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文化网B版刘鉴慧短篇小说我们都是被遗弃的“抱疙瘩“

1号文化网B版 2018-07-22 17:55:07


知己(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编者按:岁月易逝,年华渐老。谁也无法留住2016年匆急的脚步,不管我们是否愿意,2017年已迎面扑入怀抱。但愿在短暂的人生路上,相守的人温暖彼此;知己的心懂得珍惜,风雨中不离也不弃。特发此稿,以慰之、敬之。



知己(短篇小说)

刘鉴慧

许仲卿出车祸后,秦苡真懊悔得直想狠狠地搧自己一顿。好端端的,跟他较什么真呀!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弱爆了?唉,要说清事情的起因呢,不得不听我从头道来----

1

四月的昌河,白昼一天比一天来得早。刚六点半,苡真已装好了米粥和小菜,推着那辆笨重的手推车在医院楼道里来回吆喝开了:“小米稀饭、八宝粥、小菜,一份三元,有需要的,快来买哟。”三只不锈钢保温筒三足鼎立式站在车厢里,三大筒米粥随着苡真的吆喝声,渐次变成手里的一大把零碎旧钞。

当她卖完早餐,从衣兜里抽出手机看了看,还不到九点。这时,她突然发现楼梯口贴的那则广告。苡真淡淡地扫了一眼,月薪五千?天方夜谭吧?不觉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



     回食堂把锅盆碗盏洗刷干净后,苡真摘下护士帽、脱掉白大褂,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感到每一个毛孔都盛满了疲惫,软塌塌的。凌晨四点半起床忙活到这会子,累死了,快回家睡一觉要紧。

咦,自家防盗门里咋也塞了广告呢?苡真随手扯下来,抻展后只粗略地瞥了一眼,嗬,这不是医院看到的那则广告吗?“知己公司拟招聘一名企管主管,大专以上学历,女性,历史专业,国企下岗职工优先,有意者请拨打:13993598888。苡真的心活了,自己正好是学历史的,国企下岗的,大学本科,所有条件都符合也。苡真立马来了兴趣,随手拨了电话,“喂,你好。我看到了你们的招聘广告。”

“请问,您是……?”

“我叫秦苡真……”


“您就是秦苡真?你怎么才来电话呀?机会多难得啊!”对方那热腾腾的盛情立马从线上传递过来,温热了苡真疲惫的心。她撂下电话,复又套上那件藕荷色风衣、蹬上刚脱下的半高跟靴子,捏了广告纸,飞奔下楼,急匆匆到街上拦了辆出租车驰向目的地。

当气喘吁吁的苡真一头闯入鸳鸯街的“知己公司”八楼时,人事部经理暖暖的目光里写满殷勤的笑意。他为苡真让了坐、泡了杯好茶,才例行公事地简单提问了几句,便说留下电话等消息吧。

苡真又匆匆往家赶。脚步刚踏入自家门槛,电话就跟沟子撵进来了,说她被录用了,明天就可以去上班。听到这样的结果,苡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怯怯地追问了一句:“真的?这就成了?”对方用十分肯定地语气:“成了,千真万确!”苡真高兴得什么似的,内心莫名地涌上一股复杂的感情,眼里蓄满激动的泪水。那一刻,她好想和自己最喜欢的人分享这意外的收获。

午睡时,她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轻轻地靠在爱人的怀里把好消息告诉了他,没想到平时斯斯文文的男人却暴着青筋扯掉被子猛地坐起来,瞪着她,目光里充满了愤怒和不解,高声吼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排队盯着这个位置吗?你知道这是我费了多少口舌跑关系、求院长,美化你的才能、诉说你下岗的种种困苦和烦恼才争取来的吗?为了那么个破职位,你倒好,说不干就不干啦!


苡真原以为他会替自己高兴的,没想到他会是这么个态度。她轻叹一声,眼波里便多了一层水雾:“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哪里知道每次在医院碰上同学和熟人,我有多尴尬吗?那天遇上贾文静的情景,到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跳加速呢。”

那天早晨,我刚抻长脖颈吆喝了一声,505病房探出一个非常时髦的女人,那屋里刚住了三个摔伤的农民工。我以为她要为他们买粥呢,谁知她竟然很惊诧地对我高喊了一嗓子:“秦苡真?我一听声音就觉得是你!你,你不是考上大学了吗?怎么在这儿卖粥呢?”

