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 免费看任意小说!前妻久别无恙任意看

资源库爱分享 2018-10-15 14:14:19

你不一定要点蓝字关注我的

特别强调:

1、资源库爱分享提供的所有下载文件均为网络共享资源,用于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的24小时内删除。如需体验更多乐趣,还请支持正版。

2、我们提供用户下载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有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利益的,请编辑邮件并加以说明发送到我们的客服邮箱242832809@qq.com 或在微信公众号留言说明。我们会在到消息后的三个工作日内处理并及时删帖。

3、公众号所有资源均可免费直接下载,无需做任何任务,若需解压密码,请在公众号-底部-软件神器-解压密码汇总,自行查看哦!


起飞

这几天小伙伴疯狂在后台发送这个

就是这个“前妻,久别无恙”

小编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个是啥?

最后发现是一个小说的名字!

所以小编今天介绍一个专门看这种言情小说的网站

网站截图:

你们想要看的《前妻,久别无恙》

傅潇潇喜欢了陆云深七年,陆云深就折磨了她七年。

她怀孕,陆云深让她打胎。 她身患绝症,陆云深让她滚蛋。

七年后,傅潇潇死的那天,是陆云深跟她妹妹的世纪婚礼


第一章 陆总,我想要孩子

发布:2017/11/26 22:12:42


加入书架

  

“傅小姐,诊断结果已经出来了。骨癌中晚期。绝症。”嫁到陆家四年多,陆云深的私人医生依然不肯称呼她为“陆少奶奶”,因为陆云深不认她这个妻子。“您大概还能活十一到十二个月。以及,目前世界上没有能彻底治疗中晚期骨癌的药物,傅小姐自行甄别后续药品,有需要再让我为您做检查。”傅潇潇不可置信地握紧了听筒,医生林玫又重复了一遍,她这才回过神。绝症,最多活一年。挂断电话之后,傅潇潇强装淡定地拨通了电话,语调温软:“陆总,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我订了餐厅,你什么时候回来……”那头沉了几乎有十分钟,十分钟内,没有一丝声音。傅潇潇指尖颤抖着,闭上眼,强忍住泪意。又过去半晌,男人才淡淡地说道:“没空。”“那我们的纪念日……”傅潇潇强打起精神,道。“不想过。”语毕,陆云深便不耐地挂断了电话。那头还有女人轻快的声音:“云深,要到时间了,走吧!”挂断电话,傅潇潇捂住脸,眼泪从指缝里流了出来。又是这样。结婚四年,她从早到晚守着这个偌大又冷清的别墅,一个月见陆云深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出来。陆云深厌恶极了她,哪怕她再多讨好也没用。想起家庭医生的话,傅潇潇更觉得心里乱成一团。她以前是娇纵的千金小姐,父母双亡之后没有依靠,是陆云深收留了她,以妻子的名义。四年,她跟陆云深以夫妻的身份相处了整整四年,傅潇潇已经很知足了。一年之后,等她去世,陆云深应该就不会这么恨她了吧?或许陆云深已经忘记她了……忘记她?!想到这里,傅潇潇心里一阵惶恐。绝对不可以!她必须要让陆云深一直记着她,哪怕是一直恨她也好!傅潇潇心烦意乱地想着,不知不觉地便睡着了。再次醒来,已经是半夜的时候,身体传来阵阵撕裂的痛楚。闻到熟悉的味道,傅潇潇便知道身上的人是陆云深。他每次要她,就跟例行公事一样,冷淡又粗暴。从她身上离开,男人重新穿戴好衣物,准备离开。“陆总!”男人顿住。“我,我想要孩子……”“为什么?”男人的语气一如既往不耐。傅潇潇启唇,骨癌的事情就徘徊在嘴边,最后也没说出口。说出去了有什么用?他这么厌恶自己,怕是高兴还来不及。“你常年在外,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陆云深修长的手指扣着扣子,冷淡地道:“你出去做什么都可以。陆家报销。”“做其他事情没意思,我一定要一个孩子陪着我。”傅潇潇倔强地开口。等她死之后,陆云深看到这个孩子就会想到她。陆云深蹙着眉,明显不悦:“结婚的时候你白纸黑字签过条约,我孩子的生母不可能是你。”傅潇潇看着他,突然冷笑一声:“我不可能是陆家长子的生母,那谁是?你领带上的香水味的主人?”陆云深顿了下,却未曾否认。“我知道了,是傅青伊对不对?”


