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太空的那首歌

高冷门诊部 2019-07-01 15:39:12


最近有人搞出个大新闻,美国私人太空科技企业Space X研制的目前推力最大的运载火箭“重型猎鹰”(Falcon Heavy)试飞成功。


Space X老板是号称“硅谷钢铁侠”的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他名字发音/ˈiːlɒn/,人家已经是现任乔布斯了,就别继续埃隆埃隆的瞎叫了。他曾是Paypal创始人,现任Space X、特斯拉、太阳城、Neuralink等多家科技公司的CEO。查了下福布斯,这哥们目前身价超过200亿美元。


Space X致力于降低太空飞行成本,研发载人航空器,并已制定殖民火星计划。Neuralink研究方向的是脑机接口,试图实现人脑与计算机的融合。从这些科幻的业务来看,马斯克又挺像《异形》里的Peter Weyland。



马斯克这人有很摇滚的一面,Space X最开始搞研发时,他给这种火箭起名叫Big Fucking Rocket(大他妈火箭),简称BFR,后来才改成Big Falcon Rocket(大型猎鹰火箭)。


重型猎鹰”试飞有个任务,要把马斯克的一辆特斯拉跑车作为模拟负载送上太空,进入火星轨道。


这任务不仅高科技,而且很文艺。



跑车埋着不少科幻梗儿彩蛋,都跟马斯克的个人喜好有关。


比方说,储物箱里放着道格拉斯·亚当斯的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和一条毛巾(星际漫游最有用的东西),仪表盘上贴着“Don't Panic!(不要惊慌)的标识。


看过《银河系漫游指南》电影就基本能get到了。


车上还搭载了一块“记忆水晶”芯片,里面存储着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小说。


地球上回收火箭助推器的平台,印着大字“Of Course I Still Love You”,意为“当然我依然爱你”,被不少人理解为一种任性的浪漫……



其实,这句话出自英国作家伊恩·M·班克斯的科幻小说《游戏玩家》。Of Course I Still Love You和Just Read the Instructions是书中两艘飞船的名字,中译本翻成“我当然爱你如故”和“先读说明书”。Space X建了两个海上回收平台,取的这个典故。


不难看出,马斯克有多爱科幻,还有英式冷幽默。


当然,上面说的这些并不是重点……



这辆特斯拉的终极任务是,在太空中循环播放大卫·鲍伊(David Bowie)的名曲《太空怪人》(Space Oddity)。


驾驶席上坐着的假人司机叫Starman,取自宝爷1972年的单曲。


试飞前一天,Space X官方发布一条火箭发射模拟视频,配乐选的Life on Mars,还是宝爷的歌。



这不是宝爷的太空主题套餐嘛……


有人说,马斯克才是David Bowie宇宙第一迷弟。


毫无悬念。


2016年1月11日,马斯克发过这么一条推特:


David Bowie1月10日因肝癌在纽约过世。两天之前,他刚刚度过69岁生日,同时发行了第25张个人专辑《Blackstar》。


专辑和同名主打歌,其实只有一个符号“★”,宝爷谢幕前留下一颗黑星。


外星、太空、宇宙,是伴随宝爷一生的主题。


一切要从那首飞向火星的Space Oddity开始。




1969年初,22岁的宝爷是个打不开局面的小艺人。他之前确实发过一张个人专辑,可销量差到被唱片公司炒了鱿鱼。经纪人Kenneth Pitt有个在德国电视台工作的朋友,对方建议他拍个节目来宣传推广一下Bowie。


Pitt弄了点儿钱,找朋友给宝爷拍短片,相当于MV合集,起名叫《Love You till Tuesday》——Bowie首张专辑的主打歌。



原计划是拍一共6首歌,收进4首老歌,再推2首新歌。开拍之前,宝爷坚持要再加一首新录的Demo,就是Space Oddity。


Space Oddity里,宝爷首次塑造出虚构人物宇航员汤姆少校(Major Tom),后来也被普遍视为他的一种人格面具。


Space Oddity描绘了一次宇宙飞船的发射任务,通过地面指挥(Ground Control)和汤姆少校之间的通讯对话展开。汤姆少校打开舱门步入太空,向地面描绘他所见到的景象。结果设备突然出现故障,少校与地球失去联系,迷失在太空中。



