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最佳?这本总裁小说排行榜第1名

顺水推书 2018-11-15 10:04:00


2017最爱喜欢的总裁小说,肯定有《首席老公小娇妻》的一席之地,简直太好看了,一起来欣赏一下吧。【每日推荐,请关注我

“不要,不要,不要,啊……”随着一声尖叫,女孩被男子粗暴的占有。

男子粗重的喘息,女孩不停求饶的哭泣,随着一阵又一阵的起伏,最终渐渐消失在了那间看不见光的阁楼里面。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女孩哭泣的声音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绝望和苍凉,黑暗中看不清男子的一星半点,却能感受到男子刺裸身体的强健肌肉。

“呵……”黑暗中只是传来一声嘲讽的笑,“我是来自地狱的恶鬼。”

……

“啊……”蓝兮大叫一声,一下从床/上惊坐起来,快速的扫了一眼屋内,花色的桌布盖着四四方方的桌子,窗台上摆着两盆仙人掌,还有阳台上挂着的衣服……

不变的摆设告诉蓝兮,还好,还是在自己租的小屋内。

屋内亮着一盏小小的蘑菇夜灯,整个屋子呈现着一层柔和的灯光,自从四年前发生那件事后,蓝兮就一直不敢在关着灯睡觉,每个夜晚,都会亮着一盏小小的夜灯。

拿出手机看了看,已经六点了,蓝兮没有了再睡觉的欲望,干脆直接起了床。

洗漱好后,手机的闹铃响了起来,蓝兮拿过手机看了眼,一下愣住了,星期天,又到了回那个“地方”的日期。

蓝兮以前也是住在那个“地方”的,还是人人尊敬的大小姐,可自从四年前发生那件事后,蓝兮被退了婚,也被次那个“地方”赶了出来。

只是每个星期天,做做样子的回去一次,以此给外人一副家和万事兴的假象。可事实上,蓝兮的笑话,早就在四年前就已经传遍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就到了中午十二点,再不回去,恐怕就会迎来更大的难堪了。蓝兮咬咬牙,拿起钥匙和包,出了门,仔细的锁好门后,转身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不远处的加长劳斯莱斯里,南宫厉皱着眉头听着助理叶文不停的汇报着南陵各种工程的进度。

“如果只是这些小事,你最好在一分钟之内说完。”南宫厉凌厉冷漠的声音响起,彰显着他的耐心已经快到极限了。

“是,总裁。”叶文急忙恭恭敬敬的答应,三十秒说完最重要的,最后的三十秒汇报了南宫厉晚上的行程。

“总裁,今晚是蓝家老爷六十大寿,已经三番几次邀请了你,总裁你去吗?”

蓝家?南宫厉的犹如完美雕刻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疑虑,南陵那个快倒闭的蓝家?

“是的,就是那个快倒闭的蓝家,希望这次借助60大寿拉拢一些商业上的合作对象。”叶文快速的说完,然后静静等着总裁发话。

“开车。”南宫厉只是冷冷的开口吩咐,然后不再说一句话。

蓝家,是四年前那个女孩的蓝家吗?

南宫厉不再说话,叶文也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只是不时悄悄打量一下自己的总裁。

南宫厉长相出色,身材一流,年纪轻轻就已经把整个南陵的产业做到了最大,勘称完美的一个男人,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只是这个秘密,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些不小心知道的人,都已经下了地狱见了阎王。

……

蓝兮来到蓝家的别墅前,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按响了门铃。很快就有佣人来开了门,看见是蓝兮,佣人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佣人就小心翼翼的开口了,“大小姐,你回来了。”

“嗯。”蓝兮轻轻点了一下头,刚想进去,就看见了蓝雅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肢出来了。

“哟,这不是姐姐吗?怎么今天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知道今天是爷爷的60大寿,提早回来蹭吃蹭喝啊!”蓝雅骄傲的犹如一只孔雀,高高的扬着脑袋,仿佛要把蓝兮鄙夷在地。

蓝兮心里一惊,这才想起来,今天是爷爷的六十大寿,可是她却忘记了,从那个恶梦醒来后,什么都没准备,就直接回来了。

看着蓝兮两手空空,蓝雅笑的就更讽刺了,“想不到堂堂蓝家大小姐,竟然连爷爷60大寿都不准备礼物,还真是够孝顺。”

