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春暖花开小说阅读

亲子漫谈 2018-08-08 16:14:53

许你春暖花开小说阅读许你春暖花开在线阅读

第1章被劈腿

当我猛地拉开那扇画着精美水墨山水的日式拉门,眼前的一幕看得我鼻血直流:一个男人精壮健美的背展现在我面前,背上的弧度优美的线条让我转移不了视线,那性感的肌肉纹理看起来如同精雕细琢过的艺术品一般,而他那蜜色的皮肤看起来更加诱人,晶莹的汗珠儿顺着那完美的弧度滑下来,更加撩动人的心神……

这本来应该是用来优雅用餐的包房内,一男一女在榻榻米上早已经缠绵成一团,衣裳凌乱,女人身姿微微扭动,媚眼如丝。

而那男人则像操控一切的主宰,冷静而不失迷乱地诱惑着那美女陷入疯狂。

我几乎忘记了自己的目的,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风情刺激的一幕,大脑已经几乎停止了运转。

看到我突然出现,那分外眼熟好像某当红影星的美女“啊呀”一声,一下子扑在男人的肩上。

而那男人则转过头来冷冷地盯着我,我愣住了,他有那样一张五官深邃,极其俊美犹如混血儿的极品容貌,浑身散发着逼人的霸气和高贵的气质,即使如此暧昧放荡的场合依然丝毫无损他的强大气场,但是这个男人,我却不认识……

我正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反应,那男人轻轻地张口:“看够了吗?”

我呆呆地说:“看够了。”

“看够了还不给我滚!”那俊美男人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冷酷威严得好像是冰刀雪剑一般狠狠地刺中了我的心,我顿时清醒过来,是啊,我在干什么,我看一对陌生人上演活春宫?我不是来捉奸的吗?

我抬头看看门牌号,原来是085,而不是035。

“对不起,我走错了。”我心虚地赶紧关上拉门,遮住那一袭春色。

是我情急之下看错了,那么,真正的035包房内,会不会也同样上演着同样暧昧刺激的场景?我的心不禁颤抖起来。

一分钟后,我正确地拉开035包房的拉门,看到里面的一对年轻男女正在甜甜蜜蜜腻腻呼呼地互相喂食、尤其是女的还撒娇地坐在男的腿上时候,我感觉到几乎要气晕倒在地上。

因为,男的正是我已经恋爱了四年的男友唐燃,而女的,我也认识,那女的叫李梦瑶,是我和唐燃同系不同班的同学,听说是个富家千金,父亲是A市一所上市公司的大股东。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以为情比金坚的爱情竟然这么容易破碎,唐燃早上告诉我去一家公司应聘,而中午就跟李梦瑶在这里吃情侣日式料理,要不是我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自己还傻乎乎地蒙在鼓里,还在打印室里帮唐燃认真打印和装订那一叠叠厚厚的简历呢,还在为唐燃当牛做马呢。

一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几乎都要疯了。

我抓起唐燃放在门口的一只皮鞋,抱歉,这双鞋还是我给他买的,我用力地将那只皮鞋砸在唐燃头上,几乎是用咆哮的声音大吼:“唐燃,你竟然背着我劈腿,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

起初,唐燃略显慌乱,但是只是片刻间,这个在学校里著名的校草、赫赫有名的学生会主席瞬间平静下来,他淡淡地看着我,用那依旧低沉好听的男中音说:“思蕊,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么,我也不瞒着你了,没错,我和梦瑶已经好了一段时间了,怕你伤心,所以,一直没告诉你,因为害怕你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本来想等你应聘上一个比较好的工作再告诉你,那样,也许你不会那么伤心。”

他看着我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留恋,那种陌生,让我都在怀疑,这到底是不是那个同我恋爱过四年,对我呵护备至,冒着鹅毛大雪来女生宿舍给我送夜宵的男孩儿,他竟然这样容易地说变就变了。

说好的相爱一辈子呢?