第二章 一年后,我主动离婚

发布:2017/11/26 22:13:12


加入书架

  

“是。”陆云深惜字如金地道。傅潇潇的手不自觉捏紧了被子。傅青伊,她的妹妹,陆云深的……挚爱。“我跟你还没有离婚,陆云深,我才是你的妻子!”或许是因为病情,她的情绪格外的敏感。平日里,傅潇潇无论怎么都不敢对陆云深大声说话的。房间内突然安静下来。陆云深薄唇一抿:“傅潇潇,如果你再不知好歹说伊伊半句坏话,就立刻签离婚书。”傅潇潇突然哽住。她很早就知道,陆云深娶她,全然是因为傅青伊。奶奶病逝前,强迫陆云深和她结婚,不然就把手里陆家的股份给陆云深的哥哥。拿到股份后,陆云深立刻拟好了离婚的财产分配书,准备迎娶傅青伊。但傅青伊是私生女,陆老爷子不同意。于是奶奶要求陆云深签下条约,和傅潇潇结婚七年。条件是宣布傅青伊母亲为续弦,承认傅青伊并非私生女。权势和傅青伊,是傅潇潇跟陆云深感情的唯一纽带。陆云深离开了卧室。他视她如毒瘤,每次回别墅,都从来不在卧室休息。傅潇潇在床上坐了很久。凌晨的时候,她轻手轻脚走到陆云深卧室的门前,里面还亮着灯。隐隐约约听见男人略带宠溺的声音:“到美国记得好好调时差。早点休息,长黑眼圈就不好看了。”……能让他这么温柔的人,只有傅青伊。她在门口站了半个小时,一直等到陆云深挂了电话,才轻轻敲门:“陆总,我找你有事。”“明天去问管家。”陆云深不耐地开口。傅潇潇深吸了一口气,“我是来跟你商量离婚的事情。”“我会遵守合约,你不用担心。”男人的话略带些讥诮。傅潇潇咬住唇,眼泪夺眶而出:“我不止这个意思……你给我一个孩子,我们一年之后就离婚。”门突然被打开,陆云深站在门口,眼神冷戾:“傅潇潇,别以为你的小聪明我不清楚!怀孕之后你有了把柄,离不离婚还不是你说了算?”“我……”“陆家的孩子,只能是傅青伊生的。”“好,我不要孩子,而且一年之后我会主动跟你离婚。但是,这一年之内,你要多回来几次……”傅潇潇看向他。陆云深语气刻薄矜冷:“伊伊给我打电话了,你最好在一分钟之内把话说清楚。”说起傅青伊的时候,男人的眼底是丝丝雀跃。像是陷入热恋的男人。傅潇潇喉咙有些哽咽,眼眶泛酸:“你知道,我傅潇潇这个人有个癖好,就爱勉强不喜欢我的人。如果想要离婚,就答应我的要求。不然,你就再等三年吧。”陆云深冷笑:“傅潇潇,我愿意多等三年,也不愿意看见你这张恶毒的脸!”傅潇潇的手狠狠地攥成一团,“五个月,这是我的最低要求。陆云深,你等得起三年,傅青伊呢?你舍得让傅青伊再背负三年的骂名吗?”她说的话戳中了陆云深的死穴。傅青伊已经当小三当了四年。陆云深怎么舍得再委屈她?陆云深看着她的侧脸,薄唇轻启:“成交。”


第三章 她根本不是陆少奶奶!

发布:2017/11/26 22:13:50


加入书架

  

