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小说爱好者的天下,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推荐,全本小说...

一千种可能 2018-10-09 10:17:28


1


这天是圣诞节,狂欢夜。


何晓初独自一人靠在窗前,看着雪花纷飞,看着怀抱鲜花的女孩子们笑着,被男孩子搂着走远。


她从不关心什么节日,因为那些实在是太过遥远。已婚女人注定是告别了鲜花,告别情话,告别一切浪漫的事。


还记得少女之时,也曾做过公主的美梦,期待能找到一位永远呵护自己的男人。


可惜呀,现实和梦想永远都是两回事。


就像现在,她受了婆婆的气,只能一个人躲回房间,不敢吵架,怕影响孩子。她最爱的男人,始终在玩电脑。


不知过了多久,老公肖胜春才进了房,打开灯。


他默默地站到了她身后,她想,要是他能忽然抱住自己,在自己耳边轻语几句该有多好。如果是那样,所有生活中的压抑都会走远的,所有为他隐忍的也都值得了。


抱抱我,行吗?她内心在无声的祈求,却没有说出口,她不好意思说。


“你怎么能那样对待妈?”他忽然开了口,说的却远远不是她所盼望的情话,而是愤怒的指责。


我怎么对待她了?她说的那么不好听,可我没有顶撞,也没有接口,只是默默地离开了。这也不对了?


失望似乎一下子渗透了骨髓,让她连解释或者争吵的力气都没了,回过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忽然发现,他变得那么陌生,眼前这个怒目对着自己的高大男人,真的还是那个曾经为了娶她要死要活的人吗?


仿佛是,又仿佛不是。


“干嘛这样看着我?”他不耐烦地皱起了眉。


他的不耐竟忽然让她觉得好笑,于是她真的弯起了唇,“不干嘛,就只是想看看而已。”


这女人今天真是怪里怪气的,不可理喻。


他摇了摇头,嘟囔了一句“神经病”,就回头向床边走去。


知道他要睡觉了,何晓初回头关好窗子,重新拉上窗帘。


他们各自盖了一床厚厚的被子,谁都没有说话。感觉到她挨自己有点近,他特意往床边挪了挪。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最近对她就是提不起兴致。


难道是因为公司里那位苏晴晴吗?还真有可能,自从苏晴晴来了以后,他的眼光老是不自觉地追随着她转。她那属于少女特有的馨香,总是缭绕得他心里痒痒的。


那丰满的身体,在她大笑起来的时候,真是要了男人的命。


可家里这位呢,虽然好看,久了也就腻烦了。何况,她还生育过,让他更是兴趣缺缺。


有时候他也想尽夫妻义务,可一到临阵之时,他就又退却了。


好多次在梦里,他把那yao精一样的苏晴晴压在身底下……


醒来的时候,他觉得全身一阵爽快。


其实这样,他倒没觉得对不起何晓初,相反,他觉得自己对她算好的了。


苏晴晴那小妮子可是对他有意思,总把有意无意地蹭他胳膊。要不是不想干对不起何晓初的事,他早不知把那女人nong翻多少次了。


可是这女人还不领情,今天还给他甩脸子,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何晓初此时也没睡着,往事一幕幕涌上脑海。当年,就是身边这个男人做了那件事,才会让她嫁给他。他费了那么多心思,到头来,却不再珍惜。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他呼吸渐渐均匀,他睡了,而她却怎样都睡不着。


“小妖精……妖精……”