猛听她这么一喊一问,我一个激灵,当即也认出来了,她就是高中的好友贾文静。当时,正是医院里最忙碌的时刻,楼道里穿梭的医护人员和病人家属纷纷扭过头来看着我,像看外星人似的。我的心重重地呻吟着,手里握着的铁勺“哐啷”震落在车厢里,我下意识地抄起手推车夺路就逃。你问我究竟在躲避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每次看见熟人我都特别害怕面对。

这一跑,不等于告诉人家我就是秦苡真吗?她便在我身后穷追不舍,一直追到食堂的那栋小平房里,迎接她的只有泼满稀饭小菜的那辆小推车。她气得脱下那双漂亮的高跟鞋一扬手便扔了出去一屁股跌坐在旁边的破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粗气。


不知是被烟火熏的抑或是被惊吓了,正在灶台刷锅的我妈眼角渗着点点泪花,狐疑地问:“你,你是…….”

文静愣了一下,很惊喜地握住我妈的手:“阿姨,我是贾文静,苡真的高中同学。那时候,我们几个去过您家。您还给我们擀了手工长面呢。”

“哦,看着很面熟。看你过得多好啊。”我妈撩起灰色衣襟轻轻拭了拭眼角。

“我也是打工的,看人脸色吃饭呗。”文静倒很谦虚。

“唉,我家苡真呀,每次碰见熟人都这样。娃,你可千万不要多心啊。我劝她好多回了,靠劳动吃饭,凭双手赚钱,有啥羞不羞的。她呀,总是改不了。”

“就是就是。刚才在医院碰上,她连一句话也不跟我说,撒腿就跑了。”

文静一定发现了墙角的那扇小木门,当时,我就躲在门背后,听到她长长地叹息声,我心里有多难过。我差一点就走出来了,可是,我说服不了自己的心。你说,县城就这么大点,我能躲到哪儿去呢?


2

苡真到知己公司任职后,在管理人员月例会上惊异地发现贾文静端坐在财务部长的位置上,总经理的转椅上稳稳地坐着许仲卿。苍天哪,千躲万藏掩饰自己的落魄,鬼使神差的,咋就偏钻到这对冤家手里了呢?苡真像坐在了熊熊燃烧的火炉上,像坐在了针毡上,心“突突突”地猛跳个不停,她想从眼前的环境里消失,却鼓不起足够的勇气,又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无法言说的尴尬,心里像千猫万爪在挠啊挠......

许仲卿似乎很不经意地瞥了眼低垂着头的苡真,脸上看不出惊讶或仇恨或嘲笑,仿佛他和她之间根本不认识。他用平和的语气总结了上月工作业绩,利落地安排部署了下月计划。

散会后,他轻声唤住了人事经理,微笑着指指苡真背影,夸赞道:“这是你新招的主管吧,她写的策划书我看了,不错,有见地,有眼光。哈哈。”眼睛却虚晃晃地斜瞟着苡真。人事经理眼里含着笑,毕恭毕敬地说:“许总,按公司惯例,一个月的试用期已满,您该为秦主任举行个接风宴什么的?”


是吗?那你安排呀!”许仲卿依然微笑着,又瞄了瞄苡真。苡真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突然,瞥见人事经理又递眼色又摆手又摇头的,硬是把冲到喉咙的话给憋回了。去就去,反正也不是我一个人,大不了,和他一样装傻作聋罢了。

当苡真满头大汗匆匆赶到“悦然阁”时,彻底懵了。豪华的大包间里,竟然只有许仲卿一个人悠然地吐着烟圈儿,静静地凝视着墙上那幅出水芙蓉图。苡真的心跳骤然加快了频率,在这个取名为“荷花厅”的包厢前呆愣着,石化在原地......半晌,她慌乱地从包里翻出手机拨打人事经理的号码,怯懦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向后退移。十秒,无人接听;再十秒,转为盲音;又十秒,关机。

苡真像踩在三秒胶水里,进不得,退亦不成,徘徊的心被死死地粘在原地动弹不得。许仲卿像背后长了眼,抑或是心有灵犀吧,微笑着转过身,扬了扬那双浓密的剑眉:秦主管,来都来了,还不肯给我这农民工赏个光吗?”苡真的脸“唰”地红到了耳根后,“你…我…”嗫嚅着,本来想说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终究被许仲卿的气势给堵在喉咙内了。

