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文化网B版||男人和女人那点事(小说《西部人》连载及电视剧《热血军 旗》连载12、13集)

1号文化网B版 2018-05-15 15:12:07


2
总第206期  终审:第56期




       作者简介:陈玉福,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作代会代表;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延安文艺学会副会长;国家广电总局“中国优秀电视剧原创剧本奖”获得者。



《西部人连载二十七                         

第十六章 男人和女人那点事儿(上)

 

1

 在省城开完会后,苏青林就马上给公司职工医院的刘院长打通了电话,他迫不及待地问陈雅玲的情况。刘院长说陈雅玲仍然在昏睡。

打完电话,苏青林和王希维就驱车赶到了省城飞机场的出口处,他们要接上从北京飞来给陈雅玲会诊的专家,然后一块回到西部去。

王希维仍然是一副忧心如焚的样子,他心里记挂着陈雅玲的病况,不时抬头望望机场的天空,看飞机到了没有。苏青林虽然也是心急火燎不时地看表,但仍一再地安慰着王希维,叫他不要担心。

王希维看了看手表:“专家们该下飞机了。”

“希维呀,你知道部里为什么点名让我们两个参加这次会议吗?”苏青林像想起什么似的问。

“部里担心大爆破不能如期进行,所以点名让我们到省城来。”王希维望着苏青林:“就是要给我们打打气吧。”

“原来计划周总理开完这次冶金工业会议后,要到我们公司去的。”苏青林望着出口处说,“可毛主席突然决定让周总理出访苏联。所以,计划就有了变化。”

王希维听了心里一阵激动:“噢,原计划部里让我们开完会直接把周总理接到金川峡公司?是这样吗?”

“是呀!”苏青林回答道。

“那我们接不了周总理,倒接上了给雅玲会诊的北京专家。也好啊!”王希维心里觉得轻松了许多,高兴地说。

苏青林指指出口处大门:“喏,他们来了!”

苏青林和王希维将北京请来的专家接到距省城400公里外的金川峡公司医院时,已经是晚上12点钟了。专家们没有顾上吃饭,就直接对陈雅玲进行了检查。他们守在检查室的门口,想等着北京专家诊断的结果出来,然后和专家们一起去吃饭。就在这时,苏青林的秘书追来了,说于副总正在公司等他,说有要事相商。苏青林人在医院心里还惦记着大爆破的事,所以,他给王希维交代了几句就跟着秘书走了。

回到办公室,他立即叫来了于振中,于振中问了问陈雅玲的情况后,就马上汇报了这几天公司的工作。汇报结束后他问于振中这两天苏联老大哥有什么反应没有。于振中得意地告诉他,按照你的指示,我们没有再跟他们发生任何冲突,就是说没有理睬他们。苏青林听了,又叮嘱他,于副总,在生活上可要多关心人家呀!让他们吃好,有酒喝。库尔茨抽烟,送点烟给他。于振中听了,让他放心,对苏联人的后勤供应,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苏青林拿起话筒静静地听着,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放下了话筒。

接着,苏青林谈到了正题,语重心长地说:“大爆破是我们目前工作的中心。你和希维、天忠一起,再和专家们好好讨论一次,把可能出现的问题认真地研究一下,要做到万无一失。”

“苏书记,你放心吧。”于振中郑重地回答。

“刚才是医院来的电话,我马上去医院一趟。”苏青林说着站了起来:“你去忙吧。”

“北京的专家来了就好了。”于振中和苏青林一起走出办公室,“明天我有时间,也去看看雅玲同志。”

在医院的办公室里,北京来的专家正在等着苏青林。

苏青林一到医院,就直奔办公室,握着专家的手,急切地问:“李院长,情况怎么样?”

“苏书记,雅玲同志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李院长看着苏青林,脸上并没有乐观的样子,“但是……”

苏青林一听人没有生命危险,心里一阵欣喜,他感激地望着李院长:“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其他的就是次要的了。”

李院长严肃地对他说:“这个其他,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可是最最重要的事啊!”