看着蓝雅脸上那充满讽刺的笑容,蓝兮的手指紧紧掐进了掌心里,过了好久才压下自己的怒气,曾几何时,这样高高在上的人才是她。

“我先进去看看爷爷。”蓝兮平静的说完,然后绕过蓝雅准备朝里走去。

蓝雅脸上一直是嘲讽的笑,以前的蓝雅有多骄傲,如今就有多惨,蓝家这么注重名誉的家族,又怎么可以容忍蓝兮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

蓝兮故作平静,一步一步沉稳的朝着蓝家别墅的大门走去,只是在到大门的时候,再次迈不动步子了。

陈皓文静静的站在别墅门口,静静的看着她。

男子身材高大,脸色沉静如水,带着一丝阴沉的看着她。

蓝兮心里一痛,陈皓文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厌恶,那种感觉,足以令蓝兮心碎。

四年前,原本是蓝兮和陈皓文订婚的,可是在订婚的前夕,蓝兮消失了整整三天,回来后,订婚的人变成了蓝雅和陈皓文。

而随着蓝兮回到蓝家的一个星期后,有人送来了蓝兮消失那三天的消息,再然后,蓝兮的人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被赶出蓝家,剥去蓝家大小姐的身份,冻结所有的银行卡,蓝家的公司不许踏进一步……

最初的那段时间,是蓝兮这辈子最难熬的,最痛苦的莫过于自己当初心爱的人不但不信她,还跟着其他人一起踩她。

其中做的最过分的,就是蓝兮同父异母的妹妹蓝雅,不但抢了她的未婚夫,还跟着陈皓文不停公开的秀恩爱,甚至一次又一次到蓝兮租住的小屋内狠狠打击蓝兮。

逼的蓝兮不得不停的搬家,而蓝兮重新得以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回蓝家,源于两年前。

……

蓝兮的回忆还没有结束,蓝雅踩着高跟鞋已经来到了陈皓文身边,亲昵的站在陈皓文的面前,当着蓝兮的面抬头吻上了陈皓文的嘴唇。

陈皓文非常配合蓝雅,大手一揽,紧紧的搂着蓝雅在蓝兮面前上演了一个法式长吻。

四年时间,蓝兮对于这样的画面已经免疫了,看着眼前吻的难舍难分的两个人,蓝兮心里的痛也已经麻木了,快速的绕过两人,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蓝雅眼里浮上一丝凌厉的光,为什么现在蓝兮可以这么平静了,当初蓝兮可是又哭又闹,说什么也不能接受陈皓文和她在一起的事实,如今倒是很能沉住气了。

蓝雅嘴角扬起一抹妩媚的笑,冲着陈皓文甜甜一笑,“皓文哥,我们进去吧!”

“好。”陈皓文宠溺的看着蓝雅,搂着蓝雅也进了别墅。

别墅里面正在忙碌的布置着,佣人看见蓝兮,大家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又埋头做自己的工作。现在的蓝兮,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大小姐了,蓝家,现在是蓝雅和蓝雅的妈妈赵秋水说了算,佣人谁也不想惹祸上身。

这样的情景,蓝兮已经很熟悉了,什么也没说,径直朝着楼上走去,爷爷一般都是呆在书房,蓝兮每次回来,都是和爷爷打声招呼,然后默默的坐一会就回去。

上到第8节楼梯的时候,赵秋水从楼上下来了,两人刚好不偏不倚,碰了个正着。

“蓝兮回来了。”赵秋水脸上挂着笑,只是那笑却不达眼底。

蓝兮平静的看着赵秋水,很有礼貌的开了口:“阿姨,我来看爷爷。”

“嗯,我知道,今天是爷爷六十大寿的日子,你晚上留下来吧,别让外人看笑话。”赵秋水笑容依旧,只是话语冰冷,看着蓝兮的眼神里明显写着厌恶。

“好,我知道了。”蓝兮依旧平静,四年的时间,已经让蓝兮改变了许多,再也不会和以前一样大吵大闹,弄的一身狼狈。

赵秋水侧开身,看着蓝兮上了楼,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嘴角扬起一抹阴谋的笑。

……

南宫集团,38层总裁办公室,南宫厉冷眼看着眼前站着的几人,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这点事都办不好,马上给我滚蛋。”冷冽的声音响起,整个办公室里面气压低的不能再低。

几人谁也不敢开口说话,只是默默的回去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然后快速的滚出了南宫集团。

高档的红木办公桌上,放着蓝家几次三番送来的请柬,南宫厉凌厉的看着那张大红色的请柬,过了很久才按下内线,叫来了叶文。

……

晚上八点,蓝家热闹非凡,虽说蓝家现在濒临破产,可好歹在南陵生存了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和财富还是有不少,更何况破产的消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

