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怪医圣手小说【完整版阅读】

怪医圣手 2019-06-21 16:10:05


假扮男友


    “好吧,我有空不过要到十点以后。”叶皓轩连忙改口。


    “九点。”


    “九点半……”


    “成交。”郑兰兰嘻嘻一笑。


    “怎么,到底什么事?”叶皓轩问。


    “我大学同学请我去玩,在‘金碧辉煌’一个包厢里,我本来不想去,但又不好拒绝,所以你陪我去一趟。”郑兰兰做出一幅哀求的样子。


    “金碧辉煌?什么地方?”叶皓轩有些疑惑的问。


    “哎,就是吃饭喝酒玩的地方了,你到底去不去嘛。”郑兰兰问。


    “我……真的有事。”叶皓轩苦笑道。


    “那好,我去找你那位小舅子去。”郑兰兰咬牙切齿道。


    “……”


    “你都不关心我的安危,上次银行的事情如果不是你陪着,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姐夫,你不疼我……”郑兰兰又摇着叶皓轩手臂。


    她穿着那件低胸开衩的衣服,那惊人的柔软和一眼望不到底的春光,让叶皓轩直接内伤。


    软硬兼施,叶皓轩几乎快被她摇的整个人都酥了,他只得投降道:“好好,我去。”


    “还有,去那里的都是成双成对的,我也没个男朋友,那天你就是我男朋友,我跟姐姐说了,借你一晚上……就一晚上……”郑兰兰笑嘻嘻的说。


    “你姐没同意吧。”叶皓轩悚然一惊,这叫什么跟什么?


    “怎么没同意?我姐一向是很疼我的好不好,在说,就借你一晚上,说好了,九点半以后,你属于我了。”郑兰兰暧昧的一笑,话中有话的说。


    叶皓轩无语,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姨子,自己还真拿她没有办法。


    “好了,姐夫,就这样说定了,我走了,后天晚上九点半,不见不散,只准一个人来,听见没有?”


    好象生怕叶皓轩会反悔,郑兰兰一溜烟似的钻入一辆出租车跑了。


    除了苦笑,叶皓轩真不知道还能有什么表情。


    开着一直放在车库里的法拉利,叶皓轩径自来到唐家小院,本来叶皓轩不想开着这么张扬的车,但是在黑子强烈的要求下,他只得换了车。


    黑子说这种才才能配得是自己车王的称号,要不是现在闹事,而且是大白天,黑子早就迫不急待的冲出来过把瘾了。


    来到唐家的小院,大门开着,透过花眼墙,在院落中的小花园里,唐冰依然在提着水壶浇花。


    已经是十月份了,天气微微有些发凉,唐冰黑色短款针织外套,精致的设计感,搭在身上简单吸晴,透着温柔淑女气质。内搭民族风打底衫,下穿酒红色半身裙,搭配高跟鞋,格外的脱俗养眼。


    酒红色的半身裙下露出一段白嫩的小腿,让人有种忍不住去触摸的冲动。


    唐冰浇花的时候表情专注,她神色上的冷艳让人有种不敢亵渎,甚至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叶皓轩慢慢的走到她跟前,唐冰微微一抬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来了?”


    叶皓轩点点头道:“怎么休息?”


    “恩,这些天季节转换,病人比较多,请假了。”唐冰淡淡的说,依然专注的浇着花。


    “那就多休息休息,累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诊所那里怎么样,我听说你的店面升级了?”唐冰放下手中的水壶问。


    “已经装修好了,开业了,不过人手不足啊,忙不过来。”叶皓轩有些头疼的说。


    “我看你也挺闲的嘛,又做甩手掌柜了。”唐冰嗔了他一眼道。


    “我这不是想你吗,哎,你别在中医院打工了,来悬壶居吧,咱们两口子好好经营。”叶皓轩笑道。


    “不去,万一哪天你一群小姨子来到诊所非要说我是小三怎么办?”唐冰淡淡的说。


    “呃……”叶皓轩有些无语,唐进那小子,还是嘴里不把风,他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倒是唐冰岔开了话题,“没有想过请些老中医来坐诊?”