傅潇潇不再提孩子的事情,可是心里却还惦记着。跟陆云深的每一晚,她都将避孕药换成维生素,极力迎合男人,试图挽留她。陆云深对她相当的粗暴,每次过后,傅潇潇身上都会留下青青紫紫的狼狈痕迹。陆云深对傅潇潇唯一的一次温柔,是那天他满身酒气地回到家,将她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伊伊”。他凑在她的耳边,声音缠绵缱倦:“伊伊,我好想你……”那晚陆云深没有碰她,只是亲了亲她的侧脸,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过后的一个星期,陆云深都没有回陆家别墅。傅潇潇知道几天后陆云深有个宴会要出席,特意去了白城的奢侈品中心,选了一下午,她终于买下了一条与陆云深相搭的领带。“潇潇!潇潇!”她唯一的闺蜜秦小悦从远处跑过来,握住傅潇潇纤细的手腕,怒气冲冲地说道,“我刚刚看到陆云深了!他身边好像还有一个女人……”傅潇潇脸色有些苍白:“是秘书吧,你别大惊小怪的。”“秘书怎么可能这么亲密!”秦小悦讥嘲了一声,拉着傅潇潇的手就朝着珠宝店方向走去。站在珠宝店斜对面,透过玻璃墙,陆云深颀长的身形格外今人瞩目。他旁边的女人是……“傅青伊!怎么是她?”秦小悦惊呼一声:“这个小三还敢回国?潇潇你等着,让我去收拾这对渣男贱女!”“站住!”“傅潇潇,站在里面挑选着珠宝的,一个是你老公,一个是你妹妹,你打算忍下来?!”“……陆云深又不喜欢我。”“呵,如果不是傅青伊强占了四年之前你的功劳,她会得到陆云深的青睐吗?要我说,你就不应该忍让傅青伊!”“我现在说四年之前的那个人是我,陆云深会信吗?”秦小悦失语。是啊,陆云深现在这么厌恶傅潇潇,她就算说了实情,陆云深也只会更加讨厌她。“可是你就打算让傅青伊这个差点杀了你的私生女,又霸占你的父亲,又霸占你的老公?”傅潇潇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你不用管了。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她不是没有告诉过陆云深。四年前,她满怀希望地嫁进陆家,她就已经告诉了陆云深。傅潇潇那个时候天真地觉得,陆云深只是不知道她是那个人而已。等他知道了,他就会喜欢上自己。却没有想到,结婚当晚,陆云深便飞去了美国找傅青伊。留给她的只有一句话——“傅潇潇,别去找伊伊麻烦。”陆云深觉得她心机重,想要占了傅青伊的功劳。他受伤了,那时候短期记忆紊乱,记不得那个人是她很正常。傅潇潇不生气,也不舍得对陆云深生气。陆云深生性凉薄,只有和傅青伊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卸下防备。她已经强行夺走了陆云深四年的婚姻,不能毁了傅青伊,让陆云深失去唯一喜欢的人。秦小悦不知道傅潇潇的心思,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看得这么透,就不应该爱上陆云深!人家两情相悦,你插进来做什么?”和秦小悦告别之后,傅潇潇乘车去了陆氏集团。前台拦住她:“小姐,请您出示证件。未经允许,或未出示身份证明不得擅自进入集团。”“你让陆总的秘书下来认一认,我是陆总的妻子。”女秘书蹬着高跟鞋走了下来,上下打量着傅潇潇,露出嫌恶的表情:“把她赶出去!”前台开口,“文秘书,这是陆少奶奶。”“她是假的!陆少奶奶经常出入总裁办公室,我也认得,你别想随意冒充!”“我就是。”她和陆云深的结婚证,现在就还摆在卧室的床头柜上!文秘书冷哼一声,目光落在她身后:“你身后,站在陆总身边那位,才是名正言顺的陆少奶奶!”


第四章 明天带你去选钻戒

发布:2017/11/26 22:14:42


加入书架

  