如今蓝家老爷子六十大寿,来的人还是很多。蓝兮只是静静的呆在爷爷的书房,如今的蓝家,早已没有了她这个大小姐的身份。

爷爷的书房里面,还挂着一张全家福,只是上面和蓝兮最亲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如果不是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妈妈一定还陪在自己身边,蓝兮的泪水无声的落了下来,为什么,那个人是她。

晚上九点,正是宴会进行的高/潮,门外突然驶进了一辆限量版的加长劳斯莱斯,劳斯莱斯缓缓停在别墅门口,并未按照安排停到车库里面。

蓝雅看见那辆限量版的加长劳斯莱斯,眼睛顿时亮了,要知道在南陵,有钱的人虽多,但限量版的加长劳斯莱斯,还没有几个人开的起。

司机快速的下车,戴着帽子和白色手套,一看就是高级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一条高级定制的西裤包裹着大长腿优雅的迈了出来。

只是一眼,所有人就屏住了呼吸。

英俊的脸上完美的五官犹如精雕细琢,深邃的眼眸只是一扫,一股强大的气场顿时弥漫了整个别墅,身材比例堪称完美,标准的黄金比例下穿着的是一身名家定制的私人西装。

脚上是同款的黑色皮鞋,一米八八的身高顿时秒杀了一众的大肚男人。

叶文捧着礼物,恭敬的跟在南宫厉身边,而别墅所有人,还没从最初的那种惊艳里面回过神来。

南宫厉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厌恶,微微扬着头,大步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快速的扫了一眼别墅里的人,南宫厉并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难道这个蓝家,不是四年前的那个小人儿家吗?

陈皓文最先回过神来,快速的走到了南宫厉面前,端着一杯红酒准备和南宫厉打招呼。

“你好,我是陈皓文,蓝家的女婿。”陈皓文一直自认自己是美男子,如今看到比他出色了不止一百倍的男子,心里顿时不服了。

只是在不服,脸上还是做出了彬彬有礼的模样,不管怎么说,在这样的场合里,还是要拿出主人家的姿态。

却不想南宫厉只是鄙夷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陈皓文,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陈皓文脸色立马不好看了,刚想反驳,蓝老爷子从人群中走了过来,“皓文,不得对南宫总裁无理。”

蓝老爷子快速的说完,上前对着南宫厉伸出了手,“南宫总裁,谢谢你百忙之中抽空参加了老朽的寿辰。”

南宫厉只是冷冷的看了眼陈皓文,嘴角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嘲讽之意尽显无疑。蓝老爷子狠狠瞪了陈皓文一眼,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竟然连南宫厉都不认识。

“南宫总裁,可否借一步说话。”蓝老爷子对南宫厉很是恭敬,哪怕蓝家遇到危难,可周旋的好,外人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子,所以今天还是会有那么多人来参加了蓝老爷子的六十大寿。

但是眼前的人,南宫厉,蓝老爷子却是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蓝家的状况,能瞒过任何人,但是南宫厉,一定是瞒不过去的。

南宫厉快速的扫过大厅里所有的人,心里还是有一丝疑虑,蓝姓,在南陵仅此一家,为什么却不见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个人?

南宫厉只是静静的站着,出色的外表和一流的身材,已经吸引了不少宴会上的女人,甚至已经有不少蠢蠢欲动准备上前了。

只是奈何南宫厉身上的气场太过强大和冷漠,刚要上前,就被狠狠逼退了。

蓝老爷子还在静静的等着南宫厉,时间不快不慢的过了一分钟,蓝老爷子却觉得无比漫长,甚至开始觉得尴尬。

“走吧!”南宫厉在看到蓝老爷子脸上的窘迫后,才淡淡的开口,眼前的人哪怕是个六十岁的老人家,在他南宫厉眼里,还没有什么人是值得他尊敬和给面子的。

那是一种高位者常年累积下来的自傲,不是自己的人,绝不会刻意去讨好,更何况在他南宫厉的生命里,只有大把的人来讨好他,而他,只需要接受便好。

就好像此时的蓝老爷子,对他也是恭恭敬敬,丝毫不敢怠慢或是有一丝不满流露出来。在南陵,只有靠上南宫集团,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是南宫厉来到南陵几年后,不知不觉立下的规矩。

一分钟的时间,已经让蓝老爷子的心七上八下了,在听到南宫厉那声如免赦免一般的两个字后,顿时长松一口气。

蓝老爷子恭敬的弯腰,“南宫总裁,请上楼。”

南宫厉只是微微垂了垂眼眸,然后毫不客气的走在了蓝老爷子前面。

“皓文,你招呼一下宾客。”蓝老爷子转身,严厉的看了陈皓文一眼,才转身跟上南宫厉的脚步。

蓝兮一个人静静的呆在爷爷的书房里,一直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赵秋水硬要自己留下来,说是什么不能让外人看笑话,却从头到尾都不让她出现,这和在不在有什么区别吗?

