的鬼魂?!   脑海中刚刚闪过这种想法,我就听到我妈温柔地对我说的,“诗诗,我和你爸爸来接你了。”   来接我?!听了我妈这话,我不禁微微愣了下,难道,我也已经死了?!   我下意识地将我的手覆在我的胸口,我的心,依旧热烈而又强劲地跳动着,我,还活着。   “诗诗,和爸爸妈妈一起走吧,从此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会分开了。”我爸也是一脸慈爱地看着我说道。   我爸说完这话之后,他和我妈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就一齐朝着我伸出了手。   我知道,我爸妈已经变成了鬼,我若是想要和他们永远在一起,我也得死。我还不想死,可是,若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两个人都不在了,我一个人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我的身体是热的,可是,我的心却是凉的。和我爸妈在一起,就算是我的身体冰冷如同寒冰,我的心依然能够拥有火热的温度。   不管是生是死,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好。   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就将手伸向了我爸妈。   在我的手快要被我爸妈握住的刹那,我爸妈眼中,忽然出现了一抹让我觉得极为陌生的阴冷光芒,我也没有多想,我觉得应该是人变成鬼之后,眼神也会有所改变吧。   “诗诗,爸爸妈妈带你回家,回我们的家。”我妈紧紧攥住我的手,她的手真凉啊,说是寒彻骨髓都不过分。   见我妈拉住了我的手,我爸也连忙攥住了我的另一只手,他浅笑着看着我说道,“诗诗,我们回家。”   我以为,我爸妈会带着我离开这条河,回我们的家,谁知,他们却是拉着我一点点向河底沉去。   起初我觉得有点儿奇怪,但是很快,我就想通了,我爸妈是溺死在这条河里面的,他们在这里安家很正常,他们现在带我去的,应该是我们的新家。   果真,河底有一排古色古香的房子,我爸轻轻说了句什么,“到了”,就和我妈继续拉着我的手,向其中的一座最高大气派的房子里面走去。   “河神大人,我们把夫人带过来了。”一走进那所房子,我爸妈就恭恭敬敬地对着什么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到河神大人这个词儿,我顿时猛地打了个激灵,一抬脸,一张血肉模糊的鬼脸,就几乎要凑到了我的脸上。   是今天早晨摸我屁股的那只恶鬼!   “爸,妈,你们怎么能……不!你们不是我爸妈!你们究竟是谁?!”就算是人死了变成了鬼,本性也是不会变的,我爸妈绝对不可能害我,将我引到这里来的这两只鬼,绝对不会是我爸妈!   近亲情怯,刚才我太大意,上了他们的当!   “夫人,不要生气嘛,若不是我让他们伪装成岳父、岳母大人的模样,你又怎么会乖乖地来到我们的家。夫人,你放心,只要你踏入了这个大门,就永远都不能出去了!夫人,你注定一生一世,做我的养料!”说着,那只恶鬼伸出手,就来拉我的手。   我当然不愿意被那只恶鬼碰到身体,连忙后退,那只恶鬼却是不依不饶地上前,他的速度,要比我快上许多,就算是我竭力闪躲,他还是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   那两只伪装成我爸妈的小鬼见那只恶鬼攥住了我的手,他俩对视了一眼,就连忙退了下去。他们出去的时候,还不忘给我和这只恶鬼关上了大门。   “你放开我!”我用力就要甩开那只恶鬼的手,我以为甩开他的手得费些力气,没想到我一甩手,那只恶鬼就放开了我的手。   正在疑惑这只恶鬼啥时候变得那么通情达理了,就感觉到我屁股一凉,这只恶鬼竟然又开始摸我的屁股!

 
第6章 我会好好疼你!