    “哪有那么容易啊,现在一个好的中医,不容易找,而且就算有,人家守着自己的事业,哪里会来我这里打工?”叶皓轩苦笑道。


    “我倒有一个人,医术没得挑,不过脾气有些倔。”唐冰若有所思的说。


    “如果不好请的话,我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叶皓轩摇摇道道。


    “他对自己的医术自负,甚至会高出我爷爷一筹,如果你能让他折服,用医术让他挫败,他一定会来的。”唐冰说。


    “谁啊,医术比唐老还高?”叶皓轩诧异的说。


    “我二爷爷,是我爷爷的亲弟弟,不过他脾气不好,跟我爷爷合不来,所以一直窝在乡下老家里,不肯到清源来。”唐冰有些无奈的说。


    “你还有个二爷爷。”叶皓轩思索了一下道“那好,我们就去看看吧,能请来最好,毕竟他也是你长辈。”


    “是啊,他就一个人在乡下,我爷爷劝他几次让他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他就是不来。”唐冰道。


    “事不宜迟,你老家在哪里,我们这就去找他。”


    现在悬壶居里最缺的就是老中医,叶皓轩马上有些迫不急待的要见到唐冰的二爷爷。


    “好吧,我们去买点东西,好多年没去看他老人家了。”唐冰点点头,然后转身走到卧室里。


    刚刚走出门,一辆兰博基尼缓缓的停在了唐冰的门口,兰博基尼有两名黑衣保镖随行,一名保镖打开车门,恭恭敬敬的打开车门。


    诸炫明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他的手中捧着一束玫瑰,笑吟吟的迎向唐冰。


    叶皓轩脸色微微的一沉,看来唐进说的是真的,诸炫明这个混蛋,还真的吃回头草了。


    “唐冰,你要出门吗?”


    诸炫明特意忽视了叶皓轩,好象挽着唐冰手的叶皓轩根本不存在一般。


    这一点诸炫明做的很到位,一方面在情人面前显得彬彬有礼,大气沉稳,另外一方面又特意忽视自己的情敌,陷他于尴尬境地,这比出声踩他要有力的多。


    “你来干什么?”


    唐冰原来带着笑意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原本高贵冷艳的气质让人在瞬间有种万年寒霜的感觉。


    “今天是黄金周嘛,我来看看你有没有空,走吧,我在中华食府订了位子,去吃个饭吧。”诸炫明微微笑道。


    “不去。”唐冰直接了当的两个字,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唐冰,不要这样嘛,毕竟大家在一起过,彼此都有感觉。”诸炫明微微一笑,露出一个自认为温和的笑意。


    “你有完没完,我老婆说了,不去。”叶皓轩一手搂着唐冰的纤腰,扫了诸炫明一眼。


    “叶医生,又见面了。”诸炫明讶然的看了一眼叶皓轩,似乎是刚刚发现他一般。


    “我和唐冰认识在前,我后悔当初所做出的事情,我现在要把她追回来,我们要公平竞争。”诸炫明盯了叶皓轩一眼。


    说真的,他心里几乎恨不得把叶皓轩给掐死,但表面也不得不保持一幅绅士的风度。


    第一次和叶皓轩见面的时候,叶皓轩就狠狠的让他丢了个大人,虽然之后没怎么交锋,但诸炫明这个人睚眦必报,心里早就把叶皓轩当做敌人。


    “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把她当做什么了?地里的大白菜,丢掉了可以捡回来?”叶皓轩做出了一个比较粗俗的比喻。


    “这叫浪子回头,唐冰,我知道我当初所做的一切让你受了很大的伤害,我现在十分的后悔,请你原谅,我可以为你放弃一切。”诸炫明信誓旦旦的说。


    诸炫明也算是情场老手,能深深的掐住女人的心理,他相信自己的魅力和家世,绝对能秒杀世间一切女人,即使是伤害过唐冰,他相信自己也能把她抢回来。


    他现在才发现唐冰的冷艳和高贵,不是朱薇所能比的。


    “朱薇薇前几天来见我了。”唐冰突然平静的说。


    诸炫明心中一突,情知情况不妙,那个该死的女儿,让她回国是帮自己打点生意的,不是让她到自己前女友前面炫耀的。


    “我跟她只是朋友,唐冰,请你原谅我吧,当初的事情我现在也很后悔,请你在给我一个机会,从头在来,好吗?”诸炫明诚恳的说,不动声色的把朱薇薇的事情一言带过。


    “我为什么要给你机会?”唐冰的声音突然提高,“你是白马王子,还是潘安在世?伤害过我,背叛过我,为什么我还要给你机会?你是不是认为我可以无限次的原谅你?凭什么我一定要给你一个机会在次伤害我?”


    唐冰每说一句话,诸炫明的脸便白了一分,这个唐冰,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文静羞涩的唐冰了,她的锋芒,或者说是冷艳,让出身自名门世家的诸家掌舵人也不敢直视。


    “你死了这条心吧,你是不是以为你诸炫明魅力无限,即使是伤害别人在深,只要你勾勾手,别人就可以再次爬到你床上去?让我原谅你,你配吗?”


