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说(完全免费阅读)

颜书楼小说 2018-11-29 14:08:24

五星小说公众号,海量小说在线阅读,五星小说平台推荐阅读!

五星小说重磅推荐热门书籍阅读

爱来的悄无声息(热)

半夏时光半支离歌(热)

厚爱无需多言(热)

倾尽一世独恋红尘(热)

年华似水情似火(热)

与你厮守到白头(热)

一世风华暗成殇(热)

一夜沉沦:非你不可(热)

爱来的悄无声息(热)

十年心事渡时光(热)

不负时光不负己(热)

爱到陌路心有君(热)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热)

许你岁月无腻永远(热)

再见,慕先生爱(热)

若灼心冷如水(热)

爱在左情在右厚爱无需多言隐隐幽梦见红妆

萌妻太甜,总裁宠上瘾(热)

豪娶天价新妻

鲜妻:快来怀里生个宝宝

隐婚老公不节制

总裁爹地太坏,妈咪快逃

冥王老公轻点宠

我在等风也等你

纯情俏妈咪(热)

阔爷索爱:纯情宝贝不要逃

误惹冰山男神(热)

转眼似水流年

深情来袭人亦暖

医香嫡妃

无梦何需再言等(热)

愿有人陪你走过余生

盛夏星晴始慕秦(热)

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热)


........

-----------------------------------------------

所有的热门小说都在这里

关注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完整版

-----------------------------------------------

五星小说公众号,海量小说在线阅读,五星小说平台推荐阅读!

关主后回复小说名即可阅读~

爱来的悄无声息爱来的悄无声息小说

给赵亦姗庆生?

 萧家。

别墅中灯火通明。

苏晓一进门,就不由微微愣了一下。

今天的客厅,明显经过特殊的装扮。

茶几上,窗台上,都摆满了素雅的鲜花。

餐桌的正中央,还放着一个精致的蛋糕,看起来,像是要为谁庆祝生日的样子。

庆祝生日

苏晓的心头,猛然颤了一下。

她忍不住看向了萧景深;“景深这生日蛋糕”

这一刻,苏晓感觉自己的心跳很快。

萧景深,竟然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而且还提前为生日做了准备。

所以,他今天中午提前回来,根本就不是去见什么客户,而是回来为她安排生日

苏晓的心中,不由泛上一阵说不出的期待。

“哦,你说这生日蛋糕啊。”萧景深看了一眼苏晓,挑了挑眉:“我给亦姗准备的。”

苏晓眼中的期待,一下子暗淡了下去。

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啊”

“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正好是亦姗的生日呢。蛋糕是我准备给她庆生的。”萧景深抬眸,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晓。

这一切,原本都是他准备给苏晓的惊喜。可是很显然,她并不在乎

他用心地准备着一切,她却和旧情人你侬我侬。

这让他所做的这一切,都好像是个笑话。

他布置好一切,从下班时间,就开始等这个女人回家。

他等了一个小时,等了两个小时。

等到天都黑了,还是不见苏晓的人影。

他慌了,他害怕苏晓是不是出了事。

他打电话给公司,打电话给疗养院,苏晓可能会去的地方, 他全都找遍了。

可是没有,苏晓哪里都没有去。

他急的快要疯掉,他一路开车出去找。鬼使神差地,他去了中央广场。

因为他知道,那里,是苏晓和陆擎定情的地方。

而之后,他就猝不及防地看到了那一幕。

一对男女,在巨大的喷泉下深情相拥。

好唯美的一幕。

唯美到他恨不得毁了这一切。

苏晓

一年多了,你的心中,还是只有这个男人。

那我呢我算是什么

仅仅是一个用来救你哥哥的工具吗。

呵呵,当然是这样。要不是为了苏越,以苏晓的骄傲,怎么肯在萧家如此伏低做小

萧景深,你所有的心思,从一开始就是枉然。

你是一个笑话,你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此刻,如果被苏晓知道,他竟然还可笑地准备为她过什么生日,她怕不是要得意地上了天

打死他,他也不要看着这个女人得意

萧景深的话语出口,苏晓的脸色,顿时微微苍白:“今天是赵亦姗的生日”

萧景深看向了赵亦姗,嘴角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亲爱的,你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我为你过生日,你不高兴吗”

赵亦姗楞了一下,她想说,离她生日还有半年啊

“恩”萧景深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赵亦姗打了一个激灵,立刻反应了过来,她娇笑着扑到了萧景深的怀中:“亲爱的,你能记得我的生日,我真的好高兴。”

“高兴就好,这是送你的礼物。”萧景深揽住她的腰,然后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谢谢亲爱的。”赵亦姗打开一看,眼睛都亮了。