Bowie当时要去另一个电影剧组跑龙套,剪了个很短的大兵头,所以只能戴个头套来拍短片,看起来非常滑稽。但对Space Oddity,宝爷还是相当投入,同时扮演了地面指挥和汤姆少校两个角色。跟地球失联的原因,片中也给了解释,少校受了诱惑,投入两个外星美女的怀抱。


等短片拍好,经纪人的那个朋友也离开了电视台,片子找不到其他买家,只能砸在自己手里。


另外两位是宝爷当时的女友Hermione Farthingale和吉他手John Hutchinson。


到1969年6月,宝爷终于等来了水星唱片(Mercury Records)的一份单张唱片合同。唱片公司看中Space Oddity潜在的商业价值,尽快录制了单曲,并赶在“阿波罗11号”发射升空前五天(7月11日)发行推向市场。


7月20日,阿姆斯特朗迈出人类踏上月球的第一步,点燃了全球的太空热潮。7月24日,三位宇航员成功返回地球,BBC电台才开始首次播放Space Oddity。


专辑版Space Oddity要比英美两版单曲都长一些。


关于这首歌的创作背景,存在不少说法:首先肯定离不开美苏冷战时期的太空竞赛,也有一点对英国太空计划的嘲讽;有观点认为Space Oddity的歌名在模仿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这部电影曾在1968年掀起科幻热潮;还有人指出这歌其实在描述嬉皮士的用药经历,迷失太空的失重感不过是毒品带来的幻觉……


不管怎么说,Space Oddity还是爬升到英国单曲榜第五名,宝爷终于第一次体验到成功的滋味。


1979版Space Oddity


Space Oddity在70年代一直大受欢迎,1975年重新发行时还拿到了英国单曲榜冠军,专辑《David Bowie》再版也干脆改名成了《Space Oddity》。到1979年,Bowie自己还重新编配、演唱了另一个的录音室版本。


宝爷的太空冒险并没有止步于此。


宝爷的美国好基友Iggy Pop和Lou Reed。


1971年在美国巡演途中,宝爷突发奇想,参照好友Iggy Pop,及他喜欢的Outsider音乐人Legendary Stardust Cowboy,创造出外星双性恋摇滚明星Ziggy Stardust这一全新的虚构角色。


第二年,宝爷就推出了极具野心的作品《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整张专辑就像一部来自火星的华丽摇滚版太空歌剧。



这张专辑还贡献了Starman这样一个类似于外星先知、神明的形象。


如今那辆特斯拉跑车里的Starman,在遥远的太空游弋,正呼应着宝爷歌词里描述的情景——


There's a starman waiting in the sky.



宝爷早年接触过先锋戏剧,因此对塑造、扮演各式虚拟角色乐此不疲——除了汤姆上校、Ziggy、Starman,后来还有Aladdin Sane(美国化的Ziggy)、白骨公爵The Thin White Duke,形象接近于他在电影《天外来客》里扮演的外星人)、Halloween Jack等等。


汤姆少校并没有由此消失,会继续在宝爷的作品中出场。


1980年,Bowie推出Ashes to Ashes,讲的就是汤姆少校黑化的故事。



这首歌一开头就问,你们还记不记得那首老歌里的那个人?可别拿火箭发射中心的传说当真,我们得到一条新消息,汤姆少校就是个瘾君子——


Strung out in heaven's high

Hitting an all-time low


Ashes to Ashes一般被理解为宝爷对吸毒经历的反思,他自己认为这首歌标志着70年代的结束,“像一段很好的墓志铭”。




Ashes to Ashes推出后在英国大获成功,MV也是一时的热门话题,拍摄成本高达25万英镑,创了当时的纪录。


拍摄前,宝爷跑去伦敦著名的Blitz俱乐部,这家夜店当时聚集着一群妆扮夸张的反叛少年,被称为Blitz Kids。宝爷邀请四个Blitz Kids和他一起出演MV,其中包括Visage乐队的主唱Steve Strange,由此引领新浪漫运动进入主流视野。


