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观一部18+的三级片有感

二尺五五 2018-10-03 12:45:27


公号挺了3个多月了,更了20篇,阅读量没过万,取消关注的人也不少了,能动性稍微灰冷了些。

不过,筛了下后台数据后,很明显,信息摄取的快餐时代,还是标题党有粥喝,有奶嘬。

几篇的截图,典型得挺淋漓挺尽致了,阅读量最少的是法源寺,最多的是鸡巴毛,然后是把灯一闭的张曼玉。一脑子菩提子争不过一脑子大奶子。

于是,这次我决定再试试用香港经典三级片儿的名字镇楼,看看效果。

本来,苏三之于我,一个集范儿与乐天儿于一身的人,无非是一个“90前”谁都会哼哼两句儿的京剧小段儿,西皮流水,亦或只是受冤的一熟女人妻带着枷板儿的哭天抹泪儿。唱词儿里的“人言洛阳花似锦,偏奴行来不是春”也远不如“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到大街前”有受众。我甚至不知道这丫头受了什么冤,死没死。

也没兴趣知道。

直到大学时,从旧货市场淘了一部叫《官人我要》的三级片儿。那个年代,鬼才王晶的作品都是很有票房的,无论哪一个领域。费老鼻子劲儿抛开骚气十足的镜头,我也终于知道了关于苏三,关于《苏三起解》。当然,这个本子被鬼才演绎得有些参差,不过还是可以窥见原著的主旋律应该是一段坚贞的爱情,那意思还可歌可泣可赞,可圈可点可撸。

于是找度娘先问了下小段儿,果然,我又低估了主旋律:

“这部经典国粹,传唱至今,观众能从中看到了一个美丽善良、知书达礼苏三,一个有情有义的苏三,一个沉着冷静、外柔内刚的苏三,一个本应无比幸福却又受尽磨难的苏三……苏三这个艺术形象就这样被塑造成功了。小说和戏剧都是以塑造人物的艺术形象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具体的环境描写来反映社会生活。通过塑造苏三这个人物的艺术形象,通过苏三这个人物的悲惨遭遇,就反映了当时无比黑暗的社会生活和无比低下的妇女地位。《苏三起解》是我国一部批判现实主义的京剧艺术珍品。”

突然来了兴趣,要去刨刨根儿。

便翻了些资料。知道这段故事原来可查证,真人真事,1920年,洪洞县司法科还保存着苏三的案卷。后来明代小说家冯梦龙写了《玉堂春落难逢夫》,并收入《警世通言》。翻过之后,就我个人而言,不屑主人公们的扭曲的爱情观,不谈文学价值,至少就事件和人物本身来说,我还是有些看法的。

不过这次我只谈故事,不谈想法。

苏三,原名周玉洁,明代山西大同府周家庄人。五岁时父母双亡,后被拐卖到北京苏淮妓院,这才改姓为苏,只因其时妓院已有俩注册的妓女,她排行第三,所以叫了苏三,就像和尚有法号、土匪有诨号、动车组都有型号一样,妓女苏三也有花名,叫“玉堂春”。

据说她聪慧好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古时的妓院也是培养人才的地方,不逊于蓝翔和新东方。但这个故事为了凸显苏三的守节,一直维护着苏三的处女膜儿,尽管书中代言苏三“鬓挽乌云,眉弯新月。肌凝瑞雪,脸衬朝霞。袖中玉笋尖尖,裙下金连窄窄。雅淡梳妆偏有韵,不施脂粉自多姿。便数尽满院名妹,总输它十分春色。”估计这也是老鸨的精明之处,押宝在苏三身上,准备逮一大脑袋,狠宰一刀。不管咋说,老鸨是下了本儿了,养了小苏十余年,好吃好喝,好胭脂好粉儿,并投资培训。如此看来,苏三在男主落难之前是没遭什么罪的。

男主不含糊,“王公子双名景隆,字顺卿,年方一十六岁。生得眉目清新,丰姿俊雅,面白唇红,身段风流,衣裳清楚。读书一目十行,举笔即便成文,”穿得跟冲了红钻的QQ秀似的,家境也殷实得一塌糊涂,老鸨要价的时候说,前天有个什么什么老板,给了我一百两银子,我都没让他见苏三,姓王的一听,来劲儿了,自古人不装逼枉少年,“一百两财礼,小哉!学生姓王,家父是礼部正堂,学生不敢夸大话,除了当今皇上,往下也数家父。就是家祖,也做过恃郎。”看上去这不像是瘸驴配破磨。