“好了,跟老同学开个玩笑,别当真。来,坐。”许仲卿殷勤地笑着,很绅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为苡真拉开了椅子。


苡真讪讪的,逶迤着挪了脚步,斜跨在对面的丝绒软椅上,低了头,无语,手指不自觉地捻着衣角。许仲卿笑着调侃:“嗨,多大的人了,还改不了这动作哟?”苡真又一怔,下意识地拿开手指。虚虚地问了句:“你,你,还好吧?”旋即又后悔了,暗嗔自己问得真是多余,人家是大老板,肯定好着哩。

“我?我嘛,就这样瞎混呗。儿子读初二,正在青春叛逆期。你呢?老公一定很帅吧?”仲卿明显带着丝丝酸水,试探着。

“还行吧,他在医院工作。我女儿也读初二了。”

“这么巧?”

“是呀,这么巧!”

“……”

“……”

沉默,还是沉默!

轻柔的音乐舒缓地流淌在心田,熟悉的古筝旋律,是苡真最爱的《梁祝》。这是苡真和仲卿当年最钟爱的曲子。仲卿攒了一周的饭票,买了盘录音带,里面有《梁祝》、电视剧《红楼梦》里的《红豆曲》等。苡真有台掌上录音机,听英语,也听梁山泊与祝英台的故事,品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心事。仲卿送给苡真《平凡的世界》,俩人常探讨孙少平的理想和奋斗目标,还有少安和润月苦涩的恋情。

仲卿端起早已斟好的红酒打破了沉默,“来,为你的加盟干杯。”苡真注视着仲卿,慢慢端起酒杯,两只玻璃杯轻触了一下。穿红套裙的服务员托着白瓷盘轻步走进来,悉心地摆了满满一桌子精致的菜品,有苡真最爱吃的,更多的是从未尝过的。


麻辣风爪,记得你最喜欢。尝尝!”仲卿挑只大风爪轻轻搛给苡真,苡真的脸“腾”地变红了。这可是当年他们最奢侈的消费品,亦是改善伙食的美味佳肴,仲卿总是这样先搛只大的喂给苡真。

“谢谢你还记得!”苡真的眸子里闪过一些东西。

“当然记得!我记得刻在柳树上的誓言,也记得我们八年苦恋。分手,和好;又分手再和好。终究因为我复读无果,像飘落回土地的一棵种子,不得不彻底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仲卿的目光有些幽深,声音里夹杂着丝丝颤悠。

苡真的心暖了一下,酸了一下,鼻子涩涩的。

仲卿从考究的皮包里掏出那本《平凡的世界》,封面虽已很旧,四角平整无缺。扉页上那行遒劲有力的钢笔字,已被岁月磨砺得模模糊糊:“‘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仲卿(赠),一九九四年七月。”凝望着自己的笔迹,仿佛凝望着遥远的青春岁月,仲卿的眼圈儿红了,轻轻递过来,柔声说:“物归原主。难为你还留着它!”

苡真惊疑地凝视着仲卿,这不是自己珍藏的那本书吗?前几天,同名电视剧开始播放后,她从书架上翻出来放到小车臂腕上的蓝色绣花布包里,本想抽空重读原著,不期想竟莫名地丢了。

“很吃惊?没错!是文静趁你妈没注意悄悄装在包里带给我的。”仲卿说,“我当时就琢磨着该如何帮你一把。”

苡真这才恍悟:“这么说来,那则招聘广告也是你专为我设计的?”

仲卿嘿嘿一笑,目光柔和地注视着苡真,苡真心里掠过一层暖暖的酸味儿。

“苡真,你我都是被亲生父母抱养给别人的弃儿,是‘抱疙瘩’,这相同的出身注定我们此生都是同病相怜的知己啊!这些年,你过得不太好吧?”