书房的隔音效果很好,爷爷临出门时深深望了蓝兮一眼,那一眼,让蓝兮看不透爷爷的想法了。

或许可以说,蓝兮从来就没有看透过爷爷的想法,四年前,蓝兮的妈妈还在,蓝兮还是蓝家的大小姐,赵秋水和蓝雅还没有进门。

那时候的蓝兮,真的是天之骄女,要什么有什么,脾气骄纵的不像话,可是短短三天,一切就都改变了。

蓝老爷子打开书房的门,恭敬的请南宫厉先进,却在看到里面红木椅子上坐着的蓝兮时愣了一下。

只是很快,蓝老爷子的脸色就恢复了如常,“蓝兮,你先回你自己以前的房间,我和南宫总裁有话要说。”

蓝兮急忙站起身,对着自己的爷爷和南宫厉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快速走了出去。

经过南宫厉身边的时候,蓝兮只感觉到一股炽热的眼神追着自己,那种感觉,仿佛要在她身上烧出一个洞。

等到蓝兮从书房离开后,南宫厉才快速走进这间充满檀香味的书房,蓝老爷子恭恭敬敬的请南宫厉坐下,然后叫佣人泡了顶尖的龙井后,才思索着要怎么和南宫厉开口。

南宫厉高高在上的坐在蓝老爷子的位置上,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自然,随意的扫了一圈书房内的摆设,目光就直直落在了书桌上摆着的一张全家福上面。

全家福上面的蓝兮,刚刚才从他面前走过。

只是照片的女子,笑容灿烂,一脸幸福,和刚刚那个内敛深沉,浑身弥漫着哀伤的女孩简直不似一个人。

蓝老爷子看南宫厉紧紧盯着桌子上的全家福,忍不住有些紧张了,“南宫总裁。”轻轻的开口喊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南宫厉,生怕自己哪里一个不注意,就让好不容易才请来的南宫厉不满。

“嗯?”南宫厉收回目光,漫不经心的看着蓝老爷子,“不知道蓝老爷子单独叫我来是有什么事。”

南宫厉的声音很冷,带着一丝清冽的味道,眼神也不带温度,只是那样静静的坐着,书房内的温度就降低了很多。

“南宫总裁,我是想和你商量一下”“蓝老爷子,刚才在这里的那个女孩,是你什么人。”

蓝老爷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宫厉打断了,南宫厉只是玩味的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好看的眸子里是一抹高深莫测的光芒。

蓝老爷子明显愣了一下,想到自己怎么还忘了蓝兮在书房,不知道南宫厉是不是生气了,斟酌了好一会儿,蓝老爷子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那是我的大孙女,蓝兮。”

“是吗?既然是你的大孙女,为什么不见她出现在宴会上,要知道今天可是你的六十大寿。”南宫厉冷冷的看着蓝老爷子,眼底是一片鄙夷。

蓝老爷子一下语塞了,对于蓝兮没有出现在宴会上,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给南宫厉开口解释,四年前的事情,除了蓝家知道真正的内幕,外人知道的只是蓝家放出去的烟雾弹。

南宫厉静静的等着蓝老爷子给他一个满意的解释,这个蓝兮,会是四年前的那个蓝兮吗?

蓝老爷子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南宫厉彻底等的不耐烦了,英俊的脸上神色一片阴沉,如鹰般的眸子散发着骇人的光,只是轻轻扫过蓝老爷子,就让蓝老爷子这个久经商场的老人打了一个寒颤。

“南宫总裁,我……蓝兮她……”“算了,你直接说找我什么事。”

蓝老爷子的话再次被不客气的打断,却让蓝老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蓝兮的事情,不能外扬,但是如果想瞒南宫厉,却也是不太可能,如今南宫厉主动不问了,蓝老爷子自然是高兴的。

“南宫总裁,是这样的……”

蓝老爷子快速的说完,然就静静的等着南宫厉开口,只是南宫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脸上写满了嘲讽之意。

“蓝老爷子,你凭什么以为,我南宫厉会帮你蓝家。”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