“李院长,有什么情况你尽管说。”苏青林心里禁不住“咯噔”了一下,从李院长的神情话语中他已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陈医生有很严重的子宫肌瘤,再加上过度疲劳,才导致了病情恶化。”李院长紧皱眉头说道。

“子宫肌瘤?严重吗?”苏青林紧张了。

“为了保证陈医生的生命安全,我们决定给她做子宫全切手术。”李院长无奈地告诉了苏青林这个结果。

“子宫全切?”苏青林愣住了。

李院长对苏青林道:“后果是,陈医生将终身不能生育!”

“终身?”苏青林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遍。

“是!终身。”李院长肯定地说。

这一次他清清楚楚地听明白了李院长的回答,觉得这个事实对雅玲来说,简直太残酷了。她将从此失去一半做女人的权利!不,不行,绝对不行!苏青林期盼地望着李院长:“李院长,请你再想想办法,难道除此之外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是的,苏书记。”李院长冷静地说,“我们请你来,就是要跟你商量一下,你作为陈医生最好的朋友,请你决定是否进行手术。”

“如果不手术,她会有生命危险吗?”苏青林又问了一遍。

李院长郑重地点点头:“有。”

“那就请李院长给她手术吧。”苏青林不假思索地果断做出了决定。虽然他的心此时如刀割似的疼,但是想到能保住雅玲的生命,他就什么也不顾了。

李院长把病历递给了他:“苏书记,请你在上面签字。”

苏青林接过病历单,觉得有千斤重。此时此刻,陈雅玲的音容笑貌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她已经非常非常的辛苦了,病魔为什么还要缠着她不放?这样一想,泪水早已模糊了他的双眼,他拿着笔的手颤抖着,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名字歪歪扭扭地写在了上面。

“谢谢苏书记!”李院长接过了病历单。

苏青林拉住了李院长的手,觉得雅玲的性命全系在李院长的这双手上。他担忧地再一次问道:“李院长,再请教一下,只要手术,她,她绝对不会有……”

“苏书记,你放心吧,我保证!”李院长信心十足地回答。

“李院长,只要她活着,生不生育,我,我……这都不重要!”苏青林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摇着李院长的手说。

李院长看着这位重情重义的书记,感动地说:“放心吧,苏书记,除此之外,她不会有事的!”

苏青林转身向陈雅玲的病房走去,他要再去看看她,他希望能亲眼看到她醒过来,希望她睁开眼睛第一眼就能看到他。

他走到病房门口时,听到了田秀丽和陈刚在里边的说话声。

陈刚又来给陈雅玲送饺子了,他把饭盒放在陈雅玲身边,握着她的手说:“阿姨,今天的饺子包括馅、面皮都是我做的。你一定要吃呀!阿姨!”

田秀丽搂住陈刚安慰道:“刚刚,阿姨一定会醒过来的!你去好好上学念书,这样阿姨才放心呀!”

陈刚听话地点点头,忽闪着泪眼说:“田阿姨,等我阿姨醒来,一定要让她吃饺子。你,你告诉她,今天的饺子是我做的……”

苏青林要推门时,门被里边的人打开了。他看到出门的陈刚,连忙给儿子擦去了眼泪,爱抚地望着他说:“刚刚,坚强一些!你阿姨做完手术就好了。”

“手术?谁做?是北京来的李阿姨吗?”陈刚急切地问道。

苏青林觉得陈刚越来越懂事了,对他说:“对,做手术,这北京来的李阿姨可不得了,她是大专家。”

“她的技术比我阿姨还要好吗?”陈刚抬起头,望着爸爸。

“当然!”苏青林肯定地点点头,拉着他的手,一直把他送到了楼梯口,“时间不早了,快去上学吧!”