盒子中,静静躺着一条美轮美奂的水晶项链,一看就价格不菲。

萧景深看着那项链,目光幽深

那原本是他选了很久,要送给苏晓的礼物。

“亲爱的,你帮我戴上吧”赵亦姗一脸媚意地看着萧景深。

萧景深看着她拿着项链的手,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这项链被赵亦姗拿在手中,令他莫名有些不满。

但是,他还是笑了起来:“好。”

萧景深接过项链,以一种相当亲昵的姿势,给赵亦姗戴了上去。

“你真好。”赵亦姗娇腻腻地甜笑着。

这两个人甜蜜互动着,苏晓站在一边,就像是一个可悲的木偶。

看着赵亦姗脸上的笑容,她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原来,今天是赵亦姗的生日。

他和赵亦姗认识才那么几天,他就已经记得她的生日了。

而且,还精心为她准备了生日蛋糕,还送了她生日礼物。

而自己,身为他结婚了一年多的妻子,却从来没有过这种待遇。

心头的苦涩,慢慢泛了上来。

刚刚进门的时候,她还以为萧景深是想要为她过生日。

她真的是想太多了。

她这么自作多情,估计萧景深和赵亦姗这会,都在心中嘲笑着她吧。

苏晓突然觉得这大厅的灯光很刺眼,她迈步,就要静静离开。

萧景深明明在和赵亦姗你侬我侬着,苏晓的脚步一动,他却一下子发觉了。

“你要去哪里”萧景深冷冷地问道。

“我有点累,我回客房去休息。”苏晓低头说道。

“今天是亦姗的生日,你这么就走了,恐怕不太好吧。怎么也得给一声祝福,吃一块蛋糕吧。”萧景深盯着苏晓,眼底闪过一丝怒气。

这个女人,从公司走到中央广场去跟陆擎私会的时候,她倒是不累。

怎么,一回家来,倒是累了。

她就这么不想看见自己

“我我有些不舒服。”苏晓继续轻声说道。

“再不舒服,也不至于连这点小事都做不了吧”萧景深冷声道。

苏晓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知道了。”

她迈动脚步,缓缓挪到赵亦姗面前,然后轻声细语地说道:“赵小姐,祝你生日快乐。”

“这么轻,你是说给谁听”萧景深挑眉。

苏晓没有办法,只能深吸了一口气,加大了声音:“赵小姐,祝你生日快乐。”

萧景深轻点了点赵亦姗的鼻子:“亲爱的,你觉得呢声音够大了吗”

赵亦姗有些拿不准萧景深的意思,她是不喜欢苏晓没错,但她不会傻到当着萧景深的面,就做什么。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萧景深,然后试探着说道:“够了够了,谢谢太太的祝福。”

萧景深挑了挑眉,不可置否;“既然你满意了,那就先这样。不过,今天好歹是你生日,身为萧太太,总得拿点礼物出来吧。你说呢,萧太太”

苏晓抿了抿唇,礼物,她哪里有准备什么礼物

但是,萧景深的话,她只能听从。

她身上,有什么临时可以用来充当礼物的吗

“太寒碜的东西,你可拿不出手吧。”萧景深似笑非笑地说道。

萧景深今天,是不难为她到底,不罢休了。

苏晓咬了咬牙,突然瞥见了手指上的一抹亮光。

那是萧景深送她的结婚戒指。自从上次陈恒跟她表白之后,为了避免麻烦,她之后,一直就带着结婚戒指。

这大约是她身上,最值钱的一样东西了。

他既然这么喜欢赵亦姗,自己不如就成全他们到底。


 生病

 顺着苏晓的目光,萧景深的眼神,一下子危险了起来。

这个女人,该不会

她,她敢

苏晓抿着唇,直接将结婚戒指取了下来,一把放在了赵亦姗的手心里:“送你了。”

这女人,她还真敢

萧景深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

竟然竟然你是结婚戒指

赵亦姗的眼中,不由自主地泛上一丝喜意。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萧景深,却见他的脸色黑的仿佛要滴出墨来。

“祝福也送了,礼也给了,现在,我可以去休息了吗”苏晓抬头看着萧景深。

说着,也不等萧景深回答,她转身就进了客房。

碰的一下,客房的门,被重重关上。

萧景深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情。这女人这女人竟敢敢给他脸色看

明明是她跟旧情人约会在先她还气上了

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

“萧总, 这戒指”赵亦姗有些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手中的戒指,但还是小心翼翼地将戒指递给了萧景深。

“她不要的东西, 我会要吗”萧景深的脸上结满了寒霜,他拿过戒指,毫不犹豫地,扔到了垃圾桶里。

赵亦姗感觉自己的心肝都在颤抖。

这么值钱的东西啊。说扔就扔了

过了一会,萧景深冷着脸,却又弯腰到垃圾桶里,把戒指捡了回来。

赵亦姗:“”

