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优秀作品展(二)——夜空中最亮的星

小海象科学园 2018-04-12 09:26:33

夜空中最亮的星(一)

世间是血一般的红色,原本洁白的月,此时却被染上了红色,如血月一般。

一个娇美的身影,拿着两把皎美的剑,踩着族人的身体走过。剑已腥红,而那个身影,却一点儿也没有沾上一滴血。她走向一个少年。少年祖传的蓝色头发和眼睛,惊恐地对着少女,看起来比他大几岁的杀手,把剑伸向了少年的下巴,她把脸靠过来,靠在少年的耳边,说:

如果你想来复仇的话,就憎恨吧,厌恶吧,然后苟活下去,一直到可以来找我的那一天。”说着,少年脑中却一篇空白,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困意围绕起了他,在一篇朦胧之中,哪个身影越来越远,留下了一把剑。

“啊!”一个少年在床上爬起,捂着胸口,喃喃自语道:“只是个梦啊。”说着,拿起电子钟一看:210076日,115分。

 这是他的生日,也是族人的忌日。他叫星,无亲无故,至少在五年前是这样的。原来的家族是机器人世家,几乎每个人都是工程师,他们创造了如今的机器人时代。大街小巷上,走得大多是似人非人的机器人。自从五年前的哪个灭族之夜后,本来昌盛的家族公司倒闭了,而被另一家顶替了。高中的他辍学了,以当一名科技警察为目标努力着。

科技警察是什么?当代机器人已经有了自我意识,绝不是通上电就能动那么简单了。有一批机器人厌倦了为人类复位,它们配备着自己制造的武器,如影子一般在暗夜之中杀人,五年前那个灭了全族的少女便是一个。而科技警察则是将其制服。

明天,星这批人就会被正式任命为科警了。星望着那把不知杀了多少族人的剑,上面的血渍早已被洗干净了,在月光下十分惨淡。他走到窗边,望着这片星空,说:“我会变得更强,直到杀了你。”

 夜空中最亮的星(二)

灿烂的阳光斜斜的从窗边照进,星从床上跃起,一想到今天的任命仪式便兴奋不已,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立马穿戴整齐便下楼了。

科警局边的大门外,早已等候着一个少女,皎白的额头上有一束斜刘海,干净利落的马尾辫子扎在脑后,见星来了,连忙上去教训他:“你可终于来了,没看现在几点了吗?任命仪式马上开始了!”星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说:“抱歉啦,辰,现在还可以进吗?”辰一把拉住星,往里面跑去。

台上,局长正激情洋溢地演讲,而星则漫步尽心地听着,眼睛则瞟着一旁的勋章和装备,当长官说:“现在分发道具与装备”时,他开心地快要跳起来了。星拿着勋章,把它贴在衣服上,正摇头晃脑地给还没分到的辰炫耀。

突然,一个穿军服的人冲进来,对所有人大喊:“不好了,机器人来闹事,说要灭了这群新人!”

台上的长官拍了拍桌子,变得严肃起来:“新成员们,告诉那些机器人:我们不是好惹的!”

殊不知,一个黑影闪过,到了人烟稀少的一块屋檐下,随后又山来一个穿军装的身影,脖子上的变声使他的声音模糊不清,那个黑影用低沉的男声说:“大人让你稍安勿躁,等待时机再下手!”

夜空中最亮的星(三)

   军装的身影沉思良久,说:“嗯,好。”

   那个黑影突然嘿嘿笑了两声,在沉闷的暗影中异常惊悚:“这段时间,小姐和他们走得挺近吗。”

    军装的身影,不,小姐不耐烦地靠在门上,旁边一群科警鱼贯而出,对她来说,貌似那儿比这个黑衣人更有趣。她双手交叉在胸前,凝望着其中一个,说:“没什么事就走吧,我自有分寸。”说罢,便去往战场。

星第一次上战场,难免有些兴奋。出了大门,发现一边的街区早已空无一人,才想起教官曾告诉他们:“在战场上,牺牲的不仅仅只有军人,还有民众!警察就是为了保护他们而生的,所以每个人都要有死的觉悟!”

一想到这些,兴高采烈的他一点儿兴头也没有了,惴惴不安起来。失去亲人的他,真的可以保护好这群相信自己的人吗?

不知不觉中,耳机中传来一声指令:“现在组成二人小组,开始行动!”星下意识地摸了摸背后的一把剑,握紧了别在腰间的手枪,它们仿佛也正信任着他,想要助他一臂之力。近处,一个战士走来,拍了拍星,说:“我们两个组一队吧?我叫小胡,全名胡银。”

星看看这个人,和自己同龄,黑色的头发卷卷的,仿佛生来就是这样。稳重的性格使他显得老练。他优好的说:“好,我叫星。”

夜空中最亮的星(四)