傅潇潇转过头去,就看见傅青伊挽着陆云深,有些讶异地看着她。“文秘书,这是……”文秘书谄媚笑道:“少奶奶,我立刻把她撵走。”傅青伊也不开口解释,就看向陆云深。男人淡淡地道:“听你的。”陆云深矜贵,傅青伊貌美,两个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她因为得病的原因,脸色苍白,唇色黑紫,看上去极度营养不良,像是从哪个贫民窟跑出来的,跟陆云深没有半点相配。她就像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小三,来破坏这对金童玉女。“快把她赶出去!”文秘书指挥着保镖说。傅潇潇上前两步,来到陆云深跟前。傅潇潇犹豫了下,才开口说道:“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姐姐,有什么事你告诉我就好了。就不用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傅青伊微笑着道,赫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顺手之劳。”傅潇潇强颜欢笑地看着傅青伊。“云深,既然姐姐已经来了,就让她把东西放在总裁办公室再走吧。”傅青伊撒娇道。“让她进去。”陆云深沉声对文秘书道。文秘书看着这三个人,一头雾水。这到底谁才是陆少奶奶啊……傅潇潇疾步走进了电梯。到达顶楼,傅潇潇突然脚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疼,非常地疼,她几乎能听见骨头咔擦一声,不过数秒,疼痛便从双腿蔓延到了全身。礼盒砸落在了地上,傅潇潇连活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全身上下的骨骼像是被人拆烂、重组,然后不停地摩擦。“云深……”傅青伊略带娇羞的声音突然响起,紧跟着,就是阵阵脚步声。不能让陆云深发现!傅潇潇狠狠地咬着舌尖,铁锈般的血腥味刺激得她多了一份力气,拿起装礼盒的纸袋,她跌跌撞撞地走向了杂物室。走进杂物室,用尽全力关上门,傅潇潇直接栽倒在了地摊上。门外,不知道陆云深说了什么,傅青伊天真地说道:“那是不是没过多久,你们就会离婚了?离婚之后,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待在你身边了?”傅潇潇把脑袋搁在门板上,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竟然想要听到陆云深的答案。“是。”男人的声音格外温柔,“设计师到白城了。我明天带你去选婚戒。”傅潇潇心如刀绞,眼前一黑,就直接在剧痛中晕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跟陆云深结婚四年,这是她第二次来陆氏集团。刚结婚的时候,傅潇潇就偷偷跑来过一次,结果直接被人赶了出去。傅潇潇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正准备敲门,却听见傅青伊婉转细碎的声音:“云深,亲亲我好不好……云深,我好想要……”傅潇潇僵在了原地。她当然知道,里面可能会发生什么……手握成拳,又松开,傅潇潇敲了敲门,便直接把门推开了。傅青伊只穿了薄薄一条吊带裙,正跪坐在陆云深面前,向他极力求欢。陆云深一如既往的矜贵,连衣服扣子都没有解掉一颗。傅青伊站起身,看见傅潇潇就站在门口,惊叫一声,立刻拿起外套裹住自己。陆云深挡在傅青伊身前,神色无温:“你还没走?”


第五章 傅潇潇,你好自为之

发布:2017/11/26 22:15:00


加入书架

  

“我……”傅青伊柔柔弱弱地道:“姐姐,现在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你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做吗?”五个小时?傅潇潇愣了一下,原来她已经昏迷了这么久。早期的时候,她几乎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第一次发病,竟然就这么猛烈。她的怔愣,在傅青伊眼中无非就是心虚了:“姐姐,你不是只想给云深送东西吗?东西没在桌上,你人也不见了。身为妹妹,我真的非常担心你。”“我……”傅潇潇启唇,又不知道该编造出什么好点的理由,干脆什么都不说,任由陆云深误会下去。“明天陆总要出席宴会,我就从家里拿了一条领带。”傅潇潇风轻云淡地说道。傅青伊眼底有些讥嘲:“姐姐,陆家可不缺领带用。”“我出来逛逛街,顺便来一趟陆氏而已。”傅潇潇笑了一下。她目光落在陆云深桌上的碗。傅青伊立刻笑着说道:“这是我给云深准备的蟹肉粥,姐姐饿了吗?”傅潇潇怔怔地看着陆云深,低声说道:“你体寒,医生让你少吃海鲜。”傅青伊微微一笑:“我知道了,我会提醒云深的。”傅潇潇对傅青伊的插嘴置若罔闻:“以后少熬夜。还有……”“傅潇潇,说够了就出去。”男人神色清冷地看着她。傅潇潇鼻尖一酸:“以后我不在了,你一定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傅青伊一点都不知道他的饮食禁忌,她真的很不放心陆云深。“姐姐,你担心什么?以后就算你不在云深身边,不是有我吗?我时时刻刻都跟云深在一起,这些事情我自然会处理的。”傅青伊说道。她的眉眼里满是挑衅。傅潇潇的眼神黯淡了几分。傅青伊见状,笑得更加天真烂漫:“云深,既然姐姐都来了,不如我们就和她一起吃顿晚餐吧。”陆云深的目光落在傅青伊身上,温柔少许:“嗯。”米其林餐厅里,傅潇潇和陆云深对坐着,傅青伊就坐在男人的身边,小鸟依人地靠在陆云深的肩膀上,时不时跟陆云深说说笑笑。陆云深低眸,应着她的话。傅潇潇心里一绞。上菜之后,傅青伊很热心地给傅潇潇夹了几只虾子。傅潇潇刚咬了一口,突然尝到喉间一股腥甜。她脸色一白,站起身,匆匆跑向了厕所。将自己反锁在隔间内,傅潇潇忍不住嘴里的血腥味,直接吐了出来。喉咙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她不停地呕着,每一口呕出来的都是血。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两分钟。骨癌病人,好像不应该吃海鲜这种发物。这么重要的医嘱,她竟然忘记了。擦干净嘴角的血迹,傅潇潇才离开了隔间。一过去,就看见傅青伊正靠在陆云深的肩上,肩膀微微颤抖,显然是在哭。见傅潇潇来了,傅青伊一脸泪痕地说道:“姐姐,你讨厌我,就跟我说就是了,何必做出这样的姿态来刺激我?你明知道,我从小流落在外,最看重的就是亲情。”傅潇潇淡淡地道:“我只是有点过敏,所以跑到厕所去整理了下仪容。”“你以前对海鲜从来不过敏的!”傅青伊不信,相当委屈地说道。傅潇潇不再解释,傅青伊站起身,就往外走:“姐姐不喜欢看见我,那我就走了!”她走之后,陆云深看向傅潇潇,凉薄地道:“你让傅青伊难受,我就让整个傅家难受。”“陆云深……”等陆云深离开,傅潇潇立刻接到了傅家人惊慌失措的电话:“潇潇,我们合作的几个大买主,全部都撤资了……我们快破产了!”傅潇潇苦笑一声,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费尽心思,死皮赖脸嫁的丈夫,却为了另一个女人这样对她。傅潇潇,你活得真失败。