“爸爸再见!”陈刚向苏青林挥挥手,走下楼去。

苏青林望着陈刚下了楼,才转身走进了病房。

田秀丽在陈雅玲的病床前料理着。见苏青林进来了,把饺子递到他手里说:“你儿子亲手做的,你尝尝。”

苏青林看了看仍旧昏睡的雅玲,又看了看病床旁输液器里“滴答”着的液体,吃了一个饺子,“嗯,热的!还是韭菜馅的,是刚刚做的?”

“是啊!早上五点多钟,我去给他做饭,到家里一看,他正在包饺子呢,包得还挺好的。我问他跟谁学的?他说跟阿姨学的,还说阿姨特喜欢吃饺子,他要亲手包一顿饺子给阿姨吃。他还特别交代,等雅玲姐醒来了一定告诉雅玲姐,这饺子是他亲手做的。”田秀丽滔滔不绝地说着,她从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

“这孩子……他很可能一个晚上就没有怎么睡觉……”苏青林被孩子的行为感动了,同时他也特别地欣慰,他看着眼前躺在病床上昏睡不醒的雅玲,想到陈刚能这么懂事,全靠雅玲的培养和教育啊,自己每天忙得根本没有时间管教孩子。

苏青林坐在床前,看着陈雅玲,不禁喃喃地说道:“雅玲,李院长下午给你手术。放心吧,手术后你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说着,他又握着雅玲的手,沉重地说:“雅玲,实在对不起你,我真是太忙了!没能照顾好你。等你手术后,我……我正式、正式……”

田秀丽在一旁听着,感动得眼睛又一次湿润了。她等着苏青林赶快说下去,可是半天也没听到下文。她着急地看着他问:“正式什么?苏书记,你倒是说呀!是正式向雅玲姐求婚!是吧?”

苏青林抬起头,见田秀丽正含着眼泪望着他,迫不及待地等着他说下去。他对田秀丽轻轻地说:“秀丽同志,能不能请你离开一下?我,我单独和雅玲待一会儿。”

田秀丽看了看他俩,点了点头走了出去,轻轻地拉上了房门。

这时,苏青林心中的痛楚再也无法忍受,对雅玲一往情深的爱恋再也无法控制。他爱怜地望着她,泪水忍不住顺着脸颊往下流,滴在了两个人紧紧握着的手上。他含着热泪轻轻地擦去了雅玲手上的泪水,郑重地说:“雅玲,现在……我……我……正式向你求婚!你不能拒绝我!另外,我要告诉你的是……”

忽然,苏青林感觉到陈雅玲的手微微地动了一下。他惊讶地看着她,只见她的眼角上渗出了泪来。他忍不住叫起来:“雅玲!你能听到我的话吗?啊?那我告诉你,我爱你!

“我雅玲姐醒了?”门外的田秀丽听到苏青林的呼唤,不顾一切地冲了进来,她摇着陈雅玲,不停地叫着:“雅玲姐!雅玲姐!”

陈雅玲仍旧静静地躺着,苏青林转过身去悄悄地拭去了自己的眼泪。

 


2

 

为了在小凤山2号矿区实施定向大爆破,攻关小组的同志们这几天都在紧锣密鼓地做着各种准备,王希维作为公司总工程师,这段时间比别人更忙,整日在办公室里审查各个部门送来的图纸以及有关资料。当苏青林走进办公室时,王希维也没听到,直到站到他身边时才发觉。

“希维,有情况,快叫上于副总,我们一起去专家楼。”苏青林神秘地对他说。

王希维一听专家楼,就马上联想到上次他们在那里喝酒的情况,当时苏青林喝得胃病复发,听陈雅玲说再喝下去就会胃穿孔。自己那天也是喝得东倒西歪,还是于振中把他送回家的。他奇怪地望着苏青林,不明白他为什么又要去专家楼,如果他再喝酒,那简直是不要命了!

“苏书记,到专家楼有什么事,我和于副总去就行了。”王希维站起来说。

“怕什么?”苏青林看他那紧张的样子,无所谓地说,“怕苏联人让我喝酒?告诉你,我今天还真想喝!”