  “夫人,我们已经错过了两次,今天,我们一定不能再错过了!”那只恶鬼伸出舌头快速在我的手背上舔了一下,被他这么一舔,我又悲哀地发现,我的身体动不了了!   不仅动不了,我竟然连话都无法说出口!   “夫人,我知道你在怪我,怪我没有好好疼你,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连本带利地补上!”说着,他那带着恶臭气息的大手,又放到了我身上。   “对了夫人,忘了问你……”那只恶鬼的手在我身上蓦地一顿,他那烂得都已经看不出嘴唇来的嘴微微咧着上扬,“看我糊涂,你现在不能说话,不过夫人放心,我待会儿一定好好待你。”   我气得都想骂人了,这只恶鬼还有那方面的想法,那还不得玩死我啊!被这么恶心的一只鬼碰一下我都得难受大半天,要是和他啪啪啪,估计能分分钟吐死!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只恶鬼说我和他错过了两次,也就是说,把我给那啥了的,不是他,那么,那个男人,又会是谁?!   那只恶鬼丝毫没有被人嫌弃的自觉,他说完这话之后,就开始扯我身上的衣服,我以为,很快我身上的衣服就会被他给撕个稀巴烂,谁知,他的手忽然一顿,就停了下来。   “夫人,是我太心急了,竟然在这里差点把你给……”说着,那只恶鬼就桀桀桀地怪笑了起来,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这里,可不是办事的地方,夫人,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我保证你会喜欢!”   说话之间,他就将我的身体猛地抱了起来,等他放下我的时候,我发现,我被他带到了一个黑乎乎的洞穴里面,身下,不知道压了什么东西,咯得我的身子生疼,尤其是当那只恶鬼压到我身上的时候,我更是觉得自己身上的肉都快要被咯烂了。   忽然,我感觉到肩膀一疼,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在咬我,我想要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只是,我动都动不了,根本就无法转过脸看清楚。   “真是调皮,今天是我和夫人阴阳合一的大好日子,你们都过来捣什么乱!”那只恶鬼说着,就将正在咬我肩膀的那东西拽了下来,当我看清楚那东西的模样,我顿时吓了一大跳,竟然是一个骷髅头!   我压在身下的东西,该不会也是一个个的骷髅头吧?   还没有从惊吓中抽回神智,我就又感觉到有一双阴冷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我,我下意识地抬了抬眼皮,发现这个洞穴的上空,竟然吊着好多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   她们的脸上,布满了伤痕,看上去惨不忍睹,她们的眼睛,瞪得很大很大,几乎要从眼眶里面滚出来,她们下身的衣服,沾满了血迹,那血,应该是从下身的某个地方流出来的。   一阵阴风吹过,她们的裙摆就被掀了起来,她们那血肉模糊的下身,毫无预兆地冲进我的眼中,看着她们双腿之间严重被撕裂的模样,我差一点儿就吐了出来。   恶心。   但更多的,还是恐惧。   想到很快我就会像是这些女人一样,被那只恶鬼折腾得某个地方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我的身体,就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夫人,不要害怕,你和她们不一样,你放心,我会轻一点的,我保证,让你快活似神仙!”说着,那只恶鬼就把手向我的衣服里面伸去。   当那只恶鬼冰凉的,带着恶臭气息的大手贴到我的肚皮上的时候,我止不住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以为,那只恶鬼马上就会对我上下其手,把我吃干抹净,出乎意料的是,他还没把我的裤子扯下来呢,他的手就被一阵劲风给狠狠斩断。   “啊!!!”那只恶鬼疼得止不住地痛呼出声,他正叫得欢,他的舌头,竟然又被一股子不容抗拒的力道狠狠地拔了下来。   “除了手和舌头,你还用什么地方碰过她?”冰冷而又不可一世的男声忽然在我身后想起,下一秒,一道墨色身影就如同芝兰玉树一般立在了我面前。   因为他此时正背对着我,我无法看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穿着一身墨色长袍,墨玉发簪随意地斜插在漆黑如墨的长发之中,俨然是一副古代人的打扮。   我们现在不是在拍电影,这个男人,很有可能,是真正的古代人,也就是说,他也是一只鬼!   “没了,没了!”那只恶鬼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他的舌头,已经被那男人给拔了出来,但他依旧能够发出声音,他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写满了哀求与恐惧,身子,也不停地瑟瑟发抖。“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对于那只恶鬼的声音,那男人恍若未觉,他只是轻蔑而又嫌恶地说了句什么,“对,你的屁股还碰过她。”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那只恶鬼的屁股竟然被一股子无形的力道给生生地削了下来。

 