他扭动着身躯,口中喃喃自语着。


他的动作越来越剧烈,在被子里一拱一拱的乱动。


何晓初身体又是一僵,说不出是失落还是愤怒,让她觉得心里无比压抑。


这不是第一次了,每隔几天,他就会在梦中叫着,把一个叫雯的女孩子摧残一遍。


她想,他之所以会这么渴慕别的女人,可能也跟她不够热情有点关系吧。


估计他也只是想想,要是真的出了gui,晚上也不会有这么旺盛的精力吧。想到这,她多少会有些安慰,可是心里的失落还是掩饰都掩饰不住。


她今年三十岁了,正是传说中如狼似虎的年纪。


以前,她多是被动的,可这一两年来,每到深更半夜她却觉得自己也有种sao动。


想要男人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可他不愿意,她总也不好意思求着他来吧。


就这样僵持着,她内心的渴望却在与日俱增。为了对抗这种烦恼,她总是强迫自己更用心地工作,下班就做更多家务。


这晚在梦中,她遇上了一个很温柔的男子,看不清面目,但是感觉很帅,很阳刚。


那男人纠缠着揽住她的小腰,半强迫地亲吻上她,而她用力地推他却推不开。


半推半就之中,他和她深深地允吻起来,她感觉全身渐渐酥麻,甚至有些瘫软。


好想……好想……


可是不行啊,我有老公的,不能对不起他,不能。她克制住自己用尽全力把那男人推开,而后又觉得一阵空虚。



2


梦醒之后,她羞愧无比,在深深的失落和自责中度过了未眠的一夜。


天亮了,日子还得继续,她还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照顾好一家老小。


做好了早餐,送走丈夫,又飞快地送女儿上了学,她才骑着电动车赶去自己公司。


这里的天说变就变,昨天还下着鹅毛般的大雪,今天温度却有所回升了。不过天还是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她想起自己没带雨衣也没带伞,万一下雨了,不是要淋湿吗?


想要回去拿一下,又因为一晚上没睡好,不愿意动,索性直接去了公司。


听说公司最近在谈并购,为了给新老板一个好印象,大家都卯足了劲在做业务。


“何经理,我手里这个客户真是个老油条,答应了要提货,临时又变卦,我是真的拿他没办法了。”


别看何晓初家里家外看着柔柔弱弱的,她的业务能力却是非常强的。在公司里,她素有销售一把刀之称,无论什么难缠的客户,到了她手里都应付自如。


可惜这家公司的老板不按照能力取才,她也只是委屈地做了业务分部经理,手下的兵少之又少。


她是这些兵的主心骨,有哪个客户搞不定,他们都找她出马,而她,无往不利。


“说的可是刘协吗?”她微笑着,看着小自己两岁的宋慧。


“是是是,经理真是料事如神,那你说怎么对付他呢?”


“先摸再打,打完再摸,摸完再打,三个回合就可以了。”对付这样的人,就这一招,那可算是百发百中了。


“可是要怎么摸,怎么打啊?姐,我的好姐姐,要不,你帮我打这个电话吧!”宋慧垮着一张脸,她有时真怀疑自己不是做业务的料,就是学不来这些销售套路。同样是女人,面前这位,比自己也就是大两三岁,她怎么就那么厉害啊?男人女人好像都特别给她面子似的,唉!人比人羡煞人啊!


“呵呵,不行!不过呢,姐相信你,自己搞定会比我更厉害!”


这是她的原则,指点可以,绝不越俎代庖,否则手下人能力也很难成长起来。


几年来,她带的兵都成了几个销售部的高管,这不是偶然的,完全得赖于她培养人的能力。


看她还是扁着一张嘴,何晓初有点不忍心,算了,成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还是再仔细指点一下吧。


“你的这个客户是一个豪爽的人,摸他,就夸奖他够意思,讲信义之类的。打他,每个生意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想赚钱。他以为我们东西送不出去,非要压货给他,你可以暗示他,周边他竞争对手的实力,给他施点压。当然,每个人的方法不同,长处也各异,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优势和他的优劣势再想想具体的说辞。”


“恩!姐,你真厉害,这下我可明白了。”宋慧像得到了锦囊妙计,答谢后自信满满地冲出了门。


这时,有人敲响了门,何晓初依然低着头整理着客户档案,口中说了句:“请进!”


门开了,她出于礼貌,抬起头,一个神清气爽的大男孩出现在视野中。


那男孩大概二十五六岁年纪,西装笔挺,白衬衫穿得端正极了。


“你好!请问你是……”何晓初略微打量了一下他,就询问他的来意。


“您好!我是来应聘业务员的,我叫杜明凯,见到您很高兴!”他两三步走上前,对她友好地伸出大手。


没想到传说中的一把刀长得会是这么漂亮,皮肤白皙,一双凤眼顾盼生姿。难怪她业务能力好呢,估计跟这副模样不无关系吧?