王希维不解地望着他,问了一句:“为什么?”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苏青林转身望着墙上挂着的定向爆破示意图,语气坚决地说:“反正我今天想喝!”

王希维觉得苏青林今天有些反常,明知道自己不能喝酒,为什么还要找上门去喝呢?简直不可理喻。他担心地说:“苏联人可是酒桶……你那胃,你受得了吗?”

“别说了,快去找于副总吧!”苏青林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王希维急忙走出门去,在去于振中办公室的路上,他突然想到,会不会是雅玲的病情不佳,影响了苏青林的情绪,让他的心情这么烦躁,想借酒浇愁?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得马上给医院打个电话,问问雅玲的病情。

进了于振中的办公室,王希维急慌慌地说:“于副总,赶快拨通医院的电话。”

于振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立即按他说的拨通了电话。他用手蒙上话筒,望着王希维说:“说,王总工,你要干什么?”

“我觉得苏书记今天有些不对劲,我问一下刘院长,是不是雅玲的情况不大好。”王希维紧张地说道。

于振中一听是探雅玲的病情,连忙站起来,把话筒给了他:“来,你问吧!”

“喂,是刘院长吗?哎,你好!我想问问雅玲同志的病情呀。”王希维接过电话小心翼翼地问着,仔细地听着,“嗯……嗯,好……好……拜托了,谢谢!”

于振中在一旁注视着王希维通话时的表情,发现他脸上原本显得紧张的肌肉好像渐渐松弛了,最后还微微有了些笑意。等他一放下电话,于振中就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

“北京来的专家正在给雅玲做手术,很顺利。”王希维喜形于色地说,不过对苏青林的烦恼从何而来却更加不理解了,“那苏书记又吃错什么药了?”

“他是担心手术出意外吧?”于振中猜测道,他站在客观的角度,明白苏青林和雅玲两人之间的感情太深厚了,旁人是无法了解这些的。

王希维听了,轻松地笑了笑说:“人家刘院长都说了,像这样的小手术,安全系数、成功率在百分之百!”

“那他应该高兴才对呀!”于振中摸摸脑袋,他觉得这事真让人弄不明白。

“高兴?”王希维想了想,“嗯,有道理。可是……他要去跟苏联老大哥喝酒呢!”

于振中一听又跟苏联人喝酒,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啊,他不要他的胃了?”

当他们两人来到苏青林的办公室时,苏青林正在焦急地等着他们。让他们坐下后,便展开桌上的图纸,对他们说:“在论证会上,罗吉诺夫虽然否决了我们的方案,可是,我从他们的脸上读出了某种信息。”

“什么信息?”于振中奇怪地望着他问。

王希维听了也皱着眉头在心里猜测着:“你是说……”

“论证会上于副总读那些数据时,我注意到罗吉诺夫朝库尔茨直点头。还有,临散会时,他没有再一味地坚持自己的意见。”

于振中摸摸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那天论证会上,他们最后的态度我也感觉到了。”

苏青林激动地站起来,在屋里走动着:“所以,我们要再主动一点,不断地虚心向人家请教,因为我们搞大爆破最终离不了这个爆破专家罗吉诺夫。”

的确如苏青林所说的那样,在论证会上,于振中最后的发言让苏联专家尤其是罗吉诺夫大吃一惊。当于振中把他们精心设计的那些数据报出来时,罗吉诺夫当即看了库尔茨一眼,库尔茨读懂了他的眼神,这些数据是可靠的,这个办法也可行。因此,他们才提出了一两天解决大爆破问题的建议。

回到住地后,他们还在一直讨论这个问题。他们感到兴奋,尊重科学就是尊重事实。实事求是,决不盲从,是这几个中国人的特点。今天,他们的态度是科学的、是认真的,既不是蛮干也不是胡说八道,而是把具体的数据、切合实际的方案摆到了桌面上。罗吉诺夫嘴上不说,内心里却喜欢上了这样的中国同行。

库尔茨见罗吉诺夫脸上一直挂着满意的微笑,心里虽然高兴,但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知道罗吉诺夫对工作要求是相当严格的,他是爆破方面的专家,大爆破的数据一丝一毫都不能有偏差,否则,造成的后果也是无法弥补的。因此,在工作上他对人对己都很苛刻,现在连他都满意了,这就足以证明,这帮中国人确实在这个问题上下了一番工夫。

为了再次证实自己的判断,库尔茨又问了一遍:“你是说,于和王提供的大爆破的数据以及方案可行?”