仲卿的话戳到了苡真的痛处,她终于忍不住说了自己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金河县商贸公司,不到三年,企业像风雨中摇摆的破茅屋,破产倒闭了。下岗,失业,接踵而来。

生存,是最大的现实问题。

我推着横梁大轱辘破自行车,大清早赶到冷饮厂批发冰棍雪糕,硬着头皮走上大街汇入熙攘的人流叫卖。常被城管像驱赶庄稼地里的害虫一样驱赶着、吆喝着、追逐着。有一次,一个跟头摔倒,膝盖上多添了两个紫青紫青的大疙瘩。

一天,我低着头走着,毫不容易憋足了劲喊了一嗓子:“雪糕,卖雪糕了。”“嘀…嘀…嘀”,一辆黑色高级小轿车鸣着刺耳的喇叭从对面急驶过来,而愣头愣脑的我竟没反应明白,本该靠右却逆向左侧迎向小汽车。


说时迟,那时快,司机一脚踩准刹车,却还是迟了一寸,汽车撞飞了我的自行车,冷饮箱“啪”地摔落在路边的树坑里。司机误以为我在故意碰瓷,心里存着一股子邪气,探出光溜溜的圆脑袋怒骂:“你故意碰瓷,是想找死吗?”我又吓又气,身子一颤一抖,晃了晃,又晃了晃,软软地瘫坐在地上。司机睥睨着我,像睥睨着一个沿街乞讨的假乞丐,眼里盛满了不屑和鄙夷。路人三三两两地围过来,围了一大圈,我坐在圆圈里,像个小黑点。

“你这师傅,撞了人还不赶紧送医院?”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师傅冲司机吼了一嗓子,奔过来,从冰凉的地上拉起了灰头土脸的我......

仲卿听着苡真的遭遇,心里酸酸的,郁结在心底的那层坚冰彻底融化了,融化成深情的海洋。

仲卿那双握过瓦刀、抓过砖头的大手铁钳似地攥住苡真,动情地说:“是我不好,成功得太晚,错过了你。”苡真打了个激灵,身子轻轻颤了颤,挣了挣,又软绵绵地蔫了,蔫在仲卿暖暖的怀抱里......

苡真的手机唱起了《抓不住的温柔》。苡真望了望仲卿,犹豫了一下,接了电话,虚虚地说:“我在公司加班呢。”


胡扯,我就在你们公司楼下呢”听筒里传来爱人硬梆梆的声音。

“我,我,我刚干完活,出来吃个饭。”

“十一点了,还没吃完啊?”

“完了,完了,马上就回。”苡真慌慌的从仲卿怀里挣脱出来,仲卿无奈地望着她,两手还在空中悬着,喃喃低语:“我,我开车送你!”

“不了,我自己打车走。”苡真边说边匆匆冲出门去。仲卿隔窗望着苡真在街灯稀落的夜色里孤独的影子,两滴泪涌在眼眶里旋转着,抖抖索索地抽出一根香烟,手臂颤抖着不听使唤,点了三次,依然没点着.....


未完待续-----原文发表在《北方作家》2015年第6期


温馨提示:本文部分图片由老茶提供。

老茶简介:老茶,原名:姚立生,金化集团公司职工,酷爱摄影,喜欢用自己的镜头记录大自然的美丽,感悟生灵的美妙,表达生活的美好。

 

  推荐人陈玉福简介




陈玉福

◇本平台作品由著名1号作家、金牌编剧陈玉福先生推荐。

◇陈玉福: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作代会代表;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延安文艺学会副会长;国家广电总局“中国优秀电视剧原创剧本奖”获得者。

◇网址:www.chenyufu.cn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264429191

◇博客:http://blog.sina.cn/chenyufu

◇微信:cyfgs10567

◇出品:甘肃省金昌市文化馆文学创作室

◇投稿邮箱:

◇投稿须知:投稿请附上作者简介和近照一张,文末留注微信号, 以便及时联系。本平台以刊发2000字以内的精美散文为主,兼顾精短小说、评论、诗歌等。



1号文化网六大微信平台

1号文化网B版:重点刊发精美散文,兼顾小说、诗歌、评论等;投稿邮箱:2179721179@qq.com(本平台)

西部文学推荐:重点刊发新人力作,兼顾其他文学作品;

1号文化网A版:重点刊发中长篇小说,兼顾散文、诗歌等;

1号文化网学生版:重点刊发中小学生作文,以培养中小学生对文学的兴趣、挖掘文学新苗为主旨;

1号文化网诗刊:重点刊登现代诗歌,兼顾格律诗、骈、赋等;

大西凉:重点刊发名家名作,兼顾影视剧本等;

    1号网媒平台

                           1号系列网媒平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