想到这里,我更加愤怒了了,好像一头母狮子一般冲过去,跳起来在唐燃那张俊俏的脸上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唐燃微微地侧着线条优美的脸,没有说话。

但是唐燃身边的李梦瑶坐不住了,她凑过来,一把拉住了唐燃,然后仰着骄傲的脑袋,冷冷地看着我:“苏思蕊,怪不得唐燃不要你,你看你什么样子,好像一个泼妇一样,伸手就打人,还有王法了吗?”

我恶狠狠地瞪着李梦瑶,怒气冲冲地说:“李梦瑶,你还有脸说我,你倒是优雅的千金小姐啊,你的优雅家教就是让你撬别人墙角,让你当小三的吗?”

“哼,什么小三,你们结婚了吗?没结婚吧?既然没结婚,唐燃就有重新选择的权利,他的眼睛是亮的,他发现我比你更优秀更出色,凤凰还往梧桐树落呢,要你这个歪脖柳树干嘛?怎么?你觉得你们处了四年,你就可以栓住他了?做梦!还是想想怎么找到一个工作在这座高消费的城市生存下来,要不,就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滚回你的小城市去!我告诉你啊,我爸已经跟帮我和唐燃找好了工作,唐燃的工作,就不劳你费心了。”妆容精致的李梦瑶嘴巴也真是很厉害,她毫不留情的贬损着我,我感觉到自己眼前发黑,明显的胆固醇偏高了。

“你……。”我咬紧了嘴唇,几乎都要将粉嫩的唇咬出了血来,李梦瑶说的是实情,让我无法反驳,快毕业了,我正在到处投简历找工作,每天累得好像一条狗一般,可是如今井喷式的应届大学生毕业,本科生想在这个人才济济的A市找到合适的工作真是太难了。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唐燃又开了口:“思蕊,梦瑶说的不错,你不用再帮我制作简历了,因为我已经不需要了。思蕊的爸爸已经给我安排了不错的工作,以后,我会发展的很好,看在相处四年的份儿上,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

他这句话,简直好像一把尖刀将我刺得心脏流血,我好像看陌生人一般盯着唐燃,不停地冷笑着:“放你一条生路?呵呵,说得好……当初你费尽心思追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让我放你一条生路?当你告诉我,你家为了供你上大学,把家里唯一一头牛都卖了,已经家徒四壁,我每个月把我爸妈给我的生活费一分为二,每天给小孩子当家教给你赚钱供你上大学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让我放你一条生路?当你没有钱吃我的喝我的,你怎么不说让我放开你一条生路?”

我这样说着,一股悲愤从胸腔里迸发出来,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委屈的我,也是从小在小康家庭当做掌上明珠一样细心呵护着长大的,从来没有想到,生平第一次谈恋爱,却以这么惨烈的状态收场,而且,我还是被一个自己倾心爱着的凤凰男给甩了。

是的,他这样无耻地将我给甩了。

顿时,我泪流雨下,瞪着眼前这一对狗男女,此刻,唐燃轻轻地摸着李梦瑶的脑袋,似乎在告诉她不用担心,这对狗男女依然在旁若无人的秀恩爱,我刹那间几乎心理扭曲,冲上去同这对狗男女扭打在一起。

第2章 一对狗男女

我冲上去就将那柔弱得好像含羞草一般的李梦瑶给踢倒在地,但是那刻意在李梦瑶面前表现温柔和呵护的唐燃此刻勇猛无比地一把扯住了我的头发,丝毫不讲情面地将我用力甩了出去,没错,我好像一个包袱一般被他狠狠地丢出了那精致优雅的拉门儿。

“苏思蕊,梦瑶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泼妇,我怎么可能会爱一个泼妇!你赶紧走,哪里凉快你呆哪儿去!”唐燃用男人的力气狠狠地将我推出去,一边赶紧充满怜爱地将李梦瑶拉起搂在怀中,“瑶瑶,你没事吧?别理睬她,她就是一个泼妇!”