第六章 “云深,我想你了。”

发布:2017/11/26 22:15:15


加入书架

  

晚上是倾盆大雨,傅潇潇在卧室里听见大门的响动,立刻跑了下来。“傅潇潇!”看着陆云深俊美的脸,傅潇潇一惊。陆云深回来看她吗?心里升起一丝喜悦,傅潇潇正欲开口,眼前一花,纤细的脖颈便被男人的大掌狠狠掐住。“唔……我……”傅潇潇几乎要窒息了,脸色苍白如雪。陆云深满眸戾气,“你又用什么威胁了伊伊?”“我、我没有……”“那伊伊是疯了,才让我来找你过夜?”陆云深冷笑一声。傅潇潇双手紧握。傅青伊这是摆明了想让陆云深误会她!可是,她却百口莫辩!“傅潇潇,你怎么这么贱?”陆云深修长的手指狠狠揪住她的碎发,启唇,“我劝你死心。陆家唯一承认的少奶奶,是傅青伊。”傅潇潇被掐得近似断气,她狠狠地咬了一口陆云深。陆云深放开她,傅潇潇立刻跌在了地上。她咽下喉中的血腥味,狼狈起身,“对,陆云深,我就是威胁了傅青伊!只要我告诉陆老太太,傅青伊她妈还是妓-女,你说陆老太太会怎么做?”傅潇潇深吸一口气:“想要我守口如瓶,可以,今天留下来陪我,满足我的一切要求!”她神色高傲,心里却难受得绞成一团。陆云深捏住她的下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嫌恶:“你欠-操,我就满足你。”进入的时候,几乎是撕裂的疼痛。傅潇潇用力地咬着陆云深的肩膀:“说你爱我。陆云深,你说啊!”“陆云深!”傅潇潇的手狠狠地揪住沙发垫,眼里强忍着泪意,一字一句地说,“你不是在乎傅青伊吗?想要娶她,就答应我的所有要求!说爱我。陆云深,说你爱傅潇潇!”激烈地几番撞击之后,陆云深薄唇贴在她的耳廓,声音暧昧,说的话却尤为冰冷:“你是想让我丧偶?”这分明就是在警告她,如果她再得寸进尺,他就要……灭口。骨裂的疼痛从双肩蔓延开,傅潇潇疼得说不出一个字。身上的男人并未察觉,只是重复着猛烈的动作。她痛得连动都不能动,陆云深的每个动作,就像是把她的骨头重组了一遍。鼓起所有力气,傅潇潇猛地推开陆云深,滚到了地上。她忍着疼痛站起身,扶着墙,跌跌撞撞地冲进卫生间,反锁了门。雪白瓷砖上晕染开血迹,骨头被撕裂的疼痛重复了一次又一次。傅潇潇无力地锁在角落,狠狠咬住舌尖,强迫自己不出声。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才消失。傅潇潇推开门,就看见陆云深睡在沙发上。傅潇潇上前,才发现陆云深的背后是一大片血迹,顺着他精瘦的腰浸入沙发。是枪伤!傅潇潇打不通家庭医生的电话,不得不找来医药箱,笨拙地给陆云深消毒。陆云深的伤口很深,可是却完全没有处理。大概,他受伤后立刻去找了傅青伊,傅青伊却故意将他推给自己。陆云深气急,甚至连这么深的枪伤都忘记处理了吧。突然陆云深的手机响了。接通,传来傅青伊柔柔的声音:“云深,我想你了。你不是说今天要陪我一起看恐怖片,我一个人好怕。”“他没空,别找了。”傅潇潇说完之后,便挂掉了电话。傅潇潇坐在沙发旁的毛毯上,就这样守着陆云深,渐渐的进入了梦乡。醒来的时候,陆云深已经离开。傅潇潇正在画陆云深的素描画,忽然,门被推开。她抬起头,就看见陆云深周身低气压的站在门口。傅潇潇朝着他露出一个邀功般天真的笑,将画放在身前:“陆云深,你看我的画的你,像不像……啊!”


