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幻】门后的猫 (科幻小说连载之二)

晚上八点 2018-04-15 10:02:12

编者按:亲爱的八点读者们,今天我们继续推荐“晚上八点”特约作者刍枸的科幻新作,请您欣赏。



(三)

“你们听说了吗,我们高中隔壁班的那对终于在一起了,”肖一恒又说道,“听说那个男生为了那个女生,特意放弃港中大提前批去和那个女生上同一个大学。”

“哇,好浪漫啊。”李文珊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像是有光点在闪动。

“那个女生的学校好像要比港中大差很多吧?”秦率然隐晦地斜了李文珊一眼,有些看不惯她还像个小女生一般大惊小怪。

“对的,”肖一恒回道,“如果是会你选择和他在一起吗?”

“当然会啊!”李文珊插嘴道,“这个男生实在是太好了,要是我肯定感动死了!”


秦率然皱着眉,“这个男生为了一个女孩子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他有想过自己家人的感受吗?而且谁都没法保证那个女孩子会和他一直在一起直到结婚。因为一时冲动干这种事我不觉得是对自己负责的表现,我不会接受这种男生的。”意识到自己又开始文绉绉地上纲上线,她掩饰般地发出几声愚钝的笑声。

“为什么啊?”李文珊的声音陡然尖利起来,“他为那个女生付出了这么多,明显是真爱她,会对他负责的男生,要我我就嫁了,现在找一份是真爱的婚姻多不容易啊!”

“婚姻和爱情本来就是不一样的,爱情是冲动,婚姻是稳定,很多时候冲动是不能长久的。”秦率然说道。

“所以你宁愿要惨淡的稳定也不要幸福的冲动咯?”李文珊不可置信地盯着秦率然。秦率然冷静地看着她与高中时如出一辙的,像花瓣一样小巧又清秀,无时无刻不感情丰沛的脸,心里蒸腾起一股无法言说的酸意,男孩子都喜欢你这样的吧,她在心里想着。


“所以我哪个都不想要,”秦率然微笑着,努力平复着因争锋相对而狂跳的心脏,“我目前还是个不婚主义者。”

“哎呀,反正我还是想找一个胸大的漂亮妹子。”肖一恒连忙打断她们的对话,岑熙拍了他的脑袋一下,“真庸俗。”

“哪里庸俗了,我现在可是寂寞得很。国家把黄片都禁了,单身狗如何进行情感宣泄啊,团组织又不给我们包办感情大事。”听了这话,众人都大笑起来,小别墅里似乎又洋溢出一种轻松愉快的氛围。

秦率然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居然是纪。纪仿佛有一种未卜先知的能力,在她最尴尬的时候打电话来,正好让她稍稍离开一会这场令她不适的聚会。她离席走到旋转楼梯下的那块阴影里听电话,听到纪温和的嗓音时她觉得鼻头似乎有一点发酸。

“没有打扰到你吧?还在聊那些无聊的话题吗?”纪问。

“刚结束,我想,”她回答道,然后压低声音说,“但前面有点尴尬,你电话来得正是时候,我和那个女人正对婚姻和爱情问题产生了一点小争执。”

“她大概从没有见识过婚姻悲剧的一面,在这方面你总是很实际,不过你有时可能也过于自我了。”纪说。

“我知道。”在纪面前,她总是不惮于承认自己的缺点。她一边听纪说话,一边打量着这个阴影地带,突然发现墙壁上居然有一扇门,安着薄薄的茶色玻璃,看不清门后的情况。

“那你好好玩,就不打扰你啦!”纪说道。秦率然和他道了别,从楼梯下走了出来,正在聊天的三个人一齐转过头看着他,脸上露出微笑。秦率然吓了一跳,笑道:“你们要不要那么有默契啊。”大家也笑了起来,肖一恒道:“我们当然有默契啦,都是老铁嘛——你的手机质量不错啊,居然还能打电话,我们都没信号了。”

“对了,”秦率然道,“你们知道楼梯下面有一扇门吗?居然还是玻璃的。”

“哦我们之前在你没来的时候也发现了,但是门锁的,我觉得应该哪里都不通,因为房子的结构摆在那。”岑熙说道。秦率然点点头,便把那扇门的事抛到脑后了。


“对了率然问你个问题哦。”李文珊突然认真地看着她说,那表情让她觉得像是回到高中发成绩单的时候。

噢!开始了,想探听我吗?秦率然这样想着,然后微笑地点点头,心里的防备一点点升起来。

“你读你现在这个专业,以后想做什么啊?”李文珊脆生生的问道

“全球化与国际研究吗?”秦率然觉得心口的血一下子全都涌上了脑门,一种极端的怒火在四肢百骸里燃烧。李文珊的表情仍然是真诚的,甚至是小心翼翼的,秦率然却觉得她身上每一根绒毛都在洋洋自得地向自己这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搔首弄姿。在这个失业率激增的年代,全球化这种听起来假大空的专业在普通人眼里会有什么前景呢?