泼妇?我什么时候变成了泼妇?难道我的男朋友背着我劈腿了,我还要笑意盈盈地祝福他一切安好?难道我不能发脾气不能伤心?怎么我就变成了泼妇了?

我真想拿把刀直接砍死这对狗男女。

就因为李梦瑶能给他找份好工作就放弃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我呸!

我泪流满面地等待着自己的脑瓜儿同坚硬的水泥地面来个亲密的接触,撞死我吧,或者撞失忆,那样我就不会痛苦了。

我没有悲惨地摔个头破血流,却反而跌入了一个坚实而富有安全感的怀抱,耳边传来好听的声音:“你没事吧?”

我勉强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竟然是那个刚才085包厢中的帅哥,他竟然接住了我,我挣扎着站了起来,轻轻地摇摇头:“我没事。”

再扭头看一眼那搂着李梦瑶不停安慰的唐燃,我伤心地转头,再也不想看这两个人,看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喂,不说声谢谢吗?”那个接住我的年轻男人轻轻地挑眉,戏谑地看着我,他站在那里看着我,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浑身的气场强的吓人。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倨傲的下巴,他的唇色很红,唇线很清晰,唇片薄薄的,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鼻子傲挺,而最最好看的就是他的那双眼睛,一看进去就好像会被吸进去。

而现在的我,哪里还有心情去欣赏帅哥,倒是火气不小,而他出现的时间去正好成为我的出气筒,我口气很冲的对着他吼“谢什么谢,老娘想死还不行吗?老娘又让你接着我吗!”

一口气吼完这一句话,我看也不看那男人是什么表情,然后撞过他的身子往门外走去。

看着灰暗的天,我的心像是被挖空了一样,那些悲愤,恼火,恨意,混合成胸中最后的空荡。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我会选择在最开始遇上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的时候就一把刀先砍死他,就不用再遭遇现在的痛苦。

而这么多年的感情,又岂是一句恨就能抹灭的。

好像游魂一般地回到校园中,走一路,眼泪流一路。

耳边依然不停地回响着唐燃那句伤人的话:思蕊,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原来爱情真的是经不住考验的,因为我的父母不能给他在这个大城市安排工作,他这只凤凰就择良木而栖了,多么可笑,多么现实!

有人说这个时代女人现实,总是想嫁的好;其实男人又何尝不现实,不想娶的好?

他真的那么喜欢那个李梦瑶?

呵呵……

不过也只是看中李梦瑶家里的钱而已。

我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宿舍,一进宿舍,就好像死人一般摔在床上,扯过枕头,蒙在脸上,嚎啕大哭起来。

同宿舍的好友周婷和陈安安正在收拾行李,看见我哭成这样,赶紧慌神儿地围过来,因为这四年,她们从来没有见我哭过,谁都知道我是一个坚强的女汉子,如今,女汉子哭成了烂桃子。

“蕊子?怎么了?我们爱吃的那家麻辣烫店倒闭了?”周婷赶紧晃着我问,“还是你怀孕了?”

“去你的,蕊子守身如玉的,都没跟唐燃睡过,怀个鸡毛孕啊?”陈安安瞪了周婷一眼。

我坐起身来,强迫让自己镇定下来,眼泪鼻涕抹满脸:“呜呜,唐燃,和那个李梦瑶在一起了,我被甩了。”虽然我一百次在心中告诉自己唐燃那种人渣不值得我伤心,但是,我还是忍不住伤心。

“啊?”周婷和陈念念的眼睛瞪得比豆包还大,是的,她们也不相信,周婷曾经说过,凭着唐燃对我的疼爱程度,大学情侣纵然都分手了,我们都不会分手,但是讽刺的是,身边很多情侣都没有分手,我们却分开了。

“丫的他个凤凰男竟然敢劈腿,四年你为他付出了多少?要不是你,他连书都念不下去,还当什么风云人物啊?还校草呢,我呸他一脸花露水。”一向义气的周婷简直比自己被甩了都愤怒。

