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小说好看榜】经典灵异恐怖小说《宜昌鬼事》

网络文艺日报 2018-06-18 10:18:12


相比于同样是灵异题材的《鬼吹灯》《盗墓笔记》之类,《宜昌鬼事》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设定非常简洁、鲜明、富有冲突性,像热血动漫一样。主角优柔寡断、没有远大抱负却天赋异禀,次主角隐忍刻苦、酷爱本门却天分平平;有一个冲突不断的门派,门派有独门秘术、法器和天赋,有强大的敌人和崇高的使命……这种故事如果加以改编,分分钟就是一部类似火影的长篇故事。


——编者按


《宜昌鬼事》是作者“蛇从革”从2010年开始在天涯论坛连载的一部网络小说,在那个天涯还是网络流量中心的时代,它当年在“莲蓬鬼话”板块连载时便引起了点击量的爆炸。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比起同样甫一面世就震撼天涯、随后大红大紫的《鬼吹灯》,这本书无论是话题度还是改编热度都相去甚远。其中关节,颇堪玩味。尽管如此,本书也堪称是网络灵异恐怖类小说中的经典之作。


本书结构与一般小说不太一样,有点像电视剧中的“单元剧”。作者蛇从革最初只想写一些宜昌本地的短篇小故事,像蒲松龄写的《聊斋志异》一样。本书开头散叙了很多独立的小故事,如碎玉琼珠,小巧玲珑。为了真实和生动,它们往往都有所本,蛇从革以拉家常的口吻娓娓道来,并不刻意修饰,只是略加发挥,在不经意间就把事情讲得就好像发生在隔壁一样。



蛇从革对方言的烂熟与对生活的详实观察,为他的发挥和演绎打下了扎实基础。比如“打笳乐”,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一个老太婆死去了,“头七”后坟墓里天天传出打笳乐的声音(宜昌地区流行的一整套哀乐)。这看起来只是寻常故事,蛇从革还仔细地讲了这件事情如何流传开来、如何让全城的人趋之若鹜、老太婆生前与儿女的嫌隙、基督教传教与本土文化的不相容,于是便有了一个丰满的故事。


后来更是进一步扩展,指出故事的不合理处(信基督教的不会自杀),作为长篇开始的引子。主角疯子(徐云风)拿到幻化成法器螟蛉(钉锤邦邦)的金戒指以后,借由死者的眼回顾死者亲人彼时的所作所为和神色口吻——一边嫌弃老母亲一边变着花儿地从老母亲手里要钱,人物的自私、狡黠、贪婪跃然纸上。


 

老者兴奋地大叫:“给我,快把它给我!”把手凑了过来。我手一紧,又把那钉锤邦邦死死攥住。我看着老者,缓缓摇摇头:“没门。”


我把头一扭,看见老婆婆的幺姑娘,正趴在棺材顶,那黄裱纸轻轻擦拭老婆婆口鼻中、眼角边的血,嘤嘤地哭。


望开玉说:“妈,你吃了饭没有。这么晚了走这么远干嘛?”望开玉说:“妈,不是我说你,你这么大把年纪了,信什么洋鬼子的教撒。”望开玉说:“当初就叫你莫把钱给那个神经病神父,那是个疯子,你偏不相信我。”望开玉说:“你现在倒好,没得钱了,也不见那个神父来给你碗饭吃。”望开玉说:“你还不是要来找我们。”望开玉说:“这世上,哪个能靠的住哦,除了我们这些做儿女的。”望开玉说:“可是你也晓得,我嫁到这家了,日月也不好过,你女婿已经出门到浙江打了两年工了。”望开玉说:“勤扒苦挣弄点钱,都要给你孙子上学撒。”望开玉说:“你儿莫哭了,你儿吃了饭,先回去,我明天去找哥哥去。”望开玉说:“他和嫂子太不对了,怎么能把你赶出来呢。”


我的眼光划过棺材,看见了老婆婆的大姑娘,躲着棺材远远的,靠着大门的门板,身上跟筛糠似的,哭都哭不出来。钉锤邦邦又在用力了,好像马上要从我手中的缝隙里钻出来。


“把它给我!”老者发狂地喊:“你还想不想活了!”