3


“您好!请坐吧!”她伸出手与他礼节性地互握了一下。


这一次杜明凯是特意潜伏进来探她的底的。父亲马上就要接手这家公司了,销售部总经理的位置想要用公司的元老来做。而私下调查的结果,这位何晓初呼声最高。


这次杜氏并购下这家大型电子公司,业内尽知,打响头炮也就异常重要了。


这销售总经理的职务非同小可,否则也不会由太子爷亲自来探底。


从她言谈之间,杜明凯的确没有发现过人之处,是以他心里就存了一些偏见,觉得这女人是靠美色获得订单的。


不过他还不太想妄下断论,还是要看看情况再说。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坐在她对面,表情无波,没有紧张,更没有显露出不屑。


何晓初这几年来业务员也没少面试,大多数人面对这样的场合,即使再有把握也会显得有点拘谨。


可眼前这位小青年,别看年纪不大,看来城府还很深,竟看不出一点不自在。


他一定可以成为一个业务强将,因为他心理素质绝对可以胜任。


出于爱才之心,她对他态度变得柔和了很多。


“你给人的印象非常好,我想有哪个公司有幸招聘到你,绝对是非常幸运的。”她异常诚恳地说。


表扬的话谁都爱听,杜明凯也不例外。只是他还没有被她夸的飘起来,心里可清醒的很呢。


真没想到她会这样面试,他自己在别的企业里做过两年的HR,从没有见面就夸奖过应聘者。


这恰是何晓初的与众不同之处,她面试人一般会先夸奖,但是不谬赞。这是因为每个人都希望受到重视,在被夸奖以后人们会自信,表现出更多的才华。同时,这样做可以拉近面试者与被面试者的关系,给面试创造一个好的氛围。


“谢谢!但愿我能有机会为贵公司效力。”他回应了她的善意。


“那我们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好不好?你觉得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虽然她语气一直柔和,问的问题也很人性化,不过杜明凯却并不认同她的做法。


他血气方刚,觉得公司应该给人有实力和强势的印象。作为面试者,就应该有种傲气,让人家想进来却又难进来。


“信义!人无信不立。”他简短地回答道,神态间自信满满。


她微笑着看他,而后继续和他讨论了很多问题。


整个面试在她的引领下还算轻松,她对他的谈吐见识都很满意。不过她还是发现这个小伙子有股傲气,虽然他不想表现出来,但是他确实很骄傲。


不过,她不讨厌,每种个性有每种个性的长处,有些客户就需要这样的人对付。


“好,如果没有问题,你今天就可以上班了。”因为刚刚他表示想尽快上岗,她就顺应了他的意思。


整个上午,他都在她身边看了很多公司介绍和业务指南之类的资料,偶尔她会主动指点他一下。


很快到了午饭时间,何晓初放下所有手头的工作,起身来到杜明凯身边。


她暗暗观察了他很久,这小伙子真不错,看资料无比认真。现在的年轻人,这样优秀又用心的实在太少了。


“杜明凯,我们去吃饭吧,顺便我也带你熟悉一下整个公司环境。”


他没拒绝,本来就想更多接触一下这位闻名的何经理。


“这里就是我们的员工食堂了,可以很自豪地告诉你,我们的伙食可是出了名的好,你看看来往的员工,都是红光满面的。”他们并肩走着,何晓初亲切地跟他介绍着。


对她的印象又好了很多,毕竟在任何场合都卖力介绍自己公司的人,确实是难得的好员工。


“你有点夸张了吧?我看你就脸色苍白。”他悠悠开口,调侃了一句。


“你说什么?”她停下来,意外地看着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的脸色不能怪食堂,怪我自己,呵呵。”场面似乎更轻松愉快起来,而后她带他去打了饭菜。