“他还让我放他一条生路呢,李梦瑶的爸爸给他找了很不错的工作,而我,就是一条斗败了的狗,好像跟我在一起,就是一条死路。”我继续抹着眼泪鼻涕说。

“气死老娘了。”周婷将桌子拍得啪啪响,“走,我们去揍他丫的。”

“算了,没意思。”我轻轻地摇着头。

“是啊,狗咬人一口,人还能咬狗一口啊?那样的人,咱们不要,蕊子,打起精神来,等咱们发展好了,咱们气死他!”陈念念说也义愤填膺地说,“现在的人太现实了,那个人渣知道工作不好找,找了李梦瑶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呢!”我无言以对。貌似现实的确是这样。

“早知道你还不如接受刘子嘉呢,子嘉多喜欢你啊,有眼睛的人都看出他对你情深似海,何况他又那么出色,可是你的眼睛就是瞎了,看上那个该死的凤凰男,”周婷的手指头狠狠地戳在我额头上,“你啊,放着珍珠不要,只要一个鱼眼睛。”

“别瞎说了,我一直将子嘉当做好哥们,我看见他,没有心砰砰跳的感觉呢。”我擦着眼泪说。

“砰砰跳你个头啊!算了,以后看人看准点儿,人生啊,就是这么回事儿,没爱过一两个人渣,谁能顺利披上婚纱?”周婷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好了,蕊子,别哭了,打起精神来,明天我们还要第二轮面试呢!只要我们应聘上洛氏,那我们就嗨了,到时候,让那个唐燃后悔去!你赶紧敷个面膜先,省得明天肿着眼睛给面试官印象不好,听说,情场失意,职场得意哦,我觉得你肯定能应聘上!”陈安安信心百倍地说。

我擦干眼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的,一周前,专业知识扎实的我们一起通过了洛氏的第一轮笔试和面试,明天是第二轮,洛氏是国内最著名的集团企业,薪水很高,如果我们本科毕业真的能应聘上洛氏,那真的相当于一步到位了。我要应聘上洛氏的商务秘书工作,我要成长为最出色的“白骨精”,我要让那个凤凰男彻底的后悔。

这是我当时的幼稚想法,在多年后的今天,我再次回想,都觉得当时自己真是幼稚天真得可笑。

第3章 暴打贱人

第二天,我和周婷,陈念念赶到了洛氏。

那豪华的摩天大楼让我们感觉到头晕,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洛氏啊,要知道,每年,有多少应往届精英大学生挤破脑袋,想挤进这座大楼,哪怕是集团下属公司啊?要知道,洛氏在全国,哪怕是全世界著名企业都能排进前十名,能成为洛氏的员工,代表着高薪水,高福利,高身份。

出去社会上转一遭,如果你是洛氏的员工,那别人都会高看你一眼,所以,周婷曾经信誓旦旦地说,如果能让她进洛氏,哪怕让她做个扫地大妈,她都甘之如饴。

我当然不想做洛氏的扫地大妈,我希望自己能从洛氏的商务秘书做起,一步步做到高层。我是很有事业心的女孩子。

正当我打算重整旗鼓待后生的时候,我却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李梦瑶。

见到她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但是仔细一看,还真的是她。

只见她打扮得好像是精致的洋娃娃一般,笑着走向我们,我听见周婷低声咒骂了一句:“贱人!”

“呦,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啊!怎么哪儿都能遇见你啊?苏思蕊?那你真是阴魂不散啊?”李梦瑶脸上的笑容贼假。

周婷冷冷地说:“阴魂不散的是你吧?我们来洛氏面试,你以为谁想遇见你似的,真是一张纸画个嘴巴,好大的脸。”

我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个将我男朋友抢走的女生,她脸上带着胜利而挑衅的目光。

“哦……,”李梦瑶轻轻地拖着长声,“你们是来面试的啊?你们想进洛氏?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呢!也不端盆水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就你们这种货色,也想进洛氏?我看不用了。”

陈念念忍不住地说:“我们进不进洛氏,不是你能左右的吧?你说我们进不了我们就进不了了?”