 



这些类似的小故事就像一条条河流,于小说中间汇聚成一条大河,引出一个世界观设定颇为庞杂的长篇故事。主角徐云风是三峡商场保安,浑浑噩噩。虽然是个“半文盲穷鬼”,却对鬼神、传统仙术、古典文化中的“糟粕”非常感兴趣。因为好奇和偶然——也包括宿命,他先卷入了望家的打笳乐事件、大溶洞冉遗事件、罗师傅换人命格事件等,他渐渐和大专时的好友、一心想做正经道士的王八一起,力图用自学的道法驱鬼。后来他们更是和一个神秘的道教门派——以肃杀阴鸷为主的诡道因缘际会。二人学习诡道的各种法术,争夺执掌诡道的机会,经历了越来越多寻常生活的离奇骇人之事,也见识了各种道法和术士(民间把驱魔驱鬼的道教人士都称作术士)。他们面对的不只是一两个痴魂怨鬼,而是一个更可怕的人——道法通天的术士张光壁。诡道与中国历史附骨连筋的关系,也逐渐呈现。 


相比于同样是灵异题材的《鬼吹灯》和《盗墓笔记》之类,《宜昌鬼事》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设定非常简洁、鲜明、富有冲突性,像热血动漫一样。主角优柔寡断、没有远大抱负却天赋异禀(疯子有诡道标志性的重瞳、能学会诡道的算沙),次主角隐忍刻苦、酷爱本门却天分平平(王八一心想成为术士却学不会算沙、听弦,为了做诡道执掌只能抵押自己的一道魂魄);有一个冲突不断的门派(诡道分长房次房,只能有一个执掌);门派有独门秘术、法器和天赋(水分、晷分、看蜡、听弦、算沙五大洞察天机的算法,能调遣小鬼的旗子与能作光剑用的螟蛉和重瞳);有强大的敌人和崇高的使命(张光壁可成为过阴人、甚至改变历史——诡道历代执掌中不乏张良之类经天纬地的奇才)……这种故事如果加以改编,分分钟就是一部类似火影的长篇故事。这样的模式化写作,固然可能使有些读者厌烦,但成熟就意味着稳妥,能够无虞地吸引读者。蛇从革特意对部分内容避而不写,比如诡道如何影响历史、如何解决诡道和其他著名教派矛盾等,大幅留白,反而因陋而显。


 

“师父说了,他也不会听弦。只有……像你这样的人,和师伯他们才有学听弦的资质。”

“水分、晷分、算沙、听弦、看蜡。”我叫道:“王八,我明白了,这五种算术,分别对应着五行。”

“你现在才知道,我可是早就知道了。”王八说道:“我当初就明白了,水分不用说,五行属水。晷分历来是皇家的专用,当然属木。这两种算术,在世间常见。听弦和看蜡,就是诡道擅长的术数。别的道教门派也有懂听弦和看蜡的,但运用最出色的在我们诡道。”

“听弦属金,看蜡属火。”我说道:“那样五行算术,除了土德,就齐全了。”

 “可惜我学不会听弦。只能学三门。不过师父说看蜡学会了,我就可以出师。他就不用再亲自教我什么东西,后面就靠我自己去学。”

“看蜡,到底是一种什么术数,和水分一样计算吗?”

“不是的。”王八说道:“看蜡是从蜡烛燃烧的情形来分析时刻,但不是阳世的时刻。看蜡算的是阴司的水分。但阴司本就和阳世相对,宇宙至阴,所以无法用水分来算,不见天日,也不能用晷分来算。最合适的就是看蜡和听弦。”

“原来如此,看蜡和听弦,是专门算阴间时刻的。”我又问道:“那算沙呢。能算吗?你好像没说要学算沙。”

 “算沙是师父也没完全弄懂的。他说算沙其实不是中国的算术,是从西方流传过来的。现在世上会算沙的人基本没有,他也只会最基本的看沙砾,不会算。即便这样,他也是仅有的几个会算沙的人之一。他说了,只有一个人,算沙的能力在他之上。”王八说完,把我看着。

“难道是我?”我瞪大眼睛。“可我从来就没有用心计算过啊,我算沙,完全是靠感觉估算的。”