    唐冰一字一板的说出最后三个字,双眼中的嘲讽毫不掩饰。


    生平第一次,诸炫明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尤其是唐冰最后三个字加嘲讽的表情,让他瞬间觉得自己象乞丐一样,还有,被唐冰说中了心事的他更是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狠毒的话


    不错,他就是这样想的,他认为女人就是用来哄的,即使你前一刻要卖了她,下一刻对她温柔一点,她还能对你百依百顺,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他嚅嚅道:“唐冰,我只希望我们能从头再来。”


    “够了,什么从头再来,可能吗?”叶皓轩开始了,“唐冰现在是我女朋友,你们从头在来,我怎么办?你堂堂诸氏的掌舵人,会缺女人?诸少,何必呢,大家何必闹得这么不痛快呢?”


    “叶医生,我好象没有跟你说话。”诸炫明神色如常,“我只希望我能和唐冰从头开始,与你无关。”


    叶皓轩心里暗骂,诸炫明这货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自己两口子对他冷嘲热讽,他竟然还能保持风度,诸氏的掌舵人,果然不是一般的人,要换了普通的纨绔大少,早就恼羞成怒了。


    同时诸炫明的死皮赖脸也让叶皓轩有些吃惊。


    他忍不住道:“你口口声声的说从头再来,这可能吗?”


    “没什么不可能的。”诸炫明豁出去了,打算死缠烂打到底,虽然他知道这已经不可能,但是总得有个台阶下吧。


    “那我问你,如果你母亲当初把你生出来以后,突然觉得你太丑了,不想要你了,还能把你塞回去吗?”


    现场瞬间冷场了起来,就连唐冰,也忍不住用吃惊的眼光看叶皓轩,这句话,好毒……


    就连诸炫明身后的两个保镖也吃了一惊,整个清源,敢这样对诸炫明说话的人,叶皓轩还是头一个,心想这哥们儿是哪家的大少,真生猛。


    就连诸炫明,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他从小受到的都是良好的家教,加上身份不一般,还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狠毒的话。


    “叶皓轩……你说什么?”诸炫明心里直在发抖,他努力的保持着镇定。


    叶皓轩不得不佩服这货的心理承受能力真强大,自己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了,他竟然还能保持这样一幅风度,果真能忍。


    “哦,这句话的综合意思就是,你,诸家大少,就是一个堕胎失败的典型例子……”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诸炫明彻底被风寂尘的话惊呆了,世上,竟然还有这么恶毒的话。


    “叶皓轩,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


    回过神来之后的诸炫明面色如常,只是话语中多了一丝寒意。


    “走吧,我不想让这败类影响到我们的孩子。”叶皓轩一手揽着唐冰,一手轻轻的在她小腹上抚一起,那轻柔的动作,让唐冰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唐冰没有反抗,任由叶皓轩动作轻柔的扶着她坐上了车,叶皓轩转身向诸炫明叫道:“诸总,我们去领证,等结婚了你一定个大红包,先谢谢了。”


    叶皓轩一踩油门,车子呼啸而去。


    看临走时诸炫明吃憋青紫的脸,叶皓轩忍不住放声大笑,诸炫明这厮,老是装出一幅情圣的样子,早看他不爽了,能让狠狠的骂他一顿,心里真爽。


    “我今天才发现,你骂人,好经典。”唐冰忍不住笑道。


    “褚炫明这种人一向自以为是,你就不能给他好脸色看,你把他骂怕了,以后他就不敢在来骚扰你了。”叶皓轩微微笑道。


    “说吧,你那位小姨子是怎么回事?”唐冰突然问。


    叶皓轩猛的一踩刹力,车子猛的停顿在当场,因为惯性唐冰向前猛的一冲。


    “你干什么?”唐冰吓了一跳。


    “刚才前面有鸭妈妈领小鸭子过马路。”叶皓轩认真的说。


    “哪里呢?我怎么看不到?”唐冰诧异的问,向前面一看,路面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走了。”叶皓轩说着发动了车子。


    “你在故意岔开话题是吧。”唐冰脸色微微一沉。


    “孩他妈,你在说什么呢?”


    在这个节骨眼上,叶皓轩除了打马虎眼,还能说什么呢,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唐进那个混蛋,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


    “谁是你孩他妈的,讨厌死了。”唐冰大羞,忍不住捶了叶皓轩一拳。


    不过还好,他成功的把这个话题岔开。


    唐冰的老家距清源有几百里,出了清源,绕上高速,几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一个偏远的山村。


    这里就是唐冰的老家,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走过一段能把人颠得散架的石子路,又开过一片泥泞的泥土路,两人总算达到了目的地。


    只是叶皓轩那辆以速度见称的豪华法拉利,现在已经彻底的成了一个泥巴车了。


    从后备箱里提出两瓶十五年的茅台,叶皓轩拉着唐冰走入村子,唐冰说她二爷爷平时没什么爱好,只是喜欢喝酒。


    由于刚下过去,村子里的泥土路有些高低不平,唐冰一双高跟鞋走路显得有些笨拙,她整个人几乎是贴在叶皓轩的身上走。


    “在哪里呢?我还是背你比较好。”叶皓轩看唐冰艰难的样子,有些心疼的说。


    “我小时候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时间太久了,我忘记了,等会儿找个人问问。”唐冰四下看了一下。


    刚好一个村民背着箩筐出门,叶皓轩连忙上前摸出一包烟递上去笑问:“老乡,请问这里有一名姓唐的老神医没有?”