“哼,说你们这些小地方的女孩子眼皮子浅你们还不承认,好吧,让你们输也输的明白,我告诉你们,今天是洛氏的人事总监面试,而这个人事总监呢,恰好是我爹地的好朋友,他的意见十分重要,而他又很疼我,我让他不录取你们,他就会不录取你们,所以,我劝你们,还是请回吧,免得空欢喜。洛氏,你们是进不来的。”李梦瑶的话语里带着得意,带着嚣张。

“妈的。”一直没做声的我,忍了好久,实在忍不住地爆了一个粗口,猛地抬头看着自信满满的李梦瑶,我走到她面前,用尽全身力气,挥起手,左右开弓狠狠地给了李梦瑶左右两个耳光。

那耳光如此响亮,乃至那“啪啪”的两声脆响多年后都留在我的脑海中。

不光周婷和陈念念愣住了,连李梦瑶也被我打傻了。

“你……你竟然敢在这里打我?”李梦瑶捂着被我打得通红的脸,张着粘了两层假睫毛的大眼睛瞪着我。

“不然呢,不然在哪里打你?你告诉我啊,你这个贱人。”我狠狠地骂着。

“你这个小地方来的……啊……。”还没等李梦瑶骂出来,我又飞起一脚踹在李梦瑶的肚子上,李梦瑶躲闪不及,一屁股摔在地上,同时,我听见她那紧紧裹着屁股的A字裙咔擦一声撕开了,性感蕾丝内裤都露了出来。

“贱人,你找死,你给我等着!”李梦瑶歇斯底里的喊。

“等着就等着,你叫人来啊,你个贱人小三!”周婷也冲上来给了李梦瑶两巴掌,陈念念也踹了李梦瑶几脚。

这时候,陆陆续续进来的面试的人都惊讶地看着我们。

李梦瑶一看自己丢了脸,也顾不得什么,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自己的屁股,用手指着我:“苏思蕊,你等着瞧!”

“好,我等着!”我冷冷地说。

李梦瑶捂着屁股落荒而逃。

“怎么办?要是李梦瑶真的使坏,我们真的应聘不了了。”陈念念忧心忡忡地说。

“即便应聘不了,也不能便宜那个贱人。”周婷气呼呼地说,她拍拍自己的双手。

我难过地看着两个同寝室好友,因为帮我……

“没事,就当今天练兵吧,也长长见识。”陈念念叹气说,她虽然说的轻松,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内心的难受,她为这次面试准备了好久……

“是我连累了你们。”我的眼泪又要滴下来。

“不要这么说,我们又不是在这棵树上吊死,”周婷大咧咧地说,“再说可能是李梦瑶吓唬我们。”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秀的女秘书将我们这二十几个通过第一轮笔试和面试的大学生领进一个很大的会议室,让我们在这里等着,然后,她出去了,只留下我们这二十多个竞争对手互相打量,眼神里全是试探。

我眼睛只是溜了一眼,就发现了,洛氏的招人标准真是很严格,这二十多个通过第一轮笔试和面试的人,专业知识肯定扎实不说,就外型上,不说俊男靓女,也一个个绝对过得去。当然,毫不谦虚地说,其实我也是一个很漂亮、亭亭玉立的小美女。

不能因为那唐燃将我甩了,就否认我的漂亮,其实我的美丽是公认的,我可以轻而易举地甩那个李梦瑶好几条街,虽然我不太会化妆。

我身边的周婷有点紧张,一个劲地擦汗,脸上好容易化了两小时的妆很快就花了,而陈念念则闭着眼睛,在那里嘟嘟囔囔地背英文自我介绍,我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久了。

我也眼观鼻,鼻观口地想自己的英文介绍,这时候,那个清秀的女秘书又踩着高跟鞋重新走进了会议室,她拿着一个蓝皮夹子,翻看看看,然后提高声音说:“下面开始面试,苏思蕊来没?”

我正在愣神,周婷赶紧用手肘捅了我一下,低声说:“叫你呢!”