“是的。”罗吉诺夫肯定地点点头。

库尔茨摇摇头,两手抱在胸前:“这怎么可能呢?”

“据我知道的情况,”罗吉诺夫望着他,“于振中连中学都没有上过,仅仅靠炸炮楼那点实践是不可能提出如此高深的定向技术问题的。”

库尔茨把两只手从胸前放下来,竖起大拇指:“很显然,是王希维做出来的,他可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

“他和苏青林一样,学的是地质。”罗吉诺夫点点头。

“可他们提供的大爆破数据正确!”库尔茨又一次惊叹道。

罗吉诺夫又点点头:“是的。”

库尔茨望着他,有些奇怪地问:“那你为什么不在会上对他们予以鼓励呢?”

“中国人狂傲,自负,”罗吉诺夫一下子站起来,激动地说,“尤其是那个于振中,我如果鼓励他一下,他会把尾巴翘到天上去的!”

库尔茨听了大笑起来:“我喜欢中国人狂傲的性格,他们的自信往往都很准确。”

罗吉诺夫望着他眯着眼笑了笑:“准确倒谈不上,只能说有一点儿接近。”

“大爆破是这样,那次探镍矿的情况也是这样。”库尔茨走到窗前,望着远处的群山。

“哈拉硕!我也有同感。”罗吉诺夫伸出大拇指叫道。

库尔茨转身望着他:“帮他们一下吧,这是一帮很可爱的中国人!”

“就现在?”罗吉诺夫问道。

“是。”库尔茨肯定地回答。

罗吉诺夫又坐下来,严肃地说:“帮他们是肯定的,我们到这里来,本来就是要帮助他们的,不过现在还有点儿早。”

“你是说让他们再过渡一下,”库尔茨猜测着他的用意,“提出个更为科学的方案来?”

罗吉诺夫摇摇头:“不完全是。”

“不完全是?”库尔茨对他的同伴越来越不理解了。

“我准备进入他们的攻关小组。”罗吉诺夫望着库尔茨惊异的目光,接着说道,“随时指出他们在实际操作中存在的问题,让他们快点拿出大爆破的最佳方案来!”

“哈拉硕!”他的话音刚落,库尔茨就举起双手高声叫起来。

 


3

 

晚上,苏联专家楼的小餐厅里灯火辉煌,餐桌上摆好了库尔茨他们精心准备的饭菜。库尔茨看了一下手腕里的表,不放心地问身旁的罗吉诺夫:“他们是几点出发的?为什么还没有到呢?”

“六点到!”罗吉诺夫向门口望望,“我打电话时,他们已经出发了。”

话音未落,就听到楼外响起了吉普车喇叭声。罗吉诺夫看看表,“差五分六点,这些人可真准时啊

“军人!别忘了他们是军人!”库尔茨望着门口说。

一听到敲门声,库尔茨连忙上前去开门,见王希维和于振中分别站在苏青林的两边。他很有礼貌地做了个邀请姿势:“各位朋友,请!”

苏青林望着他客气地说了声“请”,便随着库尔茨进了小餐厅。

罗吉诺夫正在给每个人的碗里斟酒,见大家来了,热情地说:“书记同志,请坐!”

“谢谢!”苏青林冲着罗吉诺夫说着,回头示意王希维和于振中坐下。

于振中今天是有备而来,为了定向爆破方案的顺利实施,看来确实需要苏联老大哥的鼎力协助与支持。因此他友好地望着罗吉诺夫,谦逊地说:“罗吉诺夫同志,我在论证会上冲撞了你,请原谅。”

“于,我们是朋友,是合作伙伴。”罗吉诺夫和颜悦色地说。

库尔茨端起酒碗,望着大家:“来!各位,干杯!”