“这确实是一个范围很广的专业,”秦率然放慢自己的语速,努力让自己显得胸有成竹,“但是因为全球化一直都是热门话题,而且也是大趋势,因此在国际关系,传媒,金融方面都会用到,所以我基本都可以去。而我比较感兴趣传播这一块,所以我可能打算申请双学位••••••”听起来多么无力啊,秦率然恨恨地想到,事实上自己比谁都担心自己的就业问题,所以咬着牙也要为自己申请一个双学位,学一门实用的专业来给自己的未来打上一份双保险。

“我其实想看看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像我学媒体的其实前景也不怎么好,国内的媒体市场都饱和了。”李文珊忧虑地说。


秦率然有些意外她的实话实说,心里又对自己的虚荣心和小心思有些自惭形秽,为什么不能务实一点呢?像李文珊一样,也许就不会输得那么惨了。一时间她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脸上还要保持微笑,竟说不出话来。

“我爸妈一直让我做会计,当个文秘什么的,他们就觉得女孩子早点安定下来,有个稳定的家庭就好,”岑熙一边说着,一边拿着她的手机四处找信号,“没有信号啊,说好要给男朋友发照片的。”

秦率然觉得一阵反胃,“天哪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传统,凭什么女孩子就得早点安定下来?真搞不懂子宫和卵巢到底比前列腺和睾丸差在哪里了?”

“怀孕和生理期确实挺麻烦的,”岑熙惶恐又无力地笑了笑,“而且像我这种大学也找不到什么很好的工作,我感觉大家也不怎么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所以等你们以后有钱了,让我住你们家厕所就行。”

肖一恒夸张地笑了起来

“国内的大学确实水课太多,很多课开了完全是浪费时间,”秦率然并没有接她的玩笑话,“而且把一个有巨大漏洞的理论当成真理来学习,根本就是误人子弟。”岑熙有些尴尬地挠了挠下巴,低头继续把玩手机。

“我倒觉得我们教授讲得挺好的,你们知道的,好多都是大牛。”李文珊插话道,眼睛里第一次闪现了自信又骄傲的光。秦率然觉得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脑袋又开始嗡嗡作响了。

“大家玩扑克吗?那些人真是的,居然还不来。”肖一恒晃着一叠扑克笑嘻嘻地打断,灰色的头发被他弄得像一丛被霜打了的杂草。除了秦率然,大家都兴致高涨地应和了,一瞬间屋里的气氛又轻松了起来。

“我不太会,我看你们玩吧。”秦率然推拒道。

于是剩下三个人开始玩斗地主,秦率然看了一会就觉得无聊了,她低下头给纪发消息:

“好无聊啊,有一波同学现在还不来,感觉已经聊不下去了。”

纪很快就回复了:“我也不喜欢和浮于表面的人聊天,但他们的想法很实际不是吗?”

“是的,”秦率然回复道,“和他们聊天至少不会闹的太僵,可是我实在受不了总把自己想说的翻译成大白话才能让自己不那么格格不入。每次触碰到有趣的话题都会被一笔带过,我感觉他们就从没有好好思考过。”

“你这话可别让他们知道,”纪发了一个“笑哭了”的表情,“不然他们只会觉得你很做作。”

秦率然回了一个赞同的表情,心中既压抑又觉得孤单,索性站起来四处走走。不知不觉又走到楼梯下的门前。她试探着拧了拧门把,门居然开了一条小缝,隐隐的说话声从门缝里透了出来。居然还有一个房间,秦率然惊讶地想着,而且还有一波客人。她正想合上门,突然觉得那个说话的声音有点耳熟,她小心翼翼地凑近门缝,只听那人说道,“李文珊他们怎么还不来?这里没有信号也联系不上他们。”

是没来的王寅他们!这是什么情况?他们走错房间了?秦率然心中一喜,索性推开门走了进去。







(四)

秦率然走进了门才发现,除了旋转楼梯的位置是相反的,这个房间居然和她刚才的房间如出一辙,连那像盾牌一样的窗帘都泛着一样的金属光泽。王寅和陈怀亦坐在一条沙发上,郑妍单独坐在另一条沙发上,三个人几乎还是高中地模样,连着装都没有改变:都是宽大的T恤,加上肥大的,布满口袋的中裤。王寅和陈怀亦都带着最新款的Apple Watch,郑妍手里还捧着它的iPad,耳朵上插着蓝牙耳机。尽管如此,这样的装扮在大学生里未免显得有些落魄。三个人看上去胖了不少,表情也不如高中时那样意气风发了,大学生活好像给他们蒙上了一层郁结之色,让他们的眉宇间都显出愤世嫉俗的尖刻来。但是能见到他们依然让秦率然既欢愉又紧张,因为他们三人都是真正的学霸,是能让秦率然钦慕并且心服口服的学霸。


她快步从楼梯下走了出来,“嘿!你们居然在这里!我们还在等你们那!”三个人一齐转过头看向她,脸上露出如出一辙的,如同凝固了一般的惊讶表情。秦率然感觉心脏漏跳了一拍,“嘿,你们别吓我啊!”她朝前挥了挥手。

“我去,你才把我们吓死了!”陈怀亦拍了拍胸脯,“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们都没看到你。”

“就刚刚,”秦率然说道,一边给站起来给郑妍一个拥抱。

王寅摸了摸下巴上地几根小胡子,笑道,“这边信号好烂啊,我们都联系不到你们,搞得我们都开始阴谋论了。”

“我听说好像是流星雨的影响,可是流星雨也能引发磁暴和射电爆发干扰信号吗?”陈怀亦笑嘻嘻地看着秦率然。

秦率然耸了耸肩,“我不知道啊,不过你别说这实在是太像我看的那部电影了,《彗星来的那一夜》,看过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