啊?第一个就是我?

我赶紧站起来:“我是苏思蕊,我来了。”

清秀的小秘书看了我一眼,笑着说:“请跟我来。”

我赶紧跟着女秘书走出会议室,在临走出会议室那一刹那,周婷握起右手拳头,对我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而陈安安也举起两根手指,对我做了个胜利的姿势。

好友的鼓励,让我心里充满了力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李梦瑶所说,我真的不能应聘上洛氏,但是这次面试,一定要给我今后的职场生涯积累经验,苏思蕊,加油!

我暗暗地鼓励自己,踩着不太顺脚的高跟鞋跟着女秘书走进电梯。

女秘书在电梯按钮上按了“18”,我眨眨眼睛,这么高啊?人事部在18楼?

我偷着对着电梯里明亮可人的电梯壁整理自己的仪容,亭亭玉立的身段,鲜花般清纯可爱的面孔,波光莹莹的大眼睛,知性飘逸的披肩碎发,我对自己的外形打了99分。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已经到了十八楼。

“请。”女秘书伸手做了一个邀请姿势,我赶紧冲女秘书点头,信步走出,女秘书将我引到一间装修豪华的办公室,敲敲门,里面传来一声十分好听的男声:“进!”

第4章 遭遇潜规则

女秘书推开门,恭敬地说:“苏思蕊小姐来了。”

我看到那美轮美奂的办公室中,一个年轻男人正在看文件。

“好。”男人简短地说,女秘书又向我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然后拉上门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那个男人。

看来这个应该是人事部的总监吧?按照李梦瑶的说法,这个主管第二轮招聘的应该是这个人事部总监吧?是她父亲的好朋友?哦,看起来还满年轻的。

我想了想,款款走到那个男人老板台前的椅子,轻轻地坐下:“你好,我是苏思蕊。”

“哦,请坐。”一直低头看文件的男人抬起头来,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我,我不禁愣住了。

我惊诧于他的年轻,他的俊俏潇洒,更惊讶于他的眼熟,怎么这么眼熟呢?

我睁大了眼睛,静静地看着这个年轻男人,他拥有一张简直用语言描绘不出来的轮廓分明的俊脸,尤其是那双眼睛,好像是深不见底的大海一般,让人看一眼,就容易溺死在这片大海中……

这是……

这个帅哥,我在哪里见过?

我脑袋里有个小手在拼命地翻着自己的记忆之书,刷刷刷……停,就在这里,我立即想起来了,在昨天的日式料理中,我找错了包房,就是看见他和一个美女在亲热,而我被唐燃摔出包间,也是这个帅哥,及时将我接住了,让我免受头破血流之灾。

没想到他是洛氏的人事部总监?

主管面试的?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是写满了疑惑,以至于我忘记了自己来干嘛,只是张口结舌地看着他。

那帅哥似乎见惯了别人对他美貌的惊讶,他轻轻地侧头,淡淡地说:“看够了没有?”

这句话立即将我拉回到现实中,我的脸红了一下,我并不是花痴,不是那种看见帅哥就流口水的人,尤其这个男人在那么高档的日式料理里和情人上演活春,宫,我一向对这种风流男人不感兴趣,我只是奇怪为什么这么巧在这里遇见他?

还有,我昨天对他语气很坏,会不会影响我的面试?

我是在考虑这些。

我将包包放在膝盖上,心里很紧张,但愿他没有认出我。

但是现实毫不留情地打了我一个耳光,他明显认出我了。

“原来苏思蕊就是你。”他轻声说,他的声音十分动听,低沉有磁性,让人听着都容易上瘾。

“恩。是……是我……”我咽了一下口水,勉强说。

“很有缘分啊,昨天在‘割彭清水’遇见你,今天又在这里遇见你。”他轻声说,那双漂亮的眼睛在不动声色地审视着我,“原来笔试成绩第一的苏思蕊就是你,对了,昨天,你大哭大闹做什么?被男朋友甩了?”