    叶皓轩拿出的来的是一包玉溪,那人吓了一跳,问个路出手就这么好,真是有钱人,他连忙向路边一指:“前面左拐,有一家诊所,就是老神医住的地方了,你们找老神医看病?”


    “算是吧。”叶皓轩点点头。


    “哎,那我可告诉你们,你们今天来晚了,排不上号了,老神医今天的号已经排完了,明天早点来吧。”村民摇摇头道。


    “一天还限号啊?”叶皓轩诧异的问,这在乡下,很少见的。


    “不是限号,是他一天只能看那么多了,不限号就算是看通宵也看不完的,现在快中午了,上午的号快完了。”村民说。


    “那好,谢谢老乡了。”叶皓轩点点头,拉着一脚深一脚浅的唐冰向前走去。


    到了指定的地方,叶皓轩微微一愣,只见在一个简易的由铁皮房搭成的小诊所前面,有二十多号人在那里排队,只是人们秩序进然,自觉排队。


    “走吧,进去看看。”唐冰和叶皓轩一起走进去。


    铁皮房子空间并不大,里面除了药柜就只有一个诊桌,一名上了年纪的人老人在诊桌前在给病人搭脉,另外一边的药柜前三名学徒模样的人在忙得团团转的抓药。


    老人跟唐渊有些相象,正是唐渊的弟弟,唐昭。


    “二爷爷,你还记得我吗?”唐冰微微一笑。


    那老人抬头一看,从满脑子的医理中回过神来,愣了一愣,才有些迟疑的问:“你是唐冰?”


    “是的,二爷爷,好久不见了,我今天是特意来看我的。”唐冰笑道。


    “呵呵,真是二丫头,好久不见了,越长越漂亮了,哈哈,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唐昭是单身,在这里无亲无故,骤然见到唐冰,他甚是欢喜。


    “二爷爷,你好,我是叶皓轩,是你的孙婿。”叶皓轩把两瓶陈年茅台放到桌子上。


    “孙女婿?”唐昭诧异的扫了叶皓轩一眼,看他相貌堂堂,倒不辱没了自己的孙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唐冰大羞,暗地里掐了叶皓轩一把。


    “去后面等会儿吧,我忙着呢,那个小赵,去买点酒菜来,中午好好喝一杯。”


    一个抓药的学陡应了一声,然后就匆匆的赶了出去。


    这个铁皮房子后面才是主宅,叶皓轩让唐冰到后面休息一会儿,自己则是找了把凳子全神贯注的看唐昭给人看病。


    唐昭的医术相当不错,唐冰曾言比他爷爷还要略胜一筹,他给人看病的速度也极快,只是在手中稍稍的一搭脉,然后问了几句,之后便拿药开方,收钱走人。


    只是他收钱仅仅是保本状态,根本赚不了多少钱,看来这老头子的医德还不错。


    “小叶,你也懂医?”唐昭一边搭脉一边问。


    “略通一点,跟二爷爷比起来,还差远了。”叶皓轩笑道。


    “恩,现在喜欢中医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如果喜欢,可以找唐渊那老东西去请教,他的医术还可以。”


    叶皓轩苦笑,这两老人家不合,没想到怨气竟然深到这种地步,直接叫自己的兄长是老东西了。


    “说吧,这次来肯定是有事。”唐昭一边拿笔开方子一边道。


    叶皓轩一怔,都说人老成精,一点也不假,他还没有说话,唐昭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来意。


    “是这样的爷爷,我名下有一间中医馆,现在人手不够,我想请爷爷去坐镇。”叶皓轩诚恳的说。


    “不去。”唐昭想也没想就拒绝。


    “爷爷,你年纪大了,一个人在这里终究是不行的,去清源吧,唐冰我们也好照顾着你。”叶皓轩苦笑。


    “我的医术是为了医人,不是为了钱。”


    “我的医馆也是医人,不是为了钱。”叶皓轩道。


    “你们城里人,唯利是图,不为钱?打死我也不信。”唐昭扫了叶皓轩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