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我的国庆(小说)

剑兰文萃 2018-12-14 15:21:25





 昨日,我的国庆

○ 舟自横


 是啊,警察平时看起来鲜衣怒马威风神气的,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辛酸和无奈。

  

       一个痉挛,我从瞌睡中醒来。


      窗外,已微微发亮,隔床的老王似乎被我惊动,翻了个身,嘴里不知嘟囔了句什么,又将身子缩进了盖在身上的执勤服里。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是凌晨五点了,我不由得略略松了一口气,再过三个小时,我和老王就可以交班了,就可以过完这个十·一了。不,确切的说,十·一已是昨日,昨日才是我们的国庆节。


     东北秋天的早晨很冷,这让原本就合衣而卧的我不再有睡意。我从值班室的床上坐了起来,瞥了一眼床头的桌上,那里是一堆现场图和案件材料。我不由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今天又彻底报销了,交完班后,等待我们的就是必须马上进行的调查和调解及制作法律文书了。


     这里需要交待一下,我和老王都是县交警大队事故中队的民警,昨天,国庆节,我们俩个人值班,在全国人民欢度节日的日子里,在东北这个并不发达的偏远县城,我们哥俩一天一共受理了十七起交通事故……



      “唉……”,我长长地叹了口气,伸了一下懒腰,无奈地坐到了桌前,开始整理那一堆案子:

    十月一日,八时三十分,县城红旗街,一轿车与一摩托车相撞,有人受伤……


     十月一日,九时四十分,小南路,两轿车相刮,双方车辆受损……


     十月一日,十一时许,平山乡,一大货车撞一黄牛……
          

      ……
         

     十月一日,二十三时十分,天来镇,303国道,一货车撞一吉普车后逃逸……
         

      ……


     这就是我的十·一,我的国庆。


     有时候,真的羡慕死了那些可以放假的人类。我苦笑了一下,想起了从警三十多年的老王昨天说的话:“妈的,老子三十多年了,就特么的没过过十·一”。


    老王就是这样的人,平时烟不离手,劳骚话很多,怪里怪气的。可是你可千万不要认为他是落后分子,他的劳骚是分场合的,工作起来可不是那么回事儿。


    就拿昨天来说吧,中午时分,我俩接到了报警,在二高中的门前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停着的小货车在开车门的时候,将一台途经的轿车刮磳……。


    这本来是一起责任非常明确的轻微事故,可当我们俩赶到现场的时候,却真正地领略到了什么是大姐的彪悍。


    开货车的是一位大姐,先是拒绝出示驾驶证,称:“没证?没证谁能开车呀?” , 随后又称: “他开车干嘛离我车那么近?凭他离我近也该是他的责任。” ,再后来居然发难:“告诉你,要是耽误了我卖葡葡,我就打市长热线告你们……”。  

      

     当时给我气得呀就准备扣她的车。这时老王表现出了他的艺术,先是把我拉到了一边,然后又对那被刮的车主说:“兄弟,你看她卖葡葡多不容易,这样,你也别和她一样了,让她象征性地赔你一百元算了”。


     那大姐还在继续彪悍:“不行,我顶多赔他五十……”。


     老王就装作一脸可怜相,说:“妹子,你看我话都说了也不好改呀?这样,实在不行我给你出五十块?”


     这下可感动那大姐了,“不用,俺不差那五十块,冲你,俺认啦!”
     

     事后,我问老王,她要是真让你出钱咋办?老王一脸坏笑,说那咋办?那么多人围着,她要真让我出我就出呗! 我当时就戳穿了他的谎话:“别吹了,就你?嫂子啥时候能让你兜里有五十块钱?”,当场就换来了他三个字,“滚犊子!”。


     老王嗑多,但很少有豪言壮语,只是我觉得他常说的一句话也该算是豪言壮语,那就是:“没办法,谁让咱干这行了呢?”


    昨天半夜的那场逃逸案子,在303国道,一辆货车撞一吉普车后逃逸,吉普车掉头追击,这一追竟追出了近百公里,追出了省界,后来在吉林省四平市的收费站才在吉林警方的帮助下逼停,我和老王去办交接,是时我俩已经出了十六起交通事故了,晚饭还没有吃,老王是糖尿病,回来的路上我就发现他直突突,明显是低糖了。沿途又都是农村,买不到什么吃的,他就只好按土法子含了块他平时不离身的糖块。我当时就对他说,老家伙,别这么拼了,别把老命拼丟了。结果呢,你们一定猜得到,他果然又说: “没办法,谁让咱干这行了呢。”  

 


     是啊,警察平时看起来鲜衣怒马威风神气的,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辛酸和无奈。  
       

     就拿我来说吧,本来打算利用一下十·一假期去看望一下我那几百公里外的卧病在床的老父亲的,本来也想和妻子享受一下高速公路免费的待遇的,结果节前一道命令,国庆安保和十九大安保合并进行,取消一切休假和休息。没办法,只能承受父母的失望和妻子的白眼了。   
       

     “玲、玲、玲……”,桌上那台可恶的接警电话一下子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还没等我做出反应,在值班室床上躺着的老王条件反射般地一跃而起,“妈了个巴子的,又它妈咋地了
……?”
      

     又能咋地呢?这是我和老王的十·一的第十八起交通事故。
       

     昨日,我的国庆。昨日,很多和我一样的人和我度过了一样的国庆!
     抚摸一下我的小心脏,好在,没有重特大交通事故发生。




作者简介:周昊,笔名舟自横。1968年生,警察。辽宁省西丰县人。中国青年诗人学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作协会员,铁岭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各种网络报刊杂志。组诗《雪雕》被收入中国文联《中国诗萃》。多次在《警界诗歌部落》《剑兰诗刊》《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中国诗歌报》《我们的精彩人生》《北方诗歌》《辽宁青年》《剑胆琴心》《紫江诗刊》《西汉水诗歌报》《作家导刊》《当代汉诗》《空山诗社》等各级刊物上发表作品。

超过10万人正在关注

赶快来关注吧,这里有你想找的热点资讯,这里有你想要的各种资料,还有海量的资源,还在等什么。快来关注,大佬带你开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