这个家伙,竟然毫不留情地揭我的伤疤。

我忍着将面前的楠木笔筒甩在他那张俊脸上的冲动,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地说:“请问,这跟面试有关系吗?”

可是他没有回答我,只是自顾自问:“男人如果不爱了,就应该洒脱地走开,给对方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你知道这样纠缠,会让男人跑得更快,连最后一丝美好的回忆都没有了。再说了,男人抛弃你,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你应该好好检讨检讨自己那些地方做得不好,而不是死缠烂打想让他回心转意,这是徒劳无功的。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不值钱!”

他的声音虽然动听,但是却极其恶心我。

我现在想操起笔筒中的那把尖利的剪刀插死他,但是我忍住了。

“在已经不爱自己的男人面前撒泼打滚是最不明智的选择,做这种事儿的,全是蠢女人。”那帅哥依然自顾自地说,我狠狠地用眼睛瞪着他,如果眼睛可以杀人,那么我已经将他杀死一万遍了,而且是凌迟那种,不是一刀抹脖子。

他轻轻地拿起一叠纸,眼尖的我认出是一周前自己答过的笔试试卷,他轻轻地翻了翻,轻声说:“你很聪明,也很出色,你是这次笔试中的最高分,我可以录用你,还可以给你一个很高的职位而不仅仅是一个商务秘书,只要你……。”

恩?我立即屏住呼吸,生怕自己漏掉他的一个字。

他说可以录用我,只要我什么?

那帅哥看着我的脸,淡淡一笑,不可否认,他的笑容十分迷人,也许平时,只需要他这样微微一笑,多少女孩子立即哭天喊地的投怀送抱。

我轻轻地眯起眼睛,继续啊,只要我什么?

“我想要一个私人助理,看见你呢,我觉得挺顺眼,很有缘,只要你跟在我身边,我会照顾你,我是说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只要你适应我的予取予求……”他也同样眯起漂亮的眼睛,这个看起来高贵无比,拥有着贵族气质的俊美男人此刻正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

我先是一愣,然后立即明白了。

明白了,他是想潜规则我。

妈蛋,这个男人竟然利用面试的机会向我赤,裸裸地表示要潜规则的欲望。

这不是洛氏吗?这不是那个人人都想进去,代表着财富和最高科技的集团公司吗?

怎么这里的人也这么肮脏?

在我第一眼见到他和那个女人在日式料理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这是一个肮脏的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我一时间气愤得都要窒息了。

看我不做声,那男人站起身来,他很高大,很挺拔,足足有一米八三四左右,我看不懂牌子的考究衣服将他衬托得越发器宇轩昂,他周身环绕着一种帝王气势,气场强大得几乎可以将人压扁。

任何人在他身边都好像足足矮了一截似的。

身高接近一米七的我,在他身边也好像变成了一只小鸟。

他靠近我,那深如大海的眸子依然暧昧:“怎么样?我的提议不错吧?我们可以各取所需,我给你你想要的薪水,你只要陪我就行了,不用承受职场的压力……。”

妈的,我实在是听不进去了,我竟然在被一个凤凰渣男甩了以后,又在面试时候遇见另外一个渣男。

他竟然二话不说就要潜规则我,我简直都要吐出来了。

忍无可忍,就不许再忍!

这个貌似极品的男人也恶心得极品。

“我唾你一脸花露水,别用你那肮脏的脑袋思考所有人,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谁都想跟你睡觉?谁想陪你?你这个会走路的生,殖,器,你这个整天想着潜,规则的色狼,洛氏有你这样的人,真是悲哀,他妈的。恶心的男人,别用你那肮脏的眼睛看姐,姐姐我就是饿死,也不陪你这种人!我预祝你得艾滋病死翘翘的。妈的。靠!”我被气得一连串粗口爆出,颇有周婷的风范,我真的是被气急了,其实我平时非常文雅的。

越说越气,我狠狠地抓起那只我盯了好久的笔筒,狠狠地砸在地上:“李梦瑶让你用这种方法恶心我?呸!有意思吗?”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