俩人选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来,这样也便于交流。


何晓初的筷子只在青菜白菜之间来回,而杜明凯是肉食动物,就只吃荤。


“何经理,你减肥啊?”光他一个人大鱼大肉的吃,他都不好意思了,好像欺负她似的。


“呵呵,是啊。”她微笑着回答。


这才发现,这女人真是超级耐看,她笑起来会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不知不觉就想和她接近。


“你又不肥,这身材,多好啊!”也不知怎地,他就想夸夸她。



4


不过她身材确实不错,依照她年纪来说,应该是个生过宝宝的人了,可她身材却像个小姑娘一样。


“哪有,早就老了。”


何晓初没想到他会夸自己身材好,心竟一下子有些异样,甜丝丝的,不过表面上却谦虚起来。


多久没有人夸过自己了,许是女性的虚荣心在作怪,她一方面觉得不好意思,另一方面却渴望着他多说几句好听话。


她竟然脸红了!真是可爱,这个年纪还会因为这样的话脸红,像个娇羞的小女孩。


而且他看得出来,她不是装的,是真的害羞了。


她刚刚略显苍白的脸此时染上了两块红晕,看起来真的非常有女人味,很妩媚。


仔细想想,他好像真的没看到身边有哪个女人这样有味道。这女人很特别,开始接触时只觉得亲切,可是越接触就越觉得她与众不同。身上像是有一种魔力,让人的视线不舍得从她身上移开。


她的娇羞让他忽然感觉自己异常豪迈而伟岸,想让她更娇羞的想法不知不觉就涌了上来。


“哪里老?皮肤又好,长得又漂亮,我都想追你了。”


看着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明知这句话只是调侃,她还是心漏跳了一拍,脸更是红透了。


不由得想起前一天晚上的梦,有个又帅又年轻的男人抱着自己狂亲,亲得酥酥软软……


这个想法把她自己吓了一跳,忙严肃起来。


“别开这样的玩笑!”


明明刚刚她就是对自己的奉承很受用,转眼又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这女人还真是善变呢。


我也是,好好的,逗弄一个已婚女人干嘛?


于是,他也收回了盯着她的眼光,低头闷声不语地扒饭。


这样何晓初反而有点不安了,其实他一点也不讨厌,而且她心里还有种喜悦。


女人天生是喜欢被男人赞美的,可她不敢享受这种赞美,她害怕。她怕自己有一天会产生背离老公的想法,她怕自己越来越克制不住自己的yu念。


昨晚的梦已经像一个前兆一样宣示着她快要受不了了。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当身心都没有办法得到丈夫的爱,自然而然地就会想从别处寻找慰藉。


身边不是没有这样的案例,女人一旦背叛了家庭,那真的是很难回头的。


所以她现在逃避男人简直就像逃避洪水猛兽一样。可越是这样逃,就越是想,这似乎也是人性的弱点。


杜明凯是个有魅力的男孩,不过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可爱的男孩,不管他有多成熟。她就是觉得他比自己小,那就是一个小孩子。


“别吃太快了,等一下胃会不舒服的。”


愧疚感,让她语气比开始还柔和很多。


“还真不愧是业务能手,打一下又摸一下。”他抬起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语气相当不善。


听出他浓浓的讽刺,她张了张嘴想解释,最终还是闭上了。


心里暗暗想着,何晓初,你也无需草木皆兵吧。你防自己像防贼一样,人家不过是奉承你一句,又不是真看上你了,你防个什么劲啊?


这也太小家子气了吧?


“谢谢!”假装没看出来他的不善,她微笑着说。


好吧,看在你态度还算不错,饶过你这一次。刚刚杜明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忽然有股怒气,看她又一副不知所措的可怜模样,还真是想生气都生不起来。


“你都是这么打击向你示好的男青年的?”忍不住,他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没想到,气氛刚刚轻松起来,他又说起这个话题。


她不是不想讨论啊,确实是不敢讨论。


“好了,我差不多吃完了,要不我到外面等你?”她把最后一口饭扒进嘴,回避了他的问话。


说完,慌乱地站起身,逃命似的从他身边走开。


她怎么会这么慌乱?这反应不太正常啊,她一定是一个寂寞的女人,是个非常寂寞的女人。别看他年纪不大,才二十四岁,可他阅历多,尤其是做了那么久的HR,识人的本领可不一般。