第七章 她是鸠占鹊巢

发布:2017/11/26 22:15:34


加入书架

  

陆云深突然捏住她的手腕,只听见咔擦一声。骨折了!傅潇潇手里的素描本跌落在地,她忍住骨折的痛,“陆云深,你做什么?”“昨天傅青伊给我打了电话,是不是?”陆云深甩开傅潇潇。手腕又“咔”的一声,傅潇潇疼得倒吸冷气,勉强地笑了下:“是。但是你当时受伤了,所以我回绝了她。”“傅潇潇,你怎么这么自私!”陆云深满眸阴鸷,“趁着我不在,找人绑架你亲妹!”“什么?!”傅潇潇惊呼出声。傅青伊,被绑架了?!傅潇潇心里咯噔一下,“那她现在——”“我救了她。很失望?”“我不是这个意思。而且,绑架的事情跟我没关系!”陆云深看着她,顿住,随之讥嘲地勾唇:“昨晚伊伊向我求救,电话被你接了。你知道之后,却见死不救。不是么?”“她撒谎!”傅潇潇倔强地扬起下巴,直视陆云深,“她只是想让你回去陪她,根本没有提被绑架的事情。”陆云深上前,捏紧了傅潇潇精巧的下巴,有些怒了:“我要你现在去给傅青伊赔罪。”“傅青伊栽赃我。我绝对不会承认,更不要说给她道歉!”让陆云深来找她,从而让陆云深误解她。然后自导自演了被绑架的戏,给她泼脏水。傅青伊,真是好伎俩!陆云深手一松,傅潇潇立刻跌在了地上。额头狠狠磕在茶几一角,肿起一个巨大的血包。她微微眼圈泛红:“陆云深。我傅潇潇没你想象的那么卑鄙,就是要害傅青伊,也光明正大地害。绝对不会用阴谋!”“没那么卑鄙?四年前的结婚契约是怎么来的,傅潇潇,你还不清楚么?”陆云深俊美的脸上浮起阴霾,“你最好祈祷伊伊没事,不然,我要整个傅家给她陪葬!”傅潇潇脸上血色尽失,“对,我就是卑鄙,我逼你签下了契约书!傅青伊她妈害我十二岁就失去了母亲,我凭什么要放过傅青伊?”“那是她妈的事情,跟她没关系。傅潇潇,你真让我恶心。”门被“砰”的关上,偌大别墅内只剩下傅潇潇一个人。额头的血包跟手腕的骨折,傅潇潇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她的脑海里都是陆云深最后说的话。恶心吗?“小美,让管家把我的所有东西全部扔了。”“傅小姐,你这是……”傅潇潇笑了一下:“我鸠占鹊巢四年,该把地方还给真正的陆少奶奶了。”离开陆家别墅,傅潇潇身无分文,不得不去找秦小悦借宿。陆云深再也没有出现过。秦小悦见傅潇潇这几天身体不对劲,就带她去了医院。当秦小悦提议身体检查的时候,被傅潇潇拒绝了。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病情。秦小悦想起傅潇潇的嗜睡和爱吃酸,立刻有了个大胆的猜想,带着傅潇潇去了妇产科。漫长繁琐的检查之后,傅潇潇得到一个惊天的好消息——她怀孕了!


