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科幻小说:出租车司机的上海滩传奇

赵圆圆 2018-12-03 17:47:53

上海滩,这边十里洋场,隔岸陆家嘴地标

永恒的迷醉,夜幕上色时灯光穿织如摇曳的旗袍

全国各地的人群总是如潮水拍浪般涌来

只为了有一张艳羡乡亲的照片


强生出租的刘永福

在和平饭店门口接到了一位醉醺醺的外宾

一上车,意大利腔中英文混搭灌进了双耳


嘿,伟大的出租车先生

你能带我体验上海速度吗

我听说这座城市的汽车工业号称东方底特律

但是你们却没有出过一个世界名牌

你们的车质量都太差了

就像你们的衣服和鞋子

哈哈,你们真的快吗

又烂又快,哈哈哈


这位先生,您还没说要去哪里


嘿,伟大的出租车先生

我叫多纳多尼,我来自意大利都灵

我想去全上海美女最多的地方

你知道的,你们上海女人最喜欢我们外国人

说着,脸上泛起了一阵晕红

甚至有口水的晶光漾在嘴角


好的,侬请系一下安全带好不啦

说着,刘永福扭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下一秒尚未到来,挂档,轰下油门,车猛然窜了出去

仪表盘上划出一记圆月弯刀

瞬间指向80,随后碾过90,100,110

银枪探月,摩西劈海

两侧车流已成静止的街边树

行人只留下遥远的惊呼


车似潜龙游江

在上海柔软的风中扎出了一柄寒光


多纳多尼瞬间被狠狠的摁在了座位上

一股猛烈的晚风从窗户吹了进来

象卸了妆的黄脸婆,甩脸狰狞

居然刮的皮肤生疼


司机一路狂飙还不忘扭头和意大利先生聊天

侬晓得伐

车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开车的人

我们国家以前有个伟人

他说过一句话叫做人定胜天

伟人活着的时候,我的父亲在这里开车

伟人年轻的时候,我的爷爷在这里拉黄包车

这里是渗透着我家族血脉的赛场

这里有我们家族的车祖之魂

那些法拉利兰博坚尼玛莎拉蒂阿斯顿马丁

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说话间,跟齿挂档,一轰油门,

甩开了旁边一辆试图追上来的奥迪TT

头顶的车灯,强生两个字已经模糊不清

再仔细一看,是另外两个字:车神


多纳多尼惊呼道

我要投诉你!


刘永福还在叨叨

车神其实有七个

每个车神都有自己地盘

黄埔风火轮申长赞

徐汇红毛仙董约翰

长宁白龙马纳木错

闵行高丽王朴根硕

宝山犬夜叉藤次郎

闸北筋斗云胡百强

他们血统复杂,却命脉天下


而我的地盘,就是上海阵眼的外滩两岸

这里虽然小,但却是我的小时代

他们叫我

外滩最车神刘永福


你听,那是监控摄像头斜45度角按下快门的声音

但他们拍不到我

因为我相信

如果你足够快

你就是交警永远的彼岸花

可观,无法触及


你再看,这是延安高架路的龙柱

这下面镇守着上海的龙脉

龙睛睁开时就是七星连珠之时


说着,刘永福紧紧的盯着那巨擘般的龙柱

银装亮底,金龙游弋

而墨蓝的天空,云聚成漩

正对着龙柱,一道闪电划下时

刘永福仰天长啸,飙出了一个大写的时速200


此时,城边玉佛寺内,大雄宝殿上

白眉方丈缓缓睁开双眼

念道:有人,触了逆鳞

眼观鼻,鼻观口,旋即入定


一个漂亮的发卡弯掉头

车尾轻轻擦过隔离栏上的蔷薇花瓣

车体甩出的线条宛如迷人半生缘的旗袍


刘永福一跺刹车,多纳多尼差点变成了前排乘客

刘永福笑道:墨索里尼同志,我不太清楚你要去的地方

所以还是把你带回了和平饭店,等您清醒一点再叫车好不啦

多纳多尼混混沌沌的下了车,呆呆的望着刘永福

仿佛看到了一个男人背后有光,小天使萦绕飞翔


刘永福关掉了三个手机的滴滴快的UBER客户端

打开微信点进了一个群

发了一段语音

我似黑猫紧张,有要粗来打打桥牌的吗

里面的其他人并没有说话,只是发了一致的OK手势表情

感觉也就是眨眼间

和平饭店门口就停了几辆颜色各异的出租车

没有说话,不按喇叭

如一片午夜歌剧魅影

似一幅画卷风林火山

七辆出租车飙出了光的速度

用车尾灯在街道间刷出了一排大写的字母

俯瞰申城,那光的残影分明是一句

SHANGHAI NIUBILITY FOREVER


第二天早晨醒来

多纳多尼感觉自己昨夜经历了上海一梦

半路甩丢的灵魂终于在清晨赶回了酒店,钻进了肉体

是神秘的东方?还是酒后幻想?

他有点搞不清楚

突然手机响了

UBER显示行程结束,计费2333元

多纳多尼瞬间来了句国骂

我草泥马的上海佬!



此文献给我近期最喜欢的一本书

大师兄朱炫的《年少荒唐》,肥肠好看

里面有另一个北京出租车司机的版本

我这个仿写的上海出租车司机版本可以看作第一集

权当给大师兄作个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