“库尔茨同志,我是个粗人,平时在工作上有失礼的地方,请你别放在心上。”于振中端起酒碗,来赴宴之前他已做好了保驾护驾的准备,哪怕自己喝得醉成烂泥,也不能让苏青林多喝。

库尔茨望着于振中笑道:“于,工作上争执一下,很正常,你不必放在心上。”

“谢谢!”于振中见苏青林也端起了酒碗,连忙说,“另外,苏书记不能喝酒,我替他喝点怎么样?”

“不可以!”罗吉诺夫一听,激动地说。

库尔茨拉罗吉诺夫坐下,冲着苏青林说道:“书记同志,你们中国有句话叫‘无酒不成席’,请问这话对吗?”

“对!”苏青林望着他笑笑,端起了酒碗,“这话一共四句:无酒不成筵席,无色路断人稀,无财不成世界,无气反被人欺。”

库欠茨不大懂其中的意思,他让苏青林解释了一遍,才哈哈大笑:“哈拉硕!中国文字真是博大精深啊!就为这四句话,请喝酒!”

“干,为库尔茨同志的豪爽,干!”

王希维和于振中都焦急地望着他,企图阻止。可是苏青林已经和库尔茨、罗吉诺夫碰上了:“两位和专家组的专家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支援我们的经济建设,我代表金川峡市八十万人民祝你们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慢!罗吉诺夫,给书记同志换小杯!”库尔茨望着罗吉诺夫说。

罗吉诺夫觉得小杯喝酒太不够意思了,不觉流露出轻蔑的眼神,伸手去拿苏青林手中的酒碗:“来吧,不会喝酒的中国人,我给你换小杯。”

苏青林怎么能让外国人小瞧中国人?他没有理会罗吉诺夫,冲着库尔茨举起酒碗:“干!”

苏青林先喝尽了碗里的酒,大家也都一饮而尽。

库尔茨高兴地望着苏青林说:“书记同志,从现在起,由你来主持这个聚会,它的名字叫《欢宴》,这喝酒的权力交给你,你说怎么喝都行!”

苏青林听了,沉思了一会儿站起来,充满激情地朗诵起了《欢宴》这首诗:

我喜欢黄昏的宴饮,欢乐是宴会的主人,

而席间的立法者是自由——我崇敬的女神,

直到天亮,干杯的欢呼声淹没了高亢的歌声阵阵!

苏青林的朗诵让苏联老大哥们惊讶,佩服,他们站起来和他一起朗诵着最后两句:

 

宾客的席位越来越宽。酒瓶的地盘越来越紧。

 

大家高兴得鼓起掌来,库尔茨和罗吉诺夫又喝下了一碗酒。

库尔茨放下酒碗,由衷地说:“书记同志真不简单,居然对我们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诗如此熟悉!哈拉硕!哈拉硕!”

罗吉诺夫也笑容满面地一边连声说着“哈拉硕”,一边给自己和库尔茨的碗里又斟满了酒,对苏青林和善地说:“书记同志,我们再敬你一杯!条件是你随意!”

库尔茨端起酒碗和苏青林碰了一下:“哈拉硕!书记同志可以不喝!”

苏青林碰杯后小小意思了一下,对库尔茨、罗吉诺夫说:“我们的民族、国度虽然不同,但是,我们的文化精髓是相同的!”

“说得对!”库尔茨赞同地点点头。

“其实呀,我们可以不知道普希金,也可以不知道《欢宴》这首抒情诗是谁作的。”谈起诗,王希维的兴致也来了,“但是,作为中国人,我们不能不知道李白,也不能不知道杜甫,因为他们和普希金一样,都是伟大的诗人!”