“好歹也是花了好几百万块钱的,我拿去卖了,都能做一大笔慈善。”萧景深面无表情地说道。

“萧总果然是大慈善家。”赵亦姗一脸诚恳地说道。

萧景深的话,她信了,她真的信了。

“很好。”对赵亦姗的识相感到满意,萧景深淡定地把戒指收了起来。

他看着客房紧闭着的房门,目光有些幽深。

结婚戒指这么重要的东西,她说给就能给出去。

这个女人,果然没有心。

但他萧景深给出去的东西, 从来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苏晓,这一生一世,你都休想摆脱我。

这一晚。

苏晓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梦中,她在被怪物追杀。

她只能一直跑一直跑。

就在她已经走投无路的时候,萧景深出现,他挡在她的面前,好像一座高塔。

他告诉她:“苏晓,你是我的女人,我会保护你。”

他赶走了怪物。

然后转身看着她。

就在她心生喜悦的时候,萧景深的手中,却出现了一把刀,狠狠地刺进了她的胸膛。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的眉眼却冷峻:“苏晓,我救你,是为了亲手杀了你,现在,你可以去下地狱了。”

苏晓浑身冒起了寒气,猛然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已经是第二天。

苏晓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好真实的一个梦

萧景深,这个男人就好像是一个迷。

他总是一手拿糖,一手拿刀。

心情好的时候,就给自己一颗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给自己一刀。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心也是肉长的

被他一次次地伤害,难道自己,就不会痛吗

这么想着,苏晓感觉自己的头部,真的尖锐地疼痛了起来。

身上,更是一阵阵地往外冒虚汗。

似乎是有些病了。

大概是昨天晚上,在外面吹了太久的风。

滴滴滴滴。

设定好的闹钟狂响了起来。

苏晓挣扎着想要起来。

再不起来,上班就要来不及了。

可她的身体一阵虚软,刚起来一点,就直接跌了回去。

她还想再挣扎,可是思绪,越来越混沌,她的意识,都渐渐有些模糊了起来。

苏晓感觉,身上仿佛被绑了很沉重的石头,她想要稍微动一下,都根本做不到。

她要就这么躺到天荒地老吗

可是她现在,喉咙真的好干好涩。她想要喝水。

然而,没人可以给她倒水。

苏晓的心中,不由泛起了一丝绝望。

客厅中,萧景深微微皱了皱眉头。

苏晓,还没有动静

他眯了眯眼睛, 迈步走到门边。

突然,他的脚步在门口停下了。

他关心那个女人干什么

她可以背着自己,却和前男友见面。

她也可以毫不犹豫地把自己送给她的结婚戒指随意送人。

她对自己没有丝毫眷恋,自己又为何要在意她

萧景深冷哼了一声,就直接离开了。

赵亦姗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微妙的光芒。

她走过去,直接打开了客房的门。

“萧太太。”赵亦姗面带嘲讽地看着床上的苏晓。

苏晓隐隐听到些声音,她努力从喉咙挤出一个字:“水”

“水是吧”赵亦姗的唇角微微上扬,她走到厨房,悠悠然地倒了一杯自来水,然后拿到了苏晓的床前。

苏晓眼睛一亮,挣扎着就要去拿水。

赵亦姗冷笑了一声,哗啦一下,水杯一倾,整杯水,都倒到了苏晓的头上。

苏晓连避开都做不到,冰冷的水,让她整个人都不由一颤。

“这水,还舒服吗”赵亦姗笑着说道。

苏晓没有力气和她吵架,她只是麻木地看了一眼赵亦姗,然后挣扎着想要下床。

自己人知自家事。

她分明是有些受寒了。

这杯凉水一倒,她的衣服都湿了。

如果不马上把衣服换了,她的病,会更加严重的。

她现在不能生病。因为她生病了,根本不会有人管她。而且,她还要去看哥哥。

这种状态去的话,哥哥会担心的。

赵亦姗在旁边冷眼看着,等到苏晓用尽全身力气下了床,她一伸腿。

苏晓猝不及防,直接被绊到在了地上。

“你”苏晓抬头,有些愤怒地看着她。

“哟,生气了”赵亦姗弯腰,轻轻在苏晓的脸上拍了拍:“萧太太生气了呢,我好害怕啊,我现在,是不是应该马上跟你跪地求饶啊。”

苏晓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赵亦姗的心中,一下子冒起了一阵怒火。

明明是她在高处,她匍匐在地。

可苏晓的这个表情,让她感觉自己像是个跳梁小丑

呵,她凭什么

“呵。这眼神好可怕,你还真当自己是萧太太了呢。”赵亦姗眯了眯眼睛:“只可惜,你这个萧太太嫁进来一年多了,萧总却连碰都不肯碰你一下。你说,一个女人,如果连她的丈夫,都对她不屑一顾,那她的人生,该有多可悲”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