说苏三是个守身如玉的主儿,纯扯大个儿的蛋。王公子来嫖娼的时候,点名玉堂春,老鸨上去叫:“三姐,我的儿,你时运到了!今有王尚书的公子,特慕你而来。”玉堂春低头不语。慌得那鸨儿便叫:“我儿,王公子好个标致人物,年纪不上十六七岁,羹中广有金银。你若打得上这个主几,不但名声好听,也勾你一世受用。”玉姐听说,即时打扮,来见公子”。

好一个“玉姐听说,即时打扮,来见公子”!未曾谋面,仅一句好个标致,广有金银就噌噌地下楼接客了,哪来的贞洁?见过了嫖客便“肉手相搀,同至香房,只见围屏小桌,果品珍羞,俱已摆设完备。公子上坐,鸨儿自弹弦子,玉堂春清唱侑酒。弄得三官骨松筋痒,神荡魂迷。天色晚了,玉堂春殷勤伏侍公子上床,解衣就寝,真个男贪女爱,倒凤颠驾,彻夜交情,不在话下。”于是,我们不难看出,苏三终究不过是个收费高的网红或者外围罢了,她所看中的哪是王景隆未曾表露的学识,和一个逛窑子的活儿好还粘人的败家子儿的感情基础又怎么能嗷嗷牢固呢?

但这对鸳鸯还是戏了一年的水,因为王景隆这货有的是钱。这次只是顺道在当地收账就三万两,比大白腿还的白银三万两!老鸨的眼光毒啊,这些钱最后也真的全被老鸨赚去了。来看景隆的小败家:“只怕鸨子心里不自在,看那银子犹如粪土,凭老鸨说谎,欠下许多债负,都替他还,又打若干首饰酒器,做若干衣服,又许他改造房子,又造百花楼一座,与玉堂春做卧房。随其科派,件件许了,莫说上头、做生、讨粉头、买丫鬟,连亡八的寿扩都打得到”。

逼装到这份儿上,三万两能够就不错了,为了嫖娼还盖了炮楼。这时候苏王二人应该是有感情了,王公子已经睡了苏三一年了,黑了木耳,紫了香蕉,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是礼拜天儿,黑介白天地黏糊在一块儿,光靠性高潮是不能维系的。之所以没敢明媒正娶,还是受到苏三身份的限制吧。不过,没怀上孩子倒是比较奇怪。

如果钱总花总有,这对十六岁的小鸳鸯就不会受什么罪。枕边金尽,老鸨岂能留你。关于没钱的二人,作者还是费了些笔墨在受罪的窘境上的。这些我不再细表,也没什么新意,只是在苏王分别时的誓言坡显讽刺:“两人双膝跪下。公子说:‘我若南京再娶家小,五黄六月害病死了我。’玉姐说:‘苏三再若接别人,铁锁长枷永不出世’。”看到这儿怎能不想到罗成和秦叔宝。“做兄弟的教你枪法,若还瞒了一路,不逢好死,万箭攒身而亡。”“为兄教你锏法,若私瞒了一路,不得善终,吐血而亡。” 后来罗成用“回马枪”刺死杨林,秦琼见到这记私藏的招式,讥讽道:“兄弟,好回马枪呵!”秦琼用“撒手锏”打死殷岳,罗成也没忘了回敬一句:“哥哥,好撒手锏呵!”这对无耻的兄弟同时发现了对方其实与自己一样的无耻,不禁相视大笑,甚是开怀。不过,众望所归,罗成最后终于被万箭攒身,秦琼也终于吐血而亡。

之后,姓王的极狼狈的逃出了妓院,做过更夫,回家挨骂暂且不表,单说苏三。虽写下文书“不愿为娼”,但还是被老鸨摆了一道,她哪里斗得过老妈子,终究还是被骗卖于一贩马的沈洪,而且做了小。《警世通言》里在这儿依旧没道理的捍卫着苏三的贞洁牌坊。王晶在《官人我要》里,写了逸闻里的一个更显真实的版本,沈洪是个玩心理战的,过门儿之后的确没有硬上弓。对苏三也的确疼爱有加。日子久了,苏三也终于慢慢对杳无音讯的王公子失去了耐心,感化于沈洪的细心周到,还是最终于沈洪圆了房,也点了题。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儿,一日赏花灯,沈洪为了试探苏三对自己的忠贞,托人假借张公子的名义写了信给苏三,说已凑够银两来赎她。苏三权衡之后婉言拒绝,马贩子大喜,夜夜临幸。这些虽都无从考证,不过不管苏三对沈洪的感情是什么状况,沈洪的老婆皮氏偷人倒是真的。估计是皮氏和潘金莲的大脑组织结构雷同,采用了同样的方式干掉了原配,也都有一个叫王婆的人参与,用的也都是一点新意没有的砒霜。出身烟花柳园的小老婆,这个一定会分掉一部分沈洪家产的苏三自然也就成了陷害的唯一对象,皮氏是熟知当时社会规矩的人,一千两白银,搞定了衙门,搞定了案子,然后回家一边儿偷着人,一边偷着乐去了。