第7章 回味无穷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听得我头皮发麻,那只恶鬼疼得不停地在地上打滚,他一边在地上扑腾着,一边向那男人的脚边滚去,“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碰了我的女人,只有一个下场,杀无赦!”那男人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冰冷地响起,他的情绪,没有丝毫的起伏,却有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仿佛睥睨天下的王者,让人止不住地想要臣服在他的脚下。   听到那男人这么说,那只恶鬼顿时吓得甚至忘记了哀求,他如同丧家之犬一样趴在那男人的脚边,臭气熏天。   我以为那只恶鬼落败,已成定局,谁知,下一秒,他竟然猛地从地上飞了起来,如同流星一样,向着那男人攻去。   随着他的动作,洞穴里面所有的骷髅头还有女尸都一齐向那男人身上攻去,电光石火之间,那男人就已经被无数个骷髅头还有尸体淹没。   “去死吧!”那只恶鬼猖狂地大叫道,“去死,去……”   他这话还没有喊完,他的身体就四分五裂,他那张本来就已经狰狞到极致的鬼脸,看上去更加的扭曲可怖,显然,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翘了辫子。   随着他灰飞烟灭,那些女尸还有骷髅头也都像是灰尘一般消散,那男人轻轻弹了一下指尖,不沾染一点的尘土。   而这时候,我发现,我竟然能动了!   身体得到自由之后,我快速从地上爬起来,就向这个洞穴外面冲去。这个男人虽然救了我,但我心里清楚,他并非善类,我不能让自己刚刚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   这个男人却并不给我逃离的机会,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他就挡在了我面前,因为他不再背对着我,我能够清晰地看清楚他的脸。   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甚至,我都不敢想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只是,他身上的温度太冷,如同结了一层厚厚的寒冰,让人望而生畏,蕴藏着无边冷意的星眸,带着居高临下的味道,傲气,浑然天成,又有一股子说不出的狂妄,仿佛,我们这些人,只是让他随意踩在脚下的蝼蚁。   他本来就已经离我很近了,但他还是在一点点上前,直到他的脸快要贴到了我的脸上,他才停了下来。   意识到我现在胸前的领口大开,从他的角度,刚好能把我看个干净,我连忙就伸出手按住了自己领子,顺便后退了好几步,与他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   见状,他看着我幽幽一笑,不可一世之中,带着诡异的温柔,“娘子,在为夫面前,还用遮挡么?你身上,有什么地方,是为夫没有看过的?”   娘子?为夫?还有,他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身上有什么地方,是他没有看过?难道……   我还没有从凌乱中回过神来,他又好整以暇地打量着我说道,“娘子,虽然你看上去跟排骨似的,但摸上去,还是挺有料的,让人,回味无穷。”   明明,我穿着衣服,可被他这么盯着,我瞬间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剥光了一样,那种感觉,让我觉得特别特别的难受,我觉得,要是我再继续和这个男人待下去,我一定会崩溃。   这么想着,我连忙掉转头就向一侧跑去,我刚刚迈出步子,他就又贴到了我身上,“娘子,你这么着急,是想要去哪啊?!”   “我不是你娘子!”虽然我真的很怕他,怕他像是杀死那只恶鬼一样,把我给打得连骨头渣子都不是,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对他说道。或许,他是认错了人,把我认成了他的什么娘子,只要我跟他说清楚,他就愿意放过我了。   “娘子,你怎么就不是我娘子了?我们连洞房都入了,你怎么可能会不是我娘子?!”那只恶鬼似笑非笑地盯着我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我的身子顿时僵在了原地。   我和他,连洞房都入了?!   也就是说,昨天晚上,甚至今天白天,把我那什么了的,都是他?!   强烈的愤怒,将我心中的恐惧暂时压倒,我恨恨地盯着他,一字一句说道,“就算是你得到了我的身体,我也不是你娘子!我贝诗诗这辈子最瞧不上的,就是强迫女人的男人!有种你就杀了我!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做一个你的娘子!”   “想做烈女?!”听了我这话,他止不住地皱起了眉头,他本来,就冷得跟冰块有的一拼了,这么皱着眉头,更是给人一种凉彻骨髓的寒意,我一点儿都不怀疑,下一秒他会狠狠地扭断我的脖子。   他并没有扭断我的脖子,他沉吟了片刻之后,阴森森地对我说道,“娘子,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之间,名不正言不顺?”   我以为他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想再继续纠缠我了,连忙对他说道,“对,你说的没错,我们之间,就是名不正言不顺,所以,请你……”   “娘子,是我疏忽了。”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娘子,我只想着让你赶快给我生个孩子,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忽略了。若是我们没有登记,就算是我们生了孩子,也是没名没分。娘子,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名不正言不顺的,我去准备一下,明天晚上,我带你去登记。”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