“就是因为如此。师父才认为你才是世上唯一能够纯熟掌握算沙的人。”王八说道:“算沙是最特别的算法,水分和晷分行天道,听弦和看蜡明阴司,只有算沙,不知所属。而且算法古怪,也许你不知道怎么算,靠估算,才是对的。”


 




疯子和王八生动地演绎了那句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疯子痴顽懵懂,尽管被老天垂青,拥有不世出的命格、重瞳,能学会历代都罕有人会的算沙听弦,但他却并不十分在意。他去驱鬼,经常是因为单纯的正义感或因为与自己的亲朋好友有关。赵一二一心想把诡道执掌的位置传给他,他却毫不挂怀。而王八,生活无虞,日子比疯子体面得多,却执意要成为术士,然而在成为术士的天赋上,却远远不如他一直周济的好友疯子——命格一般,没有重瞳,学不会算沙和听弦,甚至要寄出一道魂魄才能成为诡道执掌。二人勠力同心,又心存芥蒂。直到矛盾骤然爆发……

 

这本书有非常密集的民间灵异元素,各种民间禁忌和讲究信手拈来,蛇从革的诚恳、絮叨让人不由得不信。舒缓的节奏和小巧的故事给人以读笔记小说的感觉。蛇从革写的过阴、附身、换命格等林林总总的鬼事,基本还是按照民间散布、历史流传的模样写的,是非常本土的恐怖小说。就像泰国式、韩国式、美式恐怖片各有特色一样,蛇从革为我们展示了中国鬼故事的不常见的一面。



而在内容上,蛇从革这部小说也有非常明显的时代特色。除了简单的90年代到2000年后常见的事物和场景外,有些情节也是当年人才有体会的。比如,电视里模糊抖动的人像、反派如气功师的形象、胶片梦游附身、售楼处房子模型束灵、对失踪人口的平淡态度。这本书中的很多东西今天来看都不怎么恐怖,但在过去多少有些蒙昧尤其是乡村闭塞的环境下,还是有些吓人的。


七八年前的网络小说,灵异恐怖小说层出不穷,很多故事实际上也反映了那个时代人们普遍的思想阴霾。不过随着时代的进步,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日益流行,让每个人可以随时随地获取知识和经验,知乎等知识分享网站也逐渐荡清了人们认识中的阴霾,很多东西都变得没那么可怕了。不过对于仍在怀念旧时代的很多人来说,过去的时代却恰恰是黄金时代,至少对于喜爱恐怖悬疑小说的读者们来说,“莲蓬鬼话”的辉煌时代早就已经结束了。


[本期榜评执笔人为粉丝评论家“九岐]



众口纷纭说经典

优书网·贤者小白:第一个故事中“说谁名字谁死”的那一段真的很带感!一股诡异而凄烈的气息挣脱文字扑面而来!由此仔细读了下去。或许是为了突出诡异感吧,我看过的大多数异术鬼事类小说,都会把主人公设定得比较无力、软弱、优柔、被动。此书尤其严重。除此之外全书无大过,每一片小故事都很好看,配角们的命运略悲惨……


豆瓣网·五月风筝:很有趣的一本书,超出我想象得精彩。 与一般的写鬼之书不同,作者并没有刻意渲染那些恐怖诡异的气氛,也没有血腥的场面,而是以非常平实的手法,写出相当特殊的故事。而那些事情,因为和我们的生活很接近,也相当真实可信,也因此才更加引人入胜。 而写得最好的,我倒觉得是第一个故事。此时,男主角还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保安,故事情节质朴有力,将一个恐怖事件后隐藏的悲剧写得令人哀恸。而此后的故事,便开始一步一步使男主走入凶险的路途,还有其中的一些专业名词,如“养小鬼”“借命”“夹舌头”“走胎”“叠魂”……无不让人大开眼界,又毛骨悚然。 


豆瓣网·李海扬:小说语言质朴洗练,内容行云流水,故事浑然天成!情感细腻,笔法老到。小人物的成长记,这几年读了很多次。故事中的疯子和王八的兄弟情义是我最喜欢的部分,赵一二先生仿佛云端中追寻梦想的理想主义英雄。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