传世的文学作品里面,都是毫无道理的邪不胜正。王三公子玩命看书,考上了当年的第八名举人。父母也包办了王景隆的媳妇儿刘氏。虽都迫于客观因素,但至此,二人的誓言还是都没能守住。再后来落入俗套,公子到真定府为官,举利除害,吏畏民悦,但回去听说苏三被卖到山西,于是申请了山西巡按,并最终替苏三翻案。只是其中有一个细节,王公子审案提审苏三的时候,苏三已不认得王景隆,王景隆不问冤情,却问苏三“你从小嫁沈洪,可还接了几年客?”玉姐说:“爷爷!我从小接着一个公子,他是南京礼部尚书三舍人。”公子怕他说出丑处,喝声:“住了!我今只问你谋杀人命事,不消多讲”……很有人情味的一段描写~一来公子自己也知道这份感情存在见不得光的因素,甚至也可能对自己的前途产生撼动,二来苏三知道自己的老相好儿的父亲位高权重,总是要先搬出来摆在话前。在我们熟知的那段“苏三离了洪桐县,转身来到大街前”期间,苏三见人便哭诉的冤屈,哭诉自己受了何种虐待和侮辱,说自己的相好儿是何门何府,叫人去捎个口信,不排除苏三迫切的求生心态,也意识到只有更加有钱或更加有势才能脱身罢。最后也真的是靠为官高一级的三郎救了她,也就是说,三郎如若不斯职山西巡按,再查明案情也没个鸟用。其实,还是可以用银子砸么~皮氏只贿了一千两白银,三郎光嫖娼就败了三万两,甭说救苏三,就是救苏三十,也跟闹着玩儿似的么。

案子自然是结了,而且也一定是那种匪夷所思的大快人心的方式。关于处置,我只记得“皮氏凌迟处死”,犯罪成本非常高。苏三,王景隆没敢当时相认,而是先托人找了府第安置下来,那时候为官是不能有任何污点的,为官一年复命还京之后才终于接到家中。大老婆刘氏却同样莫名的大度:“玉姐进房,见了刘氏说:“奶奶坐上,受我一拜。”刘氏说:“姐姐怎说这话?你在先,奴在后。”玉姐说:“姐姐是名门宦家之子,奴是烟花,出身微贱。”公子喜不自胜。当日正了妻妾之分,姊妹相称,一家和气。”之后就像我们看的童话故事一样,白雪公主和匹诺曹王子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后来王景隆官至都御史,妻妾俱有子,至今子孙繁盛”。

轶录上还相传有另外三种结局:

一、王三儿忠于爱情,叛逆封建制度,辞官认下苏三,二人回家为民。

二、王三儿背叛爱情,赠银两与苏三,送她回广平老家。苏三悔苦等苦熬等来个负心汉,痛骂之后,悬梁自尽。

三、王三儿认下苏三,官职被革,二人隐名埋姓,远走他乡。几年后换了朝廷,新主开科,王三公子梅开二度,又坐了个不大不小的官。

作者选择了最完美的结局,咱理解。但整个苏三故事,在歌颂什么玩意,但愿不是爱情,不是忠贞,我反而更希望至此能上纲上线,扯到政治。也只有拉过低劣的封建制度来垫背,才能不去挑苏王的理。要不然,警什么世,通什么言。富二代嫖妓院头牌,粉饰起来太牵强。就像许巍唱的:生活不只眼前的狗血~

论起来,还得是王晶的《官人我要》对各个人物的性格刻画地更到位,看黄片长姿势啊。

捎带脚儿致敬一下那些年我们一起下载过的女孩儿。不过,像我这样儿看三级片儿写观后感的怪兽儿估计不会太多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