第八章 陆云深,我们有孩子了

发布:2017/11/26 22:16:01


加入书架

  

“傅小姐,你脸色不好,要不要去隔壁做个全身检查?”妇产科医生关切地说道。傅潇潇不置可否:“身体有点小毛病而已。用不着的。”“傅小姐,我建议你真的要去做个检查。如果有什么病,应该立刻打掉孩子治疗。”傅潇潇敷衍了几句,便走出了诊室。秦小悦知道傅潇潇怀孕之后,兴奋不已:“你快去给陆云深打电话啊!”“算了。”傅潇潇摇了摇头。秦小悦撇撇嘴:“这可是你们两个人共同的孩子,就是有再多矛盾,这种事情也得第一时间通知吧。”傅潇潇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唇角泛起一丝苦涩:“小悦,你知道恨屋及乌吗?”秦小悦了然,不再说什么。刚走到转角处,秦小悦一抬头,就看见了熟悉的人脸:“潇潇!陆……陆云深!”傅潇潇听到这个刺耳的名字,正想要绕道,就听见男人无温的嗓音:“找我有事?”“陆云深,你这是什么态度。不耐烦吗?我告诉你,潇潇她……”傅潇潇打断秦小悦的话:“我不是来找你的。我只是……想来看望一下傅青伊。”“不行。”陆云深眉微微一皱,立刻拒绝道。病房内的傅青伊似乎听到了傅潇潇的声音,“云深,外面的人是姐姐吗?让她进来吧。我也很想她。”陆云深露出几分无奈的宠溺之色,抬头,冷淡地看向傅潇潇:“你最好别再惊到她。”“她是陆总心爱之人,我怎么会这么没有眼色了。”傅潇潇轻笑道。病房内,傅青伊柔弱地笑了笑:“姐姐,你竟然愿意来看我了。”傅潇潇却懒得跟她客套:“傅青伊,陆云深对你死心塌地,你何必再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就算我用的下三滥的手段,可是在云深的眼中,那个让他觉得最毒妇人心的人,是你傅潇潇。”傅青伊满面得意地道。“小时候是抢人父亲的私生女,长大了是抢人老公的第三者。傅青伊,你不觉得可悲吗?”傅青伊的脸立刻垮了下来:“呵!傅潇潇,不被爱的那个人才是第三者!所以你妈才是第三者,你也是!”“傅青伊,这种话你根本没资格说!”提起跳楼而死的母亲,傅潇潇捏紧了拳,“他爱的人是真正的你吗?这么多年来冒充当年的我,你累不累?你现在所得意的一切,都是从我这里偷来的!”“呵,就算是我偷的又如何?有本事你去告诉陆云深,当年的人是你。你说陆云深会相信吗?”傅青伊恨恨地说道。说完之后,傅青伊捂住脸,眼泪像不要钱的自来水一样,哗啦啦地流着。听见哭声,陆云深立刻推门而入,有些紧张地道:“伊伊,你不舒服吗?”“我……”傅青伊抹了抹眼泪,分外委屈,“云深,你让姐姐走吧。她不喜欢我,也不必勉强她非要来看我。”陆云深不悦地看向傅潇潇:“你对她说了什么?”傅潇潇顿了顿,“我说我怀孕了。”“什么?!”傅青伊尖锐地惊呼道。“我怀孕了。陆云深,我们有孩子了。”傅潇潇看向陆云深,一字一句地说道。陆云深并没露出半分喜悦之色:“我的?”傅潇潇的身子颤了颤,“是。”“傅潇潇,你真是好手段。”陆云深敛眸。傅潇潇佯装听不懂他语气中的冷意,“陆总不必担心。孩子是我自己想办法怀上的,我自己会负责。至于陆总,完全可以当这个孩子不存在。”她想要这个孩子陪着陆云深。可是她更怕,这个孩子还没出生就被迫流产。说完之后,傅潇潇便转身走了。陆云深凛声道:“打了。”


.