星与胡银组成二人小组,开始行动。

他们俩半蹲下,匍匐前进在一片草丛里。一束光照过,嗯,有些异样!星靠了下胡银,胡银点点头,表示自己也注意到了,他小声地对准对讲机:“这是反光,我们周围大多是狙击手。”星立马领会,那反光,应该是狙击机上瞄准镜的光线,他拿出一块随身携带的微型无人机“蜂鸟号”,通上电后,用遥控器把它送上天空。可还没飞上十米,就“砰”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可没有听见开枪声啊!胡银仿佛看穿了星的心思,说:“枪上装了消音器,不过我已捕捉到了枪手地点。”

        原来胡银是个反狙击手的“红眼病”派,他用机器捕捉到了关于子弹发出时红外线的痕迹,于是二人便依着地点,找狙击手。

       到了一家百货大楼的顶楼,他们两个半蹲着,终于找到了,胡银一声令下,便和星瞄准机器人芯片处打了一发子弹。那个机器人不仅没有倒地,反而把子弹弹开了。星上去一看,完蛋,上当了!原来这只是用先进材料做的一个机器外壳!

        忽然,两人感觉背后一凉,星哆哆嗦嗦转身一看,却又仿佛处在了地狱的火之中——

         是那个机器人!五年之前,让他灭族的机器人!

   夜空中最亮的星(五)

那张脸,不就是五年前使星灭族的机器人吗?

已是晚上了,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地上,洒在机器女娇美的脸庞上,依旧冷漠的脸庞,却已盘起了马尾辫,令星想起来辰,但这两人实在是天差地别。

机器女缓缓走来,随之而来的恐惧立马包围了他。她身上仿佛有一股莫名的香味,使星进入了回忆,他仿佛看见机器女那把剑上还残留着斑斑血迹,又回荡在了那一天……

“嘿,星,你怎么了?嘿!”一旁的胡银正想要撤退,连发了好几次暗号,却发现星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脸色像纸一般苍白。面对着机器女,他不知是被吓怕了,还是被使了什么法术定住了,眼看着机器女一步一步往他那儿走,胡银也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一步,两步,机器女走上来了,三步,四步,星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冒着冷汗,五步,六步,机器女举起了枪,“砰”——

仍站在原地的星猛然醒过来,为什么?自己身上毫发无伤,眼前的一幕,却令他尖叫起来,胡银为了保护自己,用身体接住了子弹。星毫不犹豫地射出了第一发子弹,它贯穿了机器女的右臂,她逃走了。

 夜空中最亮的星(六)

这时,星也顾不上什么女机器人了,冲上去抱住胡银,他为了保护星,被机器女贯穿了心脏。

胡银虚弱地倒在地上,微弱的声音响起:“星,怎么了,别哭。”星的眼里早已泪光闪闪,他看着血丝慢慢从胡银的嘴边流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胡银的手发抖着,伸到星的眼边,擦了擦他的眼泪,说:“哭什么啊,不是说过了,眼泪,是男人的懦弱。”

他这一说,星却哭得更伤心了。突然,他想起了什么,立马呼叫医疗班,正叫到一半,一只手却拦住了他。“干什么?胡银。”星简直着急地快疯了。

“不用了,自己的伤,自己清楚,我已经救不回来了”,胡银的脸上这时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听我说句话吧。”星立马侧过耳朵,胡银咳了两下,一口血喷到星的脸上,星毫不在乎。胡银说:“这一次,是我救了你,下一次,便是你救别人了!”说罢,脸上竟露出满意的笑容,安然睡去了。

夜空中最亮的星(七)

“长官,请让我去调查这次的机器人事件。”他眼睛红红的,还有明显的黑眼圈,估计昨天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此时脸上却闪着坚毅的光,“有个人托付给我一件大事,还有一些个人原因。”

“你说的,是牺牲的战士胡银吧,他真的是个好人!”长官点了点头:“好的,我会派人和你一起行动的。”

“不用了,这是我的私人问题。”

 “好吧。”警长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找出一份文件递给星:“这是关于机器人行动的调查,你可以拿去。”

星结果资料后便告辞,结果迎面遇到了正在养伤的辰,在机器人事件之中,她和一个机器人对战时擦伤了右手,虽然不重,但也不轻。

“怎么啦,小小年纪一副愁苦相。”辰已经知道了星的事情,只是轻轻的问了一句,但还是保存了爽朗的性格,“没什么,几天后,我要去调查机器人的事了。”“一个人去?太危险了!不行,我也去!”

星望着眼前这个还缠着绷带的少女,不由得生出一股担忧:“你可以吗?”

辰立马回答:“当然,你别看我受了伤,一两天照样可以!”“好吧。”星咬咬嘴唇,“三天后立即出发。”他的眼中是由内而外的期待。

夜空中最亮的星(八)

耳边呼呼的风刮过,头上直升机的轰鸣声久久回荡着,星望了望随着他从飞机上跳下的辰,她的眼神坚毅地望着前方,星又看了看脚下的大地,思绪仿佛回到了培训的时候,跳伞是教官问:“小伙子,你怕吗?”星回答:“当然不,长官!”教练哈哈笑了两声,说:“说得好,心怀不惧,方能翱翔于天际!”

正当星还沉浸在美妙的回忆之中时,辰打破了这份安宁:“嘿,星队长,打开降落伞啦!”