“李白,我们知道,”库尔茨兴高采烈地说着,又望望罗吉诺夫,“杜……甫,不知道。”

“这也能理解。”苏青林的眼睛充满了神往地说,“就像我们只知道普希金的诗歌,不知道普希金的小说一样。普希金不仅是诗人,还是小说家呢!”

“可你知道普希金是小说家呀!”王希维一本正经地望着苏青林说。

大家都笑了。

“来,各位,尝尝我们苏联的罐头。”库尔茨向身旁的罗吉诺夫说,“罗吉诺夫,把那两瓶冰熊罐头也拿来!”

“只剩两瓶了,全拿吗?”罗吉诺夫问。

库尔茨站起来,两手插着腰,高兴地说:“全拿!给我们尊贵的客人吃!”

吃着苏联人的冰熊罐头,喝着美酒,由诗词谈到中苏两国的文化,彼此之间的话说得越来越投机。苏青林虽然是小口小口地抿着,但是原来受伤的胃还是受不了酒精的刺激,酒在胃里翻腾着,他觉得难受极了,他怕吐在饭桌上,想到卫生间去一下。谁知他刚站起来还没挪步,胃里就翻江倒海地向上涌来,他觉得一阵晕眩,就“哇”地一下吐了一地……

大家全都惊得站了起来,库尔茨连忙跑上前去扶住他,见他脸色苍白,额上直冒冷汗,两个苏联人看着他难受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

王希维和于振中赶忙找来笤帚和拖布,把呕吐物清理干净,又用毛巾擦去了苏青林吐在身上的污物。

罗吉诺夫连忙端来一杯水,递给苏青林,让他漱口。罗吉诺夫心里感到很后悔,应该一开始就给他换小杯的。他一脸的凝重:“没想到书记同志……”

王希维听了,不等他说完便冲着他说:“他有很严重的胃病,根本就不能喝酒!”

“都怪你库大爷,我说让少喝点!”于振中皱着眉,着急地看着蜷缩在椅子上的苏青林,忽然惊叫道,“又吐了!”

6“快!”库尔茨已深深感到问题的严重,他当机立断,喊着,“于,我们马上送书记同志去医院!”

于振中连忙把苏青林扶起来,可是一会儿他又把身子蜷缩成了一团,看来难受得厉害。王希维在一旁手足无措,叫道:“快!于副总,快点!”

罗吉诺夫跑过来背对着苏青林,弓着身子蹲在他面前,库尔茨帮着于振中急忙把苏青林扶到了罗吉诺夫的背上。王希维过来说:“还是让我来背吧!”

“我来!”罗吉诺夫把他推到了一边。

  




本文插图系慧惠拍摄




 


本小说原载《长篇小说选刊》2017年4月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电视剧《热血军旗》第12、13集,编剧:陈玉福




           


    1号文化媒体温馨提示

◇出品单位: 《西部人文学》编辑部

◇地      址:   甘肃省金昌市文化馆(公园路12号)         

◇本平台终审:蒋应红

◇投稿邮箱:   2179721179@qq.com(小说);

                    905644521@qq.com(散文诗歌)

投稿须知

1、投稿请附上作者简介和近照一张,文末留注微信号, 并加主编微信:gsjcljh66,以便及时联系。

2、本平台以刊发2000字以内的精美散文为主,兼顾精短小说、评论、诗歌等 

3、本平台对拟刊发作品有修改权。

4、投稿必须是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5、本平台作者稿费按打赏金额的55%发放,45%用于平台运作,低于10元不予发放。


  1号文化网五大微信平台


1号文化网B版:    重点刊发精美散文,兼顾小说、诗歌、评论等; 投稿邮箱:2179721179@qq.com(本平台)

1号文化网A版:    重点刊发中长篇小说,兼顾散文、诗歌等;

1号文化网学生版:重点刊发中小学生作文,以培养中小学生对文学的兴     趣、挖掘文学新苗为主旨;

西部文学推荐:      重点刊发新人力作,兼顾其他文学作品; 

1号文化网诗刊:    重点刊登现代诗歌,兼顾格律诗、骈、赋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