Steve Strange和Boy George是最有名的Blitz Kids。


Ashes to Ashes是宝爷唱给上个时代的挽歌。


随后十年,里根发布“星球大战”,“挑战者号”爆炸,柏林墙倒下,苏联不复存在。冷战在Go West的歌声中灰飞烟灭,世界改变了模样。


1995年,宝爷和Brian Eno一起创作了又一首太空题材作品Hallo Spaceboy。一年后,他又邀请电子组合Pet Shop Boys(宠物店男孩)制作Remix版。PSB主唱Neil Tennant去年表示,跟宝爷合作是他们职业生涯的巅峰。



Hallo Spaceboy原版里没有汤姆少校,Tennant重新加入了地面与太空的对话,发展成第二段副歌。


宠物店男孩的想象中,汤姆少校坐在一艘前苏联的飞船里,被遗弃在浩瀚的宇宙。地面控制发出的最后信息变成了——“Ground to Major bye bye Tom”。就这样,PSB和宝爷一起完成了汤姆少校三部曲”,和Major Tom说了拜拜。


宝爷和Pet Shop Boys


汤姆少校的太空之旅告一段落,宇航员的形象却依然在宝爷的MV里不时出现。无论歌迷还是乐评人,都愿意把这个符号继续理解为汤姆少校。


2002年Slow Burn的结尾,一位宇航员出现在录音室里,就像宝爷的分身一样。



2003年的New Killer Star是首隐喻911后遗症的作品。MV采用透镜立体画(那种老式会动的明信片)式的画面,呈现了宇宙飞船险些撞击大城市的突发事件,主角依然是宇航员。



宝爷去世前推出的单曲Blackstar,时长接近10分钟,MV也更像一部超现实主义短片——


一位宇航员坠落在一座陌生的星球。外星女人走来打开了头盔,宇航员早已死去,只剩枯骨。女人取走头骨,回到镇上举行神秘仪式……



这个宇航员是不是汤姆少校,MV导演Johan Renck既没确认也没否定,他只承认片中很多细节都是宝爷的创意。有媒体把MV中的情景定义为汤姆少校之死,也是宝爷自己留下的死亡预言。



但是,汤姆少校不会随着宝爷的离去而消失。


这一形象早已脱离个人创作局限,成为一种超越艺术形态、通行世界各地的流行文化符号。


现在说来,应该是通行宇宙。


就拿Space Oddity来说,被太多人翻唱过太多版本,最不一样的可能是这个——




2013年5月,加拿大资深宇航员Chris Hadfield在国际空间站里拍摄了自己弹唱Space Oddity的视频,并公布到网上,成为首支来自太空的MV。


当时Hadfield正在国际空间站执行一项长达148天的任务,这是他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飞向太空。Hadfield改写了原歌词里汤姆少校迷失太空的结局,转而表达出对太空的依依不舍,以及回家团圆的心愿。


Hadfield以宝爷经典造型登上杂志封面。


返回地球的前一天,Hadfield把视频发到网上。宝爷的官方推特转发了这支MV,并加了句“Hallo Spaceboy”,事后他还评价这是“有史以来最打动人心的一个版本”。


返回地球后,Hadfield还发行了自己在太空站录制的翻唱合集



这次SpaceX的“重型猎鹰”试飞成功,有网友说很高兴马斯克能选用Space Oddity这首歌,Hadfield回复,“宝爷就是天才,他应该很高兴知道这个(消息)”。


这首响彻宇宙的Space Oddity,你能听见吗,汤姆少校?


— END —


高冷门诊部已建立读者群,申请加入即可获得本月片单相关资源信息。


加入方法:1、关注公众号;2、添加个人微信pigyeah,注明“高冷读者群”;3、审核进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点赞、留言分享至朋友圈。

转载合作请加微信pigyeah

-每条都很冷-

今天你政治正确了没有?

听大卫·林奇聊大卫·鲍伊

你没看过这套神剧,也应该收下这份歌单

好莱坞年度BGM之王竟然是他

一首少年悲剧小情歌


iPhone用户打赏

长按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


长按二维码 关注高冷门诊部


高冷的人都点下面的广告↓↓↓