星一惊,原来已离地面不远了,连忙拉下降落伞带,“砰”的一声,空气的冲击使他往上飘了几米。五分钟后,二人稳稳地落到地上,走到一个隐蔽处,星拿出作战地图,指了指上面的一个红色“X”,说:“这个是敌人的据点。”然后扭头看了看附近的标志物,他们正在一篇较小的森林之中,在地图上又画了个“x”这里是我们的位置。此时,星又把手表的时针对准太阳,然后想象有一条线,正好穿过了12时刻度与时针的中心,那就是南边了。星满意地笑起来,手比划了几下,然后指了一个方向:“走,那儿就可以到敌人总部了。”

然后,他又拿铅笔在纸上画了几个点,有造出一个“S”形路线:“这次行动,一天可以到敌人总部,所以我设了四处隐蔽点休息,走吧!”

夜空中最亮的星(九)

虽然已是黄昏,但毒辣的太阳仍无情地照在星和辰的头上,二人戴了帽子,穿了散热服,却还是浑身的不舒服。此时二人正在最后一个隐蔽点上。

辰往阴凉的地方靠了靠,朝星那儿小声抱怨了一句:“什么鬼任务吗,为什么不让直升机直接带到敌人据点啊,累死了!”星却一反常态的平静,越靠近据点,心里的那个念头就越强烈——族人们,我要为你们报仇了!在辰抱怨再三后,他才回过神来,却只冷冰冰地回了一句话:“今天就好好休息,半夜行动!”

辰觉得再问下去也是自讨没趣,便背对着星去闭目养神。星从背包里拿出那把女机器人留下的剑,在星光照耀下抚摸着“保佑我这次行动成功吧!”他暗暗想着。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那片星空之下,星叫醒还在睡着的辰,开始了行动。

到了一块制高点,已经能看到据点了,闪耀的灯光不停变换着方向,负责放哨的两个士兵换着方向看来看去:“什么人?出来!”他们不停地对着各个方向重复着。

突然,他们向二人藏身点开枪,星拉住着急的正要行动的辰,说:“这就是盲射。”果然,机器人见没什么便朝另一个方向开打。

星突然按了一下辰的手,辰心神领会,拿出装过消声器的枪,对准机器人打了两下,便无声无息地到了。星说:“我一个人去,你负责狙击和放哨,待着。”他冲了出去,辰还没说话星就不见了踪影,她只好长叹一口气。

夜空中最亮的星(十)

         族人们,我要为你们报仇了!万恶的机器人,等着我!

在安装了一个方监控和雷达的干扰器后,星靠着墙慢慢前进着,他又想起了族人,想起了胡银,他激动万分,可军人的使命告诉他,要冷静,现在他要执行任务了。他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听到“砰、砰”的脚步声,两个巡逻机器人往这儿走过,星连忙躲进一边的房间里,却听到两声枪响直接干掉了机器人,居然是辰!星把她拉进房间,有点生气,也有点着急,小声说:“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你待在山上的吗?”

辰这时却有点委屈:“我看你这就跑了,好着急的,再说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嘛!”星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那你跟着我。”

两人又靠着墙慢慢前进着,一束雪亮的光照来,星眼疾手快地掏出手枪打碎了天上的灯,正想逃走时,等突然全都亮了,一群机器人看到了他们,“包饺子”一般把出口与入口堵住了,知识,几个机器人退到一边,走出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机器人,腰配砍刀,手中拿着一把冲锋枪,冷笑了两声:“又是无用的人类吗?让你们的灵魂上天堂吧,机器人将统治天下!”

说完,它背过身,抬起了手,立刻有个机器人冲上去,开枪了……

夜空中最亮的星(十一)

 星与辰已经绝望地闭上了眼,突然,星脑海中闪过一句话:“这次是我救了你,下一次便是你救别人了!”

 胡银,你还在天上看着我吗?

 星站了起来,他坚毅地望着子弹的方向,冲过去,用尽全力扔出自己的帽子,子弹正好打中了帽檐,这是帽子上最坚硬的部分,它把子弹弹开了,星高兴地嘴边扬起一丝微笑,却又平静下来,现在可不是高兴的时候。突然,身后打来一发子弹,却发现这是瞄准辰的!他猛扑过去,却已为时已晚,辰惊呼一声,便要倒下去。

 星马上赶去,接住了辰,泪从他的脸上划过,滴在辰的脸上。血从辰嘴边流下,星懊悔万分,为什么自己没有保护好她,为什么又有人为他而死,现在,一切完了。

星问辰:“辰,你怕死吗?”

辰说:“不怕了,反正也快了。”

星仿佛下定了决心,说:“现在,要死,一起死。”他拿出四颗自己的手榴弹,又拿走了辰的手榴弹,说:“我宁愿自己灰飞烟灭,也不会让你们这群机器人危害人间!”他把所有的手榴弹都拔出塞子,奋力扔到四周,刹那间,敌人据点已荡然无存。星摇摇欲坠,与辰并排倒在地上,,也滴在了地上。

“轰”!整栋房子灰飞烟灭。

 人们的生活恢复平静,警局外的墓地上,所有的警察都在给两位警察致敬——那就是星与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