第九章 和你结婚,是我的污点

发布:2017/11/26 22:16:20


加入书架

  

“陆云深,你几个意思?”秦小悦听见陆云深的话,气得七窍生烟。“孩子是无辜的。拿他逼婚,傅潇潇,你疯了。”傅潇潇深吸一口气。得知怀孕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可是她低估了陆云深对她的恨。“你放心。我依然会同意离婚。怀孕的时候,孩子我自己照顾。但生下来之后,你要负责。”傅青伊轻轻开口道:“姐姐,你怎么保证你能说到做到?你骗了云深这么多次,我不相信你。”她眼神无辜,说出来的话,却是阴毒至极。陆云深唇角下压:“来人,带傅小姐去妇产科。”立刻有几个黑衣的保镖上前,将傅潇潇围了起来。她心里激灵一下:“陆云深,你想要做什么?”“既然你不愿意打胎,那就让人帮你。”陆云深冷酷地开口。傅潇潇全身上下都冒着冷意。陆云深……要打掉她的孩子……保镖架住了傅潇潇的手,她挣脱不开,只能向陆云深示弱:“陆云深,我求求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生母是你,他就不能生下来。”陆云深语气略带些阴鸷,看向保镖,不耐地道,“带她走。”出了病房,陆云深轻声道:“伊伊,好好睡觉。”傅青伊乖顺地点了点头。傅潇潇用力地挣脱着,高跟鞋狠狠踩在保镖的脚上,再加上秦小悦的帮忙,这才甩开了四个黑衣大汉。她颇为狼狈地摔倒在地上,小腹一痛。傅潇潇慌乱地捂住腹部,倔强地说:“那是你的亲生骨肉!陆云深,你要是敢碰他,我现在就把傅青伊她妈的身份昭告天下!”“只要我愿意,明天,被媒体称为私生女的就是你。”男人睥睨着她,语气冷淡。“打完胎之后,把傅小姐安置好。”他语气疏离地朝保镖道。陆云深的话像是刀子一样戳在傅潇潇的心上,眼泪夺眶而出:“我知道你爱傅青伊,你心疼她。可是陆云深,我也是个活生生的人啊,我没有母亲没有家庭,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凭什么理所当然地要走我的孩子?”她也是个会笑会哭会心痛的人啊。难道就因为她爱陆云深,所以她就应该低人一等吗?她的孩子就应该低人一等吗?男人面容冷肃,“傅潇潇,你想你孩子生下来被骂母亲是第三者,你就生。”傅潇潇脸上血色消失殆尽。陆云深是故意的。她讨厌傅青伊是小三的女儿,所以陆云深要让她的孩子变成私生子。傅青伊说她最毒妇人心。真可笑。她怎么会有陆云深狠呢?傅潇潇捂着嘴,自嘲地大笑着,最后却变成嚎啕的哭声。“和你结婚是我的污点,”他垂眸,森冷地启唇,“包括你肚子里的孽种。”——“陆云深!”傅潇潇声音发颤:“你这么担心。好,我们离婚,孩子归我!行了吗?你满意了吗?”说完之后,她不敢去看陆云深的神情,拖着秦小悦,快步离开了。坐上秦小悦的车,傅潇潇倒在后车座,又是大笑又是嚎啕大哭。她的初衷,是想要把这个孩子给陆云深,让他这辈子都记得她。可是,陆云深说这个孩子是孽种。“你舍得让这个孩子没父亲?”秦小悦叹了一口气。傅潇潇用手轻轻触碰着小腹。“这不是陆云深的孩子,”傅潇潇擦干了眼泪,一字一句地说,“是我一个的。陆云深不配当他爸爸。”

网站地址

http://www.yqxsy.com/0_735/

小编再推荐一款免费看书软件:《零点看书》

页面简约

小说分类

热门小说



软件下载地址

链接:http://pan.baidu.com/s/1eROdSB4 密码:vlek





 

不当你的世界  只作你的肩膀

资源库爱分享

软件|神器|资料|技能|知识

 

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

让太阳拥抱你

记得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