想着她小鹿一样惹人心疼的眼睛,刚刚曾那么无措地看着自己,他心里觉得怪怪的。



5


胡乱地扒完碗里的饭,他也走出食堂赶上她。


“吃完了?走吧!”她柔声说,却低着头一直看着地面向前走。


“怎么,现在连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


“谁说的?”她回答着,看向他,而他的眼光竟然是灼热的,她像烫到了一样,赶忙挪开了视线。


尽管真的想再逗弄她,不过觉得这样她可能会局促不安,还是算了。


“何经理,这家公司有什么经营不善的地方吗?我听说要被收购了。”


见他转移了话题,一本正经起来,她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却又有种淡淡的哀愁冒出来了。


“这个我不好说,时间长了,你自己慢慢发现吧。”


而后两个人又有一搭没一搭地交流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一整个下午时间也很快过去。


虽然没再涉及到男女问题上,和他一起工作,何晓初心里却觉得很高兴,莫名其妙地高兴。


或许这就是寂寞好女人的悲哀吧,内心狂热地渴慕着,却又没有勇气去真做出什么事。


“明天见!”她微笑着说,先出了门。


那时她还料不到,他们不到明天就见了面,而且还是一次非同寻常的见面。


出了公司大门,外面竟下起了雨,好在不大。


她把电动车从车棚中取出来,骑上,以最快的速度回家。


每天下班,她都是这样赶回去的。遇上堵车的时候,她总是心急如焚,要知道,一家几口人都张着嘴等着她回去做饭呢。


还没走多久,雨越下越大了,更要命的是,她忽然发现车越来越慢,不一会儿就停了下来。


完了,车没电了!


无奈之下只得下车推,瓢泼一样的雨水很快就把她全身都淋透了。


管不了身上有多冷,她就一门心思地想着早点回家,推着车半小跑地往家的方向快走。


平时从家里到公司骑车打到四十码还要走四十分钟的,现在就是跑着,推到家估计也要一个半小时。


担心家里人着急,她忙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回去。婆婆在电话里唠叨了几句她不细心,电都不充足之类的话才放下电话。


推着车继续在冰冷的雨水里前行,视线已经渐渐模糊,慢慢的腿好像都没了力气。


杜明凯开着车远远地就看见何晓初推着车在喁喁前行,别提多吃力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懂得爱惜自己,这么冷的天,就是男人淋这么大雨也受不了啊。


他靠边把车停下来,撑着一把伞下了车,快跑几步到了她身边。


“何经理,你怎么在雨里走啊,车没电了吗?”他把伞撑到她头顶,问道。


头上忽然没了冰冷的雨,她抬起头看见他撑着伞,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


心里忽地涌起一阵委屈心酸,冲得泪差点就出来了。


老公也在家,知道她电动车没电了,在雨里走着,竟然都没打电话过来问问她。


婆婆除了奚落也没有半点关心。难道他们就是她每天一门心思关心着的人吗?可是谁曾管过她是不是高兴,是不是生病了呢?


看着雨水顺着她的发丝一滴滴地落下,嘴巴都已经冻得发紫了,全身的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


她可真狼狈,一脸一身的狼狈,见他来了,她的眼圈都红了。


怎么会有这么惹人心疼的人呢?这时,他忽然想把眼前可怜的女人搂进怀里,告诉她别怕,他来了。


这想法让他觉得很不正常,不对,是太怪异了。


“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到我那去我想办法给你充充电吧,这样会淋病了的。”


她本不想给他添这个麻烦,可他一脸诚挚,而且这样推下去似乎也不是办法。天越来越黑了,等一下到了郊区,多危险啊。


“没事,不麻烦,我一个人住。”似乎看出了她的顾虑,他率先说了一句。


    / 未完待续 /    

这个陌生男人是谁?他到底是好心还是有别的意图?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